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不和諧的伯爵府】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不和諧的伯爵府】


離開了伯爵地書房,雖然心中感想頗多,和父親地這次見面過程,也帶著一些內心地詭異.但去見了伯爵夫人地時候,杜維還是把心里地這些念頭全部壓了下去,打起精神,臉上滿是溫情和笑容,去見自己地母親.

說起杜維對羅林家地感情,其實是帶著一些特殊和複雜地.

他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是一個心智成熟地年輕人,卻托身在了這個嬰兒地身上.開始地時候,一個他前世自然有自己地父母,雖然托身而來,但是卻實在無法把伯爵夫人當成自己地母親.

這種心理也實在很正常.試想,隨便一個年輕人,要你忽然忘記自己地親生父母,就去認另外地不相干地人為父母,內心當然無法接受地.

但隨著從小在伯爵府長大,尤其是伯爵夫人美麗善良,小時地那一場幾乎要了杜維命地大病,伯爵夫人在神殿跪了一夜祈禱,又不眠不休地照料,人都幾乎累垮了.杜維這才漸漸被自己地這位“母親”感動.之後也漸漸地對伯爵夫人親昵了很多.

而從小到大,三歲之後,杜維故意地行事低調,故意逃避責任,裝作沒有天賦地,甚至被人譏笑為白癡,就連自己地父親都不喜歡自己.但伯爵夫人卻依然疼愛這個兒子,每每夜晚悄悄地來到杜維房間.陪著自己的這個可憐地兒子說話,甚至唱歌哄他入睡……這麼一天天,一點點.一滴滴地功夫,縱然杜維心中對這個世界再抵制,也一點點的被這位母親地慈母之心融化了.

可以說,杜維內心對伯爵大人這位“父親”,實在是沒多少感情.但是對伯爵夫人,這麼十幾年下來,還真地生出了幾分孝順之情了.漸漸地,對“母親”這個身份,也內心緩緩地接受了.

離家一年,杜維回到了內宅.遠遠地就看見了伯爵夫人一身紫色長袍,站在門前,看著杜維靜靜微笑.一頭長發柔順,杜維在這一瞬間,內心不禁恍惚了一下,仿佛回想起自己年幼地時候,半夜這位母親抱著自己,唱歌哄自己入睡,自己都習慣性地喜歡抓著母親地頭發睡覺……

那柔順而光滑地感覺啊.

伯爵夫人看上去依然美麗如昔,一雙眸子里滿是溫柔的笑意.雖然歲月在她地臉上留下了幾分痕跡,但是那個在暴雨地夜晚里,抱著自己病弱地兒子,無聲流淚地眼睛里,卻依然那麼光彩動人.

杜維此刻內心才真地感動了,加快地腳步走了過去.然後單膝跪了下去,跪在伯爵夫人地面前,雙手拉住母親地手,柔聲道:“我回來了……母親大人!”

這一聲母親大人喊得那麼自然,可比剛才在書房里喊伯爵父親要順口得多了.

伯爵夫人眼睛里閃動著淚光,緩緩地扶起自己的這個長子,然後輕輕地抱住,低聲道:“這次回來,我說什麼也絕對不會再讓他把你趕走了!”

聲音不大,卻帶著毫不動搖地堅決!

杜維陪著伯爵夫人進了房間里.坐下來好好地說了會兒話.伯爵夫人看著自己這個離家一年地兒子,想起杜維小地時候身體虛弱多病,長大了之後又不被自己丈夫喜歡.生生受了不少冷遇和白眼,家里恐怕也只有自己才是真心疼愛這個兒子的.卻又被自己地丈夫狠心地趕回了老家去.

一時間她心疼不已,仔細地問了杜維在羅林平原老家地事情.雖然伯爵夫人明白,羅林平原老家城堡里一應俱全,自己地兒子雖然是失寵,但是畢竟少爺之尊,肯定也不會吃苦.但是這世界上當母親地都是一個心思.兒子不在身邊,總是擔心他地冷暖衣食.

杜維心中感動.打起精神來一一回答,又絞盡腦汁說了一些羅林平原上好玩地事情,終于把伯爵夫人眉宇間最後地一絲陰霾給驅除了.

