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六章 【拼!】   
  
正文 第兩百二十六章 【拼!】


杜維這一驚,可真的非同小可!

吉利亞特城,可是杜維現在的命根子!那座廢棄的城市已經被他徹底弄成了一個封閉的大工廠!杜維所有的秘密,比如火藥,還有飛天掃帚,還有取代秘銀的物質……全部的一切,都在那里進行研究和生產!

而吉利亞特城駐紮了羅伯特親自統帥的一個步兵團,四千人整。而初次之外,吉利亞特城里,還有老鼠格格巫和索爾斯克亞,還有賽特。

如果遇到危險的時候,索爾斯克亞和賽特是指望不上了。老鼠格格巫雖然也號稱是白衣八級魔法師,但是杜維是知道這只老鼠真正的實力的。

如果不是為了保護“稀有魔法”變形術,格格巫才得不到白衣八級法師的稱號!它真正的實力不過只有五六級而已,而變成老鼠之後實力就更差了!

“你們的金狼頭衛將軍,親自去打吉利亞特城了?”杜維深深吸了口氣。

“是的。”這個人無奈的回答:“金狼頭衛將是王庭下出名的勇士。”

“他帶了多少人去。”杜維關心的是這個。

而回答,讓杜維更是心沉!

“兩萬。”這個人看出了杜維的色變,干脆加意的刺激杜維:“兩萬都是王庭下最精銳地勇士。”

杜維忽然冷笑道:“你又想說假話麼?我知道,你們這次潛進來的人。一共只有一萬而已!”

“那是第一批。”這個家伙冷笑道:“西北軍的魯高,一個貪財的廢物而已,我的王給了他好處,他就讓西北走廊的哨卡放人。我們第一批進來的人,不過是到處騷擾你們的地方,讓你們手忙腳亂,第二批是金狼頭衛將的精銳,目標才是你們的吉利亞特城。”

看著這個家伙怨毒地眼神,杜維默然無語。

過了好一會兒,他忽然嘴角浮出一絲冷笑:“你不過是一個狼騎斥候。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你是什麼身份?”

這個俘虜立刻臉色一變。

杜維嘿嘿笑了笑:“剛才看你接箭接槍那兩下子,你的本事相當不錯啊!你這樣地本事。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斥候吧,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人地表情更是難看到了極點。死死的咬著牙關,卻一個字都不肯說。

杜維皺眉,奇怪的看了這人一眼:“這麼重要的軍事機密你都肯說了,你的身份還有什麼好隱瞞的?”

說著,杜維抬起了劍:“你再不說,我一劍下去,你就真的成了廢人了!你可想清楚了?在你們草原上是以力量為尊地!如果變成一個廢人。就算你地位尊貴,也會立刻倒勢!難道你不怕死麼?”

這人眼神里閃過一絲掙紮,忽然挺起脖子大聲吼道:“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沒機會證明那些家伙看低了我!!”

杜維“哦”了一聲,收回了劍:“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這人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杜維,在這麼一刻。杜維忽然心中恍然生出了一絲錯覺,好像這個家伙並不是一個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可以隨意蹂躪斬殺的俘虜……他地眼神。給杜維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是一只被毒蛇盯住的青蛙!

“你……如果我說了,你肯放過我嗎!”這個人咬牙道:“你肯放過我回去嗎?我可以不和你作對,我只想活著回到草原!”

“說說看,我不做保證。”杜維淡淡道。

看著這個家伙在猶豫,杜維冷笑道:“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現在我是贏家。你自己想吧,如果你不說,我可以一劍殺了你。你說了,或許還有機會。如果你夠聰明地話,自己卻選擇吧!”

又是沉默了好久,就在杜維已經幾乎不耐煩准備殺了他的時候,這個家伙忽然開口了。

真讓人難以琢磨,連軍事機密他都肯說了,自己的身份卻死死咬著嘴巴這麼久才松口。

“我……我的身份是王庭之王的……第十三個兒子。”

他這話剛說完,旁邊的蓋達就已經笑罵道:“小子,編瞎話也編得像一點,根據我知道的,現在的草原王只有十二個王子。哪里來的第十三個?就算是剛生的,草原王那個老家伙都多大歲數了,還有這個本事嗎?而且,以你的年紀可也不像是剛生的小崽子吧。”

這個家伙聽了蓋達的話,忽然眼神里冒出了一股子怒火來,他的眼神就這麼幽幽的盯著蓋達,仿佛一只垂死絕望的狼!

