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一十章 【FUCK!】   
  
正文 第兩百一十章 【FUCK!】


樓蘭城之外軍營里,杜維已經帶著二十八名學員整裝待發,隆巴頓將軍親自帶領了一千騎兵加入了這次西北的“實習”。

因為杜維的想法很簡單:這些魔法師學員,將來都將作為戰斗人才使用,他可不想讓他的學生們成為那種只會呆在魔法實驗室里的學究。他需要的是能真正的和軍隊合作,在戰斗之中能發揮真正作用,並且杜維的構想之中,希望能摸索出一種軍隊和魔法師“協同作戰”的最有效率的模式。

嚴格的鍛煉體魄之後,這些魔法學員們擁有很健壯的身體,杜維給他們每人配備了一套在常人看來已經是顛覆了魔法師傳統的裝備。

每人一匹戰馬,放棄了傳統的那種代表身份的魔法師長袍,每人一身上等的半身皮甲,還配備了一柄輕型的長劍作為防身自保的武器,一枚魔力增幅戒指,杜維甚至自己掏腰包,給這些學員每人配備了一把魔杖,都是用品質相當不錯的胡桃木制造出來的——當然,這些珍貴的胡桃木,讓杜維耗盡了自己最後的一點“時光流逝泉水”的儲備。

對于這些還是菜鳥身份的魔法學徒們,每人都能拿到一柄上等的胡桃木魔杖,實在是無比的驚喜了!要知道,即使是在魔法工會里,能有資格使用胡桃木質地的魔杖的,都至少是中級魔法師了。這些小菜鳥們拿到魔杖之後,都是興奮萬分,愛不釋手,甚至還用袖子在上面來回仔細擦拭。

“大家聽好了。”杜維翻身站在馬上,大聲道:“我,會給你們最好的!最好的魔杖。最好的裝備!可是是否能配得上這些東西,就要看你們的努力了!我希望在這次西北實習結束之後,你們每個人都能配得上你們手里的東西!而且,我也可以先告訴你們,只要你們後面的表現能讓我滿意的話……我還會給你們配備一些額外的驚喜哦!”

看著下面這些躍躍欲試的眼神,杜維隨後公布了一個決定,而這個決定,讓大家心中生出了疑惑:

杜維要求這些魔法學徒們,在今後的這些天的實習里,他們必須盡力去配合隨行的這支軍隊。

“你們要做的,就是盡力去配合他們!配合他們作戰,聽從隆巴頓將軍的命令,盡你們的一切能力,想出一切的辦法,去滿足他的要求……甚至可能是一些在你們看來很不合理的要求!明白了嗎?”

魔法師去配合那些士兵?

這個命令的確意外。

因為羅蘭帝國魔法昌盛,魔法師地位尊貴。而且數量稀少,曆來在帝國的征戰之中,魔法師雖然也會為帝國效力,但是魔法師的地位何等高貴?他們可不是那種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戰斗之中,魔法師主要是各自為戰,雖然也能靠著自身的強大實力給敵人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在杜維看來,這樣的效率實在是極為低下的。這些魔法師缺乏配合,往往各自為戰,不會協同,大大的浪費了魔法師的作用。

別說指望這些魔法師老爺們去配合軍隊行動了,他們大多數都是隨心情行動,心情好了,幫你出點兒力氣,心情不好了,抽身離開也是有的。而軍隊不但得不到穩定而持久的支持,反而還得像伺候大爺那樣的伺候著這些魔法師老爺們。

杜維的觀念,就是讓這些魔法師改變一貫的習慣。讓這些魔法師去毫無條件的一味迎合軍隊的要求,雖然有些不太合理,但是為了矯正魔法師們那種大爺習慣,這樣的矯枉過正,也是一種短期內非常有效的手段。

杜維這種觀念的超前,就連隆巴頓也有些不太適應,他雖然曾經是帝國的高級軍官,統帥萬人,但是也從來沒有擁有過幾十名魔法師來聽從調遣。一時間他也有些不知所措,被杜維拉過來之後,這位二百五將軍一臉苦笑,然後用力咳嗽了一聲,硬著頭皮大聲道:“好,那麼從現在開始,我不會把你們看成魔法師,在我看來,你們就是我麾下的一名小兵。那麼你們就都要聽從我的命令!我會對你們一視同仁,別想在我這里得到什麼優待!如果誰違背了我的軍令,那麼我一樣會抽你鞭子,明白了嗎?”

