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十一章【穆恩族的秘術】   
  
正文 第二十一章【穆恩族的秘術】


“保持隊形!不要慌!不要慌!”就在一片混亂之中,羅伯特威嚴的聲音傳來,給了這些驚惶失措的士兵們一些鎮定。

羅伯特身上的鎧甲都破了,頭發散亂,身上還有一些血跡,他一把抓過一個手下用力把他一推,喝道:“列隊!保護主人!!列隊撤離!不許亂跑!”

天上的獅鷲一只一只的俯沖下來,帶著嘹亮的吼叫,這種吼叫果然有令人眩暈的魔力,幾個羅林家的手下聽了都是感到腦子嗡嗡作響,身子搖搖欲墜,就連手里的劍都拿不住了。

羅伯特搶過了一個躺在地上的弓箭手的弓箭,飛快的朝著天空俯沖下的一頭獅鷲射了過去,帶著斗氣的箭化作一道光射了出去,只是這種最普通的制式弓箭,卻似乎無法承受騎士的斗氣,箭剛射到了空中,自己就爆掉了,化作了一團光芒。

幸好,那頭獅鷲也似乎被嚇了一下,羅伯特這才趕緊退後,他勉強組織了十幾個人圍在了一起,舉起手里的劍和長矛來自保。

而此刻,更多的獅鷲從天而降,不時的有人被獅鷲的利爪和尖銳的嘴所傷,就聽見四面都是慘叫聲,不時還有人被獅鷲抓了起來,丟到了半空,隨後幾只獅鷲立刻飛的上去,同時用利嘴和爪子將人在半空就撕裂!

這樣的場面,讓所有的人們都膽寒了!

斯潘騎士的劍只剩下了半截,他剛才被一只獅鷲攻擊,原地打了個滾才躲過,只是大腿上鮮血淋漓,連站都幾乎站不穩了。

無論是斯潘也好,或者羅伯特也好,腦子里除了驚恐之外,都還有無比的震驚!

帝國的南部腹地,怎麼會忽然出現大批的獅鷲這種可怕的凶猛魔獸?!

在羅伯特高呼“保護主人”的聲音之下,越來越多的羅林家的騎兵都圍攏了過來,朝著杜維簇擁了過去。

而那些天空上的獅鷲依然猶如可怕的殺手一般,每一次俯沖,就會立刻制造出一聲慘叫,每一次獅鷲的攻擊,都會奪去一個士兵的生命。

此刻地上已經滿是鮮血,還有一些可怕的被四分五裂的尸體,不少人死狀十分可怖,在這種凶猛的魔獸面前,很多人死了連完整的尸體都沒有!

杜維剛才眼看一頭獅鷲朝著自己撲來,他被若琳撲到在地上之後,就聽見了身後傳來了一聲嘹亮的鳴叫,隨後他雖然趴在了地上卻仿佛也感覺到了眼前閃過了一道黃色的光圈……

“主人,快起來,我們必須立刻離開這里。”若琳焦急的聲音傳來,隨即若琳用力拉起了杜維,然後就抓著他朝著一棵大樹旁靠了過去。

此刻周圍已經有不少羅林家的護衛們圍了過來,羅伯特更是飛快的大步沖了過來,羅林家的護衛們畢竟是擁有極高的家族榮譽感和忠心的,面對這種危機的關頭,他們依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也沒有一個人逃跑。盡管每一個人都在害怕,可依然都勇敢的拿著武器向自己的主人靠攏。

“索爾斯克亞!索爾斯克亞!”杜維惱怒的大喝。

“我在這里。”旁邊,地上傳來了回答,索爾斯克亞一臉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他的袍子早就髒了,臉上也帶著塵土,剛才的獅鷲的一波攻擊的時候,他第一個就撲倒在了草叢里。

“你***在干什麼!”杜維一臉狂怒的沖上去抓住了魔法師的衣服領子:“我的人正在流血!你為什麼不使用魔法!快!如果你想活的話,快使用魔法攻擊!”

魔法師的帽子都被杜維搖晃掉了,他趕緊點頭,然後飛快的抬手朝著天空射出了幾個火球……每辦法,索爾斯克亞能力有限,他目前的直接攻擊魔法里,就只有最低級的火球術了。至于遲緩術之類的法術,面對成群的獅鷲,恐怕沒有多少效果。

此刻獅鷲正把斯潘手下的那些地方守備軍的士兵們趕得到處逃竄,羅林家的人卻才此刻凸現出了不同的素質,反而漸漸的收攏了人,彙合成了一股可觀的力量。雖然獅鷲不停的攻擊,每一次攻擊,面對它的都是成排的刀劍和長矛,縱然似乎獅鷲也不大敢硬碰上去,只是不停的在外圍繞來繞去,抽冷子抓上一兩下,可是畢竟這種魔獸十分利害,羅林家的士兵還是飛快的死傷著!獅鷲的每一次攻擊,幾乎都能帶走一條生命!

