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二十年前的臨時條令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二十年前的臨時條令

作為大陸上著名的罪惡之城,大耳城存在的曆史並不算太長。就在二十多年前,這里還只是一片荒山野嶺。在二十多年前,帝國軍隊在西北大戰之後,為了鞏固西北的邊防,在西北地區建造了很多軍事要塞。

然而隨著帝國財政的緊張,西北的很多軍事要塞缺乏修繕的經費,後來大多都荒廢掉了。因為奧古斯丁皇帝陛下,在認為自己已經“征服”了西北之後,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富饒廣袤的南洋。

而西北的這些軍事要塞,大多名存實亡。

大耳城,是其中的一個例外。

在二十多年前,這里只有一座大耳山。這座山並不大,但是從空中俯視的話,會發現山體的造型輪廓,很酷似人的耳朵。而在西北戰爭期間,帝國在這里建造了一個軍鎮,作為西北戰場的車重物資中轉點。

而後來,戰爭結束之後,這里漸漸演化成了所有的罪民發配西北的集中營。

整座大耳城,並沒有任何平民,這里駐紮著兩千守備軍,而常年關押著一萬多罪民。等待這些罪民的,是西北邊防要塞的繁重勞力工作————這些人大多數無法熬過發配服役期,大多會在繁重的勞役之下,最多支撐兩年就會死去。

帝國的刑法之殘酷,可見一斑。

所以,在帝國里有這麼一句傳言:甯可被叛死刑,也別去大耳城。因為叛了死刑,大不了立刻就死。而如果去了大耳城,那麼還要多受兩年的罪過然後悲慘的死去。

比埃德羅是大耳城地手背統領。不過他的這個統領地位置,實在有些特殊。從帝國的軍制上來說,身為統領軍官,一般都能統率一個完整的團隊。帝國軍隊的編制,一個步兵團是四千人,騎兵團是三千人。但比埃德羅統領,他的麾下只有兩千步兵的“縮水步兵團”,而且他們常年缺乏裝備,甚至無法讓每個士兵分到一副完整的鎧甲和武器。事實上,作為一個監獄性質的城市,他的士兵並不需要上戰場,只需要關押好那些囚犯就可以了。

比埃德羅今天很早就起來了,他知道今天會有一位大人物到來————這是“上面”下達的命令。

對此比埃德羅心里很是松了口氣。前些日子從帝都押解來了整整四千人!以比埃德羅地眼光,他當然能看出這四千人都不是普通的罪犯……他們都是合格的士兵,每一個都很精壯,而且訓練有素。雖然已經被繳械,但是畢竟是由四千人的士兵組成的罪犯團……

看著這四前人被送進了大耳城,比埃德羅這幾天連覺都睡不好……他手下只有兩千士兵,而且缺乏裝備。以兩千人看管上萬囚犯,已經是很勉強了,更何況又多出來這麼四千剛剛脫下鎧甲的士兵————哦,對,他們是叛軍!而且聽說還是精銳的王城近衛軍!

這樣的一批人,無論從數量上和質量上,都遠遠勝過了自己的手下那些地方雜牌軍……不,自己地手下連雜牌軍都算不上,最多算是一群武裝獄卒而已。

如果這些叛軍暴亂起來……比埃德羅可沒有把握能把這些人全部制服。

所以,當上面傳來命令。在這兩天會有人來把這四千人領走,比埃德羅真是松了口氣。

可是,昨天等了一個晚上,卻沒有等來預期的客人,比埃德羅心里也有些嘀咕:難道上面的那些大佬地命令傳錯了?

從內心深處,比埃德羅希望這四千人燙手的山芋越早滾蛋越好。

終于,早晨地太陽躍出了云層,紅色的朝霞籠罩在大耳城上的時候,站在城頭地比埃德羅看見了在遠處,地平線上,一隊騎兵飛速的朝著這里靠了過來。

看著來人打著的旗號,比埃德羅內心忽然敲起了鼓來……老天,是荊棘花皇旗,居然是禦林軍!!

難道來人是皇室麼?

比埃德羅不敢怠慢,趕緊命人打開城門,然後親自帶隊出城迎接。

那隊禦林軍騎兵大約有三百人,一路奔馳到了城下,才停下了馬蹄。

“讓你們的軍官出來說話!”在隊列之首的是一名中年騎士,西方臉,留著短髯,聲音很渾厚。

比埃德羅趕緊走上幾步:“我是大耳城統領比埃德羅,閣下,請報上您的身份。”

“我叫羅伯特。”那個中年騎士淡淡道:“郁金香家族私軍統領,比埃德羅統領閣下,請准備迎接公爵大人!”

