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十二章【恐懼幻妖】   
  
正文 第二十二章【恐懼幻妖】


這個場面實在是有些詭異。

杜維就這麼站在那兒,他身上的傷勢看上去實在有些可怖,胸前那一個碩大的血洞幾乎能從前面看穿到後面了,而那鮮血流淌得仿佛他絲毫都感覺不到一樣!

就這樣,杜維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又一只獅鷲猛撲了過來,一下把杜維掀翻在地,他的身上被鋒利的爪子劃了一下,頓時殷紅的鮮血噴灑了出來……

“主人!”

羅伯特眼睛都紅了,此刻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可是杜維小小的身子卻已經自己爬了起來,搖晃了一下,他仿佛還在笑……在這種時候,杜維臉上居然還能露出愉快的笑容來,實在讓周圍的人們感到了一絲無法描述的奇詭!

這個小小的少年抬起了頭來,看著漫天飛舞的獅鷲忽然大笑道:“如果這是你弄出來的夢境的話,那麼我現在已經做夢做得夠了,可以的話,讓夢醒來吧!”

羅伯特沖上來,他手里的長劍化作一道光芒朝著靠著杜維最近的一頭獅鷲射了過去,這個忠誠的騎士此刻毫無保留的爆發了全部的斗氣,強烈的斗氣甚至超出了他身體的承受能力,騎士的身形偉岸,每一條肌肉都爆了起來,仿佛肌膚上都要滲出血來了!

帶著斗氣的長劍劃破長空,居然刺穿了獅鷲的堅硬羽毛,將一頭獅鷲從半空射落!

羅伯特撲到了杜維的身上,用力抱住了杜維,把自己的背部露給了天空……

“羅伯特。”懷里的杜維在喘息,他一面笑,一面口中流血:“聽著,我們被人耍了,這一切都是假的。”他指著自己身上的傷笑道:“你看,這樣的傷,如果換了普通人,早就死了。可是……”

羅伯特畢竟不是傻瓜,他也差距到了不對勁了。這感覺是杜維給他的……一個這麼瘦弱的少年,受了這樣的致命傷,卻居然沒死!就算是換了一個強壯的武士,恐怕在這樣的傷勢下也早就變成一具尸體了。

“我的精神力比常人強,所以,對方制造出來的夢境,不能完全讓我被蒙蔽。”杜維喘了口氣:“可惜,我不知道怎麼能破除這種夢境……這可能是一種精神類的魔法,或者說是一種幻術。”

“幻術……”羅伯特思索了一下,大聲吼道:“索爾斯克亞!索爾斯克亞先生!”

被士兵們保護在最里面的魔法師聽見呼喊應了一聲。

羅伯特用力抱著杜維滾開,躲開了從天而降的一只獅鷲的攻擊,他的背上又多了幾道傷口,甚至鎧甲都被抓破了,血肉模糊。

“想想辦法!主人說我們是用了一種幻術魔法!”羅伯特大聲吼叫。

索爾斯克亞滿頭大汗,他畢竟不是真的魔法師,而且他用藥劑學投機取巧模擬出來的魔法,也只擅長火系,精神系的魔法,他涉獵並不多。

羅伯特已經抱著杜維飛快的跑了回來,索爾斯克亞大聲道:“我沒有別的辦法,破除幻境……我想,如果我們能把這些東西都干掉的話,或許可以。就好像剛才我們干掉那頭犀牛和那頭魔狼一樣。”

羅伯特忍不住罵道:“廢話!如果我們有那種本事,還用說麼!”

懷里的杜維卻忽然笑了笑,低聲道:“羅伯特,我問你一個問題……聽說,帝國修煉斗氣的每一個騎士,都有一個自己的氣門弱點,你的弱點在哪里?”

“……”羅伯特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的主人會在此刻問出這種問題來。

“快說出來。”杜維低聲道:“我倒是有一個法子。”

每個修煉斗氣的騎士,都會有一個自己的氣門弱點,當騎士使用斗氣的時候,身體的力量可以爆發出超出肉體的數倍,甚至更多。但是自己的弱點,那都是每一個騎士最最寶貴的秘密!怎麼能輕易的說出來?

可是羅伯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他滿身鮮血的樣子,羅伯特心里一顫,咬牙道:“就在我的……胸口右邊,第四根肋骨下……”

話音剛落下,懷里的杜維忽然眼神里露出了一絲奇異的光芒!這個虛弱的少年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忽然身子一滾,從羅伯特的懷里掙紮了出來,他飛快的拔出了騎士綁在腿上的一把匕首,然後當胸就朝著羅伯特刺了過去!

羅伯特原本可以躲開這一下的,但是身為一名忠心的家族騎士,一名忠心的羅林家族的家臣,他在第一時間猶豫了一下,畢竟,這一擊不是來自于敵人,而是來自于……自己的主人!

