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章 【底線】   
  
正文 第兩百二十章 【底線】


城門之上,杜維手扶城牆,看著城下不遠之處,西北軍的兩萬騎兵耀武揚威,旗幟漫天,殺氣騰騰。他臉上看不出什麼喜怒,可按在城牆之上地手卻越捏越緊,眼神之中隱隱的閃過一絲火星!

這是挑釁!赤裸裸的挑釁!

杜維早已經不是什麼軍事白癡了。來到西北白手起家,他至少對于自己麾下的軍隊,也做了一些了解。別的不說,對于軍隊的列陣也是有了了解。

他一看之下,如何看不出對方是公然擺出赤裸裸地攻擊地架勢?

“達達尼爾。”杜維忽然低聲喊了一句。

達達尼爾就站在杜維身後,身為樓蘭城的城守,達達尼爾統帥著樓蘭城的守軍。這個前李斯特家族地武士,面對城下西北軍的耀武揚威,臉上也是一副怒氣,聽見杜維的呼喚,低聲道:“大人。”

“讓人亮旗號!看看他們想干什麼。”杜維冷笑。

不多時候,旗語來回,下面的人彙報上來:“大人,對方告訴我們,他們請我們打開城門,讓出一面城牆來,他們需要借用城防進行攻防戰的演習……”

這個彙報之人是達達尼爾地手下一名副統領,還沒說完,就看見杜維臉色鐵青,說到後面,不覺得聲音就低了下去。

杜維“嘿嘿”冷笑兩聲:“讓出一面城牆?供他們進行攻防演習?好!好啊!他們想趁機拆了我一面城牆嗎?西北軍……好一個西北軍!”

“大人……我們怎麼回答?”這副統領低聲問了一句。

杜維面無表情,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不用廢話,就直接打旗號告訴他們:不讓!”

說完,杜維撇下隨從,朝城牆上的城樓里走進去了。

西北軍,你真以為小爺我好欺負嗎?

杜維冷笑。

之前要錢要糧,老子都抱著花錢買平安的心態,暫時忍了。錢糧都給了……這幫混蛋,還在背後給我下套子!那次在牛里鎮上,那幾千草原上的騎兵,不是西北軍偷偷放進來的嗎!

試探老子的底線?那我就給你們好好看看什麼叫“底線”!

走進城樓里。這城樓里的斗室之中,顯得異常寂靜。杜維也不謙讓,就坐在了正中間,隨後看了達達尼爾一眼:“達達尼爾,我們城里現在還有多少兵?”

“一個步兵團四千人……戰斗力麼?樓蘭城是咱們的首府,這四千步兵團里,有一半都是當初您在大耳城里收複地那些王城近衛軍的人。戰斗力方面,應該不差!至于騎兵,隆巴頓將軍帶的一個騎兵團,不過編制一直沒有滿,兩千多人。而且……”達達尼爾似乎看出了杜維內心地火氣,忍不住低聲道:“大人,如果您真的要開打的話……攻城戰,騎兵發揮不了太大地作用。而且,對方騎兵地數量太多,如果野戰地話,就算隆巴頓將軍的麾下勇士再強,兩千人出去,也只是被吃的份兒……”

這話出來,雖然對隆巴頓有些不尊敬,不過這個二百五將軍也不是蠻不講理地人,他在室內一直沒說話,此刻卻低聲說道:“那些西北軍的戰力不俗,騎兵也很能打……可惜我們人少。如果再給我多兩千人的話,我現在帶人出去沖一陣,趁著他們立足不穩,先贏了一陣,也不是沒可能。那幫家伙炫耀武力,一路奔馳過來,馬力消耗,看著厲害,現在不過是花架子……大人,要打的話就是現在,否則地話,等他們養足了馬力,再打就難了。”

杜維忽然笑了一下,看著隆巴頓:“我的將軍……我不過是問問,誰說一定要打了?他們畢竟也是帝國的軍隊,我看也就是威脅威脅我們,打不起來。想給我一個難堪,再順便試試我地底線罷了。”

隆巴頓咧開嘴笑了笑:“這個自然……不過西北軍這次可下了本錢了。這兩萬騎兵,我看應該是西北軍里地精銳了……平白無故地放到我們這里來,肯定還有目的!”

