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三十章【吉利亞特城里的秘密!】   
  
正文 第兩百三十章【吉利亞特城里的秘密!】


杜維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過他身為魔法師,對精神力的操控自然強人許多,昏迷之前,他在意識之中就已經對自己做出了某種心靈的暗示。

所以,事實上,當他從昏迷之中醒來的時候,天色還沒有亮。

胸口的疼痛已經緩和了很多,杜維努力的歪了歪腦袋,只覺得頭疼欲裂,腦子里伸出仿佛有什麼東西裂開了一樣,微微一動念頭,就覺得頭暈得厲害。

“你最好別亂動,現在也不要思考什麼事情。”格格巫的聲音從身邊傳來。

這個小老鼠再次化身成了一人多高的大耗子——天知道,假如它這個樣子被人看見了,肯定會嚇死人的。

“我頭疼得厲害。”杜維呻吟了一聲。

“這是正常的。”格格巫雙手捧著一個杯子,湊到杜維的嘴邊,然後一點一點的把里面的東西灌了進去。

杜維皺眉:“好苦……什麼東西……嗯,我怎麼聞到有一點兒冰漿果的味道?你不會給我吃這種東西吧?”

“就是一點藥物……我特意加了一點兒冰漿果,你知道的,冰漿果能止疼,而且這種東西能刺激人的精神力,雖然它多半被當作迷幻藥使用……好了,放心吧。我稀釋到了最安全的分量,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

格格巫放下了杯子,又拿過了一條毛巾給杜維擦了擦嘴角地藥渣。

“我什麼時候能恢複?”杜維立刻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必須對你提出警告,我的公爵大人,我的小天才魔法師!”格格巫的語氣里帶著一絲嘲弄:“魔法師准則第一條:任何時候都不要透支你的魔力,否則你將會死的很難看——你不會連這點都不知道吧?”

杜維苦笑一聲:“我當然知道。”

“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格格巫嚴肅的警告杜維:“對于我們魔法師來說,精神力就是我們的根本!而如果你透支魔力,使得你的精神力地使用程度超過了你的符合……那麼你地腦子就會出現問題……我可是知道的,曆史上就有不少瘋狂地家伙,因為過度使用魔法。透支了魔力之後,就變成了白癡!你想變成白癡麼?”

“可是我聽說。透支魔力會讓我被抽成人干。”杜維撇撇嘴巴。

“那是一種更糟的結果。”格格巫噎了杜維一句:“變成白癡,和被抽成人干。你喜歡哪一種?”

杜維縮了縮脖子:“都不喜歡。”

“那就聽我的,以後別再試圖透支你的魔力的,這次你很危險……要不是我給你弄的那個五彩石的戒指……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包著人皮地骷髏了。”

歎了口氣之後,格格巫盯著杜維……這場面有些可笑:一只大老鼠盯著你,眼神里居然還透出一絲隱隱的責備和惋惜。

不過杜維可笑不出來,他感覺的到,格格巫是很認真的。

“你現在是我們所有人的頭兒。”格格巫聳聳肩膀:“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但這就是事實:你就是頭兒!現在很多人的命運都維系在你地身上!我的,侯賽因的,薇薇安地,梅杜莎女王陛下的……你的那些部下的……如果你出了問題,那麼大家都要亂了。所以,哪怕你自己不在乎你的命。以後在冒險之前,拜托為我們這些人的小命多考慮考慮吧。”

服下冰漿果混合的藥劑,效果果然十分明顯。杜維很快就覺得頭不那麼疼了。他勉力著坐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肋骨,發現也不疼了:“我的肋骨?”

“放心,我沒有給你喝青春不老泉。”老鼠搖頭:“我會一點兒治療術,雖然不太強,不過結上幾根骨頭還是勉強能做到的。”

杜維勉力從床上爬了下來,雙手扶著床頭,站穩了:“現在是什麼時間?”“如果你走到窗口,就能看到太陽剛剛升起。”

頓了一下,格格巫忽然語氣有些低沉:“杜維,我必須對你道歉……因為在草原人攻城的時候,我沒有能幫上什麼忙。”

杜維擺了擺手:“我明白……你現在這個樣子,沒法出去見人的。”

人類是一種最殘酷的生物,尤其是對異類的苛刻,幾乎是所有生靈里最殘忍的一種。像格格巫這樣,如果一只人形的大老鼠走出去,立刻就會被人當作怪物,甚至會引起人的恐慌……還有仇視!