隊伍在緩緩的後退,索爾斯克亞的火球術也多少對獅鷲帶來了一定的阻礙和恐嚇,只是越來越多的獅鷲圍了過來——它們已經徹底解決了斯潘的人馬。遍地都是尸體,就連斯潘騎士本人,也被一動不動的躺在遠處地上,不知死活了。

羅伯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捏著劍柄的手上,骨節都已經因為過于用力而發白了,用沙啞的聲音道:“主人,恐怕今天……”這位騎士用力搖了搖頭,卻忽然拉過了女騎士若琳,低聲道:“一會兒,我帶人沖上去,你立刻帶著主人往下山的路跑!要快!一定要快!我盡量能吸引一下這些東西的注意力。主人……就交給你了。”

若琳動容道:“你要去送死?”

羅伯特聲音艱澀:“我了解這種東西,它們喜歡捕殺,我們現在是它們的獵物,這里到山下的路程太遠,按照現在這種樣子,我們根本退不出去的。只能想辦法攪亂局面,讓主人偷偷溜走了。”

“可是……”

“可是什麼!若琳小姐!別忘記了你現在是一名騎士!”羅伯特忽然火了,瞪著眼睛喝道:“你***不是從前的那個小傭兵了!如果你還不能懂得騎士的精神,那麼你就不配當一名騎士!我受了傷,跑不快了,否則的話,我也不會選擇讓你護送主人離開!你想當一名真正的騎士麼?若琳!那麼就證明給我看!!”

若琳身子一震,吃驚的看著羅伯特。這一刻,若琳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絲激蕩來,她用力舉起了自己的長劍,喝道:“我一定會證明的!”

羅伯特大聲笑了笑,然後轉過頭去看了看自己的主人。

杜維卻一直眯著眼睛看著著為的那些四處飛來飛去,尋找機會想攻擊人們隊列的獅鷲,他看得出神,渾然仿佛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就連剛才羅伯特和若琳的對話,他仿佛都沒有聽見,這個小家伙,也不知道此刻腦子里在想些什麼。

若琳的臉上忽然一掃之前的震驚和激蕩,這張漂亮的臉蛋上忽然浮現出了一種奇特的平靜!

隨即在羅伯特的驚訝的目光下,這個女騎士忽然伸出手掌用力的握住了自己的劍刃,用力一抽……

她的手掌立刻被鋒利的劍鋒割破了,鮮血淋漓!

“你在做什麼!”羅伯特喝問。若琳卻不回答,她緩緩的往前走了幾步,輕輕分開前面的羅林家的護衛。

若琳站在了隊伍的最前列,眼看著一頭獅鷲沖了過來,女騎士卻忽然張開雙手,捏了一個奇異的指印,隨後就看見她全身閃現出了一道黃色的光圈!!

光圈之中,她手掌上的傷口忽然鮮血噴灑了出來!在這光圈里飛快的消散掉!隨即一道碩大的光柱從她的懷抱里飛快的射了出去!俯沖而來的那頭獅鷲迎面就被光柱籠罩在了其中,它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鳴叫,身子就在光柱之中……砰的一聲!消失了!

化作了無數光塵,這麼一只獅鷲,就這麼霍然消失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不止是那些羅林家的護衛,還有羅伯特,還有索爾斯克亞,全部都驚呆了!唯一還在出神的,恐怕只有杜維了。

這個女騎士……難道,她使用的是魔法?難道她是一名女魔法師?!

若琳用這種奇怪的法術讓一頭獅鷲當場消失之後,她的身子仿佛晃了晃,隨後她的口中大聲的吟唱出了一段古怪艱澀難懂的句子,隨即她身上籠罩的那個黃色光圈越來越大……同時若琳手上鮮血流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這個黃色光圈漸漸籠罩在了眾人身上的時候,周圍的獅鷲都在紛紛的吼叫著,卻仿佛不敢靠近這個光圈!有了光圈的保護,羅林家的眾人終于安全了下來。只是女騎士卻身子一軟,險些倒了下去。

震驚的眾人里,羅伯特是最先清醒過來了,他上去幾步一把扶住了虛弱的女騎士,高聲道:“她受傷了!誰身上帶了傷藥!她需要止血!”

