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十四章 【雪地藏尸】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雪地藏尸】




“好吧,先是出現了一只‘迷幻湖妖’,用魔法讓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識自己一個個往湖上冰面的一個冰窟窿里跳下去自殺。我沒有辦法組織,也沒辦法破解那種魔法……然後,你,我親愛的賽梅爾,你挺身而出,你不但識破了那個湖妖的魔法,甚至還展現出了強悍的一面!你的魔法實力讓我很驚訝!你只不過動了動小手指,就把整個湖面的冰封都弄出了一道裂縫來,然後你又動了動手指,就收拾掉了那個湖妖,甚至要奪了它的魔核……最後,你還好像不認識我一樣,站在我的面前,你稱呼我‘紮克’,然後還說你很愛我。”

杜維就坐在一個火堆邊上,手里把一根樹枝折成一截一截的往火堆里扔,同時仿佛漫不經心一樣的說著。

他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所有的傭兵都在忙碌著,傭兵們有的在包紮傷口,有的忙著生火,有的忙著烤火。有幾個傭兵被迷昏了之後跳進了冰窟窿里,不過後來被賽梅爾用魔法救了回來,只是全身都被冰冷的湖水浸透了,在這種寒冷的天氣里,也差點死掉。

“就這樣?”賽梅爾站在杜維的身邊,她美麗的臉上帶著迷茫:“我做過那種事情麼?可是我自己怎麼一點都不記得。”

杜維哈哈一笑,複雜的看了賽梅爾一眼:“你瞧。你大展神威,干掉了一個厲害地魔獸,並且救了這里這麼多條人命。然後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再直挺挺的暈倒……醒來之後,你對我說‘我什麼都沒做過’。好了,賽梅爾,別在用那種表情看著我了,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的話,那麼我們就有點麻煩了!我們必須搞清楚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

“魔法!”杜維忽然跳了起來,深深吸了口氣。仔細的盯著賽梅爾:“你能施展魔法!而且按我的判斷……你顯示出來的魔法實力很強!非常強!可是這難道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麼?你沒有人類的身體,你只是一個影子,一個幻影!一個幻影,卻能施展魔法!這怎麼可能?”

而且你還叫我“紮克”——杜維在心里加了一句。

只有真正地賽梅爾,整整的女占星術師才會用那種語氣說話的!

“你有沒有覺得任何,哪怕只是一點點的怪異的感覺?或者,你的記憶里,有沒有任何關于這些奇怪事情的痕跡?哪怕只是一點點。”杜維嚴肅的看著賽梅爾。

“沒有。”賽梅爾回答地很快。也很肯定,她搖頭:“我從被制造出來的記憶。就是一個被封印在油畫里地魔法生物,一個虛擬的幻影。我只有一些關于賽梅爾本若的記憶……我不會什麼魔法。真的不會。”

她美麗的眸子里帶著無辜和茫然,甚至還帶著一絲無助。

這樣的眼神,讓杜維不得不相信她說地話。這個女人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否則的話,她就是一個極度擅長說謊的家伙。

杜維還是願意相信前者。

撲。

一個紫色的水晶一樣的東西被杜維丟在了雪地上:“這是那個迷幻湖妖地魔核。這總不會是假的吧,我可沒本事干掉一只成年的迷幻湖妖。這是你親手殺了那個家伙。然後把魔核取出來的。”

賽梅爾眼神里茫然,臉上的表情似乎在努力思索什麼:“我……我不知道。我一點都不記得……”

就在這時候,遠處達達尼爾和拜因里希兩人已經大步走了過來了。

賽梅爾看了杜維一眼,她輕輕歎了口氣,然後隱去了。

“魔法師閣下。”拜因里希一臉嚴肅,他大步走到了杜維地身前。然後深深的施了一禮:“感謝您救了我和我地人!”

