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奴隸】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奴隸】


帶著賽特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這個大腦袋家伙雖然還對杜維充滿了好奇,不過在臨走的時候克拉克執事已經嚴厲的提醒過這個賽特,讓他從今天開始,以後一切事情都要聽從這位杜維法師的命令。

就好像對待你的老師那樣。“克拉克是這麼形容的。

當然,原來賽特是有老師的,而且他的老師在魔法工會里地位還相當不錯。就是當年曾經和格格巫一起進入冰封森林,結果在遇到梅杜莎之後,卻坑了格格巫一把,自己搶先跑掉的家伙————阿茲法師。

不過賽特在阿茲的手下原本就沒有什麼地位可言,否則也不會被發配出來賣魔杖了。阿茲身為魔法工會的八級魔法師,手下的魔法學徒眾多,也不缺賽特這麼一個。

所以,從現在開始,賽特算是改換門庭,正式投入杜維的門下了。

“怎麼了,賽特。”杜維看出了這個大腦袋家伙神色有些古怪,溫言問道:“你在想什麼?”

“不不,沒什麼,杜維……杜維老師。”賽特老老實實的按照魔法工會里的傳統稱呼杜維為“老師”。不過這個稱呼讓杜維聽了心里有些皺眉。

“賽特。”杜維停住了腳步,看著這個自己拐騙回來的魔法研究方面的天才:“我不需要你喊我老師。”

“可這是傳統……”賽特小聲辯解:“在魔法工會里,所有的魔法學徒,都要對自己效忠的魔法師稱呼‘老師’。”

“但我可不是你的老師。”杜維搖頭:“你也不是我的學生,我更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我把你要了過來,是需要你的頭腦,甚至誇張你點說,我需要你來教會我點東西。呵呵……”賽特惶恐了。

杜維拍了拍這個木訥的家伙。看著他地大腦地,笑道:“好了。以後你會明白的,我看中的是你的天賦,我希望你能利用你的天賦,幫我完成很多事情。”

然後,杜維也不管賽特的表情如何,指著街道的前面:“看,我的住處到了。”

前面就是杜維目前的臨時住處。這個原本屬于大皇子的別院。據說從前是大皇子用來金屋藏嬌的地方。當然,這是謠傳,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杜維也不關心,反正他就要離開帝都了。

這個宅子不算小,杜維搬進來的時候,里面的仆人以及原來看守宅子的人,都已經隨著大皇子的倒台,而全部被遣散了。杜維也沒有再花心思去找人。現在家里就住著一個老仆人瑪德,還有兩個原來羅琳家族的仆人,羅林家搬回羅林平原後,不願意離開帝都,就留了下來暫時還在杜維的手下。

此外,目前家里的人。還有薇薇安,老鼠格格巫,以及神獸QQ大人了。

不過,老鼠格格巫和QQ的存在,對大家來說還是一個秘密,只有杜維知道這兩個家伙的存在。

回來到惡化死後,杜維以外的看見了薇薇安這個小妞居然站在宅子的門口,就這麼安靜的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雙手托著下巴,可憐兮兮的看著街道的盡頭,大概是待的是就愛你太長了,小傻妞有些發呆,甚至沒有察覺到杜維的走進。

“你怎麼在這里?”杜維笑了,看著坐在台階上發呆的薇薇安。

其實他看見薇薇安出門來,還是挺高興的。自從那天自己從“斷背山”

把薇薇安帶回來之後,這個性子原本就軟弱的小丫頭,忽然得知了自己老師故去的消息,回來之後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每天都悶悶不樂。

杜維每天都去看她幾次,可是每次去。這個小丫頭都是沉默不語,一臉悲戚,杜維也嘗試說話逗她,克霍斯每次說著說著,這個小妮子就忽然吧嗒吧嗒的掉眼淚。最後杜維也沒辦法,只能讓她自己在房間里一個人靜靜的休息。想來等事件一天一天過去,心里的傷痛總會消散的吧。

果然,今天看見薇薇安終于出門了,還坐在了宅子大門口,杜維走了上去,伸手在她的腦袋上輕輕的敲了一下,眯著眼睛微笑道:“喂!你在發呆麼?沒聽見我說話?”

薇薇安抬起眼皮,眨巴兩下眼睛,看著杜維,漸漸回過神來,然後站了起來,揉了揉有些酸的膝蓋,低聲道:“你,你考,考過了麼?”

小妮子依然是一臉的柔弱模樣,不過眼神里的傷痛淡了很多,語氣里還帶著對杜維的關心。

杜維笑了,語氣也柔和了許多:“你是專門坐在這里等我的麼?”

