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零八章 【甯跳樓,不跳舞】   
  
正文 第兩百零八章 【甯跳樓,不跳舞】


根據那個所謂的“傳統”,第一支舞曲是由杜維和女伴獨享的。所以大廳里的人很自覺地站在了周圍,讓出了中間的地方來。

杜維輕輕地摟著李斯特候爵夫人,兩個人隨著音樂翩翩起舞。雖然從小不受寵,但是杜維也畢竟是經過了貴族式的禮儀教育,這種貴族式的舞蹈也跳得極為嫻熟。而讓他驚訝的是,這位李斯特候爵夫人似乎還有些矜持,不過隨著歡快的音樂節奏加快,她的身子越發的輕盈起來,旋轉之際,飄然的長發,還有蘿裙的裙擺,整個人猶如一躲綻放的鮮花一般。而她身上的那種香氣,顯然是某種名貴的香料,淡雅清新,讓人聞之欲醉。

兩人就這麼相擁而舞,杜維漸漸地有些跟不上李斯特候爵夫人的步伐了,幸好侯爵夫人很是聰明,稍微變幻了一點身子的著力,就不動聲色地取代了杜維領舞的地位,而在旁邊人去是看不出來的。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越靠越近,同時低聲交談。

“公爵大人,您為什麼不邀請別的單身女士呢?這樣用我來當擋箭牌,可不是一位紳士的舉動哦。”

杜維微微一笑,低聲到:“候爵夫人,您實在太誤解我的意思了,在場的那麼多女士之中,還有誰比你能更加美麗動人呢?能邀請您這樣高貴美麗的女士陪我共舞,今天的成人儀式,將會成為我畢生難忘的回憶。”

這樣的恭維話,李斯特侯爵夫人一生也不知道聽過多少,也不在意。只是淺淺一笑,卻故意湊了過去,在杜維耳邊低聲道:“我不得不說,您可真狡猾。”

杜維撇了撇嘴巴,干脆給她來了一個默認。

他實在是沒有太多的辦法,剛才匆匆聽老瑪德說了這個所謂的傳統,他就明白,這第一支舞是用來示愛地。

要知道,每個貴族子弟,雖然名義上是十五歲才正式成年,但是出身豪門貴族的男子,哪個不是年紀輕輕就已經開竅?但凡豪門子弟,大多年少時候就生活在家族了不少美貌侍女之中,有的十三四歲就已經食髓知味的,也絲毫不稀奇。而這種成人禮儀上的示愛舉動,也是傳統的一個程序。

當然,也有人為了安全起見。如果在沒有十全把握的情況下,在這種儀式上並不會真的去當眾向自己心宜的女子求舞,否則的話,假如朗有情妾無意,當眾被拒絕,那面子上就過不去了。所以,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的話,也有很多男子會選擇邀請自己的姐妹或者家族之中的好友來跳舞,這樣既符合了傳統的程序,同時也沒有丟臉之虞。

杜維邀請李斯特侯夫人跳舞,正是不知不覺之中暗合了這種習俗。今天到場的女士雖然也不少,但是也只有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身份最為“安全”,因為就算杜維邀請她跳舞,別人也不會真地認為這位少年公爵會和這位帝國著名的寡婦擦出什麼火花來。雖然李斯特夫人駐顏有術,但畢竟兩人年紀相差頗大,而且李斯特侯爵夫人自從守寡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過她的主意,甚至聽說就連皇帝陛下都對這位美人有一番心思,都被拒絕了。李斯特侯爵夫人甚至為此還離開了帝都的貴族圈躲回了李斯特家族的老家去避嫌。

在場不少賓客眼看杜維邀請侯爵夫人跳舞,大多數人也只是善意一笑,都以為這位魔法師公爵大人,恐怕還沒有什麼心愛的女子或紅顏知己,臨時邀請這位侯爵夫人湊個數罷了。而有些留了心的,卻想著回去之後向自己的主人彙報,這位公爵大人還是單身,如果相拉攏這位帝國目前最炙手可熱的權貴,聯姻絕對是一個非常絕妙的選擇。

不說周圍看客們的諸多心思,安琪兒卻已經不聲不響的退到了大廳的邊緣,她無力的靠在干牆壁上,嬌麗的容顏蒼白,雙手卻緊緊的捏著裙子,指甲深深地掐進了手掌里。繆斯站在姐姐的身邊,看在眼里,暗中拉住了安琪兒的手,低聲道:“姐姐,要不,我陪你回去吧。”

