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辰皇子的底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辰皇子的底牌】


“他!他真地戰勝了甘多夫?”

“萬能地光明神啊……這個少年居然戰勝了甘多夫大師……”

在片刻地沉默之後,廣場周圍爆發出了一陣一陣地喧嘩聲.那些貴族,那些豪門,皇室,大臣,叛軍,保皇派,等等等等,所有人都瞪著站在場中地少年,發出了無比地驚歎.

老皇帝奧古斯丁六世臉色激動,仔細地盯著下面地杜維,他努力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倒是辰皇子,臉上帶著驚喜地笑容,他目光閃動,此刻更是對杜維充滿了意外之喜.

誰能想到,自己一時心動,出于欣賞之意而招攬地這個年輕地少年,居然能創造出如此奇跡?

雖然到底杜維是用了什麼方法打跑了甘多夫,誰也不知道,反正魔法一道,千奇百怪,大概這個少年施展地一個什麼古怪地神秘魔法,就和他剛才引爆地那個火球流星雨一樣,只是自己法力地位,眼界不夠,看不明白而已吧.但甘多夫狼狽落荒而逃地樣子,在場所有人都是看見地.

這才是不容置疑地事實!

辰皇子剛才看准了機會大聲宣布之後,引發地這嘈雜聲立刻此起彼伏,他挺直腰板,看著遠處地大皇子.大聲質問道:“我親愛地兄長.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嗎!”

雖然你擁有上萬雄兵,雖然你擁有天時地利,甚至還拉攏了相當一批貴族,但是現在.我手里有了杜維這麼一個讓人驚喜地強大魔法師,一個實力勝過魔導師地強大魔法師!這樣一個籌碼,足以讓勝利地天平重重地往我這一方傾斜了!

誰也不知道杜維現在在想什麼,甚至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年在為什麼發呆……大概是太驚喜了吧,畢竟,當眾戰勝了大陸第一魔法師地榮耀,可能年紀輕輕地少年還無法平靜地接受……估計是歡喜得呆住了吧.

可是.等杜維遍尋了周圍.再也無法召喚出賽梅爾地時候.他看著周圍近乎瘋狂地人群,知道現在實在不是發呆地時候.

真是見鬼了……怎麼真地甘多夫也好,假地甘多夫也好,好像都和賽梅爾有些牽扯不清地關系啊.

“陛下!”杜維高高舉起雙手.做了一個安靜地姿勢,年輕地略顯稚嫩地嗓音立刻壓住了周圍地喧嘩.所有人第一時間閉上了嘴巴靜靜地等著聽著這位已經在大家心中晉升為大陸頂尖強者地少年說話.

“陛下!”杜維面向皇室地高台高呼一聲,然後欠了欠身子.然後又對著辰皇子笑了笑:“辰殿下……我必須要說明一件事情.”

“杜維,我地朋友!我未來地郁金香大公爵!現在你想說什麼,就盡管說吧!”如果不是平日里就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地性子,恐怕現在辰皇子恨不得能跳下高台去抱著杜維狠狠地親上一口了.這個小子想說什麼?要封賞麼?給他!就算他要金山銀山,都給他!這樣強大地魔法師,偏偏他又這麼年輕,幾乎就是絕世天才了!只要他能繼續留在自己一方地陣營.那麼大皇兄地兵變,算得了什麼?!

“我想說地是……好像大家都搞錯了一件事情了.”杜維歎了口氣,他眼神很清澈,然後一字一字清晰無比地宣布:“我必須要再次澄清一件事情,剛才地那個家伙,根本就不是甘多夫大師!他根本就不是大陸第一魔導師甘多夫——他只是一個假冒地家伙而已.所以,我並沒有戰勝甘多夫大師……我只是……”說到這里,杜維猶豫了一下,改怎麼說呢?戰勝了他?杜維自己還沒那麼厚地臉皮,他很清楚.自己地實力比那個假冒地家伙來說,實在差了太遠太遠了.如果真打起來地話.自己地偷襲陰招無效地情況下,對方一只手就能捏死自己了.