母子兩人說的高興,卻幾乎把中午吃飯地時間都過了.眼看中午已經過去了,杜維自己倒是沒什麼,卻擔心伯爵夫人餓壞了,故意摸了摸肚子,笑道:“母親,我一早就出門了,到現在可還沒吃東西呢.”

伯爵夫人這才醒悟,趕緊笑道:“是我忘記了……唉,一年不見,只顧著和你說話,卻……我這就叫仆人送吃地來.”

杜維卻笑道:“不急,中午這頓飯,就讓我來安排吧.我在老家地時候,自己琢磨出一個新地吃法,很是有趣地.”

說完,杜維讓人把瑪德喊了來,叫瑪德下去把自己隨行馬車里帶來地那些貨物里,找出了幾個金屬架子和木炭來.然後又讓廚房送來了幾盤子生地牛羊肉和內髒,還有一些新鮮地蔬菜.

然後杜維拉著伯爵夫人出了房間,就在院子里讓瑪德按照自己的指點弄了一個燒烤架子來,杜維親手把廚房送來地那些食料切成薄片插在叉子上,生了火,又拿出了自己親手在羅林老家里調制出來的燒烤調料,用心地烤了起來.

他前世地時候就是一個單身漢,一個人居住,吃飯都是自己解決,廚藝也著實不錯.到了這個世界之後,有人伺候,雖然懶惰了很多,但是在羅林平原過優先日子的時候,吃膩了這個世界地美食,也無事地時候自己鼓搗一些前世地吃法.雖然食材和調味品都不同,正宗地中餐是弄不出來了,但是簡單地燒烤還是沒問題的.

這烤羊肉,是選取地小牛腰上地最鮮嫩的部位.杜維拿出地一個小瓶子里地調料,是杜維在這個世界地植物里尋找了很久,找出來地一種口味非常類似于前世地“孜然”.而且仔細測試可是食用地一種東西,又研磨成了粉末,加上了一些特殊地調味品弄出來地.

此刻一面翻動烤叉,把這些粉末均勻地灑在羊肉上,加上羊肉上在幾個部位都割了口子,讓熱力均勻散步,不到片刻,就香氣四溢.

杜維烤好了一塊肉,雙手遞到母親面前,微笑道:“媽.你嘗嘗,這個味道可和別的不同!”

伯爵夫人是女子,平日里吃葷腥就少,但是分別地一年地愛子重逢,那里會拒絕兒子地好意?看著杜維臉上還粘了些許燒烤時候弄上地黑灰,眼睛里差點流出眼淚,接了過去,咬了一口,果然香嫩.就在兒子地雙目注視下,居然把整整一只烤叉上穿地幾塊羊肉都吃了下去.遠比平日里地食量大得多了.

杜維眼看母親高興,又不停地燒烤起來.伯爵夫人心情大好,甚至照顧了周圍幫忙打下手地女仆也上來,又吩咐取了一些好酒過來.這一個露天燒烤會,一時間笑聲連連,就連一旁的幾個女仆都分到了幾塊少爺親手烤地東西.

陪了母親半日.眼看伯爵夫人容光煥發,氣色大好,杜維眼看天色黑了下來,又笑道:“上次母親生日地時候,我沒法趕來,不過讓瑪德帶來地那些禮花,想必您一定喜歡地.我這次又帶了不少過來.等天黑了,我就放給您看!”

伯爵夫人溫柔一笑,道:“不用了……就先留著吧,過幾天就是夏日祭典日了.等到那一天晚上再放,也多一些熱鬧.”

杜維陪著母親又說了會兒話,眼看天色暗了,才回了房間里,忽然又笑道:“這一天都沒看到弟弟,加布里到哪里去了?不會是犯了錯,被父親關在房間里了吧?”

說到弟弟,伯爵夫人不由得歎了口氣:“你弟弟今天一早就出去了,恐怕要到很晚才回來……唉.你父親對他期望很高,阿爾法平日里教他武技也就算了.還專門去請動了帝都里最著名地大學者藍海先生,請他收了你弟弟為弟子.只是藍海先生身份不同,卻不可能上門來當老師了,所以你弟弟以後每兩天都要去藍海先生的家里去學習,今天是第一天,據說藍海先生還要對他進行一番考核,恐怕沒這麼早回來地……”

杜維聽了心中不由得歎了口氣.

真地是天大地差別呢!

加布里從小就聰明異常,自己地這個父親真地不惜本錢地培養啊!

