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一十一章 【耳光響亮】   
  
正文 第兩百一十一章 【耳光響亮】


杜維沒有說什麼話來責備隆巴頓將軍,不過就連傻子都看得出來公爵大人的怒火。

面對杜維陰沉的臉,隆巴頓將軍心里也不禁有些後悔。

事實上,繆斯這小子忽然半夜離開上山,這件事情里,多少有些隆巴頓將軍的功勞。因為他吩咐了自己的幾個手下,暗中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點“苦頭”嘗嘗。

這些家伙雖然不敢真的對這個杜維身邊的客人做出什麼,也只不過讓繆斯負責守夜的時候,在後半夜值班(守夜的工作里,後半夜是最辛苦的),言辭里的一些嘲弄奚落還是說的極為尖酸刻薄。以繆斯的身份,那里受過這樣的氣?天還沒亮,就尋了一個借口悄悄跑掉了。其他的人過了好一會兒也沒見他回來,這才四處尋找,最後找到了足跡,是朝著山里的方向去的。

“你的人到底對他說了什麼?”杜維的聲音看似平靜,但是顯然已經處于發怒的邊緣了。

隆巴頓苦笑道:“他們對那個小子說:你既然敢嘲笑公爵大人無膽,那麼你自己就跟勇敢嗎?我們家公爵大人曾經出入冰封森林都不怕,你算什麼……結果這個小子大概受了刺激,就一個人跑進山里找魔獸去了吧。”

杜維忍了忍心里的怒氣:“立刻把所有人叫起來!搜山!”



盡管杜維也很討厭這個小子,不過杜維也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繆斯這個家伙不能出事情!至少絕對不能在自己手里出事情!目前自己正和李斯特家族的關系處于蜜月期,且不說李斯特侯爵夫人的那個尷尬地求婚,單純說在北方的生意,就受到了李斯特家族的很多相助。這麼一個富甲大陸的盟友,對杜維來說很重要……

而這個討厭的繆斯,他可是李斯特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啊!如果把別人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在自己手里出了什麼意外,那麼就算現在倆家關系再好的話……恐怕也只有翻臉了!

李斯特家族的財力不說,那個侯爵夫人,杜維絕對不會認為她是一個好對付的敵人!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還在帝國貴族***里擁有廣泛的人脈,這樣地人,當盟友當然很好,可如果當敵人的話……如果繆斯死在自己的手里,那麼李斯特家族肯定將會視杜維為死敵了!



所有人都被叫了起來緊急出發上山。還是按照昨晚的計劃,分成了四隊人搜山。不過搜尋的半徑則擴大了一倍左右。杜維放棄了尋找魔獸的第一目標,把尋找那個該死的李斯特家小子列為了第一目標。

“任何情況下,必須保證那個小子地安全!這是第一命令!”

此外杜維還把自己的侍衛隊也分配給了進山搜索的人員。尤其是他的那些“本領奇特“的侍衛里,還有一個原本是山里的獵人,最擅長的就是在山里尋找路徑水源,以及搜索野獸的行蹤。

原本杜維還打算親自進山的,不過這些手下都竭力阻止了。杜維畢竟是堂堂公爵,如果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的話,那麼還要這些手下干什麼?

而且,杜維就算進山,也實在幫不上什麼忙。他雖然是一名魔法師,但是以他地本事燒掉一片樹林的本事是有的,但是要想在茫茫大山里找出一個人來,卻不是杜維能做到的。

他倒是想召喚樹人出來尋找。可是杜維的那個微型版的生命號角,只能喚醒最最低級的樹人同伴,那些笨笨的大家伙只能聽從杜維的指令做一些簡單的事情,卻沒有自我智慧,找人是不行地。

而杜維自己,也在略微權衡了一下之後,立刻做出了決定:還是侯賽因那里比較重要。

他決定在牛里鎮再待半天,如果半天之後山里還沒有傳來消息的話,那麼他也只能暫且把這里的事情丟給隆巴頓去做,自己則要趕回樓蘭城了。

那個該死的繆斯小子……若果能找回他的話,一定狠狠的抽他鞭子!杜維咬牙切齒的想。

李斯特家族固然是杜維不願意放棄的一個盟友,但是侯賽因更重要!

