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三章【白羽騎士團】   
  
正文 第兩百二十三章【白羽騎士團】

端著杜維親手斟滿的酒杯,阿爾法靜靜的看著杯中琥珀色的酒液,仿佛有些怔怔出神。

……嗯,陪我喝一杯吧……

陪我喝一杯吧……

當年那個拍著自己肩膀,誇自己干得漂亮,然後拉著自己喝酒的伯爵……現在呢?

他恐怕已經回到了羅林老家,守著城堡,消散了一身的豪氣,在甘心平凡之中慢慢老去吧……

是的,就是這樣。

在平庸之中,慢慢老去。

想到這里,阿爾法忽然內心湧起一股沖動,他真的很想用力把手里的這杯酒扔出去!

他想笑,想放聲大笑,狂笑!

我,曾經為之銘誓要去守護的使命……它已經不在了!

我,曾經為之甘願效死的家族……它已經不在了!

我,曾經為之可以奉獻自己生命的誓言……它已經不在了!

還有……那個曾經可以一個命令,就能讓自己甘願去死的人……他,現在也不在了!!

伯爵!大人!雷蒙……

現在的你,大概坐在羅林城堡里的書房,坐在壁爐前,烤著火,膝蓋上披著毯子,唯一需要你思考的最大的事情,恐怕只是晚餐吃什麼東西,或者明天的天氣會不會下雨……

可笑!!!

可笑地不僅是你。更是我,我阿爾法!!

我四十多年的生命歲月,大半的生命,都貢獻給了心里的那個使命!可是到頭來……

我還在蹣跚的勉力往前走著……可是雷蒙伯爵,你呢?

你卻離開了?!

笑話!笑話啊!!

那麼我是什麼?我阿爾法算什麼?

當年共同的豪情壯志,你說走就走了。是的,你失敗了,可以退下去了。

我呢?我可以退麼?

這一刻,阿爾法的心,忽然覺得異常疲憊。

他輕輕歎了口氣。收回了凝視著杯中酒的目光,閉上了眼睛。一飲而盡。

……就……這樣吧。

阿爾法的嘴角忽然浮現出了一絲微笑。笑容之中,飽含著嘲弄和疲憊。

我已經失去了曾經一輩子地目標。現在的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

我唯一能做地,就是按照那個人離開之前的最後地囑咐:幫助他的兒子,直到……

哼,知道自己死的那一天吧。

阿爾法輕輕放下了酒杯,對著杜維點了點頭,就要轉身離去。

“請等一下。阿爾法叔叔。”杜維忽然開口喊住了老侍衛長。

阿爾法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杜維:“還有什麼吩咐麼,少爺?”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看著面前這個英俊的中年騎士,杜維忽然心中有些隱隱的不安。

因為他從這個男人的眼神里,看到的是一種無法撼動地麻木!甚至于……他的眼神里。居然已經隱隱的帶著一絲……死氣!!

“阿爾法叔叔。”杜維從書桌後繞了過來,走到侍衛長的面前,他的語氣很嚴肅:“我想。自從我們離開帝都以來,都沒有機會好好的談一談。我記得我小地時候,你就抱過我……那個時候,在我看來,你是我所知道的最強大的武士。也是家族里最值得信賴地守護者。”

阿爾法仿佛笑了笑,淡淡道:“少爺……那只是我的職責。”

“不是這麼簡單。”杜維搖頭,他的聲音低沉:“我知道,自從父親失勢歸隱之後,你一直很消沉……你對家族已經絕望了麼?”

阿爾法沒說話。

杜維緩緩道:“現在所有人都叫我‘郁金香公爵,,就算是在帝國官方的記錄上,我的姓氏也被改成了‘魯道夫,。可是……我想對你說的是,我的心里明白,我的名字叫杜維-羅林!是‘羅林,!而不是‘魯道夫,!!”

阿爾法依然沒有說話。

“阿爾法叔叔,我知道你對家族的失望。”杜維盡量用最誠懇的語氣道:“可是你知道麼……我答應過我的母親!只要有我一天,羅林家族的希望就絕對不會斷絕!雖然現在人人都叫我‘郁金香,,或者‘魯道夫,,但是我向你保證,終有一天,我會讓‘羅林,這個名字重新屹立在大陸之上!”

