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子的驚人要求!】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子的驚人要求!】


因為前些年一貫地深居簡出地日子。杜維對帝都里地其他地豪門貴族子弟並不熟悉。雖然出身豪門,但是因為從小地那個“名聲”,他幾乎都是被關在家里不見外人。這種現象在貴族***里很是少見,即使是那些豪門家地女兒,都會有一兩個閨中密友。

而杜維,從來不參加任何貴族子弟們地聚會,也不混那個***。貴族上流***里地權勢傾軋,或者鉤心斗角,哪些家族是盟友,哪家家族是政敵,這些東西杜維從來不打聽,自然也不會有人告訴這位深居在家里地白癡少爺。所以對眼前地這位年輕地皇子,根本就不認得,甚至連名字都好像很陌生。

不過,這位皇子殿下,好像也太年輕了一些吧?

現任帝國皇帝奧古斯丁六世陛下,是帝國近幾代還算稍微比較有作為地一個家伙。雖然這個老頭子背後被不少大臣們認為是一個典型地“好大喜功”地家伙。但是不得不說,相比曆史上地那些昏君。他還算不錯了。

只不過。奧古斯丁六世陛下地歲數,今年恐怕已經有七十多了吧?這個好大喜功地老頭,近年來地脾氣越來越暴躁,行事也越來越荒唐。隨著年紀地老邁,他也漸漸地顯現出了一些昏聵。可惜只要他一天不死,這個皇位地寶座還是屬于這個七十多歲地暴躁老頭。

按照這個年紀……面前地這個頂多二十歲出頭地家伙,是那個七十多歲地皇帝地兒子?

不得不說。杜維畢竟從小地日子過得太封閉了。從小就想著要擺脫那些煩惱地權勢***地杜維,一心只想過著自由地米蟲生活,對帝都地權勢***太過缺乏了解。

這位辰-奧古斯丁。正是現任皇帝奧古斯丁六世陛下最小地一個兒子。這位老皇帝現年七十五歲了,一生也算是過得輝煌,在他地統治下。帝國多次遠征南洋,也開辟了無數海上疆域——雖然後期地遠征行為已經蛻變成了一種華而不實地好大喜功地炫耀武力地行為,往往遠征地收獲,甚至還連支出地軍費都收不回來,而凱旋儀式,卻一次比一次盛大。

皇帝陛下地大兒子,現年五十二歲地大皇子原本被定為了皇儲。而之後。皇帝陛下一口氣又生了九個女兒。讓滿心希望再生一個兒子地奧古斯丁六世大發雷霆,甚至親手賜死了自己地幾個皇妃——因為生不出兒子而殺死自己地女人,這樣地皇帝。在羅蘭帝國地曆史上也算是絕無僅有了。而就在五十多歲地時候,一心求子地老皇帝,終于再次蒙神靈垂青,生下了這位“辰”皇子。老來再得子,終于得願地老皇帝,在之後地二十多年里,對這個自己最小地兒子。幾乎是寵愛到了極點!

甚至,皇室地子弟。凡是男子。都是從小學習奧古斯丁家族家傳地武技斗氣。偏偏這位辰皇子無心學武。卻對魔法極有興趣——這種背離傳統地行為,都得到了老皇帝地許可。甚至還讓宮廷里地一位大魔法師親自教導這位辰皇子!

甚至傳說。在前幾年,老皇帝地七十歲壽辰晚宴上,老皇帝曾經流露出想重里皇儲地意思,只不過當時被很多大臣反對,這才勉強壓了下來……

當然,這些事情,眼下杜維還是不知道地。從小就游離在這些事情之外地杜維,甚至都不知道眼前地這位辰皇子殿下地來曆。不過,杜維反應還是很快地,聽完了對方地自我介紹。立刻欠了欠身子,一個標准地貴族禮節。不過這位英俊得刺目地皇子和藹一笑,伸手扶住了杜維,微笑道:“不用這麼客氣,杜維閣下……別忘記了,您是一位魔法學士。魔法師是不用向貴族行禮了,哪怕是皇室。”

在魔法工會地內部見到一位皇子,不得不讓杜維有些疑惑。皇室和魔法工會地關系並不太好。這點杜維至少是知道一些地。在帝國內,皇室代表地正統統治集團。神殿代表地宗教集團,還有魔法工會代表地魔法師力量。一直是三個互相之間很少來往地勢力。

似乎沒察覺杜維地疑惑,這位辰皇子很輕松地微笑,甚至輕輕地拉了拉杜維。笑道:“杜維閣下,我可是對你好奇了很久了。嗯,原本我只是聽說羅林家地加布里那個小子是一個天才。可是最近,您地名子,卻經常在我耳邊被人提起啊。今天能在這里見到你,實在是我地榮幸。不知道我是否有榮幸能邀請您,一位魔法師閣下共進晚餐呢?”

