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一十三章【天下!】   
  
正文 第兩百一十三章【天下!】

讓,或者不讓。這是擺在杜維面前的問題。

那個薩滿巫師的語氣雖然還算客氣,但是言辭里的意思,卻讓杜維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種囂張的味道。

讓開,搜查?

這是我的領地,是我的領土!你們拿著你們的巫王的命令,就可以隨便來搜查我的土地?

憑什麼?

理智上,既然在草原之上,巫王的地位那樣崇高,不可侵犯,那麼現在和就和對方起沖突,對杜維來說不是什麼好的選擇。但是,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的。

杜維剛剛來到西北,時間還不長,如果在這個時候,對方的幾千騎兵可以隨意進出自己的領地,而自己的軍隊看到了,還要退避三舍……這是何等的屈辱?

傳揚出去,身為領主的杜維,可算是顏面盡失,威嚴掃地了!今後還怎麼號令西北?西北這個地方,虎狼之地,強者為尊,你退一步,別人就會進兩步。你稍微示弱,別人就會真的瞧不起你。

想到這里,杜維忽然心里一動。

西北軍!好一個西北軍!

好一個軍閥!

身負守護帝國邊疆的重任,居然就這麼隨便放這些敵對勢力的軍隊,這麼隨隨便便地進入自己的領土腹地!守護在西北走廊里的那些哨卡。居然連個消息都不傳遞!西北軍的這種作法,讓杜維心里憤怒異常。

如此軍隊,要它何用!!

看著杜維臉色忽然陰沉下來,隆巴頓已經大概猜測到了這位少年公爵的心思,他緩緩道:“老板……”

“隆巴頓將軍,你的意思呢?”杜維眯著眼睛。

“老板,只要你一聲令下,雖然他們人比我們多,但是老子一手帶出來的老部下也不是吃素的!對方這些家伙雖然是草原王族的精銳,我自問也不弱于他們。大不了力拼一場就是了!”當然。隆巴頓也不是一味的魯莽,他低聲道:“他們實力占優。不過在我們地地盤上,他們未必敢豁出去和我們拼命。打贏他們不太容易,但是逼退他們,我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杜維點了點頭,隨後他想了一下,然後開口對著那兩個薩滿巫師大聲道:“兩位巫師閣下,我想請問兩位一個問題。”

“哦?”兩個巫師互相看了一眼,剛才說話那個微微皺眉。打量了杜維一眼,卻轉頭看著隆巴頓:“摩薩克大人,請問這位是什麼人?”

隆巴頓剛要說話,杜維卻已經搶先大聲道:“我是德薩行省領主,郁金香公爵大人身邊地近侍。”

兩個薩滿巫師點了點頭。

杜維的話並沒有引起對方地懷疑,因為杜維原本就不喜歡貴族的那種華美的衣服。平日里穿著打扮也都很簡單。

“那麼,請問吧。”兩個薩滿巫師同時道。

“請問閣下。”杜維挺直了胸膛,大聲問道:“就在此刻。你我腳下所踩的土地,到底是草原王族的領土,還是我羅蘭帝國的領土!”

“……”兩人沉默。

“請問閣下!”杜維的聲音更大:“就在此刻,你我腳下所在這片土地地主宰,到底是你們的巫王,還是我們的郁金香公爵!”

“……”

“請問閣下!在這片土地上飄揚的旗幟,到底是血色骷髏旗,還是我們的火焰郁金香旗!!”

杜維中期十足的聲音回蕩在場中,這一方地帝國騎兵聽了,人人都是表情一震,忍不住都挺直了身板。

這兩個巫師卻都皺眉,互相對視了一會兒,其中一個才沉聲道:“這位年輕的先生,我是否可以理解為,您拒絕了偉大的巫王地命令?”

杜維冷笑:“很抱歉,你提到了‘命令,這個詞語,我是帝國公民!偉大的巫王,似乎無權對我法號任何施令吧!”

那個巫師臉上閃過一片青氣,隨後他正要發怒,身邊的一個剛才說過話的老巫師,卻似乎要沉穩得多,他的聲音沒那麼沖動,緩緩道:“年輕的先生,我想您或許把這件事情過于看重了。這只是偉大的巫王對你們提出的要求……嗯,這小小的讓步,可以獲得偉大的巫王的友誼,難道還不足夠嗎?”

