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罪惡之城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罪惡之城


凌晨時分,商鋪里所有的人都被叫醒,然後若琳一臉陰沉的當著眾人的面,把那四個美麗的少女,外加那個給本卡送飯的仆人,一起綁在了柱子上,然後若琳親自拿著鞭子執行了杜維公爵大人命令。四個女孩子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會遭受這種懲罰,她們的哭喊聲無法打動若琳。

而結結實實的十鞭子,在她們嬌嫩的肌膚上留下了痕跡。

“我希望以後每條命令都會得到所有人的遵從。”若琳放下了鞭子,看了一眼那四個女孩:“別再試圖挑戰這里的規矩了,我不管你們從前是做什麼的,干什麼的,但是在這里,你們必須認命!別再把自己當什麼小姐了,否則的話……”

若琳走到了其中一個女孩的面前,伸出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低聲道:“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你們總想著能勾住公爵大人,然後搖身一變,就能成為高高在上的貴夫人?我告訴你門,這個念頭以後不要在想了……繼續端著架子是沒有用處的。在這里,我不會看得起你們!因為同樣身為女人,我對你們這種一心想著用自己的身體去伺候男人的女人,所以我對你們非常鄙視!想要有地位,靠你們的實力去拼,想贏得我的尊重,先做出點實績來!別整天總想著塗脂抹粉的勾引男人!”

丟下這句話,若琳讓兒女把四個女魔法學徒抬進了房間里,然後宣布:“剛才挨打的人,今天沒有飯吃。”

說完,若琳丟下了鞭子,然後離開,若琳今晚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為杜維給了她一個重要的命令。

一個月之內,盡可能的把旗下多有的船只聚集起來,騰出盡可能多的船……然後,若琳將親自帶著船隊,帶著那個可憐的老本卡,前往南洋!

而她此行的任務……

“你只要負責把那個可憐的聯合王國的國庫給我盡可能的榨干!什麼?你說我們的船太少?那就去找!去借,去買!若琳,這樣的發財機會可不多……而且,當你們回來的時候,我需要拿到一份你親手繪制出來的南洋的航海地圖1記住!”

這是杜維的原話!

就在若琳在商鋪里大發威風的時候,杜維已經鑽進了馬車,這輛華貴的馬車是辰皇子贈送的寬敞舒適,而且充滿了皇家的氣派,馬車上的紫荊花徽章換成了一朵火焰之中燃燒的郁金香。杜維對這個自己的新的家族的徽章非常滿意。

車廂非常的寬敞,厚厚的天鵝絨毯子很柔軟,可以想象的末座在上面將感受不到任何馬車的顛簸,而車廂下刻畫了一個微型的魔法陣則是杜維自己後來加上去的,可以最大程度的減輕行使中的顛簸。

車廂的座位下是幾個暗格,隨便抽出一個來,就可以發現里面堆滿了美酒,還有杜維最近特別喜歡上的一種薄荷糖,

車夫……再老瑪德的一再要求之下,他親自擔任的杜維的馬夫。這位管家之所以這麼堅持,處于一個特殊的理由:“少爺,我的年紀已經漸漸大了,以後恐怕沒有機會再為您趕車驅馬了,或許這段路程是我最後的機會,就讓老瑪德最後再為您服務一次吧。”

在這麼一輛華貴舒適的馬車里,並不只有杜維一個乘客。

看著有些畏畏縮縮坐在角落里,似乎對這麼奢侈華貴的地方不太適應的路菲克,杜維笑了,他隨手從暗格里抽出了一個酒瓶笑道:“要喝上一杯麼?我們的旅途可是很長的。”

路菲克沒有說話,這個只比杜維小兩歲的孩子驚恐的看著杜維。他甚至緊張得連自己的雙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好了,我可憐的小路菲克。”杜維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又給路菲克倒了一杯:“別這樣驚慌,你就好象一只膽小的兔子。老天……你給我記住!”杜維忽然湊了過去,雙手抓住了路菲克的上衣領子——小路菲克穿著一件杜維給他的新衣服:“聽著,小子!你給我記住!你,路菲克,以後可是要當國王的人!明白麼?國王!國王陛下!身為國王,你總是這麼戰戰兢兢的可不行,給我拿出點膽量來。”