為了一個自己討厭的小子,而把重傷的,曾經和自己生死患難地同伴置之不顧,杜維可沒有那麼傻。

事實上,杜維甚至沒有耐心等到中午。上午太陽剛升到頭頂的時候,杜維就已經按耐不住內心地焦急了!雖然桑迪告訴杜維,侯賽因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已經回到了城堡里,正在治傷。可是杜維卻依然對侯賽因重傷而歸的消息而感到震撼。那片龍鱗……龍族的那個老蜥蜴,還是要跑來找自己算賬了嗎?當初在冰原之上的最後慘烈一戰,強大如侯賽因瞎了一只眼睛,美杜莎使出了石化術。甘多夫甚至為了掩護自己一行人逃走,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而龍族族長也被逼使用了絕招,最後才能僥幸逃回了性命。

不過,雙方的仇恨可算是結大了。盡管杜維現在也懷疑,龍族族長似乎不是那種違背誓言的家伙……當年這個家伙雖然恨極了阿拉貢,卻依然袼守了自己的誓言近千年。從這點上來說,這個老家伙雖然惡毒混蛋,但是卻也是有讓杜維不得不佩服的一點。

可現在……

杜維心亂如麻,龍族這個對手可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先不說龍族族長那一身強悍的實力,杜維甚至幾乎能肯定,現在大陸之上的第一強者,多半就是壽命漫長的,曾經和阿拉貢都交手過的龍族族長了!當初自己一方集合了大陸第一魔導師,聖騎士,美杜莎,這麼多強者,都才勉強和對方拼了一個兩敗俱傷,而現在……恢複過來的龍族族長,如果一心找自己報仇的話……它的手下可還統帥了一支龍族啊!

盡管杜維也內心早有誓言,將來一定會找機會為甘多夫報仇。但……不是現在!以杜維現在這點實力,如果和整支龍族最對的話……當真的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看著日頭漸午,杜維忍不住捂緊了手里的馬鞭,沉聲道:“不等了!我們現在就回去!”

此刻杜維身邊只留下了老煙和倆個侍衛,外加一個小桑迪。老煙聽見這話,不由得一皺眉。畢竟是禦林軍出身,老煙還是有一些見識的,低聲道:“大人……我看不好吧,繆斯少爺畢竟是李斯特家族的繼承人,現在他走失了……您不等有消息就這麼回去,侯爵夫人問起的話,恐怕不好交待。”

杜維當然知道老煙的話是對的,但是此刻心里焦急……侯賽因的事情,老煙畢竟是不知道的,至于北方的龍族的事情,這種事情又怎麼能輕易說出來,

他臉色陰沉,咬牙道:“那個做事情混賬的小子……哼,找不到的話,也是他活該……沒必要為了這種小子在這里白白浪費時間!”只不過他話說的雖然硬,可下一句還是流露出了內心的焦急:“哼……如果能找到他的話……我不把他整治得十天起不了床,老子以後名字就倒過來寫!”

說完,杜維一臉恨意的翻身上了馬,老煙歎了口氣,既然公爵大人都已經決定了,他也不再說什麼。正要出發,忽然杜維坐在馬上瞪圓了眼珠子,朝著鎮子的南面道路上看去……

就看見和乞力馬羅山相反的地方,鎮子的南面的道路上,一匹馬緩緩的跑了進來,而馬上一人,一身帝國貴族的武士裝,一臉似笑非笑,就這麼悠閑的騎在馬上,一手隨意的握著缰繩,而嘴巴里居然還懶洋洋的叼著一只長長的狗尾巴草……

那清秀如女子般溫婉的臉孔,卻帶著讓杜維暴怒的那種可惡的笑容……不是繆斯是誰?