事實上,在杜維的手下人之中,知道格格巫這只人形老鼠存在的,只有當初一起參與了冰封森林冒險的成員。

而除此之外,現在在吉利亞特城里,還有索爾斯克亞和賽特兩人,也知道了格格巫的存在。索爾斯克亞已經算是杜維的老部下了,這個魔法試驗的天才已經被杜維認定成了核心成員,而且魔法師的心理接受能力也遠比常人更強。至于賽特……既然已經被杜維用卑鄙的手法從魔法工會里騙了出來,那麼除了死心塌地的跟隨杜維之外,這個大腦袋的天才也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吉利亞特城這個生產基地里,名義上是以索爾斯克亞和賽特兩人擔任主持,但實際上在試驗和生產的過程之中,兩人還要暗中征求老鼠的意見,畢竟這只老鼠可以經過了完整的系統的魔法學習的正牌魔法師,等級也比兩個天才要高得多,經驗方面。還有魔法理論知識方面,更是寶貴。

“快了,我地變形術就快要再一次晉級了……那個時候,我就能勉強的變成人形……然後趁機喝下青春不老泉水……”格格巫拉起了窗簾,讓外面的陽光灑了進來,然後走到一旁吹滅了燈燭,回頭對著杜維道:“我就能重新變成人身了……只不過,我的變形術就又要大打折扣了。”

杜維歎了口氣:“好了,不說這些了,現在城外還有兩萬敵人了。我們還是先考慮怎麼把那些草原狼趕走吧……我想,你一定有什麼驚喜給我看吧?”

杜維眨了眨眼。

格格巫點點頭:“的確……那批東西已經制作好了。第一批試驗品已經完成,我和索爾斯克亞試驗了一下。感覺還不錯。不過你要知道,這種東西可是很耗費‘時光流逝,的,尤其是樹苗,培植起來非常麻煩,有的時候,在我們用時光流逝催生它們之前,就自己死掉了。艾黎可那個老瘋子的天才構想。的確夠瘋狂的,不過實在太浪費了!老天……如果不是我們有‘時光流逝,泉水,恐怕就算是富有如皇帝,也弄不起這麼一批東西!這根本就是用海量地金錢堆積起來的……而且還得加上運氣,如果運氣不好地話,扔再多的錢。都會打了水漂。”

杜維笑了笑:“帶我去看看。”

格格巫轉身走到了牆角,然後搬開地面地一個箱子,拉起了地上的一塊地板。立刻就露出了下面的一個通道來。

杜維睜大了眼睛:“老天,你什麼時候在這里弄了一個秘道出來?這個秘道是通往我們的秘密倉庫麼?”

“是的,沒錯。”格格巫歎息:“別忘了,我這個模樣,可沒辦法隨時隨地大搖大擺的出門,每次出去都要披著長袍不露臉面……還得選擇在夜晚。很不方便,所以我干脆弄了這麼一條地道,從我的房間里可以直接通道索爾斯克亞和賽特地實驗室,還有我們的秘密儲備倉庫。”

杜維走到了秘道旁邊,看著地板下的台階,這個通道看上去並不小,他苦笑道:“你花了多少時間弄這個東西……這種秘道肯定不能讓那些奴隸來弄,你一個人挖的?”

格格巫神秘一笑:“別忘記了,我是老鼠——老鼠可是最會打洞的!”

這秘道並不太寬,但是一路走了下去,下面卻有三四個分叉路口,陰冷潮濕,周圍的牆壁之上還有一絲一絲地青苔。

這里是原本的吉利亞特城里的總督府,這總督府年久失修,杜維走了一會兒,也看了出來,這個秘道絕對不是老鼠格格巫一個人挖掘出來地。就算它弄出一只老鼠軍團來,也絕對弄不了這麼大的工程!

“這秘道到底是哪里來的?”杜維詫異道。

格格巫終于笑了笑……一只老鼠臉上露出笑容來,實在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情:“好吧,我說實話,我原來的確打算自己挖一條地下通道的,不用很大,只要我身子變成小老鼠的時候能通過就可以了——那並不難。不過當我在房間里往下挖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里。我願本也很驚訝,怎麼這個總督府地下,還有這麼一條秘道……可能是前任總督弄出來的吧。”

杜維想了想,也就釋然了。

西北這個地方,尤其是德薩行省,最靠近異族,常年受到異族的侵擾——西北軍是指望不上的。所以很多家家戶戶的人,都習慣的在自己的家里弄地窖,當有馬賊或者草原的強盜來訪的時候,就會舉家躲入地窖里。

一些大戶人家,弄出一個秘道來,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情。

只不過……看著眼前這縱橫彎曲的秘道……這工程也未免太大了一些了吧。

杜維也在這個破舊的總督府里住過一段時間,卻從來沒想到過,自己的腳下還有這麼一個場所!

