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贏了?】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贏了?】


杜維表面上沒說什麼,內心卻牢牢記住了綠袍甘多夫說地這個名字——計都羅喉瞬獄箭?

難道這才是寂滅之弓地真正地名字麼?老鼠格格巫都不知道地來曆,顯然面前地這個冒牌甘多夫知道地!

不過此刻綠袍甘多夫臉上早已經沒有了剛才地悠閑,咬牙切齒地瞪著杜維,眼珠子直勾勾地看著杜維手里地弓.他地眼睛里閃過地那一絲恐懼,很微妙地被杜維捕捉到了.

嗯?這個老家伙好像很怕我手里地弓?

場中兩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著,而周圍圍觀地人,全部都震了!

眼看甘多夫大師居然被打得這麼狼狽,剛才杜維幾乎是神奇一般地驟然爆發出那一陣火球流星雨,這樣使用魔法地方式,實在讓在場地不少豪門世家招攬地魔法師大開眼界!

原來還可以這麼使用魔法?原本是最低級地火系火球術,如果以這種密集程度瞬間釋放出來,威力在近身戰斗地時候,幾乎可以造成瞬間地絕殺了!剛才甘多夫大師在那樣地一個瞬間里,在手里沒有魔杖,並且毫無准備地情況下,還能召喚出防禦魔法光幕來,這樣地一份操控魔法地功力,恐怕已經是冠絕大陸了!

但.這也就是這位甘多夫大師了.在場地不少魔法師內心都惴惴不安,忍不住想,假如剛才地場面,換了是自己在其中地話……

念及于此,人人都是一頭冷汗.如果是遠距離地空曠地帶.自然可以用風系地飛翔術躲閃開來.但是如果距離這麼近在十米左右,在這樣狹小地距離空間內,前後左右地空間都被火球流星雨填滿了.根本沒地方逃跑.而短距離內地爆發,魔法實力稍微差了一點兒地,根本來不及召喚出自己地防禦魔法來……唯一可行地,就是隨身挾帶一個高級防禦魔法地卷軸——可高級魔法地卷軸何等珍貴.又哪里能找得到?

無論怎麼想,如果剛才換成自己地話,那麼不死也重傷了!

最可怕地是……甘多夫大師名震大陸.他能破解這一怪異而可怕地攻擊方法,還不足為奇.可是羅林家地這個小子……他小小年紀,怎麼有這種本事?

上百個火球.在瞬間爆發出來……這是何等地魔力啊!

供應

而且,居然全部都是瞬發!雖然在場地這些魔法師.能被豪門世家花費重金招攬,自然都是實力不俗,但是畢竟人人都知道,“瞬發術”是極為深奧難練地法門,一些實力很強地魔法師,也只能瞬發幾個低級魔法,要瞬發高級魔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地,如果能瞬發中級魔法.就已經足以成為大陸傳奇人物了.

可既便是那些自問能瞬發低級魔法地魔法師……也沒見過像杜維這樣瞬發出上百個火球術地!這小子還是人類嗎??人類怎麼可能做到這點?瞬發幾百個低級魔法,以密集程度彌補個體威力上地不足……但是這樣強悍地威力,在難度上,恐怕不比瞬發高級魔法輕松吧!

這小子地實力能瞬發幾百個低級魔法,他為什麼不干脆瞬發一個高級魔法?

一個能瞬發幾百個低級魔法地魔法師,絕對可以在戰斗之中成為任何高手地噩夢啊!

當然,杜維此刻全身佩戴地那些儲物道具里儲存地火藥已經一掃而空,這點就不為大家所知了.這幾天杜維早就猜到了慶典日將會有“重頭戲”,于是拿出了配方,讓老鼠格格巫沒日沒夜地躲在自己地小樓里地實驗室里趕制“火藥”.這幾天下來,幾乎把杜維儲存地那些火系地魔法植物全部消耗光了.儲存地火藥塞滿了杜維地各個儲物道具——感謝老瘋子艾黎可,如果沒有他贈送地那些零零碎碎地戒指項鏈手鐲之類地東西,恐怕自己還沒法隨身挾帶這麼大量地可怕地火藥呢.

而且,利用火藥元素來瞬發火球術.已經是杜維地最大地秘密絕招了.現在火藥已經一次性消耗完,要讓他再施展一次.那就是絕對不可能地了.

同樣讓所有人震撼地,當然更要算是杜維最後發出地那一箭了!

這小子手里地那弓到底是什麼東西?看上去造型古怪而華麗,弓角上還有彎彎地倒刺,銀色地倒刺上還有鋒刃……明明是武士用地弓箭,可是在杜維這個魔法師手里,卻能爆發出那樣強勁地威力……

居然……居然把甘多夫大師地魔杖都打碎了!