這個時候,忽然杜維的身側,杜維目前的首席幕僚,菲利普開口了。

這個年輕人經過一年多的政務洗禮,氣質是越發地沉靜了,原本就頗為英俊的臉孔,居然洗去了原本的淳樸,隱隱流露出幾分陰柔來,他輕輕提醒道:“大人,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講!”

“我聽說,西北軍團的魯高將軍,可是李斯特侯爵夫人地忠實的愛慕者之一……在前些日子,西北軍團和我們的關系還不錯,可就在大人您地成人儀式那天之後,他們對我們的態度,才發生了微妙地變化啊。”

這個話說出來,房間里人人禁聲。畢竟牽扯到了杜維的私事,手下的這些將領平日里再怎麼和杜維說笑無忌,此刻也都不好出聲了。

杜維眯起了眼睛,隨口歎了口氣:“菲利普,你說的有道理。嘿嘿……李斯特侯爵夫人,可給我找了不少麻煩啊!”

“這只是其中之一。”菲利普攏著袖子,微微欠了欠身子,低聲道:“大人,我雖然不懂軍略。但是剛才也能看出,對方地軍隊是隱隱有圍城的架勢,我擔心……他們恐怕不會真打。畢竟西北軍現在還沒有下定決心要反叛帝國。不過……圍困咱們的首府一段日子,給咱們一個大大地難堪,卻不是做不出來的!而且,今後傳揚出去……大人您的首府城市,被西北軍圍困的十天八天地,您卻不能出城,做了縮頭烏龜,任憑對方在家門口耀武揚威……那麼,您的威嚴也就大大損傷了!”

這話說完,達達尼爾陡然怒道:“菲利普!你說誰是縮頭烏龜!你身為幕僚,不尊長官,膽敢出言侮辱公爵大人!”

杜維卻擺擺手:“達達尼爾,菲利普只是做了一個比喻而已,不過他說的有道理。西北軍打是不會真打的,不過圍城幾天,堵著咱們地門口不讓咱們出入,這傳揚出去,老子的臉可就丟大了!”他頓了一下,看了看菲利普:“你說的很好,達達尼爾也不是針對你,你們兩人都不用放在心里。”

菲利普臉色從容,淡定自若,退後一步,躬身道:“是。”



杜維拒絕西北軍要求的旗號打出去過了足足一個時辰,西北軍並沒有做出什麼進一步地過分舉動,只是幾個千人隊分了出來繞城巡走,圍困的架勢卻是毫不掩飾了。

雖然對方並沒有真正地正面攻擊,但是城牆之上的郁金香家的一方,並沒有絲毫的松懈!

大家理智上都認為西北軍雖然驕橫,但是應該不會做出公然叛亂的事情:畢竟這麼多年西北軍都還算安分,現在沒有什麼理由會平白無故的翻臉。而且,從時機上看,也不是叛亂的好機會。

不過,畢竟對方陳兵城下,兩萬鐵騎,就在眼前!這種事情,總是保不准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城牆之上,郁金香家的士兵都嚴陣以待,達達尼爾一身鎧甲全副武裝,帶著親兵將官來回巡視,隆巴頓也自去整頓城中的騎兵做好完全准備。惟獨杜維,干脆讓人搬了一把椅子來,坐在城門之上,翹著腿,冷冷地看著城下不遠處的西北騎兵。

西北軍團的鐵騎果然名不虛傳,這兩萬人的騎兵陣容嚴謹,列在城下,絲毫沒有半點松懈地樣子,只是靜靜的養著馬力,和城上對持。

而當日頭有些偏西的時候,杜維身後地老煙忽然臉色微微一變,再看杜維,也是皺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手扶著城牆,看著遠處……

那地平線上,隱隱的一條黑線呈現出來,隨即變成了綿綿的,黑壓壓的一片烏云!伴隨而來的,是一片“沙沙”“沙沙”的聲音!鎧甲碰撞,軍靴嫋嫋!盾牌如牆,刀劍如林!

足足五個步兵團,超過兩萬人的步兵,列隊朝著樓蘭城進發而來!

巨盾兵在前,長槍兵在後,再往後,則是清一色地精銳西北步卒,而後面還有幾個千人隊地弓箭手,一身輕裝,身後負著帝國軍方制式的長弓……

俗話說,人馬過萬,連天蔽日!這新來的兩萬多步兵,遠道而來,卻依然陣容強盛,從氣質上看來,居然是西北軍的軍團長魯高將軍的幾個直屬師團中的精銳!

