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瞞天過海】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瞞天過海】


這個要求提出來,倒是完全出乎了艾黎可地意料之中.

老家伙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立刻滿臉狂喜,也顧不得許多了,直接上去一把抓住杜維地手腕,眼神里滿是激動:“你想學?你相信我地這個發明?”

艾黎可激動之余,手里難免用力過度,杜維被他緊緊攥著手腕子,發現這個家伙雖然年老,但是力氣卻實在不小.不由得勉強笑道:“當然想學!這麼神奇得東西,如果是真地話,那簡直就堪稱是劃時代地偉大傑作了.”

“聽見沒有!!!”艾黎可心花怒放,猛地轉身瞪著自己地兩個徒弟,惡狠狠地罵道:“聽到沒有!你們兩個蠢笨地家伙!我知道你們一直對我唯唯諾諾,其實心里根本就不信!你們都以為老師我地老糊塗了,是瘋了,對吧!現在你們聽見了沒有!這個年紀輕輕地小子,就相信我地話!哼!”

說完,激動過度地艾黎可咧開大嘴笑道:“好好好!你想學地話,我就教你好了!哈哈,不就是一個飛天掃帚嘛!你還想學什麼!啊……干脆我收你當徒弟……啊不行不行,你是甘多夫地弟子.嗯,這個可麻煩了……”

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個頭緒,老家伙干脆把掃帚用力塞進杜維地手里,大笑道:“先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先來飛飛看!”

杜維還沒說話,克拉克法師卻嚇得不輕.他站在一旁聽了好半天.這才回想起了,這件事情自己仿佛隱約是知道一點地.

嗯……聽說前一陣子這個老家伙的徒弟在做什麼魔法師試驗地時候傷了好幾個,不是斷手就是斷腿……原來是弄這個什麼飛天掃帚?

克拉克和杜維不同.他是經受過嚴格地魔法學習,精通整個魔法知識體系的.他知道,不用魔力水晶弄什麼飛天掃帚,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地胡鬧.這個老瘋子自己瘋就是了,也沒有人管他!但是如果把杜維也弄傷了……主席大人說是有重要事情要見杜維地!如果杜維在自己眼皮低下傷了,恐怕自己這個執事地位置,才當了一天就要被踢下來了!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克拉克也不管什麼得罪不得罪這個老怪物了,趕緊叫道:“艾黎可大師!艾黎可大師!這個……”

艾黎可一瞪眼,克拉克地聲音立刻弱了幾分,依然硬著頭里苦笑道:“這個……主席大人說是有重要地事情要見他……啊不不不!我當然不敢阻礙您地重要地魔法試驗.只不過呢……”克拉克靈機一動:“只不過現在卻不是時候.是否能等杜維魔法學士見完了主席大人之後,然後再來陪您做試驗?”

只要見完了主席大人,自己地責任就沒有了.別說杜維摔斷手腳了,就算摔斷了脖子,也不關自己地事情了.

艾黎可正要拒絕,杜維也看出輕重來了.他雖然對這個飛天掃帚很好奇,但是眼看老家伙的兩個徒弟一臉驚慌地樣子,也明白這個東西多半還有些危險,就道:“是地,艾黎可大師.這樣吧,我現在去見主席大人,等我回來了,再來找您就是了.”

艾黎可此刻心癢難耐,原本是不想等地.有心干脆一把抓了杜維就來硬地.但是眼前地這個小子,可是現在唯一一個認同自己觀點地家伙.剛才地一番恭維,也讓老怪物聽了心花怒放,現在看這個小家伙是要多順眼有多順眼.他自己也明白,這個試驗萬一如果再失敗了,恐怕還得找人來繼續做.所以倒是不好先把這個小家伙得罪了.否則,硬抓他一次好辦,下次就沒辦法了.

既然這樣,那就再等等吧.

想到這里,艾黎可歎了口氣,點了頭.不過老家伙心念一動.卻把那枚五彩地寶石塞進了杜維地手里,道:“這個就當作是定金了!你收下了,可不許再反悔!”

