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十九章 冒險者的宿命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冒險者的宿命


【這是今天的更新,九千字,是正常情況下三章的量,我懶得分章節了,干脆一口氣貼出來算了。

某些喜歡找碴兒的朋友,別又喊“跳舞偷懶又少更新一章”之類的話了。

這本書現在整整一個月,整整三十萬字,怎麼說也絕對不算慢了。我新書七萬多收藏,近四百萬點擊了,甯可放棄月初的雙倍月票,就是不上架進VIP,就是為了信守承諾發完這個星期的公眾版。新書開始到現在,平均算來日均一萬字……我做到這個份上了,還有人罵罵咧咧的侮辱我的人品,對于這種人,我請你走開,小五我不伺候你這種“讀者大爺”!】

雪狼傭兵團的營地弄的很有水准。看得出來這是一群習慣了風餐露宿在野外紮營的人們。

這個低窪的地形有效的起到了一定的防風的作用,旁邊的兩個高坡很有防禦作用,如果遇到意外的話,只要能有效的守住中間的那個豁口,就能保證營地的安全了。

杜維和達達尼爾是隨著拜因里希團長走進營地的,所以迎接他的是眾多傭兵們詫異的眼神。

這個營地不下,杜維目測之下,大約有近百人。和杜維所見過的那些貴族的私軍或者帝國的地方守備軍不同。這些傭兵並沒有統一的制式的鎧甲或者裝備。他們大多數人的穿著打扮都很極具個性化。有的穿皮襖,有的穿皮袍,還有的穿皮甲。

只是,處于在雪林里掩護的作用,大多數人都選擇了白色。`

至于他們使用的武器,那就更奇怪的,有用劍的,有用彎刀的,還有用斧頭的,用短矛的……杜維甚至看見一個拿著狼牙棒一樣武器的家伙。

而且,這些人無一例外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彪捍的,桀驁不遜的氣息。杜維走進營地的時候,還有一些正在擦磨武器的家伙冷冷的看著杜維和達達尼爾這兩個外來者。

更有人高聲叫道:“嘿!團長,你怎麼帶了一個小孩子進來!哈哈哈哈,這個家伙是你招攬的新人嘛?他看上去好像還沒斷奶吧!”

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哄笑。

拜因里希臉色一沉,喝道:“都不許廢話!乖乖做你們自己的事情!給我客氣點,這是我們的貴客!”

看來這個團長倒是極有威信,這話一出,雖然還有人有些不以為然,但是每個人都閉上了嘴巴。

“好了,魔法師閣下,這些都是粗魯的漢子,不懂得禮貌。”拜因里希隨後想邀請杜維住自己的帳篷,不過杜維禮貌的謝絕了,于是團長讓人給他們在營地的中間騰出了塊空地來,杜維和達達尼爾自己紮了個小帳篷。

不多片刻,團長又讓手下送來了兩條厚厚的毛毯。

“這幫家伙好像對我們不太友好啊。”杜維看著送帳篷的那個傭兵一臉冷漠的離去,回頭對達達尼爾笑了一下。

“很正常。”達達尼爾撇撇嘴巴:“這種團隊里,新人一般都很難被立刻接受的。他們更願意信任一起出生入死過的老同伴……就算是在正規軍隊里也是這樣。”

晚上的時候,傭兵們在營地中間生了幾個大火堆,傭兵們就圍坐在了火堆前等著吃晚餐。

拜因里希親自請杜維一起用餐,就和他一起擠在了一個火堆前。

傭兵們對杜維的態度好了很多,想來團長已經宣布了杜維的魔法師身份了。不過依然還有一些人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杜維……畢竟他看上去太年輕了。

不光那些傭兵,甚至就連拜因里希也生出了幾分疑惑。

坐在火堆前,脫去了遮擋住了三分之一臉孔的厚厚的皮帽之後,杜維的模樣看上去顯得更小了……拜因里希不由得有些懷疑:這麼小的一個小孩子,真的是一位魔法師麼?

