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零六章 少女之心   
  
正文 第兩百零六章 少女之心


李斯特家的姐弟三人到來才兩天,杜維就感覺自己已經有些吃不消了,從內心來說,杜維真的很想立刻回到吉利亞特城去,據說索爾斯克亞最近又鼓搗出了點新玩意,不過還在試驗當中,而賽特帶著一幫人,幾乎就已經快要把艾黎可大師構想中的飛天掃帚制造出來了。

杜維已經夢想著,等飛天掃帚弄出來之後,自己就能有一批飛天騎兵可以使用了。

所有的這些都讓我們的公爵大人心癢難搔,恨不得能立刻飛回吉利亞特城去投入偉大而神聖的魔法試驗之中。

可惜,從禮節和身份上來說,哪里能丟下李斯特姐弟三人這樣的貴客,自己卻跑掉的道理?更何況自己起家以來,李斯特家族對自己多有幫助,這麼做也是不太象話。

侯爵夫人表示她只是暫住幾日,怎麼也要參加了杜維的十五歲生日之後才會走,公爵大人的成人禮,可不能隨便錯過的,幸好,距離自己的生日就還只有一天了,一天之後,侯爵夫人總沒有理由繼續留下來了吧……

杜維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麼迫切的希望生日早早到來。

實在是因為,這兩天的日子過得太過難受了。

那個叫安琪兒的小妞,也不知道李斯特侯爵夫人對她做了什麼交代,從第二天一早開始,這個小妞就跑來找自己,很客氣的請求杜維能否派人帶著她們在這座奇跡之城里到處看看……

派人?當時杜維就已經歎息了,自己手下都是一些大老粗,菲利普是肯定沒時間的,而算來算去,唯一的閑人,就只有自己了,而且,對方的身份尊貴,又和自己年紀相仿,這樣的話說出來,其實就是給了自己暗示:你不陪,誰陪我?

客觀的說來,這個安琪小妞生得著實養眼,難得是的,這麼漂亮的一個小妞,眼神之中還帶著對自己絲毫不掩飾的敬仰和愛慕……如此美人面前,恐怕十個男人里就會有九個飄飄然了。

杜維雖然沒有真的頭昏,但是要說他討厭這個安琪,就實在有些對不起良心了,可惜的是,這個安琪走到哪里,那個對杜維一臉不爽的小子,也就跟到哪里。

這個李斯特家唯一的男丁繼承人,杜維還是不能對他太過粗暴的(至少在侯爵夫人沒離開之前,杜維還是客氣的,不過,等侯爵夫人走了之後,小子……哼哼!)

先是在城堡里轉了幾圈,安琪對這坐城堡很是喜歡,尤其是對杜維在城堡後面弄出來的一片溫室花房,很是感興趣,杜維按照前世的知識,在這個溫室花房里種植的一些植物,其中大多都是一些罕見的魔法植物,平日里用來配置的一些藥物,當然,也有一些危險的東西,杜維是不會放在這里讓人看見的。

大概女孩子天生就喜歡這些花花草草的吧,安琪一看之後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杜維發現這個李斯特家的小妞的確偶她討喜的地方,至少,看著安琪一臉歡快和單純的樣子,在花房里,很沒有形象的蹦蹦跳跳,滿臉興奮的拉著那些園丁問東問西,甚至興奮之余,連鞋子都跑丟了一只都沒有在意,就好似一個無憂無慮的花蝴蝶一般。

身為李斯特家族這種豪門里的小姐,她身上難得的毫無任何架子,一天下來,就連那些園丁和仆人,都對這個美麗異常的少女極為親近。

杜維能看出來,這個妮子並不是在自己面前故意裝出這副親善的模樣,大體很多豪門出來的子弟,雖然也以‘謙虛’標榜為自己的美德,但是那種故意做出來的所謂的‘親善’其實隱隱的都會帶著一種驕傲。

這種人或許會對你表現的很客氣,很親和,但是那種親和,就好象是一個高貴的主人,對自己的仆人的那種客氣。

而這個安琪則不同,她似乎毫無一點豪門子弟的覺悟,甚至在花房里親手擺弄那些花草,弄得一頭一臉的灰土,也依然笑面如常。

這樣的一個小妮子,加上她原本就絕柿容顏,誰能不喜歡她?