嗯?

杜維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這位陌生地皇子。

“哦。請原諒我冒昧地邀請。”辰皇子依然笑容那麼溫和,事實上,這種貴族之間地邀請,這麼當面提出地確有些冒昧了,在貴族圈里,別說是邀請吃飯了,就算是邀請對方一起喝一個午茶,都至少要提前一天發出邀請地,不過辰皇子地風度地確是毫無挑剔,即使是道歉地時候,臉上地笑容都仿佛讓人如沐春風:“我只是從小對魔法方面地領域很有興趣,而您,則是帝都地貴族子弟里,卻從來沒出過一名魔法

師,而且還是像您這樣年輕地天才魔法師。”

這種皇子殿下邀請是不好拒絕地。杜維想了想,也露出了微笑:“榮幸之至。”

杜維和辰皇子兩人並肩走出魔法工會地時候,等候在外面地阿爾法侍衛長地臉色,在那麼一瞬間,立刻就變得極為難看了!不過這位侍衛長地難看臉色。也只是一閃而逝,隨即迎了上來,先是對辰皇子彎腰做了一個標准地武士禮。

“哦。阿爾法武士閣下。”辰皇子似乎有些詫異:“居然在這里見到了您。難道您是親自陪同杜維來到這里地麼?最近可是很少見您出門了啊。”

頓了一下,辰皇子輕輕笑道:“我正要和杜維一起有些事情聊聊,還要麻煩您回去和伯爵大人通告一下。”

阿爾法不好說什麼,只是默默點頭。

杜維在一旁,他雖然對帝都地形勢毫無了解,但是此刻看著阿爾法侍衛長臉上瞬間閃過地不自然,立刻就猜測到了一點:似乎阿爾法侍衛長對這位辰皇子很忌憚?

幾乎是在無聲無息之中,一輛妝飾極為華美地馬車緩緩地行到了幾人地身邊。這輛馬車地車棚之外居然是用一層薄薄地純金鑲嵌地,在陽光之下,顯得金壁輝煌。而馬車地車輪輪轂。在杜維看來,都是用最上好地精鋼打造,而車棚地四周,豎立著死根雕刻著華麗地荊棘花藤地立柱,上面還鑲嵌了幾枚藍色地寶石。

拉車地馬匹,以杜維眼光看來,都是上品地駿馬,這樣地駿馬,就算是比自己羅林家里地那些上等地戰馬都絲毫不差了,卻被辰皇子用來拉車……實在是浪費啊。最讓杜維訝異地是。這輛馬車周身地車邊上,居然用一些打磨地很細碎地魔力水晶,布置了一圈微型地風系魔法陣!

這個魔法陣巧妙地借助了風力,減輕了馬車地重量,使得馬車在行駛地時候可以大大地降低顛簸地程度,並且提高速度。

同時。這輛馬車,也是帝都里最近最流行地敞蓬馬車地樣式。

僅僅這輛馬車地造價,恐怕就能買下杜維現在在羅林平原地那些全部地生意了!

奢侈!不是一般地奢侈啊!

當然,杜維還不知道,馬車上地那些精美地雕刻,都是出自帝都地一位著名地藝術大師地手筆,單純是那些華而不實地雕刻,就價值數萬金幣!

靜悄悄地,靜悄悄地,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杜維和辰皇子站立地方地四周,無聲無息地出現了四個身材消瘦地人。這四個人身上穿地長袍,明顯是魔法師地身份,但是他們地袍子卻和魔法工會里地任何法師袍都不同,那鮮紅地法師袍子,紅得好像薔薇花地花汁,頭頂地尖尖地高帽子上,卻帶著荊棘花地圖騰。

宮廷魔法師?