這個小子,所有人都為了找他而上山去了,他卻從往山里相反的方向的南面回來了?!

杜維看見這個小子悠哉游哉騎在馬上的樣子,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他第一個念頭,實在很想沖上去,一把掐死這個混蛋!

第二個念頭,就是把早上說發現繆斯的腳印痕跡是往山里去的那個士兵狠狠的抽一頓鞭子!

當然……杜維此刻最想做的,還是第一件事。

就連旁邊的老煙,都明顯的感覺到了公爵大人身上冒出了森然寒氣!老煙明白,這次公爵大人恐怕是真的怒了!

雖然公爵大人平日里對人都很和氣,但是老煙卻隱隱感覺到,如果這位貌似慈和的少年,一旦真的發怒起來,恐怕……

杜維滿臉鐵青,原本瞪圓的眼睛已經眯了起來,他緩緩地從馬上下來。雙手負在身後,眯著的眼縫里絲絲寒光,就籠罩在繆斯的身上。

繆斯似乎也感覺到了杜維的不對勁,不過他似乎還是有些過于得意了。輕輕松松地騎馬來到杜維的面前,甚至還用一個極為輕快的動作跳下了馬來,站在杜維面前的時候,還微微的抬著下巴,仿佛一只驕傲的小狐狸一樣。

老煙已經在歎息了……這個小子真的不知道死活啊。

“繆斯先生,請你解釋一下,你昨晚上去了那里?”杜維並沒有向老煙想的那樣立刻就大發雷霆,恰恰相反,他地聲音卻似乎很平靜——平靜的嚇人!

繆斯似乎還沒有危險來臨的覺悟,臉上依舊是那種得意的笑容,滿帶著嘲弄的語氣道:“哦?你很關心我的行蹤麼?哼,是不是怕我走丟了的話……”

不過他的得意也就到此為止了。

啪!!!

一聲無比清脆的聲音!

杜維不等他說完,一個耳光就狠狠的抽在了他地左邊臉頰上!

這一個耳光杜維絲毫沒有留情,抽得極為用力,實實在在的刮在了繆斯的臉上!繆斯似乎一下被打懵了,他原本清秀的臉蛋上,很快就浮現出來五道紅紅的,極為清晰的手指印來!

這個少年臉上那原本得意和嘲弄的表情瞬間凝固,下意識的抬手捂著臉蛋,瞪大了眼睛看著杜維----以他的身份,他似乎從小到大,都從來沒想到過,居然還有人敢打他耳光?!就連他地姐姐都不曾碰過他哪怕一根手指!

很快,少年猛醒了過來,臉上瞬間燃燒起怒火來,陡然尖聲咆哮道:“你敢打我!!!”

紐斯從小到大,何曾吃過這種羞辱和苦頭?他早已經把杜維的身份什麼的一切拋在了腦後,唰的一聲,她已經飛快的抽出了自己的劍來,怒吼一聲挺劍就朝杜維當胸刺了過去!

可是杜維一臉不屑,他雖然是魔法師,武技不是他的擅長,但是畢竟練了侯賽因教他的星空斗氣的基礎入門地那套動作已經一年多了。星空下第一強者阿拉貢傳下的星空斗氣是何等神奇地絕技?雖然杜維只不過練的是入門的功夫,但身體的強健和敏捷卻早已經遠遠超出常人,再也不是當年的那個懦弱的少年了。更何況,這個繆斯也不是什麼練武的天才,和杜維一般大小的年紀,能有多大本事?!

杜維只是輕輕一個側身,就躲開了這一劍,隨後眼睛里冒著寒光,反手一個耳光又劈頭蓋臉的抽了過去!

啪!!!