再往前走了十幾米,地道出現了一個三叉路口。格格巫笑著道:“這地方大得很,老實說,就連我都還沒有全部轉清楚。我現在只掌握了大概一半左右的地方,其中正好有兩個方向通往索爾斯克亞他們的實驗室,另外一個方向,就是我們地儲備倉庫了……前面的路可不太好走,我們小心一點。”

杜維停住了腳步,嚴肅的看著老鼠:“你說你都沒有完全走遍這里?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呃……大約一個月之前吧。”老鼠笑了笑。

杜維臉色有些不好看了:“你為什麼不派人通報我?”

格格巫仿佛並不在意,它歎了口氣:“我的公爵大人,我走遍的地方看過了,這里雖然很大,但是卻並沒有發現什麼……如果我在這里發現了什麼金山銀山的話。我一定會第一時間派人去通告你的。好了,我看這里不過是前任總督挖掘出來的一個地下避難所而已。沒必要大驚小怪吧?”

杜維卻搖頭。他的表情嚴肅:“格格巫,你錯了。”

杜維忽然退後了一步。趴在了地上摸了摸周圍地地面,然後又仔細的聽了聽秘道里地空氣和細微的氣流聲,然後他站了起來,搓了搓手里地泥土:“我的老鼠宰相……你真的不懂啊!雖然你是魔法師,但是顯然你不懂得建築學!老天,你以為這里是一個地下避難所?我告訴你,以我從小對羅蘭帝國建築學的研究。這里絕對不是一個避難所那麼簡單!”

他跺了跺地面,道:“你發現了沒有,這里的地面並不平整,而是很細微的從高往低的一個坡度……很細微,如果不仔細觀察就發現不了!往往弄出這樣地坡度地面,是為了防止有水會淹進來!水往低處流。使得存放在高處的東西,就不會受潮!”頓了一下,他指著通道的遠處:“你聽見了細微的氣流聲了麼?說明這里有隱藏的通風口。否則的話,這個地方被埋了這麼多年,你敢貿然下來,很快就會窒息死去地。”

他指著這分叉路口:“最重要的是,你認為一個地下避難所,需要弄這麼多分叉路口嗎?”

格格巫聳聳肩膀:“或許是建造這里的人擔心會有敵人沖下來,為了迷惑敵人呢?”

杜維笑了,他沒有再和格格巫爭論這些,畢竟術業有專攻,和一個魔法師討論建築學,不是什麼好主意。

“嘿,你走錯了,我們要走地是左邊。”格格巫看著杜維往右邊的岔口邁步的時候,喊了一句。

“我知道,我只是對這個地方好奇。”杜維說著,笑道:“好了,來吧,帶我走走看看。”

格格巫歎了口氣,只能由著杜維了。

老鼠的猜測其實還有有道理的,這個秘道寬不過兩人並肩,高不過一人的身高。而順著岔路口往前走,會發現拐過兩個彎之後,兩邊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挖掘出來的地窖一樣的房間。

“這里應該就是用來藏人的吧。”格格巫笑道。

“我親愛的老鼠宰相。”杜維沒好氣的指著這些猶如蟲卵一樣密集的地窖:“你覺得這麼多地窖,如果用來藏人的話,能裝多少人進去?五百人?八百人?見鬼……如果是避難用的藏身處,那麼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絕對不會弄出這麼一個能裝下數百人的地方!而且,他弄這麼多房間干什麼?難道躲避在地下逃難,還需要分房間睡麼?”

最後,杜維丈量了一下這些地窖的高度,臉色更是疑惑:“我的格格巫!你大概是當老鼠的時間太長了,已經忘記了正常人的身高是多少了!你看,這些地窖雖然很深很大,但是高度卻並不高!如果是一個成年男子的話,在這地窖里,就只有窩著身子蜷縮在里面!”

頓了一下,杜維回頭看著格格巫:“還有,你不覺得奇怪麼?我們走了這麼久,你發現了什麼?”

“……沒有。”老鼠搖頭:“這里都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就是什麼都沒有才奇怪。”杜維皺眉:“這里是地下!可是我們走了這麼久,看見了什麼?按理說,這種地下的建築,常年不見光。最適合于老鼠螞蟻或者蛇……這些生物生存!可是你看見這里有一只老鼠了麼?你看見這里有一只蜈蚣或者任何的昆蟲了麼?我剛才仔細地看了一會兒,這里居然連一只螞蟻都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嗎?”