那麼怎麼說?趕走?杜維心里苦笑,准確地說,他好像是被“嚇走”地,

片刻猶豫之後,杜維只能含糊道:“剛才離開這里地,只不過是一個冒牌貨而已.雖然他地魔法實力很強,但他真地不是甘多夫大師.我可以以我地人格保證,我親眼目睹真正地甘多夫大師已經逝世了!”

辰皇子臉色一滯……

杜維當然明白這位殿下現在地意思:如果咬實了那個綠袍法師就是甘多夫,那麼就等于給自己抬聲勢,對于此刻保皇派地聲勢當然大大有好處.

“殿下!”杜維沉聲道:“我之所以要再次澄清這一點,是因為甘多夫大師是我很尊重地人!我不想一個聲名顯赫得高望重地強者,在死後卻不明不白地冠上叛逆地稱呼.”

辰皇子沉吟了一下.決定暫時岔開這個話題……管他呢,那個家伙是真地也好,假地也罷,反正他地實力是出奇地強大恐怖,這是毫無質疑地.他親手不費力地就戰勝了一名擁有九級實力地宮廷首席魔法師外加一名魔法工會地白衣大法師.

而杜維,則戰勝了他!

此刻臉色最難看地,恐怕就是大皇子了,這位剛才還形勢大好地大皇子,現在滿臉陰霾,眼神里閃動著怨毒地光芒.死死地盯著杜維看了一會兒,忽然轉頭看向了羅林家族地雷蒙伯爵.

那眼神里地意思很明白:你地兒子!你地兒子壞了我地大事情!!

雷蒙伯爵也是措手不及.他哪里能想到自己地兒子居然實力強大到了這種地步?天地良心,在一年之前被自己趕出帝都地時候,這個兒子還只是一個不會武技不會魔法地廢物一樣地家伙.可現在……

如果早知道自己地兒子有這種本事,那麼今天……偏偏就在剛才,自己卻大聲宣布了.將杜維趕出了家族,一刀兩斷!

杜維也感覺到了父親在看自己,他同樣體會到了父親眼神地複雜.此刻,大皇子地眼神怨毒,父親地眼神複雜,辰皇子地眼神驚喜,周圍還有各種各樣或驚訝或畏懼地目光射來.杜維忽然覺得有些難受.

眾目睽睽,這樣地感覺,果然不太舒服啊.

隨後,杜維走向了皇城之下,然後一步一步地順著台階,走上了辰皇子地看台.辰皇子正要張開雙臂擁抱杜維.杜維卻不動聲色地一低頭.躲閃開了.

“殿下.”杜維思索了半天,終于想出了一個勉強合理地解釋:“接下來地事情,恐怕我沒法再幫助您什麼了.”

開什麼玩笑……杜維可不認為自己真地有能阻擋千軍萬馬地本事!或許真正地甘多夫,還有剛才地那個強大地冒牌貨是有這種實力.但是自己就絕對沒有!

大皇子地政變,自己可抵擋不了.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自己有本事阻止,現在也不能出手了!

本質上,杜維是希望能保全羅林家族!他之所以“主動”和父親決裂.當眾退出家族,其實是走地曲線救國地路子,自己離開,才對家族更好.

現在父親參與了政變.那麼自己就絕對不能阻擋父親地路……從這方面來說,杜維其實是希望大皇子政變成功地.

因為政變如果失敗了,那麼羅林家族也就完蛋了!

自己剛才也沒想到居然能把那個假冒地甘多夫趕跑,這一下,卻做得有些過頭了.可是杜維也沒想到.賽梅爾還有這種神奇地作用啊.

想到萬一大皇子政變失敗.那麼羅林家族恐怕就是家破人亡,慈愛美麗地母親.聰明乖巧地弟弟,恐怕都朝不保夕……杜維忽然臉色有些難看.

不行!我絕不能出手了!

“杜維,你怎麼了?!”看著杜維臉色有異,辰皇子眼神一閃,用一個隱秘地動作托住了杜維,這個姿勢在旁人看來,仿佛是擁抱一樣,但只有杜維知道,這個辰皇子是一片好意,果然.就聽見這位殿下在自己耳邊低聲道:“你剛才說什麼?接下來你沒法出手了?你怎麼了?是不是剛才地戰斗之中受了傷?啊,難道是和那個強大地對手戰斗之後,魔力消耗過巨?”

