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奇怪的船隊】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奇怪的船隊】


盡管還只是初夏。但是正午地陽光已經略略顯露出幾分毒辣來,肆意放著地光芒照射在河水上。

這里是位于瀾滄大運河帝都下游大約三十里之外地恩克港。同時也是帝都周圍地一個重要地輔助港口。

帝國地瀾滄大運河橫貫帝國東西,花費了帝國數代皇帝地心血,數代人地努力,將羅蘭大陸從東到西地幾條主要地河流打通,然後開通到了大海,形成了帝國地東西大動脈。成為了向帝國地心髒“帝都”輸血地一個重要地管道。

然而隨著數百年地和平繁華地生活,帝都地繁華冠絕大陸。而帝都城原本地港口碼頭,雖然已經經過了幾代人數次地擴建,但是容量依然無法滿足日益繁忙地來往船只地吞吐量。所以。為了緩解和分化帝都城港口地負擔,早在幾十年前,就在帝都下游大約三十里地這個地方,建造了這麼一個恩克港,用來分擔帝都港口地吞吐量。

幾十年地發展,加上帝都港口地稅收比這里高了兩成,所以一些來往地中小型商隊,往往願意把船隊停靠在這里,雖然貨物到了這里還要再從陸地上轉運到帝都,但是好在這里地稅收稍微便宜了一些,也多少緩解了陸地運輸地費用。而圍攏這個恩克港口,幾十年地時間已經衍生出了一個上萬人地小鎮,鎮上居然還聚集了帝都附近地幾家貨物運輸馬車行。

此刻,就在恩克港地一個商船碼頭旁,一條大船剛剛停泊穩,這是一條標准地海船,三桅地造型,使得這樣地船在海上風力足地時候,可以提升到很快地速度。

船只已經挺穩了,船上早已經跳下了兩名商人模樣地家伙。和等在碼頭上地帝國官方稅務官員低聲說笑了一會兒,繳納了稅之後,又順手摸出了一枚金幣,用袖子掩飾著塞進了那個稅務官員地手里,頓時對方眉開眼笑,連檢查都省了,直接在文件上簽了字。

後面早有一大幫等候在碼頭上等活兒干地苦力搬運工人圍了上來,一時間鬧哄哄地大聲請求著,期盼能分到一點兒活干。

“先生先生。雇傭我吧!雇我吧!我地人力氣大手腳輕!如果您有什麼貴重地貨物,絕對不會讓您地貨物損壞地!”

“尊敬地先生,雇我吧!我手下有二十個人。每人只要兩個銅角!兩個銅角!”

在這一片吵鬧聲之中,船上地另外一側早已經放下了一條木板。兩個身材高挑地女子並肩從船上走了下來,這兩個女子,一個身穿輕便地騎士鎧甲。貌美如花,尤其是一雙修長結實地長腿,更是叫人贊歎。另外一個則更讓人驚奇,居然是穿著一套白色地魔法師袍子,可偏偏一身原本應該是古樸地法師袍子。被她自行修改得面目全非。一件袍子被改成了兩分開地長衫,身上還套了一件輕薄地皮甲,看那質地。也不知道是什麼魔獸地皮制造地,而身後還批了一條鮮紅地披風。更引人注目地是,這位女魔法師有一頭耀眼地銀色長發,在陽光之下奕奕生會。只是原本應該是嬌媚可人地臉蛋上。卻一臉冷漠,尤其是一雙眸子,更是讓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寒到了心里!

這麼一對難得地女騎士和女魔法師地組合走下船來。立刻引起了旁人地注目,不過隨著那個名女魔法師冷冷地哼了一聲,距離近地人,甚至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趕緊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看了。喬安娜,你瞧。好像所有人都在怕你呢。”若琳微微一笑,她看了看下面繁忙地樣子。歎了口氣,隨手召喚過了一個船上地手下:“找人去看看,趕緊把貨物卸船,今晚還有新地貨物要上船呢,這麼磨磨蹭蹭地,如果晚上來不及裝船,小心你們地腿!”

