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七章 【單騎闖營!】   
  
正文 第兩百二十七章 【單騎闖營!】


縱馬奔馳了一天一夜,杜維下令全軍不得休息,這樣的命令,對于剛剛經曆了一場小規模戰斗的士兵們來說,仿佛有些不近人情,不過郁金香家的騎兵們還是嚴格的執行了公爵大人的命令。

“我知道你們很累!我***更累!”杜維毫不客氣的大聲道:“你們是接受過嚴格訓練的騎士,而我,是一個身體潺弱的魔法師。不瞞你們說,老子現在坐在馬上,兩條大腿都疼的讓我快冒火了。不過,我的勇士們……前面有兩萬豺狼,正准備吞掉我們的兄弟姐妹,蹂躪我們的子民!我們要堅持!堅持下去!”

杜維中氣十足的嗓音傳記了每個郁金香騎兵的耳朵,不得不說,杜維這話實在有很大的水分,且不說修煉了星空斗氣之後的杜維,身體根本遠遠談不上“潺弱”,而且,身為魔法師,他已經悄悄的使用了一個風系魔法,使得自己的身子輕盈了很多。

真正難受的是繆斯,他覺得自己全身都快散架了。不過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露出一點兒堅持不住的樣子,那麼這個狠心的公爵,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扔在半路上不管——他恐怕早就想這麼做了吧!

“大人!”跑在最前面的一個斥候騎兵勒馬回奔而來:“翻過前面的那個山坡,就能看到吉利亞特城了!”

“下令全軍減速!”杜維擦了擦腦門子上地汗水。

真夠累的,雖然已經盡力的減輕了馬背上的顛簸,可是大腿的內側在馬鞍上摩擦了一天,也疼得厲害。

這一路上,不得不說杜維的運氣真地很不錯!那個草原上的什麼“金狼頭衛將”帶領了人去攻打吉利亞特城。兩萬人的軍隊,周圍肯定布置了斥候游騎,不過杜維一行人沒有再遇到草原人。

不得不說他地運氣很不錯。

杜維就是在和時間賽跑!最最理想的結果,是能趕在草原人之前到達吉利亞特城!如果不行的話,退而求其次,也要趕在草原人發動進攻之前!

這是一座小山坡,或者准確的說,不過是一個小山包而已。杜維讓人馬停在了下面,自己帶了幾個人爬到了山包上,遠遠看去,吉利亞特城就在眼前了!

天空上是漫天的星光,吉利亞特城破舊的城牆,在杜維把這里確立成了自己的生產基地之後,經過了簡單的修繕,不過作用也多半只是為了防止外人窺探,和防止里面的奴隸逃跑。

不客氣的說,如果是從軍事角度上說……隆巴頓曾經做出了一個毫不客氣的平價“如果我帶兵的話,一個沖鋒就能打到城牆上去!”

杜維和幾個手下剛爬上山坡,看著遠方,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吉利亞特城背靠乞力馬羅山,而城牆之下,卻是大片大片地開闊地帶!這是一片在約有十幾平方里面積的大的荒原,草原之上除了沙礫就是淺淺的終年都泛著枯黃顏色的灌木。

可以說,再也沒有比這個地方更適合騎兵的戰場了!平坦的荒原之上,當騎兵沖鋒起來地時候,毫無任何阻塞!

而此刻,在杜維的眼皮地下,就在吉利亞特城之下的荒原之上,已經被草原人占據了!

這些草原人的軍隊和帝國地軍隊完全不同。他們並沒有紮營的習慣,甚至沒有建造營盤,沒有用柵欄做任何的防護。

大概是因為這次是潛入帝國的境內偷襲,並沒有挾帶輜重車隊吧。

不過,放眼看去,荒原之上,一個一個的賬篷就好似地面上憑空長出來的一朵朵蘑菇一樣。

人喊馬嘶,沸沸揚揚。那些賬篷周圍,身穿草原上皮襖的野蠻人正在忙碌著,生活,喂馬。無數的巨大的燃燒的松脂的火把豎在其中,照得好似白晝一般。

那一片一片的賬篷,一片一片的舉著彎刀的草原狼,殺氣騰騰。

讓杜維松了口氣的是……吉利亞特城牆之上,依然高高豎立著郁金香旗幟!

