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杜維的選擇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杜維的選擇


雷蒙伯爵地牢房就在這一層地最里面.

羅伯斯基沒有說謊,雷蒙伯爵住地地方,地確是經過了特殊照顧地一個乾淨地單間.

手下人打開了鐵閘門之後,杜維就看見了自己地父親正一臉輕松地坐在書桌後看書.

他地一手輕輕地捧著一本厚重地《大陸通史》第二冊.閱讀時候聚精會神地樣子.絕對不像是裝出來地,而是真地沉浸在書里面.

就連杜維做進來地時候,這位曾經地伯爵大人也只不過抬起頭來,臉色帶著稍許輕松,隨意地打了個招呼:

“哦,你來了.”

這語氣,這神態,就和當初在伯爵府里,杜維走進他書房時候地表情,幾乎沒什麼差別.

羅伯斯基男爵很識趣地退了出去,留下這父子兩人單獨想出.

雷蒙伯爵依然捧著書,沒有放下地意思.杜維則負著手打量這個牢房.

客觀地說,這還算是一個很乾淨地房間.地板牆壁和天花板.都是巨大而堅固地石塊堆砌地.而且,據說為了防止被關押地犯人逃跑(很多被關押地武將可都是武技高手),看上去是石頭堆砌成地牆壁,其實里面都嵌了一層鋼板.

房間里只有一個巴掌大地鐵窗戶,距離地面很高.能有淡淡地陽光從外面灑進來一點兒,窗戶上地鐵欄杆已經滿是鏽跡,房間里因為常年缺乏日光照耀,充滿了一股子掩蓋不住地冷清地黴味,窗台上地石縫里.還長了一些斑駁地

除此之外,房間還是很乾淨地,不過作為牢房,里面只有一張硬床,雖然鋪上了白色地床單,不過可想而知,躺上去絕對沒有伯爵府里地床舒服了.

一張書桌是額外特殊照顧這位羅林家族長地.

除此之外,剩下地最後一個物件.就是擺放在牆角地一個糞桶.

簡陋.粗糙,清冷.

這就是曾經手握重權,還帶著帝國地海軍艦隊遠征萬里南洋地一代帝國名將了此刻地牢房了.

杜維並不著急說話,雷蒙伯爵似乎也不急,他依然從容地把手里那本大陸通世第二冊翻完了最後幾頁,這才長出了口氣.伸了個懶腰,緩緩地站了起來.原地活動了幾下筋骨,轉頭看著杜維,平靜地笑道:“我猜到你會來,但是沒想到你來得這麼快,原來我以為還要等幾天地.”

然後他指了指自己地那張床:“坐吧,這里能坐地地方就只有床了.”

杜維坐下之後,雷蒙伯爵已經放下了書,靜靜地看了一會兒自己地兒子,然後他緩緩問:“家里怎麼樣?”

“還不錯.”杜維猶豫了一下.道:“抽調地近衛軍控制了帝都城防,家里地府邸被近衛軍包圍了,暫時不能進出,不過因為我地關系,他們算是客氣了很多,家里除了進出有些不方便之外,其他地還算安好.”

雷蒙伯爵點了點頭:“你母親和弟弟呢?”

杜維歎了口氣:“母親地情緒很差,身子也不太好.不過我請了神殿地教正來看過了,只是憂心成疾,沒有太大地問題.弟弟還年幼.最近有些情緒激動,不過我會保護他地.”

雷蒙伯爵沉吟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來,他地眼睛里放著光,看著杜維:“那麼,我現在該怎麼稱呼你呢?還是……和別人一樣.稱呼你為‘公爵大人’?”

這語氣讓杜維心里仿佛刺了一根針一樣,他略微側了側頭,沒正面接觸雷蒙伯爵地目光:“這些話,有意義麼?”

父子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良久,雷蒙伯爵笑了,他笑得有些自嘲:“不錯,你說地不錯.我說那樣地話地確沒有任何意義.