杜維歎了口氣,他沒說話。雖然事情不是他做的,但是他卻無法辯解,更沒可能說出真相。只好冒領這份大人情了。

拜因里希團長從懷里摸出了一個皮袋子,沉甸甸的一個皮囊雙手捧到了杜維的面前:“尊敬的魔法師。我知道這點東西遠遠不足以作為報酬,但是請接受。至少這能表示一點點我們雪狼傭兵團的感激!今後,無論您有任何需要,雪狼傭兵團都隨時願意為您效力!”

說著,團長打開了那個皮囊,里面到處來大大小小的五顏六色的……全是魔核!!

各種魔獸的魔核。這些也是雪狼傭兵團在這次來到冰封森林里的全部收獲了!雖然那些魔獸的皮毛也能賣錢,但是最值錢的卻是魔核!這一袋魔核大約有三十多個,而且都是一些成色相當不錯的東西。拜因里希幾乎把這次冒險的全部收獲都拿了出來了。

這些都是這次冒險里,雪狼傭兵團用幾條人命和這麼多天的努力工作的成果。

“不,團長。”杜維當然不會接受這些東西。別說這些人不是他救的,就算真的是他救的,他也不會接受這麼重的禮物,在他的心里,已經把拜因里希團長當成朋友了:“我不能接受這麼重的東西。”

“可是您救了我們的命!”拜因里希團長堅持:“如果沒有您的話,那麼現在,雪狼傭兵團的名字已經從這個大陸上沒抹去了!”

杜維想了一下,換了一種口吻:“好吧,如果我只是一個魔法師,那麼我認為你手里的這些東西雖然貴重,但是還遠遠不足以收買一名魔法師來為您效力,對吧?”

“……”拜因里希臉色一變。地確,這些東西雖然是自己這次冒險所有的收獲,但是對于收買魔法師來說,卻還是顯得太少了。誰不知道魔法師身份獨特,想請動魔法師,要付出的代價豈能是自己一個小小的傭兵團能承受的!

“別誤會。”杜維立刻笑道:“我並不是嫌少。而且……團長先生,我的意思是,在這里,我的身份並不僅僅是一名魔法師!而你也不僅僅是一名傭兵。你明白我的意思麼?還記得昨晚我們兩人在雪堆後面說的話麼?我把您當成了我的朋友!朋友之間互

相幫助,或者看到朋友遇到了危險。然後出手相助,這不是很里所當然地事情麼?哦,收起您的這些東西吧,否則,這就是對朋友的不敬!”

拜因里希愣住了,這個一臉大胡子的團長深深的看了杜維一眼,忽然展開雙臂,狠狠的擁抱了一下杜維。然後用壓抑著激動的嗓音低聲道:“我的朋友!謝謝你!你說地沒有,是朋友!對不起。我的行為是侮辱了您地品德!我收回我之前的話!”

不過這個團長也還是有幾分小聰明的,他還是從皮袋里用力抓了一大把魔核,大約有七八個吧,用力的塞進了杜維的懷里,然後按住了杜維試圖抗拒的手,正色道:“好了!這些不是報酬!我給你這些。不是因為魔法師救了我們地命!我給你這些,是因為我的好朋友即將離開,這些是朋友的送別禮物!是禮物,不是報酬!所以你必須收下!”

杜維笑了,他松開了手,然後用力抱了抱拜因里希。兩人在雪地里哈哈大笑。

“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雪狼傭兵團願意為朋友做任何事情!”

這是拜因里希團長在告別時候的承諾。杜維相信,這個一生信奉冒險精神的漢子,是一個信守承諾的男子漢。

和雪狼傭兵團告別地時候,感激的傭兵們讓出了幾件最好的裝備。

老獨眼龍弄了一些肉干給杜維帶上了。還有拜因里希團長把他的最後那一小瓶用火焰犀牛的魔核浸泡過地酒也給了杜維。還有其他的傭兵。拿出了兩把最好地刀,還有八根手指的斯特里爾。把自己的弓送給了達達尼爾。