城還在,羅伯特沒有把這座城丟了!

杜維眼神里閃過一絲精芒,回頭看了看幾個手下,苦笑道:“看來我們要先想辦法穿過敵人的賬篷。”



草原人並沒有休息的打算,他們似乎早已經知道了吉利亞特城里兵力不足,畢竟是從前的一個首府城市,規模也不小。這麼大的一座城市,要完全防守住的話,羅伯特騎士手下的兵士實在有些捉襟見肘。

對于長長的城牆來說,四千人實在太少太少了!

羅伯特站在城牆之上,看著城下,耀武揚威晃動著彎刀的草原人,他剛毅的臉上滿是憂色。

這些草原人今天傍晚的時候就到了,對方似乎就是蓄謀已久想要一舉奪下吉利亞特城,上來就發起了一輪極為迅猛的突襲。

如果換了其他的將領,恐怕忽然被這支從天而降的草原奇兵突襲,早就把城防丟了。不過行事向來沉穩的羅伯特騎士,卻一直牢牢記著杜維把這座城市交給他時候的囑咐。

當時杜維拉著羅伯特的手。低聲道:“城里的這個工廠,是我全部的家當!羅伯特,這里的東西,不能出半點意外,更不能讓外人看見或者知道!我是把我的家身性命都交給你了!!”

忠誠穩健的羅伯特感受到了肩膀上的壓力,他做出了一套極為嚴格的防守規定,把有限的兵力分成輪流在城牆之上值班,任何時候不得絲毫的松懈。

幸好,這座廢棄的城市里,別的沒有,石頭倒是很多。士兵們毫無顧及的拆掉了很多房子,把石塊搬運到了城頭之上。這也是羅伯特的命令,他要求時刻做好戰斗的准備。

曾經有一個在值班的時候打瞌睡的士兵,被羅伯特狠狠的抽了二十鞭子,在床上躺了三天。這樣的苛刻的要求,讓很多士兵產生了不滿——他們認為,把守這麼一個偏僻的,已經廢棄的城市,實在沒有必要這麼嚴厲。

城里不過是一群勞動的奴隸而已,沒有金銀財寶,不過是一個一個的作坊罷了,誰會來這里找麻煩?

而這樣的舉動,終于收到了回報。

草原人第一輪的突襲,很快就被守城的士兵發現了,羅伯特更是第一時間上了城頭。

下午的第一仗,草原人一舉偷襲下吉利亞特城的計劃失敗了。留下了三百具尸體之後,他們暫時退了回去。

而羅伯特,損失了兩百人,外加三百受傷失去了戰斗力的士兵。

兵力不足的情況下,羅伯特當機立斷,他發放了一批武器,調集了城里的一千青壯的奴隸上城頭守城。

他對這些奴隸沒有做太多的動員,只是指著城下的騎在馬上揮舞著彎刀的草原人,冷冷道:“你們看見了,這些家伙是草原上的狼!如果他們殺進來,那麼你們全部都會被殺死!這些人不會留手的!我不是要求你們幫我守城,而是為你們自己的生存而去拼。”

好在杜維一向對這些奴隸還算善待,吃喝不愁,還許諾了未來給他們自由。大部分奴隸都很自覺的參加了戰斗。

下午的時候,草原人一共發動了三次進攻,每次都是在守軍和奴隸的配合之下被擊退了。

不過問題擺在羅伯特的面前:他手里的正規軍,損失了足足有八百人,幾乎喪失了四分之一的戰斗力。而奴隸們因為缺少裝備,也死傷了近千。尤其是草原人的弓箭,對沒有鎧甲和盾牌保護的奴隸,尤其致命。

趁著敵人再一次暫時退卻,羅伯特下令拆卸了大批廢棄的門板上城牆充當盾牌。

草原人似乎不准備給羅伯特喘息的機會,雖然他們在城外紮了賬篷,但是並沒有休息,而分出了兩個千人隊,時時刻刻的對城上進行騷擾,一輪一輪的箭雨,時刻讓城上的人不敢松懈。

羅伯特看著夜色,看著城下那些面目猙獰的敵人,這個騎士心里憂心忡忡。

“城門堵好了麼?”羅伯特看了身邊地一個手下。

“好了,大人。”這是一個掛著統領軍銜的軍官:“我們用石塊把城門堵死了!”

