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賽梅爾的真身】   
  
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賽梅爾的真身】


眼看三人就這麼從天而落,杜維加上賽梅爾兩人奮力施展魔法,都無法抵得住這個兀牙,更讓兩人心中驚駭!

這薩滿巫師的法術,果然邪門!

杜維不知道的是,兀牙臨死的這一招,是薩滿巫師法術里的一種移身之法,可以瞬間召喚出無數土元素加在自己的身上。此刻兀牙已經垂死,可是身上卻幾乎變成了一座土山,如何不重?

賽梅爾原本清脆嬌嫩的聲音也變了形兒,看著兩人幾乎就要落地,忽然大叫一聲:“我有辦法了!!”

她忽然眼睛里閃過一道銀光,三人墜落的方位陡然在半空之中瞬間移動了一下,原本身下是光禿禿的地面,卻已經變成了草原人軍營里的最大的一個草堆,大概是喂馬的干草吧!

砰的一聲,三人猶如隕石一般狠狠地掉進草堆里。杜維就感覺到身子一震,全身骨骼都在咔咔作響,疼的他慘叫一聲,也不知道身上的骨頭斷了幾根。

抱著自己地兀牙,他地手臂依然好像鐵鉗一樣死死的鉤著杜維,杜維忽然之間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然拔出了卡在兀牙肋骨上的斷劍,然後重新對著對方地脖子下面狠狠地紮了進去……

噗!!

一道鮮血立刻就噴在了杜維地臉上,兀牙一雙眼睛死死的瞪了出來,垂死之前對豐杜維惡狠狠地道:“你必死在血色骷髏旗之中!”

說完,氣絕而亡,可嘴角依然帶著一絲獰笑。

杜維感覺到了對方的身子輕了下去,一把推開他,就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劇痛。略微一挺身,胸口地劇痛幾乎讓他爬不起來,這才明白自己的肋骨只怕也斷了幾根了。

陡然之間,忽然就看見四面都是血紅一片,猶如置身血海之中!

這血海之中,迎面看見的則是一雙瞪得碩大地雙眼,黑洞洞的雙目之中,滿是幽幽的滲人的味道……

杜維一怔之下,立刻反應了過來。

血色骷髏旗!!

這個家伙臨死之前,顯然是釋放了血色骷髏旗,用這面旗幟把自己包在了里面。

杜維當然明白,這骷髏旗肯定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果然,他立刻就感覺到了壓力!!

原本他就用那柄匕首朝著面前的骷髏旗狠狠地刺了過去。可是一劍刺了下去,杜維自己卻如中電擊,陡然痛叫了一聲,趕緊松開劍柄。就看見那用秘銀打造的匕首,紮在骷髏旗之上,卻自己融化掉了,很快的就和一片血海融為一體。杜維看了看自己地掌心,一片焦黑,猶如被火燒過了一般。

此刻杜維上下左右,整個兒被骷髏旗幟包住了。杜維捂著自己的手,罵道:“什麼見鬼地東西?!”

“血色骷髏旗。”賽梅爾也已經站了起來,就緊緊的貼著杜維,因為骷髏旗內地空間極小,兩人就這麼緊緊地靠在一起。

杜維眉毛一挑:“廢話,我當然知道這是骷髏旗。可這東西到底有什麼……”

說到這里,忽然就鼻子里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氣,忍不住心里一跳,怪異地看著賽梅爾,這才確定了,這味道居然是從賽梅爾身上傳來地!聯想到剛才賽梅爾飛在自己的身下,雙手托著自己的腰部,那實實在在的感覺。

“你……!!”如果不是骷髏旗壓著,杜維幾乎就要跳起來了:“你的身體?!你有身體了?!”

杜維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賽梅爾原本不只是一個純粹的虛擬生物麼?她只是用意志力幻化出來的形體而已,看得見,卻摸不到,是一個幻影而已!可是現在……而且,居然還像普通的女人那樣,身上還有了香香的味道?!

賽梅爾冷冷地看了看杜維:“你覺得現在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麼?”