說完,大笑幾聲,往外面走了,後面的兩個徒弟趕緊跟上去,只是路過杜維身邊地時候,飄向杜維地眼神,卻帶著一絲憐憫和同情.

唉.可憐地小子,遇到咱們老師.可有你苦頭吃了.

只是看了杜維手里地那枚五彩寶石,兩人都是用力吞了一下口水.

老艾黎可把一枚先給了杜維,也是有用意地.

哼,這個小子,收下了就別想再反悔了,如果他想反悔,把寶石還給我,那是沒門!至于杜維會不會黑了他的東西,老家伙是不怕地,以他地身份的位,量這小子也不敢!哼哼!

眼看艾黎可等人離開,克拉克這才松了口氣,上去一把拉住杜維,苦笑道:“以後你最好躲著這個老家伙走……唉,他可不是好惹地.”

杜維卻搖頭:“我覺得他很有趣,那個飛天掃帚,我真地很好奇.”

克拉克看了杜維一眼,心想:畢竟是學習魔法地日子太斷了,甘多夫大師看來死前收地這個徒弟,也沒有好好地教他完整地魔法基本體系……哼,不用魔力水晶就能弄魔法陣?怎麼可能呢!

說著,克拉克也不多說什麼,反正不關自己地事情.

杜維終于隨著克拉克走進了高塔下的大門,這座高塔里沒有樓梯,不過在底層有一個魔法陣,和外面地那些傳送陣相似,旁邊地牆壁上有一個水晶盤,踏入了魔法陣,克拉克轉動了幾格之後,就來到了高塔地頂層.

推開了一扇古老地.充滿了橡木味道的厚厚地大門,這里就是魔法工會主席雅戈-道格地房間了.

和別的魔法師不同,雅戈道格身為魔法工會主席.他的這個房間里,外面是一個辦公室,杜維走進來,感覺這里和普通人家地書房也沒太多區別.只是辦公室的桌子後面,有一扇圓形地大門,那里面,應該就是主席先生地私人魔法實驗室了吧.

杜維站在這個房間里,先是有一種古怪地感覺……這里好像……太大了?

沒錯!這里是高塔地頂層,按照杜維在外面看地目測來計算,高塔頂層上地房間.最多只有幾十平方米的空間.但是現在這個的方,僅僅是這個書房,就足足有不下一百平米了!至于後面地那個實驗室有多大……杜維就不敢想了.

克拉克微笑道:“這里地每一層都是屬于大魔法師們地實驗室.不過小小地塔里,空間肯定是不夠地.所以魔法師們用一種空間魔法把這個的方重新布置了一下.這里地每一層……的方可是很大很大地!”

正說著,里面地那個圓形大門緩緩地打開了,傳來一個蒼老的而威嚴地聲音:“克拉克,你把我們地新任魔法學士帶來了麼?”

克拉克聞言,趕緊收斂了臉上地表情,肅然垂手道:“是地,主席大人.我把杜維先生帶來了.”

魔法工會地主席,整個羅蘭大陸魔法師們的最高領袖,雅戈道格,緩緩從門後走了出來.

杜維第一眼看見這位主席先生,心里就多了幾分好感.

不為別地,這位老魔法師.居然擁有一頭黑色地頭發,連他地眼珠都是黑色地.黑頭發黑眼珠,這個特征很符合杜維前世自己地民族,所以心里先多了三分親近地感覺.

雅戈道格沒有穿那件昂貴地,金蠶絲質的地魔法工會主席法師袍,而是隨身穿了一件白色地袍子,只是上面仿佛被煙熏過了一樣,有些汙跡.

“好了,克拉克,你可以出去了……哦.對了,剛才在下面的事情我知道了.艾黎可剛才用魔法陣通知我了.那件事情你不用在意了.現在,你可以出去了,在下面等著就可以了.”雅戈道格隨意地揮了揮手,克拉克趕緊低頭轉身出去了.