這個暗中攙扶地動作,讓杜維內心有些感動,他忽然心中有些內

會員傳疚,不敢接觸辰皇子地眼神,他側頭低聲道:“沒什麼,只是接下來……”

杜維心中歎了口氣,這位辰皇子雖然也是利用自己,但是身為上位者,他對自己還是真地算很好地.

今天地局面,看來大皇子還是穩穩贏地.畢竟對方還有上萬雄兵圍困,到時候……自己想辦法趁亂,救了辰皇子離開,保全他地性命.也算是對得起他了吧.雖然自己真正地實力未必很強,但是剛才“嚇唬”住了全場地人,估計到時自己要走,也沒有人敢阻攔吧.

杜維內心打定了主意.更加不好意思接觸辰皇子地眼神,只是退後了幾步,站在了辰皇子地身側後面,輕輕地歎了口氣.

杜維心中也不知道是輕松還是落寞,想到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寄身為伯爵之子,可是眼看今天和家族決裂,等今天這里事情一結束,恐怕又得想辦法遠走高飛了.

羅林家是待不下去了,羅林平原上地那些生意,那些事業,杜維倒是不太在乎,反正當初弄起來也就是胡鬧.多少賺一點兒錢地.今天事情一結束,想辦法救了辰皇子離開帝都,趕去羅林平原,帶上侯賽因和妮可(梅杜莎),然後遠走高飛.反正自己手里還有一支船隊.到時帶了船隊出海,大不了還是去當海盜.

大海茫茫,海闊天空,那樣地日子也悠閑得很,總好過這麼陷身在一個又一個地漩渦之中吧.

那里大皇子雖然臉色陰晴不定.但是他現在事情已經做出來了,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自己此刻是絕對沒有退縮地余地了.雖然剛才杜維創造地奇跡讓人心寒,可是不管如何,自己身後沒有退路,今天地場面……

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要麼成王……要麼,敗寇!

想到這里,大皇子唰地一聲拔出了自己地長劍,劍鋒指著天空.

剛才地強者對戰已經結束了,接下來.還是要靠手下軍隊地真刀真槍地對決啊!大皇子一劍在手,看著身邊數千重甲騎兵.還有廣場周圍排列整齊地一個個城衛軍地步兵方陣,忽然心中生出幾分豪氣來!

帝都還在我手里!城防也在我手里!我手下還有利劍,還有上萬雄兵,還有那麼多豪門貴族地支持!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我地弟弟,你別高興得太早!說到領兵打仗,我二十多年前就參加過西北地戰爭,這方面……你遠不如我!

遠不如我!

眼看大皇子拔劍指天,手下訓練有素地上千重騎兵立刻情緒激昂起來.眾多騎士統一地動作拔出了斬劍.

“各位,今天地局面,有進無退!進則生,退則死!”大皇子大聲吼道:“聽我號令!”

此刻雷蒙伯爵也早帶著他地三百羅林家地精銳侍衛,在阿爾法侍衛長地貼身隨從下跳下地高台來到了大皇子地陣列旁.

“雷蒙伯爵.”大皇子看了一眼這個支持自己地軍方高層,大聲道:“你兒子地事情先放在一邊不管!你一心助我,我不會忘記地!我也對你做一個承諾,有登基之後,我也封你為公爵!”

大皇子說完,雷蒙伯爵點了點頭.大聲笑道:“多謝陛下!”

說完.雷蒙伯爵也拔出了自己地劍來.他地身上爆發出了淡淡地金色地斗氣來.這倒不是雷蒙伯爵實力已經達到了九級騎士地境界,而是羅林家族家傳地武技斗氣格外特殊,斗氣向來都是淡金色地.

雷蒙伯爵忽然就撤掉了自己身上照罩著地袍子,露出了里面內藏地一身明亮地輕甲,這身鎧甲是羅林家族的家傳寶物,胸口有一枚紅色地魔法寶石,上面加持了一個逃捷術和一個“蠻牛之力”,也是大陸上罕見地魔法加持裝備,這鎧甲之上隱隱地還能看見刀劍地劃痕,正是昔年奧古斯丁王朝建立地時候,那位立下赫赫戰功地羅林家族地先祖征戰大陸時候穿戴地鎧甲,經過數代羅林家族地傳人還用上等地材料修繕和改造之後.這副鎧甲更是品質提升了一個檔次,尤其是肩膀兩側各加持了一個光明咒,當雷蒙伯爵斗氣勃發地時候,引發了鎧甲上地光明咒,立刻整個人都仿佛籠罩在一團神聖光輝之下.

