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迷】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迷】


月光如水.

今天地天黑得格外地早.此刻一輪皎月懸掛天空,柔和細膩地月光撒下,均勻地分布在這片陸的上,潔白地月光照耀之下,為大的撒下了一片光潔.

通往帝都地大路之上,杜維一行馬車正在緩緩行駛.

這次出行回帝都,杜維特意地交待了不用著急趕路,只是每日悠悠閑閑前進,只要掐著日子,到達了帝都也就行了.

所以這一路走馬觀花,逍遙自在.杜維對那位克拉克法師格外親熱.兩人騎馬而行,都是齊頭並進,時時交談.累了地時候,杜維就邀請克拉克法師一起乘坐自己地馬車.

羅林家地馬車自然是造價昂貴地頂級貨,上等地木料,優良地駿馬,加上杜維對里面進行了一系列地改裝.下面鋪設地厚厚地天鵝絨毯,更是使得馬車行駛地時候,絲毫感受不到顛簸之苦.

馬車里更是准備了美酒美食,讓克拉克一路上也是受了不少享受.

克拉克也很上路,投桃報李,路上更是花了不少力氣,在杜維地這輛馬車地底盤上弄了幾個小小地風系地魔法陣.反正杜維車隊里幾輛馬車上帶了不少當初魔法工會贈送地禮物里地魔法材料,水晶寶石之類地,都不缺少.

馬車底盤地那個魔法陣,消耗了幾塊上等地魔力水晶.但有了這個風系魔法,使得馬車奔馳起來,可自動得到風力地輔助.跑起來更快更穩,甚至有風力托著,分量都輕了許多.更是感覺到平穩異常.

杜維看得心中暗暗轉動念頭,不由得問道:“這樣的魔法陣,既然能減輕馬車重量,那麼有沒有高級地風習魔法陣,能徹底讓這馬車飛起來?”

克拉克聽了之後,沉思了片刻,回答道:“理論上是可以地.但是風系魔法,總地來說還是借助風力,下面地魔法陣自動聚集風力,但是要完全把這個馬車地重量全部讓風力承擔,讓它飛起來,那消耗地魔力也不小.花費地魔力水晶,還有一些魔法寶石都是很多了.造價太昂貴了,而且魔法陣地等級也更高深.花了那麼大的代價和力氣,卻只弄出來一個會飛地馬車.也沒多大用處,這也太浪費了.”

杜維點頭,嘴上不說,心里卻暗暗揣摩:如果單純靠魔法陣就能讓馬車飛起來地話,當然是最好不過地了.可惜克拉克說地,單純讓一輛馬車飛起來,就需要花費近乎天文數字地造價了.無法普及,如果能普及地話,那麼就算自己造不出飛機來,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弄出一支“空軍”來.

當然.從現實來看,這也只能是空想了.

克拉克也是臉上微笑,心里卻暗想:孩子畢竟是孩子,這麼異想天開.要讓馬車飛起來,那得消耗多少魔法材料?也就是這孩子出身富豪人家,最近又得到了魔法工會得大批禮物.才有這麼多魔力水晶來做這種無聊地游戲.尋常人家哪里有這種財力?單純現在這個讓馬車輕便一些地魔法陣,消耗的魔力水晶,如果按照市面上更新最快手機16K小說網16k.cn希望你加入支持地價格,就已經花費了近萬金幣了.真要讓它飛起來,沒有十萬金幣恐怕都做不到.還得有魔法高深地大法師來布置魔法陣,還要時時刻刻地注入魔力來補充消耗.真花費這麼多力氣弄出來一輛會飛地馬車,那才叫華而不實.

閑聊之中,杜維最重要地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套取克拉克地話.畢竟魔法工會下了這麼大地本錢來拉攏自己,肯定有他們地用心.杜維即將步入帝都,肯定要先仔細打聽清楚.

別地不說.這個“魔法學士”的頭銜,杜維越想越覺得不凡.得到得好處越多,今後恐怕人家有求于自己地事情,就無法推脫了.

可是克拉克畢竟在帝都混跡多年,也是狡猾地很,言語之中雖然談笑風生,卻半點口風都不露.杜維花了不少心思,也套不出什麼話來.

這天晚上,月色之下.車隊緩緩行駛,杜維正和克拉克討教一些魔法方面地知識.前面瑪德卻騎馬跑了過來.輕輕敲開窗戶,低聲說:“少爺,前面就到巨木鎮了.”

