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一章 【一箭之地!】   
  
正文 第兩百二十一章 【一箭之地!】


杜維在賭!

他就是在賭!

賭西北軍團不敢現在就真的反了,賭西北軍團只是試探自己,威脅自己,卻不敢真的大軍攻城!

無論從任何條件上來說,現在對于西北軍團都不是反叛的最佳時機。

可是眼看城下足足四萬西北軍,已經是西北軍的五分之一的軍力陳兵城下……這樣的大手筆,絕對不可能毫無理由!

他們圖謀的是什麼?

太陽西斜的時候,城下的西北軍終于開始動了。

那些猶如工蟻一樣的工兵們把已經建造了一半的營盤拆卸了下來,一車一車的巨木被運走。同時幾個千人隊的步兵嚴陣在前面,隨時保持著警惕的姿態,防止城中的守軍會趁機出來偷襲。

一座座的帳篷被收了起來,隨後看著遠處揚起塵土,數萬人開始有條不紊的緩緩退後。

看見這個場面,站在城頭上的杜維,內心也是松了口氣。

看來,自己是賭對了!

西北軍果然不凡,即使是在退後的時候,軍容依然齊整,一隊一隊,條理分明,從容不迫,騎兵分開兩翼,猶如潮水一般緩緩退後,步兵方陣猶如刀裁一般的整齊,那整齊的腳聲。夾雜著士兵們行走時候地鎧甲碰撞聲音,形成了一種極具壓迫感的“嘩嘩嘩嘩”的動靜。

就在這時候,就看見西北軍的陣容之中,忽然飛奔出來十余騎,馬上當頭的一個騎兵,手里高高舉著一面旗幟,那旗幟之上的圖案是純黑色的,周圍的邊緣鑲嵌著金子,正是西北軍軍團的“金火玄黑幡”。

西北軍以黑為旗,還有一個外號叫做“黑旗軍”。不過能持著這樣的金絲黑幡地人,在西北軍之內至少也是將軍一級的軍將領了。

果然。這十余騎一口氣沖到了城下,十幾個精銳地重甲騎士將其中的一名將領模樣地人拱衛在中間。身後的黑幡飄揚,就聽見中間那個將軍用渾厚的聲音對著城牆上喝道:“西北軍團魯高將軍麾下,古華多羅少將,請郁金香公爵大人答話!”

這人看上去大約四十歲不到的年紀,一臉精明強悍,尤其是他的鼻子,更是極有特點。原本長長的鼻梁,卻仿佛中間被人打斷了一樣,使得原來應該是挺拔的鼻子,變得歪了一截。身上地一套純黑色的鎧甲,顯然是用上等的寒鐵魄打造出來的,馬上掛著一柄長長的騎槍。槍頭呈現出一個十字形狀,那槍頭的十字一橫,還帶著鋒刃。槍尖之上,更是閃爍著點點暗紅地光芒,也不知道是魔法加持武器,還是因為這武器飲血過多而留下的血痕。

杜維站在城頭之上,看著這個自稱古華多羅的家伙,正打量中,身後隆巴頓已經走了上來:“哼,古華多羅,是這個家伙。”

“你認得他麼?”杜維笑了笑。

“當然。”隆巴頓伸出舌頭添了添嘴唇,眼神里閃動著異樣地精芒:“這個可是我的老相好了!當年老子在草原上的時候,沒少帶人回來喝酒鬧事,和這個古華多羅的手下,打架沒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這個家伙本事不錯,大概是六七級騎士的實力吧。兵帶的也很有一套。西北軍團魯高將軍麾下的四大騎將,他算是一個。這個家伙別的倒也沒什麼,只是心思謹慎,做事情最是小心,很難在他手里占到什麼便宜。”

杜維卻笑了:“哦?是一個小心翼翼的冷靜型的人……這就好辦了!”

他還真怕來的是一個發起性子來什麼都不顧的魯莽的家伙呢。既然這個家伙是出名的冷靜理智……那麼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杜維輕輕咳嗽了一聲,他站在城牆之上探出身子,看著城下的古華多羅:“古華多羅將軍閣下,我就是杜維-魯道夫。”

古華多羅面色木然,坐在馬上單手輕輕一捶胸口:“公爵大人,恕我不能行全禮!我來請問大人,此刻城下已經被我西北軍團劃為演習戰區,大人卻打出旗號,說魔法學會也選定這里進行魔法試驗……雖然軍方和魔法學會分屬不同,但總要有一個說法才好。”

杜維淡淡道:“將軍的意思呢?”

古華多羅立刻道:“每年的春季操演是帝國鐵律,絕對不能違抗的!我們西北軍也是按國法辦事,將士們奔波這麼久來到這里,大人總不能一句話讓我們說走就走吧?”