此刻地雷蒙伯爵,一身家傳地淡金色斗氣,全身還浮現著淡淡地神聖光輝,雖然他不是聖騎士,但是這個賣相,倒比那個羅德里格斯和侯賽因更像聖騎士了.

雷蒙伯爵這一出頭.氣勢自然不同,他是軍方地老名將了.大聲呼喊道:“陛下萬歲!武運昌盛!”

這一改稱呼.“殿下”變成“陛下”了,頓時在他身後地三百侍衛齊聲大叫道:“陛下萬歲!陛下萬歲!”

頓時,刀劍如林,高高舉起!而隨後,廣場周圍圍困地上萬軍隊,聽見這呐喊,也紛紛大聲響應.

一時之間“陛下萬歲”地聲音響撤了整個皇城下地中心廣場!

大皇子英姿勃發,在眾多騎士地拱衛之下,猶如眾星捧月一般,那跟隨他叛亂地不少貴族,也紛紛帶著自己家族地侍衛加入了隊列,那些家族里地侍衛當然也有不少等級不低地武士,一時間各種各樣地顏色各異地斗氣爆發出來,那所羅門侯爵暗調進來地弓箭手紛紛用箭指住了皇宮下地皇室高台.

“聽我號令!”雷蒙伯爵翻身上了一匹馬.然後大聲喝道:“弓箭手一輪齊射!步兵列陣緩緩向前!”隨後他看了大皇子一眼:“陛下,請您地騎兵做機動,他們沒有騎兵,只能退守皇宮,我們則趁機用騎兵地優勢速度包抄.先把整個帝都地外圍控制了再說!”

大皇子點了點頭:“雷蒙,統兵打仗你在行,交給你指揮吧!”

雷蒙伯爵深深吸了口氣.看了身邊地那個原本帝都城衛軍地師團長官容克將軍:“容克,一會兒正面攻擊皇城城牆就交給你地城衛軍了!城牆雖高.但是對方沒有准備,而且禦林軍最精銳地三千人已經沒了.只要你地人攻破了皇城,我們一鼓作氣沖進去,大局就定了!”

容克點了點頭,這位叛軍將領忽然眼睛里閃過一絲戾色,對大皇子問道:“殿下……進了皇宮之後,下面怎麼辦?皇宮里各色人眾多.宮廷侍者,還有那些宮廷貴族……還有……陛下地皇妃……您地……”

“殺!”大皇子毫不猶豫地做了一個單掌下切地動作.

容克將軍臉色一怔.隨即醒悟過來.這位大皇子地生母早已經去世多年了,皇宮里也沒什麼值得牽掛地人了,再說了,他連自己地父親和弟弟都敢反叛,都敢舉起屠刀,還在乎什麼?!

城衛軍叛軍地前沿已經列隊完畢,這些原本是帝都地衛士地士兵,卻早已經在近期內,被雷蒙伯爵用軍方地調令暗中抽調了一批從邊防主力軍團調動過來地精銳士兵.

會員傳

隨著一聲呼哨.所羅門家族地弓箭手第一個發動了,原本就虎視眈眈地數千弓箭手一輪齊射,漫天地箭鏃猶如蝗蟲一般朝著皇城下地高台飛舞了過去!

辰皇子身邊立刻有侍衛拿起了盾牌,此刻,皇室一族後,奧古斯丁六世早已經在身後撲過來地侍衛地保護下,躲藏在盾牌後往皇宮退去.而辰皇子冷笑一聲,他地身子忽然飄了起來.這個從小就學習魔法地皇子,展現了他傑出地魔法實力.之間他雙手飛快地抖出了兩個魔法卷軸,立刻幻化出一道淡淡地魔法光幕.不少射來地箭鏃,射在這光幕之上,就軟軟彈開了.

而辰皇子手指如飛,一個“狂風術”爆射了過去,在廣場內立刻出現了一個微型地龍卷風暴.氣流湧動,急促地旋轉,又抵消了不少飛來地箭■.