這話可是說的極為大膽了,如果隆巴頓敢對其他魔法師說這種話,恐怕別人當場就翻臉走人了,如果遇到脾氣不好的魔法師,說不得還得給這位將軍一點苦頭吃吃。

但是幸好,這批菜鳥們經過了杜維的嚴格洗腦,杜維在他們心中極有威望。而且他們在進入魔法學院之前,也都是軍隊里的人,聽從軍令,在他們看來也是正常的,所有人人都是大聲應了。

“那麼,出發吧!”隆巴頓大聲下令:“基本行軍隊列!魔法師隊在最後……天黑之前,我們要趕到乞力馬羅山脈下的牛里鎮。我們在那里會得到補給,然後你們沒有休息的時間,我們將連夜進入乞力馬羅山脈!小伙子們……山里的魔獸在等著我們!它們會乖乖的奉獻上它們的皮毛,還有魔核!”

上路之後,隆巴頓和杜維並肩而行,低聲抱怨道:“老板,你這可是給我出了難題了……這麼多魔法師,都聽我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老天,我恐怕還是現在帝國里,唯一一個能有這麼多魔法師部下的將軍了。”

“你會習慣的。“杜維微微一笑:“一切都只是開始,我們還需要慢慢摸索才行。”

一天的急行軍,這些魔法師學徒們卻都堅持了下來,畢竟他們一直保持了身體的訓練,這樣的表現已經讓隆巴頓將軍很是意外驚喜了。他和帝國的大多數將軍一樣,對于魔法師這種群體是又恨又愛。愛的是魔法師們強大的實力,而恨,則是因為這些力量無法自如的掌握。看著這些聽話的魔法師,而且還能咬牙吃苦堅持,對于自己的軍令也一絲不苟的執行——這樣的部下,還有什麼可苛求的?

杜維看了一眼李斯特家族的這位小少爺,繆斯這個小子滿臉疲憊,不過當杜維的眼神飄向他的時候,卻依然努力的挺起胸膛來,絲毫不肯示弱。

哼,好驕傲的小子。杜維心中暗笑。

牛里鎮是乞力馬羅山南面的一個鎮子,這里的山南面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地勢,山坡並不陡峭,相對比較平緩,是進山的最好的地段。鎮子上的人口不足千人,而且之前隆巴頓曾經帶人來過這里,地形環境比較熟悉,在這里補充了一些草料,就准備入山了。

“根據我們的消息,就在這里大約方圓百里之內,可能有魔獸出沒。”隆巴頓介紹道:“上次我們來到這里的時候,聽當地的人說,這里每年春天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被當地人稱為怪物的東西跑到鎮子里騷擾這里的居民,根據他們的描述,這種怪物身軀不大,動作迅速,每年春天的時候流竄到這里,傷害這個鎮子上的牲畜,鎮子上的幾個獵戶試圖捕殺它,可惜都沒有成功………這個家伙據說會吐火,而且逃跑的時候,還能鑽到地下去。”

“將軍閣下,我們需要更多的數據,才能判斷出它到底是什麼魔獸。”一個魔法學徒大膽的開口:“很顯然這是一只火系魔獸,不過,身軀不大,行動迅速,會吐火焰,還能鑽到地下……這些特征都太模糊了。根據這些特征來看的話,符合這些條件的魔獸,我至少就能想出七種來,有火系的龍,有圖圖爾大耳鼠,有尖齒鑽地狸……這些東西,每種魔獸對付的辦法都不同。我們需要更多的數據,才能做出對付這個東西的最好的計劃來。”

其它的學員都是點頭,還有人甚至很清楚的排列出了一個懷疑對象的名單來,杜維對這些學員的反應很滿意,這些家伙在自己的熏陶之下,已經學會了最重要的東西:效率!

