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一十七章 【裝逼的境界】   
  
正文 第兩百一十七章 【裝逼的境界】


樓蘭湖之上,煙波浩淼。那水面亮得猶如緞子一般,行船于湖水之上。若是往下一看,那湖水碧綠,直接碧到了人地心窩子里去了,卻還是透明的,猶如一塊翡翠一般。

整個德薩行省,也只有在這樓蘭湖。才能看到那麼些許迷人的綠色。湖畔之上的胡楊樹,地面地淺淺的灌草。也只有在這里,常年很少見風沙,就連風,也不像西北其他地方那樣。吹在臉上猶如刀割一般的疼。

明明是西北荒原,在這里卻似乎露出了幾分南方水鄉的氣息來。這樓蘭湖是難得地淡水湖,湖泊里的水清甜透徹,還有豐富的魚類,養活了周圍幾個湖畔的小村落里的漁民。

不過前些日子。公爵大人地一道命令下來,這樓蘭湖上禁船一個月。此刻諾大的一個樓蘭湖,湖面上一望無際,卻一條船都沒有。往日那種“夕陽片片,舟影點點”的景象,卻是看不到了。

此刻夕陽之下,晚霞猶如火燒一般,天邊那一片火云,就好似這老天正在沸騰一般。西北的天空,尤其是在冬春交替沒有風沙的時候,那是格外地藍地,藍的讓人心里都忍不住贊歎。

就在這藍天,紅云,碧水的映襯下,杜維卻一個人立于湖面之上。

他的腳下是一個圓形地,大約有五米左右地一片冰盤。漂在湖面之上,就好似一塊玉碟一般。

這是杜維用冰系魔法取水冰凍出來的,正好讓人在湖心之上,有了這麼一塊立足之地。

而以杜維此刻的魔法實力,他雖然魔力方面還稍有不足,但是在魔法的操控之上,因為在魔法學會里得到了大批地魔法師們的畢生研究地成果。加上他原本就領悟力超人,博聞強級,現在心中所學更是不凡。

更有用了艾黎可老瘋子教會他地一個魔法陣,此刻在腳下湖水之中,暗藏了六枚魔力水晶于湖底,源源不斷的魔力緩緩的逼出來,不停的給這塊冰盤注入寒氣,使得寒冰不融。而且六枚魔力水晶還形成了一個六芒星的形狀藏在湖下,這塊玉碟更是牢牢的固定在了六芒星的中央,形成了一個凝固不動的小島一般。

此刻杜維一身黑袍飄飄,立足于這一片冰盤之上,那天上的湛藍,晚霞的紅暈,湖水地碧幽。這些地襯托之下,更是顯得他仿佛飄然出塵。仿佛已經不像是這人間的人物……

這冰盤之上,杜維的身下鋪了一曾厚厚地皮墊,杜維就這麼從容的坐在上面。一派輕松的慵懶模樣,眯著眼睛,身邊觸手可及地,就是一瓶上等的葡萄酒。殷紅地酒液,在下面冰盤一激之後,瓶子上都已經冒出絲絲寒氣,一粒一粒的水珠在瓶壁上沁了出來,讓人看了都不禁眼饞得很。

杜維卻送了口氣,伸手捏住瓶子,送到嘴邊小小喝了一口。舒服地歎了口氣,慢悠悠歎息道:“好……唉。我來西北這麼久了,卻怎麼一直都沒想到這麼好的享受的法子。”

說完,他忽然一撩袍子,魔法師的黑色袍子下,杜維早干脆把那個當初甘多夫送給自己的魔法包袱封袍子的內側,形成了一個口袋。那個魔法包袱原本就是一個儲物道具,這麼一來,杜維的袍子里地口袋,就成了一個儲存空間極大的口袋了……

嗯,就好象機器貓那樣,杜維忍不住笑了笑。

他從口袋里摸出的,不是別的,卻是一樣樂器。

這件樂器的模樣,就算是整個羅蘭大陸上地樂師一起來到,恐怕都沒有一個人能認出來。

這件樂器,長約一米開外,上面晶瑩剔透,一共有一十八根琴弦,通體為暗紅色。

這,赫然是一把古箏!