如果不是擔心行囊太重會影響趕路的話,恐怕雪狼傭兵團的人會恨不得給他們塞上更多東西。



沿著大圓湖的湖畔行走,雪地上留下兩串腳印。達達尼爾背了大部分的行囊,卻依然走在了杜維的前面。

按照拜因里希團長的說法,繞過大圓湖繼續往北,在一個地方,他年輕的時候曾經聽說人在那兒捉到過金眼蟒。

“達達尼爾。”杜維路上忽然問這個家伙問題:“你好像沒有很激動的樣子。我是說對于昨晚的事情。”

達達尼爾笑了一下,這個忠心的李斯特家族的武士,用嚴肅的聲音道:“哈里,加上昨晚,你已經救了我兩次命了!這種事情,不是隨便說一句‘謝謝’就可以的!我不會把精力放在無聊的口頭答謝上。我會牢牢記住你的情分。我已經想好了,如果這次我能活著回去的話,救好了夫人之後,我會離開李斯特家族,我達達尼爾想成為哈立波特魔法師閣下的扈從。”

“你說什麼?”杜維吃驚了。

“你沒聽錯,我想成為你的扈從。”達達尼爾回答的很坦然:“我欠了你兩條命了,而且我還欠得更多……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哈里。我喜歡你,喜歡和你當朋友。而且我想,你的本事那麼大,恐怕我一輩子都沒機會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了,那麼,為什麼我不干脆一輩子當你的助手呢?你是魔法師,魔法師身邊可不能只有一個人。你需要有仆人……不過可惜,我不是魔法學徒,我沒法當你的仆人。但是我是一名武士!我可以當你的扈從!我想我一定會干得很好的。”

在羅蘭大陸。不少魔法師也會招攬一些武士來當自己的扈從。

因為魔法師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在戰斗力,魔法師的弱點就是近身!魔法師近身戰斗能力很差,這是公認的事實。所以,不少魔法師也會招攬一些武士在身邊充當扈從,而在戰斗中,如果有敵人貼近了自己,那麼身邊還有武士保護自己,這樣從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魔法師近身戰斗能力差的弱點。

當然,只有大陸上著名的一些強者才有資格,才會這麼做。畢竟招攬厲害的武士,花銷也不在少數!而且,要招攬,肯定不會招攬一些低級的武士,否則的話,也沒有作用。而那些厲害的武士往往心高氣傲!如果不是大陸著名的強者,怎麼能讓他們甘心效力?

所以,達達尼爾提到了魔法師扈從的問題,讓杜維感到有些驚訝。

首先,杜維認為自己可遠遠沒什麼資格招攬魔法師扈從!很多八級以上的魔法師甚至都沒有這種資格!

第二,他覺得達達尼爾的心意太重了,他恐怕不能接受這種好意。

看著達達尼爾堅決的眼神,杜維歎了口氣……算了,大不了等回去之後自己就離開,反正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名,就算到時要報恩,也找不到自己的。



兩人沿著大圓湖走了兩天,這個大圓湖果然大得超出想象,兩天的行走,都沒有能完全繞過這個湖。

就在這天中午的時候,正在趕路的杜維,忽然被達達尼爾一把拉住了。

“等一下,哈里!”達達尼爾小心翼翼的拉住杜維,然後指了指身邊的一個雪堆。

杜維愣了一下。達達尼爾已經走了過去,然後拔出刀,輕輕的在雪堆上撥了撥……

撥開了上面厚厚的積雪,很快,就露出了一只凍僵的人手來!

達達尼爾臉色凝重,他繼續用刀子挖開了旁邊的冰雪,下面就露出了一個人……准確的說,是一具尸體!

死去的尸體是一名騎士。他胸口的騎士徽章表明了他的身份,是一名四級騎士,這個家伙死的很慘,他的身子不知道被什麼利器,從腰部的地方割成了兩截!!臉上還帶著臨死前的痛苦扭曲的表情。身體已經被凍得比冰塊都硬了,全身的肌膚都發青,顯得有些嚇人。

上篇:正文 第六十三章 【賽梅爾的面目!】    下篇:正文 第六十五章 神聖騎士的遺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