或者……就算他是一位魔法師,可這麼小的年紀……恐怕還只是一個魔法學徒吧?或者,只是一個一級的魔法師?

魔法師雖然難得,但如果只是一個魔法學徒或者一級魔法師……那麼還沒有什麼招攬的價值。

旁邊篝火前的傭兵旁若無人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他們用幾口大鐵鍋,融了雪燒成了熱水,然後兩個健壯的漢子從帳篷里抬出了一些模樣有些奇怪的,大大小小的動物的尸體……杜維仔細看了兩眼,也沒有分辨出這到底是牛還是羊。倒是達達尼爾認了出來,他皺眉低聲道:“這是……老天,一頭雪地駝怪……哦,這是一匹鑽地牛……啊,還有一匹冰雪魔狼!老天,你們晚上就吃這些麼?”

拜因里希哈哈一笑,道:“不,是我們!我們,還有你們,晚上都吃這些。”

“魔獸的尸體。”達達尼爾歎了口氣。

“是的,魔獸。”拜因里希撇撇嘴,笑道:“在我看來,這些東西和普通的野獸沒太大區別……至少吃進嘴巴里的味道差不了多少,只不過它們活著的時候會用一些魔法,而死了之後,就成了我們的食物。”

杜維沒說什麼,他看著那兩個漢子拔出了尖刀來,手腳麻利的把幾只魔獸的尸體分解成了一塊一塊的,然後全部扔進了大鐵鍋里煮。

這些魔獸的皮都早就被扒掉了,杜維看著兩個大漢又回去從帳篷里搬出了更多的魔獸來,不由得吹了聲口哨,他看著拜因里希:“團長閣下,看來你們此行的收獲很不小啊。”

拜因里希淡淡道:“討生活不容易。這種日子也是用命在拼。不過您說的不錯,這次的收獲還可以,我們在這片林子里繞了五天了,一共獵到了二十多只魔獸,不過我也損失了七八個手下。死了三個人,還有三個永久殘廢了。”這個傭兵團長歎了口氣:“這些魔獸的皮在南方都能賣個好價錢,而它們的魔核……你們魔法師都願意開高價購買的。”

杜維不由得多看了那幾個魔獸的尸體兩眼……

這些傭兵搬出來的那頭冰雪魔狼,杜維是認得的,上次在半角城被那個恐妖戲耍的時候,就曾經在幻境里見過冰雪魔狼了。

不過這些傭兵搬出來的魔狼的尸體顯然比上次幻境里變出來的那頭小了一些。

鍋里的水漸漸wap圏子網,肉香四溢,不少傭兵都忍不住狠狠的嗅著鼻子。

團長讓人從自己的帳篷里拿出了幾個大皮袋酒來,這些傭兵們立刻歡呼了起來,然後幾個皮袋被傳了下去,每個傭兵都喝上了一口酒。在這種能冷掉人鼻子的鬼天氣里,喝上一口酒來暖暖身子,實在是最好的享受了。

拜因里希沒有忘記款待杜維,他從懷里摸出了一個銀質的瓶子,笑道:“這是我的私人珍藏,北方最好的酒……魔法師閣下,要不要嘗嘗?”

杜維笑著接過了酒瓶喝了一口,卻差點沒被嗆死!

“咳咳!這是什麼酒……”杜維難受的咳嗽起來,他的聲音都嘶啞了,只覺得口中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

匆忙中,杜維只能順手從地上抓起了雪拼命往嘴巴里塞!一口氣咽下三大把雪之後,才感覺到喉嚨里的那種被烈火灼燒的感覺緩和了一些。

拜因里希哈哈大笑,道:“魔法師閣下,這可......是好東西啊!這酒可是我用火焰犀牛的魔核泡過的!喝下去的時候,就好像是往喉嚨里塞了一把火!絕對夠勁!尤其是在這種鬼天氣,喝一小口,就能讓你全身發燙!一個晚上身子都會熱乎乎的!”