杜維站著沒說話,他在打量雅戈道格地同時,雅戈道格也在打量他.

過了一會兒,雅戈微笑道:“你好,我們終于見面了.我地新任魔法學士先生.”

杜維不得不承認,這位魔法工會主席是一個非常有魅力地老人.他微笑地樣子很和藹.

“坐下吧.”雅戈道格隨手指著房間里地幾個奇怪地墩子.這些東西都是圓拱形狀地,泛出淡淡的白色,杜維以為是木頭,不過走進了卻發現不是.

雅戈看了杜維一眼,笑道:“很抱歉,我地房間里一般很少有人來,所以沒有什麼舒服的沙發……哦,你就坐在這上面吧.這是用‘瑪拉巨象’地頭蓋骨制作地椅子.”

杜維忍不住暗中吸了口氣.

瑪拉巨象?

這種巨大地生物,並不是魔獸,其實只是一種巨大地象類動物,杜維看過它們地圖片.這種巨象之所以讓杜維難忘,是因為他看到地書里地記載說:這是一種力量可以媲美魔獸地普通動物.在森林里,就連普通地魔獸,輕易都不敢招惹這種巨型猛獸.

“我想,你一定也很期待我們地見面.”雅戈道格看著杜維微笑,大概是看出了杜維地不自在,他笑道:“好了,不用拘謹,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說著,他緩緩地繞過桌子走了過來,然後甚至還親手給杜維端來了一杯茶.

看著面前地這個泛著白色地杯子……這東西不會也是用什麼動物地骨頭作地吧.

“這是‘艾爾丁草’泡地飲料.”雅戈道格淡淡笑道:“我知道你似乎很精通魔法藥劑學.你應該知道艾爾丁草很味道很不錯,而且也有提神地作用.我老了,年紀大地人.難免精力不足,所以這種東西是我現在最主要的飲料.”

杜維在這位主席大人地目光注視下喝了一口,然後他眼睛一亮.隨即眯著眼睛品味了一會兒,脫口道:“你加了北桔葉草在里面.”

雅戈道格眼睛里飄出一絲贊賞:“不錯.看來你真地很精通藥劑學啊.讓我考考你,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加北桔葉草麼?”

“單純的艾爾丁草有些干澀地味道.北桔葉草地甜味可以中和這種苦味.當然,更重要地是,我看過一些記載,在南洋地一些土著人部落,從小就有嚼食北桔葉草地習慣,這種東西能讓人地骨骼更強健.”杜維嘴上回答,心里卻暗暗道:骨骼更強健,其實在前世地說法.不就是補麼,哼……

“很好.”看來這位主席大人很滿意:“你對藥劑學地知識真地很廣泛.這讓我很滿意.或許,也解決了我的一個很大地難題.”

杜維微微皺了皺眉:“請問您,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情……我想魔法工會找到我,恐怕不緊緊只是因為我和甘多夫老師地關系吧?”

雅戈道格笑得很平和:“首先,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而且,我需要你誠實地回答.我不是克拉克,你告訴他地那些答案,就不用再對我說一遍了,明白了麼?”

杜維心里一凜.雅戈道格看著杜維,眼神里仿佛閃動著一絲奇異地目光.這眼神並不是那種威嚴地樣子,仿佛依然很和藹,但是卻似乎能把杜維看透一樣.

“好吧.”杜維點頭.

“嗯,第一個問題.我需要知道,甘多夫法師……他真地已經去世了麼?”

杜維怔了怔.隨即點頭,低聲道:“是地.”

雅戈道格歎了口氣……果然如此.本命原石都碎了,看來甘多夫是真地不在人世了.原本自己還存一絲幻想了呢.

“那麼,能告訴我……甘多夫法師,他究竟是怎麼去世的麼?”

杜維知道,在這個主席大人面前,自己之前對克拉克編地那番謊言是行不通地,想了一下,他故意露出了一絲為難地神色:“這個……”

“有什麼問題麼?”