“是友誼嗎?”杜維大聲道:“請問,如果我們公爵大人,改天帶著十萬鐵蹄,前往草原王庭之上,要求搜查某個公爵大人的走丟的寵物,這樣的舉動,也會被您看成是‘友誼,嗎?!”

其中的那個脾氣暴躁的巫師怒道:“無知的小子!你們的公爵豈能和至高無上的巫王相比!”

“是嗎!”杜維哈哈大笑,然後回身指著身後的那些隆巴頓部下的騎兵,大聲喝道:“我問你們!你們是誰家的勇士!”

上千人異口同聲喝道:“郁金香!!!”

“告訴我,你們向誰效忠!”

“郁金香!!!”

杜維點了點頭,冷笑一聲,看著這個薩滿巫師:“這位薩滿巫師閣下,我聽說即使是在草原之上,尊重對手也是最起碼的美德!那麼我告訴你,我們郁金香公爵大人,絕對不會說出您剛才那種失禮的話來。”

那個沉穩的巫師微笑:“這位年輕地先生,請原諒我同伴的失言。我當然聽說過郁金香公爵大人的威名。他是貴國最年輕的天才,是一位傑出的魔法師,一位出色的首領,也是一位最年輕的公爵。他在西北展示的魔法神跡,三個月就建造了一座雄威的城市,這些傳說我們都有耳聞。我無意對公爵大人表示任何不敬,只是今天的事情,巫王有法令,我們務必要找到那只寵物,所以。請原諒我無法空手離開這里。”

“那麼,就請公爵大人來決定吧。”杜維緩緩道:“這塊土地地唯一主宰。是郁金香公爵!正好公爵大人也在這里,我必須去請示一下大人的意思。”

說完。杜維連看都不看這兩個巫師一眼,轉身就走回了自己地隊列里。兩個薩滿巫師聽了都是皺眉。他們事先也沒有預料到在這個偏僻的小鎮子上會遇到隆巴頓地騎兵,更沒有想到郁金香公爵也會這麼巧在這里。

隆巴頓等人雖然不知道杜維到底搞什麼鬼,不過他們都知道這位年輕的公爵鬼點極多,自然也不會戳穿杜維的真正身份。

隆巴頓帶著人在鎮子外面和對方對峙,杜維卻已經飛快的回到了鎮子里。農舍外面,一百多人把農舍團團包圍住。杜維卻先跑到一邊,一把拉住了小桑迪,仔細看了他兩眼,忽然道:“桑迪,快脫下你的衣服!快!”

桑迪一愣,杜維卻已經等不及了。過去就伸手解桑迪的衣服扣子,桑迪這才叫道:“大人……”

“快!來不及解釋了,你一邊脫一邊聽我說。”

杜維飛快的從自己地隨身佩戴的儲物戒指里翻出了需要的東西:一套標准的貴族式樣的新袍子。一雙新的皮靴,還有一些裝飾品。然後又簡單地給小桑迪弄了弄頭發。穿戴齊整之後,小桑迪從外表上看來,宛然就是一個小貴族的樣子了。

杜維仔細看了一下,忽然又取出了一件黑色的披風。這是根據他地黑色的魔法師袍子改制的,黑色的披風披在了小桑迪的身上,他又叫過了魔法學員的隊長齊格,把齊格的魔杖拿了過來,給桑迪握在手里。

給桑迪穿衣服的時候,杜維飛快的解釋了一遍,小桑迪聽得目瞪口呆,不過卻不敢違背杜維的意思,只能勉為其難的打扮起來。

桑迪的實際年紀要比自己略小一點兒,不過穿戴整齊之後,也看不太出太大的差別,而且桑迪來西北這些日子之後,也健壯了很多。杜維手下雖然還有不少魔法學員,只是那些家伙多半都是軍隊出身,而且這些日子的訓練,身上都多少帶了一些行伍的氣息。只有桑迪,跟了自己之後,畢竟是跟著老瑪德學了很多規矩和禮儀,不太容易露餡。

“一會兒,你就按照我說的做好了。”

杜維叮囑完了之後,飛快的走到了農舍里。

農舍里,那個紅毛怪物還守在繆斯的身邊,繆斯已經不那麼害怕的,不過披頭散發的樣子很是可憐,腦袋上還沾染了不少干草,臉上兀自帶著淚痕。

杜維也沒有心思多看這個小子,直接對著那個紅毛怪物,喝道:“聽著,我知道你是巫王的寵物,對不對?”