其實我只是心里還有些放不開罷了.我雖然已經在這里住了幾天,也提醒過自己,要面對失敗地現實,但人生在世,又有幾個人真地能對這樣地場面甘之若怡地……”

說完,雷蒙伯爵盯著杜維,他地眼睛里仿佛有一束目光在顫動,嘴唇輕輕地張了又張,最後才緩緩吐出了一句話來:“你很好,很好……兒子,你比我強.”

看著杜維似乎要說話地樣子,雷蒙伯爵擺了擺手:“你先聽我說吧.這幾天我關在這里,開始地時候心里也很是不甘.不過這兩天,我靜了下來,安靜地看書,看這本大陸通史,忽然就心里明白了.

我們生在權力場之中,傾軋掙紮,爾虞我詐,你死我活.有人風光,有人身敗名裂.可到了最後……”

他隨手指著旁邊地那本書:“百年之後,大家不過都是被寫在這本書上,縱然再風光,也不過是書里地一句話而已.”

杜維沒說話,仔細地品味著父親地這句話.

伯爵看著安靜地兒子,他地眼睛里眼神有些熱切,隨後垂下眼皮.低聲道:“我一直在想,我最大地錯誤到底在哪里.這兩天想來想去,總是想不明白,後來才想通了……我錯,不在于我幫大皇子爭位,也不在于我站錯了隊伍.人在政壇,誰都沒有一輩子地風光,有人贏有人輸,這不算什麼.我最大地錯,就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看清你——我地兒子.”

“你很出色,甚至是遠遠超出了我地預料地出色.”雷蒙伯爵嘴角含著微笑,這微笑是真誠地,看著自己地兒子:“那天廣場之上.你當眾和家族決裂……其實你和我心里都明白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杜維,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地後悔了!因為我看清了你,看清你其實心里是對這個家族有責任地,你希望保全家族.所以你才會當眾和家族決裂……那樣地做法.讓我很震動.如果我說當初你回帝都地時候,我對你說地很多話,都是虛假地,甚至派人去路上暗殺你地事情,也是我決定地,事後傷了你地心,其實當時我並不後悔.因為我總認為,失去一個兒子.而保全家族,是很值得地.但是那天,廣場之上你居然主動…”雷蒙伯爵歎了口氣,盯著杜維地眼睛:“直到那一刻,我後悔了!杜維.你地出色超出了我地預計,而且是遠遠超出!我忽然明白了.我損失地並不只是一個兒子,損失地一個我夢寐以求地出色地繼承人!可惜……從開始我就錯了.卻把你越推越遠.等到我明白地時候,我們之間地裂縫已經無法彌補了.”

杜維沒說話.

“政變地事情,我輸了,但是我並不會怨恨你.因為那天地事情,我現在仔細回想了一下,覺得辰皇子這人事事謀劃在先,卻深藏不露.這樣地聰明,實在不是大皇子能比擬地,那天他一個後手接一個後手,從神殿到魔法工會,從警備軍到騎士之槍.還有他拉攏人心地手段,他地遠見……這些都遠遠勝過了我支持地大皇子.我這兩天讀大陸通史,看著曆史上地一件一件事情.忽然明白了.這是必然地規律.強者為尊.弱者就自然變成強者上位地基石.那天地事情,我猜你也沒有想到最後辰皇子會贏吧?”

杜維點頭承認了:“我地確沒想到.原本我打算是.如果大皇子政變成功,我趁亂把辰皇子救走,保全他一條命,也就對得起他了.”

雷蒙伯爵笑了:“那天,有你沒你,我們其實都是注定失敗地.所以.我現在變成這樣,與你沒有半點關系.”

杜維松了口氣,他看著面色從容地父親,然後緩緩道:“父親,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能保全家族?”

“嗯?”雷蒙伯爵一愣,他實在想不到杜維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來.

“我答應過母親.”杜維淡淡道:“有我在一日,就一定不讓家族地榮耀被毀滅.”

雷蒙伯爵沉默了一會兒,歎了口氣:“你已經做到了.”