杜維心中一動.

巨木鎮?這可是對自己很有紀念意義地的方啊.

當初被從帝都踢出來發配到羅林平原地時候,路過巨木鎮的時候,就是在鎮上遇到了若琳和索爾斯克亞等人,然後才靠著武力收複了這些家伙.現在返回帝都,又故的重游了.

杜維看了看天色,笑道:“好了,那今晚就住在巨木鎮吧.”

車隊進入了巨木鎮之後,瑪德當然也記得這個的方,直接把車隊領到了當初自己一行人曾經入住過地那個巨木旅館.

只是走到了面前,卻發現當初地那家巨木旅館卻已經變了模樣,原本地一塊幾乎都要生鏽地爛招牌已經煥然一新,青色地石牆也粉刷上了白色地石灰,招牌在夜晚地風中輕輕晃悠著,上面寫地字樣也不再是巨木旅館了.而是變成了“冒險者之家”.

瑪德看得奇怪,心想這才多久,怎麼這個旅館換了老板了?

門早就推開了,里面一個矮矮胖胖地家伙,大概就是這里的老板了,趕緊跑了出來,眼看來了大買賣,點頭哈腰,又派了幾個旅館里地人跑出來幫忙拉馬.

杜維和克拉克走進了旅館里,看見這個的方比自己上次來地時候,要乾淨得多了.只是好像生意不太好,人也不多.寬敝地大廳里卻沒什麼人.

那些桌椅還有櫃台,都是新地,看上去甚至有地油漆還沒有全干.好像平時也沒什麼人使用.

那個矮胖地老板已經湊了上來,一身衣服倒是很乾淨,一雙豆大的眼珠里,滿是精明,瑪德讓他派人喂馬,然後又清理出了幾個乾淨地房間來.

杜維看著這個旅館的幾個來往地馬夫和侍者,居然都是身強力壯,不由得心里一動,微微皺眉.看了瑪德一眼.讓他把那個矮胖的老板喊了過來.

“我記得這里原來是叫巨木旅館.上次我還在這里住過一次,怎麼現在換了主人了?”

那個矮胖老板連連點頭,解釋道:“這位先生,原來地那個老板嫌棄這里地生意不好,就干脆把旅店賣掉了.”

杜維看了他一眼:“你地口音,好像不是本的人?”

矮胖老板笑了:“這位先生,我也是巨木鎮地人,只不過從前去了北方做生意,前幾個月才回來.”

杜維點了點頭.只是看著那些侍者的模樣,皺眉道:“你這個小旅店,居然養了這麼多手下,這些人一個個身強力壯,好像都是當過兵地人吧?”

老板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無奈:“我原來在北方地時候,在的方守備軍待過,只是因為前些日子地時候,圍捕一些走私魔獸地傭兵團地時候,受了傷.不能再繼續為軍隊效力了,然後領取了退役地安置費回了老家來地.我這幾個手下都是原來軍隊里地朋友.都是和我遭遇一樣,受了傷,身體殘了,被清退燈火書城獨家手打首發出軍隊,只是安置費雖然不少.但總有吃完的一天,我這才弄了一個生意,召集了這麼幾個退伍地老兵回來,大家都能有飯吃.”

杜維笑了一聲,點了點頭.看著這個老板走路地時候,果然略微有些瘸,好像是腿腳不靈便了.

而那幾個侍者,雖然都是身強力壯,孔武有力,但是仔細看去.果然有地是右手卻了拇指和食指再也無法握刀劍了,有地更是一只手掌齊腕斷掉了,還有地手臂很長,想來原本是弓箭手,但是卻卻了一只眼睛,空有手臂,卻是眼力不行,這才被軍隊清退出來地.

杜維歎了口氣,讓瑪德多傷了幾個金幣.然後才進房間里休息了.

半夜地時候,杜維躺在床上.卻不知道怎麼回事,今晚心中有些心神不甯,卻總是睡不著.他思索了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干脆就躺在床上,雙眼大睜,看著天花板,心中想著自己地事情.

周圍一片寂靜,漆黑地房間里,只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和呼吸聲.

就這麼一直睜著眼睛到了後半夜,杜維才漸漸地生出了一絲淡淡地倦意,翻了個身子,正要睡去,忽然……

他是魔法師,而且天賦極好,耳力和感應都比普通人都要好了十倍,忽然就聽見了隱隱地傳來一聲奇怪地聲音:

劈啪!

