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八章 【偷襲】   
  
正文 第兩百二十八章 【偷襲】


杜維此刻心中恨極了這些草原上之人,對于這個白衣薩滿的問話哪里還有什麼心情回答?

報名?

還弄那麼多花哨的干什麼?說打就打

杜維罵完之後,兀牙還不明白杜維說的“干你娘”是什麼意思,杜維已經搶先出手了。

那兀牙也是草原之上名望極重地一位德高望中的薩滿巫師,能在巫王下位列白衣巫師,實力自然不用說地,而且身為薩滿巫師,在草原之上人人尊敬。除了他們的強大勢力和神秘莫測的本領之外,更因為薩滿巫師出身大雪山,人人都是博學多才,天文地理醫學藥物都是精通。

只不過,這位兀牙再怎麼博學,這句用中文漢語罵出來的“干你娘”卻還是聽不懂的。正當兀牙心中詫異,怎麼這個羅蘭魔法師的名字如此怪異的時候,杜維的第一波進攻已經發動了!

兩人現在面對面,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而杜維剛才一輪連環的雷霆召喚,幾乎耗盡了自己全部的魔力,此刻要陰這個家伙,當然就是使用吃了自己的絕招之一了——火藥!

杜維雙手一抬,也不念動什麼咒語,袖子里徒然就是十幾個火球急速射了過去,兀牙還在回味這位羅蘭魔法師古怪的名字,眼皮一抬,十幾道火光已經到了前面!他勃然變色,喝道:“好卑鄙!”

說著,兩個袖子飛快的飛舞起來,整個人就踩在血色骷髏旗之上急速朝後面滑了過去。

可是杜維浸淫這火球術陰人的辦法,實在是下了相當的苦工夫!練到現在,這十幾個火球發射出來,看似一片,其實里面另有變化,有快有慢,有的先發後至,有的後發先至,還有的中途方向一變,火球之間自己就碰撞爆炸起來。

變化多多,也實在難以計算了。

眼看杜維手指急速飛點不停,一串一串的火球猶如密集的光點,瞬間已經將兀牙得身影包圍在了其中,隨著杜維冷笑一聲,手上打了一個響指……

啪!

那數量幾乎上百的火球原本射在了兀牙的身邊已經凝固住了,忽然就隨著杜維這麼一個響指,徒然就亂了起來!

先是一個火星的爆裂,隨即在這狹小的空間之中,如此密集的火元素集在了一起,這麼一點火星,就引發了一連串的恐怖連鎖反應!

轟!

如果此刻把空間速度調到一百倍的話,將能清晰的看見兀牙的左側肋下得一個火球搶先爆炸,隨即火光往上撩去,一路爆炸上去,爆炸地火球就形成了幾條奇異的火鏈!這幾條火鏈圍在了兀牙的周圍,任憑他上下左右,都別想閃躲了。

杜維這一招是從那次帝都政變日地時候暗算綠袍甘多夫之後想出來的,之後越想越深,挖掘出了無數變化……畢竟杜維前世生活的那個世界,他從小就最喜歡地游戲就是打玻璃彈球,而且玩的熟練之極,此刻把打玻璃彈球的技巧用在這上面,區別無非就是把玻璃彈球換成了火球而已。

一片火光沖天,兀牙白色的身影瞬間就被這大伙吞噬。

兀牙氣得全身發抖,他是草原上德高望重的薩滿,最是自重身份,而且在二十對年前地那場戰爭,他就和帝國的魔法師交過手。在他印象里,羅蘭帝國的魔法師本領高強,不容小瞧,不過大多也都是架子很大,而且出手之前也頗講究風度的。原本想照著禮節先互通姓名,哪里料到這個家伙說打就打,一點高手風度都沒有!

這個年輕的羅蘭魔法師,剛才能一口氣召喚出那麼多雷霆來,以這樣的實力,在羅蘭帝國內想必是不低了,怎麼卻如此無賴一般?!

幸好大雪山上下來的巫師,尤其是到了兀牙這個等級的白衣巫師,自然有緊急時刻救命的寶貝,眼看火焰吞噬,兀牙心念一動,原本掛在他脖子上的一串黑色的珠子就紛紛暴烈開來,瞬間變成了一團黑氣,籠罩住了兀牙的全身……

可還是慢了那麼一丁點。

火焰燒的太快了,也實在是杜維出手太卑鄙。這黑氣還沒有能完全籠罩住兀牙,火焰已經灼傷了他身上的不少部位,雖然黑氣完全散開之後,立刻形成了一層透明的薄壁,將外面的火焰盡數隔開了,但是等火焰消失之後,兀牙還是疼得幾乎當場就要從天空栽下去。

他的整條右臂,已經被剛才的火球爆炸,炸得血肉橫飛,尤其是手肘之下,沒有來得及籠罩在黑氣之中,不少地方血肉已經完全被炸沒了,露出森森白骨,而全身原本一襲白色的袍子,更是不少地方早已經燒焦,還多了幾個破爛的大窟窿,就連那一頭灰發,也燒焦了不少。

兀牙又怒又驚。這個年輕的羅蘭魔法師,怎麼魔法厲害到這種程度?他明明知道,羅蘭魔法師在施法的時候,都是需要念咒的!怎麼這個小子說動手就動手,連念咒都省了?