當杜維無意之中隨便問了一句,為什麼安琪會對這些魔法植物如此感興趣,這個小妮子卻臉蛋一紅,垂頭仿佛蚊子哼一般的說了一句:

“因為公爵大人您,就是一位出色的魔法藥劑師啊……”

她聲音細得仿佛蚊子哼,杜維聽了不禁心里有些複雜滋味,倒是旁邊的那個驕傲的小子卻真的‘哼’了一聲,看那個樣子,仿佛就恨不得當場拔出劍來和杜維決斗了。

這個小子……他不會有戀姐情節吧?不然怎麼總是這麼看自己不爽的樣子?

第一天的時候,這小子一直在針對杜維,大概是前一天的晚上,杜維對他的那番警告,反而惹起了少年人的逆反心里:你嚇唬我,我就越要和你作對!

安琪一副天真無害的模樣,糾纏著杜維問東問西,幸好杜維當真也算是大陸少有的博學,不論是天文地理還是星相占卜,都是信手拈來,而那個小子卻總百度惡魔法則吧惡魔手打團手打是每每出言刻薄,言語之間和杜維總是作對抬杠,要麼就是雞蛋里挑骨頭來指責杜維觀點的不對。

兩人就這麼杠來杠去,杜維卻發現,這個李斯特家族的小子,倒是也真的頗有才學,看來從小家族看來也真的下了功夫了,雖然行業自己東扯西拉的胡說八道,但是也看出這個小子的知識當真也算是淵博了。

開始的時候,杜維還懶得和他抬杠,到了後來,卻反而激發了杜維的興趣,故意的逗逗這個小子說話,試探他的深淺,變成了杜維主動向他挑釁,兩人一路從蘭花的六種種植方法說到了貴族的諸多禮儀,還有文章學徽章學,再說到了大陸曆史,最後居然一路侃到了當前大陸的國勢格局來。

最後杜維發現:這個小子雖然有些使得自己討厭,但的確不是一個草包!

畢竟是少年人,哪里比得過杜維這種兩世為人的奸猾之輩?最後終于被杜維套去了老底:“哼!你知道什麼!我姐姐的學識遠勝過我十倍,我知道的這些都是從小她教我的。”

杜維心理一動: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果然不凡啊……

這小子才十五歲,就已經有這種博學的程度了,還干什麼一定要拜入藍海門下?說一句不好聽的,恐怕不少藍海門下的弟子都未必有這小子博學呢。

既然留了心,杜維就開始有針對性的來挑撥這個小子,他也不防備,到是最後越辯越激烈,畢竟他的見識還是沒有杜維廣博,雖然也是家族盡力培養,但是到了最後,回答的速度卻越來越慢,杜維隨便一個問題,他都要想上半天,一張小臉憋得發紅,才能勉強回答出來。

只是杜維卻又發現了這個小子的一個弱點:潔癖。

下午的時候,杜維帶兩人去看了自己的馬場,騎馬可是一項貴族生活里少不了的嬉戲。

杜維來到西北這個地方,得天獨厚,很是花錢搜集了幾匹上等的好馬,其中一匹高頭駿馬更是通體雪白,只有四只馬蹄上帶著黃色的斑點,奔跑起來疾迅如風,卻又異常平穩,這是杜維花了數千金幣,讓隆巴頓從西北草原上弄來的一匹寶馬,據說這樣的一匹馬,如果弄到帝國內陸去的話,價值還能翻上數十倍。

這個小子一看到這匹好馬,卻立刻連路都走不動了,杜維有心看笑話,讓他試騎了一回,可這個小子在上馬前,卻命人把馬鞍徹底清洗了一遍,最後還取出了一副乾淨潔白的手套戴上,這才翻身上馬。

這小子掉地之後,不喊疼,卻仿佛見鬼了一樣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從懷里掏出了一條潔白的絲帕來,用力的擦拭自己臉上手上的灰塵,然後奮力將絲帕丟得遠遠的,仿佛上面有什麼會致人死命的劇毒一樣,最後甚至連招呼都不打,掉頭忙不失的就跑回了城堡房間里去洗澡更衣去了。

“弟弟他每天都要洗澡三次,早中晚各一次呢,他的衣服,每天穿過之後就是立刻扔掉,別人用過的東西,他也絕對不碰一下。”安琪歎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他從小就是這樣的。”

有潔癖?杜維心理暗笑:很好,等你姐姐離開西北之後,若是你再敢得罪我,我就罰你小子每天掃廁所。

心理雖這麼想,臉上卻做出極為風度的樣子,表示並不介意。

原本這一天,旁邊都有那個小子搗亂,現在他走掉了,就剩下杜維和安琪兩人相處,這位小姐卻忽然沉默了下來,仿佛有些不知所措,請輕的咬了咬嘴唇,看了看杜維,忽然低聲道:“公爵大人,我在來之前,聽說您在西北展示了神跡,現在的這座城市,就是在三個月內建造成的,這件事情傳揚了出去,不過我們那里的人聽了大多不信,我卻相信以您的法力,一定是真的……對麼?”

