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藍海的請求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藍海的請求


是的。”杜維也不避諱:“您派人來傳話,說您可以幫助我?”

“是的。”藍海點頭:“您需要人手,需要大量的人手來建立整個德薩行省的行政機構。”

“是的,我需要至少一……不,我需要三百人!三百個能擔任中低級行政官地人!老天,實話說我現在連總督的人選都沒有。”杜維笑了笑。

“公爵大人,我沒有三百個人,但是我想,以您目前的處境,如果只要有八十個人,就勉強夠用了。”藍海一句話就戳穿了杜維的謊言。

的確,杜維在獅子大開口。

杜維在微笑:“這麼說,您能給我推薦一些人?”

藍海學者歎了口氣,夕陽之下,這個坐在槐樹下的老人似乎有些無奈。他低聲道:“我有一批學生,你知道的,我雖然也收了一些貴族子弟,但是我的大部分學生都是出身貧民。他們在我這里學到了東西,但是卻沒有地方施展。帝國的官員選拔,大多數都是在貴族之中產生,而平民的機會實在太少太少了。我想,既然您將前往西北開創出一個新的局面,那麼我或許可以為我的學生們爭取到一點機會。”

杜維皺眉:“可是,我需要的是一批能承擔地方行政工作的人。而不是一批學者。”

藍海笑了:“公爵大人,我保證我的學生們會讓你滿意的。我不是那種喜歡鑽研星相學或者是占卜術的學者,我的學生們學習的都是治國之道。我保證他們會是合格的地方官的,他們需要的是經驗……和一點信任。”

隨後,杜維有仔細問了幾個問題。最後他確定了:這位藍海學者教的學生,應該都是有真本事的。

帝國很多所謂的學者,其實都是以研究那些虛無縹緲的星相學,占卜術,或者那些所謂的“權術”,以此博得在貴族圈里的名氣的。

比如杜維本人的啟蒙老師,他就記得,自己的啟蒙老師羅西亞特,是一位著名的占星術師。

但是藍海學者教授弟子的內容,讓杜維非常滿意:建築學,算學,曆史,以及一些道德上的修養。

“我不會讓我的弟子變成那種誇誇其談只會討好貴族的人,他們每一個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藍海最後做出了保證。

杜維點了點頭,然後他站了起來。在院子里走了兩圈,回頭看著依然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藍海。

“先生。”杜維沉聲道:“很抱歉我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不過。您這麼做,到底為什麼?”

杜維可不信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您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請問您對我有什麼特殊的要求麼?”

藍海點了點頭,然後這個老人坐直身子,他湛藍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了一絲精芒!

“公爵大人,您是一個聰明人,我想我可以確認這一點……所以,我接下來的話,想必您應該明白的。”

杜維心中一凜,靜靜的等著藍海的下文。

“西北即將有動亂!就在不遠的將來!”藍海的一句話,就讓杜維對這位學者肅然起敬!毫無疑問,杜維同意藍海的觀點。

“我對您的要求……不,應該算是一個老人對您,對帝國鎮守邊疆的公爵大人的請求。”藍海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忽然聲音抬高了幾分:“將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請您務必保證,絕對不要讓西北的敵人,越過乞力馬羅山脈一步!”

杜維身子一震!

藍海的表情很嚴肅:“或許我說這樣的話,會讓您覺得很……很冒昧。但是我想你我都明白,帝國和西北的那個民族之間有著怎樣的深仇!所以,如果讓那些人越過了乞力馬羅山,進入了帝國的腹地地話……那麼帝國的子民將遭受一場浩劫。這就是我對您的請求!”

“怎麼樣?”

