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沙子里淘黃金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沙子里淘黃金


若琳有些驚訝的看著杜維少爺領進來的這個家伙。

她的第一印象是:這個家伙難道是猴子變的?要不,就是傳說之中的獸人?猴族?

沒錯,他簡直就好像是一只人形大馬猴——只不過脫了毛而已。

“這位是紮克先生。”杜維介紹的口氣很是客氣,所以若琳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她明白這麼看人是很不禮貌的,而且是杜維少爺帶來並且用這樣鄭重的語氣介紹的人物。

“您好,美麗的女騎士閣下。”紮克穿的很體面,不過他的腦袋上帶著一個典型的小商人才會戴的小瓜帽,上面還有一個細細的小咎,他對若琳用了一個脫帽禮,彎腰,笑得很客氣,也是那種典型的商人的熱情微笑:“見到您很高興。請叫我紮克就可以了,或者,我的朋友叫我小紮克,哦,這是為了把我和我去世的父親區分。”

“紮克是我今天遇到的一個奇才,我想他在商業經營方面很具有天賦。”杜維對若琳眨了眨眼,然後走到女騎士身邊,壓低聲音笑道:“若琳,我知道你其實並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對吧?那麼紮克從今天開始,就歸你管,你可以盡快的教會他一切,並且讓他盡快熟悉這里,等有一天我認為他可以取代你在這里的工作的時候……你就可以如願的回去管理那支艦隊了。”

若琳眼睛一亮,立刻的,女騎士看這位大馬猴的眼神友好了很多,甚至她覺得這個大馬猴笑起來似乎也蠻可愛的。

“那麼,他現在就調到我這里來的?”若琳看了杜維一眼。

紮克自己回答:“不錯……哦,老天,這可真是神奇的一天,公爵大人走進我那家小店的時候,我真沒有想到我今天會遇到著名的郁金香公爵大人。結果。我沒有推銷出我的黃金套餐服務,公爵大人卻把我連同我的那家小店一起買了下來。”

很快的,若琳帶著小紮克在這件商鋪里到處逛了一遍,然後紮克立刻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見——他似乎身上具有一種天生的商人氣質,絲毫不怯場,不緊張,只要提到任何買賣生意有關的事情,這只大馬猴就兩眼放光。

“怎麼樣?紮克?”杜維期待的看著自己帶回來的這個家伙,他相信自己絕對沒有看走眼,一個能在這個世界里,破天荒的想出那種所謂的“服務套餐”點子的家伙,就算不是天才,也至少是一個怪才。

“恕我直言,我認為……問題很大。”紮克毫不憂郁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放:“我剛才看了一下,公爵大人,這家店鋪里目前銷售的東西,就只有這些了麼?武器……武器……武器……哦,魔法武器……還是武器。老天,難道我們的生活里除了武器之外,就沒有點別的了?”

若琳有些微微的不滿,畢竟她現在是這里的負責人:“紮克先生,我們也有制作一些服飾,比如武士的戰袍,還有……”

“這些也算是武器范圍的裝備。”紮克撇了撇嘴巴。

然後這個家伙居然大馬金刀的隨意坐了下來。旁邊一個漂亮的女奴端來的一杯酒,他也毫不客氣的接過,一口喝了下去,舒服的歎了口氣:“好酒,神靈作證,我一輩子都沒有喝過這樣的酒,這種酒,恐怕要一個銀幣一壺吧?”

“是金幣……一個金幣一杯。”若琳淡淡道。

紮克瞪了瞪眼睛,仔細的看了看手里的酒杯,趕緊放了下去,這才繼續道:“好吧,我剛才說到哪里了?哦對了……武器。公爵大人,還有這位美麗的女騎士閣下,雖然我是一個低等人,是一個在底層的小老板,但是我能看出來,這間鋪子面對的客人,都的帝都里有頭有臉的貴族老爺們吧?那麼,請問,那些有身份的貴族老爺門,買那麼多武器干什麼?”