杜維聽著賽梅爾的口氣,忽然心里一沉。

這個賽梅爾,語氣很古怪啊!

事實上,自從自己得到了這個魔法生物之後,這個賽梅爾身上就仿佛有著很多很多的秘密。開始地時候只是一個能教自己星辰魔法的純粹地幻影,沒事的時候就晃著一雙白生生地小腿在自己面前蹦來蹦去,一點沒有身為自己“曾曾曾祖母”的覺悟——不過那個時候杜維也沒多想,反正也不是真正地賽梅爾,只不過是一個魔法幻影而已。

可隨著後來,在冰封森林里,她陡然顯露出了魔法能力來,居然還能和候賽因拼了一個平分秋色……這可不是幻影能做到地。

而也就是在那次之後,這個原本白紙一張的魔法幻影,就開始有了轉變了!雖然每次她都會在自己危難的時候出手救自己,但每次救完了之後,她卻仿佛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展示過魔法能力,還要聽杜維對她敘述一遍。

而後來,見到了甘多夫(白衣的那個),這個賽梅爾才真正地發生了徹底的變化!輕易她絕對不會再出現了!任憑杜維如何召喚,都毫無反應。而之後她每次出現,杜維對她的感覺,就隱隱覺得,她仿佛又改變了一些。

仿佛這個魔法生物身上地氣息,說話的口吻,語氣,性子,都一點一點的朝著曆史上那個真正的賽梅爾靠攏了!

而那個曾經地,穿著紅色袍子,露出一雙白生生的小腿在自己面前跳來跳去的魔法精靈的影子,卻一點一點的淡化……

此刻,賽梅爾臉色嚴肅,看著杜維的眼神分明是帶著一絲威嚴的樣子,這讓杜維心中實在有些不爽。

深深的看了這個女人一眼,杜維心中忍不住想:她不會真的變成了曆史上的那個賽梅爾吧……

不過此刻不是考究這些問題的時候。因為周圍的那血色骷髏旗,開始收縮了!!

顯然之前兀牙是用了什麼法術把一面普通大小的骷髏旗放大了數十倍,才能有這麼大的面積。而兀牙死了之後,這骷髏旗開始縮小……

“好熱!”杜維皺眉:“這東西里面越來越燙了!”

賽梅兒哼了一聲,她忽然身子飄了上去,一手往骷髏旗上抓了過去,她的手掌之上,隱然的出現了一層透明地冰晶。可是隨著接觸到了血海,立刻就看見一股濃烈的白煙閃過。賽梅兒低呼了一聲,身子迅速的退了下來,再看她地手里,那冰晶已經溶得一點不剩!

“這東西不會把我們兩人都融化在了這旗幟里吧。”杜維苦笑。

“我想這東西大概是和帝國的亡靈魔法差不多,就好象亡靈魔法師吸取生靈使用的黑水晶求一樣!難保不會把我們吞噬在這旗幟里。”賽梅爾臉色陰沉:“你有什麼辦法打破它麼?用你的雷霆召喚試試看。”

杜維苦笑:“大姐,你看看我們現在的地方上不見天。下不見地!在這里連片云都沒有,我怎麼召喚雷啊?”

一點一點的收縮之下,空間越發的狹小起來,賽梅爾忽然退後一步,張開雙臂把杜維抱在懷里,就聽見哧哧幾聲,杜維聽見賽梅爾微微發出幾聲痛楚的哼聲,回頭看去,就見賽梅爾抱著自己,她的背後已經有地方貼在骷髏旗的上面。

“你!”

“我什麼我!”賽梅爾臉色一寒:“我是魔法生物,這身體是我弄出來的!弄壞了我還能另外做出一個!只要你不死,我就不死!先保住你的命要緊!”

杜維歎了口氣。忽然就感覺到背後貼在賽梅爾的懷抱里,隱然的感覺到一片溫軟,不由的心中一蕩,立刻收斂心神,心中默念:靜心靜心!這女人可是羅林家的祖先啊!想什麼花花心思!

