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羅蘭帝國曆史上曾經有一位傑出的皇帝說過一句名言:

“帝國法典神聖而不可侵犯!在帝國的疆域里,人人都必須嚴格遵從帝國法典的約束。”

那位皇帝後來締造了羅蘭帝國曆史上最輝煌的一個時代,那個時代以法律嚴明,帝國統治穩固而聞名。

然而,也同樣是那位皇帝……據說,他在留下那句膾炙人口的名言的同時,私下里又補充了一句話。當然,這句私下里的話是沒有記載在任何官方文件的,但這句話通過很多渠道被披露了出來,也是廣為流傳。

“……任何人都必須遵從帝國法典,但是,有兩個例外。第一個例外是皇帝本人。皇權在某些時候可以凌駕于法典之上!而……另外一個例外是……魔法師!”

強大的魔法師往往具有超出凡人太多太多的能力,當這種能力到達一種極致的時候,甚至能移山倒海,甚至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現有文獻記載中,那些實力強大到了一種讓人甚至連仰視都無法仰視的時候,在凡人看來,那幾乎是一種近似于神靈的存在了!

那些強者們,可以揮手之間夷平高山,填平大海。可以召喚風暴冰雪,也可以用烈日將最平原烤灼成干旱的沙漠!他們可以揮手之間毀滅千軍萬馬,可以制造出一場足以毀滅一個小國的災難!

對于這樣的強者來說,世俗的“法典”,顯然是無法約束他們的。而讓那些動輒可以毀天滅地的強者們來遵守世俗的法律,顯然也是不現實的。

即使不算那些傳說之中擁有接近神靈一般威力的傳奇強者們……就算是普通的魔法師之間的生死對戰,也足以掀起一場小型的災難,這樣的災難也足以毀滅一座城市了。

有曆史記載,在這塊大陸還沒有統一的時候,那是一個戰亂而黑暗的時代,往往兩位魔法師的決戰甚至就能直接毀滅掉一個城邦!

而在這塊大陸統一成了一個強大而完整的羅蘭帝國之後,大規模的戰亂消失了。魔法師層面的戰斗也漸漸減少了。就算如此,在羅蘭帝國的曆史上,也不乏有一些魔法師私自決斗的時候“順手”毀滅掉一兩個小城鎮的記錄。

可就算這樣,帝國法典里,也不曾對魔法師做出過類似于“不許在公共場合決斗”的法律。對普通人倒是有不允許在公共場合械斗的法規,但是魔法師,不在此列。

甚至就連魔法公會,也僅僅只是要求魔法師們盡量減少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解決私人恩怨。也僅僅是要求而已,並沒有做出什麼硬性的規定。

甚至于,魔法工會和帝國達成的協議是,任何一位中級以上的魔法師,即使是他罪大惡極,除非是觸犯了叛國的重罪,否則的話,如果要對一位魔法師定罪或者懲處,必須要由帝國官方,魔法工會,還有光明神殿三方聯合審判才可以!否則的話,帝國官方無權抓捕或者定罪任何一位中級以上的魔法師。

在帝國的數百年曆史上,還從來沒有一位中級以上的魔法師是因為觸犯法律而被帝國懲處的記錄。這些,都毫無疑問的表明了魔法師這種群體凌駕于普通人之上的特殊性。

一個擁有超凡本領的,同時還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的,並且行事好壞幾乎全部可以憑借自己喜好,而且幾乎可以不受約束的群體……在普通人眼里,魔法師就是這樣的存在,所以,向來,提到魔法師,人們都是帶著敬畏的態度的,這里面,畏懼的成分還要占得比例更多一些。

•;

幾乎半角城的居民們,在這天夜晚都是被巨大的動靜從睡夢中驚醒的。

那劇烈的震動,讓很多人從夢中驚醒,甚至從床上摔了下去。頭頂上的燈在晃動,家里的木板門發出咯吱咯吱的響動,無數人驚恐的醒來,卻發現在劇烈的震動之中自己甚至都站不穩。

人們驚惶失措的從房屋里奔走出來,卻發現原本應該是漆黑的夜晚,天邊卻有耀眼的光芒閃爍著。那巨大的光團忽隱忽現,甚至遠遠的還能聽見某種,也不知道是什麼猛獸發出的,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恐懼的吼叫聲!