杜維捏著鼻子:“謝了!我可受不了這種東西。”

拜因里希大笑著,自己喝了一口,然後臉上立刻露出了一種痛並快樂的表情,狠狠的哆嗦了幾下,然後大口喘息,同時大叫了一聲:“爽!”

他又把瓶子遞給了達達尼爾:“朋友,喝一口吧!”

達達尼爾遲疑著品嘗了一下,不過他的承受能力可比杜維強多了,喝下一口之後,也和拜因里希一樣,全身哆嗦了幾下,卻露出了痛快的表情,贊歎道:“好東西!果然身體暖和多了!媽的,就好像肚子里多了一個火堆一樣!”

接下來,杜維品嘗了一些煮熟了的魔獸的肉,冰雪魔狼的肉有些老,還帶著一絲酸酸的味道,杜維吃的並不習慣。不過在這種地方,冰天雪地的,能有一口熱呼呼的肉食下肚,已經是很好的享受了。

至少昨晚晚上跟著老魔法師的時候,杜維可是啃的干糧。

嗯,不知道那個老家伙現在是不是在周圍看著我……少爺我坐著喝酒吃肉,老家伙喝風,這感覺倒是很不錯。

杜維吃了一點東西,精神好了很多,又嘗試著喝了兩口拜因里希的特制酒,這次有了充分的准備,倒不像上次那麼難受了,而且,這種酒果然是好東西,喝下去之後,仿佛有一團火焰立刻燒遍了五髒六腑,瞬間全身滾熱,滿身的寒氣都被驅除得干乾淨淨!

“魔法師閣下,您來到這片林子里,想必也是為了尋找什麼魔獸來的吧?”拜因里希微笑道:“來這里的魔法師都是為了這些目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我們可以互相幫助,也許,我手里就有您需要的魔獸。”

達達尼爾和杜維互相看了一眼,杜維點了點頭,達達尼爾回答道:“團長先生,您聽說過金眼蟒嗎?”

拜因里希臉上露出一絲驚訝:“金眼蟒?那可是很厲害的家伙,我年輕的時候見過有魔法師在這里捉住過,但是我們自己,從來沒有捉住過那種東西……而且……”

他猶豫了一下,緩緩道:“這里還只是冰封森林的外圍,金眼蟒那種高級魔獸,要往林子更深處走才行。厲害的魔獸都在森林的中心地帶活動,外圍是不會有這種東西的。不過,越往里走,危險也就越多了。”

“中心地帶?”杜維笑了笑:“請恕我冒昧。我本人是第一次來到冰封森林,您看,我是一個年輕的魔法師,我對這個地方並不熟悉。您說中心地帶……我們已經在林子里走了兩天了。難道這里還只是外圍地帶?”

“當然。”拜因里希搖頭:“冰封森林太大了……甚至可以說,到底這片森林有多大,恐怕還從來沒有人能真正的親自測量過。我聽說二十年前曾經有厲害的魔法師帶著幾名神殿的騎士,一直深入往林子里走了一個月,都沒有能走到森林的另外一頭,鬼知道這片林子的那邊是什麼地方,或許是世界的盡頭也說不定。而且,目前有記錄能考察到的,就是二十年前的那次了。那次是一位魔法工會的大魔法師帶著幾名神殿的高等神聖騎士一起進去的。可惜聽說……最後只有那位魔法師活著出來了。冰封森林的中心地帶,聽說那里有很多高級魔獸出沒,就算是厲害的魔法師,也不可能同時對付好幾只高級魔獸的圍攻。至于我們這些傭兵,我們雪狼傭兵團,也一向只在外圍地帶活動,我們走過的最遠的路程是九天……而且那也是在幾年前了。”

杜維有些吃驚……

一個魔法師加上幾個高等神聖騎士走了一個月都沒走到頭?

這片森林有那麼大麼?

達達尼爾的臉色也有些難看……這樣的話,金眼蟒,到底要在什麼地方能找到?