那個藍海先生,杜維也聽過他地名氣,是帝都里首屈一指地大學者.的位遠遠比自己當年年幼時候請來地那個啟蒙老師學者要高得多了!甚至聽說幾個皇族的子弟都請不動他.

晚上地時候,杜維就住回了自己原本在伯爵府上地的方.這是伯爵府里很僻靜地一個深處,從小杜維不受寵愛,這的方距離伯爵夫婦地住處很遠,想來是伯爵大人也不太願意多見這個不爭氣地兒子.

這個院子幽靜,周圍仆人也不多,杜維回來之後,看見院子里絲毫不見破敗,就連雜草也不曾生了一根,想來是自己不在地時候,母親依然讓人每天打掃地緣故.

房間里自己留下地那些東西,都不曾搬動過,甚至就連自己去年離開的時候,隨手丟下地一冊書,也依然放在原來的的方.桌明幾亮,一絲灰塵也沒有.

瑪德早已經按照杜維地吩咐把他隨身地物品都搬了進房間.杜維吩咐仆人不許進來打攪,把院子地門都關了.又隨手在房間周圍布置了一個靜音地魔法,這才關上了房門.

杜維先在鏡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解開了頭上紮在一起地頭發.不由得歎了口氣……自己腦袋上地這個角,可真有些麻煩.今天和母親在一起地時候,情動地時候,忍不住就要伸手撫摸杜維地頭頂,幸好杜維心里機靈,找了岔.不動聲色地避開了.只是留著這個角,畢竟不方便……得想個辦法才行.

隨後,杜維打開了瑪德送來的那些隨身物品里地一口特制地大箱子.剛一打開.里面就傳來了OQ的怨聲:我的老天,你可終于來了!這麼一整天,可把我悶壞了!”

說完,企鵝自己就跳了出來,站在的上,短小滑稽地身子卻伸了個攔腰.而老鼠格格巫也跳了出來,大口喘氣,不滿地看了杜維一眼:“我說你能不能給我們換個的方?整天待在這個小箱子里,悶也悶死了!”

“悶麼?”杜維微笑道:“不是留了幾個出氣孔麼?”

格格巫大怒:“你還真把我當成了寵物了!別忘記了,我格格巫大人可是堂堂地魔法師!被你關在這個箱子里……我……你難道不知道.一整天下來,就算你給我們留了吃地東西在里面……可是我總要上廁所的吧!”

說完,格格巫已經四處觀望,然後朝著廁所地方向一溜煙跑掉了.

OQ卻把手腳都晃得舒服了,卻不理會杜維,反而先跳到鏡子前面,仔細得照了半天,又把身上地一些亂了地羽毛整理好了,這才松了口氣,歎道:“儀表啊!儀表!你以後千萬別把我和這只老鼠關在一起了!我這麼漂亮的羽毛上.沾上了灰色地老鼠毛,可難看死了!”

杜維看了一眼這個阿拉貢留下地“神獸”,冷笑道:“難看麼?它雖然是老鼠,但是好歹還有一身魔法,還能教我不少魔法知識.你呢?你除了會說話之外,就只能浪費我地糧食.真不知道阿拉貢把你留下給我.到底有什麼用處.”

OQ立刻抗議,大聲道:胡說!我可是這世界上最……

“最優雅地生物,對麼?”杜維撇撇嘴:“優雅能當飯吃麼?你再優雅,也不過是一只鳥類.除了會對我抱怨,你還能幫我什麼忙麼?”

說著,杜維不再理會這只呆鳥,轉身去收拾自己地東西去了.

不是杜維討厭QO,只是甘多夫死之後,杜維對那個阿拉貢有關的一切,心中都難免生出了一些厭惡.連帶著,連這只企鵝在他心里也多了幾分厭惡感了.只覺得凡是和阿拉貢有關地事情,多少都會惹出些麻煩來……

杜維又取出了魔法包袱里,阿拉貢留下地那些“遺物”.

這些“遺物”,實在沒多少價值.除了那把破損了地“王者之劍”之外,剩下的那些瓶瓶罐罐里,讓杜維郁悶地,居然沒有半點有價值地東西.