一波一波的震動從城外傳來,一切就仿佛是某種不知的可怕災難。地震,加上天邊的火光,還有那讓人心中發寒的吼聲,半角城的居民們開始恐慌了。

最讓人驚嚇的是在一波振蕩傳來之後……劇烈的地震甚至讓北邊的城牆都倒塌了一段!城牆崩塌的聲音讓人們開始在城中盲目的奔走起來!

而遠處,仿佛就在城外半角山的方向,大家甚至用肉眼都能看見,兩個碩大無比的光團,一個銀色的,一個火紅色的!這兩個光團凶猛而激烈的碰撞著,碰撞的次數越來越頻繁,而每一次碰撞,激蕩出來光芒幾乎都能把黑夜照亮!就連天上的月亮都早就失去了光彩!

伴隨著劇烈的光芒,還有一聲一聲沉悶的轟鳴聲傳來!那轟鳴聲讓人聽了心驚肉跳!一下一下的,都仿佛重錘狠狠的砸在人心上。

同樣陷入慌亂之中的,還有城中留守的很少的一部分地方守備軍的輕步兵。這些負責巡守城牆的士兵,面對慌亂的半角城居民,卻無力維持秩序……他們的人手太薄弱了,而且內心也同樣害怕。

最可怕的是……消息終于傳來了!有人跑到城外的守備軍營去求援,可是驚恐的發現,守備軍營里留守的幾十名騎兵也都受傷暈倒在地上,就連在當地頗有名望的斯潘騎士,也身受重傷。軍營里一片狼藉,還有為熄滅的火,仿佛剛剛被什麼人襲擊過一樣!

恐慌的人們開始往城外擁擠了,還有人驚惶失措的登上了高出……

就在此時,一聲仿佛悶雷一般的聲音從半角山的方向傳來……隨即是一連串的,猶如夏日暴雨里的雷鳴一般的聲響……

“山塌了!半角山塌了!!”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從高處驚呼!隨即這個讓人恐慌的消息迅速在人群里傳播開來。

的確是半角山塌了!!

遠遠的,曾經站在城牆上就能用肉眼看見的那座小山,那座當地著名的半角山的山峰,就在人們驚恐的視線內,轟然崩塌!整個山峰仿佛被什麼直接震散了一樣,就仿佛那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個沙堆……一下就轟然倒下了!

遠遠的,那猛烈的強光,甚至就連幾十里之外的人都能清楚的看見!而還有眼里比較好的人,似乎能看見在那強光之中,有兩個奇怪而碩大的影子飛舞……

對于半角城的居民們來說,這恐怕注定了是一生都難忘的一夜了。因為那不知名的恐慌籠罩下,他們幾乎是在渴望一樣的心情下盼來了天明!

當天邊終于綻放出一絲朝陽的光芒的時候,那讓人心驚膽戰的轟鳴聲,還有那些凶猛閃現了半個晚上的強光才終于消失了!

足足等了有一個多小時,確定了仿佛這場不知名的災難好像真的已經結束了的時候,人們心里的那顆恐懼的心才漸漸安定了下來。

昨晚半夜就被城里跑去守備軍營里求救的士兵們救下來的斯潘騎士等人,終于醒來了,還有羅伯特等人。

他們在魔法師的強大威力面前,幾乎毫無反抗能力,就被擊傷暈倒,隨後在那個冰雪美女的魔法之下,整個大廳都被她弄崩塌了,當時被冰雪美女擊倒的人們,還有幾個又被倒塌的房屋砸傷了幾個。

最先從救護中醒來的,反而是女騎士若琳。

若琳因為在白天的戰斗里受傷,失血過多的她晚上一直在休息,而且索爾斯克亞還給她用了一些促進睡眠的藥物,結果並沒有在晚上襲擊中受傷的若琳,最早醒來了,她還是因為失血過多而虛弱,畢竟損失的血液不是短時間內能補充回來的。

而隨後醒來的是羅伯特騎士,接著是斯潘騎士,然後是羅林家的護衛們。幾人在發現了自己的小主人和那個可怕的女襲擊者都不見了之後,所有人都慌了。

向周圍的人了解了情況之後,受傷的羅伯特不顧身上被燒焦的傷勢,立刻強撐著傷體,帶了幾個身上傷稍微輕一些的手下立刻備車前往半角山。斯潘騎士得知了羅林家的小少爺不見了,也是頓時如萬丈懸崖一腳踏空!他受傷很重,無法動彈,只能下令讓守備軍中還能動的人都立刻隨羅伯特前往半角山!因為根據居民們的說法,昨晚很可能那個可怕的女襲擊者跑到了半角山去了。