看著若琳手上的傷口,羅伯特被驚呆了!

這是什麼樣的傷口啊!傷口裂開了幾乎一倍,傷口周圍的皮肉都已經泛白了!這分明是失血過多的模樣!可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割傷,怎麼會流出那麼多血來?就連現在,若琳的鮮血還在飛快的流淌著!這種流淌的速度,讓羅伯特看了心中都忍不住感到發寒!

“不!不能止血。”若琳用力咬了咬嘴唇,低聲道:“我的法術,需要我的鮮血維持。快,快退,趁著現在快退。”

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法術,可是羅伯特此刻也知道不是提問的時候,他立刻大聲道:“所有人後退!我們離開這里!”

“讓大家注意別讓身子探出光圈。”若琳補充了一句。

可是,就在大家都退後的時候,唯一沒動彈的就是杜維了。羅伯特皺眉,拉了一下這個出神的小主人,他認為這個小主人或許是被驚嚇得傻了吧。

“主人,我們離開這里!快!”

“不。”杜維身子沒動,卻依然帶著思索的眼神看著面前的那些獅鷲。

羅伯特有些急躁:“再不走就死定了!”

“不。”杜維依然搖頭,他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羅伯特忍不住惱火了!

他的士兵正在流血,身邊的女騎士正在用自己的鮮血維持法術!如果不盡快止血,恐怕她就會死的!

可是這會兒,這個不懂事的小主人,到底在胡鬧些什麼!!

就在羅伯特不滿的時候,杜維終于笑了……

見鬼!這個家伙,他居然還笑得出來!

杜維轉過頭去看了若琳一眼,道:“若琳,收起你的法術吧,穆恩族的‘破魔領域’雖然是一切魔法的克星,但是卻是用鮮血為代價的,我感謝你的犧牲精神,不過……我們似乎是被別人耍了。”

羅伯特愣了一下,難道這個小主人神志不清了麼?怎麼說的話自己卻聽不明白?

“羅伯特!快給我們的女騎士止血,你想看她流血至死麼?”杜維喝了一聲,這次的命令就明白多了,羅伯特愣了一下,杜維卻已經上去一把抓住了若琳的手,用力推了羅伯特一下:“發什麼愣!”

隨後杜維看了若琳一眼,低聲道:“謝謝你,你今天的勇氣,讓人尊敬!”

說完,杜維忽然分開了身前的護衛,對著外面的獅鷲群大聲笑道:“來吧!來讓我看看你們還有什麼本事?”

在眾人的驚呼中,杜維忽然往前跑了幾步!羅伯特嚇得魂飛魄散,趕緊上去要拉住自己的主人,可就在這時候,一直在黃色的光圈外焦急來回尋找機會的獅鷲眼看杜維自己跑了出來,立刻有一只飛快的撲了過來!

羅伯特試圖去救杜維,可是那只獅鷲的身子撞了過來,他只來得及用長劍去擋了一下,就整個人被撞開了!就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中,那頭獅鷲的利爪輕易的就刺穿了杜維單薄的身子!就仿佛是刺穿了一張薄薄的紙一樣!

!!!

所有的羅林家的護衛們,都覺得眼前一黑,羅伯特險些就要暈過去了,而虛弱的女騎士,更是大叫了一聲,身子軟了下去。

看著杜維仿佛一片樹葉一樣被那只獅鷲丟了出去,身子劃過半空摔在了地上,眾人就感覺到自己的心都跌到了谷底了!

完了!完了!

小主人死在了這里,那麼自己這些人都完了!就算能活著回去,可是讓自己負責保護的主人死了,這樣的罪責,一定會被家族處死的!

羅伯特已經呆在了地上,他連手里的劍落在了地上都不自覺,在這一刻,騎士也是萬念俱灰……

“呵呵……”

一聲古怪的笑聲傳來,隨後地上,杜維的“尸體”忽然晃晃悠悠的自己爬了起來!

這個場面讓所有人都幾乎瞪出了眼珠子!

杜維的身上血肉模糊,他胸口的一個碩大的血洞,這個血洞幾乎把他的身子都貫穿了!鮮血不住的流淌著,可是杜維卻只是皺起眉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傷口,然後笑了笑:“這感覺,還真的挺疼啊。嘿嘿……就好像真的一樣!”

他又摸了一下傷口的鮮血,抬起手湊到眼前看了看,又嗅了嗅,自言自語道:“嗯,的確很逼真,就連血都好像真的一樣呢……”

上篇:正文 第二十章 【半角城的魔獸事件II】    下篇:正文 第二十二章【恐懼幻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