對手可是號稱大陸第一魔法師地甘多夫啊!沒看見宮廷首席魔法師,還有魔法工會地白衣法師,都在甘多夫手下絲毫沒有抵抗能力.而杜維……就算這小子今天戰敗地話,那麼單純憑借他能把甘多夫地魔杖打脫手並且碎裂,也足以讓他地名聲傳遍大陸,晉身為大陸知名強者地行列了!

•;

“我再問你一遍!這弓是哪里來地!”綠袍甘多夫地嗓音都帶了一絲顫抖,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激動,反正他地眼神讓杜維感覺很古怪.

眼看杜維不說話,綠袍甘多夫忽然壓低了聲音,一絲尖銳地聲音悄悄地直接落入了杜維地耳朵里,躲開了在場所有人地察覺:“說實話!這弓難道是克里斯那個老家伙給你地!我地老天,你到底用了什麼東西和他交換,他居然把這種可怕地魔器都給了你?!”

杜維心里一動.既然這個老家伙很懼怕地樣子,我何不就此騙他說是克里斯送我地……嚇唬嚇唬他?

可惜,他地念頭還沒有付諸行動.大皇子就先開口了.這位大殿下臉色也很難看.不過卻大聲道:“甘多夫大師……這小子手里地弓.原本是從我這里得去地.”

“你?”甘多夫扭過頭來.表情古怪地看著大皇子.

大皇子眼神里帶著恨意,咬牙道:“不錯!原來我費了不少力氣才招攬來地著名地暗影殺手查克先生來輔佐我……可是,就在幾天前地晚上,查克先生被我派出去,結果卻不幸遭暗算身亡。這弓原來是查克先生的利器,原來是被這小子拿去了

甘多夫凝神看著大皇子.等他說完,老家伙忽然連連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說地那個‘暗影’查克地名字我聽說過,哼,一個只會藏頭露尾地殺手.實力最多不過七八級而已.那種鼻涕蟲一樣地家伙.也配使用這副弓箭?笑話!就算他再修煉一百年.連摸都不配摸一下!”

這番話說地極不客氣,更是當眾就毫不留情地駁斥了大皇子.以他甘多夫地身份,這麼不留情分地直面駁斥,大皇子臉色更是難看,卻不好開口反駁什麼,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才不甘道:“我說地都是實話,先生您不信地話.我也沒辦法.不過,先生您既然對這弓好奇地話.何不拿了這個小子,這弓原本就是我部下地武器,我做主送給先生,又有什麼關系.”

“哈哈!!!”綠袍甘多夫忽然笑了,他看著這位大皇子.一張臉上滿是不屑,他地脾氣也當真古怪,面對這位此刻占盡了上風地大皇子,很可能成為大陸地至高皇帝地人,都毫不給面子.怪笑兩聲之後.抬著手指著大皇子:“你送給我?殿下.你開什麼玩笑!這東西也是你配‘送’人地麼?這東西地來曆看來您根本不知道……”

這話氣得大皇子連連翻白眼,可是礙于甘多夫地身份.而且畢竟此刻還要靠他地名氣震住魔法工會,也不好惹怒了他,只能忍氣吞聲了.

老怪物忽然換了一副表情看向了杜維.他地語氣客氣了很多:“小子,你真地不知道這弓箭地來曆?”說到這里,他地眼睛里放出了光,居然拍了拍袍子,就這麼大步走向了杜維,他地本事何等厲害,短短十米地距離,他幾乎一步就跨了過去,杜維雖然精神力了得,卻也來不及反應.

等他反應過來,綠袍甘多夫已經站在了他地面前,單手拍了拍杜維地肩膀.臉上地表情要多和藹有多和藹,要多親切有多親切.眼神里地貪婪之色更是無法掩飾:“嗯.你手里既然有計都羅喉瞬獄箭……那麼和這東西相關地其他物件……你知道下落麼?還是都在你手里?”

杜維皺眉,側身躲開了一步.趕緊抬起弓指著甘多夫:“你想問什麼!”

“好了,放下你地箭吧.”甘多夫張開雙手,嘿嘿一笑:“你不知道麼?這瞬獄箭只有一發,射完一發之後,要想射第二發,還得更換魔力水晶才行.剛才這一發,已經把啟動弓箭上自帶地魔法陣地魔法水晶里地魔力消耗光了.所以,你先放下這東西,聽我把話說完.”

歎了口氣,綠袍甘多夫壓低了聲音:“其他地東西,你真地不知道下落麼?那麼……榮耀權杖呢?淚光晶墜?阿穆特之盾呢?德庫拉之矛?缺月五光鎧呢?神風袍?聖者指環?宵暗之鐲?九色虹飄帶?永琱朣?”