就在這時候,一個尖尖的嗓音忽然道:“你們這麼多魔法師。難道還擔心一個小小魔獸嗎?我們有上千騎兵,這麼多魔法師……哼,還有公爵大人這樣聞名大陸的魔法強者,難道這麼一個小小的魔獸就讓您忌憚了嗎……會不會過于小心了一些。”

這語氣里帶著明顯的不屑和嘲弄,隱然就是指責杜維等人缺乏膽氣。

繆斯這小子忍不住說出了這句話之後,立刻心中就有些暗暗後悔了,只不過不知道為了什麼。他看見杜維就忍不住心里不快,總是看這個家伙不順眼,言里話外,就忍不住想刺對方幾句。

這幾句話說了出來,杜維還沒說什麼,那些魔法學員頓時一個一個瞪著這個小子,怒目而視。更有人忍不住喝道:“你是什麼東西,敢指責院長大人。”

繆斯原本也就是脫口說了兩句,也有些後悔。不過聽見有人反詰自己,他是李斯特家族里的驕子,從小心高氣傲。哪里看得上旁人?忍不住就又道:“哼,一個赫赫有名的大魔法師,卻怕了一只小小的魔獸,說出去……嘿嘿,可不是我詆毀誰,只是恐怕會被人恥笑罷了。這樣看來……哼,真是什麼人調教出什麼手下……都是一般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啊。”

旁人立刻對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大怒,眼看繆斯已經引起眾怒。杜維輕輕咳嗽了一聲,立刻所有人都噤聲。只是一雙雙眼睛瞪著這個小子。

“繆斯先生。”杜維沉吟了一下,他的臉上似乎看不出什麼喜怒來,淡淡道:“勇氣或者懦弱,無非是別人的評價。為人處世,問心無愧就好,何必在意那些蜚言?既然您這麼勇敢的話,那麼我也不能壓制您這種美德……這樣吧,一會兒進山的時候,我們正好需要幾名前面探路的前哨,您既然願意展示您的英勇,想必這樣的機會,您一定不會願意放過的吧。”

此刻天色已經漸黑,在牛里鎮里,遠眺遠處的乞力馬羅山,山頂之上皚皚白雪,連綿不絕的一座一座山峰直插云霄,山腰之下才見綠色,卻是一片一片的森林,一望無際……只是這綠色在夜色之中,卻滲出了幾分幽幽的黑暗來。

繆斯心里不禁有些發毛,嘴上卻兀自強硬:“前哨就前哨,我繆斯怕什麼!”

說完,一勒缰繩,就往前走。杜維卻一把拉住了,繆斯怒道:“公爵大人還有什麼話說嗎?”

“繆斯先生,山路難行,您准備這麼騎馬上山嗎?”杜維笑了笑。

“哼!”繆斯臉上一紅,不過在夜幕的掩護之下,這紅暈也只是一閃而過,隨即倔強道:“誰說我要騎馬上山,我只是隨便往前走走。”

杜維也不想太為難這個李斯特家的小子,畢竟自己和李斯特家族目前的關系良好,為這點口水話而翻臉,實在有些不值當。隨後囑咐了幾個手下,去幫這個小子牽了馬休息。

那些魔法學員們早已經懶得理會這個小子了,二十多人下馬之後,卻按照自己在魔法學院里學習的東西,循序在鎮子里散開,四處尋在魔獸留下的蹤跡,還有細心的人,跑去找當地的居民打聽消息,畢竟隆巴頓將軍得到的消息是那些士兵問來的,很多細節,那些士兵都是不懂的,總要自己去問。

更有人甚至提出了要看看那些被魔獸殺死的牲畜的尸體。

幸好西北這里天氣寒冷,不少被殺死的牲畜尸體還沒腐爛,看著這些身份高貴的魔法師們毫不避諱肮髒,親自檢查那些血肉模糊的牲畜尸體,沒有一個人會因為嫌棄而皺眉,每個人都是用很職業的態度自己檢查,甚至還有人不惜拿出刀子親手切割,不避血腥。

旁邊的那些士兵看的奇怪——在他們的印象中,魔法師都是高貴的人,比那些貴族老爺的架子都大,哪里會做這種肮髒的活兒?就連杜維也對這些學員的表現很滿意。

務實而謙遜,這是很重要的!