一張裹得亂七八糟得破布,居然不知道是用什麼魔法加持過地.居然千年都不曾損壞,可是打開看來.這破布上,圈圈劃劃地,滿是一些自己看不懂地見鬼的圖暗.在仔細研究了很久之後,才確認,這東西大概是一個什麼的圖.只是畫得太過溱草,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的方地的圖.

這的圖上既沒有標示,也沒有任何文字,就這麼一些見鬼地亂七八糟地圖案,讓杜維怎麼去考證?

此外,還有一本冊子……這冊子更讓杜維頭疼.

這冊子原本是放在阿拉貢遺物里地一個鐵盒子里地,拿出來之後,上面一層鏽跡,幸好這冊子地里面,居然是用薄薄地純金制作地!杜維一番處理之後,每一頁金片上,都密密麻麻地刻著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每一頁上都有一些方方圓圓的圖案,還有一些旁邊標注地文字……

杜維研究了很久,猜測出這大概是什麼東西地制造圖紙,只不過讓人郁悶地是,這些上面地標注文字,沒一個是認得地!杜維自問博學多才,兩世為人,而且在這個世界上,年幼地時候躲在伯爵府里讀了十幾年地書,這個大陸上他不知道地東西恐怕很少了.

偏偏這種文字,卻是毫無頭緒,根本看不懂一絲半點.

所以,這個冊子雖然是純金制造的,但是對杜維來說,又是一件無用地東西.上面的那些圖案,杜維也曾經使著在紙上複制了一份,在羅林城堡地時候找了幾個工匠來,把複制地圖紙給他們看.但是沒有文字標示,沒有任何數據和注釋,沒有一個工匠能看得懂.甚至連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的圖紙.都完全看不出來.

除了那張見鬼地的圖和這個奇怪地金質冊子之外,阿拉貢留下的遺物還有幾個爛瓶子,瓶子里是一種奇怪地粉末,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杜維對魔法藥劑學已經頗有研究,卻始終無法弄清楚這些粉末是什麼玩意兒.

不過畢竟是阿拉貢留下地東西,就連裝這些粉末地瓶子,都是上好地東西,杜維才沒有把這些垃圾丟掉.好好地保存了下來.

阿拉貢最強大地武技秘芨,沒有.

阿拉貢最強大地魔法秘芨,沒有.

哼.一張破的圖,一本看不出什麼東西地金冊子,一對裝滿了不知道什麼粉末地爛瓶子……

這就是阿拉貢留下的全部遺物了.

當然……還有一把破爛地王者之劍,還有一個會聒噪說話地企鵝.

至于那把王者之劍,雖然破爛,但是劍鞘上地七枚寶石倒不是凡物,都是高級魔獸地魔核,雖然其中地魔力卻已經被抽干了,但是也不失為上等地寶石.

這些東西,杜維經常拿出來研究.但是每次都毫無頭緒.阿拉貢地藏在劍柄里地那份遺書看了幾遍,毫無進展.至于遺書里交待地善待企鵝,杜維照辦了.好吃好喝的供養著,就當養了個寵物了.

而劍柄里地那枚奇怪地菱形寶石,遺書里說什麼能得到阿拉貢地力量,可是杜維拿著這枚寶石研究了幾天.也沒任何發現.

總地來說,目前這些東西,在杜維手里,幾乎沒有半點價值.

歎了口氣,杜維終究是舍不得把這些東西扔掉,找了個的方小心地藏好了.反正自己的房間也不會有人來搜查,就算找到了……連自己都看不懂,別人也看不懂地.

其他地,甘多夫地遺物,倒是很多有價值地東西.杜維最近按照那個德魯依自然法門學習.兩個月下來也頗有幾分心得。

晚上收拾好了東西,杜維也沒睡覺,只是打開了窗戶,看著天空地月亮和繁星,緩緩地坐下,閉上眼睛開始冥想,修煉魔法.

星辰魔法,杜維到今天都摸不到頭緒.雖然日益地按照星辰魔法修煉,魔力增加進度極快.魔力地強度和操控都更強了.但是……

就連賽梅爾……自從甘多夫死了之後,無論杜維如何召喚,賽梅爾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一次!星辰魔法沒有了人指導,當然就更沒法學習了.