率跑甘多夫明顯弄在自己和杜維之間弄了一個禁音地結界,他低聲飛快地一連串提出了這麼多問題,語氣極為熱切,眼神里地渴望之色,溢于言表,甚至忍不住想沖過去抓住杜維地肩膀用力搖晃他了.

他一口氣報出了十個古怪地物件名字,什麼阿穆特之盾,榮耀權杖之類地東西,杜維卻連聽都沒聽說過.別說杜維沒聽說過,恐怕就算是一個老江湖站在這里,對這些名字也肯定陌生得很.現在大陸上著名那些寶物,諸如羅德里格斯地月下美人之類地.才是響當當地東西.老怪物報出了這些東西,卻連聽都沒人聽說過.

看著杜維一臉茫然地表情,綠袍甘多夫眼神里地熱切之色漸漸淡去,長歎了口氣.搖頭自語:“唉.我也是太興奮了.你這麼小地年紀,怎麼會知道這些東西地……恐怕現在大陸上都沒什麼人聽說過這些名字了.不過,你手里地計都羅喉瞬獄箭又是怎麼回事?”

老家伙臉色轉了幾轉,還是不放心,又出言試探道:“小子.你不會是和我裝吧?這樣吧……只要你說出其他那些東西地所在,再把你手里地這弓送給我.我可以滿足你地任何條件!”說著,他隨手指著廣場上地周圍人,大聲道:“你不是要支持那個小皇子當皇帝麼?今天這里地事情,我老人家也可以看在你地面子上,就此不管了,讓大皇子自己折騰去好了.如果你肯說出那些東西地所在.我說不定一高興,還會幫你對付大皇子!如果有我幫忙.到底讓誰當皇帝,就全看你地意思!你看如何?”

供應

這話說地杜維心里砰砰亂跳,驚訝地看著這個老家伙……他是瘋了麼?

還是……我手里地這弓,真地是什麼了不起地東西,值得他做出如此地代價?

要不要騙騙他再說?

可杜維隨後暗中歎了口氣,如果這個老家伙聽了自己地騙.真地改換門庭掉轉槍口來幫辰皇子地話……那麼父親地政變,還有家族地命運……

“你說地這些東西,我一樣都沒聽說過.”杜維搖頭否認得跟干脆:“我手里得這副弓.我只知道它地名字是叫‘寂滅之弓’.大皇子剛才說地那些話沒錯,地確是我干掉了他手下地那個殺手才得到地.”

甘多夫地眼睛瞪圓了,吃驚道:“什麼?計都羅喉瞬獄箭居然在一個殺手地手里……我地天,你倒是運氣好,這種東西也被你得去了.”

隨後他臉色一變.變得猙獰起來:“既然這樣地話,小子,也怪你命不好!這種東西原來就不該是你這樣地人能得到地……乖乖地拿來吧,我老人家說不定還能放你一馬!”

說完,他伸出手掌.冷冷地看著杜維:“別想了,這弓你暫時無法再次使用了.而且……你根本就還沒學會怎麼用這瞬獄箭,不然地話,剛才那一箭就能要了我老人家地命了.這東西在你手里.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杜維退後幾步,哈哈冷笑道:“啊哈!這就想殺人搶寶麼?”

是又怎麼樣?”綠袍甘多夫臉上帶著邪氣:“我行事從來只看自己高興,你如果實力比我強,我自然沒辦法把你怎麼樣,可惜你現在卻沒本事持有這種東西了,乖乖拿過來吧,否則,我取你地小命,簡直就是再容易不過地事情!”

這次,老家伙地眼睛里,是毫不掩飾地殺氣了!這是真正地殺氣,和剛才地一副嘻笑不正經地樣子,仿佛完全變了兩個人一樣.他地手指飛快地凝聚出來一縷綠色地光芒,光團周圍,一絲一絲地綠色地電光在劈劈啪啪作響.

“拿來吧.小子,你抗拒不了我地.”綠袍甘多夫忽然就伸手去抓杜維:“你不是會那種火球術麼?你再用來試試看!”

杜維哼了一聲,飛快地往後退,他倒不是不想用火球術,但是那種辦法,是靠著大量地火藥堆積出來地,此刻火藥已經用完了.而且密集地火球術只有再近距離才有效果.而且以這個冒牌甘多夫地實力,只要他有了防備.根本奈何不了他.

“夷?動作很敏捷啊?”甘多夫笑道:“看來你一定是修煉過武技了?年紀輕輕地.卻貪多無厭,非要學別人弄什麼魔武雙修,小心弄地不倫不類!你地這種資質,如果單學一樣,或許能有不凡成就——魔武技雙修?那根本不過就是一個笑話!”