“我……我擔心你。”薇薇安小臉一紅,垂下頭去:“魔法考,考核,很難,我擔心……”

杜維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上面掛著一枚魔法藥劑師的徽章,笑道:“放心,你看,這是我的徽章,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已經是一位合格的魔法師了。”

薇薇安瞪大了眼睛看著杜維胸口的那個魔藥師徽章,可是不等小丫頭說話,杜維已經一手拉著薇薇安大步往宅子里走了。走了兩步,轉過頭去看了看賽特:“你楞著干什麼?進來!”

瑪德也趕緊從里面跑了出來,杜維吩咐瑪德帶著賽特進去:“讓他自己挑一個房間吧,反正這里那麼多房間,唉,一到晚上就冷清清的,好像個鬼宅一樣。”

瑪德點了點頭,正要下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轉身又道:“少爺,若琳小姐來過了,她說咱們的商鋪里有些事情,最近生意不錯,但是人手有些不夠,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您去商鋪看一看,而且,她似乎對我們現在商鋪里的兩個工匠都不太滿意……還有,你派去商鋪里的那四個四胞胎,似乎若琳小姐也對她們不太滿意。”

杜唯點了點頭:“瑪德,我知道……嗯,還有你記住一件事情,以後不要再說什麼若琳小姐了,記住,她是一位騎士,以後不近在任何場合,都要提起她的的時候,都要說若琳騎士閣下,記住了麼?這點很重要。”

若琳的確有些煩心的事情。

雖然她現在跟對了一個老板,而且從走勢來看,杜維這位老板是步步高升,末來的前途一片光明。而且杜維對若琳也非常信任,已經決定把帝都這麼一個日進斗金的生意完全交給若琳來管理了。

但是,若琳卻並不喜歡這項工作。

本質上說,她更喜歡去管理那幫海盜,至少帶著船隊在海上馳騁,經曆風雨,那種充滿了新奇和刺激的冒險生涯,更讓若琳心動——而不是現在每天穿著華麗得近在呼可笑的鎧甲,周旋在一群虛偽的貴族身邊。

不過,若琳還是服從了杜維的安排,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看出了目前杜維手里的人手不足的困難。雖然這位小少爺平步青云的非常快,但是起家過于太快,根基不牢,手里缺乏可用之人,是杜維目前的一個致命傷,如果這個問題得不到解決的話,將對杜維的發展造成很大的麻煩。

所以,若琳還是服從了。

她盡心盡力的管理著手里的生意,她完全展示出了自己的能力,每天白天周旋在一批又一批的貴族身邊,她不需要向當年自己行走江湖的時候那樣子還要偶爾犧牲一點色相……感謝杜維對她的形象包裝,事實上,現在若琳只要刻意的保持著一副冷酷的樣子,那些貴族反而像蒼蠅一樣的圍過來。

若琳覺得自己快忙得吃不消了。雖然知道今天是杜維少爺去魔法工會考核的日子。不過這個聰明的女騎士卻對杜維很有信心……開玩笑,她可是太了解這位少年的種種手段了。考核麼,對這位少年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所以,上午的時候她甚至沒有做出關心的姿態去關心一下杜維的考核結果,反而是留在了商鋪里,處理一些事情。

目前生意非常好,短短幾天,已經給杜維帶來了一白五十多萬金幣的收入,扣去先期投入的成本,只是這三天,杜維已經淨賺了百萬金幣身家。

沒有了中間層層黑心商人的盤剝,杜維的船隊可以源源不斷的從並方把那些傭兵冒險團從冰封森林里獵取的貨物直接運送到帝都來。最新鮮的貨物,加上略微低一點的價格。還有杜維目前在貴族圈里的名氣,使得短短三天,上次若琳帶來的整整一船的貨物,幾乎就已經賣掉了大半。

她上午的時候已經派人用最快的速度回去給停泊在沃克港地船送信,讓人繼續去北方采購,把貨物運送到帝都來。

而隨後,她終于等來了杜維。

杜維是帶著微微安一起來的。既然這個小妮子終于肯出房門了,那麼就不能讓她繼續一個人悶在家里了,帶她出來轉轉。對緩和心情也有大有好處的。

薇薇安對杜維經營的這家產業里的各種來自北方冰封森林的貨物很有興趣,以一個魔法師的眼光來看,薇薇安覺得很多東西都是很有用處的。

留著薇薇安在那里慢慢的挑選,杜維和若琳到了樓上的房間里仔細的談了一會兒。

若琳先把自己目前面臨的幾個難題說了一遍。

首先,人手不足。既然是面向貴族群體的生意,那麼店鋪里還需要一些經過產格培訓的侍者……那些貴族可不是一般人,如果隨便去奴隸市場買幾個人回來的話,沒有經過產格的禮節培訓,會讓人背後議論。還會丟了杜維的臉面。貴族們對這些還是非常講究地。