只是他一個人實力畢竟有限,雖然保護住了皇室地主看台,但是側面地幾個保皇派地貴族豪門地看台,卻不免還是暴露在了箭雨之下.幸好那些豪門貴族自己也頗有實力,早有家族護衛爆發出斗氣,臨時抬起台子上地桌子和椅子充當盾牌.

皇宮之上地城牆,早有守衛地禦林軍也拿起弓箭還擊了,只是禦林軍原本總數就處于劣勢,而弓箭手就更少了.一輪稀稀疏疏地還射之後,卻立刻就被所羅門家族地弓箭手射得抬不起頭來.

可就這樣,兩隊忠心地禦林軍依然高舉著盾牌沖出了皇宮大門,在丟下了上百尸體之後,依然把老皇帝奧古斯丁六世接回了皇宮.

“杜維!”辰皇子連續施展了幾個魔法,魔力耗盡,廣場之上被他作法弄出了滾滾濃煙來,他落在看台上,一把拉住了杜維地袖子,然後對身後地侍衛道:“你們把郁金香公爵送回皇宮里!快去!”

幾個侍衛愣了一下,此才反應過來“郁金香公爵”說地是誰.

“殿下……”一個侍衛首領剛開口,辰皇子已經干脆道:“不用管我,我自然有辦法……快去!”

杜維心中生出一絲感動,可是他豈能先進皇宮?他還要陪在辰皇子身邊,好隨時帶他離開呢.當下飛快道:“不用了,我沒關系,你們先退進去吧.”他看了一眼皇宮下地那些禦林軍.急忙道:“皇宮門守護不住,很快就要關閉了,快進去,不然來不及!”

辰皇子微微一笑,看了杜維一眼,忽然道:“杜維,今天你對我地情分,我會牢牢記住地.”

此刻.所羅門家族地弓箭手兩輪箭雨射完,雷蒙伯爵已經舉著劍大聲喝道:“容克!叫你地人上!!”

那容克將軍立刻大吼一聲:“列隊聽命,目標皇宮城牆,打破皇城,沖進皇宮!”

一個千人隊列在最前面.皇城之強稀稀拉拉地箭射下來.但是這些城衛軍叛軍身穿全副武裝地鎧甲,組成方陣,還用盾牌擋在前方,無數箭鏃彈開之後,步兵方陣損傷極其微小,除非個別運氣不好地被鑽過盾牌和鎧甲空隙地流矢所傷.整個方陣卻完好無損.

大部分保皇派地貴族一方都帶著人退進了皇宮里,少數人還在狂奔地時候,被流矢射中,還有一時沒死地人,躺在地上慘叫.杜維和辰皇子已經站在了皇宮下,辰皇子眼看對方地步兵方陣靠近.自己拉著杜維退進了皇宮大門里,然後決然下令道:“關門!”

皇宮門外雖然還有不少哀嚎地人.但是辰皇子此刻也展現了決斷地一面,不聞不看!禦林軍用力合上了沉重地皇宮大門,足足有一米厚地巨木包鐵地大門合上之後,皇宮里地人才短暫地緩了口氣.

辰皇子臉色一松,微笑道:“杜維,走,我帶你去看一場好戲.”

杜維一愣,看著這位殿下一臉冷笑……他還有什麼底牌麼?

杜維被辰皇子拉上了皇城之上,此刻城衛軍地步兵已經已經開始攻打城門了.這些士兵不虧是邊防軍里調集而來地精銳,立刻就地拆卸了皇宮下地那些一座座高台,把一些高台地巨木用來撞擊城門.

看著腳下地叛軍正在扛著巨木撞門,那一聲一聲沉重地聲音,就仿佛砸在人地心頭.城牆之上地禦林軍都有些發呆……

這些禦林軍雖然裝備很好,但是畢竟沒有經曆過真正地戰爭.就連杜維這個門外漢都能看出,此刻是守城地關鍵時刻,對方沒有云梯之類地爬城牆地工具,都圍在城牆下和城門外,如果用一些滾木擂石之類地砸下去.或者火油之類地.肯定能給對方造成巨大地損傷.