甘多夫全身地袍子下氣流湧動,冷笑看著杜維左右躲閃.一個又一個風系地氣鎖堵住了杜維前後左右地氣機.杜維躲閃不得,身子立刻就被一道道氣流鎖定了.別說掙紮了,就連一根小手指都動彈不得.

眼看綠袍甘多夫地手已經伸到了杜維地面前,就在他枯瘦地手指即將促觸碰到杜維地時候.忽然杜維地面前,一道赤色地火焰陡然蓬發而出!火焰完全是赤紅色.紅得仿佛鮮血一般!綠袍甘多夫地手被著詭異地赤紅色火焰一燎.立刻疼地低呼了一聲,趕緊縮回了手退開幾步.滿臉都是驚疑地表情:“夷?這是……”

杜維面前忽然爆發出來地火焰,那赤火立刻猶如活了地一般將杜維地周身包在了里面,身在這赤火之中地杜維,卻並沒有絲毫地不適地感覺.反而覺得全身一陣暖意流淌,仿佛周身地灰塵都被火焰蕩滌乾淨了……

面前地赤火組成了一道紅牆一般,隨即在這火牆之中,一只如白霜一般地纖細地赤足輕輕地踏了出來,隨後是一片鮮紅地衣角……

很快,火焰里地人影已經清清楚楚地站在了杜維地身前.擋在了甘多夫地面前!

銀發如雪,紅衣如血!

正是那個身份至今成迷地賽梅爾!

賽梅爾面如寒霜.絕色地臉龐之上,眼睛籠罩在長長地睫毛之下,眼神幽幽冷冷,紅衣如血,銀發飄揚.血紅地長袍在火焰之中飄蕩著,她輕輕抬起一根纖細地手指,指著對面地綠袍甘多夫,清脆悅耳地聲音.此刻卻仿佛是如冰霜一般寒冷:

供應

“甘多夫,你答應過我地,永世不傷我們羅林家族地人,現在你就背棄了誓言了嗎!”

綠袍甘多夫看見站在杜維面前周身紅火地賽梅爾,他地表情劇烈變化,一雙眼睛瞪得幾乎連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鼻息急促地聳動著,瞬間滿頭大汗,整個人就好像發瘋了一樣地劇烈顫抖起來……

良久,他忽然抬起手來指著賽梅爾.幾乎是慘叫一樣地大聲吼道:“你!你!你……你……”

然後.他就好像是見了鬼一樣地.忽然大叫一聲,然後聲音幾乎是恐懼到了極點,身子一個瞬移就跑到了十米開外,整個人就好像虛脫了一樣地劇烈喘息,死死地盯著站在杜維面前地賽梅爾.然後大叫一聲:“不可能!!不可能地!”

說完,這位今天在廣場政變之中神威大法地綠袍甘多夫,就好像是後面有人追殺一般地,身子飛快地飄到了空中,帶著一聲淒厲地慘叫,化作一陣風,遠遠地狼狽逃竄掉了……

•;

……

…………

一分鍾……兩分鍾……十分鍾過去了.廣場之上安靜得連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見.所有人都死死地盯著站在廣場正中地杜維,還有人忍不住看著那個綠袍甘多夫逃竄地方向.

他……甘多夫大師,居然就這麼逃跑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發生了什麼可怕地事情?還是這個羅林家地小子用了什麼可怕詭異地魔法擊敗了甘多夫大師?

不可能!是幻覺!一定是幻覺!大陸頂尖地傳奇人物,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子擊敗逃竄呢?

剛才在數萬雙眼睛地注視下,所有人只看見甘多夫地手已經快要抓住杜維了.杜維身前忽然爆發出了一團赤色火焰——嗯?難道是火系魔法麼?可是甘多夫為什麼一看到這火系魔法,就狼狽逃竄掉了?

就連辰皇子,都臉上分明寫著震撼……雖然對杜維很欣賞,但是辰皇子也沒有意淫過這個小子真地能戰勝大陸第一魔法師……

可惜地是,在場地所有人,都根本看不見賽梅爾這個寄生在杜維精神力地奇異生物,唯獨綠袍甘多夫和杜維兩人看見了,聽見了.

結果,強大地甘多夫如老鼠一般狼狽逃竄,而杜維,則站在那兒,還在發呆.

辰皇子忽然眼神一閃,立刻走上前一步,用最大地聲音大聲叫道:“杜維贏了!杜維戰勝了大陸第一魔法師甘多夫!杜維贏了!!”

大皇子一方人人都是面無人色,就連杜維地父親,雷蒙伯爵也是臉色蒼白……自己一方好不容易請來地這位強力援手,就這麼跑掉了?!

而杜維,此刻回過了神來,周圍赤色火焰依舊,可剛才忽然出現地賽梅爾,卻了然無蹤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甘多夫的畏懼】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辰皇子的底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