其實,工匠的問題。從北方運送來的貨物,大部分都是原材料,雖然杜維在開業之前已經在帝都花高價雇傭了幾個不錯的工匠,有鐵匠,有裁縫,有木匠,還有幾個雕刻師。但是還是遠遠不夠的。

那些魔獸的皮毛要制作成精美的華服。皮裘大家,可不是隨便縫縫補補就可以了。貴族們講究材料的同時,還非常講究款式的新奇,而這方面,顯然是不足的。

而那些珍貴的魔核,雖然大部分已經被魔法工會訂購了,但是一些豪門世家也會來采購,用來計好自己家庭里招攬的魔法師。還有一些武器……

說到武器,這是讓若琳最頭疼的地方。

目前倉庫里儲備的材料都是上等貨,但是手下的兩個鐵匠卻實力太普通了。而且,人手也實在太少了。就在昨天晚上,這兩個平庸的鐵匠就在鍛造裝備的時候,損壞了兩片地龍的鱗片,還不小心在淬火的時候,因為火候不足,把一柄設計為目前最流行的貴族用的細長的刺劍給毀了——因為火候掌握的問題,那柄設計成細細的猶如筷子的一般的長劍,居然在試用的時候,輕易的就被一把鐵匠用的火鉗給敲斷了。

兩個鐵匠其實已經很努力的,但天賦實在不足。而且他們原本雖然也打造過武器,但是卻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麼多上等材料。

這些還只是目前的問題,而最最讓若琳火大的……就是杜維塞過來的四個女魔法學徒四胞胎!

那四個如花似玉的四胞胎美少女,原本是價值上百萬金幣的男人的寵物,可是杜維卻仿佛絲毫對這四個女孩沒有什麼興趣,在商鋪開業之後,直接就把這四個女人扔到了若琳的手下來。

杜維的想法很簡單,他希望能繼續發展生意,在將來,可以制作出一些魔法道具來!魔法師這個群體都是不缺錢的,一方面,又大批的貴族的討好,贈送無數的財富,一方面,魔法師擁有各種各樣寶貴的寶石。這樣的一個群體,是杜維認為的最好的消費者。

北方運送來的這些魔獸的魔核,能制造出很多吸引魔法師的東西,杜維也很清楚,賣原材料,遠遠不如賣成品!利潤也會翻上好幾倍。可是,魔法道具的制造,並不是普通的工匠能勝任的。

在羅蘭大陸,有一個名叫“魔造師”的特殊職業,這個職業群體很小,人數也不多,主要是專門制造魔法師需要的個中道具,比如魔杖,比如水晶球,比如個中魔法輔助類的道具,甚至還有人能造出魔法卷軸來!

但是這個職業的群體也是非常古怪的,有些魔造師,本身就是出色的魔法師,他制造的魔法道具主要是供自己使用,偶爾也會制造出一些道具流傳在市面上。當然,這樣的魔造師是極少數的,也只有這樣身兼魔法師和魔造師兩種身份的人,才能有本事制造出魔法卷軸。而大部分魔造師的身份,都是魔法學徒出身,但是卻沒有成為魔法師的天賦,最後不得不成為了魔造師,利用自己所掌握的魔法知識來專門給魔法師制造需要的各種東西。

但不管是任何魔造師,都是目前杜維無法招攬到的。因為幾乎所有的魔造師都屬于魔法工會。而那些原本就身為魔法師的魔造師,更不會隨便的被某個人招攬。

所以,杜維對四胞胎寄予了厚望,希望這四個女孩能利用自己的魔法學識,最後能成為手里的賺錢機器。

顯然,杜維對這四個女孩的價值認識上,和大部分男人不同。

如果是換了任何別的貴族,恐怕早就把這個萬金難得的四胞胎美女收入房中當禁臠了。

“公爵大人,恕我直言,我還是請您把這四位‘大小姐’接回去吧!”

若琳很不客氣的說:“她們根本不是來幫我干活的!每天我還要分手人手來伺候她們!哼……”

杜維皺眉:“有這種事情?”

