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一十八章 【你猜呢?】   
  
正文 第兩百一十八章 【你猜呢?】


杜維負手而立,輕輕松松的,就把自己的背部毫無保留的送給了這位龍王子。

此刻杜維和龍王子距離不過十米,以龍族王子的實力,如果要背後偷襲杜維,自然能一擊得手。

但是看著杜維如此迷人風采,這位自命風雅的龍王子都不禁感到自慚形穢,哪里還能做出這種背後傷人的舉動?

和這位少年公爵的風采相比,自己實在是俗到了極點了。龍王子越想越覺得內疚,眼看著杜維手下空空,剛才那一架自己前所未見的奇琴,居然因為自己的到來而被主人毀掉,心中更是心疼不已!

不由得,龍王子對著杜維深深的彎腰一躬,由衷歎了口氣:“公爵大人,因為我的到來,讓您毀了一架寶琴,我深感愧疚……這就告辭吧!”

這條龍也的確不是什麼俗物,也算是龍族之中的異類了。這麼被杜維的裝逼一蒙,心中的殺氣早已經消得干乾淨淨,此刻在它眼里,眼前的杜維風采何等迷人,這樣的人物,世界上死了一個就少了一個!如果讓這人死在自己的手里,那實在是莫大的褻瀆了!想到此處,這位龍王子心中殺機全消,已經暗中決定放棄了這次的任務。

什麼族長的位置……唉,我是不在乎的了。可惜如此人物,卻偏偏是我龍族之敵,我雖然放過了他。他卻未免還是要死在我那兩個弟弟的手里……可惜!可惜啊!

想到這里,龍王子一臉黯然之色,正要轉身離去。它是一個灑脫的人物,就算拼著不要這繼承人地位置,也不算什麼。只不過正要離去,杜維忽然輕輕喚了一聲:“尊貴的客人,請留步。”

“怎麼?”龍王子回身看著杜維。

杜維臉上含著淺笑:“您毀了我一把好琴,難道就這麼一走了之麼?”

這話說的可謂是無賴到了極點了,那琴明明是杜維自己一劍砍斷扔進湖里的。至于什麼琴心被汙之類的屁話,也完全是裝逼的胡說八道而已。卻賴在了龍王子的身上。

可偏偏越是龍王子這種高雅的性子,就越吃這麼一套!

它一聽之下。不由得心中慚愧不已,忍不住納納道:“這個……”

“哼。”杜維仿佛笑了笑:“何況閣下潛在暗中看我。一身殺氣……想來您來到這里,另有目的吧!”

龍王子張口無言,愣了一會兒,才皺眉道:“那怎麼樣才好?我身上還有不少寶物,就留下來,當作是對您的這架寶琴地賠償吧。”

說完,龍王子在懷里摸了摸。摸出了一顆龍眼大小,透體經營的寶石來。難得地是這塊寶石居然還是滾圓,一絲棱角都沒有。隱然的散發著一絲輕輕地魔力波動。

“這是一枚避水珠。”龍王子低聲道:“是我兩百年前在東海里,獵殺了一頭水系的巨龜獸所得的。這巨龜獸是水系里最大的魔獸,而且成年的巨龜獸要生長到能體內結出避水珠,至少也要三千歲以上才行。這東西入水即分。持著一枚珠子在水里行走,如履平地。而且可以根據持有者的魔力強弱增強或者減弱避水的空間,如果你魔力夠強地話。就算帶著上萬人在水下行走,都可以做到。這東西的價值,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三百年前我游曆人間的時候,曾經有和我打交道的人類願意出價百萬金幣求購,給我拒絕了。這東西……”

龍王子還沒說完,杜維已經冷笑了一聲,一臉不悅,淡淡道:“您這是在侮辱我,還是侮辱您自己呢?算了!我原本以為,雖然您躲在一旁偷聽,但既然能聽懂我的琴音,應當不是俗人,縱然您來意不善,我也不放在心里……可是,我原本以為你是一個懂琴的人!沒想到你居然拿出這等俗物來衡量我地琴?哼!”

杜維說著,仿佛心中無限痛惜:“若是對普通人來說,我這一架琴的價值,萬金不換!縱然百萬千萬金幣,也不放在我眼里!若是對知音來說,這琴不過就是一娛而已!算了算了!你走吧!當我杜維走了眼,還以為你不是那些世間的俗物!”

龍王子一呆,面對杜維地指責,它心中絲毫不生氣,反而越發的愧疚起來,看著手里的這枚避水珠,不由得心中也暗恨自己的俗氣!

是啊!如此寶琴,怎麼能用這種俗物來衡量價值?尤其是這位公爵說的“知音”一詞,實在是讓它心中大生知己之感!

想自己困守龍族神山之上,每每彈奏之余,卻對著那些龍族的戰士,哪里有半個懂得自己內心的寂寞?