很快,學員們做出了大概的估算。

“院長大人。”一個學員的首領過來彙報:“我們找到了一個線索,那些凡是被咬死的牲畜身體,都具有一個相同的特征……失血很多,那個魔獸顯然是吸食了牲畜的鮮血,而且重要的是,這些尸體每一具並沒有吸干,顯然那個魔獸有一個很與眾不同的習慣:它大概只喜歡食用活物的鮮血,當被它咬的牲畜失血到了一定程度而自然死去的時候,它就不再繼續吸血了,然後就跑去找下一個獵物,所以,每具尸體檢查看來,都是大量失血,但是血並沒有完全被吸干,尸體僵硬後,身體里還有大量的凝固的血塊,我們切割了幾具尸體,割開了血管,得出了這個結論。”

杜維很滿意:“還有呢?”

“還有……”這個學員想了想:“我們有一個分歧,嗯,那對兄弟提出了一個觀點,不過我認為不太可能。”

“哦?”

杜維記得那對兄弟——在霍格沃茲分院的三十二名學員里,三十名是來自軍方的,而唯獨只有兩個人是例外,這是一對出生沒落貴族家庭的兄弟,卻因為是沒有名分的私生子【前文提到過。】

這一對兄弟在霍格沃茲的學員里,是年紀最小的兩人,因為其它學員都是軍隊選派來的,大多年紀都已經十八歲了,而這兩個家伙,年紀卻和杜維相仿。不過經過杜維的幾個月觀察,這兩個人,卻是這批學員里,天分最高的兩個。

“是的。他們提出了一個觀點,不過我們對此表示懷疑。但是我們無法對此做出什麼結論,所以我們覺得,您還是親自問一下他們比較好。”這個學員的隊長說話很客觀。

這也是杜維很滿意的,理智的對待每一個疑問,不武斷,不粗暴的否決……公正,客觀。這也是杜維向這批學員灌輸的很重要的品質。他可不希望自己手下的這些人變成傳統魔法師那樣的一個個自大狂。

“好吧。讓他們兩人過來,我問問。”杜維下令。這個隊長剛要離開,杜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又叫住了他:“等一下,齊格。”

齊格正是這個隊長的名字,他是這幫軍隊來的學員的頭兒,一個嚴謹公正的人,雖然他的天賦並不是最好的,但是在組織能力和威信上卻讓其它學員信服。

“院長大人,還有什麼事情?

“齊格。”杜維沉吟了一下,緩緩道:“我注意到,你剛才的話里,用詞是‘那對兄弟’,是吧?”

“……是的。”齊格仿佛明白了杜維的意思。

杜維看著他的眼睛,正色道:“我想,平日里,你們這些人談論起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也都是這麼說的吧……那對兄弟……嗯。我知道,你們這三十個人都是來自軍隊的,而他們兩個人不是,你們三十個人之間很團結,但是這樣的團結,使得外人就很難插進來。我並不想批評你什麼,只是想告訴你,這樣的團結,有好處,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我想對你說的是:或許將來你們這些人可能會各奔東西,或者會到各個地方去做不同的事情,不會再像現在這樣聚集在一起。不會像現在這樣還是一個團體……但是現在!現在!你們都是我們學院的人。外人提起你們來說,都會把你們霍格沃茲的學員們看成一個整體,我的話,你明白了嗎?團結是好的,但是排外是不好的。這點我希望你能仔細考慮一下。”

齊格立刻肅然道:“院長,我明白了!是我沒有盡職,我會盡量做好的。”

“很好,今後,我不希望再聽見‘那對兄弟’這種對外人的稱呼。在我看來,你們這批人都是一樣的,都是自己人,都是一個團體。”

“是,院長。”齊格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子,他正要離去,忽然卻又說了一句。

“院長大人……”齊格聲音不大,但是卻很堅決:“我覺得……我們並不想將來各奔東西,大家的心願,都是能跟隨在院長大人您的身邊,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

齊格轉身離去,杜維則輕輕歎了口氣。

他相信,這個沉穩的小伙子一定會領會自己的意思的。

很快,那對兄弟被叫到了杜維的面前,杜維看著這兩個有些緊張的家伙。微笑道:“好了,難道我會吃人嗎?前天晚上喝酒的時候,你們可沒少灌我呀。”

兩個人立刻笑了。

“我記得你是哥哥,對吧?”杜維看著略微胖一點的其中一個。

“是的,院長,我叫貝貝,這是我的弟弟托爾。”

杜維笑道:“好了,不用自我介紹,難道你認為我會記不住我學生的名字嗎?現在,告訴我你們兩個的討論結果。聽說你們提出了一點分析,對嗎?”