杜維一擊得手,更不遲疑,本著“趁你病要你命”的不二法門,不等火光消退,杜維飛快的從袍子里的魔法袋摸出了兩個瓶子來,擰開瓶蓋,單手一點,一縷魔力的光輝散發出來,這次卻是用了水系魔法,將瓶子里的一股綠色液體引了出來……

這綠色液體是什麼?正是杜維從前在冰封森林里殺死的那頭食尸怪身上的黏液。這食尸怪的黏液腐蝕力最強悍,甚至比杜維前世所知的濃縮硫酸都厲害。他自己在實驗室里試過,滴下幾滴,就輕易的能把一套結實的帝國軍隊制試鎧甲腐出一個窟窿來。

此刻看火光之中,兀牙的身影漸漸顯現出來,杜維也不管那麼多,

手指一點,一股食尸怪的黏液就射了過去。

可憐兀牙,原本就被偷襲的狼狽,心中滿是怒火,正要反擊,可火光才退,迎面就看見兩到綠色的光芒朝自己卷了上來,而且隱隱地還帶著一股子惡心的腥臭味道,不用問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趕緊就往邊上閃,可以卻哪里還來得及?身子閃過了,可是右臂還是被食尸怪的黏液潑中!!原本手肘之下就只剩森森白骨,血肉全無了,雖然疼得讓人幾欲暈倒,不過兀牙心中也並不太擔心,只要回去之後。以大雪山的秘術,雖然要消耗不少術力,卻還有機會重塑血肉,並不會擔心自己殘疾。

可是……當這食尸怪的黏液潑在了手臂的白骨之上,立刻就聽見“滋滋”一片可怕的聲音!

兀牙就覺得眼前一黑,趕緊猛的咬了一下舌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放眼朝著自己的手臂看去,那森森白骨地手臂,被綠色黏液潑總,頓時仿佛掉進了熱水里的冰塊一般,飛速的融化了起來!!

兀牙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血肉沒了,只要骨架還在,就有機會重塑,可如果連骨頭都沒有了,那就徹底殘廢了!眼看白骨在綠色黏液的腐蝕之下飛快的融化;眼看著手掌以上的部位全部都沒有了,腐蝕的部分居然還隱隱的有往上蔓延的趨勢!

兀牙心中大恨,卻不敢耽誤,關鍵時刻,心中生出一股決然的念頭來,忽然伸出左手抓住了右臂地肩膀以下,怒吼一聲,用力一扯……

咯嚓!!

一聲清脆的骨骼斷裂地聲音,鮮血潑灑,他居然把自己整條右臂都扯了下來!

再看杜維,卻是一臉獰笑,手里握者一柄斷劍,已經朝著兀牙貼了上來!

杜維連續兩下偷襲都得手了,哪里還有不趁機繼續的道理?他雖然沒有和草原地巫師打過,但是想來應該是和魔法師等同的類型,近身作戰應該是弱點。而杜維本人算是魔法師之中的另類了,雖然武技一般,不過身體健壯,無論是爆發力還是柔韌性都在星空斗氣的鍛煉下變得極為出色,此刻握著李斯特家送的那柄摻了秘銀的斷劍匕首,就貼了上去。打定了注意,要趁機一劍宰了這個草原巫師!

兀牙雖然傷得很重,但是頭腦還算清醒,一看杜維貼了上來,立刻就明白了對方的用意,他心中此刻恨杜維到了極點,自己一身的法術,半點還沒有來及施展,就被對方這麼卑鄙的連連偷襲。此刻身受中傷,還廢了一條手臂,就算能回去,實力也大打折扣!

想到這里,兀牙忽然狂叫一聲:“卑鄙的羅蘭人!一起死吧!!”

他一臉擰笑,面對著杜維地匕首,不退反進,忽然張開左臂抱上了杜維!

噗!

杜維的匕首就在對方地肋骨部位狠狠的刺了進去,可畢竟杜維的武技一般,匕首刺的部位,匆忙見有了偏差,匕首刺進去一半,卻感覺仿佛是被對方的肋骨卡住了!而兀牙卻死死地抱住了杜維!

兀牙中了一匕首,臉上狂笑不減,忽然張開嘴巴,一口腥臭的鮮血就正好噴在了杜維的臉上,杜維感覺臉上熱哄哄的,血腥氣味刺鼻,他擔心對方的鮮血會不會也象自己地食尸怪地黏液那樣有劇毒?不由得心中一慌,就要用力推開這個兀牙,可是兀牙抱著必死的心思要拉杜維同歸于盡,又哪里退得開?

就在這時候,異變突起!

杜維就感覺死死抱著自己的兀牙,對方身子徒然分量變的極為沉重!

他開始的時候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這家伙看這很瘦,分量可真沉啊!

可雖然就立刻覺得不對了!

這兀牙抱著自己,對方的身體何止“沉重”兩個字能形容的?那簡直就變成了一座山!

杜維是以魔法的飛翔術飛在空中的,兀牙此刻的分量急速上升,這重量到底有多大,杜維是不知道的,但是耳邊風聲呼呼。明顯自己飛速的就一頭朝著地面墜落下去!

他連連施展魔法,可是身子下墜的力道卻絲毫不減。他心中恐慌起來……這個混蛋,他到底有多重?一千斤?一萬斤?我日……這麼高的高度,這麼掉下去摔也摔死老子了!

不好!老子今天要歸位了!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忽然杜維就感覺到身子下面,有人用手狠狠的拖了自己一把。低頭看去,看見滿眼銀色的長發飄揚,杜維心中這才一松,忍不住罵到:“賽梅兒!你這個婆娘!早不出來!非要到老子快死的時候才出現嗎?!”

賽梅兒身子就落在杜維下面,她依然是一身鮮紅的袍子,頭發在風中亂舞,雙手奮力地托著杜維的腰,滿臉嚴肅,顯然已經盡了全力了。聽見杜維罵,才認不住喝道:“愚蠢的小子,快住嘴……我……我拖不住了!這家伙好重!!”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七章 【單騎闖營!】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賽梅爾的真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