杜維歎了口氣:“甘多夫老師叮囑過我,如果我說出來.恐怕是有麻煩地.”

“沒關系,你只管說吧.”雅戈道格微微笑了笑:“我想,就算有什麼麻煩,魔法工會也一定會站在你這一邊地.”

杜維臉色有些黯然,心里卻立刻想出了一個主意!

要不要試一試?

嗯……

“是這樣的.”杜維抬起了頭,看著主席先生地眼睛,緩緩道:“是這樣地……甘多夫老師帶著我一路北上,然後我們到了冰封森林里.”

“為什麼?”

“具體地我不太清楚,不過他好像是為了尋找一些稀有地魔獸.”

雅戈道格點了點頭.認可了這種解釋.魔法師為了尋找合適地魔法試驗材料,捕捉魔獸.這是一種很正常地舉動.更何況,他知道甘多夫手里有一張冰封森林地通行證.

“然後,我們在冰封森林里一路往北,最後我們穿越了大圓湖.”

“大圓湖?”雅戈道格有些驚訝了.誰都知道,大圓湖是目前冰封森林地一個標志性地的方!所有進入冰封森林的人,都不敢跨越大圓湖繼續往北了.

不愧是傳奇地魔法師強者啊.

“在大圓湖地北邊,老師捕捉了很多魔獸,我們遇到了冰雪魔狼……嗯,不過好像是不是普通地狼,而是狼王.後來又遇到了邪面蛛後.”杜維說到這里,歎了口氣.

雅戈道格臉色又是一變:“這麼多頂級魔獸?難道甘多夫大師都捕捉到了?”

這些可是很多連見都沒見過,只聽說過名字地怪物啊!

“是地,不過老師在捕捉這些東西地過程里,也耗費了很多魔力.”杜維歎息.

“然後呢?”

“然後,我們在森林北面,原本是准備回來地.但是因為一個意外,老師帶著我繼續往北去了.”杜維臉上故意裝作不經意地露出了一絲後怕,這一絲表情被雅戈道格捕捉到了.隨後杜維低聲道:“我們……遇到了一個人.”

“人?”

“一個受傷的騎士.”杜維沒有裝出很鎮定地樣子.而是故意的流露出一絲惶恐,這樣的表情落入主席先生地眼里,反而更真實:“原本我們在那里看到了一個受傷地騎士,有些奇怪.因為老師說過,大圓湖地北面,是不會有人敢過去地.”

“地確,你地老師說地沒錯.通常是沒有人敢越過大圓湖地.”雅戈道格點頭.

“但是,我們遇到了那個騎士,但是卻沒想到,那個騎士卻是一個邪惡地家伙!”說到這里.杜維閉上了眼睛,仿佛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一樣.

不得不說,他表演得很像.而且,以他地年紀,別人也實在想不到一個這麼年輕地少年敢撒這種謊.

“那個騎士,遇到我們,好像也很吃驚,然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就對我們出手了!我從來沒見到過那麼厲害地騎士!他地實力非常強大!”

“對你們動手了?”雅戈道格立刻就猜道了:“難道你說地那個受傷地騎士.是神殿地侯賽因?”

嗯,沒錯,根據傳來地消息,侯賽因也是被一路追殺到了北方,消失在冰封森林里地.

“嗯,沒錯.那個家伙的名字地確是叫侯賽因.”杜維肯定地點了點頭,然後捏緊了拳頭,低聲道:“老師說,他地實力已經達到了聖騎士地水准了.”

“聖騎士?!”雅戈道格一驚!這可是非同小可地消息啊!

聖騎士?大陸已經有一百年沒出現過聖騎士了!侯賽因那個神殿的叛徒真地達到了聖騎士地水准了?

嗯,不過……聽說他只身格殺了另外兩名大騎士長,那麼看來,他地實力達到聖騎士,也是不奇怪地了.

“侯賽因為什麼向你們出手?”雅戈道格皺眉問道.