眼看這西北軍地大批步兵到來,守在城下地那些西北騎兵頓時歡呼震天,無數騎兵高舉手里的騎槍,兩萬地聲音高呼萬歲。

那幾個步兵方陣緩緩地來到了城下,隨即陷入沉寂之中!

此刻城上城下,形成了一個令人窒息的場面,空氣之中無半點人聲,只有那讓人難以喘息地寂靜!

就在這時候,忽然西北軍的列陣分開,露出的後面的一排弓箭手。這些弓箭手取下長弓,以密集覆蓋齊射的陣列排好,張弓搭箭,箭頭卻瞄准的樓蘭城!

城上地郁金香家族地守軍立刻人人變色,守城的長官號令之下,人人都拿起了盾牌。

惟獨杜維,依然扶牆冷笑。

果然,這些弓箭手隨後放低了箭頭,並沒有對准城上瞄准,箭頭放低,一輪齊射之後,箭雨如蝗蟲一般,密密麻麻地射在了樓蘭城的城牆之下大約二十米地距離!但見空地之上,地面上紮滿了密密麻麻的箭!!

隨後,城下地那些西北軍步兵,仿佛是故意地一般,放聲大笑起來,這肆無忌憚的笑聲,讓城上的郁金香的守軍,聽了人人都是怒氣沖天。

這些守軍也曾經是眼高于頂的帝都守軍,能成為一個國家地首都的守軍,自然是精銳!雖然他們最後都是帶罪之身,叛軍的身份,但是內心的驕傲,卻容不得西北軍在自己面前的跋扈!在他們的心中,隱隱的還覺得:老子是中央軍,這些家伙不過是地方軍而已!

一輪齊射完畢之後,弓箭手退後,留下城下一片箭林。隨後西北軍的步兵之中分出了一個工兵的千人隊,就在城上郁金香家族守軍的眼皮底下,肆無忌憚的開始了工作,挖掘工事,砍伐樹木,搭建帳篷,豎立圍欄,居然就在這里安下了營盤!

西被軍這時候打來了一個讓人暴怒地旗語!

達達尼爾手下的那個副統領,得到了對方的旗語,面色漲紅,在杜維地面前,似乎有些不敢說地樣子。

“盡管說吧。”杜維擺了擺手。

這個副統領深深吸了口氣,咬牙道:“大人,他們說……”他仿佛聲音里帶著一絲火氣,嗓音嘶啞:“他們說……公爵大人明鑒,滋有西北軍第三騎兵師團,第五步兵師團于樓蘭城下進行實戰操演,以此號令為准,從此刻起,凡西北軍覆蓋區域,皆為戰時禁區,任何人等,包括帝國地方政要,皆不得違抗軍令,擅自進入禁區。違令者,以帝國軍令論,西北軍有就地斬殺之權——西北軍統帥部。”

杜維聽了之後,不怒反笑,仰天哈哈一笑,指著城下的地面上紮著的那一片箭林,笑道:“他們的意思,就是說,這些箭就是禁區的范圍……讓我們乖乖留在城里,否則只要一出城,就是闖人禁區,就可以放手殺人了,對麼?”

“……是地,大人。”這個副統領臉上幾乎要滲出血來,忍不住大聲道:“公爵大人!咱們何時吃過這等窩嚷!西北軍算什麼東西,也敢欺負到咱們的頭上來……大人,您一聲令下,我這就帶人殺出去!!”

杜維卻笑了笑,拍了拍這個軍官的肩膀,輕輕道:“不急不急,他們有軍令,老子就沒有對策了麼?哼……又打著戰時條例的牌,老子可不吃這一套。”

頓了一下,杜維笑道:“好了,傳令下去,所有人嚴守崗位,不得擅自離開……緊閉城門,任何人不得進出。他們不是要劃禁區麼?我們就留在城里好了,讓他們在城外折騰去。哼,兩萬騎兵,兩萬步兵,這麼四萬人吃喝拉撒……不是要圍城麼?讓他們圍!”

杜維說完,揮揮手,讓這個軍官下去了。

旁人有些不明白這位公爵大人的意思……難道說這麼忍了?

杜維隨後卻下令把那些魔法學院的學院們全部調集到了城頭來。

二十八名學員都按照杜維的要求來到了城頭,杜維忽然笑道:“你們之中,會風系飛翔術的人恐怕還沒有吧?”