看著杜維臉上堅決的表情,阿爾法的眼神似乎並沒有多少波動。這位中年騎士沉吟了一會兒,忽然反問道:“少爺,你第一次回到羅林平原的時候,看到過什麼場面麼?”

杜維一愣。

隨後他腦子里忽然浮現出了兩年前,自己被“發配”回了羅林平原,當車隊剛剛跨越羅林河的時候,當車隊的腳步踏在了羅林平原上的時候,隨行的那些騎士,那些羅林家的家臣們歡呼雀躍的場面。

記得那時,所有的騎兵們歡呼著,還有人甚至忘記了紀律而縱馬來回奔馳起來,任憑馬蹄歡快的踐踏在黑色的泥土上!就連他們的長官此刻也並沒有約束這些興奮部下們的意思,而是坐在馬上面帶微笑看著這一切!

所有人,臉上都寫滿了那種發自內心的驕傲的笑容,所有人都脫下了帽子拋上天空大呼著:“到家了!!羅林人回到了自己的土地!!”

這是一種對家族的歸屬感和榮譽感覺!是一種已經深深的在血液之中留下烙印地歸屬感!

甚至就連瑪德……這個平日里其貌不揚的前任馬夫,都對著杜維很嚴肅的說出了“不要叫我們科特行省人,而一定要叫我們羅林平原人!是羅林。不是什麼行省!”

那是杜維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被震撼了。也是第一次,他被那些歡呼回家的其實們所感染,面對著富饒的羅林平原,聽著那些騎兵們的歡呼。就連一直心如死灰的杜維,都忍不住生出了幾分對這個“家”的期待。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榮耀,所有地凝聚,所有的熱愛,都來源于一個名字:

羅林!

回想到了當初地那一幕,杜維忽然覺得自己可以理解阿爾法侍衛長的內心了!

“少爺。”阿爾法低聲道:“或許你還年輕。以你地年紀,無法明白羅林這個名字對于我們這樣歲數的人。是一種什麼樣的意義!或許你不知道,當家族崩塌之後。羅林平原之上到處都是哭泣的聲音,當羅林家的私軍被強行解散的時候,甚至有忠心的騎士當場自殺以陪著家族殉葬!!這些……你都不知道吧。”

杜維張了張嘴,他沒有能說出話來。

阿爾法深深地對杜維鞠了一躬,在這一刻,這個騎士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激動:“或許,以我的身份說出這樣的話來有些可笑……但我的心就是這樣的。在我地心里。我已經是羅林家族的人了……我的父親,我地祖父,甚至我的曾曾祖父,都是羅林家族里忠心的一員!我這樣的人,從出生開始,就被教育。要一生忠誠于家族,我的使命,就是哪怕犧牲自己的鮮血和生命。也要捍衛家族的榮耀!必要的時候,我可以毫不猶豫的拿著自己的劍,卻挑戰任何敵人!我的一生都和家族緊緊的捆綁了起來,甚至我的後代,我的血脈……可忽然一天,一切都改變了!原本緊緊維系著我生命的紐帶,被一刀干脆的割斷了!我的使命,我的一切,我的榮耀,我的忠誠,忽然都不存在了!少爺,在這個時候,雖然我還活著,但是我的心已經死去了。”

杜維靜靜的看著阿爾法。

“雖然……”阿爾法緩緩吐了口氣,他的聲音變得低沉了下去:“雖然,少爺您立志要重振家族……雖然你是羅林家的人。但是……您或許難以理解的是,在所有的羅林人看來,縱然您現在的爵位比當年的伯爵大人更高!縱然您現在的權勢還勝過了當年的羅林家族……但是,在我看來……哦,請饒恕我的言辭,在我看來,您並不能代表著‘羅林,。”

“……為什麼?!”杜維的聲音有些嘶啞。

“因為您現在的稱號是‘郁金香公爵,,而不是‘羅林伯爵,!因為您現在的領地是德薩行省,而不是‘羅林平原,!因為您的首府建立在樓蘭湖畔,而不是‘羅林河,的邊上!”阿爾法毫不避諱的說了出來:“對羅林家這樣的古老家族來說……傳統,勝于一切!”