老煙出去之後,杜維看了隆巴頓一眼。

隆巴頓搖頭:“一個不錯的家伙……可惜卻選錯了效忠的對象。至少我就絕對不會出賣我的部下,或者把誰當作棄子。”

頓了一下,隆巴頓對杜維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老板,這個老煙我很喜歡,就讓他在我的手下吧。”

出乎意料的,杜維卻拒絕了隆巴頓的要求,他笑了笑:“我的將軍,這個家伙我也很喜歡,他看上去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軍官,而且出身禦林軍,懂得禮節,我身邊正缺少這樣的人,就讓他留在我身邊吧。”

隆巴頓沒什麼異議,他同意了。

最後,老煙的命運就這麼被決定了下來,杜維決定在自己離開帝都前往西北領地之後,杜維即將組建一支身邊的近衛隊,而老煙,是杜維認為非常適合的首領。

不知不覺,杜維心里已經產生了那麼一點“上位者”的想法。

在他的潛意識之中,雖然他很欣賞隆巴頓這個二百五將軍,但是他並不希望自己的麾下,所有的軍隊都被這個二百五將軍打上深深的印記。隆巴頓能召來一批老部下,杜維固然很滿意,但是他不會讓所有的軍隊都歸隆巴頓一個人統帥。

馭下之道,在于平衡。這點很關鍵。

而老煙,是杜維目前看來很合適的一個人選。

在杜維腦子里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對于自己將來的領地私軍的一個構想。

隆巴頓作為一個對西北地區熟悉的將軍,而且他有相當的本事,可以作為將來的騎兵統領。但是杜維不會把所有的權利交在一個人的手里。在他的計劃里,還有一個重要的人選,則是杜維非常看好的。

就是那個在羅林平原上,和自己打過很多交道的,做事嚴謹沉穩,進退有據的羅伯特騎士。

侯賽因和妮可已經先一步來到了帝都和杜維彙合。

但是羅伯特騎士還在路上,他負責帶著人幫著索爾斯克亞一起把在羅林城堡外面的那個魔法實驗室搬運過來。那個實驗室里有很多重要的東西,搬遷起來格外的麻煩,而羅伯特騎士在杜維的授意之下,負責一路護送索爾斯克亞。

而這個老煙……杜維覺得他會是一個合格的親衛隊長。

當然,家里還有一個阿爾法侍衛長,無論是從資曆,經驗,還是武技上,阿爾法無疑都是最合適擔任杜維親衛隊長地人。

但是,阿爾法跟隨老雷蒙實在太久太久了,就憑這一點,杜維認為阿爾法侍衛長,注定不可能成為自己的嫡系親信了。

對這位阿爾法叔叔,杜維另有安排。

隆巴頓從奴隸市場淘來的那些怪才,都被杜維編入了自己的親衛隊……這是一個讓人極為羨慕的職位,能成為公爵大人的親衛,前途上可以說是一片光明。而老煙,暫時被委任為了這些人的頭目。

大家也沒有意見,畢竟老煙的實力在眾人之上,這個人人都知道。

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里,杜維把絕大多數精力都放在了魔法學院里。

他每天大量地時間都是躲在霍格沃茲分院里,努力鑽研著魔法學會搜集來的魔法師們的研究成果。

而同時,杜維寫在霍格沃茲分院門口地那句話:

“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

這句話幾乎成了多有在霍格沃茲分院里學習的學院們的座右銘。年輕人地熱血都是很容易被煽動的,只要一些高尚的口號。能激蕩人熱血沸騰的口號,使命感,和崇高的理想,就足以讓這些單純的,出軍隊的年輕人對杜維產生牢固的尊敬和忠心可。

更何況,杜維教授給他們的東西,比其他分院那些死板的背誦咒語,或者躲在實驗室里鑽研那些枯燥的配方等第要精彩百倍。

甚至就連那次在面對金眼蟒的課程里,兩個倒黴的家伙被金眼蟒石化掉,石化後僵直的身體被放在分院門口,他們也都並不憎恨杜維,反而激發了極大的學習熱情。

“今天將是我親自教授你們的最後一課。”

這天,杜維終于在那個特殊建造的階梯教室里宣布:“因為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即將前往我的領地——西北德薩行省。所以,恐怕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無法和大家見面的……”