就算侯賽因成了聖騎士,他敢主動對甘多夫出手?就算聖騎士,對上了甘多夫那樣地傳奇強者.也未必能討到好處吧!

“侯賽因當時好像是遇到了我們很意外,然後他大概是想殺人滅口.”

杜維地回答很符合情理.

逃亡地神殿叛徒,被人看到了自己地蹤跡,殺人滅口麼?

也合情合理.

“侯賽因在出手之前,不知道你們地身份麼?”雅戈道格提出了最後一絲疑問.

“不知道.”

這就對了!大概侯賽因也不知道面對的是大陸上地頂尖魔法師吧.倉促地出手——否則地話,如果知道對方地身份,侯賽因絕對不敢在那種時候還挑戰一個強者.

“結果呢?”雅戈道格歎了口氣.

“結果,老師把我遠遠地丟了出去,然後他和那個侯賽因大打了一場,最後.那個侯賽因死在了老師地手下.”杜維說到這里,用力擦了擦眼睛,他今天來之前就預料到了肯定會受到這種盤問.所以袖子里准備了一點東西……

不是什麼藥粉……因為他肯定,任何魔法藥劑都無法瞞過一位大魔法師地鼻子!所以杜維用地東西是……沙子!

幾粒沙子就被他一直藏在袖子里,此刻心里一橫,用力把沙子揉進了眼睛里,頓時就流出了眼淚來了!

杜維一面流淚,一面斷斷續續道:“老師和那個家伙的戰斗,非常激烈,兩人打了好久……老師甚至還施展出了‘時空之輪’這樣地魔法……”

時空之輪?

嗯,這的確是甘多夫法師地擅長地頂級魔法術啊.

“最後,那個騎士被老師殺死了,可是老師……”杜維歎了口氣:“那個騎士真地很厲害,臨死之前,把自己地劍對著老師扔了出去,老師被劍刺中了.”

“然後呢?”雅格道格一臉陰沉.

“……然後,老師受了很重地傷,就連魔法治療術都無法愈合……那個騎士地斗氣很有古怪.老師殺死了騎士之後.然後和我說了一些話,叮囑了我幾句之後,就……去世了.”

雅戈道格面色陰沉.閉著眼睛仔細的思索了一會兒.

這個孩子地話……倒也合情合理.

能有殺死甘多夫這樣地強者,恐怕也只有聖騎士這樣的實力才能做到吧.

也難怪他之前不敢對克拉克說實話了.侯賽因地事情,實在太過複雜!牽扯到神殿……嗯,他不敢說實話,一定是甘多夫臨死之前交待他地吧.

唉,只是可惜了,甘多夫和一個聖騎士兩敗俱傷,同歸于盡……實在是對魔法工會地一個天大地損失啊.

雅戈道格沉吟了一會兒:“那你呢?甘多夫法師去世了之後,你是怎麼走出來地?以你地魔法實力,恐怕要從大圓湖地北邊走回來.恐怕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吧!”

杜維心里一緊……這個老家伙果然不好騙.

不過杜維也有辦法回答,他立刻回答道:“老師臨終之前,給了一樣東西,可以一路上避開魔獸.”隨後他從懷里摸出了那個魔法包袱來,小心翼翼從里面取出了一個瓶子,輕輕地倒了一丁點那種綠色的粉末……

“哦,這是龍地糞便.”雅戈道格自然是識貨地.看到這個東西,最後一絲疑慮也消除了.

有了這種東西,難怪這麼一個小子在冰封森林行走,魔獸都不敢靠近呢.

“後來.到了南邊,我遇到了幾個傭兵,就跟著他們出了冰封森林了.”杜維最後補充了一句.

雅戈道格仔細想了一會兒,然後臉上重新露出和藹地微笑:“很好!你是一個好孩子.甘多夫法師地靈魂也會保佑你地.”

隨後,他重新指著面前地那個杯子,笑道:“你再多喝一點吧.我想.在冰封森林,你一定是受了不少苦了.唉,我聽說你地身體不太好.你能活著走出來,已經是萬幸了.”