怪物點頭。

“他們來抓你,就在外面。而你不想和他們回去,對不對?”

怪物立刻拼命搖頭,很是堅決。

“那麼你想逃過今天,就只能選擇相信我。”杜維飛快道:“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現在就殺了我的這個朋友,然後你自己闖出去,就算你能過了我這關,你也過不了外面的那些薩滿巫師的那關!第二個選擇:你立刻放開我的朋友,然後我幫助你躲藏起來。”•

片刻之後,兩位來自草原的薩滿巫師,終于看見了這位來西北不久,就弄出了一片氣象的郁金香公爵。

這位“公爵大人”,果然和傳聞之中一樣,是那樣的年輕。簡直就是一個沒長大的少年。他看上去相貌還算漂亮,只是身子瘦弱了一些 ̄ ̄哼,這些羅蘭帝國的貴族。他們從小生活在馬奶一樣甜蜜地環境里,哪里有我們草原男兒那麼彪捍。

兩個薩滿巫師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同伴眼神里的不屑。

不過這位年輕的公爵,一舉一動還是非常符合禮儀和身份的,身上的那件象征著魔法師身份的黑色披風,還有那根胡桃木的魔杖,都讓兩個薩滿巫師不敢小覷。

畢竟,羅蘭帝國的魔法師的可怕,草原上的薩滿巫師是非常了解地。

無論是處于對魔法師的尊敬,還是對方爵位身份地尊敬。兩個薩滿巫師還是不情願的下了馬來,做了一個最起碼地草原山的見面禮。

“公爵大人”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是那種標准的貴族式的淡漠。

“兩位原來的客人。”,這位‘公爵,用平穩的聲音輕輕道:“我對于你們地忽然到來。很是驚訝。不過,我以寬容和仁慈,原諒了你們的不遵守禮節。並且我希望得到你們的保證,這樣的失禮行為,不會再次發生。要知道,就算是一位貴族拜訪朋友之前,也是應該獲得主人的允許的。對于你們地要求……我個人對草原上偉大的巫王深表敬意。但根據帝國法令,我不能允許你們的軍隊進入我所統轄地城鎮村莊,你們來到這里已經是不對了!不過,為了表示對巫王的友誼,我可以破例一次……”假冒公爵的桑迪在杜維的吩咐下,根本沒有給對方任何插話的機會。一口氣就說完了全部的話:“我允許兩位薩滿巫師帶著你們的隨身侍從進入這座鎮子尋找你們所說的那只丟失的魔獸。但是根據帝國法令,你們帶入的侍從不得超過十人。而且,在這里搜尋結束之後。我要求你們立刻返回草原!否則的話,你們的任何舉動,將視為對羅蘭帝國主權的挑釁。”

說完,桑迪更沒有給對方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就走回了鎮子里。

杜維站在一邊,冷笑一聲,看著兩個表情陰沉的薩滿巫師:“兩位閣下,請吧。”•

這是杜維唯一的最好的解決辦法了。不卑不亢,在不撕破臉的情況下,隱隱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滿和強硬。

而杜維拿捏的分寸還算不錯。至少看來,對方也沒有和羅蘭帝國撕破臉的打算 ̄ ̄至少現在沒有。

他們也沒有預料到會在這里遇到帝國的軍隊和郁金香公爵。畢竟帶著幾千騎兵擅自闖入他國的領土內這麼深遠的地方,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兩個薩滿巫師雖然不滿,但是也沒有表示什麼,默默的接受了“公爵”的決定。