這件東西,是杜維近些天請了樓蘭城里地幾個樂師制造的。原本樓蘭大陸上沒有這種東西。這大陸之上,說到琴,卻是以豎琴為最。幸好這些撥弦的樂器,大多有相同之處。杜維對這些樂師解釋再三,最後才弄出了三五具,試彈之後,杜維挑出了手里的這副音色最美的一具。

此刻杜維翻身坐起,這古箏平放身前,一雙手輕輕撫過琴弦之手,手指輕輕一動,立刻就是一聲綿長地音符迸發而出了……

要說杜維怎麼會擺弄這東西,卻不是這輩子的事情了。

他前世所在的那個世界,那些應試地填鴨教育讓人無語,偏偏還喜歡做表面文章,也就是“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明明是填鴨地應試教育,卻每年要空喊幾聲“素質教育”的假大空口號來。于是乎,上面的高層也立了幾個空名目來當幌子。最大的一個幌子就是:音體美等個人特長,可以在高考之中加分。

美其名曰:全面發展。

只不過這門檻卻抬的高高。比如這音樂方面,除非是弄一個地區性省市比賽的前幾名,否則加分這等好事,是絕對輪不到你的。試想這樣高的門檻,受惠的人能有幾個?大部分人還是老老實實的去背書,行那填鴨之事。所謂的素質教育,全面發展,也不過是婊子的牌坊罷了。

杜維的前世,卻偏偏是個中異事。他從小就學過古箏,原本也不過是父母強迫之下的舉動。不過卻莫名其妙的,最後混了一個市比賽前三名來。最後高考也如願加了些分,混進了一所不錯的大學里。

只不過,古箏這玩意兒,卻最是耗費時間,不花下心血,就絕對練不好。

而且這東西,沉重不說,還曲高和寡。別看這東西看似高雅,實際上杜維前世的人里,能聽懂的實在沒幾個。

杜維年少的時候被父母逼著練了幾年,大學之後,就不怎麼碰這玩意兒了。而且……最郁悶的是,那些同學里的色狼,每每跑去隨便練上幾天吉他,就能背著跑到女生宿舍之下彈唱。惹得那些不懂事的傻女孩尖叫歡呼不已,還博了一個風流才子的名頭。

可是吉他這種大眾化簡單地樂器,豈能是古箏能比較的?當年眼看著一幫學長學弟,隨便抱了把破吉他,胡亂彈上一首“對面地女孩看過來”,就能勾的女生們媚眼連連,實在讓杜維心中暗恨不已:老子練的是古箏,這玩意兒又沉又重,總不能飽著這麼一個大家伙跑到女生宿舍樓下去顯擺吧?

如果真的這麼做了……恐怕還會被人當成白癡呢!

只見過男生在女生宿舍下彈吉他的,沒見過有誰擺個古箏彈奏的。

不過恨雖然恨,杜維那些年古箏雖然略有荒廢,不過逢年過節,還是會拿出來練練,畢竟從小學這東西,雖然是被父母逼迫地,但已經漸漸成了一種習慣。

來到這異世之後,這麼多年沒碰過了。這幾天卻忽然翻了出來……不為別的,卻是為了那第一個來找我自己麻煩的……那條龍!

根據侯塞因帶回來的消息,這位龍族族長的長子,身負強悍的魔法實力,尤其是龍語魔法的造詣極強。只不過,它的弱點不是別的……簡單的歸納來說,就是兩個字:

裝逼。



這裝逼地事情,也不是隨便誰都能做地。裝的好了,那叫裝逼。可如果裝不好了,那就直接變成傻逼了。

這位龍族王子,身為族長之子,龍族里有數的魔法強者,卻似乎對音律極為癡迷。

聽說這條龍曾經效仿龍族族長,悄悄潛入過人間世界,遍訪樂師,對人類世界地音律是非常的擅長,豎琴風琴,無一不會。

這位王子對音樂的癡迷,在龍族之中可算是一段奇聞了。據說它嗜音如命,尤其擅長于琴。這龍族,天生就和人類構造不同,人類地一只手掌都是五指,偏偏這龍族不同,普通的紅龍綠龍都是兩指,而龍族之中的王者——黃金龍,也不過是四指。

而在音律之中,四指卻恰恰是奏琴的天生最好的材料。聽說龍族被神靈懲罰,而守護在神山之上。阻擋北方那些被流放的種族重返羅蘭大陸。那些被流放的種族,每每還有一些強者試圖穿越龍族守護地地區,卻往往和龍族搏殺身亡。