說著,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杜維,杜維歎了口氣,避開了她的眼神,笑道:“的確是三個月建成的,不過那可不算什麼神跡,你知道,我是魔法師,魔法師總是會有一些常人沒有的本事的。”

“我可不信。”安琪搖頭,笑道:“我也認識幾位魔法師,可我問過他們,這件事情他們就絕做不到的。”

隨後頓了一下,她臉蛋忽然一紅,垂下頭去,低聲道:“公爵大人,像您這樣才華橫溢,又身份尊貴的人……我想,您一定……一定……”說到這里,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她抬起頭來,用熱切的眼神看著杜維:“一定有不少美麗的女孩子為您……”

“你說錯了。”杜維立刻搖頭,然後沉吟了一會,道:“我的經曆和一般的貴族少爺不同,我從小就不喜歡出門露面,十三歲之前,一直都的躲在家里看書,甚至一年都很少出門一次,我在帝都也沒有什麼年紀相仿的朋友……那些貴族子弟麼滅亡恐怕一個都不認識,後來我去了羅林平原住了一年,也一樣不大怎麼出門……”

安琪忽然眨了眨眼,臉上帶著一絲俏皮:“啊,您可是在騙我哦!”

隨後她笑道:“誰不知道,您雖然不喜歡出風頭,可是卻一個人跑到了冰封森林去曆險……哎,我實在無法相信,像您這樣年輕,卻有著那樣讓人敬佩的勇氣!居然能跑到那種危險的地方去冒險……嗯,我想,那樣的生活,一定很有趣,對麼?”

冒險的生活?

杜維無法對這個小妮子解釋,自己當時去冰封森林其實是被甘多夫那個老家伙綁架去的。

不過說到冒險生活,他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來,雪狼傭兵團的團長,拜因里希,那個漢子,卻是自己見過的最富有冒險家氣質的人了!

想著當初在冰封森林里,短暫的加入雪狼傭兵團的那些日子的生活,一幫用兵門,大家在冰天雪地里,幾個人裹著一條毛毯,一瓶子列酒,大家拿著輪流喝……還有那個豪邁的拜因里希團長,他用火焰犀牛的魔核燙的能燒死人的烈酒……

想著想著,杜維不禁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懷念,嘴角也浮現出一絲由衷的笑容來,輕輕道:“身為一個冒險者,如果老死在床上,那簡直就是一種恥辱,身為一個真正的冒險者,應該選擇讓自己死在最刺激的旅程中。”

這句話正是當初拜因里希對杜維訴說自己生平志願的那句話,此刻回響起來,那個豪邁的漢子,仿佛就站在自己面前,大聲的用粗話吆喝的手下趕路,斗志昂然的在雪林里朝著未知的方向前進……

杜維這一沉思,卻渾然沒有注意到安琪這個小妮子卻癡癡的看著自己。

此刻在安琪的眼睛里,只覺得這位年輕的公爵大人臉上的微笑是那麼的迷人,眼神里的那種深邃的眼神,葛藤的仿佛帶著無盡的故事……這些所有的一切,哪里是自己所見過的那些整天油頭粉面的那些貴族紈绔子弟能比擬的?

那些淺薄的家伙,明明無知透頂,卻偏偏總喜歡字自己面前賣弄,比如那個男爵的公子,總是和自己吹噓在他們家族獵場里獵殺一只狐狸的‘偉績’,而那個年輕的伯爵的小兒子,總是炫耀他曾經和人決斗之中受傷的經曆——哼,不過都是一些小孩子而已。

那些人全部加起來,卻哪里有眼前這位年輕的公爵大人,那麼豐富多彩的經曆?