羅伯特歎了口氣,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的欣慰。

堵死城門是不得已地做法。

下午草原人攻城的方法,讓來自帝國內陸的羅伯特騎士大為皺眉。

因為西北是干旱的地區,城市的周圍通常都沒有護城河,所以草原人可以肆無忌憚的沖到城下直接對城門形成威脅。

這些草原人可以派上百十名敢死隊騎兵,冒著城頭的紛紛落下地石頭和箭,一口氣沖到了有效的距離然後他們會用隨身挾帶的一種特殊的工具:一種鐵質的箭。箭頭帶著尖銳的彎鉤,箭身上幫著精精地極為結實的繩索。幾十個特別挑選出來的,臂力強悍的騎兵同時遠遠的朝著城門射箭,箭釘在城門之上,彎鉤深深的勾住了城門,然後這百十個騎兵就把繩子的另外一頭掛在馬上,飛速朝回奔跑。

下午地第一仗,對方就是這樣,幾十匹馬地力量,一下就把城門拉倒了!

當時羅伯特親自帶著一隊全副鎧甲的重步兵死命的堵在了城門口,這才終于擋住了蜂擁而來欲一口氣沖進城地草原騎兵,不過自己唯一的一隊重鎧甲步兵,也在那一仗里全部損失光了。

最後形成了一個讓人欲哭無淚的場面:城門口被自己一方士兵的尸體和被殺死的草原騎兵的馬匹的尸體堵塞了,這才化解了危機。

事後羅伯特顧不得自己身上被彎刀砍中的兩道傷口,立刻下令讓人用石頭把城門堵死!

這樣一來,似乎是安全了,可是也斷絕了希望!

如果有自己一方的援軍到來……那麼想接援軍入城,都……

當機立斷,可如果不堵死城門,恐怕等不到今天日落,城就丟了!



星光之下,草原人的賬篷群里,忽然傳來了一陣奇異的號角,那聲音仿佛帶著一絲隱隱的澀然。所有正在城下縱馬奔跑,不進朝著城頭上射上幾箭的草原人,聽見這號角,同時勒轉馬頭退了下去。

“他們干什麼?”羅伯特皺眉。

身邊的那個統領是西北人,他想了一下,看了一下夜空,道:“大人,可能是到了午夜了。草原人上的習俗,到了午夜的時候,是超度亡靈。他們相信午夜的時候是死靈升天的最好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會把白天死去的人的尸體一起焚燒,也只有這個時候,他們才會停止一切事情……大概會有一個小時左右吧。”

“一個小時。”羅伯特松了口氣:“這麼說,我們可以休息一個小時了。”

“我可不這麼認為,大人!”這個手下統領臉色卻很難看:“我想我們有麻煩了……大人!”

“為什麼?”

這個統領低聲道:“我去過草原,我的父親還參加過二十多年前和西北人的那場戰爭。如果在戰事之中,草原人還會選擇夜晚停止戰斗進行亡魂超度的話……那麼只有一個解釋!”

“哦?”

這個統領臉色很難看:“他們的軍隊里,有薩滿巫師隨軍!只有薩滿巫師才有資格給戰死的勇士進行亡靈的安撫。這是他們的習俗……大人,薩滿巫師,相當于我們帝國的魔法師!那是一群有著可怕本領的人。”

羅伯特沉默了一會兒,他看著遠處草原人的賬篷,然後不由得苦笑:“魔法師……薩滿巫師……見鬼!既然薩滿巫師有媲美魔法師的本領,為什麼他們下午不讓薩滿巫師進攻我們?”

這個統領搖頭:“大人,我知道的並不清楚。不過隱約聽說,草原人的規矩和我們不同。他們的薩滿巫師一般不會輕易出手,尤其是在戰爭之中。只有自己一方先流了血之後,薩滿巫師才會出手。好像是據說,薩滿巫師恪守一個古怪的規矩。如果薩滿巫師先出手殺手,對他們來說是罪孽。如果他們先死了人,薩滿巫師出手報仇的話,那麼就不算犯戒了。”

“古怪的規矩。”羅伯特握緊了手里的劍。

“大人。”這個統領忽然笑了笑,他的相貌並不出眾,此刻眼神里卻透著一股堅定:“我想天一亮,他們的薩滿巫師就會出手了……我們能不能活著看到明天的日落,還是未知……不管如何,能和你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能死在郁金香旗幟之下,也是我的榮耀!”