路菲克在杜維的逼視之下,臉色很蒼白。

“現在,給我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下去。”杜維冷冷的命令。

路菲克身子哆嗦了一下,不過趕緊照著杜維的話做了,只是因為喝得太快,他有些嗆著了,連連的咳嗽起來。

杜維笑了,用力拍了拍這個小子的肩膀:“看,很好喝對不對?很簡單對不對?你會習慣的,孩子,現在,在喝一杯,這次注意別嗆到鼻子里了……身為一名將來的國王,你還要學習很多東西,不過你放心,我會好好教你的。”

調教一個國王,這感覺挺不錯的。

隨著在車隊最前面的羅伯特騎士一聲吆喝這個由六十輛馬車組成的長長的隊列開始行動起來。

五百名皇家禦林軍組成的護衛騎兵隊迅速分出了一隊在最前面開路,剩下的人熟練的操控著馬匹隨著車隊緩緩前進。

天還沒亮,杜維的一行人,已經離開了帝都,在往著西北的道路上前進……

在很多很多年之後,杜維最衷心的仆人瑪德,曾經在一次酒醉後無意之中吐露出一段話:

“你說什麼?當初我跟著少爺去西北的時候有沒有害怕?老天,你開什麼玩笑!西北的馬賊?軍閥?那些異族的野蠻人?哼……神靈在上,其實我一路上都在祈禱,不過不是為我們,而是為那些家伙祈禱!我不認為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在我們少爺的手里占到便宜。而後來的事實,證明我說的沒錯……西北的那些家伙,他們的確需要祈禱……哈哈哈哈……”

龐大的車隊行駛了三天,而杜維的馬夫已經換人了,當然,盡管老瑪德很衷心,但是杜維可不會讓自己最衷心的老管家在這麼炎熱的天氣,給自己連續趕車,那樣的話,恐怕不到西北,這個可憐的老家伙就會病倒了。

不過可憐的老瑪德現在一定很希望自己能繼續給杜維趕馬車,因為相比他現在的處境,他擰可自己坐在車夫的位置上接受太陽的暴曬。

因為,他現在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坐在冰窖里。

是的,沒錯。老瑪德現在坐在一輛舒服的馬車里,這輛馬車的舒適程度僅次于杜維的那輛……可惜,同車廂的乘客,卻不太好相處。

侯賽因一路上都冷著臉,這樣的冰冷的表情,讓老瑪德幾乎以為這個家伙就是冰塊做的,而侯賽因偶爾睜開眼睛,眼睛里流露出來的那股子寒氣,更是讓可憐的老管家感到全身的發冷。

相比之下,這個冷漠的家伙還算好的,旁邊的那個一頭金發的美女,卻總是閉著眼睛不說話,老瑪德隱隱的感覺到:“他最好不要去招惹那個女的,否則的話,結果可能比這個冷漠的男人更可怕。”

尤其是,這個冷漠的獨眼男人,雖然看上去不好打交道,但至少還很安分。可這個金發美女……

自從上了這輛馬車,妮可一共只和老瑪德說了三句話……准確的說,是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你是人類,對吧?”

老瑪德:“……是的。”

第二個問題:“人類的骨頭一共有多少塊?我聽說是206塊,是麼?”

老瑪德:“……”

第三個問題:“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一副完整的人類骨骼麼?我很想仔細研究一下。”

老瑪德:“……”

就這麼三個問題,老瑪德已經暗中決定,自己絕對不要招惹這個古怪的女人,盡管她實在是美得讓人驚歎。

和可憐的老瑪德相比,路菲克卻覺得自己的日子好過多了。

當然,最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杜維的馬車里,終于多了一個人。

小微微安和侯賽因等人在路途中加入了車隊,微微安當然是被杜維帶上自己的馬車里。

有了微微安在,杜維終于把注意力從可憐的‘未來國王’身上轉移開了。路菲克大大的松了口氣。事實上他非常的畏懼杜維,這種畏懼他很難說清楚,似乎從第一次杜維下令讓若琳把自己的全身衣服脫光,又看了自己的腳底板開始。路菲克就非常害怕這個小貴族。

而之後,在杜維的書房里,杜維發怒的時候,全身都湧起火焰……那個場面讓年少的路菲克內心深深的打上了恐懼的烙印,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要惹怒這位年輕的貴族主人,尤其十時毫在本卡大祭祀先生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

微微安的加入,讓路菲克眼前有亮,這個美麗單純的女孩子,讓恐懼只中的路菲克就好象看到了一絲陽光。

萬能的父神在上……她就好象是早晨的陽光,溫暖而迷人。

路菲克盡可能的縮在角落里,身子縮成一團,卻忍不住時時的偷看微微安,微微安的每一笑,每一個動作,在小路菲克的眼睛里,都是那樣的迷人。

尤其是當微微安親手遞過一塊薄荷糖的時候,路菲克可以對父神發誓,那是他一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

