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果然如此】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果然如此】


見鬼!

見鬼!

見***大頭鬼!!

杜維幾乎是狂怒著一腳踢翻了面前的茶幾,杜維甚至能感覺熱血上湧而使得自己的耳朵里仿佛都在嗡嗡作響。這樣的感覺讓他很難受,尤其是心髒,跳得快極了。

若琳剛要跟上來,杜維已經轉過臉來,憤怒的喝道:“別跟著我!”

若琳從來沒有見過杜維少爺這樣失態,這樣發過火。不過女騎士還是聽從了杜維的命令,她讓人把已經暈過去的老本卡,還有嚇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可憐的小路菲克帶了下去,又讓人給那個小子一塊甜布丁——這個可憐的小男孩,今晚受了不少驚嚇。

杜維一口氣沖出了作坊,就順著後門,在夜色之中,漫無目的的在帝都的大街上奔跑。

他不得不跑,因為只有飛快的奔跑,才能讓自己感覺好受一些。

阿拉貢……見鬼的阿拉貢!該死的阿拉貢!

他……他……***!

他居然會寫漢字!他居然是知道自己的!他還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居然早就知道我會看那個土著的腳底板?

他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知道!

這個念頭讓杜維感到異常的恐懼!

一個死去了千年的老混蛋,居然仿佛還在一直的偷窺著自己,看著自己的一切所作所為!從那個該死的狗屁“預言”……哼,走出惡魔島的,頭上長角的少年?

我呸!

“杜維,你好麼?吃驚麼?”

我呸呸呸!!

也不知道狂奔了多久,杜維感覺到自己的肺部都快因為缺氧而產生了撕裂的疼痛感。

他終于停下了腳步,雙手扶住路邊的一棵大樹,猛烈的喘息,因為喘息過猛,他忍不住抓著樹干嘔吐起來,干嘔了一陣子,卻什麼都沒吐出來,只是感覺到一陣痙攣,鼻涕眼淚全部都下來了。

這樣的感覺,卻略微緩和了一點他的心髒的狂跳,使得原本的一腦門子熱血也悄悄的冷卻了下來。

站了半天,杜維忽然仰天對著漫天星空,捏著拳頭大聲怒吼:

“我草#¥%*—……星空下第一強者,了不起嗎!星空第一強者就可以隨便耍我了嗎?就可以隨便安排我的命運了嗎?我呸!!”

杜維的狂叫,驚動了一隊路過的治安所夜間巡邏隊。

這一隊巡邏的治安所的士兵問聲跑了過來,領隊的是一名騎著馬的小軍官,遠元旦看著有人在這樣的夜晚,包著大樹對著天空怒吼,不由得喝道:“什麼人在那里!違反宵禁條例!給我抓起來!!”

幾個士兵立刻跑了過去,正要上去抓杜維,杜維已經轉過身來,怒道:“滾開!別來煩我!”

說完,他扭頭就走。那個治安所的軍官一聽,差點沒氣樂了。

還有這種狂人?半夜違背宵禁條例在大街上胡鬧,還對治安所的軍官咆哮?

他策馬就奔了過去,杜維聽見身後的馬蹄聲,煩躁之下,轉過身去,隨手就從袖子里的一個儲物手鐲上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冷冷道:“我的話你沒聽見麼?”

那個治安所的軍官正要發怒,借著月色,忽然看清了杜維手里的東西,瞬間冷汗就下來了!

魔法師?

隨後他又看清了杜維的面貌,這下不但冷汗下來了,差點就從馬上一頭栽了下去。

他是治安所的軍官,因為最近杜維和治安署新上任的統領卡米西羅大人來往很好,所以他也見過杜維的樣子,一下認清了杜維,這個軍官立刻翻身就從馬上跳了下來,誠惶誠恐道:“公、公爵大人,我剛才沒看出您……”

杜維冷冷的看了這個家伙一眼,這樣憤怒的眼神讓這個軍官嚇得魂不附體,幸好,過了一會,杜維的聲音稍微緩和了一點:“沒事了,我有些事情,你們別來煩我。”

“是……是是!”軍官哪里還敢多說什麼?雖然帝都都有宵禁令,但是這種條例,是不能使用與杜維這種站在全力金字塔上階的人的。

“還有。”杜維看了這個軍官身後一眼:“我出來的著急,沒騎馬,把你的馬先給我吧,明天我派人給你送過去。”

軍官哪里敢反對,唯唯諾諾的答應了,主動把馬牽了過去,缰繩交到了杜維的手里。

看著公爵大人翻身上了馬遠去,這個軍官才松了口氣,回頭看了那幫目瞪口呆的手下一眼,揮手怒道:“看什麼!繼續巡邏!”