羅伯特沉默了一會兒,看著這個平日里並不愛說話的手下,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抬起了劍,沉聲道:“一切為了家族!”

“為了家族!”這個統領也拔出劍,和羅伯特的劍輕輕敲了一下,然後行了一個騎士禮節。



這一個小時過得似乎很漫長,又似乎很短暫。

不過羅伯特心里明白,自己這次大概是凶多吉少了!草原人的偷襲毫無任何征兆,自己甚至無法給少爺送信。平原之上,到處都是草原人的騎兵。想派斥候出去送信或者求援……那是癡心妄想了。

草原人的賬篷里,一陣一陣的號角傳來,那號角悠揚,仿佛安撫著死去的亡魂,隱隱的帶著一絲柔和。不過在羅伯特耳朵里,這聲音卻仿佛是催命的樂章!

因為這號角聲一結束,可以肯定的,草原人將發動下一次的進攻!而這一次……將有薩滿巫師的參戰了!

終于,等到了號角結束的一刻,羅伯特陡然挺起了胸膛,左邊肩膀上挨的那一刀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或許繃帶包的還不夠緊,有些松了,羅伯特能感覺到鮮血已經浸透了繃帶,粘粘的濕濕的,很是難受。

不過……都是快死地人了,管那麼多干什麼。

羅伯特騎士冷笑一聲,他把劍輕輕搭在了城牆之上,眼神里爆發出一絲死志。

一聲一聲如悶雷一般的鼓聲,在草原人的賬篷深處傳來,隨即馬蹄聲起,一隊草原騎兵列隊從他們的軍營里沖了出來,然後列開了隊列,忽然從後面跑出幾十個上身赤裸的壯漢,他們吭哧吭哧的扛著幾根碩大地尖銳的木樁,然後輪著錘子,把這些尖銳的木棍插在了地上。

這些一人多高地木棍就這麼立在城下弓箭射程之外,上頭的一端尖銳,羅伯特有些不明白這些人想干什麼。

隨後發生的一幕,讓羅伯特陡然狂怒!

草原人開始搬運出一具一具的尸體!從那些尸體的模樣上,羅伯特立刻辨認了出來,那是今天下午的戰斗之中,死傷之後從城頭上摔下去的自己地人!

有自己的士兵,還有那些奴隸!!

現在,這些死去的戰士,每個人身上的鎧甲和衣服全部被扒光了!而原本屬于自己手下步兵的鎧甲,被穿在了一下草原人的身上!這些缺乏礦產地草原人,仿佛對鎧甲有著天生的渴望,也不管是不是合體,就這麼歪歪斜斜的穿著帝國步兵的鎧甲,坐在馬上。

那些尸體被擺放成了一排,死去的戰士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個草原人從隊列之中緩緩走出了幾步,手里操著彎刀,指著城牆之上,大聲喝了幾句。

遠遠的,羅伯特並不能清楚地聽清草原人地話,不過當這個家伙說完之後,旁邊的草原人立刻爆發出了一陣嘶吼和呐喊。他們仿佛是瘋了一樣的,舉著彎刀,好像野獸那樣地嚎叫起來!

“他們想干什麼?”羅伯特陰沉著臉。

“大人!他們是宣告……屠城!”旁邊的統領軍官咬著牙關,一字一字的道。

“屠城?”

“是的!”這個軍官忽然用力一拳砸在了城牆之上,他忽然眼眶里流出了眼淚:“他們……他們是要搭人頭架!!”

不等羅伯特再問,忽然就聽見那個草原人大吼一聲,身後那幾十個上身赤裸的壯漢就仿佛聽見了命令一樣,從身後取下了雪亮的彎刀。就在羅伯特和城上眾多將士眼皮地下,他們把那些死去的郁金香家族戰士的尸體,一個一個的砍下了頭顱!

然後,這些頭顱被全部紮在了那些尖銳的木樁之上!一排一排的木樁之上,紮滿了鮮血淋漓的頭顱!!