安琪兒咬了咬嘴唇,眼睛里的淚水忍了又忍,終于還是落了下來。

幸好她站的偏僻,旁人也沒看見,只是繆斯看在眼里,從懷里摸出一張潔白的絲帕遞了過去,低聲道:“姐姐,昨天你也看見了,這個家伙好像已經有了愛人了,況且,他有什麼好的?我看這個家伙未必是什麼好東西,哼……”

安琪兒臉色一沉,隨即歎了口氣:“繆斯……你,陪我回去吧。”

大廳里氣氛正濃,這一對姐弟去悄悄的從人群之後離開,繆斯扶著安琪兒,借口身子不舒服,不等第一支舞曲結束,就從側門出去了。



最後一個音符嘎然而止,李琪特侯爵夫人的身子翩然旋轉,隨即忽然就輕輕的落在杜維的懷里,她的腰肢就仿佛充滿了柔韌的彈性,身子用力的住後仰下,卻依然能保持著平衡,V形深領的晚禮服下,豐滿圓潤的胸部肌膚,泛著象牙的色澤,誘人的擠在一起,隨著胸膛的喘息,形成了一道讓人炫目的溝壑。杜維一手拖在侯爵夫人的腰下,正好仿佛虛壓在他的身上,忽然,他從這位侯爵夫人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揶揄的眼神……

掌聲響起,大家都對場中的少年公爵報以熱烈的掌聲,這一支舞跳完,就象征著這位少年權貴在法律的名義上已經成人了。李斯特夫人終于站了起來,她雖然舞技高超,但畢竟是女子,體力消耗之下,一張粉面上滿是紅暈,細細喘息之聲更是格外誘人,忽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一步,幾乎就正面貼進了杜維的懷里。

隨後,這位帝國著名的夫人忽然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吃驚的舉動!

她居然伸出雙手,捧住了杜維的臉頰,然後用只有杜維才能聽見的聲音,低聲道:“公爵大人,您知道麼,自從我丈夫病故之後這些年來,這是我第一次跳舞。為了感謝您的邀請,還有……根據傳統,我要向您提出一個‘成人禮儀’的請求……不要拒絕,這也是傳統哦。”

說完,這位候爵夫人忽然走了上去,不等杜維反應過來,也那芬芳的雙唇已經輕輕貼在杜維的嘴唇上!

全場的掌聲仿佛被一把無形的剪刀驟然剪斷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場中發生的事情,甚至還有人舉著雙手都忘記放下了。

是……

是“示愛之吻”!!

所有人都驚呆了!根據傳統,成人禮儀的第一支舞曲被當成為示愛之舞,如果主角邀請的的確是自己心愛的女子的話,那麼跳舞完畢之後,女方則可以送上自己的一吻,表示接受對方的心意!

如果不是情侶的話,那麼只要簡單的一個吻面禮就可以了。

但……這位帝國貴族圈里,不知道讓多少人魂牽夢縈的女神,居然當眾給了杜維一個“示愛之吻”!!!???

剛才還以為這位公爵只是邀請李斯特夫人湊數的人,紛紛對自己剛才的想法產生了劇烈的懷疑!!如果是湊數的話,只要吻面就可以了……可現在,李斯特夫人猶如小鳥依人一樣,貼在杜維的懷里,吻著杜維的嘴唇!

原本只是一吻的瞬間,卻仿佛變得如此漫長。而杜維,甚至還沒來得及推開李斯特夫人,對方已經做完了一切,然後輕輕退開一步。

“我在花園里等你。”侯爵夫人在杜維耳邊低語。



李斯特侯爵夫人的這一吻,完全打亂了杜維的計劃。接下來的宴會,李斯特侯爵夫人借口身子不適,早早的離去了。而杜維卻在周圍賓客們或驚奇或羨慕的眼神下。很是不自在。

誰都知道,帝國貴族圈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把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當作夢中情人一般。而偏偏這位寡居的美女卻從來不對任何男人假以顏色,可今天居然當眾做出了這樣驚人的舉動……這位少年公爵大人對女人的手段,實在是讓人驚歎啊!

杜維卻是有苦不好說。不過他明白,這件事情傳揚出去,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自己的名字和李斯特家族,是分不開了……或許,這就是這位侯爵夫人想要的結果?

隨後的舞會。杜維也沒有參加,丟下了眾多的客人,這個當主人的卻已經偷偷的溜掉了。

杜維說不太清楚自己現在的心情,在驚訝之外,還隱隱有些惱怒。他覺得自己是被這位侯爵夫人小小的戲弄了一下。只不過,溜出宴會廳之後,仿佛還是自然而然地來到了後面的一個花園。

這花園經過了杜維的設計,周圍是一圈透明的花房。中間的空地上,種植了幾片花圃。因為杜維一向不喜歡那種香味過于濃烈的花卉,所以在花園里,杜維選擇的是自己的新家庭的圖騰:郁金香。

晚風陣陣,金色的郁金香花叢之中,一個身影隱然俏麗當中,一頭柔順的秀發,加上一席如水銀瀉地一般的晚禮服長裙,不是李斯特侯爵夫人是誰?