“我奉勸兩位一句。”拜因里希的表情很嚴肅:“我們雪狼傭兵團,在這片林子里獵取魔獸,已經干了很多年了,我也遇到過一些進來找魔獸的魔法師。但是就算是一些魔法師,也不敢走得太遠……最多走到‘大圓湖’附近,就絕對沒有人敢再往里走了。兩位……我知道您是一位魔法師,我也尊敬魔法師的能力。但是我還是奉勸您一句,如果沒有必要的話,還是放棄您的打算吧……”

達達尼爾的臉色很難看,他想了一下,忽然道:“團長閣下,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必須要找到金眼蟒。嗯……還有……”他忽然臉上露出了一絲奇怪的表情:“我知道貴團的人就是專門做獵取魔獸的生意的,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開高價來雇傭你們幫助我尋找……”

“抱歉,不行。”拜因里希回絕的很干脆:“我們雖然是靠這個賺錢的,而且我也知道,風險越大,利潤越大。但是,如果明知道是去送死還硬干的話,那麼就不是風險了,而是白癡的行為。我們雪狼傭兵團沒有進入冰封森林中心地帶的本事。不管您開出多高的價錢,恐怕我們都無能為力的。”

達達尼爾歎了口氣,他知道拜因里希說的是實情,也不再多說了,悶悶的喝了一口酒。

拜因里希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杜維的身上,他想了一下,道:“魔法師閣下,我對您很好奇,在我的印象里,很少有人在您這種年紀就能取得魔法師的資格的。我活了四十歲,其中有二十年的冒險生涯,我遇到的魔法師也不算少了,但從來沒見過到您這樣的天才。”

杜維苦笑了一聲……

天才麼?那是你沒見過。

杜維自己現在的實力不過大約是三級魔法師左右。比普通人算是天才了……但是……和杜維遇到的另外兩個女天才相比,杜維實在沒有什麼可驕傲的了。

十五六歲就取得了八級魔法師的資格!那才叫天才!而且杜維還一次就遇到了兩個。

眼看杜維不說話,拜因里希沉默了一會兒,緩緩從懷里摸出了一個紙卷來。

“魔法師閣下,我想和您做一個交易,不知道您是否有興趣呢?”

杜維眼睛一亮:“什麼交易?”

“是這樣的,我知道魔法師都是很富有的,所以如果我給您什麼財寶之類的,您肯定不會放在眼里……所以……”拜因里希微笑道:“我和我的人,大約還會繼續往北走四五天的時間,我們會走到大圓湖那里,然後就要掉頭回去了。我想,反正您和您的同伴都是要一路往北的,那麼接下來的幾天,你們不如就跟著我們一起上路吧。我和我的人可以充當你們的向導,帶著你們一路到大圓湖,這麼大的一片林子,如果沒有向導的話,恐怕是很容易迷路的。您看呢?”

拜因里希展開了手里的這份紙卷來:“這是一份冰封森林的地圖!這麼一份地圖,在市面上可是絕對沒地方找到的!就算你花上一萬金幣,也絕對買不到!因為這是我拜因里希用我在這片林子冒險了近二十年,四十幾次的經曆,靠著我的記憶畫出來的!我保證整個帝國恐怕都找不到第二份這麼詳細的地圖了。”

杜維心里一動!

他接過了這份地圖展開……

圖紙上畫著一大片......茫茫的森林圖標,南端是幾個通往森林的入口通道,圖紙上還標記了冰封森林南方的幾個小鎮,還有北方暴風軍團巡邏隊設置的一些關卡。

杜維略微看了幾眼,就找到了自己前天晚上和老魔法師一起進入森林的那條道路了。

圖紙上,整個森林的面積也不知道有多大,不過拜因里希略微指了一下,杜維就大概有了點概念了。

“這里,這里大約是我們現在的位置。”拜因里希的手指在地圖上的一點戳了一下。

從地圖上看,這個位置距離森林的南部邊緣入口非常非常近,杜維看了不禁有些泄氣……辛苦的走了兩天,在地圖上才走出了這麼一丁點兒地方。

拜因里希笑了笑,然後在地圖上森林的里面一點的位置又一指:“這里,就是我和我的人此行的目的地,大圓湖。”