三十二名學員都是面露失望的表情。

“不過,大家不用太難過,因為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們將很快再見面的。”杜維笑得很狡猾:“我已經以學院管理委員的身份,對學院提出了一個建議,我認為要培養出合格的魔法師,成天呆在學院里學習可不行,你們需要積累更多的經驗,所以,我的建議是:我們將固定分批派出學員,前往大陸的幾個著名的冒險地點進行實地的考驗,積累你們的經驗!而在我的建議下,目前被認為對你們很合適的地方只有三個——北方的冰封森林,南方的沼澤,還有……西北。”

杜維的笑容很狡猾。

“當然,以你們目前的實力,學院認為送你們這幫菜鳥去冰封森林或者南方的沼澤,實在是一種送死的行為,所以,最符合你們實力的地方,就是西北了。那里有干旱炎熱的沙漠,沙漠里有不少魔法生物,比如黑魔蠍,還有能噴出毒火的地下沙蛇,此外,乞力馬羅山脈上,也分布著一些實力不算太強的魔獸。這些都可以給你們提供充分的經驗,我的建議是,你們會在不遠的未來幾個月內,前往西北,進行一段時間的……哦,我稱之為‘實習’。”

下面一片歡呼。

三個月下來,這批學員對杜維教授給他們的東西已經建立了充分的信心!

魔法學院里都是一些年輕的學員,年輕人血氣方鋼,難免平日里也會發生一些暗中的爭斗,在杜維的巧妙引導下,這些都以“魔法師的方式”進行決斗。

在不完全統計的數據里,在所有的暗中進行的魔法師決斗之中,來自霍格沃茲分院的學員面對其他分院的人,在勝率上保持著壓倒性的優勢!

“當然,不是你們中的每個人都能有資格去西北實習的,而是要經過一次考驗。”杜維笑道:“只有合格的人才能有機會出去實習,這是為你們的安全著想。而考驗的內容麼……”杜維摸了摸鼻子:“學院將會把你們分成幾個小組,以小組為單位,你們將在沒有老師保護的情況下,戰勝一只成年的冰雪魔狼!”

看著下面的這些年輕人,沒有一個人臉上露出懼怕的表情,杜維很滿意的拍了拍桌子,然後大聲道:“好了!為你們的未來祈禱吧!菜鳥們!不過幸運的是,你們將在一段時間內,不用面對我的折磨了!再見了,我的學生們!”

說完,杜維走向門口,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整齊的起立聲,三十二名學員,都按照軍隊的標准禮節,對准杜維做了一個捶胸禮。

“謝謝各位,我在西北等著你們。”

他對現在的效果,非常滿意。

離開帝都的日子進入了倒計時。

杜維目前最頭疼的依然是手下的人手問題。

西北德薩行省,整整一個行省的地域。需要大批的中低級地行政官員,而杜維現在的口袋卻是空的——已經三個月了,他一個人都沒有。

難道只能到西北當地招攬?

杜維歎了口氣。

他已經通過了各種渠道在帝都招攬人,但是一聽到是去西北那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就足以嚇跑大多數人了。而在帝國的官方,杜維原本也想通過自己的威望和關系,在帝國中央的一些部門挖幾個人過來,但是很顯然——別人尊敬你是一回事,但是要跟著你去西北吃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很少有人願意放棄帝都的花花世界,跟著這個公爵去西北的。

杜維不缺錢,三個多月,杜維在帝都地生意規模擴大了三倍以上,那個小紮克的確是一個商業天才,他想出了很多奇思妙想,三個月的時間,杜維口袋里的金幣,已經達到了四百萬。

但是金幣能買到奴隸,卻買不到真正的人才。

唯一的好消息是:小紮克在帝都的商場混得如魚得水,若琳女騎士很快就可以得到解放了,她終于可以不用再穿著那套華麗得離譜的鎧甲,被一批討厭的年輕貴族圍著了。

而現在,帝都的治安署統領:卡米西羅大人,卻每天都穿著一套從杜維這里買到地華麗的鎧甲帶著士兵在大街上巡邏。

“我需要人!三百個就可以了。”杜維坐在書房里皺眉歎息:“如果沒有三百個的話,兩百……不,哪怕只有一百個,也勉強能夠用了,只要把德薩行省的行政架子搭建起來……”

