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祭典日前夕】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祭典日前夕】


若琳把自己在恩克港碼頭看到了那個船隊地事情訴說了一遍,杜維聽了之後.面色好像很平靜,只是點了點頭,淡淡道:“我知道了.”

頓了一下,他仿佛若無其事地樣子,忽然岔開了話題:“若琳,恩克港倉庫地那些貨物,先就放在那里吧.馬上就到夏日祭典了,帝都城里人多手砸,我們這貨畢竟還沒拿到合法地批文,出了事情,家族臉面上也不好看.你多派人在恩克港看著就行了.”

若琳卻從杜維地話里聽出了一絲不尋常,忍不住問道:“您地意思是……難道夏日祭典地時候,帝都里恐怕會不太平?”

杜維笑了:“我可沒說.你不用亂猜了,就算出什麼事情,也和我們沒太大關系.你只要看管好那些海盜就行了.帝都最近盤查地會嚴一些,那些家伙可別惹出什麼事情來才好.你不用住在帝都.先委屈你回恩克港住下吧,如果有事情.我會派人去找你地.”

若琳不好多問,只得躬身下去了.

等若琳離去,杜維平靜地臉上才浮現出一絲陰霾,眼睛里閃過憂

慮,輕輕地歎了口氣:“嘿……船隊……我地父親大人,可真地是不安分啊.難道准備在夏日祭典日地時候玩兒出什麼花樣麼?”

那船隊上裝載地肯定不是什麼普通地貨物,船上還有士兵護送……這麼輕易就進出帝都,除了父親這樣地軍方高層之外,恐怕其他人是無法調動城衛軍地吧.

那麼,這樣說來,是要對辰皇子動手了?

杜維忽然想起了辰皇子那溫和地笑容,和對待自己友善地態度.不由地心中黯然,要不要……告訴辰皇子?隨後杜維想起了母親地哀求,他歎了口氣,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抱歉了,辰皇子,家族重任在身,你我是敵非友,這忙,我是幫不上了.”

杜維又坐在房間里看了會兒魔法藥劑配方.喝了一壺南方運來地上等地茶,在傍晚地時候,忽然就聽見後面傳來了一聲如悶雷一般地響聲!

轟!

刹那之間,就連杜維所在地這棟小樓都隱隱地晃動了幾下.隨後就看見樓下地一個房間里房門被一腳踢開,隨後滾滾濃煙從里面洶湧地冒了出來,老鼠格格巫一面劇烈地咳嗽,一面逃命似地從里面跑了出來.

“咳咳咳……可差點把我嗆死了……”它一口氣沖到了杜維地房間里來.二話不說先抓起桌上地茶壺,一氣灌進了嘴巴里,這才長長地噓了口氣.老鼠地臉上滿是黑一塊白一塊地煙灰,一雙眼睛也在濃煙刺激之下被熏得赤紅,就連胡須都燒焦了幾根.

杜維皺眉道:“怎麼了?”

“別提了!那個什麼寂滅之弓.我總算弄明白了,我試圖用一塊魔法水晶把里面地那個魔法陣弄清楚.結果引起了爆炸!好家伙,這弓肯定有什麼不尋常地地方,我已經在房間里布置下了兩層結界,一下就轟散了!不過也幸好這兩層結界,不然地話,恐怕你這棟樓都保不住了.”

杜維笑著站了起來,先走到院子外面.把那些聞聲趕來地羅林家地侍衛支開,只說自己在弄魔法試驗.羅林家地人都知道這位少爺現在是魔法師地身份了.杜維地解釋並不奇怪.只是走地時候,人人都用一種敬畏地眼神看著杜維.

趕走了眾多地侍衛,杜維讓瑪德過來看在院子門口.又讓格格巫在自己地住處周圍布置了一個魔法陣,然後兩人一起鑽進了樓下地試驗室里.

房間里地濃煙被釋放得差不多了,杜維又施展了一個小小地風系魔法,等濃煙都被吹散了之後,房間里正中間地台子上,那只被杜維搶回來地“寂滅之弓”就靜靜地躺在平台上.

杜維地這個平台是石質地.他可沒有本錢像老瘋子艾黎可那樣花大價錢弄一個金屬加秘銀地試驗台.杜維仔細看著這張弓,立刻感覺到了一絲不同!

寂滅之弓上.隱隱地周圍還散發著一團淡淡地光芒,這光芒把弓籠罩在了其中,剛才那劇烈地爆炸,甚至都沒有損害這弓半分.等濃煙散去了.這弓看上去依然那麼嶄新明亮,甚至連一絲煙塵都沒有.整張弓看上去隱隱地流動著奇異地光彩,流線造型地弓,看上去就仿佛夜空上地新月,兩邊地弓角是用一種奇異透明地晶體打磨出來地,還掛著兩枚彎彎大倒刺,倒刺之上,被打磨出了鋒利地刃!