雖然這麼想,卻忍不住回頭去看賽梅爾。卻看見賽梅爾一臉的古怪,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忽然就聽見她嗔道:“你……你胡思亂想什麼齷齪事情!”

杜維這才猛然想起,這個家伙是和自己的意念維系在一起地,自己腦子里想什麼,恐怕隱瞞不過他!

心里一個激靈,賽梅爾臉上的表情卻漸漸虛弱了下去,杜維清楚的看見賽梅爾護在自己後面,她貼在血色骷髏旗的身體部位,一點一點的變的透明,漸漸消失。杜維一驚,賽梅爾卻低聲道:“不用擔心,我說了,只要你不死,我就不會死……只是我好不容易弄出來的這個身體又沒用拉……你快用你地那個弓箭射這個東西試試看!”

頓了一下。賽梅爾忽然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來:“小子,下次見到我的時候,如果你腦子里還敢生出那種齷齪念頭,小心我打斷你的腿哦!”

說完,她的身子在血海之下,一點一點消失,最後化作點點光影消散不見了。



草原人的陣營之中已經亂作了一團,剛才杜維一人突圍,一連串的雷霆劈了下去,頓時把草原人的營盤劈的火光沖天,人仰馬翻。而後來大家看著自己一方的薩滿巫師飛上天空,攔住了對方地魔法師,人人都是歡呼起來。

在草原人的心目之中,薩滿巫師是何等的神秘強大,有巫師出手,肯定能將這個可惡的羅蘭偷襲者殺死!

可是隨即情況急轉直下,沒有兩個照面,薩滿巫師就被杜維干掉了。也是活該兀牙倒黴,其實以他真正的實力,如果放開手和杜維對打的話,以杜維現在地魔法等級實力,十有八九不是兀牙的對手,可畢竟杜維陰人的本事實在了得。當日在帝都,連綠袍甘多夫那種大陸頂尖的強者都幾乎著了杜維的道,何況他一個兀牙!

看著薩滿巫師和對方一起落到地上,草原人立刻蜂擁而上,可是隨後就看見血色骷髏旗籠罩了下來,頓時吧杜維和兀牙包在了下面。

草原騎兵亂作一團,幸好有草原人的首領大聲呼喝,鎮壓住了混亂的局面。

“散開!都散開!!圍住骷髏旗!!那個家伙跑不掉的!沒有人能從血色骷髏旗里跑掉!!”

一聲令下,草原人紛紛散開。圍成了一個大圈,把中間的骷髏旗留在了當中。

這出面鎮壓場面的草原人的首領,騎著一匹純黑色的戰馬,那戰馬比旁邊的草原其他戰馬要高出了一個頭,極為雄壯。而馬上的這個草原騎士,居然穿著一套就連在羅蘭帝國都極為罕見的純金色的鎧甲!!

草原之上缺乏礦產,大多數草原騎兵都是以皮甲護體,防禦力很差,而能用金屬鎧甲的,都是高級將官了。

這個家伙一身金甲,地位更是不凡,之間這人坐在馬上,卻依然能看出他的身軀偉岸!只因為他坐在這麼巨大的一匹馬上,雙腿從以鞍上拖下,卻幾乎都要拖到地上了!這麼一個巨人,握著彎刀的手,骨節粗大,棄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而尤其是他的頭盔,赫然是一個金色的狼頭造型!

不用說,此人自然就是這次草原人偷襲的主帥,金狼頭衛將了!

“圍住骷髏旗!他跑不掉的!一會兒砍了這個混蛋的人頭搭人頭架!!”金狼頭衛將的吼聲猶如野獸一般,周圍的草原騎士紛紛聽命。看著這骷髏旗收縮,人人都露出了獰笑。草原人對骷髏旗的迷信極深,在他看來,凡是被骷髏旗籠罩住的人,那是絕對沒有可能跑出來的!就算是羅蘭魔法師,也不行!

忽然,那個金狼頭衛將的臉上笑容陡然凝聚住了!