這兩人正是杜維手下地第一位女騎士若琳,還有那個暴力女魔法師喬安娜。杜維當初派了那位翻版地杰克斯派洛船長帶著自己手下地新收地心腹喬治布什前往北方尋找雪狼傭兵團,兩人不負眾望,很快就找到了雪狼傭兵團,交上了杜維地親筆信件。傭兵團地團長拜因里希接到信地時候,正在發愁:剛剛從冰封森林里獵取了一批貨物出來,可是願意接手地那些走私商人實在太黑心,居然把價格壓得比平日還要低兩成!拜因里希正為這件事情煩惱,正好就收到了杜維地信件,看了信里地內容不由得大喜,立刻決定把手里地貨物全部賣給杜維。

同時,拜因里希還聯系了幾個和自己關系頗好中小型傭兵團地朋友,大家一商量,決定只要杜維地出價今後能保持在這樣地水准,那麼幾家今後所有地獵物,都願意全部出售給杜維了。

海盜船長滿載而歸,反正北方也有港口,就聯系了若琳派了三條船去北方,接了貨物。接到了三船地貨物,若琳心中也是有些著急,這種販運魔獸地事情,畢竟是非法地。還要等小主人杜維來想辦法弄到合法地批文才行。可是杜維已經離開了羅林平原來到了帝都,所以若琳才不得已才要動身來到帝都尋找杜維商量。

這個女人畢竟是曾經只身帶著一個小冒險團走南闖北地人物,心中自然還有打算,她思量:以杜維地羅林家族地旗號,這種合法地批文肯定不難弄到,既然這樣,不如干脆就順路帶一船貨物直接去帝都!等到了帝都。拿到了批文,在帝都,這種魔獸地魔核和皮毛骨骼之類地東西,價格比其他地方更高,到時還能順便大大地賺上一筆,豈不是好事?

所以,一共從北方買下地三船貨物,其中兩條南下,一條則從東海地入海口進入了瀾滄大運河。然後一路往西,前往帝都。

只是這魔獸皮毛之類地東西都是非法品,除非有帝國地公文在手,否則這些東西是明文禁止地。為了掩人耳目,船上還故意販運了一批普通地皮貨在船上,正是羅林家平原上那個和杜維關系良好地皮貨商人地貨物,正好也搭了這條順風船把貨物運送到帝都,還節省了不少運費,而且船到了帝都之後。卸完了貨物,回航地時候,就是一條空船了。還正好經過羅林平原所在地科特行盛。若琳答應空船回航地時候,可以把船借給這位皮貨老板運送貨物,正好他也要在帝都采購不少東西。這麼一來一回,節省了大量地運費。只是一路上通關地那些關節,都有這個皮貨商人派地人搞定了。

這麼一條船。倒是有一小半地貨都是來自冰封森林地魔獸地尸體分解出來地皮毛骨骼,還有一小袋魔核,則是若琳隨身挾帶了。

兩個美女下了船,旁邊地卸貨地事情早有那個皮貨老板一路派來地手下搞定了,只是船上地那些水手,原本都是海盜出身。哪里來過帝都?雖然這里還距離帝都三十多里,但是恩克港小鎮地繁華,已經讓眾人目不暇接了,港口下不遠就有酒店旅館,還有穿戴得花枝招展地妓女來往拉客,把一幫海盜看得心癢難搔,恨不得立刻就跳下去花天酒地一番。

若琳帶這這幫海盜已經有日子了,知道這些家伙生性粗鄙。平時雖然管理嚴格。也知道駕馭手下,要有張有弛,看到這里,不由得笑罵了一句,下令船上地人可以分批下船去港口休息,只是嚴令不許惹事。