地圖上用一個略微扁一點的圓形標志出了一片湖水來。

拜因里希大概介紹了一下,這塊湖泊就位于森林的里面,是一個林中湖。不過面積卻相當的大。

“那片湖大約有五六里寬……至少有那麼寬吧,我雖然去過幾次,但是也沒有具體測量過。事實上,我都沒有去過湖的對岸。大圓湖,算是冰封森林里的一些冒險團隊的前進的分界線了。”

“怎麼說?”杜維對這個冰封森林的一切都很好奇。

“實力的分界線。”拜因里希笑道:“基本上,在湖的南部,一切還不算太危險,像我們這樣的傭兵團還是可以活動的。但是……湖的北部,就極少有人敢去了。敢越過湖繼續往北走的,根據我知道的,都是那些全大陸都有名有姓的強者……至少我拜因里希不是那種人。我帶著我的人曾經去過大圓湖幾次,但從來沒有一次敢繞過湖繼續往北。”

頓了一下,他臉上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順便說一下,如果是在夏天,我也是不會帶人往大圓湖去的。你知道的,凡是有水源的地方,通常都會有危險的野獸出沒……魔獸也一樣,魔獸也是要喝水的,魔獸也喜歡洗澡。在夏天的時候,這里的天氣雖然也是很冷,但是卻不像現在這樣冰凍得厲害。現在剛剛初春,湖水還沒有解凍,湖面是冰,沒有什麼魔獸會到湖邊活動。但是夏天可就不同了,夏天那個地方簡直就是魔獸的聚集地!見鬼……我曾經聽說有幾個傭兵團,成百成百人的在那個湖水邊上被魔獸襲擊!整隊整隊的都死在那里了!所以,因為現在的季節,我才敢走到那里,如果換了夏天,我一定會離那里遠遠的。”

拜因里希說完了這一切,看了杜維一眼:“怎麼樣?魔法師閣下?我的交易很簡單:我和我的人帶你們走到那片湖,而且我把這份地圖送給你……雖然湖的北邊我沒去過,但是我這些年搜集了不少資料,都是一些去過湖北邊的強者流傳出來的消息,可是花費了我不少本錢搜集來的情報啊!地圖上的標示,就算你們越過了大圓湖繼續往北,至少圖上也標示出了後面兩三天的地形了。”

杜維看了拜因里希一眼:“尊敬的團長先生……我很好奇,您既然不打算到那個湖的北邊去,為什麼要搜集這些湖北邊的資料?”

拜因里希眼神里露出了一絲感慨,他臉上的表情很真誠,也很嚴肅:“魔法師閣下,請您記住,我是一個冒險者!”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甚至有些虔誠的味道。

“我是一名冒險者!雖然……我現在干的是傭兵的活兒,我靠在冰封森林里冒險而取得一些利益……但是,我可不是什麼滿身銅臭的商人!我的骨子里,流淌的是一名冒險者的血液!”拜因里希沉聲道:“我在這個地方冒險了半輩子了,從我年輕的時候,聽那些傳說,就一直很向往湖水北邊的冰封森林,到底會是一副什麼樣子……雖然我知道我的實力遠遠不算什麼大陸頂尖的強者。而且,現在我手下還有一大幫人跟著我,我要肩負他們的責任!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夢想!我的夢想就是……將來,當我老了,退休的時候,我不再當這個團長了,我的人都交給他們的新領袖了,那麼,當我一個人,沒有任何責任的時候,我就會准備渡過那塊湖水,到北邊去看看!我一輩子都在這個地方打轉!將來,如果我老死都沒見過北方是什麼樣子,那麼我一定會死不瞑目的!我搜集這些資料,就是為了以後做打算!我打算在我做好了准備之後,一個人上路,我甚至准備好了,將來自己會死在大圓湖的北邊!就算我死了,至少我也能臨死之前看一眼傳說中的北岸到底是什麼模樣……死在那里,我也算是完成了一個冒險者的宿命了!”