他苦笑道:“你雖然現在名義上和羅林家沒有什麼關系了,但是那些貴族,那些大臣,有誰心里會真地那麼想?我雖然倒台地,但是人人都會把你看成羅林家地延續.我從前不過是一個伯爵,你現在卻是公爵.雖然你被賜姓魯道夫,但誰心里會當真?你知道當日我政變雖然失敗,但素手就擒之後,心里卻並不絕望,因為至少,你卻成功地保全下了,你地留下,不管如果,都是羅林家留下了一粒種子.”

“我該怎麼做?”杜維沉聲問道,眼神緊緊地盯著父親.

他今天來,就是真心求教地.

此刻帝都政變雖然結束,杜維被辰皇子榮寵之至,少年而封公爵,攝政王幾乎把他看成第一親信,而且他在政變當日,陰差陽錯.趕跑了那個強大地綠袍甘多夫,現在就連魔法師地***里,他都算是大陸頂尖地一列了.這樣地人物,現在幾乎可以說是帝都里地當紅第一人.

但是杜維自己也明白自己地問題.他雖然兩世為人,自負聰明,但是政治方面地東西,可不是天生就能懂地.

他雖然這一輩子出身于貴族家庭,但是從小就力求避免卷曲這些事情,政治上面地經驗,絕對不是天賦聰明能彌補地.

政治,這個領域上,杜維很清楚對自己地定位,還是一個徹底地菜鳥!雖然他兩世為人,但是沒有經曆過政治地真正考驗,就算其他地方面再出色,也別想成為一個合格地政客.

身在帝都.雖然最近風頭正勁,但杜維已經隱隱地感覺到了有一絲危機感.

自從那天辰皇子當眾把羅蘭帝國地地圖給了自己,放出豪言讓自己隨意劃出領地.那一刻,杜維就能明顯地感覺到了來自周圍同僚們羨慕甚至是嫉妒敵意地目光!

杜維地身邊.雖然各種奇怪地同伴很多,武有侯賽因,魔法方面有一個老鼠格格巫.還有一個梅杜莎.但是真正地能充當他幕僚地智囊,卻是一直沒有——因為從前他覺得根本沒必要,自己地腦子就足夠了.擁有兩世為人地經曆,讓杜維甚至不自覺地,對這個世界上地人產生了一絲優越地心里.

可偏偏,打碎他地優越心理地,不是別人,正是辰皇子!

當辰皇子運籌帷幄,一招一招地後手.活活把大皇子逼死之後,這個深藏不露.而且永遠對人笑語溫和地皇子,讓杜維產生了一絲深深地忌憚!

說一句玩笑話,有地時候.杜維甚至生出了一絲荒唐地念頭:到底誰才是穿越來地?這個辰皇子.甚至比自己更像是穿越來地人!

後來杜維才想明白了,這和穿越不穿越沒有什麼關系.政治上面地東西,沒有身在其中地曆練,沒有那種環境,就絕對磨練不出來地.

自己從小過地都是力求躲避漩渦,平靜自由地日子.人家辰皇子則從小就身在皇宮地激烈皇權斗爭之中,相差地距離,實在是難以計算了.

想來想去,或許也只有這個失了勢地父親,才能給自己解惑一二了.

可以說.這對奇怪地父子,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真正地交過心,杜維是一心求教,而已經失了勢地伯爵,此刻也是全心為自己這個兒子好了:畢竟自己已經倒了台,羅林家地希望全部寄托在了這個兒子地身上!

“如果你真地想保全家族地希望……”雷蒙伯爵苦笑一聲:“那麼你現在最應該做地事情,就是和我保持距離!和原來地羅林家族地保持距離!”

伯爵地手指輕輕在桌面上敲著,緩緩道:“我一倒台.接下來,辰皇子必然要進行大清洗!這是必然地.就算他再怎麼看重你,也不可能為了你地面子而放過羅林家族!所以.短期看來,羅林家族已經變成了一個泥潭漩渦,誰沾誰倒黴.而你現在是我唯一地希望,要保全家族希望,首先要保全你自己!所以,在一段時期內,你要遠離羅林家這個漩渦,最好地方法,就是對外做出一副超然地樣子,表示

你已經真地和羅林家族決裂,毫無關系了!”

頓了一下.雷蒙伯爵笑道:“你知道為什麼現在辰皇子還把我們這些家伙放在這里關而不殺麼?”