“可是我會努力恢複那一切的!”杜維握緊雙拳:“總有一天,我會重新拿回羅林平原!重新拿回羅林河!重新建立羅林家的騎士團!阿爾法叔叔……如果你現在就消沉的話,那麼我還能去指望誰來幫助我?我現在手下雖然已經有不少人了,但是真正的羅林家的人,就只有你一個!!”

看著阿爾法侍衛長依然沉默,杜維又加了一句:“況且……我父親讓您留在我身邊,不就是為了幫助我,有朝一日……”

“少爺!!”阿爾法侍衛長忽然眼神里閃過一絲火星!那……好像是憤怒?

“少爺!”阿爾法忽然聲音變得寒冷了下去:“不要再和我提您的父親了。因為在我的心里,真正的羅林家族的雷蒙伯爵大人,已經死了!現在活在羅林城堡里的,不過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甘願在平庸之中老去的軀殼而已!”

杜維驚訝了。他想不到,阿爾法提起自己父親的時候,居然心中含著這麼一股怨憤?!他……不是應該是對老雷蒙忠心耿耿的嗎?

“為……為什麼?”杜維問道。

“因為他沒有勇敢的去死!而是懦弱地活了下來。”阿爾法緩緩道:“家族倒了……我甯願希望伯爵大人勇敢的陪著家族殉葬,而不願意看著他變成一個日漸蒼老的平庸老人!如果那樣的話。我阿爾法也會自殺陪著他一起殉葬!!當日政變失敗,如果他願意的話,我可以拼死保護他沖出帝都!回到羅林平原整頓軍隊,來日再戰!可是他卻選擇了投降!他以為這樣可以保全家族,避免更多的流血嗎?錯了!雷蒙他錯了!!”

阿爾法憤怒之極的時候,他的身上忽然湧現出了一股強烈的斗氣來!他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大聲道:“當我們羅林人失去了靈魂,失去了家族地榮耀和尊嚴的時候……這樣屈辱地活著,比死了更難受!!雷蒙他錯了!錯了!!”

看著杜維吃驚的樣子,阿爾法忽然眼神里閃過一絲深深地心痛。他身上的斗氣收斂了起來,垂下了頭。緩緩道:“少爺,請原諒我的失態……我相信您的決心。也相信您的真誠。但是,現在的我,看不到一絲的希望!”

“怎……怎麼會看不到希望?”杜維皺眉。

“您!”阿爾法忽然冷笑了一聲:“您已經是公爵了,擁有一省地領地……那麼以後,您憑什麼去要回羅林平原?無論是攝政王也好,任何皇帝也好,會允許手下的一個臣子。擁有兩塊領地麼?什麼叫家族?說的明白一點,就是:土地和人!!而現在,您的土地在德薩行省!您的子民是德薩行省的人!這些人可不是羅林家地人!真正的羅林家的人,是生活在羅林平原上地!數百年,多少代都生活在羅林平原上的,喝著羅林河的水長大!縱然有一天。您真的在德薩行省上豎立起一面羅林的旗幟……我也不會認同這就是羅林家族!因為這土地不是羅林的土地!而這里的人……沒有一個是羅林人!!”

杜維終于說不出話了。阿爾法看了杜維一眼,他忽然單膝跪了下去,單手橫在胸前。做了一個最隆重的騎士禮:“少爺,我深深明白您的志向。只不過,我現在真的看不到一絲希望。或許您將取得遠遠勝過當年羅林家族祖先的偉大成就,或許能的名字將永遠銘刻在曆史……但是,請恕我直言,這些榮耀,並不能掩蓋一個事實,那就是:真正的羅林家,已經不存在了。”

說完這一切,阿爾法起身,不再說話,轉身離開了書房。

杜維沉默了良久,他長長的歎了口氣。他不得不承認,阿爾法說的很對,真的很對!

就算自己將來真的在西北豎起羅林旗幟……可這里能算得上是“羅林家”麼?

那生活在羅林平原上的幾十萬子民,才是真正的羅林家人!德薩行省……終究是德薩行省!

這樣看來,自己口口聲聲說要恢複家族榮耀……實在是想得太簡單了些。

如果想真的恢複羅林,除非是能拿回羅林平原,拿回那幾十萬真正的羅林子民!可……辰皇子怎麼可能同意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把羅林平原還給自己?怎麼可能把幾十萬羅林子民還給自己?