緩緩走了過去,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侯爵夫人回過頭來,臉上仿佛還帶著一絲笑意。

“侯爵夫人。”杜維皺著眉,聲音難免有些沉:“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

“什麼?”侯爵真真假假笑得風輕云淡。

“剛才。”杜維臉上沒有喜怒,只是靜靜的走到她的面前。

侯爵夫人仿佛故意側頭想了一下,才微笑道:“公爵大人,剛才我只記得你當眾邀請了我跳您人生之中的第一支示愛之舞,而我接受您的邀請,最後,我也按照傳統,回贈了我的心意……不就是這樣麼?”

杜維說不出話來了,不過看著這個女人狡潔的眼神,杜維忽然生出了一絲怒意來:“侯爵夫人,我想還是實話實說地好……我們都明白剛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侯爵夫人忽然抬起手來,輕輕攏了攏了秀發,月色之下,她的一雙眸子亮地懾人,忽而幽幽一歎:“公爵大人……難道,在您的眼里,我是一個毫無吸引力的女子麼?又或者說,您認為我這樣年紀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您高貴的身份?又或者您覺得剛才的事情,對您是一種玷汙呢?”

杜維終于沒法繼續板著臉了,苦笑了一聲:“侯爵夫人說笑了。以您的絕色姿容,怎麼會沒有吸引力?我雖然年少,初次見您的時候,也幾乎為您的豔光所懾呢。只不過,我覺得剛才您的舉動,實在是超出了我的意料……我自問我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值得您這樣女神一般的人垂青于我吧?”

“公爵大人,你大小看自己了。”李斯特夫人忽然臉色一肅,目光閃動,盯著杜維的眼睛,然後緩緩道:“以您少年之姿,就已經名震大陸,十四歲就封公爵,縱貫帝國,已經是百年未見的奇例了。更難得您還是一位傑出的魔法天才,政變之中大放異彩,身兼大陸第一魔導師弟子之位。開創魔法學院,建立魔法學會,和魔法工會分庭抗禮,看創一代先河!再看你來到西北短短數月,已經風生水起,一連串的手筆更是堪稱奇跡!以我看來,現在帝國內的那些權貴豪門世家里,沒有哪一家的繼承人能比擬您之萬一。更何況您現在還年輕,正是大展宏圖之際,在我看來,不出十五年,您恐怕就能成為帝國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帝國曆史上還沒有人能三十歲之前封宰相,不過我看以您現在的勢頭,倒是很有可能打破這個記錄哦。”

杜維不動聲色,淡淡笑道:“夫人,您的這些贊美之詞,實在是有些讓我慚愧啊。您把我說的這麼了不起,會不會有些太過誇大了?”

“我倒是覺得還遠遠不夠。”侯爵夫人嫵媚一笑,伸出素手輕輕攀住一朵花枝,然後手掌在花圃上輕輕拂過,緩緩走到了杜維的面前,兩人距離不過半步遠,這位美人的氣息都仿佛能直接吹在杜維的臉上:“在我看來,您的成就恐怕比我說的還要遠大多倍呢。”

杜維眼神里閃過一絲複雜,隨即小心翼翼的退後半步,側開了身子:“哦?”

“杜維。”侯爵夫人忽然改變了稱呼,直接喊出了杜維的名字,讓杜維微微有些意外,隨後她低聲道:“從我去年承蒙您救命之恩後,到現在不過短短半年,您就已經從一個家族之中不受寵的子弟扶搖直上。這些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頓了一下,她低聲道:“而且……今晚我做出剛才那種舉動,其實已經大大違背了我平時的行事准則……只不過,時不我待,當時那種情況,我不得不做點什麼了。”

杜維嘿嘿一笑,盯著李斯特夫人。

“您是一個極聰明的人,我想您應該明白,我把安琪兒送來西北的意思。”李斯特夫人說到自己的妹妹,眼神里閃過一絲黯然:“我的這個妹妹雖然外表看似柔和,但是心中卻很是執著的。她從小就心高,那些豪門里的年輕才俊,她卻一個都看不上眼。可生在李斯特家里,我們這樣的女子的命運,卻總是由不得自己的。當年我年輕的時候,父親把我嫁了人,我無法抗拒。而現在……”