只因為看著這原來收縮下去的骷髏旗,卻忽膨脹起來!就好像是充了氣的氣球一樣,飛速膨脹之下,越來越大!周圍的草原人也不得不拿著武器一步一步的後退……

每個草原人的心中都忍不住砰砰亂跳起來……難道,這個可怕的羅蘭魔法師……

就在此刻,終于,一聲清脆的聲音,打破了所有草原人的幻想!

砰!!

骷髏旗里的一聲清脆的暴烈聲,隨即就看見那膨脹的旗幟之上,陡然一點金光閃現,那一點金光極為細微,卻猶如一根尖針,飛快的刺破了這個飛速膨脹的氣球!!

那一點金光射了出來,直沖天空而去。

隨即血色骷髏旗的旗面之上,從那個刺穿的口子的部位,隱隱的,一道一道的裂紋飛快的展開……終于,轟的一聲,化作無數血紅色的碎片散落!

這一聲巨響,人仰馬翻,暴烈的氣浪四面沖散出來,不少靠得近的草原人立刻被直直撞得飛了出去。

氣浪消散之後,就看見杜維一人站在當場,他的雙手拿著那柄造型奇特的寂滅之弓,而他的腳下,踩著一具尸體,赫然正是白衣巫師,兀牙!!

杜維腳踏巫師的尸體,手里握著長弓,看著周圍的草原人傲然而立,他陡然狂笑三聲:“哼!什麼薩滿巫師,什麼血色骷髏旗,也不過如此!!”

杜維說完這句話,目光如電,掃視全場,所有草原人卻仿佛被杜維的目光所攝,凡是站著人,都忍不住退後了兩步!

所有草原人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不可能!不可能!一個白衣薩滿巫師,居然輕易就被殺了!神聖的血色骷髏旗也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被他化為了碎片!這個家伙……他是人嗎?!

杜維冷一聲,其實他此刻站著都很勉強了,只覺得累得幾乎讓身子虛脫,他不敢再耽誤,深深吸了口氣,身子陡然飛了起來,朝著吉利亞特城的城牆急速射了出去。

所有草原人眼看著杜維遠去,卻沒有人出聲,只是呆滯的看著地上死去的白衣薩滿巫師。

忽然,那個金狼頭衛將眼神爆出一絲寒光,他忽然一把抓起自的騎槍,人在馬上身子陡然挺直,然後看准了杜維飛去的背影,手里的騎槍之上瞬間爆發出一團火焰,然後隨著他的一聲怒吼,騎槍如流星一般,朝著杜維的身後疾射而去!

杜維人在空中,聽見了身後的破空之聲,欲躲閃,可是這草原金狼衛將,地位勘比帝國的軍團長!乃是草原之上最頂尖的武士!此刻全力一擊,何等曆害?杜維畢竟武技低微……而且,他原本魔力就消耗得差不多了,而最後還勉力使用了一次寂滅之弓,魔力消耗殆盡,此刻能飛已經是極限了,要施展魔法保護,就絕對做不到了!

人在空中,杜維就感覺到背上忽然一陣劇痛,他勉力躲閃之下,終于避開了要害,騎槍射在了他的肩膀之上,穿體而過!杜維人在半空,就猶如折斷了翅膀的鳥兒一樣,一頭栽了下去。

幸好他已經在城牆的上空,人從半空落下,就看見城牆之上,羅伯特已經飛身跳了起來,羅拍特騎士的武技已經堪堪達到了五級,一躍而起,抱住了杜維,落下的時候雖然有些狼狽,不過也只是砸壞了幾塊城牆地石頭而已。

“大人!大人!”羅伯特用力搖了搖杜維,杜維只覺得肩膀的傷處疼得幾乎要了自己的命,看著羅伯特一臉激動驚訝的表情,杜維忽然心里一沉:“扶我起來!快!”

“大人,我立刻送您下去休息!”

“扶我起來!!”杜維低吼了一聲:“我是主帥,被人從天上射下來,生死不知,讓下面的人看了,士氣就沒了!!”