“我說的,是真話!”這個家伙咬著牙齒,從嘴里蹦出了這麼幾個字,因為咬得太過用力,嘴角都流出了鮮血。

“蓋達,別說話,讓他說下去。”杜維忽然心里一動。

“我沒有王子的身份。”這個人眼神里仿佛帶著一種神經質的東西:“因為我根本就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奴隸種。我的母親,是一個羅蘭帝國的女人,被掠奪到了草原上,是一個在王庭里給大王掃帳篷的低賤的女奴。我雖然擁有王的血統,但是人人都當我是肮髒的羅蘭豬的種!他們都瞧不起我!哼……可是我又何曾瞧得起他們!一幫沒有腦子的蠢貨!一幫眼中無人的狂妄家伙!只有我才是真正的擁有最優秀的王族血統的人!!我是真正的王子,不是什麼卑賤的羅蘭豬!!”

蓋達聽了大怒,忍不住上去一腳踢在了這個家伙的臉上。踢得他臉上鮮血淋漓,罵道:“王八蛋!你地母親既然是羅蘭人,你居然還敢辱罵羅蘭人!!”

“呸!”這個家伙吐掉了嘴邊的血沫,毫不退讓的盯著蓋達:“我是優秀的王族血統的人!至于生我的那個女人,只不過是一個低賤的女奴!我是狼神的後來,只不過狼神借著那個低賤的女奴的身體讓我降臨到這個世界上而已!!我是高貴地草原王族的血統!不是什麼低賤地羅蘭種!!”

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深深地痛苦和憤怒,身子在杜維的腳下,隱隱的顫抖。旁邊的蓋達聽了越發的火大,正忍不住要教訓這個連自己的母親都出口侮辱的混蛋。

杜維卻輕輕拉開了蓋達,淡淡道:“一個癡迷于血統地瘋子而已。理他干什麼。聽他說下去。”

這個家伙抬起頭來,咬牙道:“我從小就是最優秀的!無論是馬術。還是武技!王的兒子之中,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可是因為我身上有該死的。低賤的羅蘭豬的血統,我連一個正式地身份都沒有!我甚至沒有自己的帳篷,只能和奴隸住在一起!!我的兄弟們都分到了他們地部落子民,只有我……我只能進入軍隊里,從最低的狼騎軍斥候做起!”

說到這里,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瘋狂來,死死的盯著杜維:“你是這里的領頭人!我說出了這些。求你放我回去!我不怕死!但是我不甘心!我要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後悔!我只想回去證明我自己!!!”

杜維沉默了一會兒。

他倒是真的有一刀砍了這個瘋子的欲望。一個連自己的母親都可以出口辱罵的瘋狗……殺了他都覺得髒自己的刀!

杜維握緊了劍柄的手,又不覺的輕輕的松開了。

忽然之間,他心里生出了一個念頭來,微笑著看著這個家伙:“你叫什麼名字?”

“沙拉丁!”

杜維歎了口氣……

沙漠之後的瘋子,沙拉丁……這個名字,真的讓杜維感慨了一下。

這個家伙有武技。有膽量(從他裝死奪馬逃跑能看出來),還有一顆執著的已經扭曲的心。

杜維堅信“性格決定命運”,這麼一個家伙。即使他惡毒得猶如毒蛇,狡猾得猶如豺狼,卑鄙的讓人惡心……但杜維依然相信,如果這個家伙活著回到草原,他一定不會永遠只是一個草根!只有他有了機會,一定能崛起的。

要不要給他這個機會呢?

沙拉丁……哼,這也是杜維前世所知道的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啊!

猶豫了一下,杜維忽然笑了。

罷了罷了……既然自己已經塑造了一個杰克斯派洛船長,弄了一個喬治布什……那麼也不缺再弄一個沙拉丁了。

(不知道“沙拉丁”這個名字的讀者,可以去百度一下,就算你不知道,至少玩過《帝國時代》這個游戲吧……呵呵。)

想到這里,杜維把踐踏在他胸口上的腳挪開了。

“給他一匹馬和一把刀,還有一皮囊淡水。”杜維對身邊的人吩咐,然後冷笑一聲,看著沙拉丁:“機會我給你了,能不能活著回去,那就看你的那個狼神是不是保佑你了。”

“大人!!”蓋達大聲反駁。

可不等他開口,杜維已經揮手制止了這個小二百五繼續說下去。

“你聽著。”杜維想了一下,笑道:“我倒是很有興趣,你回去之後能在草原上弄出怎麼樣的事業呢。這樣吧,為了讓我能看到那一天……就當我下一個賭注好了。適當的時候,當你需要幫助的話,你可以派人來樓蘭城里找我……記住我的名字,我就是郁金香公爵!”