大概是神靈真的聽見了杜維的祈禱,就在杜維皺眉不展的時候,管家瑪德送來了一個消息。

“少爺,有人送來了一封邀請——是藍海大學者派人送來的,他希望如果您今天不繁忙的話,晚上能抽出時間去他的府上……”

杜維愣了一下。

藍海大學者?

帝都最著名的,名望最大的學者?

同時,也是自己的弟弟加布里的老師?!

自己仿佛和這位著名的大學者,沒有什麼交集吧?在自己即將離開帝都的時候,他跑來請自己過去干什麼?

這位藍海學者的架子非常大,杜維是知道的。這位學者的學識冠蓋帝都,人人都被他的博學所折服,很多貴族都上門請求這位學者能收自己家的孩子為弟子。但是這位學者的收徒標准卻極為苛刻,而且從來不對任何權貴屈服,就連皇家的子弟,如果不能入他的法眼,也絕對別想進他的門牆。

當初這位學者能收加布里為徒弟,也是雷蒙伯爵多次登門拜訪,最後加布里這個孩子經過杜維暗中多年的調教,也的確在同齡人之中出類拔萃,這才成功的被藍海學者收為弟子。只不過,政變之後,隨著羅林家的倒台,加布里隨父母回老家之後,藍海學者和羅林家,就沒有什麼來往了。

他找我干什麼?

杜維雖然尊敬這種學者,但是他現在實在沒時間,正要拒絕,瑪德又加了一句:“來人帶來了藍海先生的一句話,他說‘公爵大人現在的煩惱,或許他能有辦法解決。’”

杜維眼睛一亮:“備馬!我現在就去!”

身為帝都首屈一指的大學者,藍海先生的家似乎和他的地位很不相符。

藍海學者的家坐落在帝都的城南——城南是平民居住的地方。而藍海先生的家,在這里看來,已經算是占地很大了,但是素雅而簡潔的裝飾,看上去很不俗氣。

青磚綠草黑土上,在一個種植了一棵大槐樹的院子里,杜維看到了這位藍海大學者。

他坐在一把藤椅上,一身素袍,身上沒有佩帶任何妝飾,甚至還光著一雙腳,就這麼安靜的坐在藤椅上。杜維走進來的時候,他還對杜維笑了一下:“請進吧,公爵大人,我不知道您會來的這麼早,所以,我只准備了一壺茶,並沒有准備晚餐。”

杜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的確太心急了,藍海的邀請是晚上,但是杜維卻等不急了,現在太陽都還沒下山,他就已經闖進了藍海的家里。

“您這里很安靜。”杜維掩飾著自己的尷尬,看了看這個素雅的原子:“平時這里都這麼安靜麼?”

“不,白天的時候,孩子們都會在這里,”藍海笑了笑:“不過現在他們都回去了。請坐吧,公爵大人,請不要嫌棄我的怠慢,我的家里只有一個老仆人。現在他應該正在廚房里忙碌,所以還要麻煩您自己去屋子里搬一把椅子出來。”

近距離的看這位聞名遐邇的大學者,他的相貌非常儒雅,一頭銀色的頭發豎立得很整潔,臉上沒有胡須,皮膚很白皙,除了一頭白發暴露了他的年紀之外……這個家伙看上去異常的年輕,杜維甚至懷疑,如果他肯染發的話,別人一定會以為他最多只有四十歲。

但杜維卻知道,這個家伙的年紀至少也有八十了。

讓一個八十歲的老人給自己搬椅子,杜維可沒有這種習慣,所以他很快的跑到旁邊的屋子里,搬了一個椅子出來,就坐在了藍海地面前。

這個老學者有著一雙湛藍的眼珠。他似乎也沒有吊胃口的椅子,笑著看著杜維:“公爵大人,我知道您為什麼來的這麼著急,您最近遇到了難題,是麼?””是的。”杜維也不避諱:“您派人來傳話,說您可以幫助我?”