這一個舉動,立刻讓所有站在城上的士兵憤怒了起來,士兵們大聲吼叫著,拔出了武器,一時間群情激憤,甚至有人恨不得跳下城去和對方拼命。如果不是城門已經堵塞的話,恐怕早有人不顧一切的沖的出去了!!

縱然是一向沉穩的羅伯特,此刻也是眼睛充血,面部扭曲,氣得陡然大吼一聲,一下跳上了城牆,他憤怒之下,幾乎就要當場跳下城去朝敵人拼命了,忽然就被身邊的那個統領軍官一把抱住了,死死的把他拉扯了下來。

“大人!大人!!!”這個軍官雙目赤紅:“大人!這是草原人慣用的詭計了!他們往往在攻城的時候,就會用這樣的方法激怒守軍,引守軍出去決戰!不能上了他們的當啊!!!”

羅伯特怒吼一聲,轉身指著草原人大聲吼道:“畜生!一群畜生!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讓你們草原上所有的人,全部變成人頭架!!!!”



杜維站在山坡之上,看著前方。

身後的手下感覺到公爵大人的身子在隱隱的顫抖。

杜維用鷹眼術,雖然還隔著幾里,但是依然能清楚的看見城下發生的一幕,尤其是當那些草原人砍下了那些尸體的頭顱,一個一個的紮在了木樁之上的時候,杜維的拳頭已經死死的捏緊,指甲幾乎都刺破了掌心。身後的手下看不到這些,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公爵大人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了一股可怕的森然寒氣!!

“大人……您……”

齊格試探著開口。

杜維轉過頭來,他看著齊格的臉,看著這個忠心的魔法學員。他忽然咬了咬牙:“可惜,你們看不到那一幕……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說完,他定了定神:“下去讓大家集合,我們准備沖過去!”

“不可!!”齊格立刻反對。

“你說什麼?!”

齊格看著杜維憤怒的眼神,他忽然感到脖子一涼,趕緊道:“大人!我在軍隊里待過。現在這局面,大軍圍城,城里的守軍寡不敵眾,按照慣例,多半已經把城門堵死了!我們人數太少,八百余騎,能否沖過對方兩萬的陣列還是兩說……就算沖了過去,城門堵死了,我們進城都進不去!到時候如果被敵人逼死在城下……”

杜維沉默了,他思索了兩秒鍾,立刻作出了決定。

“那這樣!我一個人先沖進城去!我是魔法師,可以從天上飛進去……”剛說到這里,齊格似乎要反對,卻被杜維殺人的眼神逼得不敢出聲,杜維才繼續道:“齊格,你們所有人暫時後退,這里距離敵人營地太近了!你們退出兩里!天亮的時候,蓋達應該帶著我們的人到了!你們等所有隊伍到齊!然後……我會給你們信號!只要你們看見城門之上有火光沖天……你們就集中所有兵力往里沖!明白了嗎?”

齊格看著杜維,正要拼死抗命:“大人!可是你一個人……”

“我問你明白了嗎?”杜維陡然喝了一句,他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齊格,咬牙道:“我是公爵。我做了決定!執行!!”

“大人!您是主帥!是公爵!”齊格依然還想阻攔。

“齊格,你記住我的話。”杜維深深吸了口氣,然後一字一字道:“這世界上的事情,有些可以不去做……但有些,一定要去做!!”



就在城下的人頭架旁,草原狼們肆無忌憚的狂笑呼喊的時候。他們沒有察覺,天空之上,一片濃濃的烏云已經悄無聲息的飄了過來。

忽然,身後陡然傳來了一聲如雷一般的轟鳴!

轟!!!!!

一聲巨響,天空之上烏云之中爆發出一道閃電,陡然劈下,直接命中了草原人的營盤的腹地!

隨即一片火光,草原人地營盤之中,不少被驚動的人們紛紛驚呼起來。還有燎起的大火,立刻就將三五個帳篷直接燒成了一團火球,里面的人還沒來得及沖出去,就已經葬身火海!

杜維一人一騎,面對著草原人兩萬大軍的營盤,發起了沖擊!

剛才的這一個雷霆召喚魔法。是杜維目前可以使用地最高級的一個五級的咒語了,這麼一個魔法咒語地召喚,立刻就幾乎把杜維全身的魔力抽掉了一半!不過靠著手指之上的五彩石打造的戒指,杜維在片刻之間補充了魔力!

