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二章 【阿爾法之心】   
  
正文 第兩百二十二章 【阿爾法之心】

喝下了一杯茶水之後,杜維輕輕的歎了口氣。

身邊的菲利普看見杜維臉色不快,不由得低聲道:“大人,您是擔心西北軍不退麼?”

“擔心?”杜維笑了,他揚了揚眉:“我有什麼可擔心的,放心吧,他們必退。”

果然,這話剛說完,門外,達達尼爾已經推門進來:“公爵大人,西北軍開始退了!”

杜維點頭:“知道了。”

隨後,外面的侍衛進來通報:李斯特侯爵夫人求見。

杜維一愣,旁邊菲利普卻趕緊把頭轉向了別處,只有達達尼爾,依然面不改色的看著杜維。

她來干什麼?

杜維皺眉。

這位侯爵夫人,實在是一個麻煩。自從那天生日之後,這位侯爵夫人就仿佛心安理得的在杜維的公爵府里住了下來。

人家不說要走,杜維總也不好意思趕人。就這麼一直耗了下來。

今天外面圍城的時候,杜維擔心西北軍會不會真的鬧起來,還特別加派了一倍的人包圍公爵府的安全。

想了一下,杜維歎了口氣:“請侯爵夫人進來吧。”

菲利普一聽,趕緊就告辭了,達達尼爾卻看著杜維,一臉的微笑。

畢竟是出身李斯特家族的人。達達尼爾雖然對杜維忠心無比,但是如果杜維能和李斯特家族聯姻地話,達達尼爾也是非常樂見其成的。

而且,在這位達達尼爾武士的心中,美麗的李斯特侯爵夫人幾乎就如女神般的存在,如果能嫁給杜維,也算是一樁美事。

李斯特侯爵夫人走進來的時候,她的一雙眸子里帶著絲毫不掩飾的關切之意,她的裝束並不太整齊,一件素色的長裙。顯然是在房間里地簡單打扮,一張絕色的臉孔不施半點粉黛。可眉目如畫地樣子,卻依然讓杜維的心忍不住跳了幾下。

而在她地身後。安琪兒和繆斯,都跟在了後面。安琪兒的臉蛋上掛著一絲冷漠,不過杜維卻一眼就看出了這冷漠分明是強行偽裝出來的,這小妮子的眼神早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那雙眼睛里了總是忍不住偷看杜維,掩飾不住的一股子幽幽之色。

至于繆斯……這個小子被杜維整治了一次之後,老實得多了。站在最後,眼睛看著自己的腳尖,似乎不敢接觸杜維地目光。

“公爵大人。”李斯特夫人微微一笑:“我剛才聽說西北軍圍城,連您都親自上了城樓,我心中擔心您……現在看見您沒事,我就放心了。”

杜維卻打了個哈哈:“侯爵夫人說笑啦!西北軍也是帝國軍隊。也是荊棘花旗幟下的,怎麼會對我為難?不過是慣例的春季操演罷了。”

李斯特夫人聽了杜維這一句“官方論調”,不由的臉色一黯。美麗如水的眸子里,流露出一絲幽怨來,忽而抬起頭來,對著達達尼爾輕輕一笑,低聲道:“達達尼爾武士,能讓我和公爵大人單獨待一會兒麼?”

達達尼爾曾經是李斯特夫人的家臣,聽見夫人地話,趕緊躬身離去了。

隨著達達尼爾的離開,李斯特侯爵夫人才幽幽歎了一聲,這歎息訴訴如泣,卻聽得讓人心中都融化了一般。她款款走到了杜維的身邊,靜靜地凝視了杜維一會兒,那櫻唇微微顫了顫,才低聲道:“公爵大人,您依舊是防備著我嗎?”

杜維趕緊搖頭:“夫人說什麼話!”

“大人。”李斯特侯爵夫人眼神里一片幽怨:“明眼人都知道,西北軍和大人您絕不是一條心。西北什麼局面,還用我說麼?這次他們圍城逼迫大人您,這舉動已經極為過分,和公然反抗,也只差了一線了!這種時候,你剛才對我說的那句話,是為了讓我安心呢?還是……搪塞于我呢?”