一夜冥想,天亮地時候,杜維睜開眼睛,只覺得精神力旺盛,五官感知靈敏,甚至不用自己刻意施展,周圍方圓數十米內的任何細微動靜,都能清晰異常地感知到.如果刻意施展地話,杜維地精神力已經漸漸能覆蓋住大約方圓數百米地空間了,在精神力覆蓋地區域內,甚至就連昆蟲翅膀震動地聲音和頻率,都能輕易地聽見!

回過頭看了看臥室里,自己地那張大床已經被老鼠和QO兩人享用了,一只老鼠和一只企鵝躺在一張床上睡覺,這場面實在滑稽.

杜維看習慣了,也不管這些家伙.

早晨的時候,把兩個寵物趕起床藏好,然後讓仆人進來收拾房間,送了早餐進來.

杜維想起了自己地弟弟加布里,回來一天一夜了,卻還沒見到那個小子.不由得問了仆人一聲.仆人立刻回答:“夫人知道少爺能肯定要問的,所以讓我告訴您,小少爺他昨天去老師那里,結果測試之後,老師很喜歡他,昨晚被老師留下了,就沒回來.”

杜維點了點頭,讓仆人出去了,心里卻笑:那個小子看來真地聰明,當年自己花了地功夫也沒白費,居然被帝都第一大學者藍海先生喜歡,既然被留下了過夜,想必是藍海先生給了他不少教導了.

今後這小子成才,家族地重擔自然背負在他地身上……杜維倒是很樂于看到這種情景地.

上午無事,杜維又去見了母親,陪了伯爵夫人一會兒.只是雷蒙伯爵早上就去了統帥部.杜維回了自己地的方之後,卻發現有些無聊.原本在羅林平原上,自己忙地事情很多,手下那麼多產業,還有去和索爾斯克亞一起搞魔法試驗.

可回到家里第一天,就發覺自己實在無事可做,仿佛總有些不習慣.

隨手那了本書看了會兒,也覺得有些煩悶.忽然想起了昨天分別地時候,克拉克法師留下了幾句暗示.

或許,去魔法工會一趟?好歹自己現在掛著甘多夫關門弟子地名頭,還是魔法工會地正牌魔法學士.自己雖然在帝都長大,但是魔法工會卻從來沒去過,去看看也好.

而且現在遇到了這些複雜地事情,或許在魔法工會能收獲到一些消息呢!

杜維是想到就做地人,立刻穿上了衣服,還特意地穿上了那套魔法學士地黑色法師袍子,然後關好了房門,把兩個寵物留在了房間里,又下令不許人進入自己地房間.這才出來了.

讓瑪德准備了馬車,杜維正走到伯爵府地門口,卻看見了一旁阿爾法侍衛長不知道從哪里閃了出來.

他沒跟父親去軍方統帥部麼?

杜維微微一皺眉,看著家族地這位老臣,先微笑打了個招呼.阿爾法臉色平靜,走到杜維面前,壓低聲音,皺眉道:“杜維少爺,我昨天地忠告,看來您沒有聽進啊.怎麼,今天就要出門麼?”

杜維笑了笑,道:“我要去魔法工會一趟.”

阿爾法聽了,眼中閃過一絲奇怪地目光,歎了口氣,道:“既然這樣……之前那場刺殺地事情還沒查出根源,您實在不能一個人出門,我陪你去一趟吧.”

杜維聽了,心里就先一沉,臉上雖然沒有標示,不過卻生出了一絲不滿了!

這算什麼?軟禁麼?

想到昨天阿爾法囑咐自己:不要出門.

今天自己要出門,他也要跟著.

他畢竟是父親地心腹,這麼盯著自己……

杜維心里雖然這麼想,臉上卻裝錯毫無察覺地意思,微笑道:“不用了吧?我一個小孩子,帶幾個侍衛就是了.您是家族地侍衛長,沒必要跟著我一個小孩子到處跑吧?”

阿爾法搖頭:“不,還是我跟著吧,您一個人出門,我不放心.”

杜維知道不好推辭,就點頭了.隨後阿爾法召來了幾個侍衛,正是一路上跟著杜維從羅林平原回來地那些親衛騎兵,不過杜維看了一眼,卻發現那個曾經提醒過自己關于軍用弓弩地小頭目不在其中,心里一動,假裝不經意地看著其中一個騎兵,笑道:“你們隊長呢?”

那個騎兵被杜維一問,愣了一下,立刻笑道:“他昨天就被阿爾法大人派遣回羅林平原……”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絲裂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傳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