“是的,院長。”貝貝道:“我們認為,在這里出沒的魔獸,可能不是一只,而是兩只……兩只一起行動的魔獸。不過,我們的觀點,大多數同學都不認同。”

杜維點了點頭,他可以想象到原因。

因為魔獸大多都是獨居東西,只有很少的魔獸才有群居習慣,比如南方可怕的獅鷲,不過絕大多數魔獸,都是單獨生存的。

“而且,我們兩人甚至懷疑……這可能是兩只不同系的魔獸,一只火系的,一只冰系的。”

“哦?”

杜維來了興趣。

群居已經是在魔獸里很罕見的了。而不同類的群居,更是稀有。別說魔獸了,就算是普通動物里那些群居的,也都只會和自己的同類群居。

更何況,一只火系魔獸,和一只冰系魔獸?火系和冰系幾乎就是天敵了,就好像貓和老鼠一樣。

你見過貓和老鼠在一起共同生活嗎?

“說說你的理由。”杜維沉吟了一會兒。

“院長,這個想法是我弟弟提出來的,還是讓他來說吧。”貝貝把事情推給了他的弟弟。

托爾一看就是一個靦腆的小子,他瘦瘦高高,白白淨淨,從氣質上,倒是和杜維有幾分相似,不過說起話來,卻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害羞,他很鎮定:“院長,的確是我想出來的……我解剖了幾具尸體,尤其是這些牲畜的血液被吸食,讓我有些迷惑。因為根據我們所學的東西,火系魔獸很少有吸食血液的。當然,也不是沒有,只不過,吸食血液的火系魔獸,大部分都是體積極小。可是我看到幾具尸體上的傷口,從牙齒的痕跡看來,這應該是個不小的家伙,***貢獻至少有冰雪魔狼那麼大。這點和這里的居民所說的,那個魔獸個頭很小的數據,並不相符。而且,從死亡的牲畜的數量上看……這頭吸血的魔獸食量恐怕很大,如果是一個小東西的話,可是吸不了這麼多血的,所以我認為這應該是一個大家伙。還有……我提取了一塊已經凝固的血塊,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這些血塊並不是動物死後自然凝結的,而是……有冰凍的痕跡。所以我認為,村民們說看到的魔獸是一個小東西,但是我的檢查,卻得出結論是一個大家伙……那麼,應該是有兩個了,這兩個東西還有分工,小東西負責吐火捕殺牲畜,而大家伙則吸血***書城。”

“合作?”杜維問道。

“我覺得不像是合作……而像是,嗯,……奴役。”托爾小心翼翼道:“我懷疑,可能是那個冰系魔獸是一個高級的家伙,它捕獲了一個火系魔獸作為自己的屬下,然後供它驅使,為它捕捉獵物。”托爾說到這里,苦笑道:“不過這個猜測,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太可能,因為凡是那種能奴役別的魔獸的家伙,都是一些高級的東西,乞力馬羅山雖然有魔獸,但並不是魔獸出沒頻繁的地方,這里應該不會有高級魔獸的存在。”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杜維撇撇嘴巴。

就連死了一千年的阿拉貢那個老家伙,都能留下一句中文留言給一千年後的自己……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托爾的這個猜測果然是恨匪夷所思。

高級魔獸的確是有一些擁有召喚奴役其它魔獸的本領,比如冰血魔狼,在進化之後,最高階的可以成為冰雪狼王。狼王的嚎叫,可以召喚所覆蓋的地域的所有低于自己等級的魔獸供自己驅使。

不過,杜維先排除了冰雪狼王的可能,因為狼王雖然厲害,但是卻沒有吸取血液的習慣,而且,狼王的嚎叫,可就不會僅僅只召喚一只魔獸當手下了。

只是……如果真的是一只能擁有召喚驅使其它魔獸的家伙,那麼必然是一個高級魔獸!一個高級魔獸,可不是手下的這幫小菜鳥們能對付的。他們或許能對付一般的普通魔獸,可遇到一只高級的,那麼就只有逃跑的份兒了。

就連杜維自己,現在以他的真正的實力,如果遇到一只高級魔獸,最好的選擇,也是退避。

“取消原來的命令,我們在鎮子里住一個晚上,先不進山。”杜維立刻下令。

隆巴頓聽到了杜維的命令之後,跑來問,杜維解釋了一下手下魔法學徒的猜測,不過這個將軍顯然有些低估了魔獸的厲害,或許說……畢竟他不是魔法師,只有魔法師才明白真正的高級魔獸的厲害。

“我們有上千騎兵,還有這麼多魔法師,難道還收拾不了一兩個魔獸?”