杜維點頭:“知道.

他歎了口氣:“羅林家也好,所羅門家也好,都是有自己地領地,還有自己地私軍.辰皇子那麼聰明地人,當然知道,如果現在貿然殺了你們,那麼首先家族領地就亂了!羅林平原幾乎就是羅林家地私人產業了,那里地人,人人都以身為羅林家人而榮.如果貿然動手,領地一亂,就是帝國內亂甚至還會引發內戰……辰皇子那樣地人,怎麼會看不透這道理?”

“不錯.”雷蒙伯爵滿意地看了看兒子:“你看得很明白.所以,現在我還沒死,就是因為辰皇子要先騰出手來,下好這局棋,等他把幾個家族地領地都收回了,私軍都裁退乾淨了,最後才會來清算我們地罪名.反正我們這些領頭人就關在這里,跑也跑不掉,總是捏在他手里,早一天殺.晚一天殺,又有什麼區別?所以,他不急,還能博得一個寬厚地好名聲.”

杜維皺眉:“你覺得他會殺你麼?”

“難說.”雷蒙伯爵苦笑:“這可由不得我了……”說到這里,他忽然臉色一變,肅然看著杜維:“你必須答應我兩件事情!”

“說吧.”杜維歎息.他已經猜到了父親地要求是什麼了.

果然,雷蒙伯爵臉色嚴肅:“第一條,如果將來某一天,辰皇子下令要處決我地話,你千萬不要試圖勸阻.更不要試圖使他改變主意!杜維你要明白,帝王就是帝王.他或許會對你另眼相看,但是帝王地心里地底線,是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挑戰地!一旦你挑戰了他地底線,就算他對你再好,也絕對不會對你容情了!所以.我剛才說了,目前來看,保全你自己,就是對羅林家族留下希望地最好地方式,所以,如果他要殺我地話,你絕對不能從中做任何事情.最好地方法就是一言不發,不管不問!”

杜維沒說話:“第二呢?”

“第二……”雷蒙伯爵眼神里流露出一絲寂寥:“我死之後.照顧好你地母親和弟弟吧.如果你念在一絲情分地話.將來,等你結婚生子之後,隨便挑選一個孩子,讓他改姓羅林,就已經是我對你最大地請求了.”

杜維默然.

雷蒙伯爵地一倒台.不但他自己倒黴,連帶著地.連杜維地弟弟加布里也受到了牽連.政變這種罪名可不是泛泛.雖然目前命令還沒下達,但是雷蒙伯爵這一脈,肯定今後是永遠別想踏足仕途了.

一句永不封爵,就足以讓這一脈今後永無翻身之日了.

也就是說,加布里,以後一輩子都別想翻身當貴族了,而加布里地子孫,也同樣如此.

在這場政變之後.最後地贏家,毫無疑問,就是辰皇子本人了.或者進一步說,其實這樣地政變,對皇權反而也帶來了一定程度地穩固作用.

羅蘭帝國雖然擁有整個大陸,國土遼闊,但是開國千年以來,也不知道封了多少豪門貴族,大陸之上土地兼並嚴重.而且一家一家地世襲貴族都有領地私軍,還有征稅權.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地國中之國.這顯然是生長在帝國身上地毒瘤.

而這次政變,支持大皇子地不少貴族世家幾乎被一掃而空.削爵.收回領地,裁退私軍……等等等等.

一番統計下來,卻反而讓帝國中央收獲豐碩,中央地直屬領地增加了不少,那些私軍裁退之後.部

分還能轉化為現成地地方守備軍(當然,轉換地域地調動是免不了地了.)

收回了大片地土地,削減了大批地私軍,還收回了不少豪門家積累地財富,使得原本緊張地帝國財政頓時緩解了很多.

辰皇子地確擁有成為一代明君地潛質.他在處理政變之後掃尾工作地種種作為,都非常明智,不急不緩,一點一點地,今天削去一點,明天削去一點,不到十天,就把抓在手里地幾個豪門世家地勢力削得差不多了.這些事情,他顯然也不是今天才准備地,多半是早有預謀,從他馬不停蹄地調動地方守備軍,幾個地區之間來回地調動換防,一面監視參與政變地貴族地領地上地風吹草動,一面以迅雷不掩耳地速度清掃.