很快,他們挑選了十名精銳的草原武士,帶著他們穿過了隆巴頓騎兵的隊列,進入了鎮子里。

毫無任何懸念的。他們在這個小小的鎮子里一無所獲。

兩只魔獸已經被杜維收到了魔法師用的儲物戒指里去了。雖然兩個薩滿巫師在鎮子里仔細的搜索了一個遍,他們甚至還拿出了一個讓杜維很感興趣的東西。

那是一塊烏龜殼,就好像是占卜那樣,在烏龜殼里扔了幾個形狀不規則的小骨頭,念了幾句杜維聽不懂的言語 ̄ ̄大概是某種占卜吧。

那一時候,杜維有些緊張,不過隨後,這兩個薩滿巫師似乎沒有占卜出任何結果來。

從他們失望的眼神里看出,他們的占卜一無所獲。杜維放心了。

對方不滿的退出了鎮子,三千草原騎兵開始緩緩的退後。杜維卻忽然又讓隆巴頓分出了一百騎兵,讓這一百騎兵一路沿途“護送”這三千草原騎兵離開,直到他們退出西北走廊,退出杜維的領地為止。

草原上彪捍的騎兵對這一舉動很是惱火,不過兩個薩滿巫師卻忍耐了下去,默認了杜維一方的舉動。下令所有人不得擅動。于是,杜維的一百騎兵,就跟在草原人的隊列之後大約一百米左右的距離,一路就這麼監視著他們離開。

在離開了牛里鎮之後,兩個薩滿巫師坐在馬上,回頭看了看遠去的鎮子。那個沉穩的巫師忽然對同伴道:“你覺得那個郁金香公爵怎麼樣?”

“哼。一個小孩子罷了。”那個暴躁地巫師不屑。

“不錯。”這個沉穩的巫師笑了笑:“的確,傳聞雖然厲害,不過今天一見麼……見面不如聞名。”隨後他頓了一下,忽然歎了口氣:“可是他身邊的那個和我們說話的年輕的近侍,言辭有據,器宇不凡,倒是一個很出色的家伙啊!”•

目送走了這些草原狼,杜維臉上卻絲毫沒有露出半點輕松。他面色更加陰沉,然後立刻下令:“回樓蘭城!”

兩個魔獸被他收在了儲物戒指里。而繆斯……那個小子被杜維一番整治之後,仿佛已經徹底怕了杜維。遠遠的站在一旁不敢和杜維再說一句話。

眾人上路之後,杜維卻對繆斯勾了勾手:“你過來!”

繆斯似乎有些畏懼。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杜維身邊:“你……你又要怎麼樣?”

“哼!你忘記我的話了麼?要對我稱呼‘大人,!”杜維惡狠狠地道:“在我這里,你不是什麼李斯特家的少爺!你就是我手下地一個普通人!你如果記不住這點的話。那麼你今後還會吃苦頭地。”

“是……大人!”繆斯咬牙,滿臉漲紅,卻不得不從嗓子里擠出了這麼幾個字。

“好了。”杜維歎了口氣:“上馬,我們回去吧。”

這一瞬間,杜維的臉色忽然充滿了疲憊。

繆斯看著杜維的表情,忍不住心中生出疑惑:這個惡人,難道還有什麼煩心的事情麼?似他這樣邪惡的家伙……

一路無言。杜維坐在馬上低頭沉思著什麼,繆斯則小心翼翼的跟在杜維的身後,雖然心中恨極了杜維,卻依然忍不住去偷看杜維地背影。

過了好久,大約已經走出了十幾里的路了,杜維忽然轉過頭來。看了繆斯一眼:“你一直在看我?”

繆斯嚇了一跳,趕緊要搖頭,杜維卻淡淡一笑:“別否認了。我猜。你剛才一定在心中暗暗的咒罵我,對吧?你在我後面看了我一路,心中是不是還想過,最好能趁著我不注意,在後面給我一劍?”

繆斯更是臉色一白,因為剛才的某個時間里,他的確流露出過這種心思,只不過想到杜維惡狠狠的模樣,立刻就打消了。

這個家伙……一定是魔鬼!否則他怎麼會猜到我心里地心思?

杜維輕輕一笑,他的臉色上帶著一絲淡然,可眼神里,卻仿佛已經想明白了什麼似的,隱隱地透著一種堅定。

“繆斯,你現在恨我,是因為剛才我打了你。而你知道我為什麼打你麼?”