他的一句話,讓若琳就被問住了。

然後紮克接下來的一番言論,讓杜維非常滿意。

“那些貴族門都是有身份的人,他們可不會像那些真正的武士或者冒險者那樣,穿著鎧甲,拿著鋒利的武器,去北國的冰封森林,或者南方的沼澤去冒險,去獵殺魔獸,他們可不會那麼做,他們買回去的武器麼……我看炫耀和作秀的用途更多,那些華麗的鎧甲,漂亮的騎士長劍,還有戰袍,他們是為了穿出去在那些貴族女士門炫耀自己的英姿……對,我說的沒錯沒,是炫耀,就好像孔雀開屏那樣。”

“你說的沒錯,這點我們也想到的。”若琳回答:“所以我們這里的東西,都是以華麗和造型為主的。”

“我看出來了。”紮克點頭:“從經營方式上拉看,美麗的女騎士,您目前的做法沒有錯誤。”

若琳立刻道:“這些是公爵大人的想法,我只是執行而已。”

“但是!”紮克毫不客氣的打斷了若琳的話:“我說的是‘方式’上沒錯,但是‘方向’上,就錯了。”

“說下去!”杜維眼看若琳正要反駁,他立刻看了若琳遺言,淡淡道:“請紮克先生說下去。”

紮克笑了,他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舔了舔嘴唇,然後有些羞赧的笑道:“那個……那杯酒,能給我再來一杯麼?”

“叫人給我們的紮克先生送一壺上來。”杜維立刻吩咐下去。

隨後,紮克雙手接過一個漂亮女奴端來的酒壺,然後一面品嘗著美酒,一面笑道:“好,公爵大人,那麼我要說的話,可能會有些……呃,我只是希望,您千萬不要介意。”

“當然,我喜歡你的那些點子。”單位給這個家伙充分的信心:“否則,我也不會把你帶回來了。”

“我認為,現在這里的生意,在經營方式上是沒錯,但是方向卻錯了。”紮克放下酒壺,然後扳著手指道:“那些貴族老爺們,那些年輕貴族們,他們的確會花費不少時間去討好女士,討好漂亮姑娘,在姑娘門炫耀,去做秀……但是,這些僅僅是貴族門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很小的一部分……畢竟,色中惡鬼,還是少數人。大部分的貴族,他們生活里還有更多的豐富多彩的事情,簡單的說來……就是享受和娛樂!”

享受和娛樂?

紮克笑道:“在我看來,人和豬,是非常有意思的對比……呃,豬是什麼?豬的生活等于:吃飯加睡覺,人呢?人比豬稍微豐富一些:吃飯加睡覺加工作,再加享受。”

頓了一下,這位紮克先生做出了一個精辟的總結:“所以說,如果不會享受的人,就等于:一只會工作的豬。”

“大部分貴族老爺的生活,享受是主要,他們當然不是豬,他們生活的遠比豬要精彩,而我們卻沒有抓住他們最大的需要:衣!食!住!行!……而現在麼,武器?武器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

“我看見了現在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是用珍貴而稀少的魔法材料制造出來的,很多都是……我想,公爵大人您一定有固定的資源,能夠源源不斷的得到這些珍貴的魔法材料。那麼,難道職能把這些魔獸的魔核,還有那些珍貴的魔法寶石,水晶,植物……用在武器上麼?難道不能用在別的上面?”

杜維眼睛一亮,和若琳對視了一眼。

“市場上的一柄普通的長劍。可以賣到兩個銀幣。而一小塊貴族女士戴的項鏈呢?只是普通的寶石項鏈,大概是……二十個銀幣吧。一套上等的騎士戰袍,大概售價是……五個銀幣。而一套好的貴族的禮服呢?哦,我對這個不太了解,不過相比價格肯定比戰袍要貴得多。”

“我剛才看到了這里的一套鎧甲,老天,我不得不說……它可真漂亮!上面總是籠罩這一層淡淡的白光,哦,就和我上個月去神殿朝拜祈禱的時候,看到的聖光一樣!太漂亮了,太美了,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在貴族女士門用的首飾上,用上這種東西呢?還有我剛才看到的那一個……哦,那個東西就是魔法師用的魔杖吧?我這輩子可是第一次看到魔法師用的魔杖,我聽若琳騎士閣下說,那是專門給水系魔法師用的?可以自然的凝聚……那個東西叫什麼來著?”