她的語氣里帶著一絲哀愁,聲音也低落了下去:“我去不忍心讓她重蹈我的覆轍,雖然為了家族,她總是要嫁給最合適的,能給家族帶來最大利益的人選。不過我從來都沒有逼迫過她什麼,幸好,你的出現,我原本以為解決了我最大的一個難題。你的身份和現在的地位,都可以說是我們李斯特家族聯姻的最合適最優秀地人選。而安琪兒她也對你極有好感,在家的時候,你的那些傳奇經曆。就時常被她提起……我想,這或許是最好的方法了。所以我帶她來到西北……我原本以為,以安琪兒的美麗,這世界上應該很少有男人能抗拒得了她……可是沒想到,她對你一見傾心,你卻……”

說到這里,李斯特侯爵夫人苦笑搖頭。

杜維卻神色自若:“這種事情強求不來地……”而他心里更是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妹妹喜歡我不得,你卻跑來親問我一下……這算哪門子道理?

兩人對視沉默了會兒,李斯特侯爵夫人忽然開口問道:“杜維,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杜維一愣。

可是李斯特侯爵夫人卻已經自己繼續說了下去:“我從小就受過父親的嚴厲教育。一天不敢懈怠過。雖然不敢說是有多深的才華,但是那些所謂的名聲在外的學者,我還沒幾個是能看在眼里地。我雖然嫁過一次人,但是我並不愛我的丈夫,雖然他對我很是疼愛,早早逝去之後,給我留下了豐厚的遺產,還有一個顯赫的貴族頭銜。這些年來,我繼承了父親地產業,苦心經營家族生意,也算是頗有成就,當年父親傳下來的產業,在我手里已經擴張了一倍有余……”

杜維有些不明白這位美人話里的意思,只是悶著不作聲。

“我今年已經三十一歲了。”說到這里,侯爵夫人臉上閃過了一絲淡淡的憂慮,不過隨後她又展顏一笑。這一笑,即使是此刻在萬花叢中,那一笑的風情,卻已經蓋過了周圍那些嬌豔的花朵,只見這位美人眼波流轉,當真是說不出的美態,聲音里帶著一絲自憐,柔聲道:“幸好神靈偏愛,賜予了我們李斯特家族的人美麗的容顏,我們李斯特家的血統,向來都是擁有出色的外表。時間之神也對我格外恩賜,這些年我雖然年紀漸長,但是卻並沒有奪走我的青春。我自問,雖然我已經三十歲了,但是如果論相貌的話,現在的我也絕對不輸給這世間的任何女子。”

杜維忍不住歎了口氣,由衷道:“不錯,您的確是我生平罕見的絕色。”

杜維說地是實話,無論從任何角度上來看,這位美人都是美得驚心動魄,美得無可挑剔!就算她看似隨意的一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帶著無限的魅惑。雖然那位安琪兒小姐被稱為有著不輸給李斯特夫人年輕時候的美貌,但是畢竟她還太青澀了一些,遠遠沒有眼前這位美女的那種淡雅和成熟的風情。更何況,雖然說是年過三十,但是這位李斯特夫人的臉上身上,哪里有半點歲月的痕跡?當初杜維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以為他最多不過十八九歲而已。

帝國無數貴族的夢中情人,果然名副其實。

聽見杜維開口承認,李斯特侯爵夫人眼波流轉,輕輕一笑,側著頭看著杜維:“那麼,杜維,你這樣的男子,會對我動心麼?”

“……”杜維一愣,下意識道:“什麼?”

“我說,你這樣的男子,會對我動心麼?”隨著這一聲輕問,李斯特侯爵夫人已經緩緩逼近了杜維,她的動作輕柔如風,幾乎已經貼上了杜維的身子。

杜維勉強一笑:“夫人,您說笑了。”

“如果我不是在說笑呢?”兩人站的距離,近得幾乎已經鼻尖貼著鼻尖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麼一個風情萬種的絕色站在懷里,杜維居然也忍不住腦子里生出一絲綺念來,原本准備伸出推開對方的手,卻仿佛有點舍不得了。這麼近在咫尺的看著這位美女,才更加真切的感覺到對方那精致到了極點的五官的魅力,那如秋水一般的眼波,還有那嬌柔的身子上若有若元的淡淡香意……

“我可以保證,我會是任何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妻子。”李斯特侯爵夫人的聲音又軟又柔,仿佛是在杜維耳邊輕訴什麼一樣:“該懂的我都懂,不該懂的,我也懂……如果是男人希望我不懂的,我就會裝作不懂……”

杜維只覺得自己的嗓子有些發干,心跳也忍不住有些加快了,不過幸好他理智尚存,深深吸了口氣,暗中用力掐了一下自己,這才清醒過來,看著李斯特侯爵夫人:“夫人你到底想對我說什麼?”