杜維卻絲毫不客氣,臉上一板:“古華多羅將軍,您的話好沒有道理!!貴軍雖然遠道而來,可也不過百十里的樣子,魔法學會總部在帝都,這幾十名魔法師可都是從帝都千里迢迢趕來的,你們退不得,難道這幾十位魔法師就能能百百退回帝都嗎?”

古華多羅不禁無言。

魔法師在帝國的地位,那是何等超然?讓幾十個魔法師退讓,這樣的話,古華多羅也知道很難說出來。所以明知道杜維是搪塞,他也是無奈。畢竟,得罪魔法師的事情,除非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去做的。

而且……這次來之前,魯高大人的吩咐也是……只圍不打!尤其是這“不打”,可是軍團長大人仔細叮囑的。

古華多羅想了一下,大聲道:“公爵大人,西北軍來這里操演的事情,是三天前就通告過的了,這些尊貴地魔法師。雖然不受帝國法律管制,但是事情有先有後,這個道理總不能錯了吧!就算魔法師身份尊貴,不受帝國法律管制,但公然踐踏軍法,也是不行的吧!”

杜維干脆就耍起賴來,站在城頭哈哈一笑,大聲道:“將軍,我對你的見解深表遺憾……不過我也必須對您講明!我雖然是德薩行省領主,可是這些魔法師聽不聽我的。我也沒把握!您也知道,咱們大陸上的魔法師。向來都是只憑自己喜好行事,我也沒權力約束他們……而且。魔法師們的脾氣大多不太好。如果熱鬧了這些貴客,他們鬧了起來,不小心弄出什麼事情,傷了貴軍的勇士,那麼我也無法擔當這個責任。而且……就算貴方上報軍部去,去打官司,我看軍方統帥部也沒辦法和魔法工會講道理的吧。”

古華多羅更是皺眉。他心中躊躇,這個郁金香公爵張口閉口死死咬著“魔法師”這個幌子,當真讓自己難辦了。

畢竟,如果真的和魔法師起了沖突,那還真的是沒地方講道理去!魔法工會就連皇室都無法壓制,何況自己西北軍?真打起來。不管是輸還是贏,最後吃虧地總是自己一方。

想到這里,古華多羅干脆把皮球踢給了杜維:“公爵大人。您是帝國公爵,是德薩行省領主,也是一位著名的魔法師。既然這樣,您看這件事情如何解決?是否有什麼兩全之法?”

古華多羅心中打定注意,如果這個郁金香公爵真地咬定要讓自己軍隊後退十里這樣的要求,那麼說不得,就算拼著翻臉,也只能拒絕了。

杜維卻笑了笑,道:“貴軍三日前就有特使來通報,我也不能讓您難做。這樣吧,我身為魔法學會委員,在這些魔法師里還是有一些說話地分量的,拼著我擔一些責任,也要給您一點面子。這樣吧……我要求也不高,只要貴軍退出一箭之地!城下一箭之內的區域,留給魔法師們進行研究,也就是了!”

一箭之地?

古華多羅想了一下。雖然心中還有些疑惑,一箭之地能有多遠?就算是強弓手射出的箭,能有幾百米也就差不多了。縱然用軍用的弩,也不過最多一千米罷了。

魯高將軍的命令是只圍不打,退後一千米,只要牢牢守著,諒他們也飛不出去!

樓蘭城里有多少軍隊,西北軍知道得很清楚,不過數千人而已。這點子兵,能翻出多大的浪來?

想到這里,古華多羅微微一笑,大聲道:“就按照公爵大人說地!我讓人退後五百米好了!”

“等下!”杜維忽然叫道:“大人,我說的一箭之地,到底多還是少,總要試了才行!這樣,我這就親自射出一箭去,以我射程為准!”

古華多羅更是放心了。這位郁金香公爵雖然聽說是一位強大的魔法師……但是射箭這種事情,魔法師潺弱的身體可沒法做好的!射箭,講究的是臂力!不是魔力能代替地!

可惜……他注定是吃憋了。

兩人做了協定之後,杜維忽然輕輕一笑,一個翻身,跳躍到了城牆的牆垛之上!他雖然武技一般,但是學習星空斗氣這麼長時間以來,那套入門的動作把身體已經修煉得極為強壯了,無論是爆發里,彈跳,還是柔韌性,都已經是非常出色。

這麼輕輕一躍,動作當真是說不出地瀟灑利落。

此刻就看見這位年輕的公爵,一身銀色的華麗鎧甲,身後一條鮮紅的披風陰風獵獵做響,身子立在牆垛之上,說不出的英武瀟灑。

他輕輕一笑,隨手撩起披風,就看見他手掌之上閃過一道耀眼的魔法光芒,一把造型奇異的長弓,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里!