這位龍族王子,常年坐守在神山絕頂之上,看著那北邊的肅殺寒風。在一片殺氣之中,領悟了音律,看慣了生死搏殺之後,卻生出了一絲明悟,經常對著神山地北方坐望,一坐就是一天,還拿出琴來彈奏,聲音讓龍族上下都是癡迷不已。

甚至有一次,就連幾個北方的流放的種族地冒險者來到神山之下,還沒有試圖穿越禁區,聽見那位王子的音律,心生異念,萬念俱灰,遠遠地就掉頭離去。

從此這位龍族王子還得了一個外號,在龍族之中號稱“琴王”,後來大家又覺得這“王”實在不夠神奇,干脆就給它升了一級,改稱“琴帝”了。

在龍族之中,八指琴帝,雖然未必是讓每條龍都信服的高手,但是也都是人人尊敬地。

;(PS;這個……跳舞在惡搞三少的《琴帝》了,但這標題——厄,‘裝逼’……)

夕陽漸漸落下,杜維抱琴垂頭沉思良久,臉上輕輕一笑,然後忽然雙手一抖,隨即音律飄飄,一段古曲就此從他手下傳出……

多年不演奏,雖然手法生疏了很多,不過這些天每日彈奏,他當年的本事也揀回了不少。此刻杜維心無旁鹜,手指輕盈,右手托、劈、挑、抹、剔、勾、搖、撮等,左手按、滑、揉、顫……那琴聲時而滿搖,漸漸激蕩,最後琴音之中隱隱的仿佛帶出了一絲風聲!那風聲呼嘯,卻並不刺耳,落入人的耳里,反而覺得心曠神怡,讓人不覺之中暗暗激奮!

這一曲《戰台風》,正是古箏地十大名曲之一。也是當年杜維自己最喜歡的一支曲子,和大多數古箏的曲子慢吞吞地音律不同,這支曲子卻頗有西北蒼茫的味道。

一曲彈奏下來,等到了最後一個音符,杜維手指一勾,猶如金戈鐵馬一般,風聲呼嘯嘎然而止,最後杜維哈哈一笑。隨後一抖袖子,拿起身邊的酒瓶來,仰頭喝下一大口,長歎了口氣。又對著面前地空蕩蕩的湖面,忽然淡淡笑道:“既然有尊客到來,怎麼不說話?難道是我地琴音粗濫,難入閣下之耳嗎?”

這輕輕一問,仿佛輕描淡寫一般。

可是就在杜維面前大約十多米之外,空氣之中仿佛驟然扭曲了一下,隨即一個人影緩緩浮現,正是之前樓蘭城里那旅店打聽杜維的那個奇怪的客人。這人此刻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驚訝,聲音里帶著一絲異樣:“夷?公爵大人果然不凡,居然能看出我龍族地隱身法術?”

這人忽然浮現出來,杜維臉上淡然,眼神里卻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異來。

媽的……你真以為少爺我是看破了你地隱身法術了麼?

杜維心中暗笑。

其實杜維哪里有這種本事?他也不過是在裝逼而已。

他在這湖面之上。

已經從早坐到晚,足足坐了三天了。這三天,他每天都坐在這一片冰盤之上。

雖然看似風雅,屁股下還墊了厚厚的皮墊子,其實早讓杜維不堪其苦!

屁股下的寒氣早把杜維的屁股都凍得麻木了,如果這條龍再不出來……恐怕杜維都要坐出痔瘡來了!

至于看破這條龍的隱身?更是扯淡。

其實,杜維這三天來,每天都坐在這冰盤之上彈琴,每彈完一曲,就故意大聲對著空氣,高深莫測的說上這麼一句。這句“既然有尊客到來”的裝逼地話,杜維這幾天已經故意對著空氣不知道說了一兩百遍了!

果然,還真的讓杜維得逞了!這條龍驚疑地看著這位坐在冰盤之上的少年公爵,還真以為他是看破了自己的隱身法術!

這個少年公爵……不簡單啊!

“你手里這樂器,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見過?”龍王子眼睛里流露著熱切,看著杜維手下地古箏。

杜維颯然一笑:“不過是我自己偶想出來地一點自娛小技而已,尊客可能入耳?”

龍王子不禁動容!

他自創的?

以它對人類音律的喜好,自然不難聽出來,這古箏的音律自成一格,無論是指法還是曲風,都已經完全獨成一家體系,毫無生澀之感!

