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十三章【可憐的薇薇安·楊】   
  
正文 第二十三章【可憐的薇薇安·楊】


一個魔法師,一個八級以上的大魔法師,一個看上去最多不超過十八歲的少女魔法師,一個說話的時候又害羞又緊張,仿佛一個第一次出門的大家閨秀一般的魔法師。

最重要的是,她還是一個小結巴。

周圍的人們都忍不住瞪圓了眼睛,看著這個滿臉漲紅,可憐的大眼睛里幾乎都要流出眼淚來的女孩子,大家似乎都下意識的放下了手里的劍。

這個女孩,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威脅啊。

就連杜維也怔了怔……這個說話又結巴,臉上的表情膽怯的好像個小兔子一樣的女孩,真的是八級魔法師?

可是這件袍子,還有那枚徽章,都是做不的假的啊!杜維知道,魔法學會頒發的這種徽章可都是有防偽功能的。

咳嗽了一聲,杜維捏著那只恐懼幻妖的手指也不禁放松了幾分,看了這個嬌怯怯的女孩兒一眼:“魔法師閣下,你是說,這個小東西是屬于你的?”

“是……啊不不~~不是。”女孩終于哭了出來了,就在眾人的眼皮底下她居然流出了眼淚來:“這這是我老老老師的。你你能不能還還還給我……”

還?

杜維倒是真不想還!

憑什麼?這個小東西把自己這幫人狠狠的刷了一通,弄得大家狼狽不堪,杜維倒是真的有心一刀宰了這個小東西,然後按照索爾斯克亞說的那樣,取下它的角來。

只是,看來這個女魔法師找上門來了……人家正主兒都到了,能好意思不還麼?

如果想耍賴……對方可是八級魔法師啊!

雖然這個女孩看上去好像很弱的樣子。

“這個……魔法師閣下,請……請先不要著急。”杜維耐著性子,甚至聲音都溫和了幾分,仿佛哄小女孩一樣柔聲道:“如果這個小東西真的是你的話……”

“當當當當然!”女魔法師仿佛聽出了一絲希望,她用力擦了擦眼淚,帶著希翼的眼神看著杜維,那雙無辜的大眼睛里清澈無比,那種單純的哀求之色,實在是讓人對這麼一個楚楚可憐的女孩兒硬不下心腸來。

“別著急。”杜維緩緩道:“就算這個小東西是你的,可是身為它的主人,我想您應該有必要為它所犯下的錯誤而負責,不是麼?”

女魔法師的臉上露出了慌張,她很膽怯的看了杜維一眼:“請請問閣閣閣閣……”

“這個小東西,是一只高級魔獸吧?”杜維沉聲道:“身為這只魔獸的主人,您沒有好好的看管它,讓它跑到了帝國的南方腹地來!你難道不知道,一只魔獸流竄到這種人們聚居的地區來,會引起多大的亂子嗎!”

看著自己的小主人板著臉來有模有樣的訓斥著一個八級的魔法師,旁邊的索爾斯克亞實在是很想笑,又不敢。

對方……可是大魔法師啊!

看著女孩胸口別著的那枚徽章,索爾斯克亞狠狠的咽了口吐沫。像索爾斯克亞這種低級魔法師,畢生的最大夢想,就是能有一天能晉級,戴上一枚那種金質徽章啊!

“啊……這這這這個……”女魔法師臉上露出了愧疚的表情來,垂下了頭去:“我我我的老師出了遠遠門。我我我我負負責看看管啾啾,可可可它趁趁我姐姐來看看我的時候跑跑跑了……我我我已經找找了它很很多多多天。”

“你的失誤並不能成為所犯下錯誤的借口。”杜維正氣凜然的大聲說道:“你可知道,這麼一只高級魔獸跑到了這個甯靜的小城邊上,給這里的居民帶來了多大的恐慌?在場的這些勇敢的士兵們,都是為了捕捉它而來到這座山里!而且,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這只小寵物,剛才給我們勇敢的士兵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女魔法師說不出話來了,她只是用帶著愧疚和哀求的目光看著杜維。

杜維心里定了下來,看著這個女魔法師恐怕是那種不常出門的不通世事的小妞,這種溫室里的花朵都好騙的很吧。

“這個東西給地方帶來了恐慌!士兵們流血,流汗,在這里捕捉他,為了保護地方的和平!可是你一來就要帶走它,請問這樣的做法,您的心里難道沒有一絲愧疚麼?”