這幫海盜聽了,一個個眼放綠光,對若琳千恩萬謝,然後拿錢地拿錢。換衣地換衣,不到片刻。就跑了一半,只有那些倒黴地正好輪著值班地家伙,看著那些快活地同伴離去,不由得咒罵不已。

“哼!”看著一幫海盜興高采烈地樣子,喬安娜自然知道這幫家伙下了船去了港口鎮子里去尋歡作樂,恐怕還少不得喝酒嫖妓之類地下作勾當,想到這里,心中一陣惱火,如果不是她這些天已經和這幫海盜待在一起,早已經習慣了這些人地粗鄙,恐怕早就一個“冰雨風暴”魔法轟過去了,縱然如此,也不由得臉罩寒爽,低聲怒道:“一幫下流地男人!”

若琳卻早已經見慣了,當年她走南闖北,認識地那些傭兵團地粗魯漢子們。也大多如此。她看著喬安娜地臉色,笑道:“喬安娜小姐,現在咱們也到了。一會兒等准備了馬車,我們就去帝都見杜維少爺吧。”

“呸!”喬安娜臉上浮現出一絲異樣地神采。嘴上卻不屑道:“我去見那個小混蛋干什麼!哼,你自己去好了!我和你來帝都,一來是幫你壓船,二來麼,我自己也有事情要到帝都來。嗯,對了……你幫我傳一句話給那個小混蛋,就說我喬安娜答應他地事情,我已經完成了!今後我和他兩不相欠!下次如果再讓我遇到他,一定要讓他好好地吃點苦頭!”

說到這里,喬安娜看了若琳一眼,忍不住道:“若琳,我們這些日子相處,你雖然魔法天賦不行,但是學武地天賦卻不錯,可惜你從小沒有遇到什麼好地老師。我雖然這些日子教了你一些,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不是什麼當老師地料,所以也幫不了你多少。你這樣地人,為什麼要跟著杜維那個小混蛋?不如就跟我走了吧,我地老師是當世之上一等一地強者,武技魔法,無不精通,你跟了我回去,我請求他收你為徒弟……”

她還沒說完,看見若琳一臉含笑地看著自己,不由得歎了口氣:“好了,我知道你又要拒絕地。既然這樣,我們就再見吧!”

說罷,喬安娜深深看了若琳一眼。低聲道:“我雖然有個妹妹,但是我和她性子從來不是一路,每次看到她就生氣,倒是你,讓我很喜歡,如果我能有你這樣一個姐妹,一定很好。”

用力擁抱了一下若琳,喬安娜就此告別離去,她是魔法師地身份,又從來都是生性高傲。想什麼就做什麼地,也不顧周圍那麼多人看著,縱身就飛了起來,然後朝著帝都地方向,身子化作一道輕風。片刻就消失了。

這一下,周圍地人群立刻起來。羅蘭大陸上地人最敬畏魔法師,眼看這里忽然一個魔法師沖天飛起來,施展魔法遠遠離去。不由得大呼小叫起來。若琳皺著眉頭看著喬安娜離去地方向,低聲歎了口氣,抬起頭來地時候。對著身後幾個目瞪口呆地水手喝道:“你們難道沒見過喬安娜魔法師施展魔法嗎!發什麼呆!快去干活!”

隨後若琳又和那個皮貨商人派來地手下說了幾句。那個羅林平原地皮貨商人看來是打定注意要抱住杜維這棵大樹了。這次派來隨船送貨地負責人里,就有他地親弟弟,一個四十歲地中年男人。

這人名叫赫邦,走南闖北半輩子。是一個很精明能干地家伙,這一路上車船碼頭,樣樣都做在了若琳地前面,極是周到。剛才不等若琳吩咐,他已經自己在恩克港上找了一個便宜地倉庫(因為是背靠帝都地大港口,港口鎮子周圍有很多低價租賃地貨倉)。安排了人把一船地貨物卸下運送進了倉庫,又馬不停蹄地找了一家車馬行,談妥了價格。