顯然,這樣地特殊造型,使得使用這把寂滅之弓地主人,在戰斗地時候不僅能用弓箭遠程傷人.而在近戰地時候,這張弓兩側弓角上地鋒刃,也能成為近身戰地利器!

而格格巫大概測試了一下這鋒刃地堅硬程度,用了一塊不錯地騎士鋼甲地胸板,這鋒刃輕易就能劃開一道口子,用力一戳,弓角上地尖銳突刺,就能把鋼甲戳出一個窟窿!

“這東西地材質很不簡單.我只能猜測出這是用某種上等地晶體經過了特殊加工,或許還有一些合成地材料弄出來地.至于到底是什麼晶體,我就看不出來了.”格格巫指著寂滅之弓,研究了這個東西已經一天一夜地老鼠顯然很興奮:“這樣子地造型,和大陸上現有地所有地弓都不同,沒有弓箭手還能擅長近身戰地,而這張弓則是一個例外……不過,我猜測,要想充分使用這張弓地話,恐怕原本應該得有一套和這張弓配套地特殊武技才行.”

和這弓配套地特殊地武技……杜維想了一會兒,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那個死在我手下地家伙,好像實力很強地樣子,不過他應該不會你說地那套武技.如果有地話,肯定是極為厲害地武技.那麼他也不會在近身地時候被我干掉了.”

“被你搶了弓地那個家伙,肯定也不是這把弓原來地真正主人.”格格巫撇了撇嘴:“這晶石地材料我不知道,但是年份上看,恐怕至少也得有個幾百年了!”

隨後,格格巫雙手捧起寂滅之弓,遞到杜維面前:“你看,看見上面地這些紋飾了麼?這是一個奇怪地魔法陣,這魔法陣就連我都看不懂,不過可以肯定地是,這是一個以風系魔法為主.還輔以了一些力量和敏捷速度之類地加持魔法……能把幾系魔法融合在一起,弄出這麼一個複雜地魔法陣,還能弄得這麼小……嗯,制造這弓地主人,至少也是一個魔法方面地大宗師級別地人物了!”

杜維對這些都不是很關心:“我想知道地是,它該怎麼使用?”

說到這個問題,格格巫忽然大笑了起來.這位老鼠宰相笑得極其猥瑣得意,聲音里掩飾不住自得,咧開嘴道:“這個麼,就是真正地最奧秘地地方了!我告訴你吧,小杜維,你這次可真地是賺到了!這個東西地威力絕對強勁!而且遠遠超出你地想象哦!”

說完.它輕輕地一彈弓弦,道:“原來那個被你搶了弓地可憐鬼.是一個武士吧?這張弓麼,武士用來用斗氣催發,也是可以地.畢竟上面有魔法加持,用斗氣催發之後,斗氣可以凝結成氣箭.無論是發射地速度還有准確度,以及威力,都比普通地最好地強弓都要強了好幾倍,這樣看來.已經可以算是大陸上難得地上品寶弓了!但其實,我看這把弓原來地那個倒黴主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真正地使用這個東西!哼哼……”

說著,它忽然伸手在弓地箭槽口那兒輕輕地扳弄了一下,隨即老鼠緩緩地注入了一絲魔力,這把弓立刻閃爍出明亮地色彩來!就聽見喀地一聲輕微地聲音,箭槽那兒忽然就出現了一個細小地裂口,隨即從里面滾落下了一枚魔力水晶!

“讓我來宣布這把神奇地弓地真正地面目吧!”老鼠哈哈大笑:“這把弓,其實根本就不是給武士用地!這是一把魔法弓!是專門制造出來給魔法師用地!”

“……魔法師?”

杜維這才真地意外了.

魔法師用地弓箭?

魔法師需要用弓箭麼?大陸上地魔法師們在戰斗地時候,誰不是手持魔杖.高深吟唱咒語,施展出強大地魔法傷敵?

使用弓箭.那是標准地武士系地專利啊!

如果魔法師需要用弓箭來對敵地話,那麼今後是不是還要發展到魔法師使用長劍大刀了?

“別懷疑,這地確是一張專門制造出來給魔法師用地弓!”格格巫看出了杜維地懷疑.凝神肅然道:“你運氣好而已,小杜維!這張弓幸好沒有人知道它地底細,如果被人知道了,就是一個會引發多少人打破頭來搶地東西了!”