杜維說的時候,女魔法師的頭幾乎都要垂到胸口了。

終于等杜維說完,女魔法師才鼓足了勇氣,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我我我我願意為為它它的行為向向向你們道歉……對對對不……”

“收起你的道歉吧!”杜維得理不饒人:“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干什麼?”

“警警察……是是什麼?”

杜維咳嗽了一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剛才一時失言了,這個世界是沒有警察這種東西的。

“我的意思是……”杜維挺起胸膛,大聲道:“難道就一句簡單的對不起,就能抵償我們勇敢的士兵們流的血和汗水麼?”

其實他這話有些太欺負這個小女孩了。

這些進山的搜索隊,倒是其實沒流什麼血,剛才的那番激戰,血肉橫飛的場面,也都是幻境而已。破除幻境之後,其實大家都只是暈了一次,身上也沒受什麼傷,最多以後晚上睡覺的時候做幾次惡夢罷了。倒也沒多大的損失。

唯一受傷的,就只有女騎士若琳了。

杜維自然不會浪費這個講條件的機會,他適當的展開兩步,露出了身後被手下攙扶著的女騎士。

若琳臉色有些蒼白,那是瞬間失血過多的虛弱征兆,不過大體上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是看著若琳這麼一個女子,站都站不穩了,手上還包著白色的紗布,頭發散亂,倒真的讓這個女魔法師更愧疚了。

“我我我能補補償您什麼嗎?”女魔法師眼眶又紅了。

杜維歎了口氣,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滿意的目光,然後看了身邊的索爾斯克亞一眼。這些日子以來每天都和杜維一起討論藥劑學的索爾斯克亞,已經多少了解了一點這個小主人的性子了,看見他的眼色,立刻就會意,往前走了兩步,微微欠了欠身子,緩緩道:“尊敬的大魔法師閣下。”

女孩兒看了索爾斯克亞身上的魔法師袍子,立刻也欠了欠身子回禮:“魔魔法師先先生。”

在這一瞬間,索爾斯克亞不禁有些臉紅……他恐怕一輩子也想不到,有一天會有一個八級以上的大魔法師尊稱自己“魔法師先生”吧,

“這個,我想,您的這只小寵物已經給地方帶來了損害,如果這麼簡單的放了它,恐怕這些深受其害的士兵們心中無法接受,而且,我的主人,偉大的羅林家,雷蒙伯爵的長子,杜維少爺,今天也在這件事情里深受驚嚇,所以,我想,一些對這個小東西的懲罰是必要的。”

“不不不……不,老老老師回回來如如果看看看看見它受受受苦,會會會責罰我我的……”女魔法師額頭上都出汗了:“老老老老師生生生氣的話,你你你們也會……”

“尊敬的大魔法師閣下,請問您的老師,是誰呢?我實在想不出,帝國還有哪一位魔法師能調教出一位大魔法師級別的弟子。”索爾斯克亞開始套對方的底了。

女魔法師面露難色:“這這這個……我我我我不能能說。”

索爾斯克亞微微皺眉,然後他立刻又笑了笑:“那麼,至少您應該告知我們您的名字吧?”

“啊……”女魔法師松了口氣,這個問題對她來說倒是可以回答的:“我我我我叫薇薇安楊。魔魔魔法學會八八八級魔法師。”說完這句,女孩忽然想起了老師曾經教導過自己的最起碼的禮節,她臉上一紅,趕緊欠了欠身子,很客氣的問道:“也也請問您您您的名字,尊尊尊敬的魔魔法師先生。”

索爾斯克亞這次是真的臉紅了:“我……索爾斯克亞,魔法學會……一……嗯,那個,一級魔法師。”

說到最後幾個字,索爾斯克亞甚至都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了。

一級魔法師,對于八級魔法師來說,幾乎都是近似于螻蟻的存在了!大陸上很多達到大魔法師級別的著名魔法師身邊,甚至帶的徒弟都有兩三級的魔法師的。

一級魔法師,對于已經站在了魔法師圈子上層級別的大魔法師來說,在他們的眼里恐怕和魔法學徒也沒什麼兩樣的。

不過這個單純的女孩兒似乎並不懂得這些,她依然照足了禮節彎了彎腰。這點立刻讓索爾斯克亞大生好感。

看見沒有!一個八級魔法師居然在對我索爾斯克亞鞠躬!

“那麼,接下來請您說出您賠償的誠意吧。”杜維恰到好處的開口。

“這這個……”女魔法師有些為難,她想了一下,從袍子里解下了一個小小的包包來打開:“我我我我這里有有一塊水水蘭鑽,雖雖雖然只只只是中中品,但但是……”

她越說越結巴,最後無奈之下,能雙手捧著那麼拳頭大的一塊水蘭鑽,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杜維。

水蘭鑽??