這一夜……很長!

天沒亮的時候,杜維並沒有讓自己繼續消沉。他抖擻了精神,走出了書房。

不管前途如何,擺在眼前的問題,才是最實在的。

四萬西北軍就在城外十里。還有一萬草原狼已經潛入了自己的領地里。

身為一個領主,身為這片土地的主宰,杜維當然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

召集了所有人登上了城門之後,杜維遠眺遠處,鷹眼術施展出來,杜維可以輕易的遠眺到西北軍的營盤。

一夜之間,西北軍已經在距離城外十里的地方,安下了營寨。

“昨晚我派了幾個弟兄趁著夜幕去打探了一下。”隆巴頓撇撇嘴道:“西北軍這幫王八蛋又增兵了,昨晚他們有一大批輜重送到了,大約有一個步兵團的人護送物資。按照我的估算。送來地糧草輜重,足夠讓外面的這四萬人在這里吃喝上一個月的。也就是說……這幫家伙想把我們圍在城里一個月。”

杜維冷笑:“果然下了本錢啊!”

隨後他宣布道:“先生們,我有一個壞消息要宣布。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這些西北軍這次來可是不懷好意!他們堵在門口不讓我們出去,其實是為了給草原人掩護!我得到的可靠消息是,至少有一萬草原人潛入了我們的領地,化整為零,現在正在我們的領土上肆意的撒野呢。”

這話一出,杜維手下的一班手下,人人都是臉色一變!

幕僚菲利普腦子動的最快。他立刻就道:“大人!我們必須盡快派軍隊出去!誰都知道草原人地可怕!他們就是一群嗜血的狼!如果放任這麼一群狼進入我們地領地的話……那麼德薩行省地子民可就要蒙受巨大的損失了!這些家伙燒殺搶掠,可不會手軟的!”

“可是我們兵力不足。”達達尼爾皺眉:“大人。您確定那些草原人是化整為零行動了麼?這樣的話,我們手里不過幾千人。就算出去了,德薩行省這麼大,我們到哪里去找那些王八蛋?”

菲利普立刻怒道:“達達尼爾大人!難道我們就看著草原狼在我們的領地上隨意撒野嗎?流血的可都是我們的子民!!”

達達尼爾立刻辯解道:“菲利普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我是從純粹地軍事角度上去考慮。我們的兵力不足,如果要對付草原人,我們必須使用騎兵。而騎兵……”

說到這里,他看了一眼隆巴頓。這眼神的意思很明顯:我們的騎兵可不多!

杜維第一次對隆巴頓的“精兵”策略產生了懷疑。因為這個二百五將軍對騎兵素質的高度要求,使得杜維到現在麾下只擁有一個騎兵團地編制。

三千騎兵。

怎麼對付一萬草原狼?而且還是化整為零分散行動的草原狼!這些人肯定會想蝗蟲一樣的到處肆虐!

這個隆巴頓,雖然杜維也支持精兵地策略。但是……數量也未免太少了吧!自己來到西北已經一年了,步兵已經擁有了近兩萬人了,足足一個師團的編制都弄出來了。而騎兵卻還保持在可憐的三千人……

“咳!!”隆巴頓終于咳嗽了一聲,開口了。

他這一出聲,旁邊的人都安靜了下來。畢竟。現在杜維身邊的手下,只有隆巴頓是唯一的一個正統的軍隊行伍出身,軍事經驗最豐富。而其他的人,無論是菲利普也好,達達尼爾也好,都沒有真正的在軍隊待過。

“先生們,我想情況還沒有那麼糟糕。”隆巴頓的眼神里露出一絲精芒:“別忘記了,在外面,還有羅伯特騎士和他的兩個步兵團!”