同時的,斯潘騎士立刻派人快馬加鞭的離開了半角城,前往守備軍春季操演的地點求援,同時把半角城發生的一切立刻向里爾省的總督府上報。

不說斯潘騎士如何自己的前程仕途擔憂,只說羅伯特騎士強忍傷痛乘坐馬車帶著人來到了已經成了一片廢墟的半角山,隨車同行的還有若琳女騎士。

而面前的場景,卻足以讓最最冷靜的人都張口結舌!!!

這些人都來過半角山!就在一天之前,他們還曾經結隊在這里搜索魔獸,足跡甚至踏遍了整座半角山。

昨天來的時候,這里是一座帝國南方地帶典型的丘陵山峰,連綿有三四里的山體,覆蓋著蔥郁茂密的樹林,整個山體是一個“U”形狀的,最高的一座山峰在正中間,站在山峰上可以俯視看到遠處的半角城的大體的輪廓。

可是現在……

被人抬下馬車的羅伯特和若琳都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面前的是事實!!

老天!如果這是一個惡夢的話,那麼快讓它結束吧!!!

盡管同行的一名本地的守備士兵賭咒發誓,這里絕對就是半角山……或者說,是半角山從前所在的位置。

可就連這位賭咒發誓的士兵自己,都滿臉茫然,眼神里帶著驚恐!

面前……

半角山……

不不,應該說,這里已經沒有什麼“山”了!

面前的,是一個目測看來直徑足足有三里寬的……巨大的圓形大坑!!

半角山呢?山到哪里去了?

這個問題在每個人的腦子里轉動著!

馬車就正好停在了這個圓形的巨坑的邊緣上,羅伯特只覺得自己全身發寒,看著眼前著讓人震驚的奇異景象……

這個圓形巨坑,仿佛是經曆了某種劇烈的爆炸留下的!很可能,在騎士的猜測中,恐怕整座山都在爆炸里被炸沒了!圓形巨坑的邊緣,散落著各種各樣奇怪的,大小不等的石頭,地上是厚厚的沙地,原本的泥土地面早就看不見了。

而這個碩大的圓形巨坑,周圍的地方還稍微淺一些,越往中間就越深!

更讓人驚恐的是,這個圓坑里的樣子。

這麼一個巨大的圓坑,就仿佛上天的神靈用一把無形的筆,將它分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樣子!

以圓坑中心為界,左邊的半邊坑里,是一片厚厚的寒冰!地面上那堅硬的寒冰仿佛是萬年積累出來的一般!那厚實而堅硬的寒冰,還有地面上覆蓋的寒霜,將這半個坑里所有地上的一切都凍成了銀色世界!就連石頭的表層,都覆蓋了一層冰晶!

而右半邊坑了,則是完全相反的場面!

如果說左半邊是冰天雪地的話,那麼,右半邊,就仿佛是一片沙漠地帶!

這里仿佛地面上的每一滴水分都被燒干了!地面上遍布著細碎干燥而堅硬的沙礫,而一些沒有沙子覆蓋的地面上,也是明顯因為過于干燥而龜裂的地表!在這里,仿佛一滴水分都找不到……就連石頭,都是仿佛被燒得裂開的模樣!

這麼一個巨大的圓坑,一左一右,完全兩種相反的模樣。讓人們的心中驚恐至于多了幾分莫名的震撼。

畢竟是一位性格剛強的騎士,羅伯特是眾人里最先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的。

“我猜……這里昨晚肯定經曆了一場激烈的戰斗。這種戰斗的層面是我們這樣的水准所無法想象的……那位叫薇薇安的女魔法師也不見了,想必昨晚一定是她和那個女襲擊者在這里大戰了一場。”騎士沉著臉分析著:“這些事情我們可以不用去管……我們的問題是,小主人現在在哪里!他不在軍營里,我們被救的時候他就已經不在了!那麼他一定是被對方劫持了……甚至可能……”

剩下的話,羅伯特就沒有說了。畢竟,連一座山都能被憑空弄成了坑地!魔法師的戰斗威力如此強悍……那麼,弄消失個把人,也不算什麼吧。

羅伯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不過他還是意識到了自己的職責,畢竟他是己方所有人現在的最高級別的首領,不能讓部下們喪氣,他咬牙道:“情況或許也沒那麼壞,或許主人他自己逃開了,也或許主人被魔法師劫持了。不管如何,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主人找回來!”