“可以和我說說您在冰封森林里的冒險麼?”安琪不知不覺,已經坐在了杜維的身邊,她絲毫沒有豪門子弟的架子,就這麼隨意的坐在草地之上,兩條修長的美腿就這麼自然的蜷縮著,嬸子身子都忍不住有些隱隱的靠向杜維。

杜維也沒有察覺,只是笑了笑:“那些事情,其實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我真的很想聽。”安琪的聲音帶了幾分哀求:“達達尼爾叔叔微和我說過一些,他說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勇敢最有才華的年輕人,當初在冰封森林,你不但救了他的命,最後也是靠著你,才找回了救活我姐姐的金眼蟒呢。”

杜維已經察覺到了這個小妮子的眼神里已經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了少女特有的憧憬和愛慕,他心理暗暗警惕,趕緊坐直了身子,略微拉眼了兩人的距離,笑了笑,道:“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你知道,我是魔法師,那些事情,對普通人而言或許有些神奇,但是任何一名魔法師,都能做到的。”

杜維越是不願意說,在安琪的眼中就越發覺得這位少年公爵大人的神秘,而且……難得的謙虛!和那些誇誇其談的,對自己百般討好的貴族子弟,更是形成了強烈反差。

“那麼,就說說,你是怎麼救了達達尼爾叔叔他們,好麼?就說一次吧……”少女的眼神里帶著朦朧的水汽,恐怕杜維如果再拒絕的話,她甚至很可能當場掉下眼淚來。

杜維歎了口氣,無奈道:“好吧……那是我進入冰封森林的前幾天,那天晚上,我半夜聽見雪地犬在叫,就好象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正好我有些冷的受不了,原本就睡的不沉,起來在周圍看了看,忽然就聽見樹林里傳來有人慘叫的聲音……”

盡管這個故事已經聽過無數遍了,但是此刻由杜維本人口中講出來,安琪還是忍不住立刻就沉浸在了其中,當他聽到“有人慘叫”的時候,不由得身子一抖,忍不住雙手緊緊的抓住了杜維的手臂,整個人也靠了過去。

等杜維說到了看見達達尼爾等人被食尸怪追殺的時候,說到那個食尸怪是如何模樣恐怖,安琪低呼了一聲,趕緊閉上了眼睛,仿佛那個食尸怪會從故事里忽然跳出來,來到她面前一般……

“我覺得你是在騙人!”

正當杜維說到他們躲在自己營地里,食尸怪不敢靠近的時候,後面一個尖銳的嗓音大聲喝道。

回頭一看,卻居然是那個可惡的小子,已經跑回來了,他已經洗過了澡,可是大概是不放心杜維和安琪單獨相處,他的頭發還濕漉漉的沒干,就已經跑了出來,臉上還帶著洗澡後的水氣蒸出來的紅暈,看上去更是仿佛一個粉嫩的小孩子一樣。

“哦?我怎麼在這騙人了?”杜維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

“食尸怪這種東西,一旦聞到血腥氣味就會狂性大發,當時它就在你們的面其那,卻沒會遲疑不沖上去呢?”這小子以為抓住了杜維的漏洞,大聲質問。

杜維笑了笑:“因為我們的手里有它害怕的東西,當時我宿營的時候,已經在營地邊撒了一些特殊的東西,有那些東西在,大部分魔獸都是不敢靠近的。”

“什麼?”

“糞便。”杜維笑了笑,惡意的看著這個小子:“龍的糞便。”

果然,這個有潔癖的家伙一聽見是糞便,當時就臉色一白,越想越覺得惡心難受,嚇得也不敢多問什麼了。

“繆斯。”安琪有些惱怒了,這個家伙今天總是打攪她和公爵大人的對話,盡管她性子一向溫和,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惱火,擺起了姐姐的架子,沉下臉來道:“難道你忘記了最基本的禮節麼!當公爵大人說話的時候,你怎麼可以隨意打斷,你如果在這樣的話,就給我回房間去。”

這個小子顯然對安琪很是害怕,當下就不敢多說什麼了,垂頭喪氣,卻咬著嘴唇。

可在杜維看來,這個充當大電燈泡的小子卻是萬金難求,有他在不停的打岔,自己才能躲避安琪那種少女愛慕的眼神,哪里能讓這個小子跑了?趕緊笑了笑,道:“好了,我覺得你的弟弟很可愛……我們在這里已經坐了太久了,如果你們不覺得累的話……”

說到這里,杜維停了一下,他倒是很希望這兩個家伙能說出‘累’來,自己也好順勢脫身,不古遺憾是的,安琪卻似乎精力旺盛得很。

杜維歎了口氣:“那麼,我可以帶你們去看看這座城市,這里是帝國靠近邊境得最大的一個城市了,集市上還有不少南來北往的好東西。”

繆斯卻撇了撇嘴巴,低聲道:“哼,我們李斯特家里,什麼稀奇的東西沒有。”