流線造型的弓,看上去就仿佛夜空上的新月,兩邊的弓角是用一種奇異透明的晶體打磨出來的,還掛著兩枚彎彎的倒刺,倒刺之上,被打磨出了鋒利的刃!

這赫然正是杜維手里的寂滅之弓……也就是那柄在政變之中,幾乎差點就把綠袍甘多夫都擊敗的“計都羅喉瞬獄箭”!!

這長弓如果放直了,幾乎都有杜維的人高了。他這麼雙手持在手里,這樣一柄造型奇特,更是華麗到了極點地長弓,立刻讓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一震!

古華多羅也是心里一沉,隱隱的感到了一絲不妙!

杜維從前是不通箭術的,不過自從得了這柄計都羅喉瞬獄箭之後,擁有這麼一個神器在手里,豈能不好好的利用?就算原本射術不行,也肯定會死命的去練好它了。

更何況,這計都羅喉瞬獄箭。可不是普通的弓箭。普通的弓箭要想練好,無非就是兩點:臂力加眼力!!

而偏偏這計都羅喉瞬獄箭。是魔法師專用的弓箭,根本不靠臂力來拉弓。而是純粹以魔力驅動……

杜維的魔力水准,已經相當厲害了。

至于眼力……魔法師地“鷹眼術”施展起來,比什麼神射手都要精准得多了!!!

杜維來西北這一年多,暗中花了不少功夫來練這個計都羅喉瞬獄箭,此刻,終于拿了出來!!

杜維長弓在手,微微一彈弓弦。“計都羅喉瞬獄箭”之上的魔力被激發,立刻浮現出一團淡淡地銀光來,只見長弓之上流光閃動,分外矚目!

他微微做勢仿佛要拉弓,卻忽然又放下了,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老煙!”

“大人!”老煙立刻站了出來。

“你有沒有膽子?”杜維淡淡問了一句。

老煙立刻把胸膛一挺:“有!”

畢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現在地老煙,還有什麼懼怕的?

“好!”

杜維哈哈一笑,忽然抬手一把扯下了自己身後的鮮紅披風。隨手一扔,就扔到了身邊一個守軍手里的長槍之上,槍尖跳著那條鮮紅的披風,杜維卻指著遠處,大聲道:“老煙!一會兒我射完這一箭,你就拿著這柄長槍出去!到我這一箭所射之地,就拿這槍挑著我的披風,插在地上,當作記號!!”

老煙大聲應了,走過去一把接過了那個守軍手里的長槍,肅然立在城上。

“古華多羅將軍,看好了!”杜維冷笑一聲,他,輕輕抬起一只腳來,單足立在牆垛之上,忽然身子在城牆之上原地輕盈一個三百六十度地旋轉!身子舒展開來,微微往後一傾,整個人就仿佛失去了平衡了一樣的這麼猶如一把拉開的弓一樣!

這個動作是難到了極點,也是張揚到了極點!

杜維兩根手指勾住弓弦,深深吸了口氣……

嗡!!!!

一聲嗡鳴,弓弦顫抖,就看見杜維手里的寂滅之弓上,一團魔法的光芒陡然變得耀眼之極!就在那一團光芒耀眼得幾乎要刺痛人眼睛的時候,一朵流星就在杜維地弓下陡然爆發而出!

璀璨的光芒在半空之中劃出了一條耀眼的弧線,朝著遠方疾射而去……

這一道流星劃破長空,城下地數萬大軍人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數萬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道流星自頭頂劃過,朝著遠方而去……

古華多羅只覺得額頭的冷汗一滴一滴的滑落!

這……這到底是什麼弓?!!

這一箭射了到底有多遠?古華多羅連想都不願意去想了!

杜維輕輕一躍,從牆垛之上跳了下來,隨手一揮,那奇異的長弓在他手里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見了,他轉頭看著老煙,淡淡道:“老煙,去吧!騎我的馬,快去快回,把這把長槍挑著我的披風,插在箭落之地!”

頓了一下,杜維忽然惡意的笑道:“射的有些遠……老煙,辛苦你了,放心,我會等你回來吃晚飯的。”

城下的古華多羅一臉的狼狽……

等,等他回來吃晚飯?

這***到底射出去多遠啊!!!

隨後,杜維轉過臉來看著城下的古華多羅,臉色上的表情就沒那麼友好了。

“將軍閣下,一諾千斤!這就請您的人後退出這一箭之地吧!”

頓了一下,杜維忽然大聲下令道:“傳我學院院長令!一個時辰之後,從城牆之下至落箭之處!以三人為小組單位,魔法無差別攻擊!!”

這一句話說出去,尤其是最後的那句“無差別攻擊”更是擲地有聲!杜維哈哈大笑兩聲,隨即頭也不回的就下了城去。

西北軍?和老子玩狠的?我就比你更狠!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章 【底線】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二章 【阿爾法之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