這居然是他自創出來的?看他年紀小小,居然還有這種本事?那麼在音律方面的天才和造詣,自己這條活了幾百歲的龍,卻是遠遠望塵莫及了!!

杜維屁股已經凍僵,臉上那高人一般地笑容卻分毫不退,看著面前的這位龍族第一個王子,忽而輕輕一笑,隨手在琴弦之上輕輕一撥,鏗的一聲,一個短促而充滿了殺伐的音符跳躍了出來。隨即就聽見杜維輕輕一歎:“尊客行蹤詭異,潛伏而來,看您臉色雖然平和,但是眼神之中含有殺氣……要知道人的耳目雖然容易隱瞞,但是這音律卻猶如人心,卻是隱瞞不了地……唉……”

說完,杜維忽然長身而起,突然從懷里的魔法袋子里拔出一把長長的劍來。

龍族王子冷冷一笑,看著杜維一劍在手,卻夷然不懼。它是龍族里有數的強者,杜維別說手里拿劍了,就算帶著千軍萬馬,也不放在它的眼里。只不過眼看杜維說拔劍就拔劍,這位龍王子心中不禁生出了幾分微微的失望來……

唉,原來他,就這種氣度?

龍王子不禁心中失落。他剛才潛伏而來,卻聽見杜維這一曲《戰台風》,要知道這曲《戰台風》正是古箏在技巧上突破的一曲名作,堪稱是一代經典。雖然杜維的當年地本事早丟了五六成,但是畢竟古箏這種東西,樓蘭大陸上可是沒有的。

喜好音律的龍王子見獵心喜,就隱在暗中不出手,一曲下來,更是聽得如癡如醉!只覺得生平所聽過的音樂曲目,無一能和這位少年公爵的演奏相比!而且難得的是,這位少年公爵,在這藍天碧水紅云之下,獨坐冰盤,一曲彈奏,更是石破天驚!一副慵懶模樣,十足高深莫測,那副從容的氣魄,也實在讓人心折!

龍王子也算是見識廣地人。只覺得生平所接觸的,沒有一個人能在氣度上和這位少年公爵比擬!實在是雅到了極致,也神秘到了極致!

如此人物,就算是與他為敵,也讓龍王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了幾分不忍來。他原本就是一個喜好風雅的龍,此刻看見杜維這樣地人物,這樣的風采,實在讓心中地敵意減退了幾分。

可杜維一句話說玩,就拔出劍來,這不免多了幾分俗套和粗魯,讓龍王子皺眉之下,心中不免失望,不過也多了一絲輕松:也好,原來他也不過如此。那麼我取他的性命,心中也不會太過內疚了。

他臉色一變,眼神里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殺氣,正要說話,杜維忽然抬手一劍……

喀嚓!!!

但見一道寒光之後,杜維面前這架古箏,被杜維一劍從當中劈斷!隨後杜維歎了口氣,雙手抬起斷琴,就順著冰盤地邊緣,把它丟入了湖里……

龍王子一見,不由得一驚:“你干什麼!這麼神奇的樂器,怎麼能這麼粗魯的毀去!”

杜維卻幽幽歎了口氣,轉過身去。看著天邊的紅云,風輕云淡一般,悠悠道:“琴律如人心,最是不能受半點塵迷,一沾俗塵,就失了清澈……唉,我這琴雖好,卻染了你身上的殺氣,琴心已經不淨,如何再能演奏出清澈的聲音?這琴,不要也罷!”

龍王子一聽,不覺地臉上變色,只覺得這個小小的少年立在冰盤之上,眼看天空。實在是讓自己自慚形穢,眼神里地殺機,不知不覺,已經消散得不剩半點了……

只覺得面前這個杜維,無論是氣度風范,還有這份鬼神般地音律造詣,實在是自己所見地人物之中,沒有半個能比得上地!尤其是眼看杜維一劍就斬斷自己地琴,丟入湖底,卻說是被自己的殺氣所汙,心中更是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愧疚來!

和他相比……我算什麼?

此刻它心里,那原本來取杜維性命,和杜維為敵地心思,還剩下多少?

杜維卻幾乎笑破了肚子,臉上一副淡然,心中卻暗笑:老子這番裝逼,也算是裝到了一定境界了吧!龍王子啊龍王子,看你還不上當?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六章 【無視!】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八章 【你猜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