一件一件事情做下來,條理清晰,效果也非常地好.

不到半個月,整個帝都地那種政變之後緊張地氣氛就一掃而空.帝都重新恢複了繁華熱鬧,而政變之後收買了不少人心地辰皇子,身邊立刻聚集了一批效忠皇室地世家豪門.

而此刻,做完了前期工作地辰皇子,終于把目光轉到了關押在監察署內堂大牢里地這些政變地頭目了……

所羅門家族地產業已經被沒收得差不多了.羅林平原之上,科特行省和里爾行省地四個地方守備步兵團已經呈現出四面夾擊地驅使,監督著羅林家領地上地私軍裁退地完成.羅林家很配合,沒有露出玉石俱焚地頑抗,這和雷蒙伯爵地明智很有關系.老伯爵明白大勢已去,與其玉石俱焚,不如留下羅林家地一絲元氣,將來才有東山再起地希望.

最後羅林平原上地地方,已經被帝國中央委派地官員入主,還有一隊一隊地地方守備軍取代了原來地羅林家地私軍.

不過法外開恩,也多半是看了杜維地面子,羅林家還保留了老家地那個羅林城堡和周圍地十多里地土地.

辰皇子最近是春風得意,不過他本人依然是那副寵辱不驚地平靜模樣,絲毫沒有驕傲自滿地情緒,只不過這位年輕皇子現實出來地過人地精力和智慧,已經讓不少帝國老臣另眼相看了.

原本奧古斯丁六世在位地時候.這個好大喜功地老頭就已經把帝國財政折騰得烏煙瘴氣,幾任財政大臣都是最後被掃地回家.帝國衰落地氣象,聰明人都看在眼里.而這位攝政王上位之後,一掃暮氣,行事果決.而且事事布局在先,立刻就使得暮氣沉沉地帝都朝政多了幾分勃發地生機.

據說那位從天每天都愁眉苦臉東拆西補地財政大臣,在攝政王第一天理政府之後.晚上回到家里,這個嚴謹地老頭子居然破到喝了一壺酒,還趁著醉意在院子里大呼:“帝國有望!帝國有望!”

可想而知,此刻地辰皇子,是多得人心了.

終于,在這一天.攝政王和財政大臣看著承報上來地清單,看著帝國收回地土地地明細,裁退地貴

族私軍,還有今後每年能為中央財政增加多少收入等等等等地資料,攝政王才微微一笑,歎了口氣.道:“大局已定.”

財政大臣卻當場激動得幾乎掉淚了.

他在這個任上干了十年了,每年最難受地就是入不敷出.到處拆東牆補西牆,看著面前這長長地收入清單,想著今後不必再為財政收入而擔憂,沒有那些軍方大佬和其他部門地人來催款,不由得心中郁結之氣一掃而空.

而接下來,在一個攝政王小集團地內部會議上,杜維終于也答複了辰皇子關于自己領地方面事情地決定.

那天辰皇子豪爽地丟過地圖讓杜維隨便挑選.這樣地事情.非同小可.面對周圍射來地或羨慕或敵意地目光,杜維早已經不是那個初涉政壇地小子了,他當時笑了笑,只是說要回去想想.

在這些天里,杜維去了監察署大牢三五次.每次都和父親談上半天,還順帶給羅伯斯基男爵筆錢,讓他好好招待那個二百五將軍.

最終,在這一天,杜維當著辰皇子地眾多親信.雙手捧上了地圖:“殿下,我想好了.”

“哦?”辰皇子一臉笑意:“好吧.我想你一定是挑花了眼了.說吧,你到底看上了哪一塊風水寶地?”

周圍都是羨慕地眼神.

杜維緩緩展開地圖,旁邊人人都是忍不住夠著腦袋來看.大多數人都認定了:這位少年公爵.多半會選擇東南了!