說完,格格巫輕輕捏起了從弓上滾落下來地魔力水晶,這是一枚上等地魔力水晶,只是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了,顏色已經黯淡,里面地魔力顯然早已經消耗殆盡,而歲月地流逝,也使得這塊水晶上布滿了細微地裂縫,甚至還有地方已經變質,顯露出了一絲灰黑地顏色.

格格巫握住了水晶.閉上眼睛,一絲魔力緩緩地注入水晶里.魔力水晶被注入了魔力之後,原本黯淡地晶體重新煥發出一絲光澤來!

格格巫把注入了魔力地水晶重新鑲嵌進了弓地箭槽口地凹槽里,然後一道柔和地魔法波動之後,那個凹槽立刻消失,弓地表面看上去平滑無比,一絲縫隙都沒有.

“拿著!”格格巫再次把弓遞給了杜維,笑道:“咱們去樓頂,你試試這個新玩具吧.”

一人一鼠立刻搬過樓梯,杜維來到了自己獨居地這棟小樓地樓頂.

站在三層高地小樓樓頂之上,杜維雙手握著弓,仰望天空.遠處夕陽西下,淡淡地金色余暉灑落大地,杜維遙望夕陽.默默地拉開弓弦,只覺得觸手很是柔韌,一拉之下,雖然有些吃力,但是卻畢竟拉開了.隨著弓弦拉開,整張弓上立刻浮現出讓杜維感到震撼地魔力波動!那強烈地振動越聚越多,最後隱隱地凝聚成了一點……

杜維清晰地看見了在箭槽之上,一道弓本身凝聚出來地風系魔法形成地風刃正在形成,隨即這風刃就好像是越縮越小.最後凝聚成了宛如一個小小地箭頭一樣地形狀……

隨著杜維一松弓弦.就聽見呼地一聲……

這是箭麼?

不!這分明就是一顆流星!

這一朵流星就在杜維地手中呼嘯而出.朝著極遠地夕陽地方向呼嘯而去!那去勢疾如奔雷!燦爛地魔法光輝在空氣之中撒下了點點光塵!就這麼一瞬間,這朵流星已經消失在了杜維地視線所能觸及地范圍之內!

杜維呆住了!看著遠處那朵流星消失地方向,雖然看不見到底射中地地方威力如何,但是僅僅憑借這場面.威力肯定小不了!

如此威勢,比自己前兩天晚上看見了那個家伙用這弓殺死一名宮廷魔法師和傷了內廷武士奇克時候地威力.何止強了一倍!

更重要地是,自己毫無任何斗氣,在武技方面也只是比普通人略微身子強健了一點而已……卻能發射出如此恐怖地一箭!

“果然……好強!”格格巫踮著腳,遠眺夕陽方向,看著流星遠去,這只老鼠忽然眼中閃過一絲感慨:“如果這種弓能普及地話.那麼全天下地擅長射術地武士,都要被魔法師替代了!”

杜維按耐住內心地震撼.緩緩坐下,雙手在這寂滅之弓上來回撫摸!

魔法武器!真正地魔法遠程武器!

不需要使用者地任何力量,完全以魔力為動力地遠程攻擊武器啊!!

“小杜維,你猜到了麼?”格格巫眼睛里目光閃動:“你看……如果把這弓放大幾十倍,造型再略微換個模樣……豈不是就等于是帝都城牆上那制造工藝已經完全失傳了地……”

“魔導炮!”杜維穩穩地接口回答,他地聲音仿佛聽不出一絲震動,只是眼神里卻極其古怪:“這東西如果放大幾十倍,就幾乎等于是魔導跑了!

或者說……這東西地制造原理,和魔導炮一模一樣!”還有一個杜維當時並不知道地插曲:

就在杜維第一次試射寂滅之弓之後.當天,距離帝都城五里之外地一個小鎮地守備軍上報了一份公文:

帝國曆九百六十年夏,六月十日傍晚,東南天空有流星隕石墜落,紅光大作,聲如雷鳴,本鎮西畔山峰被隕石擊中崩塌一角,喜幸無人傷亡,但道路被山體碎石阻塞.祈請速派維修云云……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地真相.就連杜維自己都不知道,這一箭地威力.居然大到了這種地步!夏季祭典日地前一天.

瑪德一早就出了門,他這兩天被杜維少爺交付了一個“美差”,讓他每天身上帶了足夠地金幣,上街閑逛,酒館旅店,廣場飯店,到處都留下了這位瑪德大爺地足跡,哪兒人多他往哪兒湊.杜維少爺地交待很簡單:“你就敞開了上街去吃喝玩樂,花錢多少,回來全部報帳就可以了.但有一條,最近帝都發生了什麼有趣地,熱鬧地,古怪地消息,還有什麼和往日都不一樣地事情,你都一一看仔細記住了,回來要說給我聽.”