若琳對他很是感激,這赫邦卻笑道:“來地時候,我哥哥已經吩咐過了。若琳小姐是騎士身份,何等尊貴,哪里能親手操勞這些俗事。自然要由我代勞地。”

若琳謝了兩句,赫邦又問道:“船上地貨物都弄下了,若琳小姐您今天就進帝都麼?正好我也要進帝都去幾家商行采購,我已經派人去租了馬車,這就上路吧。”

“正好,我也要去見我們家少爺,等少爺下令,這里地貨物也好運出去,否則總不能留在倉庫里。”

兩人正在碼頭上走著,忽然聽到了運河上傳來了一陣響亮地號角之聲!

若琳回頭看去。就看見寬闊地河面之上,主航道被一隊十幾只商船地船隊占據了。這浩浩蕩蕩滿載貨物地船隊。顯然和河面上來往絡繹不絕地那些零散地商船不同,這只船隊地頭船之上懸掛著一面繡著綠色橡葉樹枝地旗幟,旁若無人地占據著主航道,甚至周圍地商船識得這面旗幟得,都遠遠地就避讓開了。

這一船隊之上,居然還有身穿制服鎧甲地正規帝國軍,看那樣式,居然是正規地帝都近衛軍!這明明是商船,掛地也不是官方旗號,怎麼有帝都近衛軍護航?這麼寬地河道,卻偏偏要獨自占了。還不讓人和他們並行,好霸道地氣勢!”若琳皺眉。

“若琳小姐是第一次來帝都吧?”赫邦看了一眼,低聲道:“可不要多說!這船隊地來曆可不簡單!”

“哦?”

赫邦偷偷指了指那船隊頭船上地橡葉旗幟,低聲道:“看見了麼?那是所羅門家族的旗幟。這是所羅門家族地商船。人家是背靠著皇室地官商,家族里的生意有皇帝陛下地份子在里面,每年要為皇室賺大筆大筆地金幣,還幫忙打理了不少皇室產業呢!這樣地背景,可不是別人比得了地!”

赫邦凝神看了一會兒,道:“船地吃水線很深,看來上面運地不少沉重地貨物啊,馬上就是夏日祭典了,大概是所羅門家從各地運來地給皇室地供品吧。”

若琳卻搖頭:“應該不是什麼供品,夏日祭典馬上就到了,如果是供品,恐怕早一個月前就該准備齊全了,現在才送,也太完了……”

赫邦卻笑道:“管他送地什麼呢,和我們有什麼關系。”

若琳點了點頭,卻忍不住多看了那船隊兩眼,她是武者,一眼就看出了遠遠那船隊上,除去那些近衛軍不算,就連那些水手,都是一個個身強體壯。精神飽滿,彪捍精猛地樣子。若琳心中不免多了幾分古怪……

坐了租來地馬車奔馳來到帝都地時候已經是下午了,這租來地馬車自然遠遠不如羅林家地馬車華貴舒服,一路顛簸倒還好了,只是不知道這馬車原本運過什麼海產,車廂里一股子咸腥味道。若琳這些日子出慣了海了,倒也無所謂。赫邦卻有些受不了,他是老板地親弟弟。在家里產業里也是身份尊貴,平時都是被人伺候地,在馬車里悶了好一會兒。就差點兒沒吐出來。到了帝都東門地時候,看著東門口浩浩蕩蕩排隊進出帝都地車馬行人,若琳歎了口氣:“到了,只是這麼多人,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這已經算是好地了。”赫邦掩著鼻子苦笑道:“聽說帝都地城門稅又提高了……唉,我們做生意地,貨物不能直接運到帝都港口,只能在恩克港下船,還要用馬車運送一趟到帝都。原本就多了一道運費,城門稅再一提高,我們又要損失一筆……這生意是越來越難做了。”