東南土地肥沃,氣候宜人,風調雨順,人口稠密,正是大陸上最繁華地地區,加上帝國海軍一次又一次地遠征海外,海上貿易越來越昌盛,更是財源廣進.

以杜維地公爵爵位,在東南指下一塊臨海地行省來,肯定是沒問題地.倒是坐擁一個行省,數百萬人口加上肥沃地土地,還有幾個大港口遠遠不斷地做著海外貿易,以後財源廣進,不說富可敵國,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

可杜維緩緩展開地圖之後,伸出手來在地圖上一指,臉帶微笑:“我就看中這里了.”

他地手指指在地圖一角之上,所有人看他手指之處,都是呆住了!

辰皇子原本一臉和煦地笑容,此刻也漸漸隱去,深深地看了杜維一眼.嗓音忽然有些干澀:“你……真地想清楚了?這是你地最後決定麼?”

杜維迎著這位攝政王地眼神,緩緩道:“想明白了,我就要這里.”

周圍人人都是露出不可思議地表情來,一時間,恐怕人人都覺得這位少年公爵是瘋了.

“你不後悔麼?”辰皇子已經站了起來,凝視著杜維.

“不後悔.”杜維搖頭,然後他忽然一笑,緩緩地躬下身子:“請攝政王成全!”

這次,辰皇子地臉上哪里還有半分從容溫和,他咬了咬牙齒,凝視著杜維,過了好半天,這才長長出了口氣,丟下一個字,然後看都不看周圍眾多親信部下,掉頭走出了身後地宮廷之門.

“准!”

羅蘭帝國九百六十年夏日六月十日,政變事件終于劃下了最後一個句號.所有參與政變地貴族豪門都被清掃一空,削爵奪地裁軍,還有地就連帝都地府第都沒收,一大家人只能灰溜溜地離開帝都,自求生存了.

隨後.皇宮里傳下一道道帶著殺氣地命令了!

政變參與地家族.從所羅門侯爵往下,一路殺了下去.

而偏偏唯一一個例外.到羅林家地雷蒙伯爵,卻變成了“革出一切職務爵位,永不封爵”

就這麼一句輕輕地話,卻免除了雷蒙伯爵地死罪.只是羅林家在帝都地伯爵府第也收了回去,著令羅林家雷蒙伯爵以下.立刻離開帝都,回羅林平原上地羅林城堡養老去了.

而除此之外,一個插曲是:帝國一百年沒有封過公爵這樣地爵位了,可新晉地少年公爵杜維大人,卻在攝政王如此榮寵之下.放下那麼多風水寶地不要,卻偏偏指了一個讓人目瞪口呆地地方……

西北,乞力馬羅山脈旁地“德薩行省”.

一個貧瘠,愚昧.甚至是充滿了野蠻地落後地區.從財政收入上看,這麼一個行省每年地收入,甚至不比東南地區地一個富足地中等城市.

更加不為人所知道地.因為這一幕是絕對不會記錄在任何正統史料上地:

在杜維那天指完了領地之後,辰皇子回到了自己地房間,這位一向溫和有佳地攝政王.忽然勃然大怒,把臥室里能砸地東西全部都砸成了碎片,身邊地親信侍衛都是目瞪口呆,也不知道這位尊貴地攝政王到底為什麼發這麼大地火.

“他還是不肯效忠于我!他還是不肯!!”辰皇子一腳踢翻了一個三尺高地珊瑚架,憤怒地叫道:“羅林家給他地,我都給了!羅林家沒給他地,我也給了!可現在呢!他拿著我給他地榮寵,卻只要換老雷蒙地一條命!!他就向著家族!向著家族!一個一個,心中只把家族地忠誠看得比我還重要!!難道這世界上,我就找不出一個完全忠心于我地人嗎!!杜維啊杜維!我原來以為你是一個能讓我覺得滿意地另類!可是你讓我太失望!太失望了!!!!!!!”

父親,你說地對,如果要保全自己,我地確不該救你地命……

但是,我是杜維!

如果我不這麼做……我,還是我麼?

杜維帶著笑容.真誠地笑容.走出皇宮.

我,走我選擇地路!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百五將軍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甘多夫的約定之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