“水元素。”若琳回答。

“哦!沒錯!是水元素。”紮克笑得很狡猾:“假如我們把這些東西用在給那些貴族女士門的戒指?項鏈?手鐲?等等……用在這些上面呢?想像吧,女士們總是抱怨什麼?他們會手‘哦,老天。這天氣也太干燥了。我的皮膚都會被損傷的,’那麼我們賣給她們的東西,告訴她們,只要佩帶我們的產品,就可以隨時在身體周圍維持著一點水汽……想像,這是多麼吸引人啊?我看到的那個魔杖上面的那個水蘭寶石,那麼大的一塊,如果切割開來的話,可以制作好幾套首飾了!”

“還有……哦,這個是我自己的想像了。如果我說的不對,還請公爵大人和女騎士閣下不要介意。”紮克繼續道:“每年冬天,我都會聽那些來往的有錢的富商們抱怨,說他們身上的皮襖實在太沉重了,行動很不方便,而且,冬天的時候,人人穿得都好像一個大肉球一樣,脖子上帶著厚厚的皮毛圍巾,身上是厚厚的皮襖,還有皮靴子……老天,那得多重啊!如果我們……哦,請原諒,我不是魔法師,但是我想用神奇的魔法,總能做到的……否則能制作出一種材料輕便的衣服,就和我們夏天穿的那些一樣,姑娘門也能戰線出自己美麗的身材,還有漂亮的雙腿,同時,還可以保暖!嗯?你們看怎麼樣?我想一定很多貴族門願意大把大把的掏錢買這種東西!貴族們喜歡什麼?喜歡的就是享受!就是與眾不同!想想吧,冬天的時候,冰天雪地,周圍的人都穿著沉蓉的皮毛,而您卻穿著輕盈漂亮的袍子,姑娘們也依然能展示出自己婀娜的小腰,男士們依然能穿那種夏天穿的獵裝……”

杜維歎了口氣:“你說的沒錯……而且這些都是能做到的……老天,而且非常簡單,只要用一塊最便宜的火系的紅寶石,就能切割成無數塊,制造成很多這種衣服……”

紮克仿佛還有滿滿一肚子齊思妙想,但是杜維已經叫出了他:“好了,紮克!我親愛的紮克!夠了,可以了……你的想法,每一條我都覺得非常有趣,我想,這些事情,你可以和若琳仔細的淡淡,好好的淡淡,我覺得你的這些想法,都可以實現的。”

若琳也對這個大馬猴開始服氣了……雖然他看上去很丑陋,而且有些粗魯。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的確很有才。

若琳已經仿佛看到廣袤湛藍的海洋,還有自己的艦隊對自己招手了!

紮克的那家小旅店,早已經被杜維當場買下了,然後從若琳的手下調去了兩個海盜暫時看管,並且把店里的客人都請走了,對外宣布這家小店關門不再營業。

而侯賽因和妮可,已經到來,他們就住在小店的後院里。

若琳和侯賽因妮可的會面,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侯賽因依然很冷漠,不過看見杜維之後,仔細的看了這位小貴族兩眼,瞎了一只眼睛之後的聖騎士,看上去更冷酷了,不過他依然說了一句多少流露出對杜維一絲關懷的話來。

“你的身手退步了很多,最近難道沒有練習我交給你的那部動作?”

這話沒錯,杜維最近的確沒有太多時間練習,他的大多數時間都用在研究學習魔法上了。

感謝那個魔法學會,很多魔法師貢獻了研究成果之後,得到最大好處的,就是杜維這個“名不副實”的超級魔法師高手了。

他幾乎是廢寢忘食的學習著魔法學會里整理出來的那些魔法研究成果。而沒有人會相信,這位甘多春大師的弟子,被認為天才少年的大魔法師先生,會偷學!

當然,在見到侯賽因和妮可之後,杜維沒有忘記向梅杜莎女王討要一根頭發。

明天的魔法學院上課的時候,他還要教學生們怎麼對付金眼蟒呢。

至于妮可麼……在確定了妮可一直沒有對誰睜開眼睛。或者不小心把誰石化之後,杜維放心地離去了。

聖騎士和美女蛇都是兩個不愛說話的悶蛋,讓他們相互郁悶吧。這里畢竟距離帝都太近了,還是小心點好。只要再過段時間,到了西北,就天高任鳥飛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薇薇安沒有隨杜維一起回來。

這是梅杜莎女王的請求。她閉著眼睛面對杜維的時候,杜維忽然感覺到一絲寒氣……他懷疑,這位妮可小姐的法力難道又進步了?