被這麼一個絕色美女凝視,杜維也覺得頗為不自在。如果說他不為美色動心,那是假話。

假如換一個場合,換一個地點和身份,遇到李斯特侯爵夫人這樣的絕色尤物,杜維覺得不會介意和她來一場曖昧的游戲。這個女人也的確美得讓男人無法抗拒。

如果只是郎有情妾有意,大家來一場“JUSTFORONENIGHT”,杜維是覺得不會拒絕的,而且相反,恐怕打破頭都會上的。

可是,對一個女人的美麗動心是一回事,娶了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略微躊躇了一下,杜維正色道:“夫人,您多心了。我剛才的話也不過是為了不讓您多慮。這幾萬西北軍麼,我還不放在心里。別說他們絕對不敢現在就反了……”

說到這里,杜維微微一笑,眼神里一股凜然的自信,隨手彈了彈桌面,淡淡道:“就算他們現在真反了。我這座‘奇跡之城,,也是他們區區四萬人就能吃得下的?我心中自有主意,夫人不必擔心。”

這話就比前番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口氣要軟了多了。李斯特侯爵夫人轉嗔為喜,嬌媚的臉上閃過一絲柔情,這仿佛松了口氣,柔聲道:“大人既然自由主張,我也不好多問。只是今日的事情,讓人聽了心驚得很……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話……”

她忽然從懷里取下了一枚奇異的半透明的東西來,輕輕放在了杜維的桌面上:“這是我李斯特家族的家傳之物,也不是什麼稀奇地東西。只不過西北苦寒,大人今晚想來是不會休息了。只怕還要帶人巡視城樓。請務必戴上這東西在身邊,佩戴著這東西,風沙不侵,而且還可以抵擋夜晚的寒冷。”

杜維正要說話,李斯特夫人卻忽然低聲道:“這是嵐的一片心意,還請大人不要讓人傷心啊。”

杜維原本要把這東西推回去的手,聽了這話之後,不由得手里動作一緩,忽然感覺到手指的指尖觸碰到了一個極為柔軟的東西,低頭一看。卻是李斯特侯爵夫人的柔荑,自己的手指就搭在了對方細膩纖巧的指尖之上。那滑膩無骨的感覺,讓人不禁心中一蕩。手下動作不由自主地就變成了一把接過了那枚東西。然後苦笑一聲,收進了懷里:“我一定戴著就是了。”

李斯特侯爵夫人這才笑了笑,她原本就生的猶如十八佳人一般,此刻一笑,眼神里閃過了一股子嫵媚地羞澀來,看上去直如少女一般,雙頰生暈。然後微微欠了欠身子,告辭出去了。

後面安琪兒,卻始終咬著嘴唇,一言不發,臨走之前,幽幽的看了杜維一眼。

“杜維……大人。”繆斯走在最後。忽然低聲說了一句:“前會兒,您在城樓上地時候,姐姐就帶著我就在城下的後面看著。”

“哦?”杜維眉毛一挑。

“您……”繆斯忽然猶豫了一下。然後眼神里閃過一絲神采,低聲道:“您……您射箭的樣子,真……好看!”

說到這里,繆斯忽然眼神里一陣慌亂,趕緊加了一句:“啊,嗯……這話也是安琪兒讓我告訴您的。”

說完,他趕緊快步跑出去,追著安琪兒去了。

杜維歎了口氣……

美人恩,難消受啊!

不禁又掏出了懷里李斯特夫人剛才贈送的這枚透明的晶體,觸手生溫,上面也沒有什麼魔力的波動,可捏在手里,卻仿佛能隱隱地感覺到一絲一絲溫暖的感覺,柔和的流淌如手掌里。

到了晚上的時候,下面人傳來了彙報,西北軍已經後退了十里。

事實上,杜維射出了那一箭,不多不少,正好十里。只是爽了老煙,騎馬一路奔出城去,槍上挑著杜維那件鮮紅的披風。在西北軍的千軍萬馬之中,目無旁人一路飛馳而過。

這感覺,讓原本已經看淡了一切地老煙,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了幾分豪情來!

跟著這位少年公爵做事情,還真的很爽!現在,杜維算是試探出了西北軍的底線了。

只不過,西北軍到底想干什麼?幾萬大軍橫在自己這里,難道是來吃閑飯地?

巡城的事情,杜維是不會去干的。不過晚上的時候,他回到了城堡的後面,這里是一個隔出來的院子。一切的擺設,都猶如當日在帝都里的羅林伯爵府里,雷蒙伯爵書房的那個院子一樣。

杜維下過命令,沒有他的許可,任何人不得進出這個院子!

他走進了院子里的書房,關上了房門。

這書房里擺設也一如當日雷蒙伯爵的書房一般。房間里很是清冷。

這里也沒有仆人,杜維自己親手點燃了一盞燈,然後又從櫃子里摸出了一瓶酒來,緩緩坐在了書桌後面,自斟自飲。

當一瓶子酒下去一半的時候,杜維忽然眼神一凜,輕輕放下了酒杯。

外面,書房的門被輕輕扣了兩下。

“進來吧。”杜維沉聲道。

房門推開,走進來一個全身穿著黑色武士袍的男人。

這人原本英俊的相貌上,卻偏偏多了幾條細微的傷痕,這傷痕顯然還是不遠之前留下了。這幾道傷痕,並沒有絲毫削減了這個男人的魅力,恰恰相反,卻使得這位美男子反而多了幾分男子漢的彪捍來。