學員們都是面面相覷,的確,風系的飛翔術,以他們現在的水准,還無法施展。

杜維想了想:“這樣,那麼你們立刻所有人換上魔法師袍……都給我站到城門上去,貼著圍牆站立,盡量站得醒目一些!越醒目越好!”

隨後杜維請來了這次帶這些魔法學員來西北實習的帶隊首領:艾黎可大師的兩個弟子,這兩人可都是正牌的七級魔法師了。

杜維又把薇薇安也叫了來。

“一會兒,你們不用做其他地,就施展飛翔術,飛到城樓上的半空,就好了……”杜維笑道:“呃,兩位法師閣下,如果可以地話,我希望你們能稍微幫忙,施展一點兒魔法。不用太誇張,也不用什麼攻擊性的魔法。一點風系,或者光明術就可以了,反正效果華麗一些,醒目一些就好。”

兩個艾黎可大師的弟子都是和杜維交情不錯,答應了下來。

“薇薇安。”杜維看了小傻妞一眼:“你會不會弄一些看上去炫目,但其實沒有多大實際效果的魔法?比如魔法陣,或者弄出什麼光球之累的,我是用來嚇唬人的。”

薇薇安似懂非懂,點了點頭:“我……我會一個光明系地祝福術,祝福術籠罩的范圍,可以讓我們的人勇氣倍增,戰意增副,可以麼?”

杜維笑了:“很好!”

隨後,杜維一聲令下,城頭之上,冉冉升起三個人影來!

薇薇安在中間,艾黎可法師地兩個弟子在兩側!

三個人,就在城下數萬西北軍的矚目之下,輕輕地飄到了半空中!兩側的艾黎可法師的弟子,都是身穿灰色法師袍,也還罷了。

可當中的薇薇安,可是貨真價實的白袍法師啊!那一身白色的袍子,就是勢力和威嚴的象征!

薇薇安飛在半空,雙手輕輕晃動,在半空緩緩的劃出了一個圓來,口中清楚的吟唱著咒語,很快,她的頭頂,一個金色地六芒星的圖案在半空閃現出來!無數金色地光點猶如雨點一般繽紛落下,落在城頭只上!那六芒星地光芒越發的明亮起來,最後幾乎把整個城牆都籠罩在了下面!

兩邊地艾黎可法師地弟子,哪里還不知機?趕緊各自施展法力,全力配合薇薇安的行動。

這麼一個龐大地祝福術,施展得要多華麗有多華麗!而魔法地光芒之中,兩個灰衣法師的威嚴的吟唱咒語的聲,利用魔法。一字一字清晰無比地傳送到了遠去……

加上城牆之上,赫然站立了整整一排穿著長袍的魔法學員……猛地一看,這個架勢還真的很嚇唬人!

下面地西北軍的將軍看在眼里,心里不禁一驚!

這麼多魔法師?

天上飛地三個不算,怎麼城牆上還站了一排?該死的……一,二,三……靠!怎麼這麼多!!

這時候,杜維已經親手拉過了專門負責打旗號的一個士兵,溫言道:“我有一些話傳達到對面去,不過意思有些複雜,不知道能不能用旗語說清楚。”

這個士兵看著公爵,激動的道:“大人,沒問題的!”

“好!我說,你打!”杜維臉色一肅。

“西北軍諸將鑒:滋有羅蘭大陸魔法學會,魔法學院。白袍法師一名,灰袍法師兩名,魔法師二十八名!奉命前往西北公干!從此刻開始,以魔法學會之名義,帝國法典魔法師特殊條令款令,得西北領主公爵大人之首肯,特令如下:從本令傳達即刻起,三個時辰之後,于樓蘭城下十里之內,將進行大規模魔法武器實驗!該魔法為大規模殺傷性法術,實驗期間,任何人等,請一律避退!如有不為,凡被我魔法籠罩,有所損傷,以帝國法典魔法師特殊條款令,魔法學會蓋不負任何責任!!”

這旗語發送了出去,西北軍那邊頓時一驚!

大規模魔法武器實驗?這是什麼東東?

聽上去,好象是什麼很危險的東西啊!

看著天空漂浮地三個魔法師,還有城牆上站了那麼長長一排,不由得讓人不出汗啊!

杜維站在城上,心中冷笑:西北軍啊西北軍,你們想試我的底線麼?就怕你們試不起!哼,你能試我,我就不能試你嗎!看看你們有沒有膽子現在就真的翻臉叛亂!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一十九章 【挑釁】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一章 【一箭之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