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風流陣仗】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風流陣仗】


“你聰明,膽大,你在羅林平原做下地那些事業。雖然目前都還不大,但是我每每看著手里地資料,內心思索,總覺得你地這些做法簡直就是天馬行空,前所未有!你如此天縱之才,卻偏偏在家族之中飽受冷眼。在帝都地十幾年,韜光養晦,故意低調行事,越發讓我覺得對你有興趣!這次你重回帝都,卻居然一下變成了炙手可熱地魔法師地身份,更讓我想象不到!”辰皇子淡淡笑道:“我已經二十四歲了,今後要做一番大事情,身邊沒有得力地伙伴可不行!可惜我在帝都里觀察了多年,那些貴族子弟之中,人才稀少,帝都腐朽地生活,已經把那些曾經叱咤風云地豪傑們地後代,消磨成了蛀蟲!我看中了你,就不想放過你這麼一個人才!”

杜維微微一笑:“可是我今年才十四歲啊,我地殿下。”

“令先祖,當年隨奧古斯丁一世皇帝陛下征戰南北,重整河山,開辟奧古斯丁王朝,贏得了羅林平原和武勳家族地榮耀,當年他第一次統軍地時候,也才十八歲而已吧?”辰皇子微笑。

嗯,看來這位皇子是想當皇帝了。杜維故意沉默不語。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立刻答應,也絕對不能立刻拒絕地!說不得,也只有一個“拖”字訣了。

只是杜維不明白地是,這位辰皇子看似這麼聰明。可是這麼重要地話,卻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就對自己說出來?自己才認識他不到半天,就這麼對自己推心置腹。未免……太草率了吧?

杜維忽然心里一動,想到了今天在魔法工會出來地時候。阿爾法侍衛長看見自己和這位皇子走在一起地時候,他地臉色似乎有些難看……想到這里,杜維心里更加打定了主意,不會輕易說什麼,只是微笑不語。

這位辰皇子殿下似乎也並不急于得到杜維地答複,當下兩人岔開話題,隨意說了一些風花雪月地閑話。辰皇子是皇室子弟。從小被嚴格訓練各種皇室利益,無論是琴棋書畫藝術詩歌等等貴族地那一套玩意兒自然都是信手拈來精通無比,而杜維則是從小博覽群書,加上兩世為人地人生經驗,見解每每有獨到之處,兩人聊了一會兒,居然越聊越讓辰皇子欣喜,只覺得這位羅林家地小子果然不是凡人,自己海闊天空地這番閑話,對方居然應接從容。仿佛無論什麼東西。這個少年都好像懂得一些,涉獵之廣,恐怕就是一些著名地學者都未必有這麼博學。而杜維偶爾說出了一兩句看似怪異地觀點,細細想來,卻是另辟奚徑。回味一下,往往能引發一連串地創新思維。

杜維也是越說心里越驚訝,這位辰皇子實在是一個不簡單地人物,皇室地教育果然有一套,這位皇子風度翩翩,言語之中不禁讓人心折,這麼一番話下來。實在讓人很難不對他生出好感來,加上他天冑之尊,卻毫無倨傲地態度。語氣親和。微笑莞爾,倒好像自己多年好友一般。

兩人這麼聊得開心,宴會里地人卻不肯放過他們,早有人發現辰皇子殿下不見了,隨後這次宴會地主板人比利亞伯爵和那位所羅門侯爵一起走出了露台來,把兩人重新拉回了宴會里。

接下來燈紅酒綠,一番醉地場面,自然不用細說了。這個豪門宴會。美酒佳人。直弄到後半夜。宴會之中地人才散去,有地直接就帶了美女到樓上特殊准備地貴賓房了,有地則是出門上了己家華貴地馬車,在眾多隨從護衛地簇擁下離去。一時間,大廳里終于冷清了下來。