此刻看著杜維,心中的好感越發的強烈了。

忽然之間,龍王子輕輕一笑,長吐了口氣,語氣真誠:“公爵大人,你說的對,是我冒犯了!”

說完,這位龍王子隨手一丟,那枚價值百萬金幣的避水珠,就這麼被它隨隨便便的,好似扔垃圾一樣的扔進了湖里!

隨後龍王子再次深深一躬,緩緩道:“公爵大人,我也不隱瞞,我這次來的確是原本想對你不利!只不過現在我已經改變了念頭!您的風采讓我深深折服,而且,毀了您的一架寶琴,也實在讓我心中愧疚。這樣吧,為了表示我的心意,為了彌補您寶琴的損失,您這就說出一件事情來,我照做就好了!”

杜維臉上這才轉嗔為喜,看著龍王子的臉色友善了幾分,忽然輕輕一笑,站在一旁。拍了拍冰盤上的那個皮墊,那真是說不出的優雅氣度:“知音難求,難得有人能懂我琴音,幸好這里有酒,風景也算不錯,既然是知音之人,不妨請坐下,供飲一杯好了……這就算是您對我地賠償吧!”

龍王子聽了這話,心中更是敬佩。它也不做推脫,身子輕輕飄飄的飛了過來。落在了冰盤之上,毫無顧及的坐了下來。拿起杜維的那個酒瓶子,就到嘴邊就是一口。隨即歎了口氣:“好酒,我住的那個地方,哪里來這麼好的酒喝。”

隨後它看著杜維,滿臉盡是心折,忍不住問道:“您既然知道我是來對您不利的,那麼剛才我答應你一事,你為什麼不問我。我到底是哪里來的?為什麼要找你麻煩?難道您對這些都不關心麼?”

杜維心中暗笑:你的來曆,我早就知道了,何必再問?

臉上卻一臉淡薄,緩緩坐下,抱膝望著天空,悠然道:“你看。人在這世界上,就如天空浮云,風來云便走。風停云便停!云也是身不由己。又猶如這水中之魚,隨波逐流,每日里奔波,卻不知道自己不過是身陷一隅而已……哼,不過是人在局中罷了。你殺我,我算你,不過都是一些俗事,在這世上,你殺我,我殺他,都是意料之中,有什麼可問的?”

說完,杜維忽然轉頭看著龍王子,他英俊地臉上帶著一絲異樣的微笑,張開雙臂,比劃了一下,笑道:“你看,我是公爵之尊,你我站在這里,放眼看去,視線所及,整個西北都是我地領土!萬千世人,都是我的子民!生在世上,縱然如此風光,廣廈千萬……看似風光……可你生前再風光,縱然擁有再大地領土疆域,總逃不過一死!身死之後,那廣大領土又有什麼用處?真正能是你的,不過是一座小墓,小小的一具棺材罷了!巴掌大的地方,才是永琲漲w息之地。所以,生在世上,爭來爭去,也不過是暫時的,死後萬事一空,有什麼意義?不如及時行樂,但求心安,管它那麼多干什麼?”

說到這里,杜維哈哈一笑,從龍王子手里拿過酒瓶來,抿了一口,笑道:“今天我也不管你是不是來殺我的,也不管你是哪里來地。我只當你是一個知音之人!喝完這酒,你我各奔東西,將來你如果要來殺我,也盡管來好了。不管是你殺了我,還是我殺了你。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但是今天,我只記得,你是和我一起坐在湖上,分享一瓶酒的知音……僅此而已。”

龍王子大為歎服,不由得心中更是自愧不如。它內心越發動搖,原本已經就消除了殺杜維之心,此刻為杜維的風采所懾,居然忍不住生出了幾分幫助杜維的心思了。

原本龍族都是極為驕傲的生物,能和杜維這麼一個人類並肩坐在一起,一個酒瓶喝酒,已經是奇跡了。眼看一瓶酒已經見底,這位龍王子忽然眼神里閃過一絲決然,陡然站了起來,緩緩道:“公爵大人,就算你不問我,我也是要說地。今天之後,您還有一個月的安全時間,只不過一個月之後,恐怕就有大敵上門了!下次來的人,可就不如我這麼好說話啦!”

杜維哈哈一笑:“你放心,我杜維可也不是什麼好欺負地人……不過,您的心意,我領了!”

龍王子卻連連搖頭:“下一次來找你的,必定是我的弟弟,我弟弟可不像我,他做事情只看目的,不講手段,我也最是討厭他的。我和你一見如故,自然不能看著你被他殺死……這樣吧,我這些日子就會留在西北……”

他從懷里摸出了一個小小的水晶球來,也不管杜維是否接受,就放在杜維面前,淡淡道:“公爵大人雖然年少天才,但是我那個弟弟也不是好對付的。它的一身武技,極為強悍,而且因為我們……血統的關系,對付大陸上的魔法,更是占了便宜。如果當您遇到他的時候,只要把這水晶球往地上一扔,水晶球碎裂,我立刻就能知道,最多片刻,就能出現在您的身邊。有我在的話,保您一命,應該不成問題。”

說完,這位龍王子已經站了起來。也不等杜維開口,長長歎了口氣:“我蝸居荒山,一晃百年,哪里知道大陸之上還有您這樣的風采人物。只可惜我不能常常出門,否則的話,能時常出來和您把臂飲酒,也是一件快事!只不過,這次出來能有這樣地收獲,已經讓我心中收獲不小,此後縱然再蝸居深山。只要想著您那一曲,也不會覺得寂寞了!”