火光之中,草原人已經發現了有這麼一騎朝著自己的營盤沖來。彪悍的草原狼立刻就分出了幾十騎迎面撲來,飛快的箭雨也漫天灑下!

杜維人在馬上,忽然用力一拍馬鞍,人立刻從馬鞍之上沖天飛了起來!他身上地魔法師長袍在天空之中飄舞著,杜維高聲的吟唱著咒語。

他整個人包裹著一團銀色的魔法光輝,張開的雙臂似乎將整個天空都擁抱在懷中!隨著天空烏云越壓越低,一道一道閃電在烏云之中流淌著,杜維居高臨下看者地面密密麻麻如螞蟻一樣的草原人,他的咆哮在天空上傳來。

“死吧!!”

手指一點,仿佛天神的指引,烏云之中,再次一道閃電朝著人群最密集之處,狠狠的劈了下去!

頓時,火光沖天!!

杜維此刻就猶如雷神化身一般,他的十根手指靈巧得猶如音樂家一樣,手指翻飛,仿佛指揮著天空的雷霆化作一片華麗的樂章,一道一道的閃電,在他的指揮之下,猶如連環霹靂一樣砸向地面!

在轟鳴之中,夾雜著無數人地慘叫和驚恐的呼喊,奔走的人群和馬匹,往往在閃電過後,變成了一具一具地焦尸!

而一口氣連續十余個連環的霹靂之後,地面之上,立刻被犁出了一條寬兩米,長幾十米的長長的深深的溝壑!!

五級魔法的雷霆召喚術,被杜維靠著五彩石儲存的海量魔力,這樣瘋狂而密集的施展出來,果然威力無窮!!但也是極耗魔力的!這麼一連串的雷霆召喚,也幾乎抽干了杜維全身所有的魔力!如果不是他有五彩石的戒指的話,假如是一個普通的和杜維水准相當的魔法師,恐怕再放兩三個雷之後,就會因為魔力抽取過渡而被抽成人干了!!

看著地面之上這一輪魔法攻擊之後,草原人已經死傷了幾乎上千,杜維卻感覺到了身子一陣的虛脫。他意識一動,抽取了戒指里的最後一絲魔力,然後迎著風,朝著吉利亞特城牆急速的飛去!!

地面的草原人又驚有怒,正紛紛怒吼呐喊,還有人試圖拿起弓箭朝著天空的杜維射去,可是杜維身子帶起一片狂風,凡是射上天空的箭,立刻就被狂風卷開,又哪里能射中杜維?

就在仿佛無人能阻攔杜維的時候,忽然從地面之上草原人的帳篷里。傳來了一個古怪的聲音,那聲音好似是羅蘭帝國魔法師吟唱魔法一樣,不過語調卻格外的緩慢奇澀。

這聲落入人的耳朵里,不由得讓人一陣的心煩意亂,杜維忽然心里一驚!

眼前,天空之中驟然出現了一面碩大的血紅色的旗幟,那血紅色的旗幟碩大無比,足足有幾十米寬,上面印著的,赫然是一個血色的骷髏!

血色骷髏旗?

杜維趕緊身子死死的停頓住了,這才堪堪的沒有一頭撞進這大旗里。

下面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仿佛還有些虛弱,這聲音卻蓋過了地面上的一片嘈雜,猶如一縷尖針,輕輕的刺在了杜維的耳朵里!

“請問羅蘭帝國的哪位法師降臨!”

語音未落,就看見一個白色袍子的人沖天而起,瞬間就已經拔到了和杜維同等的高度,他隱隱的站在那一片血紅色的血色骷髏旗之上,一頭灰色的長發飄舞,幾乎遮攔住了全部的臉龐,而露出來的肌膚,卻慘白得不象人!

這人就這麼輕輕飄飄的站在血色骷髏旗之上,站的地點正好是骷髏的眉心。和帝國的魔法師不同,這個家伙全身卻沒有半點魔法的光芒,看上去幾乎是死氣沉沉一樣,分外的詭異!

“我是草原巫王聖駕之下,白衣薩滿兀牙,尊敬的羅蘭法師,請報上你的名字吧!”

報名?

“干你娘!”這就是杜維唯一的回答!!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六章 【拼!】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八章 【偷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