杜維很嚴肅,他壓低了聲音:“將軍,我必須告訴你,這些魔法學員還不是真正的魔法師,他們現在還沒有畢業。而且,他們都是我寶貴的財富……我可不會讓他們白白損失在這里,哪怕是損失了一個,對我來說都是無法承擔的!你明白嗎?第二……高級魔獸的厲害,你恐怕沒有確切的了解。我可以告訴你,高級魔獸或許本身並沒有太強大的魔力,但是高級魔獸大多擁有召喚技能,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它可以召喚出一支魔獸大軍來供它驅使……而且,高級魔獸最難纏的地方就在于……它完成了進化,擁有一定的智慧!不再是毫無意識的野獸了!我們是來實習的,不是來打仗的。我不會懦弱,但是沒有必要的犧牲,在我看來是愚蠢的。”

不過,杜維心里加了一句:高級魔獸大多本身沒有太強大的魔力……不過梅杜莎那個女人例外!

隆巴頓服從了杜維的命令,隨後杜維命令取消進山的探哨。這個命令再次給了繆斯發揮的機會,他毫不客氣的用尖銳的言辭嘲弄杜維的舉動。

“那麼,就請您這位勇士,今晚為我們守夜吧。”杜維淡淡道。打發走了這個討厭的小子,杜維卻不得不對其他守夜的人下令,讓他們小心的看著這個家伙。

“讓他小小的吃點苦頭就行,不過別讓他真的受什麼傷害。”

當晚當晚還命令二十八名學員分成了四組。等天亮之後,四組人每組帶著兩百士兵,分四路進山搜索,而且保持每一隊互相之間的距離不要太遙遠,一旦發現什麼,不得擅自行動,想辦法先通知同伴。

不過等天亮之後才能行動!否則的話,在夜晚里進山。對付一只冰系的高級魔獸,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雖然這麼做或許會有些小題大做,但是杜維覺得在面對一只可能是高級魔獸的家伙……小心一點是很有必要的。

學員們很興奮,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真正的見識過高級魔獸!對這些家伙來說,高級魔獸只存在于傳說之中,或者在課堂上的講解中。

天還沒亮的時候,杜維就已經起身了,他正要出門,外面的侍衛長老煙騎士,卻已經敲門進來了,老煙的表情嚴肅:“大人,公爵府里派人來了……說家里出了急事情,要向您當面彙報。”

“哦?”杜維愣了一下……難道李斯特侯爵夫人出什麼問題了?

來人不是別人,居然是小桑迪。

瑪德是一個很聰明的管家,他從侯賽因不許人去請神殿的人為他治療傷勢,隱隱的嗅到了一絲不尋常,派來報信的人,不敢讓那些普通的仆人去,而是讓杜維的忠心部屬小桑迪跑來了。可憐的小桑迪,在這半年多來,馬術練得不錯,但是追趕這一隊訓練有素的騎兵,還是花費了不少時間,天亮的時候才趕來。

泰迪帶來了一個口訊,還送來了一件東西。

口訊是侯賽因轉告的,而那件東西,杜維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臉色巨變。

“冰封森林北方的大爬蟲來報仇了,速回!”這是侯賽因的話。

而帶來的東西,是一片金色的鱗片!

這顯然是一片殘破的鱗片,但雖然殘破,可就這麼殘破的一片,也有碗口那麼大了!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而且上面隱隱還沾著鮮血!

杜維立刻認了出來……這是龍鱗。

而這片龍鱗,是從侯賽因的背後的傷口里拔出來的。

杜維臉色已經變了!

那頭老龍,找自己來報仇了?它不顧自己的誓言了?

他霍然起身,然後正要立刻回城去,就在這時候,隆巴頓忽然匆匆的從門外一頭撞了進來。

“老板,不好了……你帶來的那個小子,昨晚守夜的時候,自己悄悄一個人跑上山去了……”

不等隆巴頓說完,杜維勃然大怒:“***!!!”

上篇:正文 第兩百零九章 【驚變!】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一章 【耳光響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