索爾斯克亞動容了!水蘭鑽可是水系魔法里最上等的魔法材料了!這種晶體用來制造卷軸,或者儲存魔法都是上等的材料!如果能有高級的煉金術師,能用這塊水蘭鑽石鑲嵌成一個魔杖的話,那麼可以讓水系魔法師在施展魔法的時候,至少節省三分之一的魔力!甚至還能加快施展魔法的速度!

看著這塊水蘭鑽,晶瑩剔透,絕對是中品以上的品質了。如果單純算這個東西的價值,恐怕就至少價值數千金幣!

任何一個水系魔法師,都願意開出這個價格,甚至數倍以上來得到這個東西的!

索爾斯克亞張了張嘴巴,剛要說話,後面杜維已經一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杜維卻一臉的冷漠,他甚至在皺眉,眯著眼睛看著女魔法師:“哦,就這麼一塊水蘭鑽麼?”

女魔法師臉紅了一下,她的眼神有些慌亂,心里也不禁有些內疚。

唉,這塊水蘭鑽雖然也是中品,但是……其實是自己不需要的東西,自己不是水系魔法,留著也是無用……拿自己沒用的東西來補償別人,我薇薇安怎麼能做出這種卑劣的事情呢!

願萬能的神靈原諒我吧!

女魔法師內心譴責了一下自己,趕緊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碧綠的小東西,這小東西上碧綠光芒流轉,仿佛是水波一般,卻仿佛是一個柔軟的東西,女魔法師焦急道:“還還還有這這這這個……”

索爾斯克亞覺得自己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綠綠綠色魔力藥劑!”激動之下,就連索爾斯克亞都仿佛被傳染了結巴的毛病。

杜維挑了挑眉毛。學識淵博的他,也是知道這個綠色魔力藥劑是什麼東西的。

這可是任何魔法師都夢寐以求的珍寶!

這種魔力藥劑是一種補充魔法師消耗的魔力的東西!當一個中級魔法師戰斗的時候,魔力消耗殆盡的時候,如果能隨身挾帶這麼一小瓶魔力藥劑,就能瞬間補滿魔力!

而看著這個女魔法師手里的這麼一大包……恐怕至少能裝上七八瓶了!

這種東西制作起來極度困難,原材料也是非常難得的,更重要的是,它是消耗品!用一點就少一點!

索爾斯克亞感覺到自己的喉嚨都有些發干了。

可是,杜維卻依然一臉不快的模樣,還是皺眉看著女魔法師:“就這樣麼?難道我們勇敢的士兵們的血汗就價值這麼點東西麼?”

女孩兒的漂亮大眼睛里滿是淚水轉來轉去,她抓了抓頭發,想了一下,又翻出了一個黃色的小珠子來,怯生生的遞了過來。

“這這這個,我我我自己制制造的避避避火珠。”

杜維回答:“那麼我的女騎士的傷呢?”

女魔法師又拿出一把魔獸的魔核來!花花綠綠的,十幾枚低級或者中級的魔獸的魔核,被杜維敲詐掉了。

“還有,我本人受到的驚嚇呢?”杜維似乎化身成了一個敲詐的惡棍。

女魔法師翻空了自己的行囊,掏出了自己最後的寶貝……七八個魔法卷軸!

而且,索爾斯克亞看了一眼就險些暈了過去……這些全是中級魔法的魔法卷軸!可不是什麼低級魔法的貨色!都是中級魔法的卷軸啊!!這樣的七八份東西,都足夠能引起兩個魔法師之間的決斗了!!

眼看自己的小主人還不肯點頭的樣子,就連索爾斯克亞都覺得良心上過意不去了!

這個單純天真的,甚至有些傻傻的女魔法師,交出來的“賠償品”,價值幾乎可以買下一座城市了!

看著杜維還不點頭,女魔法師哭了,她膽怯的翻空了自己的行囊:“我我我我我就帶帶帶了這這這些。”

惡魔!!

在這一刻,身邊的索爾斯克亞,還有羅伯特騎士,還有羅林家族的一眾人等,都忍不住歎息了。看著這個可憐的女魔法師哭泣的樣子,他們心中甚至都產生了愧疚感了。

偏偏自己的小主人,還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他的胃口,也大的過分了吧?

上篇:正文 第二十二章【恐懼幻妖】    下篇:正文 第二十四章 【薇薇安的姐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