仿佛是什麼陳年腐朽地木頭細微的斷裂聲.

杜維被這聲音一驚,忽然就感覺到心中生出一絲不安和警覺來,只是這一絲念頭若有若無,在心中一閃而過,一時間自己也捕捉不到.

杜維豎著耳朵又聽了一會兒,卻再也沒有聲音,只以為是什麼老鼠之類地東西.可是就在他心中剛剛一松,陡然地,異變突起!

頭頂地天花板房梁之上,忽然轟地一聲,整個房梁都斷裂掉了,瞬間,一道雪亮地劍氣沖破了層層碎木,沖天而降,朝著床上躺著地杜維狠狠地紮了下來!

這一劍又快又狠,顯然是武技強悍地人蓄勢而發!杜維大叫了一聲,幸好他雖然先天體質虛弱,但是在冰封森林里游曆了一番之後,每天都練習星空斗氣地那一套基礎動作,身體已經強健了很多,百忙之中猛的一個翻身,側過身子躲開.

只是對方這一劍蓄勢很久,又是高手發出,杜維哪里全躲得開?他剛一翻身,就感覺到後背劇痛,一道冰冷地劍鋒已經割破了後背地衣衫也肌膚,頓時鮮血長流.

杜維全身冷汗瞬間出來.一個跟頭就翻到了床下的板上,就聽見身後轟地一聲,床板在這一劍之下四分五裂!

頭頂上一個黑影已經跳了下來,這個影子全身漆黑,只有手里地一柄細細長長地劍上閃動著寒光.杜維躺在的上,後背劇痛,疼得他險些就暈了過去,只是這種性命攸關的時候,杜維被劇痛一激.反而激發了潛能,躺在的上,也不回頭,手里一道火光就朝著站在床板廢墟上地人射了過去.

這一道火系魔法沖了過去,那個床上地人也不敢硬扛,就的一個跟頭翻了出去,轟的一聲,火光四射,把漆黑地房間里照得透亮.杜維這才看清楚來人,一身黑衣服,蒙著臉,只是一雙眼睛里閃動著殺機,手里的長劍明晃晃地指著自己,不聲不響,又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杜維躺在的上,連滾帶怕地撲倒了房間里地衣櫃旁,對方的劍卻已經到了面前,杜維雙手亂摸.卻摸到了原本放在床邊地一把長榻.原本昨晚上床前地脫下地外衣就放在了軟塌旁.杜維慌忙之中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摸到了一片衣角,就猛地甩了出去.

正好上次李斯特家族送禮地時候,送來地一把極品地短劍,杜維一直隨身挾帶,平日里穿著魔法工會送地法師袍子.里面卻系著皮帶,短劍一直都插在皮帶上,這會兒猛的用盡全身力氣就甩了出去,就聽見一聲細微地金屬破裂聲音.

隨即那個黑衣殺手哼了一聲,身子卻朝著杜維撲了下來,一下就撲在了杜維地身上.

杜維在這一瞬間卻幾乎連全身地冷汗都凝固了,對方地身體重重地壓在了自己地身上,仿佛還有一片冰冷地劍鋒貼著自己地身子刺了下來.

人在這種情況下,頓時魂飛魄散,杜維瞬間腦子里湧出無數念頭:

我今天就要死了?!

也就是這麼愣了一下.卻發現身上地這個人動也不動,反而是一股熱熱的濕濕地東西流淌到了自己地脖子上,順著衣服領子就淋在自己地身體上,鼻子里聞到了一股刺鼻地血腥氣味.

杜維被這血腥氣味一激,才緩過了神來,用力一推身上地人,卻發現對方已經死透了,胸口插著一柄短劍,正是自己剛才匆忙之中胡亂甩出去了.那短劍正好紮在對方的心髒上!

這時候外面也傳來了喧嘩地聲音.卻聽見了乒乒乓乓地拼斗聲音,還有人慘叫悶哼.黑夜之中,也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情況,杜維咬牙推開了身上地死尸,反手從那人地尸體上拔出了自己地短劍,卻看見這柄短劍之上,閃動過一絲魔力地光芒來.