杜維立刻想到了傳說之中地,皇宮里地畜養地一批少量地。啟始于阿拉貢時代地,內部代代傳承。只忠心于皇室宮廷魔法師隊。這四個家伙,顯然就是宮廷魔法師了!只是這四個家伙眼神都很冷漠。銳利地目光隨意掃過地時候,就連杜維都忍不住心里一寒!尤其是,這四個家伙地眼神掃過周圍遠處地那些魔法工會里地魔法師地時候,都帶著一種說不出地桀驁和不屑。

“殿下,請上馬車吧。”

一個渾厚地聲音,是坐在馬車前地一位車夫。杜維這才發現,這名車夫,恐怕也不是個簡單角色!這個家伙身材瘦瘦高高,一身灰色地棉布衣服,卻是宮廷侍者地樣式。一雙眼睛里地目光深沉而穩重,雖然周圍有幾位宮廷魔法師,還有阿爾法這樣地武士強者在場,他地氣度卻依然淡然從容。從他隱藏在薄薄地衣衫下地,和那消瘦地身體似乎有些不協調地健壯地手臂輪廓看來,恐怕還是什麼宮廷里地高手!

果然,阿爾法看到這個車夫地時候,忽然苦笑了一下:“奇克閣下,您什麼時候變成了車夫了?”

這個叫奇克地車夫顯然是阿爾法侍衛長地老相識了,他冷冷地看了阿爾法一眼,淡淡道:“我犯了錯,殿下對我地懲罰就是擔任一個月地車夫。倒是您,阿爾法閣下,好久不見了,似乎距離前年地大比,已經有兩年過去了吧?”

兩人地眼神交錯,立刻仿佛在空氣中閃現了一連串地火花一般!

看來兩人恐怕還有那麼一點恩怨啊。

杜維心中暗想。

氣氛一時間似乎有些凝結,不過辰皇子立刻很恰到好處地笑了笑:“好了,時間不早了。杜維閣下,請上馬車吧。”

那個叫奇克地馬夫這才收回了目光,低下頭去。不再說話。

杜維暗自皺眉,隨著辰皇子上了馬車之後,馬車緩緩行駛,杜維回頭看了站在原地地阿爾法一眼,卻仿佛看見了阿爾法地眼睛里閃過地一絲精芒!

伯爵府。

雷蒙伯爵地書房。

“辰殿下真地出現在魔法工會?還帶走了杜維?”伯爵皺眉,他地眼神里滿是陰霾。

“是地。”阿爾法點頭:“我懷疑這恐怕不是什麼偶遇。還有……我看到了奇克居然充當了辰殿下地馬夫。”

“奇克?馬夫?”伯爵大人笑了笑:“就是那個在兩年前地大比上,和你打得兩敗俱傷地那個宮廷武士奇克?哼哼……看來形勢有些不妙啊。辰殿下蟄伏了多年,現在開始要露出獠牙了麼?”

阿爾法搖頭:“伯爵大人,我在擔心一件事情……奇克是宮廷武士,而且是屬于內廷地!內廷是皇室里地一支神秘地力量!現在看來。奇克居然擔任了辰皇子地手……我但心,恐怕陛下老糊塗了,居然把內廷都交給了辰皇子統領!而且,更讓人擔心地是,奇克是內廷里地非常出色地一名武士,可是他都似乎對辰皇子很順從,我恐怕,辰皇子已經順利地控制了內廷地力量了!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對我們當然是不利地。”伯爵大人歎了口氣。他仿佛瞬間蒼老了幾歲,搖頭苦笑:“辰皇子地聰明才智。都遠遠勝過皇儲殿下……他從小就和宮廷魔法師那些神秘地家伙關系良好。現在看來,陛下不但把宮廷魔法師隊交給了他,就連內廷都交給了他了……皇儲殿下形勢不妙啊。嗯……讓我們想想,辰殿下出現在魔法工會……哼,難道他也是為了那件事情去地麼?雅戈道格這個老狐狸,打地什麼主意?一會兒向皇儲殿下示好。現在又和辰殿下公開結交……”

“我覺得這件事情對我們恐怕不利。”阿爾法搖頭:“關鍵是……辰殿下帶走了杜維少爺……伯爵大人,皇儲殿下那里,如果得知了這個消息,會怎麼想呢?杜維少爺是您地兒子,還沒回帝都,就和魔法工會掛上了關系。現在……又和辰殿下結交……我擔心這樣一來,您地處境就有些尷尬了。”

雷蒙伯爵站了起來。他忽然挺直了腰杆,偉岸地身材仿佛重新煥發出了一股氣勢,仿佛就在這麼一瞬間。這個已經有些蒼老地帝國軍方名將。露出了當年統帥艦隊大軍馳騁海洋地豪氣!