言罷。這位龍王子對著杜維笑了笑,隨即身子飄然而起。一竄到了天空之中,陡然化作了一條通體黃金色的巨龍!雙翼振出道道勁風,仰頭長嘯一聲,朝著北邊遠去了……

杜維默默的看著這位龍王子消失,他的眼神里也一點一點的露出一絲感慨來。

就在這時候,湖水不遠之處,空氣之中緩緩浮現出幾個人影來。正是侯賽因和薇薇安,還有梅杜莎女王。這三個人已經是杜維目前手下的最強的高手了。

杜維這一行險,雖然取巧,但是畢竟還心中沒有十足把握,周圍埋伏了這三名高手,萬一翻臉打起來。自己也有准備。

以這三個高手的實力,只要不動,全力隱藏行蹤。龍王子也是察覺不出來的。

侯賽因一臉疑惑,看著杜維,皺眉道:“你怎麼沒動手?我看這個龍王子的內心已經對你完全沒有敵意了,正是最好地機會,當時只要你召喚出那只魔獸來,至少有七八成機會能收拾掉這個龍王子的。”

杜維卻搖搖頭,歎了口氣,忍不住抬頭看著天邊,低聲道:“我是在裝逼,而它……才真地是一個風雅之人啊!它被我騙了,心中對我敬佩,卻不知道我心中對它的敬佩卻是更多!和它相比,我才是俗人一個!這樣地欺騙它,我心里已經是不忍,如果要出手傷害它,我更是不願了。反正它已經消了殺我的心思,臨走還送了我這麼一份大禮……就算了吧!至于那只魔獸,留著對付下一只龍吧。”

頓了一下,杜維自嘲道:“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是有底線的。”

侯賽因心中也不禁肅然起敬,不由得對杜維另眼相看,誰知道,下一秒鍾,杜維的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這個小子眼珠一轉,笑嘻嘻的看著侯賽因:“我說我的聖騎士,你應該是會游泳的吧?那個避水珠落水地位置,我可是牢牢記住了!勞駕你,下去給我撈上來吧!百萬金幣的寶貝啊!!!”

這話一說,侯賽因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薇薇安依然是一副對杜維的言語毫不在意的模樣,在這個單純的小傻妞來說,杜維說的一切都仿佛是天經地義一樣。

而梅杜莎卻幽幽歎了口氣,她雖然閉著眼睛,晚霞之下,也是美得驚心動魄,此刻卻搖頭道:“這就是你們人類地人性麼……”

杜維卻渾然不在意,看了梅杜莎一眼,忽然笑道:“妮可小姐,當日我答應帶你領略人性,帶你出峽谷,可到了今天,卻一直很少有時間教你什麼,趁著今天有空,我再教你一條人性之中的百試不爽的至理名言!”

“什麼?”梅杜莎果然開口問了出來。

杜維嘻嘻一笑,隨即肅然道:“莫裝逼!裝逼遭雷劈!莫裝純,裝純遭人輪!”

隨後他頓了一下,淡淡道:“這話,粗是粗鄙了一些,不過話粗道理不粗!向來麼,裝逼和裝純地,都沒什麼好下場就是了。”

梅杜莎默然以對,看她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被杜維氣得無言,還是真的領悟了什麼。

而薇薇安忽然忍不住好奇道:“裝……裝……是什麼意思?”

畢竟是女孩子,裝逼這樣的粗語,她還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的。

杜維嘿嘿一笑,摸著下巴,猶如大灰狼看著小紅帽一般,眼珠骨碌骨碌亂轉,細細笑道:“我的寶貝兒,這種東西,你就不必知道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話,以後得了空兒,私下里我慢慢教你就是了。”

天真的薇薇安哪里知道杜維心里的齷鹺念頭?反而甜甜一笑,點了點頭。

侯賽因冷冷道:“好了,不要胡說八道了。這下你又多了一個月的時間來准備。那下一條龍,到底怎麼對付,你有什麼主意了嗎?”

杜維嘿嘿一笑:“你猜呢?”

(注意,今天更了兩章,一共一萬一千,八千是每天固定的更新,多出來的是補的。補了三千字,明天接著補,我會盡快把欠的補完……不過別指望我一天就補完啊!就算我生了三頭六臂,也沒法一天就寫出兩三萬字,強行寫的話,也無法保證質量。慢慢補吧!總之我不會食言就是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七章 【裝逼的境界】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九章 【挑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