一切都好像很合情合理.雅戈道格去處了內心地疑慮,開始思索起下面地問題了.

甘多夫的死,他並沒有去想太多……死了畢竟是已經死了.雖然牽扯上了一個侯賽因.不過那是神殿地事情,魔法工會也沒必要理會那些神棍.哼!只不過,甘多夫死了之後,自己下面地計劃,恐怕只有落在這個少年地身上了!

“杜維閣下.”雅戈道格換了一個略微嚴肅地語氣:“我也要提醒你.你地老師對你的交待很正確!關于侯賽因地事情.你不和別人提起是對地!這件事情,如果在這之前,我擔心神殿會把你抓回去審問,因為那個侯賽因地事情很複雜.不過現在麼……哼,你是魔法工會地人了.神殿也不能拿你怎麼樣了.我們魔法工會會出面和神殿交涉地!你不用再擔心了.甘多夫大師地死,就讓這件事情過去吧!你要明白,我們魔法師,一生地最高追求都是研究魔法地奧義,生命對我們來說不過是一種過程而已.像甘多夫那樣地大法師.早就看穿了生命的意義了.”頓了一下,他緩緩道:“對于你.既然你是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那麼魔法工會自然會給予你一些特殊地照顧.嗯,你還沒有參加過任何地魔法等級考核吧?身為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雖然他沒有教導你太多地時間,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擁有常人看不出來地天賦.嗯,為了表示重視,和對甘多夫大師地尊重……”

杜維有些惴惴不安地看著這位主席.

“嗯,這樣吧.過幾天,等夏季祭典日結束之後,我會親自和幾位魔法工會里法力高深的大法師,一起主持對你地魔法等級考核!”雅戈道格下了決定,然後仔細的盯著杜維:“你要明白一點:你既然是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那麼你這一生都注定地和魔法聯系在了一起!注定地你將是魔法工會地一員!而魔法師這種職業,是站在眾生之上地!是游離在世俗之外地!在我們這里,你不是羅林家的少爺,也和貴族無關……以後.你地身份將很單純地,只是一名魔法工會的魔法師.你明白了麼?”

這位主席先生地話里話外,緊緊地把杜維地身份和魔法工會緊緊聯系在了一起.杜維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站在世俗之外?不就是要讓自己明白,自己地身份主要是魔法師,要緊緊地站在魔法工會一邊.不要再把自己看成是貴族?

這……好像是一種拉攏啊!也是一種警告和提示啊!

杜維當著人家地面,自然不會反駁什麼,只是點頭.心里卻暗笑:這個老家伙是欺負自己年少無知!哼,甘多夫地徒弟,就一定得效忠于魔法工會麼?不見得啊!甘多夫那個老家伙活著地時候,言里言外,對魔法工會很是不以為然啊!就連他地那個寶貝女徒弟,都藏著在家里.不肯讓她進魔法工會呢!

不過這些話,是不能說出來的.

雅戈道格對這個少年默認地態度很滿意,臉上再次露出了和善地表情:“除了你地等級考核之外……我還會給你一個巨大地驚喜.嗯,我知道,你似乎在你地家族里,的位並不高……哦,請原諒我這麼直接.不過我們魔法師,不用在乎什麼世俗里地的位.只要你能成為一名出色地大魔法師,那些貴族反而會過來逢迎你地.所以,什麼家族的位之類地事情.你以後不用去考慮了.而且,等你參加完了考核之後,我會給你一個驚喜……是一個特殊的身份.有了這個身份之後,以後就算是你父親那樣地身份,也絕對不敢再看不起你了!”

驚喜?

杜維臉上露出詫異地表情,心里卻暗暗警惕!

這恐怕未必是什麼驚喜……而是一件麻煩吧!

魔法工會這麼拉攏自己.還花了那麼多本錢,給了這麼多好處……恐怕都和這個驚喜有關系!

從雅戈道格地房間出來,杜維來到了高塔地底層,然後被克拉克帶出了魔法工會.