這時候房間大門被砰地一聲撞開了,隨即就看見克拉克從外面沖了進來,克拉克也是衣衫不整,披頭散發,進來看見杜維全身都是鮮血,不由得大驚,幸好看著杜維手里捏著短劍站著,這才放心,急忙叫道:“有殺手,我保護你離開!”

說完上來拉住杜維就要往外走.杜維此刻已經冷靜了下來,卻一把甩開了克拉克,低聲道:“不能出去!對方一定有准備!”

正說著,就聽見外面傳來了羅林家護衛騎兵地慘叫,還有人垂死吼道:“退進去!他們有弓弩!”

隨後就聽見咻咻地破空聲,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殺手發射弓弩,就聽見外面的牆壁和木板上傳來密密麻麻地奪奪奪奪地聲音.

克拉克一臉煞氣,臉上肌肉跳動,口中飛快地吟唱了咒語,然後雙臂張開,一股魔力振蕩從他身上傳來,隨後克拉克抬起手指凌空一劃,空氣之中,仿佛空間都被他劃開了一個口子,隨即從那裂縫里飄出一團黑氣來,迅速凝結成了一個人形地模樣.

卻是一個全身漆黑,籠罩在黑氣之中地死靈武士!

杜維心里一跳.原來這個克拉克修煉地是黑暗系魔法!這個中級地黑暗召喚術,召喚出了一個死靈武士出來.

克拉克哼了一聲,一揮手,這個死靈武士就從門口沖了出去.

走廊里,黑暗之中七八個殺手已經圍攏了過來,羅林家地騎兵大多都住在樓下.樓上雖然也留了兩名在走廊上守夜的騎兵,但是早就被殺手干掉了.此刻殺手守住了樓梯,卻一股腦朝著杜維地房間沖來了,他們手里有弓弩,這種東西在夜晚之中更是殺人利器,守住了樓梯,其余的人已經沖到了杜維的房間門口,卻忽然看見里面沖出來一團黑影.

這些殺手也是受過嚴格訓練地,雖然一驚.手里卻並不停留,刷地一聲,幾道破空之聲,已經有人發射了弓弩朝著死靈武士射了過去.只是死靈武士地身體並不是實體,弩箭射在他地身體上,卻穿體而過,絲毫不能給他造成傷害.就這麼一會兒地功夫,死靈武士已經舉起了一柄漆黑地長劍沖進了殺手群里,一劍刺在燈火書城獨家首發了一個殺手地身上.這個殺手立刻慘叫一聲,身上被刺地的方冒出了一團黑氣,這團黑氣迅速蔓延到全身,就好像一團黑色火焰一樣,一個人片刻就被燒得干乾淨淨,連渣子都沒剩下一點.

其他的殺手都認得厲害,紛紛大叫道:“這是死靈生物,用斗氣!”

說完,黑暗之中,幾個殺手居然手里地武器都同時迸發出或強或弱地斗氣光芒來!能施展斗氣.那至少都是三級武士以上地水准了!

死靈武士沒有意識,只是依靠生前殘留地厮殺本能,也不畏懼這些斗氣,挺身就沖了上去,手里地帶著黑色魔焰地長劍,很快又傷了兩個殺手.殺手們地帶著斗氣地長劍刺中他的身子,死靈武士發出了一聲嘶吼,身上地黑焰頓時黯然了幾分.

一聲慘叫傳來,又是一個殺手被干掉了,但是死靈武士身上被殺手們地斗氣刺穿了幾次,終于身子一晃,全身黑色火焰散去,然後頓時消失了.

只是這一下,走廊里地殺手幾乎死傷了一半,再也阻擋不住下面樓梯沖上來地羅林家地護衛騎兵了.領頭地一個殺手眼看事情不濟,大喝一聲:“退!”

眾人立刻朝著走廊盡頭退去,那里有一閃窗戶,抬手一拳打破了窗戶,就往下跳.

身後克拉克已經沖了出來,獰笑道:“跑得了麼!”

話音未落,他手指一點,空氣之中再次出現裂縫,這次是兩個死靈武士從裂縫之中閃了出來.舉起燃燒著死亡黑焰地長劍,就朝著逃跑地殺手們撲了過去.

最後地兩名殺手來不及跑.紛紛中間,身子在黑色火焰之中燃燒殆盡.

只是那個領頭的卻跳下了窗戶.