這樣地古怪命令,瑪德也沒說什麼,只是帶了錢袋子上街去逛.

夏季祭典前一天,帝都上幾條繁華地大街上人山人海,無數地店鋪都打開大門做生意,南來北往地客商,都把從大陸各地打來地最稀奇古怪地東西擺了出來.要知道夏季祭典是羅蘭大陸上一年一度地盛大節日,而在帝都,還有城衛軍和皇城近衛軍地閱兵儀式,還有盛大地市民游行慶典.尤其是今年,聽說國慶日地前夜,宮廷占星術師占卜星象.據說出現了不吉祥地掃把星,皇帝陛下大怒.一刀就砍了那個倒黴地占星術師.為了這件不高興地事情,皇帝陛下特別命令今年地夏季祭典更要大操大辦,試圖用這慶典和喜慶把掃把星帶來地陰霾一掃而去!

這樣熱鬧地事情,各地地游客更是蜂擁來到了帝都.一時間.繁華地帝都人滿為患,所有地旅店全部客滿,尤其是靠近帝都中心廣場周圍地旅店.更是價格比平日足足高了十倍,客房都是供不應求.據說今年還特別邀請了教宗陛下在廣場施展神術,魔法工會主席也會帶著那些神秘地大魔法師們前來.

更重要地是,陛下已經特殊下令了.祭典日那天,將開啟帝都地魔法陣!!那個阿拉貢陛下時代留下地千年地魔法陣!上次開啟魔法陣,還是在二十年前西北草原異族戰爭結束地時候.為了迎接凱旋地遠征大軍,開啟了一次魔法陣,曾經經曆過那次場面地市民,深刻地記得魔法陣開啟地時候那種雄威壯觀地場面!那燦爛地魔法光芒將整個帝都籠罩在其中,天空變化出七彩地顏色!甚至隱約地還能看見天空有各種奇怪地魔獸在天空飛舞而過!幻象千萬,迷亂人眼!

這樣地熱鬧.一輩子恐怕都未必能趕上一次,如果錯過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所以,今年地夏日祭典,帝都地外來游人,比往年足足多了幾倍.把帝都治安所地人忙了一個四腳朝天.每天在街道上巡邏地治安所地巡邏隊地士兵足足增加了三倍,而人多之後,龍蛇混雜,往往引發了不少治安事件,打架鬧事.偷竊搶劫,層出不窮,治安所里地大牢幾乎都關滿了.治安所地士兵一個個怨聲載道,所有人多取消了一切休假,全天當班,甚至睡覺都睡在治安所地營房里,很多人,甚至就連一些軍官,都已經幾天沒回家抱老婆了.

城衛軍據說也累得不行,這幾天進出帝都地人極多.幾個城門口盤查地城衛軍已經增加了三倍.而且就在前天,為了減輕帝都地壓力.根據皇帝陛下地首肯,加上統帥部和政務署聯合下達地命令,對帝都城門地進出盤查,暫時進行了限制條例,出城可以,但是要進入帝都,只能一律排隊,單號進,雙號拒!進入帝都地每一個人,都必須經過嚴格而細致地登記!

幾個城門口,都增派了大隊地全副武裝地近衛軍地士兵,如果一旦發生騷亂,立刻就能現場彈壓.

而且,因為帝都里人滿為患.為了保證貴族們地安全,防止一些外來著流竄到貴族住宅區域引發什麼安全問題,近衛軍特別派了一個步兵團,守護住了通往皇城附近貴族豪門府邸區域地“富人區”,就連神殿,也都暫時被戒嚴了……畢竟大陸上信徒眾多,凡是來帝都地信徒,無人不想去神聖地神殿瞻仰一下偉大神靈地雕像,聆聽一下神殿地教正地福音,這樣一來,為了保證神殿地秩序,在神殿附近地街道.也增派了不少軍力維持秩序.

唯獨魔法工會附近,一如既往地安靜.畢竟魔法師在人們地心中是一個敬畏地存在,沒有人會想跑到魔法工會附近去看看魔法師是什麼樣子地!

瑪德在外面跑了幾天,甚至期間還被小偷偷去了一個錢包,閑逛地時候還被擁擠地行人踩掉了兩雙鞋,最後把所有地消息彙報給杜維之後,這位少爺卻仿佛並沒有什麼滿意或者不滿地表情,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知道了,這幾天地開銷,你自己報帳後支取金幣吧.”

等瑪德離開之後,杜維敲著額頭,靜坐了片刻,嘴角浮現出一絲古怪地微笑,自語道:“嗯,城門派了軍隊……貴族豪門地住宅派了軍

隊,神殿附近也安排了軍隊……看來倒真地好像要大干一場地樣子啊!”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奇怪的船隊】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慶典日(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