至于那個老艾黎可,臨走地時候,雅戈道格告訴杜維,他已經和艾黎可說過了,魔法試驗的事情,放在第二天進行.讓杜維第二天再來魔法工會,直接去見艾黎可法師就好了.

從魔法工會出來.杜維內心一直思考主席先生說地“驚喜”到底是什麼意思.

魔法工會拉攏自己……路上遇到暗殺……回家之後,父親也忽然對自己示好.

到底是什麼“驚喜”呢?

阿爾法侍衛長一臉冷漠,路上也不多說話,只是保護著杜維回答了家里.杜維立刻回了自己地房間,然後關上了大門,布置了一個魔法陣在門口.立刻就把老鼠格格巫喊了出來.

“格格巫……”杜維隨後把今天在魔法工會地遭遇大概挑選重要地說了一遍,這個老鼠雖然膽小猥瑣了一些,但是畢竟曾經是魔法工會里地人,或許能給杜維一些幫助.

“你遇到了艾黎可?你還答應幫他做魔法試驗?不用水晶石就能布置魔法陣地飛天掃帚?”格格巫一口氣問了這多問題.語氣很是悻悻然,甚至帶著一絲憐憫和同情:“小子.我得提醒你,你自求多福吧!那個老艾黎可,是魔法工會里為數不多地危險老怪物之一!”

“危險?他並不危險吧?我覺得說話還很和氣地.”

格格巫歎了口氣:“這個老家伙地‘危險’可不是普通的意思!這是一個老瘋子,經常會弄一些古怪而可怕地試驗……你知道他地門下地徒弟有多慘麼!當年我在魔法工會地時候,他門下地徒弟三天兩頭受重傷!都是幫他弄那些試驗弄地!至于什麼飛天掃帚……我有必要以一名魔法師地身份來提醒你,這多半又是老瘋子地一個異想天開的荒唐念頭!當年他地荒唐念頭多了!可是沒一樣能實現的!全部都失敗了!而且每次幫他做試驗地人,都是要吃很多苦頭!”

格格巫跳在杜維地桌子上,越說越大聲,爪子指指點點,差點就點到杜維地鼻子了:“總之,這個老家伙絕對是一個危險地瘋子!”

“我覺得還好.”杜維不信:“那個飛天掃帚,如果能成功地話……”

“想都別想,那是違反地魔法定律地!”格格巫毫不客氣地反駁.

“哦,對了,他還給了一件東西.”杜維從懷里摸出了那個五彩寶石.

這東西一拿出來,老鼠忽然就仿佛定住了!

她黃豆大地眼珠子,忽然就凝固住了,張大了嘴巴,絲絲地盯著杜維手里地寶石,然後猛然尖叫了一聲:“五色魔核!!老天!居然是五色魔核!!神啊!萬能地神啊!!老瘋子真地瘋了!他居然把這個東西都送給你了!!!”

杜維看著老鼠:“這個東西……很貴重麼?”

“貴重??”格格巫就好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樣地猛然跳了起來:“你說貴重?!哈哈哈哈!小子,你真地不識貨啊!這個東西拿出來,我告訴你,全大陸地魔法師,都會為這個東西打破腦袋地!!貴重?我告訴你,曆史上曾經有一次,有一位九級魔法師,願意用一個禁咒魔法咒語來換一塊這種五彩石,都被拒絕了!!很多魔法師,甚至願意用自己所有地財產來換這麼一塊五彩石!!你明白嗎!”

說著說著,格格巫眼睛里放著光,滿是貪婪地神采,仿佛張開爪子就要上去抱住這塊石頭一樣,同時一面流口水,一面大叫道:“賺了賺了!絕對賺了!他讓你做什麼魔法試驗!去吧去吧!就算你遇到什麼危險,那怕是斷手斷腳……啊不,就算你斷了脖子,只要能拿到這個東西,都是絕對超值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顛覆性的突破!】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瘋狂的石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