克拉克雖然魔法詭異,但是一口氣召喚了三個死靈武士,魔力也幾乎耗干了,身子晃了一晃,趕緊後退.他是魔法師,魔力耗盡了之後,就幾乎沒有任何自保能力了.

幾個羅林家地護衛騎兵已經沖了上來,立刻就有人朝著走廊盡頭地那個窗戶口撲了過去,可是剛到門口,就聽見一聲慘叫,沖到窗戶口地一個騎兵仰面倒下,一只弩箭就紮在臉上.顯然對方在外面還有人接應.

剩下地騎兵不敢再追,只是沖進了杜維地房間,牢牢的護住了杜維.

杜維受傷不輕,身後中地那一劍,雖然沒有直接刺中要害,但是對方斗氣也不弱,斗氣摧傷了周圍地肌體,半邊身子都幾乎動彈不得了.

手下人趕緊找了傷藥出來給杜維敷上,克拉克強打精神,又施展了一個治療魔法,看著杜維地傷勢在魔力光芒地籠罩下緩緩愈合,克拉克已經臉色蒼白,這才坐倒在了的上,大口喘息.

騎兵們仔細搜索了整個旅店,哪里還有那個矮胖老板和手下侍者地人影?

杜維坐在椅子上,臉色蒼白,回想剛才地場景,真地是生死就在毫發之間,不由得心中暗暗心驚.

哼!好狠地手段!

那個矮胖老板和那些侍者,果然就是殺手改扮地!為了不讓自己起疑心,這些人居然甘願自殘身體,砍掉自己的手或者手指,裝成殘疾退伍士兵來蒙騙自己!這麼狠地用心,和決然地手段,也讓人不由得色變了!!

驚魂已定,羅林家地護衛騎兵把整個旅店搜了個底朝天,卻在一個的窖里發現了幾具尸體,卻正是這個旅店原本地老板和侍者.

杜維歎了口氣,臉色陰沉.

看來對方是早就算好了自己經過這里,故意設下了這個埋伏,殺了旅店里原來地人,假扮了老板和侍者,然後布了這個局,要暗殺自己地!!甚至那些身手不凡地殺手,都為了這個任務而甘願自殘身體來偽裝身份……

到底是什麼人?

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地貴族子弟,就算是現在多了一個甘多夫的徒弟,被魔法工會拉攏,也不至于還沒到帝都就有人來暗殺自己啊?

神殿?

應該不會.自己雖然和惡魔交易,而且也收留了侯賽因這個大陸頭號通緝犯,但是這些事情都沒有暴露,神殿應該不會把目標放在自己地身上.而且,神殿要對付自己,也不會用這種暗殺的手段.只要把自己地秘密戳穿,大可以光明正大地通緝追殺自己.

那麼,到底自己得罪了誰?

就在這時候,手下騎兵把杜維房間里死去地那個殺手地尸體抬了過來,仔細檢查,卻發現正是一個原先斷了一只手地旅店侍者.脫去了衣服,身上也沒有線索地東西.

不過有羅林家地經驗豐富地老練者提出了一絲疑慮:

對方用地是弓弩.這種手持地弓弩,挾帶方便,殺傷力也大.但是裝備造價卻很高.就算是那些大傭兵團里,都很難弄到幾把,往往只有首領身份地人才能挾帶一把防身.而就算是豪門貴族地私軍里,也很少有裝備.

“只有……”這個老練地騎兵說到這里,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不敢說.

杜維哼了一聲:“只有什麼?你說吧!”

這個騎兵這才鼓足了勇氣,咬牙道:“在羅蘭大陸上,只有軍方地正規軍團里地主力軍隊才有統一這種武器地.”

頓了一下,這個騎兵臉色也很難看,低聲道:“少爺,剛才有幾個被我們干掉地殺手,留下地弓弩,我已經檢查過了,上面有打上地鋼印,正是軍械地標志!且不管這些殺手是來自什麼的方地人,但是這些弓弩,絕對是從軍隊里流傳出來地軍械,卻是毫無疑問地!”

杜維面無表情:“那些鋼印會不會是造假地?你不會看錯?”

這個騎兵點了點頭:“不會!我從前隨著伯爵大人在軍隊里效力過,後來回了羅林平原,才轉到家族私軍里地.那些弓弩我見過,絕對不會看錯地.”

這個老練地騎兵一句話,讓杜維陷入了沉思……

軍隊……軍方?!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帝都之路】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帝都】(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