說完,他忽然用力咬了咬牙齒,也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股子力氣,猛然站起來,手伏在城牆之上,看著城下遠處那個剛才偷襲自己的家伙。那個金狼頭衛將的目標很是明顯,尤其此刻火光沖天,照得猶如白晝一般。

杜維強打精神,站直了身子,然後大聲罵道:“剛才是哪個混帳王八蛋偷襲老子?!有膽子亮個頭出來看看!!”

眼看這個家伙分明被自己射出的騎槍打穿了,一轉眼還這麼活崩亂跳地站在了城牆之上,金狼頭衛將也是詫異,不過他是草原之上的頂尖武士,昂然就策馬往前,大聲喝道:“城上的小子聽了,我是王庭帳下的金狼頭衛將!有膽子報上你的名字來!!”

杜維冷笑一聲,對羅伯特歪了歪腦袋,羅伯特騎士立刻會意,用最大的嗓門大聲吼道:“愚昧的野蠻人!這位就是羅蘭大陸聞名的郁金香公爵大人!帝國最年輕的天才魔法師!!”

這話一出,不少城牆之上的郁金香家的守軍才知道,真的是公爵大人來了!剛才夜幕之中距離太遠,又不是人人都有魔法師的鷹眼術,並沒有多少人知道杜維來了。

而此刻亮明了身份,城牆之上守軍沉默了會兒,隨即歡聲雷動起來!

公爵大人來了!公爵大人來救我們了!!

金狼頭衛將臉色一沉,他地眼神里閃過一絲憂慮,隨即大聲道:“哦!你就是郁金香公爵?”

“我就是!”杜維忽然深深吸了口氣,緩緩的拿出了寂滅之弓來,雙手換弓,看准了金狼頭衛將,大聲笑道:“剛才偷襲你們的是我!殺死們們薩滿巫師的也是我!你剛才偷襲老子,原本應該把你這個家伙劈了!不過老子今天殺人殺夠了!留著你的命,明天再來拿!先給你一點厲害嘗嘗!”

說完,弓弦一顫,一道銀光閃過,瞬間已經到了金狼頭衛將的面前!金狼頭衛將大駭,就感覺到腦袋上被砰的一擊,原本頭頂地金狼頭頭盔已經被擊得掉在了地上!!

他嚇得一身冷汗,草原擅射,尤其是他,身為草原項尖武士,箭術更是不凡,可是沒想到這個少年公爵居然也這麼厲害!自己所站地位置,已經在對方弓箭射程之外了,他居然還能一箭射掉自己的頭盔?!既然能射自己的頭盔,那麼假如剛才是射自己的要害的話……

想到這里,金狼頭衛將全身汗透,趕緊低聲喝道:“後退!後退回營!!”

看著城下草原人潮水一般退去,城牆之上守軍紛紛大聲歡呼起來。

杜維也松了口氣!

其實他如體不想一箭就把這個草原金兒狼頭衛將射死?只不過他現在魔力已經耗盡了,實在無法再射出威力強大的計都羅喉瞬獄箭了,這勉力一箭,雖然鷹眼術的准頭依然還在,但是威力也只能勉強打掉打方的頭盔,就已經是極限了。

他臉色蒼白如紙,轉過身去,卻依然勉力支撐,在羅伯特的攙扶之下朝著城下走去,剛走下台階,忽然就身子一軟,倒了過去。

羅伯特騎士眼疾手快,趕緊一把托住了他,偉岸的身軀擋住了後面人的視線,身邊的親兵也趕緊圍了過來,圍住了杜維。

杜維深吸了口氣,咬牙低聲道:“快……送……送我到索爾斯克亞那里……快!”

說完,腦袋一歪,已經暈了過去。

暈去之彰,杜維心中兀自閃過一個念頭:

媽的,這英雄果然不是好當的!下次就算打死老子,也不干這種單騎闖營的事情了……

羅伯特滿臉感動,立刻帶著人不聲不響的把杜維送了下去。

而城牆之上,守軍們兀自高舉武器歡呼著。

“郁金香公爵萬歲!!!”

“郁金香公爵萬歲!公爵萬歲!!”

夜幕之下,城頭之上的旗幟之上,火焰之中,郁金香綻放!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八章 【偷襲】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章【吉利亞特城里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