這下比剛才拿下還重,打得繆斯右半邊臉蛋都很快腫了起來,甚至他的嘴角都流出了一絲鮮血。

繆斯被打的一個踉蹌,手里不由的一松,劍也落在了地上。他又氣又怒,幾乎沒暈過去,正要去撿劍,杜維卻上去一步,隨手一彈,一個淺色光球就籠罩在了他的身上,隨後繆斯就感覺自己全身仿佛都被鎖住了一般,直挺挺的就到了下去,一身的力氣,十成里去了九成,身子也軟綿綿的仿佛被抽取了力氣。

他似乎還想掙紮著去握劍柄,杜維走上去了一步,抬腳就一步踏在了劍鋒之上,居高臨下冷冷的看著這個小子。

繆斯一臉的怒火,用力抽了幾下劍,卻那里拔得出來?頓時氣急大怒道:“杜維!你敢對我無禮!我姐姐不會放過你的!!”

“姐姐?”杜維一臉毫不掩飾的輕蔑,他緩緩頓了下了身子,眼神死死的盯著繆斯的眼珠,冷笑道:“哦,現在你只會拿你姐姐來威脅我嗎?哼!真是一個毛兒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就你這點狗屁本事,也敢在人前擺架子?裝的好像多勇敢,被欺負了,就像小孩子那樣搬出家里的大人來了?”

繆斯氣得滿臉漲紅,又羞又怒,卻被杜維激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人,如果想要傲氣,也得有資本的!”杜維繼續還不留情的打擊著這個小子:“你呢?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本事?不過是一個仗著你姐姐的勢力猖狂的小蠢貨而已!你自己有什麼本事張狂?你沒有!一點都沒有!就憑你剛才這兩下子。我身邊隨便挑出來一個侍衛,都能揍你這樣的軟蛋十個八個!如果你沒有那麼一個姐姐的話……你連個屁都不是!”

繆斯被罵的呆住了,他張口就要反駁:“杜維你敢……”

啪!

回答他的還是一個耳光!

杜維打得很用力,繆斯被這一耳光打得臉都側了過去。

“我就是敢!”杜維臉上還不掩飾的獰笑:“老子就是敢!怎麼樣?因為老子比你強!比你強一百倍!所以如果我想對付你的話,想怎麼蹂躪你就怎麼蹂躪你!可是你呢?你除了擺擺你的少爺架子之外,你有什麼能抗衡我的本事麼?”

“我……”

繆斯剛開口吐了一個字,杜維再次一個耳光打了過去!

啪!

這四記響亮的耳光,仿佛一把快刀,一下就把繆斯身上驕傲的外衣輕易切割的支離破碎,現在這個小子看杜維的眼神里滿是畏懼,哪里還敢有半點傲慢?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松開了劍柄,雙手捂住臉間,手指縫里流露出來的眼神滿是畏懼。

“說話啊!”

杜維一聲斷喝,繆斯忍不住身子一哆嗦,他剛要開口,杜維忽然抬起手來作勢欲再打,嚇的繆斯連說話的聲音都忍不住流露出了一點哭腔來:“不要……不要打我了……”

哼!杜維重重哼了一聲,放下了手:“知道我為什麼打你麼?”

繆斯趕緊搖頭。

“小子,你給我聽好了。”杜維惡狠狠道:“現在你跟著老子,就歸老子管!我們這是在行軍,你就得給我乖乖老實一點……尤其是記住一點。從現在開始,你和我說話的時候,要說‘大人’!明白嗎!”

繆斯終于不敢有任何抵抗了,他仿佛已經屈服于杜維的淫威。忍不住就低聲道:“好……好吧。”

“你說什麼!”杜維聽了這話,又是一瞪。繆斯嚇了一跳,趕緊道:“是……大人”

說完,他的眼睛一紅,卻終于哭了出來。他這一哭,卻讓杜維皺眉。想不到這個李斯特家族的小子竟然如此懦弱,原本杜維還以為他有多驕傲,卻沒想到這種暴力的手段,卻居然讓他就這麼屈服了。而且這樣如女人一樣地嗚嗚哭泣,更讓杜維忍不住對他生出了幾分輕視來。

“哭什麼哭!”杜維喝道:“你給我站起來!現在你告訴我,昨晚你去哪里了!”