胸前的鎧甲早已經在剛才的戰斗里被撕爛了,冰冷的匕首貼著羅伯特右邊胸下第三根肋骨的位置刺了進去!羅伯特甚至能感覺到冰冷的匕首紮進肌肉里的那種異樣的感覺……

眾人看見自己的主人忽然拔出匕首刺進了騎士的身體,都愣住了!

羅伯特最是震驚,騎士吃驚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小主人,他想不到自己忠心耿耿保護的對象會在這種時候對自己下手!不過杜維的眼神很平靜,甚至帶著一絲寬慰的樣子。

“放心,羅伯特,我不會害你,只是一個噩夢而已。”

杜維一聲低沉的聲音里,羅伯特悶哼了一聲,他身子一軟,放棄了內心的抵抗……

羅伯特閉上了眼睛倒了下去……

就在眾人發出了驚呼的時候,杜維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手里的匕首仿佛還在滴血,所有的羅林家的護衛都在驚訝的瞪著他的時候,杜維卻在微笑,他丟掉了手里的匕首,微微一笑:

“夢境,結束了!”

漫天的獅鷲,就在杜維的匕首插進騎士胸口的時候,忽然全部都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吼叫!隨即無數獅鷲發了瘋一樣的同時從四面八方朝著杜維撲了過來!

那些鋒利的爪牙,仿佛要把年輕的杜維撕成碎片!

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大家都認為,這次自己這些人,都死定了!

可就在這時候,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最先撲到杜維面前的一頭獅鷲,忽然就全身爆發出了無數光點……隨後所有的獅鷲的身子都在半空之中僵硬了!它們的身體,就好像瞬間露出了無數裂縫,每一條裂縫里都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最後,呼的一下……

在無數光芒里,眾人都忍不住低下頭去,似乎不敢逼視那些光芒,而唯獨只有杜維,他挺直了身子,昂著頭看著天上的異像,臉上卻依然帶著冷笑……

一只只獅鷲的身子都在光芒之中漸漸的粉碎,融化,變成了無數細微的光塵,隨風散去……

傍晚的天空,都仿佛在這一團光芒里變成了白晝!杜維甚至能感覺到四周的空間,對,是整個空間都在扭曲,周圍的樹木,草叢,同伴,還有地上的那些尸體,鮮血,全部都在扭曲……

最後,砰的一聲,一切恢複了安靜……

樹林,還是這片樹林。

天空,還是這片天空。

遠山,還是這片遠山。

夕陽,還是這片夕陽。

而滿地的鮮血,消失了。那些被撕裂成了無數碎塊的尸體,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地上橫七豎八的人,是斯潘騎士,還有他的那些部下,是剛才那些已經“戰死”的羅林家的護衛,這些人都閉著眼睛,但肯定的是,他們都活著。

只是,卻全部都暈了過去。

杜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那些血肉模糊的傷口也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羅伯特就躺在他的腳下……讓人驚訝的是,這位騎士居然身上也沒有傷!

不管是剛才戰斗里的那些傷,還是剛才杜維當胸刺他的那一下的傷……全部都沒有!

他的鎧甲完好無損,唯一能看出來的是,他胸前的右邊,大約就在第三根肋骨的部位,鎧甲上有一個劃痕。那里正是杜維剛才用匕首刺的地方,只是一個瘦弱的毫無武技的少年,又怎麼可能刺進鎧甲?最多只是在鎧甲上留下了點印子而已。

杜維用力拍了拍羅伯特的臉,把沉睡中的騎士拍醒。

羅伯特睜開眼睛,眼看主人看著自己。然後杜維微笑道:“抱歉,剛才我不得不那麼做……因為,這些都是環境,而你,是這個幻境的源泉。所有的獅鷲,都是因為你曾經的可怕經曆里的記憶,對方是根據你的內心幻想制造出來的……所以,我只能先在夢境里弄暈了你,你暈了過去,對方的幻境沒有了源泉,自然就消失了。”

至于剛才杜維刺羅伯特的那一下……只是在夢境里刺傷了他而已。

現場剩下的還站著的羅林家的護衛們,也都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身體,還有周圍的同伴,他們無法理解,自己的這位小主人到底是用了什麼奇怪的辦法,讓那些可怕的魔獸都消失了……而他們自己身上剛才的傷,也都沒有了。