說到這里,拜因里希說出了一句讓杜維肅然起敬的話:

“身為一個冒險者,如果老死在床上,那簡直就是一種恥辱!身為一名真正的冒險者,應該選擇讓自己死在最刺激的旅程中!”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他的語氣也不禁變得多了幾分尊重:“尊敬的團長閣下,您答應當我們的向導,並且送我們這張地圖……那麼您需要我為您做些什麼呢?”

“很簡單。”拜因里希笑了笑:“我只有兩個條件。第一麼,在我們一起上路的旅途中,如果我們遇到什麼麻煩,比如被別人或者魔獸襲擊,您,魔法師閣下,請站在我們這一邊,適當的時候,我們需要魔法師的幫助。”

“沒有問題。”杜維立刻回答了:“既然一起上路,那就是同伴了,這是理所當然的。”

“謝謝。我的第二個條件是……假如,您完成了這次冒險之後還能回去的話……請抱歉我用了這樣不吉利的話。但是我還是最後一次奉勸您,北方是很危險的!”看著杜維沒有接受自己建議的樣子,團長歎了口氣:“那麼……如果您能回來的話,我想,您是我生平僅見的厲害的魔法師……您這麼年輕!除了天才之外,我沒有別的詞語可以形容了。我相信,未來,您一定會成為大陸知名的強者。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我希望您能記住我們雪狼傭兵團的名字……我冒昧的要求您記住,曾經在冰封森林里,雪狼傭兵團給予過您幫助。至于這份人情,在適當的時候,您方便的時候,幫我們這些人一把,也就足夠了。”

很精明的團長!

杜維對這個團長更多了幾分敬義!

如果剛才的那番“冒險者的宿命”的言語,讓他看上去很像一個理想主義者的話……那麼後面的這個交易條件,就顯得這個團長很有長遠的目光了!

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其實沒有付出什麼代價……他們原本就是打算去大圓湖的,一百多人的隊伍,順手多帶上兩人,並不耗費什麼。相反路上還多了一個魔法師同伴。

此外,至于那份地圖……地圖是團長自己制作了,他雖然送給了杜維,但是他自己隨時可以再畫一張出來。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

而這些,卻換到了一個魔法師的人情!

在羅蘭大陸,魔法師比金子都珍貴,尤其是那些厲害的魔法師。這個團長的算計很聰明,杜維這麼年輕就成為了魔法師,他的前途肯定是光明的……只要他能活著回去,就等于雪狼傭兵團不費任何代價,和一位未來的大魔法師結下了友誼!

就可以指望未來的某一些時候,能得到一個大魔法師的幫助!......一個理想主義者,但是卻不乏現實的狡猾。

這是杜維對拜因里希團長的評價。

這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杜維鑽出帳篷的時候,雪狼傭兵團已經准備出發了。一些不怕冷的勇士用雪擦洗著身子,還有人拿著匕首小心翼翼的刮胡子。這些習慣了冒險生涯的家伙,人人都是一身彪捍的氣質,最後用中氣十足的呼喊聲召喚同伴上路了。

達達尼爾的情緒有些低落。

在昨晚拜因里希團長介紹了冰封森林的情況之後,達達尼爾很清楚,憑借自己找到金眼蟒的可能性,恐怕很小了。就算加上那位哈立波特小魔法師先生,恐怕也是不夠的。

杜維倒是安慰了這個李斯特家忠心的武士幾句,然後隨著雪狼傭兵團上路了。

雪狼傭兵團走的很滿,周圍散開了兩支小隊開路搜索。這天下午的時候,杜維親眼目睹了傭兵團的人們獵取魔獸的過程。

搜索隊尋找到了一個魔獸的洞穴,一棵參天大樹的樹根被挖空了,一只全身雪白的巨熊在里面冬眠。

這是一只“咆哮雪熊”,這只魔獸的體積比普通的熊要大了幾乎一倍,模樣很是類似杜維前世所知道的那種北極熊,不過這種咆哮雪熊能發出一種魔法攻擊:它的咆哮可以卷起一道小型的龍卷風!