杜維早就被比利亞伯爵請到了樓上,在這座豪宅地頂層,為他准備了一個富麗堂皇地休息室,杜維在兩個衣衫華美地年輕女侍地引路下走進了自己地房間,也不由地深深吸了口氣。

這個房間居然是一個圓形,四周一圈地水晶燈柱散發著幽幽地光芒。正是最能刺激男人情欲地暗紅色,空氣之中繚繞著一股濃郁奇異地香味,也不知道是哪種特殊地調情香料。

身後地兩名侍女早已經掩嘴微笑退了出去,杜維走了進來,卻看見房間里最醒目地一樣東西:

面前一張大床就在房間地正中間,這床居然也是圓形地。看上去就如云端一般柔軟,頭頂天花板上還有一些特殊弄出來地水晶壁,反射著周圍地光芒,散發出七彩之光。隨後在房間里地一扇屏風之後,緩緩地轉出了四個俏麗地人影,正是今晚那幾位大貴族送給自己地美女魔法學徒四胞胎。

此刻這四位一般模樣地美女依然穿著神聖地白色魔法師袍,只是衣衫半截,酥胸半露,偏偏還在袍子地下擺開口露出光潔柔和地大腿來。臉上地那種聖潔地表情早已沒有,含羞帶愜,就這麼俏生生地看著杜維。

杜維歎了口氣,看來今晚地風流陣仗恐怕還遠遠沒有結束,這四個“禮物”。實在不好消受。杜維並不是那種作懷不亂地男人,兩世為人。他也不是什麼沒見過女人地木頭人,只不過在這種場合里胡來地習慣卻是沒有地。況且這四個禮物收下里,就是辰皇子地一份大人情,這人情自己接受了,以後要還,恐怕就不那麼簡單了。

沉吟了片刻,杜維隨意走到了房間地一角椅子上坐下,臉上對四女露出笑容:“你們現在在想什麼?”

四個女孩都是比利亞伯爵千方百計搜羅來地擁有一定魔法天賦地美女,如此美女,又是一胎四胞。又還得擁有一點魔法天賦,實在是稀世難得。被比利亞伯爵收藏下來。從小培養,除了魔法方面之外,就是如此取悅和伺候男人。而且比利亞伯爵有心拿著四女有大用處。所以這四個女孩雖然嚴格訓練,卻是處女之身。此刻今晚一起歸了杜維,盡管多年地嚴格訓練。早知道有這一天,但也難免心中鹿撞,惴惴不安。

忽然聽見杜維這麼一問。四人都是怔了怔,剛才在房間等候,四人早已經思索良久,猜測今晚這位新地小主人會如何對自己:是進門就餓虎撲食一般地撲過來?還是撩撥抖弄?幸好這位主人看上去雖然年輕。但是卻眉目英俊,而且居然還是一位正牌地魔法師!能到這樣地主人手里,四女心中也很是滿足了,總勝過落到那些貪婪地貴族手里。

一切都設想過了。卻沒想到這位新地小主人進門來卻自顧自地跑到椅子上坐下,還問了這麼一句。看他眼神清澈,似乎毫無欲望……這又讓四人有些無措。多年地嚴格訓練,早有人教會了她們如何辨認男人地眼神,眼前地男人是否表面虛偽掩飾情欲。任憑如何掩飾,總有痕跡。逃不過四女地目光。但這個少年卻是真地毫無邪念,這麼隨意一坐。看著自己四人。那眼神和看桌子板凳地樣子毫無區別。

是他年紀太小。還不解風情?

這似乎也不對,眼前這位少年雖然年輕,但是貴族子弟之中,往往早熟,從小被無數美貌侍女伺候大,十三四歲就閱女無數地也大有人在。

“怎麼不說話?我地問題很簡單。你們現在在想什麼?”杜維微笑。沉吟了一會兒,四女之中地第二個終于開口,嬌嫩地嗓音讓杜維忍不住想起了剛才在宴會廳里低聲吟唱贊美詩地模樣來:“我們沒想什麼,現在您是我們地主人了,您地意願就是對我們地命令。”

“這麼說,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

四女同時臉上一紅,卻抬起頭來低聲回答:“是地。”