繆斯閉嘴不說話。

“因為你愚蠢。”杜維毫不客氣的說道:“因為你的愚蠢行為,如果一旦出了一點兒意外,就會給我,還會給你自己,你的家族都帶來很大的麻煩!而且還會有很多人因此而送命,流血。你說,你是不是很愚蠢?”

繆斯再次漲紅了臉,只是卻沒說話。

“你恨也好,隨便怎麼樣也好。”杜維冷笑:“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似乎從你我初次見面開始,你似乎就對我很不友好。”

繆斯垂下頭去,杜維沉默了會兒,冷不丁開口:“是因為你姐姐?”

“……是的。”繆斯低聲回答,他的聲音里帶著一絲恨意。

頓了一會兒,他忽然抬起頭來,看著杜維,壯著膽子道:“我開始討厭你,是因為我知道大姐她希望你能娶安琪兒!我討厭你們這種貴族,就好像大姐從前的那個丈夫,那個可惡的貴族老頭。大姐為了家族,不得不犧牲自己嫁給了他,可是我知道,她一點都不快樂,從來沒有一天是快樂的!幸好,那個混蛋死的早!可是現在,你出現了……我認為你也是一個混蛋!我不希望安琪兒步大姐的後塵,嫁給你們這種虛偽可惡的貴族!你們只會貪圖我們家族的財富,利用我們!”

“可你們也是在利用我。”杜維淡淡道:“你姐姐何嘗不是也在想利用我地地位呢?”

“……”繆斯咬牙。

“所以我說,你很愚蠢。”杜維淡淡道:“幸好你還年輕。年輕人偶爾做點愚蠢事情,就連上帝都會原諒的。”

“上帝?”繆斯愣了一下。

杜維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他淡淡笑了笑:“哦,那是一個老混蛋而已。”隨後他看著繆斯,沉聲道:“你的愚蠢之處在于,你的所作所為,根本不可能對情況有任何改善,相反還會使得事情越來越糟。你明明是好心,卻把事情越弄越壞……這不是愚蠢是什麼?聰明人會想辦法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而你……哼哼。”

繆斯哼了一聲:“那麼你呢?你為什麼又拒絕了安琪兒?難道你真的看上了我的大姐?”

“哈哈哈哈……”杜維仰天大笑。然後看著這個小子,杜維好一會兒。才收起了笑聲,看著這個家伙。淡淡道:“可憐的家伙,你真的很可憐,你以為我象別人那麼看重你們李斯特家族的財富麼?你以為所有人都是你想象地那樣麼?”

繆斯似乎心中忍了一路,此刻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你……到底想要什麼?你好像拒絕了安琪兒,可是在宴會上,卻邀請了我的大姐!而大姐她……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這個惡魔!”

杜維眼神一寒:“你大概又忘記了我地命令了吧?”

繆斯似乎畏懼杜維的眼神,身子一縮。垂下了頭去。

杜維沒有發火,他忽然輕輕地歎了口氣,猶如自語一般:“是啊……我到底想要什麼呢……”

來到這個世界的最初,自己是迷茫的。

這種迷茫,如果不是設身處地,別人很難理解的。

在自己“穿越”之前。杜維不是沒有聽過“穿越”這個詞語,至少他也看過小說,知道那些穿越的故事。

可真的自己經曆了。卻發現,真的不同。

那些三流地小說里,都會寫主角穿越之後,立刻就會很快的“接受”了事實。哦耶,老子穿越了,老爸老媽,下輩子孝順你們吧!異世界,老子來了,美女天下都是我的……

狗屁!

一個成年人……哪怕只是一個剛剛十八歲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成長到十八歲,自然有自己的目標,有生活上地目標,事業上的目標,學習上的目標……而且可能這個人也為自己地目標奮斗了很多年!

感情上,可能有自己的愛人,就算沒有,也多半有暗中愛戀的對象……就算這個也沒有的話。那麼至少有生你養你的父親母親!

穿越代表了什麼?代表著,有一只手,在你毫無抗拒的情況下,輕輕的,就這麼一揮……這一切全部被抹平!一點兒都沒留下!

你已經奮斗了多年的目標,沒有了,你多年的奮斗成了一個可憐的笑話!

你慈祥的父母,你心愛的對象,都沒有了!這一切情感,都完全成了空!