“那個甘多春大師的女徒弟,留下來陪我吧。”妮可淡淡的說道:“你答應教我人性和人類的生活方式。但是自從我跟著你出來之後,我卻一直躲在房間里不能出門……”

杜維立刻春言,他感覺到梅杜莎女王地不滿。現在他可沒有實力對這位可怕的梅杜莎女王收板……這個女人的實力甚至連龍族族長那樣的強者都能石化,把堂堂的龍族族長都逼迫使出了一百年才能用一次的求命絕招“龍神守護”。

毫無商量的佘地,杜維只能無奈的留下了小薇薇安陪著美女蛇。

“寶貝兒,小心,只要你無論任何時候都千萬別看她的眼睛……嗯,她除了有些悶蛋之外,還算蠻好相處地。”

然而杜維卻犯了一個錯誤。

一個很大很大的錯誤。

他心里已經先入為主。把這位梅杜莎女王打上了“強者”的標簽。卻忘記了這位法力強大的妮可小姐,其實只是一只魔曾化成人……除了看家本領石化術之外,這位“強者”似乎還不會其它的魔法。

果然,在杜維離開之後,梅杜莎和薇薇安剛剛單獨相處不到五秒鍾……

“你能教我魔法麼?”

梅杜莎女王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單純的,天真的小薇薇安會拒絕麼?

天知道……

杜維一個人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今天的收獲讓他很滿意。那個叫紮克的大馬猴,可以期待的,有了這個怪才。杜維似乎已經能看到在不可一世來將會有大把大把的金幣飛進自己的口袋了。

而他剛剛回到自己的臨時府邸,還沒下馬,就看見那位白胖子二百五將軍,正坐在一匹健壯在駿馬上……可憐的駿馬,似乎有些吃不住這位二百五將軍的體重。從它站在那兒費力地樣子,就能看出,這匹可憐的馬正在受它出生以來最平峻的考驗!

而旁邊。那個小機靈鬼桑邊,也騎在一匹褐色的小公馬上,兩個人似乎正要出門的樣子。

小桑邊似乎是這輩子第一次騎馬,他的表情很興奮,不過看見杜維的時候,依然沒有忘記跳下馬來行禮。

“你們這是要出去?”杜維看著這個二百五將軍,忽然想起了這個家伙“好色”的脾氣……呃,他不會是想去鬼混吧?可是帶著還是一個小男孩的桑邊去那種地方?

“是的,我的老板。”隆巴頓將軍歪著一頂帽子,他的臉上表情有些不滿:“公爵大人,我發現你的府上實在是缺乏人……老天,你連一個像樣的侍衛都沒有,所以我決定先出去招攬幾個武士回來。”

杜維點了點頭。

的確,羅林家族解散之後,大部分侍衛都隨著老雷蒙伯爵回羅林平原了,而杜維……他是魔法師的身份,似乎也忽略自己的貴族身份,他出門的時候,都從來沒有什麼侍衛跟隨。而家里,也只有瑪德帶著幾個仆人而已。

唯一的正統的武十,算來算去,就只有這位二百五將軍,還有阿爾法侍衛長了。不過阿爾法侍衛長在政變之中曾經受過傷,而且當時算是“叛軍”之中的一員猛將,現在雖然跟了杜維,但是為了避嫌,平日都極少出門露面的。

“所以,我讓小桑邊帶我去奴隸市場,看看能不能從沙子里淘出幾粒黃金來。”隆巴頓將軍歎了口氣,看了杜維一眼:“你要跟著來麼?老板?”

“……好吧。”杜維有些疑惑。

去奴隸市場?

他隨後相到了在奴隸市場的那條大街上,站在角落里的那些落魄的尋找工作的自由武士……不過那里大部分都是一些低級武士,那些人,能用麼?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處處有天才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特殊人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