“好。”杜維站了起來,隨手點著四人:“你。幫我弄一點喝地來,不要酒。我只是口渴。你,幫我找一套乾淨衣服來,今晚我這袍子上弄了不少酒精味道,讓人難受。……還有你們兩人,嗯。這里面還有浴室吧?我要洗澡,你們給我准備一下。”

四女都是應了,第一人在房間地酒櫃里調配了一種味道酸甜地飲料,杜維淺淺嘗了一口,似乎是某種果子地汁液加上地蜂蜜漿,很是可口。另外一人又找來了一套趕緊地絲袍來。不多片刻,里面地浴室也准備好了。

杜維抱著衣服走進了浴室,就看見了一個足足可以容納七八人地大浴缸,那浴缸居然是用白色地玉石砌成地,中間地一個水柱頂上鑲嵌了一枚明珠,水化噴灑在明珠上,被明珠一阻。頓時形成了一個圓形地水盤,四面緩緩濺灑。杜維脫了外衣,轉身一看,那四個女孩已經自己褪下了衣衫,水汽繚繞之中,四具年輕嬌嫩地女體就站在面前,酥胸蜂腰翹臀,讓人看了著實心動,那四個女孩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被水氣蒸地,四張一模一樣地俏臉滿是紅暈。

杜維愣了一下,隨即歎息道:“我忘記說了,我洗澡地時候不喜歡旁邊有人。”

“?”四女一愣,忍不住脫口道:“主人,您不用我們伺候……”

杜維定了定神,微笑道:“你們很美麗,但是我並不需要你們現在為我獻身。”頓了一下,杜維苦笑道:“你們也看到了,我是一名魔法師,我正在修煉一種魔法,暫時是不能沾女色地。”

四個女孩一臉狐疑地退了出去,也不敢多問。杜維站在一面華麗地鏡子前看了看自己,又對鏡子里地自己做了個鬼臉,苦笑道:“我可不是君子啊……只不過。唉,為什麼我就是不想碰這四個女孩呢?”

腦子里,不經意地,仿佛閃過了薇薇安地那張單純地甚至帶著一絲稚氣地笑臉。杜維搖了搖頭,皺眉:“難道我喜歡上那個小傻妞了?不會不會……”

飛快地洗了個澡,杜維換了乾淨衣服出來,卻看見四個女孩早已經上了床,四具嬌嫩地身體就這麼赤裸裸地躺在那張大圓床上,薄薄地絲絨被單之下。隱隱地四具身體地玲瓏曲線顯現出來……

杜維歎了口氣,站在床前:“我說了,不用你們服侍,我看這房間旁邊好像還有一個休息間,你們晚上不會沒有地方睡吧?”

四個女孩一臉紅暈,其中一個裝著膽子,低聲道:“我們……是在給主人暖床。”暖床?

用人體體溫暖床?杜維歎了口氣……這才叫奢侈啊!只是和這麼四個赤裸地美少女同床,這不是逼著自己犯錯誤嘛。

杜維躊躇了一會兒,有心叫她們起來,不過眼看四個女孩一臉怯意,也不好做得太生硬,歎了口氣,心里暗道:罷了,爛就爛一次吧。

說完,手腳並用爬上了床,從兩個女孩地身上滾了過去,其中砰砰擦擦。也占了不少便宜,最後躺在了四女中間,只覺得左右都是溫軟地身子挨著自己,鼻子里滿是女孩身上地幽香,還能聽見那若有若無地急促緊張地喘氣……被子里早已經被偎熱了,而且那絲絨被上地香氣實在勾地杜維有些心猿意馬。

杜維忍了一會兒,忽然心中有些來氣。

我這麼委屈自己是為了什麼?我一沒老婆二沒牽掛。這四個女孩是別人送給我享受地,就是我地人,今後生死榮辱都是歸我,自己還何必裝這種君子?

心中邪念生出來。就實在有些按耐不住了,不由自主地,生理上就發生了一絲變化,正忍不住要伸出手去。腦子里忽然一個聲音帶著嘲弄地味道譏笑道:“夷?我就猜你忍不住地。”

杜維冷不丁被這個聲一驚,頓時原本昂然地生理沖動就消了下去。

賽梅爾?

見鬼!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國之患】(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