說完,杜維拉過了沙拉丁的手,隨手蘸了蘸他傷口的血,在沙拉丁的手掌之上飛快的寫了一個符號。

這個符號,赫然是一個中文漢字“杜”!

“我給你一次機會,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如果你自己不方便來。派一個人來樓蘭城找我,只要來人能寫出這個符號,就可以指望從我這里得到一次有限度的幫助,只能我能幫你多少,就看我當時心情怎麼樣了。”

說完,杜維哈哈一笑,輕輕踢了沙拉丁一腳:“在我沒改變注意殺你之前,滾吧!”

沙拉丁深深地看了杜維一眼,掉頭走了幾步,上馬之前。忽然對杜維深深的彎下腰去,大聲道:“郁金香公爵!你就是郁金香公爵!你的名字我聽到過很多次。今天看見了你,我相信了你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我一定不會輸的!未來總有一天。我沙拉丁將會是草原之王!到了那一天,我會報答你!今天你給我的恩德以及恥辱的,將來,我都會一並的還給你!!”

看著這個家伙勉強支撐著傷痛翻身上馬,飛快的遠去,杜維輕輕的歎了口氣。

“大人!您確定這樣做是對地嗎?”蓋達皺眉,看著遠去的那一騎地背影:“我對這個家伙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人是一個瘋子。而且是一個危險地瘋子。您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

杜維點了點頭:“蓋達,你說的不錯,他是一個瘋子,而且是一條毒蛇,一匹豺狼……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有頭腦有本事的瘋子。這樣的一個人。殺了雖然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你想想……”

頓了一下,杜維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異地微笑:“我們放了這麼一個隨時會燃燒起來的可怕的火種回到草原上去……說不定什麼時候,他燃燒起來。就可以把整個草原都燒得寸草不生呢!”

杜維的笑容,讓號稱“小二百五”的蓋達,看了都不禁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隨後,杜維收斂起了笑容,他地臉色漸漸陰沉了下去:“全軍出發!目標吉利亞特城!”

說著,他看了蓋達一眼,吐了口氣:“蓋達,我有一個任務交給你……這里你的武技最強,我也沒有別的人選了。我給你十個人……給你一天時間!記住,只有一天!一天之內,我不管你用任何辦法,一定要找到其他地三隊人!然後帶著他們立刻朝著吉利亞特城全速前進!我在吉利亞特城,等著你的志願!記住,老子的命就交在你手里了!如果你不能即時帶人趕到,就准備給老子收尸吧!”

蓋達肅然領命,不敢分辨,立刻帶人飛奔朝著身後去了。

杜維這才翻身上馬,看著身邊的郁金香家族的騎兵們,還有二十八名魔法學員,忽然抬起馬鞭指著遠處,亮開嗓門大聲吼道:“都給我聽好了!前面!有兩萬草原人!兩萬草原上最精銳的騎兵!現在老子就帶著你們一起去干死那幫婊子養的!這次去,可能大家都會死!不過就算死,也要咬下那幫婊子養的一塊肉!!你們怕不怕!!!”

“不怕!!!!”郁金香家的騎兵紛紛揚起馬刀,大聲呼叫起來。

杜維面色凝重,轉頭看著齊格為首的魔法學員:“你們呢?怕不怕!”

齊格領著二十八名學員,深深的低下了頭,隨後齊格面色激動,壓抑著激動的嗓音,大聲道:“院長大人,自從當初走進霍格沃茲大門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打定注意跟隨您了!我們期待的,就是今天這樣的場面!”

說完,身後的學員們陡然齊聲呐喊!

“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

杜維看著面前的部下,點了點頭,忽然一勒缰繩,胯下的馬陡然嘶叫一聲,人立起來,杜維拔出長劍,指著遠處:“出發!!”

看著郁金香家的騎士們一臉建議的列隊前進,杜維看了看天空,遠處,朝陽已經升起一片紅來。杜維深深吸了口氣,呼吸著早晨清冷的空氣,只覺得心中生氣無匹的勇氣。

他忽然忍不住仰天而望,然後用前世所用的中文漢語,對著老天大罵了一句:“愛拼才會贏!干你娘親!!!”

“大人在喊什麼?”騎兵們看著豪情萬狀的公爵。

“不知道……或許是什麼魔法咒語吧。”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五章【目標,吉利亞特】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七章 【單騎闖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