騎士立刻下達了兩個命令:第一,還能行動的人立刻四處搜索。第二,立刻派人回科特行省羅林平原城堡送信!

事情,已經超出了羅伯特騎士這些人能控制的范圍了。

這位小少爺,現在到底在哪里?

這個問題是每個人都在心中思索的。

那麼,杜維現在到底在干什麼呢?

……

杜維正在做著一件從前連做夢都不曾想過的事情。

他在……騎龍!

騎著一條龍的背上,飛翔在天空中!周圍的風吹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他只能勉強用衣服包在了頭上。他的雙手用力的抓著龍背上凸起的鱗片,看著身下的這個龐然大物飛快的在云層之中穿梭,腳下是茫茫云海……這種感覺,讓杜維內心忍不住有些興奮的想大叫!

“請請請請別別別抓著它的鱗鱗片好麼?”旁邊傳來了薇薇安可憐兮兮的聲音,女魔法師虛弱的趴在龍背上,她的身體緊緊貼著龍背,那張秀氣的小臉早已經慘白如紙,顯得虛弱無比,眼看杜維死死的抓著自己的這條龍的鱗片,女魔法師心中不禁有些心疼:“它它它會覺覺得不高興的,龍是一一一種驕傲的生生物,我我我的這頭烈日還還還是一個孩子,它它它不喜喜歡別人抓抓它的鱗鱗……”

“不抓它的鱗片,我還能抓哪里?”杜維皺眉,他剛一開口,風就灌進了他的嘴巴里,嗆得他連連咳嗽,趕緊低下頭去,轉頭看了女魔法師一眼:“這麼大的風,不找個地方抓緊了,掉下去怎麼辦!”

杜維恨恨道:“不抓它鱗片也行,先擺脫了你那個可怕的姐姐的追殺,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下來,我給它做一個缰繩就是了。”

缰繩?

萬能的神啊!請您寬恕可憐的小薇薇安吧……也寬恕這個可怕的家伙吧。

給一頭龍套上缰繩……神啊,難道他認為龍是可以隨便騎的生物麼?

這時候,身下的這條全身赤紅的巨龍忽然發出了一聲悲鳴……

杜維心里一驚,喝道:“不好,你的龍好像不行了!”

薇薇安心中也是難受:“烈日它還還還是一頭幼幼龍,它它它剛剛才受了傷,又又要背背背著兩個人,它它它……”

這頭全身赤色的巨龍,左邊的翅膀上赫然是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這樣的傷口使得這條龍在飛行的時候,半邊翅膀扇動有些不靈活,而身子,飛著飛著,也不禁有些往一側歪了下去。

“快想想辦法!”杜維喝道:“否則我們兩人就要摔死了。”

“我我我我的東東西都都被你敲詐走了!我我我也沒辦辦法……”薇薇安也是嚇得說不出話了,她的大眼睛里眼淚轉動,忽然陡然大聲哭了起來:

“哇!!!外面的世界好可怕!老師!老師快來救救我吧!我要媽媽,我要爸爸!快來救救可憐的小薇薇安吧!!”

嗯?這個時候哭起來居然不結巴了?!

杜維差點被這個小傻妞氣得從龍背上掉下去!這個時候了,她居然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哭起來喊爸爸媽媽!

他沉著臉連連喝罵了幾聲,可就在這時候,身下的這條龍終于承受不住了。

它激戰了整整半夜,原本就耗費了幾乎全部的魔力,最後還受了嚴重的傷,帶著主人逃了這麼久,背著兩個人,翅膀還傷得不行,現在已經是到了極限了。

悲鳴了一聲,杜維就覺得身子猛的一沉!這條巨龍已經從半空一頭栽了下去……

“媽的!快想想辦法!你的龍不行了!!”

“哇……爸爸!媽媽!!媽媽……”

“別哭了!再哭我們都要摔死了!!”

“哇……媽媽……快來救救可憐的小薇薇安吧……”

上篇:正文 第二十五章 【姐妹大戰】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七章【不靈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