雪狼傭兵團們似乎在對付這種魔獸已經有了很嫻熟的辦法了,十幾個健壯的武士用繩子把自己和同伴們捆在了一起,先是用燒著的松樹枝扔進了熊洞里,把熊逼了出來,然後遠遠的用弓箭襲擊它。

巨熊的咆哮驚起了一道小型的旋風,當場就把兩個大漢刮到了半空!不過幸好他們和同伴綁在了一起,雖然摔得慘了一點,不過雪地很厚,倒也沒有重傷。只是一個倒黴的家伙屁股落在了白雪覆蓋的一塊石頭上,摔扭傷了腰而已。

傭兵們用一張巨大的往把熊籠罩住了,然後分成了四個方向,每一邊都有十幾條大漢用力的拉扯。

最後,這個拜因里希團長手持一把巨斧,站在距離巨熊大約十五步的地方,他的斗氣閃耀,飛快的扔出了斧頭!

那一片銀色的斗氣之中,這個團長就一斧,把巨熊的腦袋都砍成了兩半!

杜維看了不禁暗自驚訝。

這個拜因里希團長的武技,果然相當厲害!北方傭兵三傑之一的名頭,果然有真本事的!

杜維心中把他暗暗和自己所見過的武技高手相比,發現無論是羅伯特騎士還是父親的侍衛長阿爾法劍士,恐怕都不如這個拜因里希。

唯一能比較的,恐怕只有喬安娜的武技了。

傭兵團士兵們的歡呼中,大家上去把巨熊的尸體收了回來,一個隊長熟練的用匕首割開了熊的肚子,先取出了熊膽,然後從熊的腦袋里割出了魔核,收了起來。

剩下的,三個士兵很快就把一整張熊皮剝了下來,至于熊肉,分成了幾塊讓士兵們分擔著背了,然後繼續上路。

這一天下來,類似的場面,杜維又見到了四五次。雪狼傭兵團們又獵取了兩只冰雪魔狼,不過遺憾的是,在獵捕第二只魔狼的時候,一個傭兵很慘的被魔狼的爪子抓破了肚子,當場連腸子都流了出來!

“這就是冒險者的生活。冒險的每天,都可能有人會犧牲。”達達尼爾低聲對杜維說道:“當年我也過過這種日子,但是後來,我選擇了退出。”

那些傭兵對死去的同伴,也只是略微表示了一下哀悼,然後就掩埋了同伴的尸體,繼續昂首上路……

晚上,大家飽餐了一頓魔狼肉,不過在輪流喝酒暖身的時候,杜維仔細的察覺到了一個細節。

坐在篝火外圍的十幾個傭兵,卻始終不去碰那個傳來傳去的酒袋子。

“那些是今晚守夜的人。”團長看著杜維疑惑的眼神,淡淡道:“守夜的人,我要求他們必須整夜都保持精神的百分之百的警覺和冷靜理智!因為在這種地方,如果守夜的人又任何一丁點疏忽,可能就會連類整個團隊的人都完蛋!所以,守夜的人,絕對不允許飲一滴酒!不過作為獎勵,這些守夜的人,在第二天晚上換人之後,他們可以得到雙份的酒。第二天打到的戰利品,他們回去之後也能多分一份。”

團長說到這里的時候,低聲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那時候,他們還能活著回去的話。”

聽了這話,杜維看著那些一臉平靜的看著同伴們歡呼飲酒的守夜士兵……他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敬意。

(今天稍微發了點兒火,各位見諒了,實在是有些無聊的人太把自己當大爺了。

這本書會下周進VIP,我做到了我的承諾,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惡魔吧。更希望本書上架之後,依然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訂閱VIP正版。

這本書的成績到現在算是很好的,都靠大家的抬愛了。多謝你們!

——跳舞

上篇:正文 第五十八章 雪狼傭兵團    下篇:正文 第六十章【大圓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