阿爾法走進了這件書房里,他看著坐在書桌後面的杜維,看著杜維面前的那個酒瓶,看著這個房間里。一如當年老伯爵書房里一模一樣地擺設。

當他看著杜維坐在書桌後對自己微笑的樣子,阿爾法的心在瞬間都忍不住恍惚了一下。他仿佛回到了從前,看著坐在桌子後面的雷蒙伯爵,面前放著他最喜歡的酒,看著自己完成了任務回來,總是會對自己說:

“干得好,阿爾法,過來陪我喝一杯吧。”

盡管面前的這個人,現在的爵位比雷蒙還要高。

盡管面前的這個少年,是雷蒙的親生兒子。

可阿爾法卻依然忍不住心中生出了一絲隱隱的傷感來。

事實上。自從聽從了雷蒙地囑托,請他留在杜維身邊幫忙以來。這位阿爾法侍衛長的內心就一直很茫然。

羅林家族已經煙消云散了。盡管杜維地郁金香家族,被看作是羅林家族的傳承……可畢竟。這是不同地。自己一生都為羅林家族效力,而羅林家族的倒塌,卻使得阿爾法仿佛丟掉了自己的靈魂,一生的效忠,片刻就成了……空!

雖然他依然一絲不苟的執行著雷蒙伯爵對自己的命令,全心全意的為杜維效力。可事實上,只有(手機小說站)阿爾法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地心,已經麻木了。

“阿爾法叔叔。”杜維臉上的笑容很真誠:“我剛才還在想,這會兒,你應該回來了。”

阿爾法的臉上帶著一絲疲憊。

以他強悍的勢力,奉命悄悄離城出去給杜維辦事,一天的時間奔波了千里。也實在有些堅持不住了。

“少爺。”阿爾法點了點頭:“我帶來了你想要的消息。”

杜維神色一凜,他坐直了身子。

這個阿爾法叔叔,本事是絕對有地!可惜因為他是父親的心腹。跟隨了父親太久,終究不太可能成為自己的絕對嫡系了。自從來了西北之後,杜維干脆沒有讓阿爾法留在身邊,而是給了他一個另外地職責:情報的搜集。

這位侍衛長武技強悍,而且做事有分寸,有手段,經驗豐富。當年父親手里的一支暗力量,都是由這位侍衛長掌管的。杜維對他的能力還是非常放心的。

“說吧。”杜維深吸了口氣。

“我出城三百里,從東到西又走了一圈,發現了一個情況。”阿爾法緩緩道:“來的這些西北軍,暗中帶了一批人過來!我遠遠的打探了一下,大約有五六千,一路上都是暗中隱藏在西北軍的軍隊之中!這些人的裝束,都是草原上的人,我絕對不會看錯的。”

杜維一驚。

草原上的人?

這些西北軍想干什麼!!

“那幾千人在很遠的地方就和西北軍分開了,然後分成了很多個小隊,四散跑開了。我暗中跟上了其中的一支,吊在他們後面跟了一會兒,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杜維眼睛一亮!

“我又悄悄的靠近了他們,偷聽了他們的說話。草原異族的語言,我懂的不多,只能勉強聽動一丁點,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次潛進來的這些草原人,總人數恐怕在一萬以上。都是西北軍幫他們潛進來的。我聽他們說,有西北軍圍著我們的城,不讓我們出去,他們就可以在各處放開手腳尋找了!”

杜維趕緊追問道:“知道他們在尋找什麼嗎?”

“不知道。”阿爾法搖頭:“不過,我隱約聽見他們仿佛說什麼……巫王的命令什麼的。”

杜維不說話了。

巫王的命令?

難道還是派出來找那只魔獸的?不過說起來,這只魔獸的確珍貴,也難怪那位巫王鍥而不舍啊!

嘿嘿!好一個西北軍!居然幫外人幫到這個份兒上了!不惜圍了我的城,不放我出門!好讓西北人在老子家里到處搜查?!

魯高啊魯高!你到底收了草原人什麼好處!居然膽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放敵人進入我國邊境?

如此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如果你只是當你的亂臣賊子的話,我也管不到你頭上!只是,千不該,萬不該!你惹到老子頭上了!!

杜維心中惱火的當兒,阿爾法忽然低聲道:“少爺,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等等!”杜維笑了,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這個從小就抱過自己的羅林家的老臣子,忽而指著桌上的酒瓶子,對著阿爾法微笑溫言道:

“干得好,阿爾法叔叔,過來陪我喝一杯吧。”

這話一說,阿爾法忽然身子一震!原本麻木的眼神里,仿佛終于流淌出了一絲柔和的情感。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一章 【一箭之地!】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三章【白羽騎士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