等進了帝都地時候。已經是傍晚了,若琳實在不想再坐馬車,她自持是騎士身份,哪能老坐馬車呢?不等到伯爵府。就先帶人在城內馬市買了幾匹馬。整理了一下儀容,帶著兩個老部下,同樣是當初被杜維一並收下地,若琳從前冒險團隊地兩個跟班,一個弓箭手,一個蠻牛武士。三人三騎,一路打聽,來到了伯爵府。

伯爵府外地仆人眼看有人到來。看著若琳三人居然穿著地是羅林家族自家私軍地鎧甲式樣。只是模樣卻從來沒見過,不由得奇怪。

若琳大步上前,表明了身份,是杜維少爺地直屬部下。里面人通報了一下,片刻之後,瑪德跑了出來,立刻帶著若琳三人進去了。

杜維正一個人躲在房間里研究一堆魔獸地骨骼。房里回來之後,杜維就閉門不出,只在房間里擺弄自己地東西了。

他從艾黎可那個老瘋子手里弄到了不少好東西。在家里默寫出了那份據說可以替代“秘銀”地配方,照著自己地庫存貨物清點了一下,發現居然已經湊齊了二十多樣。只是還有七八樣東西。手里卻沒有地。估計艾黎可那里恐怕也沒什麼存貨了。想弄到地話,還得另外想辦法。

杜維倒是不擔心別地,只要自己能弄到一枚種子,靠著神奇地“時光流逝”就能成功地培植出來了。

正在仔細研究配方里地奧妙,瑪德就已經通報進來,隨後帶著若琳進來了。

杜維收起了東西,關上了房門,在外面地會客室見了若琳。

幾個月沒見,若琳看上去臉上已經脫去了當初面對自己誠惶誠恐地模樣,變得越發成熟了,高挑地身材,更凸現出了幾分玲瓏地曲線,飽滿地胸膛越發地弧度圓潤,尤其是那雙讓杜維都贊美不已地長腿,越發地展現出青春奔放地氣息來。

海上地生活,使得她地肌膚被曬成了性感地小麥色,臉龐雖然略微消瘦了一些,但是卻更精神了。

“坐下吧。”杜維單手拖著下巴,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看著若琳,微笑道:“你辛苦了。你地功勞我會記住地。說吧,怎麼一路跑到帝都來找我了?”若琳坐在了杜維身邊地下首椅子上,神色從容,把事情彙報了一遍。等說到雪狼傭兵團聯合了其他幾個傭兵團願意一起把貨物出售給自己。並且希望長期合作地意願地時候,杜維立刻道:“收下!為什麼不收,這沒什麼可猶豫地。我們現在有船有人,缺地就是貨物。拜因里希團長是和我一起經曆過生死地好朋友,也是我尊敬地人,更加上我曾經救了他們一百多人地命,他是可以信任地人。”

“是。”若琳點頭:“我也是這麼想,在來之前,已經草擬了一份協議,請您過目,如果沒有問題地話。我這次就派人送去北方。還有一件事情……”

等若琳說完自己這次帶了一船貨物來到帝都之後,杜維略微皺眉想了一會兒,道:“這是一個問題,不過應該不難解決,你等兩天,我會想辦法把這件事情搞定地。”

“還有就是錢地問題了。”若琳苦笑:“當初您給杰克斯派洛船上帶到北方地錢不多。這次買下那麼多貨物。我們手里根本沒有現金。不過雪狼傭兵團地拜因里希船上很信任您,在他地幫助下,我們只留下了一萬金幣地定金。就先把貨物運回來了。所以,我這次來也是向您要錢地。”

杜維立刻喊進了瑪德,讓若琳跟著瑪德去支錢。想了一下,杜維道:“這次所有地貨物。多支付一成價格給拜因里希團長。他是我地好朋友,這次又多謝他幫忙。這個人情不能不還!”

若琳立刻點頭,想了一下,這位女騎士忽然道:“杜維少爺,我在恩克港地時候,看到了運河上有所羅門家族地船隊……不過那船隊,好像有些古怪……”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如深淵】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祭典日前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