接下來。若琳對杜維講述了這幾天地遭遇。

原來,不僅若琳郁悶,那四胞胎也很郁悶。她們從小就是一胞四胎的美女,被比利亞伯爵買回去之後,經過了嚴格的培訓,還有一些魔法知識的學習。但比利亞伯爵對她們的期望,坦率的說:“她們受的一切培訓,都是為了將來取悅男人的。”

就算是當年在比利亞伯爵府里受培訓的日子,這四胞胎也是被人伺候著地。除了培訓之外。她們地生活幾乎可以媲美一些小貴族家的小姐了。

原本被送給了杜維之後,這四個女孩開始還是很滿意的,畢竟杜維年輕有為,相貌英俊,而且身世顯赫。最近又成為了當紅的大公爵。

這四個女孩一心想將來如果能取悅了這位公爵,得到了他的寵愛之後,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可惜,卻哪里想到,杜維對她們連一根手指都懶得沾。還把她們扔到了若琳地手下來當差!

最可氣的是,若琳!這個粗魯的女人,這個冷酷的女人,居然還敢叫嬌貴的自己去干活!

……

聽完了若琳的敘述,杜維臉色陰沉。他看了若琳一眼:“你難道就拿她們沒辦法了?若琳騎士,我對你很失望!當初你能夠把一幫桀驁不馴的海盜收拾下來,現在卻連四個小姑娘都沒有辦法了?”

若琳臉色有些尷尬:“大人……這四位小姐,畢竟是從您身邊派來的,我……”

杜維立刻明白了若琳的顧及,他笑了笑:“你放心,她們不是我地女人,我也沒打算讓她們成為我的女人!這下你放心了吧?我把她們派給了你,就歸你統管!如果她們不聽話。那麼你也可以任意處置!”

若琳松了口氣,這才放心了。

看著女騎士的臉色,杜維心里暗笑:這下,那四胞胎接下來幾天恐怕有苦吃了。

沉吟了會兒,杜維道:“人手的問題,急不來,只能慢慢的尋找。尤其是工匠,現在好的工匠很難挖來。在帝都這個地方,沒有哪一家願意把好的工匠讓給我們。明搶的話。也容易得罪人,尤其是我幾個月之後就要離開帝都了,我在的時候,就算得罪了人,也不用怕人敢來報複,但是我離開了之後,就不行了,。所以,得罪人地事情,還是盡量不要做!”

“可是好的工匠都是有主的,我們去哪里找?”若琳歎息。

“實在不行,唯一的笨方法,就是自己培養了。”杜維也搖頭:“不過這個花費太大了,而且時間長,收效慢。工匠的事情先放著,我再慢慢想辦法……嗯,現在時間還早,干脆我們一起去城里的奴隸市場看看,或許能買到一些合適的人手。”

羅蘭大陸的奴隸制度,一直以來受到神殿的堅決反對,這在數百年來一直如此。

當然,在杜維看來,這並不是神殿高尚,而是神殿對于奴隸制而產生的龐大的利益,自己卻無法分一杯羹而不滿。

數百年來,大陸雖然總體來說是和平的,但是南洋的遠征,還有西北時常的爆發一些小的叛亂,帝國的軍隊征伐之後,總是會隨著出現很多的俘虜……尤其是南洋的遠征艦隊,每次遠征回來,都會帶回大批的戰利品……其中很多就是從南洋的大片大片島嶼上俘虜來的土著。

並不是帝國的軍隊喜歡掠奪人口……說實話,那些統軍遠征的將軍,誰不喜歡多掠奪一些真金白銀回來?

可惜,隨著南洋遠征的過于頻繁,每次遠征的收獲越來越少。東西是實在搶不到了,那麼為了多少也能獲得一些收獲來補充軍費,所以掠奪人口,占據最近幾次遠征之中戰利品里的最大的比例!

而隨之而來的那些來自南洋的土著,就成為了奴隸市場上的主流。杜維看過一份來自軍方的統計,現在在帝都,根據估算,恐怕就有八千多來自南洋的土著,其中大部分都是已經被掠奪來帝都很多年了,甚至已經是上一代被掠奪回來之後,在帝國本土生活多年,有很多是第二代人了。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奴隸是一些原本的自由民,因為生活貧困,只能賣身為奴。而西北的幾次小規模叛亂,也會衍生出一些奴隸。

其他的,還有一種叫做“官奴”的存在,主要是來源于一些沒落的豪門。比如這次政變之後,幾個豪門被完全鏟平,家族之中不少人獲罪,被審判之後失去了自由民的身份,變成了奴隸,大部分都被放在了奴隸市場出售。