“求婚。”李斯特侯爵夫人口中輕輕吐出的這個詞語,卻幾乎把杜維嚇和跳了起來!

“我,嵐-李斯特,向你,杜維魯道夫公爵大人求婚。”這位絕色美人顯然不是在開玩笑,因為她雖然笑得那麼嫵媚動人,但是眼神卻很清澈,很認真!

“我希望能做您的妻子,公爵大人。”



這次足足愣了好久,杜維才仿佛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猛的竄了起來,幸好他的極力忍耐,才沒有驚呼出來,不過臉上的表情已經是無法掩飾的震撼了。

說實話,恐怕就算這個女人告訴杜維,她其實也是穿越而來的這樣的話,都未必能讓杜維更加震驚了!

“求,求婚?!”杜維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你向我求婚?”

“是的。”李斯特侯爵夫人點頭:“我正是在向您求婚啊。”

杜維想笑,但是看著對方認真的眼神,有些笑不出來,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絲不安:“你認真的嗎?”

“終我三十年的生命來,從未有過的認真。”這位美人輕輕點頭。

杜維終于不笑了。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拒絕麼?

開什麼玩笑……堂堂的帝國貴族***里的第一美人主動向自己求婚,如果自己還拒絕了,傳揚出去,恐怕不到三天,就會被那些李斯特夫人裙下之臣的口水淹死了。

說年紀不相符麼?杜維知道,雖然對方是三十歲……但是如果按照自己兩世為人算來,自己的實際年齡恐怕還比對方大一些呢!

嫌對方年老?可是這位女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活脫脫就是一個絕色妙齡佳人!如果不知道她真實身份的話,說她十八歲,都大有人信!

嫌她出身不好?開玩笑……對方錢多得能砸死人!

嫌棄她嫁過一次?這種話如果說出來的話,就連杜維自己都覺得有些虧心,他向來不是那種標榜貞節烈女的俗人。

而且,顯然對方是以很嚴肅的態度和誠意提出這個事情的,無論從任何角度上來說,杜維都必須用尊重的態度回答!這是基本的底線!

對方既然不是在開玩笑。那麼這種大事,自己就更不能以兒戲的態度對之。何況,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的身份,可不是普通人!

沉吟了一會兒,杜維態度也嚴肅了起來,他咳嗽了一聲,目光穩穩的看了這個女人幾眼:“坦率的說,我真的很驚訝……而且,不管如何,能得到您這樣尊貴地女士的垂青,是我杜維莫大的榮幸!”

“那麼,您是按受呢?還是拒絕?”

這個問題不好用“是”或者“不是”來回答,所以杜維想了一會兒,才委婉的說道:“夫人……我已經有心愛的女子了。”

出乎杜維意料地,這位李斯特侯爵夫人輕輕一笑:“我知道,是那位美麗的女魔法師,對麼?”

“是的,就是她。”杜維松了口氣:“她就是我心愛的女孩。”

“可是,如果我告訴您,我並不介意呢?”李斯特侯爵夫人眨了眨眼:“以您這樣的地位,這樣的身份,當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樣只擁有一個妻子。雖然帝國法律只允許有一位正式地妻子,但是我並不認為你這樣身份的男人應該受到這種法令的約束,事實上……如果您答應了我的求婚的話,我並不在乎您繼續追求您的愛情……您看,我剛才說了,我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有些事情,如果男人不希望我知道的,我就會很乖巧的裝作不知道。”

說完這些之後,這個女人很聰明的知道。現在不是逼迫杜維立刻回答的時機,如果追問得太緊,反而不好,她很巧妙的退後了幾步,終于讓那具誘人地身子離開了杜維——這讓杜維松了口氣。

“請您一定要仔細的考慮一下我的請求。”侯爵夫人的語氣聽上去絲毫不像是在談論婚事,反而好像是在談論什麼生意一樣:“我會是一個最好的妻子,而且……我願意為您放棄我的姓氏,嫁入您的家門改換您的姓氏……而且,一旦您娶了我,那麼在您今後的事業中,李斯特家族都會毫無保留的充當您最忠誠最堅定的支持者!”

說完,這位美女對杜維優雅地欠了欠身子,然後輕輕一笑,飄然而去。只留下杜維,對著花園的郁金香怔怔出神……

媽的,不過是跳個舞而已,就惹出事情來了……早知道,少爺我甯可跳河,跳樓,也不跳舞啊!

上篇:正文 第兩百零七章 【所謂“傳統”】    下篇:正文 第兩百零九章 【驚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