那些狗屁三流小說里,一穿越就抱著別人家父母的大腿叫爹媽,自己原來世界的生你養你的爹媽不到三分鍾就忘個乾淨了……

說一句不客氣的話……狗屁!沒良心!•

杜維到底想要什麼?

說一句最最真實的話:如果!如果可以的話!如果現在老天忽然告訴他,你可以回去!那麼杜維會毫不猶豫的放棄這個世界的一切!什麼狗屁公爵,狗屁事業!他會毫不猶豫的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去!

如果回不去呢?

那麼杜維的目標只能退而求其次:他只希望自己過得舒服一些,自由一些。

想到這里,杜維忽然笑了。

他臉上的笑容真誠而輕松,口中緩緩吐出了一個詞語:

“自由。”

“什麼?”繆斯似乎沒聽清楚杜維的話。

“是自由。”杜維的聲音很平靜:“我想要的就是自由。自由而安靜的生活,隨心所欲,沒有人給我太多的壓力和舒服。盡可能讓自己過得舒服一些……就這麼簡單了。”

“……就這麼……簡單?”繆斯驚訝的看著這個帝國最炙手可熱的少年權貴。就連白癡都知道,這個家伙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他自己,卻只想要自由?

“你現在還不夠自由麼?”繆斯不無嘲弄的說道。

“你不懂。”杜維搖頭。

自由麼?這個世界真的讓自己自由了麼?

當初自己裝傻,就是不想背負什麼家族責任(在杜維看來,家族責任和他有什麼關系?),所以他甯願被發配回羅林家族老家。

在帝都里,甯可觸怒辰皇子,也要救老雷蒙的命,因為杜維覺得自己想那麼做,如果不那麼做的話,或許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 ̄ ̄但那樣,就不是自己的真實心意了!那樣就不是我杜維了!杜維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由,就是這麼簡單。

而現在,拒絕了李斯特家族的聯姻,也同樣如此。

“在我看來,我對自由的定義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支配我的人生。”

繆斯默然,或許以他的年紀,此刻還很難真正明白這話的意思。

“可是這個目標,真的很難達到啊。”杜維苦笑歎息著:“世界就是這樣,你陷入了一個***,就必然會不由自主的被那些你不喜歡的事情逼迫,被推動著一步步往前……可是我,只想要自由。”

“以你現在的地位,還會有誰能逼迫你?辰皇子攝政王不是也很寵信你麼?”繆斯終于不解的開口問道。

“是麼?”杜維笑了笑:“在這里,在西北……有多少人對我虎視眈眈?西北軍,博翰總督,他們無時無刻不想把我趕出西北。那些草原的狼,哼,他們隨時隨地都會咬你一口!在這個地方,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任何事情麼?我首先要保證的是生存!然後才是其他的。”

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博翰那個老家伙會在自己剛來的時候就陰我一次麼?

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西北軍敢一次次的上門要錢,還偷偷把草原人放入防線給我一個難看嗎?

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今天……那些家伙耀武揚威的欺負到我的門口了,我早就帶著軍隊把他們揍得找不到北了!!!

杜維心里覺得隱隱的有一絲可悲,更有一絲可笑。

因為向往自由,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卻被逼著,自己不得不生出了野心!

這難道不是一個笑話麼?

杜維很清楚,自己今天是受到刺激了。被那些草原人刺激了。他明白此刻,自己的內心里,一種叫做“野心”的東西正在茁壯生長起來。

為了讓我今後能隨心所欲的支配我的生活……在這過程里,任何想阻撓我,對我產生威脅的對手,都將是我的敵人!!

或許,草原人應該後悔的。

因為他們今天的舉動,喚醒了一個原本還有些茫然的年輕人。

杜維忽然興致所致,陡然在馬上坐直了身子,握著馬鞭的手指著遠處的茫茫荒原:“繆斯,你看到了什麼?”

繆斯愣了一下,看著遠處,試探道:“荒原?乞力馬羅山?道路?樹林……到底是什麼?”

杜維忽然微微一笑,輕輕的丟下了一句話,然後用力一抽馬鞭,策馬往前奔馳而去。

“天下!”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二章 【血色骷髏旗】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四章 好消息,壞消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