繆斯捂著臉,畏懼的閃躲著杜維的眼神:“我……我只是溜了出去,我氣不過那些家伙的話,就想自己一個人進山里去看看,不讓那些家伙小看了我……”

“那麼你怎麼會從南邊回來?”杜維緊緊皺眉。

“我……我不知道。”繆斯忽然眼神里閃過一絲難堪:“晚上黑得很,我騎在馬上走了一會兒,辨別不出方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到南邊去了,然後我又很困……在馬背上就睡著了。等我醒來,發現自己在南邊的大路上,看不到山,才知道自己迷路了,問了路上的人,才找了回來……”

杜維冷笑:“看你一路騎馬過來,好象很悠閑的樣子啊!你是不是想,我找不到你,會很著急?所以故意慢吞吞的回來?”

繆斯實在是怕死了杜維這種陰沉的眼神,也不知道怎麼的,剛才那生平都沒有挨過的四個結結實實的耳光,真地把他打怕了,面對這個杜維,內心實在是說不出的恐懼,不由自主的就說道:“是……啊!”

“嘿嘿!”杜維冷笑:“你想的是沒錯,我知道你不見了之後的確很著急,而且我還把我所有的手下都派進了山里去找你,可是你想過沒有,我為什麼會著急?你想過沒有如果你真的出了事情之後,那麼會有什麼結果?!”

繆斯沒說話。

“如果你真的在我手里出了事情……”杜維聲音森然:“那麼我和你的家族,就會因為你這個小蠢貨的愚蠢舉動撕破臉,從此變成死敵……而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徹底毀滅你的家族!別懷疑我會這麼做!我不會放任一個和我作對的李斯特家族繼續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而且……我會使用一切手段把你的家族徹底鏟平!想想吧,小子。就因為你的愚蠢,你昨晚如果半路上遇到馬賊,或者野獸、魔獸之類的東西而死掉的話,那麼你的姐姐,你的族人,都會因為你這個小蠢貨的舉動而丟掉性命的!現在,你覺得自己很得意嗎?”

繆斯能明顯的感覺到,這個可怕的小惡魔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從他森然的眼神里,繆斯有一種感覺:他真的會那麼做的!而且他真的能做到!

看著杜維的可怕眼神,繆斯心里驟然生出一股深深的後怕!

“還楞著干什麼!等我扶你起來嗎!”杜維一聲令下,繆斯噤若寒蟬,卻趕緊自己爬了起來。遠遠退開幾步。

“哼,不過是一個沒用的小白臉而已。”杜維心里歎了口氣。嘴里嘟嚷道:“有刀不練,你練劍(賤),金劍不練,你練銀劍(淫賤)!”

他心里的怒火稍稍發泄了一點兒,回頭看了一眼一臉古怪的老煙,還有看者自己流露出一絲畏懼的桑迪。杜維揮了揮手,道:”燒狼糞,點煙!讓山里的人回來吧”

兩個侍衛立刻聽令轉身走了。可沒走兩步,杜維忽然聽到了身後的一座農舍地後面,徒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

隨後就看見一條長長的紅影子從房子後面徒然彈了出來,然後飛快的卷在了兀自發呆的繆斯身上……那個長長的紅紅的東西,杜維看得真切……居然是一條好長好長的……舌頭!

可憐的繆斯這個小子還沒有從恐懼之中緩過來,沒一點兒反應,身子已經被卷住,然後一聲短促的驚呼,整個人都被卷走了,朝著農舍的里面飛了進去……

杜維一愣神的功夫,繆死已經飛入了農舍里不見了!杜維大驚,第一反應就朝著那農舍飛快的跑過去,可沒跑兩步。農舍里迎面一道熱浪席卷過來,杜維就看見眼前火紅一片,一道洶湧的火焰從里面噴射而出……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章 【FUCK!】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二章 【血色骷髏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