那些已經死去的同伴,甚至是已經被分了尸慘死的同伴,也都完好無損的躺在地上。

唯一身上帶著傷的,就是女騎士若琳了。

若琳的手上的傷是真的!她剛才施展的是穆恩族的秘術……破魔領域。

在她的秘術里,是破除一切魔法的,當她使用這個秘術的時候,她其實已經跳出了這個幻境了,所以她的傷是“真實”的。

來不及解釋太多了,現場里唯一有些明白的,就是索爾斯克亞這個魔法師了,他雖然魔法本領不怎麼樣,但是魔法理論卻是非常淵博的,他立刻取出了不少藥劑來給昏迷的女騎士手上敷上。

杜維撿起了地上的匕首,看了一眼:“果然,連一滴血都沒有啊。”

他提著匕首朝著前方走去,這時候,眾人才發現了,就在前面的地上,在一個草叢里,仿佛有一個什麼小小的東西在緩緩的蠕動。

這是一個體積大約只有一只大老鼠那麼大的東西,淺綠色的皮毛,在草叢里倒是真的很難被肉眼發現……如果不仔細看的話。

杜維的逼近,讓這個小東西立刻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呼叫,可是它的行動卻很慢。當它滾出了草叢試圖跑的時候,杜維手里的匕首飛快的射了出去,釘在了它前面的地上,杜維上去一腳踩了下去……

眾人這才看清楚了,這個小東西,全身圓滾滾的,綠色的皮毛下,卻是仿佛一個肉球一般的身體,卻偏偏長了一個碩大的尾巴……就好像松鼠一樣。

事實上,這個東西的模樣幾乎就是一只松鼠了——除了它的皮毛居然是詭異的綠色!

而還有不同的是,它的額頭上,有一個凸起的小小的尖角。這個尖角不像其它動物那樣是骨質的,而是亮晶晶的,仿佛是什麼晶體。

杜維一腳踩在了它的尾巴上,小東西掙紮了幾下,發出了“啾啾”的尖叫,它對著杜維齜牙咧嘴的叫了幾聲,忽然腦袋上的那個尖角上射出了一道光芒,正打在了杜維的身上……

杜維被這道光打中了,卻絲毫沒有肉體上的傷害,只是卻忽然感覺到內心里泛出了無數的記憶,仿佛腦子里飛快的想起了很多東西……

恐懼?

是的,仿佛是想起了自己生平最恐懼的東西!

仿佛感應到有什麼東西在掃描自己的記憶一樣,內心里,那些塵封的,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恐懼的記憶一件一件的被翻了出來,杜維用力的搖了搖頭……

他被激怒了!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臉上仿佛永遠都帶著一絲淡漠笑容的杜維,此刻面色猙獰,他眼神里都在泛動著怒火!

杜維冷冷的看著這個小東西,然後他彎下腰去,用森然的聲音道:“怎麼,你在尋找我內心的恐懼的東西麼……那麼,你恐怕要失望了!”

一伸手,杜維把這個小東西抓了起來,他的手指緊緊的握住這個小東西的脖子,把它提了起來,然後杜維湊近了它,低聲道:“你能讀懂別人內心的恐懼,應該能聽懂我的話吧?告訴你……別想對我玩你的那一套……我內心雖然有恐懼,但是我害怕的東西,不在這個世界上!你能制造的夢境,應該只限于這個世界規則里的東西吧……那麼,很抱歉,因為我……根本就不屬于這個世界!”

小東西拼命的掙紮,它額頭上的角上,不停的射出一道道光來打在杜維的身上,可是它小小的眼睛里,也終于露出了恐懼和絕望的目光來……因為,那些光芒是它制造幻境的魔法,可是對面前的這個人來說……卻完全無效!

“主人……”

就在杜維怒氣勃發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魔法師驚喜的聲音。

索爾斯克亞飛快的跑到了杜維的身邊,他仔細的盯著杜維手里捉住的這個小東西看了好久,聲音里帶著喜悅叫道:“我的老天!這是一只‘恐懼幻妖’!!這種東西根據記載,不是早已經滅絕了數百年了嗎!!天啊!看看它額頭上的角,已經有一指長了!這個小東西還是一頭幼年的幻妖,它應該還不滿一百歲!”

杜維的聲音很冷:“怎麼,它也是魔獸麼?幻妖?很稀有麼?”

索爾斯克亞臉上甚至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舔了舔嘴唇,道:“這種‘恐懼幻妖’,可以利用敵人內心的恐懼來制造幻境對付敵人。是一種擁有高超智慧的魔獸,可不是那些普通的魔狼之類的東西能比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

魔法師眼睛里放著光:“在數百年前,這種東西可是每一個魔法師都夢寐以求的寶貝,只要抓住一只,殺了它,挖出它額頭上的角,挾帶在身上,就可以免疫絕大多數精神類魔法!它的角可是能制作頂級魔法防禦道具的材料啊!”