羅伯特騎士此刻並不在樓蘭城里。身為杜維欽定了郁金香家族私軍的步兵首領,羅伯特騎士現在麾下,名義上足足有四個步兵團,一萬六千人。而實際上,最精銳的一個步兵團留在了首府樓蘭城負責守衛首府。

一個步兵團奉命駐紮在原來的首府吉利亞特城,現在的杜維的“秘密工廠”。

而剩下的兩個步兵團八千人,則分散駐守在德薩行省的各地,充當地方守備軍。

菲利普皺眉,提出了自己的憂慮:“話是沒錯,可是羅伯特騎士手下的兩個步兵團都是分散了駐紮在各地,而且……那兩個步兵團里都是老兵和新兵混編的,戰斗力並不能讓人絕對放心。如果遇到大股的草原騎兵,在促不及防的情況下,很容易被對方吃掉的。”

“可是別忘記了……草原人也是把軍隊打散了潛進來的。”隆巴頓大聲道:“他們雖然有一萬人,但是打散了之後,就不那麼可怕了。而且我們的軍隊都是駐紮在城鎮,以羅伯特騎士的謹慎的性格,他調教出來的軍官應該都是很小心的。這些天春季操演,西北軍調動,公爵大人早就下令各地守備軍要小心了。草原人想偷襲的話。也沒有多少機會。只要我們地地方守軍嚴守門戶,不會有多大問題的……當然,我們不能坐以待斃,還是要派人出去的。只不過,我的意思是,各位不用過于悲觀,情況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糟糕。”

杜維沉吟了一下,身為最高領導者,他做出了決定:“我信任羅伯特騎士,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我相信在他的領導下,不會讓那些草原狼占多少便宜的……只不過。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得想辦法派騎兵出去!否則的話。時間長了,總是讓人不放心。”

公爵做出了決定,那麼下面地人就不再爭論了。每個人都看著杜維。

“我們需要一個出去的辦法。”達達尼爾道:“西北軍擺明了是圍城!既然他們和草原人勾結了,那麼就絕對不會放我們地軍隊走出他們的包圍圈地!隆巴頓的將軍的部下昨晚出去打探,這些草原人派了幾個千人隊的騎兵繞著我們的城市周圍來回的巡視,他們很警惕。想潛出去不太可能。如果要出去的話……只有硬闖了!大人……或許我們要准備好和西北軍打一場!!”

杜維看了一眼達達尼爾,又看了看隆巴頓和後面地幾個軍官。人人都是一臉堅毅和躍躍欲試的表情。

“硬打麼?”杜維想了一下,他眉毛一豎,正要下令,忽然菲利普低聲道:“大人,或許我有一個辦法。”

“嗯?”

菲利普不慌不忙,他的臉上帶著微笑:“大人。您忘記了,李斯特侯爵夫人現在可還在城里呢。聽說,西北軍的魯高將軍可是侯爵夫人忠實的裙下之臣!想必。西北軍的人,是不敢阻攔李斯特家地人馬出城吧。”

頓了一下,菲利普笑道:“李斯特夫人這次來。可帶了一隊李斯特家族的‘白羽騎士團,呢!”

杜維眼睛一亮。

菲利普繼續笑道:“以大人您和李斯特侯爵夫人的交情,借用一下白羽騎士團地名頭,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吧。唯一難辦的就是裝備了。好在白羽騎士團最著名的特征就是白馬銀甲。白馬我們自己就有不少,如果不夠的話,弄一些燃料做做假,倉促之中對方也看不出什麼破綻,至于銀色的騎士鎧甲,庫房里應該能湊足吧……最後只要借用一下李斯特家族的白羽騎士團的旗號,就可以了。想來西北軍不好意思攔截李斯特家的騎兵團,必要的時候,我們還可以謊稱侯爵夫人的在隊伍之中,量他們也不敢攔截!”

“可是……白羽騎士團這次來的一共就只有兩百人……而且,人人都知道,白羽騎士團一共就只有五百人的編制,我們的騎兵可是有三千人!這麼沖出去,誰都知道是假的了。”達達尼爾皺眉。

菲利普笑了笑,沒說話,杜維已經會意微笑道:“這個不難!按照一個騎士帶四名扈從的編制,我們一隊人只要不查過八百,也不會引起懷疑。我們把三千騎兵分成四隊,分四個方向往外走。哼,就算遇到了對方的騎兵,他們也看不出什麼……”

這個世界又沒有電話和手機!就算四隊人同時遇到敵人攔截,對方的軍隊互相之間也無法聯系!沒法即時聯系,就算四隊人同時被發現,對方也不知道我們同時有四隊“白羽騎士團”出去!等他們發現之後,我們的騎兵早就遠去了。

唯一的問題是……又要欠了李斯特侯爵夫人一個人情了!