公爵?郁金香家族?

比埃德羅在腦子里仔細搜索了半天,這才想起,這似乎隱約是最近傳聞之中,剛剛新封的一位年輕的大公爵……帝都政變雖然已經幾個月過去了,但是在這個世界畢竟沒有電話沒有報紙和網絡,消息傳遞得並不快,何況是這個封閉的大耳城呢?

不過一位公爵的身份,絕對不是比埃德羅這樣的人能怠慢的,他趕緊下令列隊。在城下等了好一會兒,才看見後面在幾十名禦林軍騎兵的護衛下,一輛馬車緩緩的行使了過來。

當比埃德羅看見從馬車里走出來的這位公爵大人,他真的有些意外。這位公爵大人……簡直就是一個未成年的少年嘛。

但是這個念頭只在比埃德羅的腦子里略微閃了一下,他就乾淨單膝跪了下去行禮:“大人,歡迎您光臨大耳城。”

杜維皺著眉頭,眼前的這座大耳城實在太破舊了,依著山體建造的城牆,主體還算完整,高度也符合帝國的軍制,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已經很多年沒有維修了,很多地方的石料都已經剝落,還有的地方城牆之上還出現了碩大的裂紋。上面巡邏的士兵都是沒精打采的樣子。

他輕輕的摘下了手套,扇了扇風,歎了口氣:“好了,統領閣下,我沒有太多時間,現在快帶我去看我要的人吧……這該死的天氣可真讓人難受。”

說著杜維已經走進了城門,比埃德羅趕緊跟了上去。

走進大耳城,杜維才發現這個地方遠比自己想象的更破敗。城里幾乎沒有什麼象樣的街道,兩邊的仿佛都是灰不溜秋的又低又矮。再往里面,就是一圈高達三米的大圍牆。

“我要的人呢?”

“全部都在校場上等著。”比埃德羅小心翼翼的陪話:“原本我接到的命令,以為您昨晚就會到來,那些人昨晚就一直在等著了……”

杜維的腳步緩了一點,回頭看著這個一臉疲憊的統領,露出了平和的笑容:“哦,抱歉,統領閣下。這路上的道路太難走了,所以我們錯過了時間。”

比埃德羅哪里敢接受一位公爵的道歉,他趕緊連聲說不敢,然後搶先幾步,領著杜維一行人穿過了圍牆下的大門,往校場去了。

地面完全是用個灰土和石子鋪的,風一過,就會卷起大量的灰塵。杜維歎了口氣:“看來你們的經費很緊張啊。”

比埃德羅立刻哭訴:“可不是麼?大人……我已經為了錢的事情絞盡腦汁了。老天,這里常年關押著上萬人,還有我的兩千士兵,可是運送的補給卻經常拖延,這里周圍都是荒山,總不能讓我的人啃沙子吧。還有裝備……”說著,他壓低了聲音說道:“大人,不是我訴苦,不瞞您說。我手下有兩千人,但是卻只能湊出八百套鎧甲和裝備!每年我的人巡邏的時候。都只能輪流使用。只有八百個士兵手里有武器,卻要看管一萬多囚犯……”

杜維笑了,看著這個一臉苦笑的家伙,忽然道:“你在這里當了很多年統領了吧?”

這話立刻就刺到了比埃德羅地痛處了……的確,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沒有人願意到這里來當什麼狗屁統領,在這里當一個統領,還不如在其他城市當一個隊長日子過得舒服!但是比埃德羅這個官場的倒黴鬼,一沒有後台,二不懂得為官之道。卻好象釘子一樣被死死的釘在了大耳城,已經八年了。按照帝國的軍制,地方軍官應該三年輪換一次,而且視考核成績進行升遷或者降貶,但是偏偏他比埃德羅,在這里八年都沒有能挪動屁股……

看著比埃德羅一臉苦相,杜維忽然臉上一笑,壓低聲音道:“你知道你為什麼總是升不上去麼?”