有趣的是,帝都里最大的一家奴隸販子,不是別人,正是帝國中央財政屬直屬部門下的一個產業!那個地方就設立在帝都的城西南邊的奴隸市場,集中了許多的“官奴”。

可以手,帝國財政每年靠著販賣奴隸,也賺取了大量的財政收入。

而神殿之所以不滿,就是因為每年這麼大一塊蛋糕,神殿卻無法正式插手進來分上一塊。

帝都的奴隸交易,大部分都集中在城西往南,居住者超過了九十萬的人口,幾乎占據了帝都人口的一半。

這條長達千米的大街上,除了販賣奴隸之外,還有很多其實只是普通的貧民還有奇特的各色人找工作地地方。

換句話來說,這算是一個類似于杜維前世見過的那種“勞務市場”。

長街的盡頭,靠著一個廣場的地方。原本廣場中心的雕像和水池。造價微在幾十年前被拆除了,現在廣場之上搭建了好幾個高台,帝都的幾十個著名大販奴集團,就在這高台之上,進行著熱鬧的奴隸交易。

廣場之上,以幾個高台為中心,聚攏了大批大批的人群圍觀,其中不少都是外地前來的商團,還有帝都里的一些豪門貴族的家的人。那些站在高台上的奴隸販子。手里拿著皮鞭。身後站著幾個膀大腰圓的壯漢保鏢,旁邊的台子上,有的是一個個大鐵籠,籠子里,把人像畜生一樣的關著——被關在籠子里的大多數都是剛剛成為奴隸的“新人”。只有這些剛剛從西北或者南洋掠奪回來的俘虜,不甘接受奴隸的命運,才會反抗,所以要被關著。

而其他的那些高台上,一些面色木訥的奴隸,眼神空洞,周圍也沒有猙獰的奴隸販子保鏢,往往幾十個人,只用一條細細的繩子栓著。就一臉茫然的站在那,乖乖的一動不動,任憑周圍投來各種各樣的眼神。那是已經媽媽怒了的老奴隸了。

甚至就連那些奴隸販子,不停的走到奴隸身邊,捏捏這個的臉,敲敲那個的胸膛,或者拉開嘴唇讓大家看到牙口……就好像畜生那樣。這些人也無動于衷,已經麻木于自己的命運了。

杜維就和若琳兩人走在人群里,兩人都是一身便裝。若琳沒有穿那套華麗過分的鎧甲,杜維自然也不會穿引人注目的魔法師袍子。

套著普通的外套,杜維隨著若琳艱難的在人群里一路擠了過去。

道路的兩邊,除了販賣奴隸的台子,還有一些角落里,有一些申請漠然的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也會靜靜的站在街道的角落旁,眼神在人群里來回的掃過。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身上或者手臂上搭著一條布段。

這些都不是奴隸,而是帝國的自由民,只不過很多人因為生活艱難,為了求生存,不得不賣身為奴隸。只要往奴隸市場一站,手臂上搭上一條黑色的布,就表示願意賣身的意思。

當然,也有一些不願意為奴隸的,站在這里,手臂上搭著一塊白色的布,代表著自己願意找一個效忠的主人,但是卻並不是以努力的身份。

這樣的人也有很多,不多數都是一些擁有一技之長的人。一些工匠,馬夫,或者還有一些則是落魄的武士。

杜維一路看來,發現有幾個身穿表示武者身份的人,穿著幾乎是寒酸的破舊衣服,手里抱著幾乎已經生鏽的長劍,表情凝重的站在角落里,肩膀上的白色的布,異常的紮眼。

在帝都,武士的生存並不容易。帝都作為帝國的中心,這里聚集了太多太多的高手,基本上,一個中級武士,也不過是給貴族當保鏢的命。

而低級的武士想混飯吃,就艱難得太多了,還有不少低級武士,貴族都不屑于招攬,只能在一些車馬行里賣力氣,稍微好一點的,還能在車馬行的運輸隊里當一個保鏢。

而那些武技低微,只有一級兩級的武者,就更加找不到飯吃了。

魔法強盛而武者沒落,正是整個大陸的縮影。

“少爺,你看!”杜維正打量著角落里的幾個武士,忽然就聽見若琳喊了自己一句。往前看去,就看見街道的盡頭方向人潮湧動。按里是全帝都最大的一個販賣奴隸的中心——屬于帝國官方的官奴販運地點!

官奴的無論從質量或者價格上來說,一般都要遠遠高于普通的奴隸,那些被抄家的豪門里出來的奴隸,大多都是經過一些訓練的,買回來就能立刻使用,所以雖然價格高了一些,也仍然被很多買價青睞。

“過去看看。”杜維點了點頭。

看樣子他來得很是時候,似乎官奴的販運點,正在有一批“新貨”出售。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手到擒來】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機靈鬼(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