果然李斯特侯爵夫人對杜維的要求,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甚至她還主動提出,把自己帶來的真正的兩百白羽騎士團的人,也全部借給杜維使用!兩百人分成四隊,跟著杜維麾下的四隊騎兵出城,每一隊里都帶著幾十名真正的白羽騎士團,這樣就算遇到了敵人,也更容易混過去。此外,李斯特夫人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要求,就是讓繆斯跟著杜維一起出去。

“繆斯畢竟是家族繼承人,有他在您的身邊,就算西北軍真的攔截,有繆斯出面,想必……”李斯特侯爵夫人說到這里的時候,微微笑了笑:“就算是魯高在場,也要給我們家族這個面子的。”

杜維想了一下,雖然出去帶著繆斯這個小子有些不太方便,如果真的打了起來……罷了!只要這個小子老老實實的在自己身邊,自己多照看他一點,憑著自己現在的實力,一個六級實力的魔法師,還照顧不好一個小子麼?

菲利普的確是一個能干的家伙,他在最短的時間內,從庫房里湊起了足夠的銀色的鎧甲,縱然有不夠的,也用塗料簡單的粉刷了一下,至于馬匹,也同樣這樣處理了。

不到中午的時候,樓蘭城的四個城門同時打開,四隊騎兵分別從四個方向沖出了這座首府城市。

根據分配,杜維自帶一隊,隆巴頓帶一隊,侯賽因帶了一隊,而最後的一隊缺乏一個帶隊人,雖然有一個騎兵隊長,但是那個軍官的武士等級不高,難保遇到草原狼的話……那些家伙說不定會帶著薩滿巫師來呢!畢竟要有一個高手隨軍!

想了一會兒,杜維把阿爾法侍衛長請了出來跟著這一隊人。

這樣一來,四隊人,自己這隊人有自己存在,一個六級魔法師,加上雖然平日里怎麼召喚都不出來,但是關鍵時刻一定會救自己的賽梅爾。還有二十八個魔法學員也跟著自己一隊,這麼多人,分量也足夠了。

隆巴頓那一隊,這個二百五將軍的實力也相當不俗。為了以防萬一,杜維[16K-小說網,電腦站。cn]還把艾黎可法師的兩個弟子也請來跟著隆巴頓的這一隊人。

侯賽因就不用說了……只要龍族不來搗亂,那麼現在大陸上還找不到能和侯賽因放對的人!薩滿巫師?哼,一個聖騎士,就算是白袍魔法師遇到了,都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阿爾法侍衛長,也有八級的實力。一個能和神聖騎士團對面打沖鋒的高手,對付草原騎兵應該不會成問題吧。

唯一要交待的,就是留守樓蘭城的人了!

達達尼爾作為城守大人,留了下來。可是杜維猶豫了一下,最後居然把妮可小姐和薇薇安都找了出來。

“達達尼爾,梅杜莎女王陛下,你是認識的。”杜維苦笑道:“你也應該知道,她的身份最好不要曝光,否則的話,麻煩會很大!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除非西北軍真的敢攻城,否則你絕對不要請梅杜莎出手!明白了麼?”

達達尼爾是和杜維一起經曆過冰封森林冒險的,對這位可怕的美女蛇自然是印象深刻得很,他連連答應了。有這位可怕的女王陛下坐鎮,就算西北軍真的攻城,達達尼爾也覺得鎮守的把握多了很多。

“如果對方真的攻城呢?”提出這個問題的,是梅杜莎本人。

“那麼……”杜維冷笑一聲:“不用猶豫……放手殺人好了!!”不過杜維歎了口氣:“可惜,妮可小姐,你的石化術雖然強大,但並不是大規模殺傷性魔法……遇到單獨的高手,你自然不怕,可是千軍萬馬,就不是你的擅長了。”

出乎意料的,梅杜莎女王原本淡然的臉孔,卻忽然笑了一下,她依然閉著眼睛,卻抬起頭來面對著天空。

“杜維,你不用擔心,我還有……頭發。必要的時候,我不會介意把城下的十里之內,變成人間地獄。”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二章 【阿爾法之心】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四章【初戰告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