“……請大人指點!”比埃德羅眼睛里放光。

“因為你剛才對我說的這些話,訴的這些苦!”杜維笑了。

這個家伙動不動就訴苦。還把自己的短處暴出來給長官看……誰會喜歡?在軍方或者在官場,都是花花轎子人抬人。有上級到來的時候,誰不都是把最光鮮最漂亮的一面拼命展示?也就是這個笨蛋會一個勁的訴苦。

這樣地家伙,官場里當然吃不開了。

“如果你想升官的話,我教你個辦法。”杜維笑道:“下次有什麼上司來到這里的時候,你最好事先讓你的人都穿戴精神一點。然後把這個地方弄得乾淨漂亮一點,不論你有什麼難處,都要裝作一切都很順利很成功的樣子……然後,我保證你兩年之內就能升上去了。”

聽了這話,比埃德羅內心頗有感觸,忍不住一時出神,等他回過味來,卻發現杜維已經走遠,趕緊小跑幾步追了上去。

這個集中營的校場之大,勘比任何軍營的練兵場了。不過地面就慘了很多,雖然穿著結實的馬靴子,杜維依然感覺到腳下硌得難受。

隨後,他看見了廣場之上黑壓壓的人群。

整整四千人,穿著清一色地破舊囚服,沒精打采的原地坐在地上,每個人都是面上滿是灰土,臉色漠然,眼神麻木而空洞。

這就是自己未來的步兵團?

杜維皺眉:“他們怎麼這麼沒精神?”

“這個……”比埃德羅抓了抓頭發:“大人,我接到的消息是您昨晚就會到來,所以從昨晚我就把他們叫了出來,在這里坐了一夜了。而且……”比埃德羅歎了一口氣:“最近地補給不足,糧食也短缺,這些囚犯每天只能吃一頓飯。”

杜維立刻就火了!

每天吃一頓?

這些人可是自己將來的士兵!!這個該死地家伙,居然敢讓自己的士兵餓肚子?

不過看著比埃德羅愁眉苦臉的樣子,杜維也沒法對他發火,看得出來,這個統領也是沒有辦法。

果然……

“……就連我地人,每天也只能吃兩頓,只有軍官才能保證一日三餐的供應了。”比埃德羅歎息:“如果補給再晚來十天的話,那麼就連軍官都要縮減糧食配給了。”

杜維霍然轉身,仔細的盯著比埃德羅:“這麼緊張?負責你們補給的是……”

“是西北軍。”比埃德羅苦笑:“大人,這里是西北,根據帝國二十年前的西北戰區條例,西北所有的補給,全部都是統一交到西北軍的統帥部進行分配……而問題是……”

說到這里,比埃德羅猶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該不該往下說。

杜維看出了這個家伙的遲疑,他沉聲道:“說吧,我不怪罪你!”

比埃德羅心里一橫————面前的這位公爵大人,可是這些年來到這里的最高級的大人物了。這些問題他早已經無數次的向上面反應過,但是從來沒有消息!

“大人,大耳城的兩千守備軍,從編制上,是屬于帝國地方守備軍,而不是西北軍團。但是在西北,所有的軍事補給物資全部都是由西北軍團進行分配的,所以……”

“所以怎麼樣?”

比埃德羅看著杜維的眼睛,忽然也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股勇氣,咬牙切齒道:“所以,我們這些人簡直就是後娘養的!每年的補給,都是我們最晚得到,還經常被克扣,而就在五十里外的一個西北軍的軍營,駐紮著一個步兵團,他們每年都能吃香的喝辣的……我們這里……您也看見了。”

杜維皺眉,沉思了一會兒:“為什麼會這樣?按照帝國發令,地方守備軍的補給和供應,應該是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進行支持的。為什麼在西北要讓西北軍控制這個權力?”

“這個……”比埃德羅苦笑:“二十多年前的西北戰爭時期就頒布了這個臨時條令。根據當時的戰局,把西北劃為戰區,這個條令也算是合理的。可問題是,戰爭都過去二十年了……這個臨時條令還沒有取消。西北軍的那幫家伙,只會護短,西北軍自己的軍隊都吃得飽穿得暖,而我們這些地方守備軍……嘿嘿。”

杜維臉色陰沉,他沒想到西北的局勢居然已經嚴重到了這樣的地步!

戰時條令?

如果那個條令還沒有取消的話……那麼自己的領地德薩行省……

每年還要拿出一部分財政收入交給西北軍團??

杜維沉思了一會兒,這個問題不是現在能說的清楚的。他按耐下了內心的這些思緒,看著靜坐在廣場上的這些囚犯。

“去找人推一輛車來,我要講話。”杜維對比埃德羅下令。

很快,一輛破舊的牛車被推了過來,就放在了人群的中間。杜維一躍跳上了車,然後深深吸了口氣:

“所有人注意!”