“杜,杜維……”微微安看著可憐兮兮的路菲克,忍不住低聲道:“他,好象,很,很怕你。”

杜維眯著眼睛假寐,溫言淡淡一笑:“哦,那麼……”說到這里,杜維睜開眼睛,平靜的說下去:“他此生都將生活在對我的敬畏之中。”

毫無疑問,這句話,幾乎宣判了路菲克一生的命運。

車隊行駛的第七天傍晚,前面負責帶隊開路的羅伯特騎士派了一個騎兵過來向杜維彙報。他們將于明天開始進入西北努林行省。

努林行省已經是進入帝國的西北地區了,而努林行省,也被認為是西北地區最繁華的地方了……等越過了努林行省就將到達杜維的領地:德薩行省。一個充滿了貧瘠和蠻荒的地區。

前面的斥候傳來了羅伯特騎士的建議:他們最好將于今天傍晚在前面的一個小鎮休息……然後直接一路往西,爭取在兩天內到達努林行省的首府城市。

不過杜維聽了這個彙報之後,卻一句話否決了。

“轉向往北,我們的目標稍微變一下,我要在明天下午的時候,到達大耳城。”

轉變方向去大耳城?

傳令兵得到了杜維的命令,立刻縱馬往前去了。而微微安則奇怪的看了杜維一眼,出發之前,微微安已經看過西北的地圖了。

大耳城可絕對不在事先設定的路程上,事實上,大耳城在努林行省的西北,如果要去大耳城的話,恐怕要繞路多走幾百公里。

而大耳城,也不是什麼太平的好地方。在帝國,大耳城非常著名。它有著一個特殊的外號:罪惡之城。

因為整個大陸之上,所有的各種各樣的罪犯,如果被叛發配西北戍邊或者充當邊奴的話,都會聚集到大耳城去進行統一安排,帝國在西北建立的幾個軍事要塞,需要大量的勞力去修繕,而和些罪民,則是最好的勞力。

那樣一個充滿了盜賊,搶劫犯,叛亂份子等罪犯的地方,治安一直非常成問題,大耳城常年都會聚集著上萬等待發配邊疆的罪犯,如果可以的話,任何商隊甚至是冒險團,都不會選擇經過那里。

“我,我們要去,大,大耳城嗎?”微微安有些不安,畢竟是年輕的女孩子,對那個傳聞之中充滿了罪惡的地方,還是本能的抗拒的。

“當然。”杜維笑了笑:“我可是在那里花費了數萬金幣了。你知道麼?我親愛的小微微安,那里有一個建制完整的步兵團等著我去收編呢!”

微微安當然不會知道,早在杜維選定了西北做為領地之後,他就已經著手准備在一切了。

花費了數萬金幣賄賂了一些帝都的負責官員之後,杜維得到的結果是:“幾份公文被改寫。”

政變之中的王城近衛軍的叛軍,也就是王城近衛軍第二師團,在叛亂之中,小部分被殲滅,大約一萬多人在大皇子自殺之後放下了武器放棄了抵抗,成為了叛軍俘虜。

原本這些人,按照軍方的處置。將全部被發配前往帝國的南方沼澤戍邊,還有沿海的幾個軍港修建。

但是杜維的賄賂,使得其中一小部分改變了命運,他們被從文件上勾掉了,然後轉到了西北的大耳城。

整整四千人!一個完成的步兵團!每一個都是經曆過嚴格訓練的合格的老兵!

“叛亂的都是上位者,而這些下面的士兵只不過是聽從上面的命令而已,他們並沒有真正的罪過,既然如此,與其讓他們去南洋沼澤去送死,不如留下來為我所用。”

就這樣,杜維只花了幾萬金幣賄賂那些帝都的大佬,賣了幾個人情,就輕而易舉的得到了一個完整的,訓練有素的步兵團!這個交易。杜維認為簡直太值得了。

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怕做得太過火而引起辰皇子的不滿,他甚至很想把那一萬多叛軍全部接納下來!

不過,四千人,已經讓杜維很滿意了,那可是標准的,訓練最嚴格,戰斗力強悍的王城近衛軍團啊!原來駐守帝都的王牌師團!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杜維的陰謀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二十年前的臨時條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