仿佛能聽得懂魔法師的話,這只恐懼幻妖聽見魔法師說要殺了它取它的角,頓時肥胖的身子拼命的顫抖了起來,掙紮的力氣也越來越大了,小小的一對豆子一般大的眼睛里,滿是恐懼。

此刻身後的羅林家的護衛們大部分都圍了上來,其他人忙著喚醒暈了一地的同伴,就連斯潘騎士也被搖醒了。

杜維看著手里的這個小東西,冷笑道:“免疫絕大多數精神類魔法?倒是一個很珍貴的東西啊……這東西怎麼用?直接殺了它取下角就可以麼?”

魔法師幾乎都快流口水了:“是!沒錯!不止它的角,就連它的皮毛,都是很珍貴的魔法材料,在藥劑學里,也是一個珍貴的原料啊!我可以用它的皮毛制造出……”

索爾斯克亞的話還沒說完,忽然遠處的山上傳來了一聲尖銳的哨子聲,隨即一道火球如流星一般的射到了半空之中爆炸開來。那是另外的一隊搜索隊發出的信號,似乎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眾人一愣神的功夫,就看見林子里的遠處,忽然天邊閃過一道光芒,正是另外那隊搜索人馬射出火焰信號的地方!

那道光芒當空飛來,立刻就射在了眾人的面前!地面上幻化出了一團碧綠的火焰,隨即從火焰里走出了一個人來!

“小心!這可是高等魔法‘碧焰瞬移’!”索爾斯克亞有些緊張。

這個從綠色火焰里走出來的人,一身標准的魔法師的長袍,高高尖尖的帽子,長袍居然是金色的!胸前憋著一枚金質的三葉艾草徽章!

對魔法常識已經相當了解的杜維,一看就驚訝的認了出來,這赫然是一枚象征著身份為“大魔法師”的徽章!

大陸上的魔法師等級分為十級,四級以下為低級魔法師,四級至八級被泛稱為中級魔法師,而八級以上,則會被人稱呼為“大魔法師”。

而這枚金質的三葉艾草徽章,則表明的這位魔法師的身份,是站在了整個大陸的魔法師群體的上層階級了!這個家伙,至少也是一位八級魔法師了!

略微有些矮小的身子,完全籠罩在了金色的袍子下,在夕陽之下,看上去華貴無比,而這個魔法師的臉龐,也完全籠罩在了尖尖的帽子里,甚至臉上都用高高的領子遮擋住了,全身都沒露出哪怕一絲肌膚來。

雖然看不到對方的臉,但是杜維明顯感覺到,對方的目光射在了自己手里被握著的這個小恐懼幻妖上了!

忽然這里出現了一位高級魔法師,讓杜維和索爾斯克亞都有些驚訝,聯想到剛才索爾斯克亞說的這個小小的恐懼幻妖的珍貴,杜維自然就聯想到了對方會不會是起了覬覦之心……

“什麼人!”杜維沉著臉喝道。

隨即,反應很快的羅伯特騎士立刻一招手,眾多羅林家族的護衛把杜維保護在了其中。

今天已經發生了很多事情了!忽然出現了一個強大的高級魔法師,讓羅伯特騎士有些緊張……對方是敵還是友,天知道!

“我是羅林家族的騎士,尊敬的魔法師閣下,請說出您的來意!”羅伯特擋在了杜維的身前搶先開口了。

他先亮明了己方的身份,然後再詢問對方,這是作了最充分的打算了。也希望羅林家族的名頭也能讓對方有些忌憚吧。

這個魔法師沒說話,他先抬起了寬大的袖子,然後輕輕的脫下了尖尖的高帽子,露出了自己的模樣。

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對,對,對不不不不起……”這個魔法師的聲音嬌柔動聽,甚至帶著一絲緊張和怯意……最重要的是,這個魔法師居然口吃得厲害!

“我我我是來尋找它它它它它……”纖細的手指抬了抬,正指著杜維手里的恐懼幻妖。

這個魔法師,不止聲音嬌柔,就連她的模樣也是如此。拉下了帽子之後,這個佩戴了大陸金質三葉艾草徽章的高級魔法師,居然是一個臉上還帶著羞澀表情的女孩兒!她圓潤的臉頰上帶著一絲緋紅,仿佛在眾目睽睽的注視下有些羞赧,鼻子和嘴巴都很小巧,而眼睛卻很大很亮,只是,這雙漂亮的眸子里,卻帶著一絲哀求。

“對對對不起起……它它它是我我我老師的寵寵寵寵物,我我我是來找找找它回回去的。”仿佛是越緊張,這個女魔法師說話就結巴得更厲害了,她的表情看來幾乎都要急哭了一樣:“能能能把它還給給我麼?我我我……我不帶帶它回去,老老師會責責責罰我的。”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穆恩族的秘術】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三章【可憐的薇薇安·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