他嘩的一聲,扯下了自己身下披著的披風,露出了里面的一身黑色地魔法師長袍來!

杜維隨手在周圍布置了一個魔法。使得他的聲音可以遠遠地覆蓋住全場。

四千人囚犯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杜維的身上,這位站在牛車上的魔法師……似乎是那麼的眼熟。

“哼!”杜維冷笑了一聲。他的臉上帶著威嚴,大聲喝道:“我相信,你們之中的大多數人,應該還記得我!認得我吧!!”

下面開始有人低聲交談了,幾千雙眼睛看著杜維,眼神里帶著複雜。

是的,很多人都認出了杜維。因為在場的人,大多經曆過政變日當天廣場上發生的事情。

這個穿著黑色魔法師袍子地少年,在那一天,給眾人留下了太深太深的印象了!

“是的。我從你們的眼神里看了出來,你們還記得我!”杜維冷笑,大聲道:“沒錯,我就是杜維,原來羅林家族的杜維——羅林,現在的帝國公爵,杜維——魯道夫,郁金香公爵,同時也是魔法工會承認的魔法師。宮廷魔法師,宮廷學者,宮廷占星術師……而在將來,我還會是你們的主人!你們的長官!!”

杜維一口氣說完了這些,他站在上面,仔細地觀察著下面這四千人囚犯的表情。看見他們的眼神已經從空洞麻木之中,一點一點的複蘇起來,他對這個結果很滿意,然後他鼓足了中氣,大聲喝道:

“所有人聽令!王家近衛軍第二師團第一步兵團!列隊!!!”

隨著杜維地一聲大喝,旁邊准備好的羅伯特騎士已經讓人拿出了一只號角。

嘹亮地號角聲響撤全場,中間還夾雜著杜維的大吼:“所有的軍官,給我站出來,我要求你們在最快地速度列隊!軍官統計出你們的人數,然後報給你們的長官,如果號角結束你們還沒有完成出操列隊的話,那麼就等著吃軍法吧!!”

轟!

人群之中沸騰了。這些穿著囚犯衣服的士兵們,他們麻木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絲被隱藏了多日的彪捍,雖然已經被剝奪了所有的自由和榮耀,但是幸好,已經深深的流入他們血液之中的軍人的本能並沒有喪失殆盡。

很快,人群如螞蟻一般的湧動起來,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按照他們原來的編制開始列隊。

號角聲結束的時候,廣場上已經不再是那四千個一盤散沙的囚犯,而是一個個整齊的方陣!

幾個方陣都在規定時間內列隊完畢,但是當軍官一層層上報結果的時候,報告到了最高一級的時候,卻停滯住了。

因為,他們的最高長官,並不在這里。這個步兵團的長官已經在政變之後被處死了。

幾個軍官猶豫了一下,其中一個人稍微機靈一點,看著站在牛車上的杜維,大步朝則後杜維走了過去,然後做了一個錘胸禮節,大聲彙報了列隊的結果。

有了這第一個,其他的軍官無奈之下,只得學著樣子向杜維一一彙報。

杜維對這個結果很滿意,更是帶著鼓勵的眼神看了那個第一個向自己彙報的軍官一眼。

“很好!”杜維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我很欣慰,因為在四個月之後,你們依然還保持了軍人的本能!”

“我知道你們現在很疲憊,也很餓……你們在這里坐了一個晚上,也餓了一個晚上,你們心里很不安,有恐懼!因為你們被一紙調令,調到了這里,大耳城!大陸上著名的罪惡之城!”杜維大聲道:“相信你們之中的大多數人一定都知道,凡是那些來到大耳城,來到西北的囚犯,將面對如何悲慘的命運!”

說到這里,杜維指著下面的人,大聲吼叫道:“沒錯!你們現在都是囚犯,是待罪之身!你們應該被送去西北沙漠上啃沙子!去修建城牆,在監工的皮鞭下去搬石頭!然後每天只能吃一點稀得能照出人影來的野菜湯,我保證那樣的日子,不到一年,你們之中的大半人就會死掉!根本沒有機會熬過服完刑期!”

杜維指著自己的鼻子:“如果沒有我的話,你們的命運就將會是那樣的————如果沒有我來到這里拯救你們這幫家伙的話!”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罪惡之城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為我流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