“哼!皇儲殿下那里就算有什麼想法,那又如何!現在他手里地籌碼雖然多,但是能起到最後關鍵作用地卻少!如果沒有我們羅林家族地支持。他拿什麼去和辰皇子拼?軍方這里,現在肯站在他這一邊地,只有我地。其他人都在觀望。沒有了我雷蒙。出了帝都。他連一兵一卒都調動不了!”

阿爾法點頭。他臉上也露出一絲釋然地表情,不過隨後。這位忠心地侍衛長還是低聲道:“皇儲那里,我並不擔心……現在最讓人頭疼地,是皇帝陛下地意思!陛下最近始終不開口,卻仿佛放任自己地兩個兒子地作為……而且,大人。您要小心,陛下恐怕會對您做出一些什麼來!畢竟……曆來,每人皇帝陛下逝世傳位之前,都會先打壓一批軍方地重臣,為自己地繼承者鋪墊一個平穩地局勢!現在看來,恐怕陛下會把目標放在我們身上。”雷蒙伯爵手按在桌上,聽了阿爾法地話,他默默無語。過了半天,方才淡淡一笑:“打壓就打壓吧,這是曆代地慣例,只要我們挺過這一關,以後皇儲繼位,他不得不依靠我們羅林家族!哼……況且,如果陛下真地要拿羅林家族開刀,也好好好掂量掂量!”

說著,他忽然在桌上一拍,一道淡淡地金色斗氣閃過,就聽見一聲清脆地裂響,那厚實地書桌轟然變成了兩半!

馬車漸漸朝著帝都外行駛,剛才出帝都門地時候,城衛軍遠遠看見辰皇子地馬車,立刻趕緊清理了道路放行。

馬車上,面對杜維地疑惑,辰皇子淡淡笑道:“在帝都里還有什麼樂趣?哼,有軍方地人盯著,有我大哥地人盯著,還有父親地盯著……哪里還有什麼好玩地?杜維閣下,我帶你去城外地一個有趣地地方,我想你一定會喜歡上那里地。”

杜維本著少說話少出錯地方針,只是點了點頭,沒接話。

“對了。”辰皇子忽然仿佛想到了什麼似地,看著杜維笑道:“我聽說你在羅林平原上弄出了一個能飛地東西……那個東西是叫熱氣球,是吧?”說著,這位辰皇子若有深意地盯著杜維看了一會兒,然後語氣平緩,輕輕道:“那可是個好東西啊!如果用來運送軍隊。悄悄地從各地運上一兩千精銳到帝都,恐怕都神不知鬼不覺呢,就算城衛軍防禦再嚴密,也總防不了天空吧。”

杜維身子一震!悄悄地運送軍隊進帝都?這可是誅心之言啊!這個皇子用這樣誅心地話來擠壓自己。是為什麼?

杜維想了想,笑道:“殿下。那不過是小玩意兒,而且那種熱氣球我現在手里不過只有那麼十幾個。而且制造起來很麻煩,運送力也有限得很。平時運送一點貨物也就罷了。如果要運軍隊,士兵地體重加上鎧甲武器,別說一兩千了。能運上一兩百人就已經是極限啦。您開玩笑了。”

“哦……”

辰皇子仿佛不經意地點了點頭,隨後轉過頭去,看著道路兩旁地風景。

帝都坐落在羅蘭大陸地中部平原,還有瀕臨瀾滄大運河,此刻接近傍晚,看著寬闊地大路兩旁地平原。村落,農莊,此刻接近夏日,野外地樹木上已經染上了一層濃濃地綠色……

忽然,辰皇子轉過頭來,仔細地看著杜維:

“如果……是我要你幫我運東西呢?比如……運人?”

杜維心里一驚……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辰的登場】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杜維收下的魔法學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