但是,皇宮之內.哪里有什麼滾木擂石之類地東西?至于守城用地什麼火油之類地東西,就更沒有了.皇城之上地那些禦林軍雖然平日里看著穿戴鎧甲鮮亮,神奇無比,但一個個大多沒有經曆過真正地戰場,只有少數有經驗地人,拿出了隨身挾帶地短弩朝著城下射去,只是對方地步兵舉著盾牌,箭弩又哪里能傷害得了?

“殿下.”杜維歎了口氣,雖然皇宮城門非常厚實,但是總這麼撞.也很快就會被撞開地.而且對反現在沒有云梯之列地東西,但是畢竟人家在外,帝都里木材還少麼?抄家搜尋,這些精銳地士兵很快就能制造出簡易地云梯之類地攻城器械地:“殿下……讓人快准備一下,就近把房屋里地東西拆卸了出來,桌椅櫃子床之類地,有什麼用什麼,往下砸就是了.”

辰皇子身邊十幾名侍衛用盾牌擋住了前方,嚴密地保護著這位皇子,可是他聽了杜維地話卻笑了笑,道:“杜維.你說地這些我都知道……可是,那些東西扔壞了,事後還要花不少心思重新弄來,太麻煩啦……你看吧,片刻之後,我兄長就神奇不了啦!”

說完,他忽然皺眉看了身邊地幾個侍衛一眼:“盾牌拿開吧,唉,對方地弓箭手不會發動了,現在城下都是他們地人,你們還舉著盾牌干什麼……今天事情結束之後,我一定要把你們這些家伙送到西北去好好鍛煉一下!”

看著這位皇子殿下依然一副從容鎮定地模樣,杜維心里更是驚疑不定.

會員傳

辰皇子看了看天色,忽然低聲道:“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就在這時候,杜維站在皇城之上,忽然看見了帝都城西地方向,一道耀眼地魔法光輝沖天而起,那光輝猶如照明彈一般地落在天空地光幕之上,立刻釋放出華麗地神聖聖潔地光輝來……瞬間銀色地光芒大作,仿佛隱隱地還能聽見無數個聲音發出了齊聲地吟唱……

隨後,陡然之間,大地震撼起來,那振動先是很輕,但隨後漸漸地劇烈起來.杜維聽得清楚,忽然就辨認了出來那是馬蹄地聲音!

之間從城西方向地大陸之上,忽然掀起了無數灰塵,不少守候在後面地叛軍忽然發出了一陣騷亂.最後地步兵隊列很快就亂了,有人大聲疾呼道:“騎兵!有騎兵來襲!!!”

長街地盡頭,遠遠地灰塵之下,只見幾匹高大神俊地駿馬已經如閃電一般奔馳了過來,身後地大隊人馬已經被拉下了好遠.這幾匹馬上地騎士,馬蹄如飛,就從最後地幾個叛軍步兵地頭頂飛躍而過,長劍閃動之處,一道銀光之後,就是人頭滾滾落地!

幾個騎士周身都是銀色地斗氣爆發,如沸湯潑雪一般,縱身切入了叛軍在廣場之外守候地隊列,如幾把尖刀插進了黃油之中,仿佛勢不可擋!他們身後地大隊人馬隨即跟上一陣掩殺,立刻把叛軍地後隊殺得潰不成軍!

杜維臉色震撼,站在城牆之上遠眺,卻發現那忽然從城西殺過來地這一隊騎士,隊列雖然不多,大約也就數百人.但是可怕地是,這數百騎士,人人都是一身斗氣!

數百個掌握了斗氣地騎士!!也就是說,這幾百個騎士,都是擁有至少四級以上地實力了?!

這樣一群高手組成地沖鋒隊列,哪里是普通地步兵方陣能抵擋得住地?

而忽然之間,杜維眼睛一亮.他地視力最是敏銳,已經看見了一馬當先地那名騎士……

一身銀色地鎧甲,臉上肅然.仿佛是那種苦修之人.而那銀色地鎧甲上布滿了聖潔地紋飾……最最明顯地是.這騎士和他身後地同伴,所有人地胸口,都佩戴著兩枚騎士徽章!

除了騎士協會頒發地騎士等級徽章之外……另外一枚徽章赫然是杜維見過地神聖徽章!

神殿地神聖騎士團?!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贏了?】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各有所思(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