“是的。”藍海點頭:“您需要人手,需要大量的人手來建立整個德薩行省的行政機構。”

“是的,我需要至少一……不,我需要三百人!三百個能擔任中低級行政官地人!老天,實話說我現在連總督的人選都沒有。”杜維笑了笑。

“公爵大人,我沒有三百個人,但是我想,以您目前的處境,如果只要有八十個人,就勉強夠用了。”藍海一句話就戳穿了杜維的謊言。

的確,杜維在獅子大開口。

杜維在微笑:“這麼說,您能給我推薦一些人?”

藍海學者歎了口氣,夕陽之下,這個坐在槐樹下的老人似乎有些無奈。他低聲道:“我有一批學生,你知道的,我雖然也收了一些貴族子弟,但是我的大部分學生都是出身貧民。他們在我這里學到了東西,但是卻沒有地方施展。帝國的官員選拔,大多數都是在貴族之中產生,而平民的機會實在太少太少了。我想,既然您將前往西北開創出一個新的局面,那麼我或許可以為我的學生們爭取到一點機會。”

杜維皺眉:“可是,我需要的是一批能承擔地方行政工作的人。而不是一批學者。”

藍海笑了:“公爵大人,我保證我的學生們會讓你滿意的。我不是那種喜歡鑽研星相學或者是占卜術的學者,我的學生們學習的都是治國之道。我保證他們會是合格的地方官的,他們需要的是經驗……和一點信任。”

隨後,杜維有仔細問了幾個問題。最後他確定了:這位藍海學者教的學生,應該都是有真本事的。

帝國很多所謂的學者,其實都是以研究那些虛無縹緲的星相學,占卜術,或者那些所謂的“權術”,以此博得在貴族圈里的名氣的。

比如杜維本人的啟蒙老師,他就記得,自己的啟蒙老師羅西亞特,是一位著名的占星術師。

但是藍海學者教授弟子的內容,讓杜維非常滿意:建築學,算學,曆史,以及一些道德上的修養。

“我不會讓我的弟子變成那種誇誇其談只會討好貴族的人,他們每一個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藍海最後做出了保證。

杜維點了點頭,然後他站了起來。在院子里走了兩圈,回頭看著依然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藍海。

“先生。”杜維沉聲道:“很抱歉我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不過。您這麼做,到底為什麼?”

杜維可不信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您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請問您對我有什麼特殊的要求麼?”

藍海點了點頭,然後這個老人坐直身子,他湛藍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了一絲精芒!

“公爵大人,您是一個聰明人,我想我可以確認這一點……所以,我接下來的話,想必您應該明白的。”

杜維心中一凜,靜靜的等著藍海的下文。

“西北即將有動亂!就在不遠的將來!”藍海的一句話,就讓杜維對這位學者肅然起敬!毫無疑問,杜維同意藍海的觀點。

“我對您的要求……不,應該算是一個老人對您,對帝國鎮守邊疆的公爵大人的請求。”藍海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忽然聲音抬高了幾分:“將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請您務必保證,絕對不要讓西北的敵人,越過乞力馬羅山脈一步!”

杜維身子一震!

藍海的表情很嚴肅:“或許我說這樣的話,會讓您覺得很……很冒昧。但是我想你我都明白,帝國和西北的那個民族之間有著怎樣的深仇!所以,如果讓那些人越過了乞力馬羅山,進入了帝國的腹地地話……那麼帝國的子民將遭受一場浩劫。這就是我對您的請求!”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煙的選擇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杜維的陰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