只不過他還沒說完,安琪就已經瞪了他一眼,這才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不過,幾人還沒有出城堡,在城堡大廳里,杜維卻迎面看見微微安一臉興奮的跑了過來,微微安滿臉欣喜,只是這個小傻妞,她的天才只展現在魔法上,除了魔法之外,其他的就難說的很了……

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麼高興的時候,因為跑得太急,而參商又穿著那種魔法師的長袍子,就在杜維的眼前,她慌亂之中,自己踩到了自己的袍子下擺,一個踉蹌就跌了下去,看她的樣子,面前正是台階,如果跌實了,恐怕這小傻妞又不知道要流多少眼淚了。

杜維趕緊跑上兩步,一把就抱住了微微安,微微安只來得及驚呼了一聲,已經整個人撲到了杜維懷里,臉上還驚悸未定,抬起頭來,一臉後怕的樣子,看見了杜維,這才轉成笑臉,只是滿臉紅暈,低聲道:“我我……”

“我什麼?”杜維笑罵道:“你怎麼跑得這麼急?難道忘記了其那幾天摔跟頭的事情了麼?還是肚子餓了,著急去偷東西吃?”

“才!才!才沒……”微微安一著急,說話更是結巴,只是羞赧的盯著杜維,卻不知道怎麼才能辯解,杜維最喜歡的就是這麼抖弄這個丫頭,偏偏這個妮子身上總是帶著這麼一股子可愛的樣子,讓人忍不住就想小小的欺負她一下。

“好了。”杜維笑了笑,扶著她站直,只是手卻習慣性的拉著微微安的小手,任憑微微安靠在自己的懷里,柔聲道:“逗你而已……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跑得這麼著急?”

說著,又忍不住輕輕的在微微安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微微安嚇了一跳,趕緊側過頭去,只因為前些天杜維騙這個單純的小丫頭,如果總這麼捏鼻子,會把鼻子捏扁的——這種鬼話,估計也只有騙騙微微安這種女孩子了,她居然就真的信了,事後還擔心了好久,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都是跑去照鏡子,生怕自己漂亮的鼻子會忽然一夜之間變扁了。

剁開了杜維作惡的大手,微微安這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後甜甜一笑:“你猜!”

身後傳來繆斯的輕輕咳嗽聲,杜維才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李斯特家族的姐弟兩人,然後把微微安拉到了身邊,笑道:“昨晚沒有能介紹……這位是我的……”說到這里,杜維忽然頓了一下,沉吟了一會,才道:“這位是微微安法師,八級白衣法師,也是甘多夫大師的弟子。”

然後杜維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李斯特家族的姐弟。

安琪看見微微安的時候,就不禁被震撼了一下,原本美貌的女子,就對其他的相貌出色的女孩特別注意,而微微安卻偏偏是那種足以和安琪媲美級別的小美女,身上更是帶著一種連安琪都百度惡魔法則吧惡魔手打團手打無法比擬的天真和純潔,如果說安琪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鮮花,是一顆初夏鮮嫩的草莓……那麼,微微安,就是一塊晶瑩剔透的水晶,讓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會對這個女孩子生出心疼憐惜的感覺來。

而且,看著杜維緊緊的拉著微微安的小手,兩人親密的站在一起,微微安幾乎是習慣性的靠在杜維的身邊……安琪的眼神里立刻閃過了一絲憂郁。

甚至就連微微安結結巴巴的和她問好的時候,安琪都因為有些恍惚而忘記了回答,這對一個常年學習禮儀的豪門少女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想象了。

她的這點子心思哪里能瞞過身邊的繆斯,繆斯眼珠一轉,看見杜維和微微安親密的樣子,立刻就仿佛明白了什麼。咳嗽了一聲,道:“公爵大人,既然你的朋友來找你,相必您一定有什麼事情,您不用顧及我們,反正我們已經轉了半天有些累了,您盡管去忙,我帶姐姐回去休息就好了。”

說完,用力拉了一下安琪,安琪這才失魂落魄的對杜維點了點頭,然後告辭離去,只是上樓的時候,卻忍不住回頭看了好幾眼,眼看微微安單純美麗的猶如天使一般,她的一顆心更是一路沉了下去,上樓的時候甚至險些摔倒。

“好了。”眼看李斯特姐弟離去,杜維松了口氣,然後問微微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他們、他們來了。”微微安笑得很興奮:“霍格沃茲……學員門,來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零五章【絕色】(下)    下篇:正文 第兩百零七章 【所謂“傳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