杜維一路騎馬,在漸漸冷靜了下來之後,他忽然心里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立刻策馬回頭,朝著自己的府邸去了。

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立刻策馬回頭,朝著自己的府邸去了。

他一路沖回了自己臨時的公爵府,看門的仆人眼看公爵大人這麼一臉怒氣的回來,哪里還敢說什麼枯,趕緊開門躲開。杜維下馬一頭沖了進去,走了幾步忽然回頭,指著那匹馬道:“你把這匹馬牽到後面,明大派人送到治安署去。

杜維一口氣沖回了自己的房間,一腳踢開房門,房間望原本下了一個隱音的結界,杜維進來之後,就看見老鼠格格巫正在坐在那兒擺弄一塊魔法水晶,一手拿著一柄銀色的小刀,似乎正在試圖雕刻什麼花紋。

“QQ呢!”杜維語氣硬邦邦的問道。

“……..里面,睡覺。”老鼠也看出了杜維的臉色不對頭。

杜維哼了一聲,沖進了里面的房間,一個類似于嬰兒搖籃一樣的小床上,優雅的QQ大人正在甜睡,杜維卻上去一把就抓住了這只可憐的金鵝的喙,就這麼把它從睡夢之中提了出來,然後輕輕的丟在了地上。

“你…….”企鵝被從夢中叫醒,一時之間似乎也忘記了自己信奉的“優雅”了,從地上跳了起來,失態的叫道:“你干什麼!老天,這地板這麼髒,會弄髒我的羽毛的!!”

“哼!”杜維冷冷的看著這只神獸:“我有幾個問題,你最還能回答出來,否則的話,明天的午餐,我們就要准備吃燒烤企鵝了。”

這話,加上冷冷的眼神,立刻讓叫嚷的企鵝安靜了下來,聰明的神獸先生看了出來,這位正在極力壓抑著怒火的少爺,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杜維走到桌前,隨手拿過一張紙,然後用鵝毛筆在上面刷刷刷刷寫下了幾行字,然後丟到了企鵝面前,冷冷道:“念!”

企鵝看了這上面的內容一眼,憂郁了一下,不過杜維已經冷笑道:“我讓你念!”

“…….”QQ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照著紙上的內容,咳嗽了一聲,聲音平緩的念了出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好了!”不等QQ念完,杜維一揮手,又在桌上寫了幾行字,扔在了QQ的面前,冷冷道:“再念!”

“…….人之初,性本善………”

“夠了………”杜維忽然仿佛瀉了氣的皮球一樣,重重的坐倒在了椅子上。

QQ大人瞪著小眼睛看了杜維一會兒,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杜維主人……”

“什麼!!”杜維惡狠狠的盯著企鵝:“你還想說什麼?准備繼續騙我嗎!!”

“不是……”企鵝舉器手來,小聲嘀咕道:“我想告訴你,你寫了錯別字了……哪個疑惑的疑字,你少寫了一筆。”

杜維:“……”

他呆了會兒,忽然跳了起來摩拳擦掌起來站在企鵝面前,一臉殺氣,然後徒然大喝了一聲:“人生自古誰無死!,

企鵝回答:“哪個拉屎不用紙!”

杜維:“萬丈高樓平地起!”

企鵝回答:“一只紅杏出牆來!!”

杜維表情猙獰:“鈔票用時放狠少!!“

企鵝歎息:“寡婦門前是非多……“

杜維再次提問:“窮則獨善其身……“

“富則妻妾成群。“企鵝歎息。

“再來!“杜維卷起了袖子,大喝道:”馬瘦毛長蹄子肥!“

“兒子偷爹不算賊”QQ依然輕松的回答。

杜維絕望了,最後問道:“後宮佳麗三千?”

企鵝毫不猶豫再次回答:“鐵棒磨成繡花針……”

這一人一鳥,互相就怎麼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半天,忽然,杜維又笑了。

他是真的在笑,滿心的怒氣,仿佛已經消散,知識這笑容卻有些無奈,他看著面前的神獸大人,苦笑道:“尊敬的QQ,能不能告訴我,您老人家和您的那位阿拉貢主人,是從哪里穿越來的?”

QQ很誠肯的回答:“杜維主人,雖然我不太了解你說的什麼意思,不過這些東西都是阿拉貢主人以前教我的……我不明白你說的穿越是什麼意思,不過這個語詞,好象阿拉貢主人自己提到過。”

杜維長歎一聲,坐了回去。

我明白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老子想跳河!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班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