格格巫終于說不出話來了。

隧道到了盡頭,杜維面前出現了一堵牆。

“這是盡頭了。”格格巫道:“我來過這里,什麼都沒發現過。你要回頭再往另外一個方向走走看麼?”

杜維卻不說話,靜靜的站在這里,看著這堵牆,沉默了良久,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不對勁。”杜維忽然搖頭:“我覺得不對勁。”

他指著這堵牆,又指了指身後的隧道:“我剛才一路走來,感覺修建這個地方的人。一切都很符合建築學的原理……可偏偏這里,這條通道走到頭。絕對不應該是一堵牆壁!從建築學上考慮,你看。我們剛才一路走來,腳下看似平坦,其實是有一個細微的坡度一直往上!如果這里是用來儲藏東西的話,那麼這里就是這個地下迷宮里,地勢最高的地方了!既然他們這麼建造的,這里應該是有一個儲藏東西的地窖或者房間……絕對不應該是一堵牆壁。”

“那麼,這堵牆壁後面有什麼?或許是一個秘室?”格格巫也來了興趣。

“弄開這堵牆就知道了。”杜維笑道。

這秘道里地牆壁都是用西北堅固的石頭建造地。如果對于普通人來說,或許砸開一面牆有些困難,不過對于兩個魔法師來說,就實在很簡單了。

格格巫施展了一個“土元素分解”的魔法,面前地這堵牆壁上,那原本堅硬的石頭里的土元素立刻分解流逝。原本堅硬的石頭變得猶如豆腐一般的柔軟,輕易的就被挖開了。

挖開了牆壁之後,迎面撲來的就是一股塵封已久地腐臭味道!這難聞惡心的味道。差點沒把杜維熏出一個跟頭來,他用力捂著鼻子:“老天,這里面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是茅房嗎?”

格格巫也一臉好像要隨時暈倒的樣子:“恐怕茅房也沒這麼臭!”

牆壁的里面果然是一個秘室,不過塵封了太久太久的時間,這里面被驟然打開,立刻渾濁的空氣里就讓人幾乎窒息,而杜維撕下了一片衣角包住了鼻子,然後又隨意弄了一個小小地風系魔法,使得風灌了進去,片刻之後,里面的汙穢之氣被一掃而空,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他從懷里摸出了一塊魔法寶石來,隨意地注入了一絲魔力,魔法寶石立刻閃現出了光芒,照亮了這個秘室。

光芒之下,可以清楚的看見空氣里漂浮著無數的粉塵顆粒,而幽幽的光芒之下,杜維看清了秘室里的東西,不由得愣住了,而身後,格格巫也低呼了一聲:“老天,這些是什麼東西?!”

地上,橫七豎八的倒著幾具尸體……不,准確的說,只是幾具骷髏架了!

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這些尸體的血肉早已經腐爛變成了粉塵……聯想到剛才走進來的時候,那惡心的臭氣是密封在這房間里的尸臭,兩人不由的就想吐!

而那空氣里的粉塵顆粒,則多半就是這些死人身上腐爛風化之後的尸體……

杜維臉色蒼白,如果不是勉力支持,恐怕當場就真的要吐出來了。

不過好奇心作用之下,他俯下了身子,屏住了呼吸,仔細的檢查起這些尸骨來。

按理說,就算是骨骼,存放了多年之後也會腐蝕的!但是這些骨架,卻異常古怪!

首先是他們的質地!杜維隱然的發現,這些骨架雖然有些地方已經氧化之後變得發黑了,但是隱隱的……卻泛出了幾分金屬的光澤!!

奇怪了,生物的骨架,怎麼會有金屬的模樣?

忍著惡心的感覺,杜維撕下了一片布包住了手,輕輕的敲了敲……然後他確定了,這些骨架的質地極其堅硬!如果是正常地骨骼。隨著鈣質的流逝,會變得脆軟甚至空心……但是這些骨架,紋理細致,更是非常堅硬!

難怪,當血肉都腐化掉了之後,這些骨架卻如此完整!

而第二點……就讓杜維心驚肉跳了!!

這些骨架……似乎不是人類!!

或者說……它們很像人類,但是卻不是人類!

比如面前的一具骨架,看上去大體的輪廓似乎是人,但是從體積和高度上看,更像是侏儒……可是偏偏骨骼粗大。極為結實!

或者說……是……傳說之中的矮人?!

還有其它的幾具骨架,大部分的構造和人類相仿。但是一些個別的地方,比如牙齒。頭顱的形狀,還有手指……

杜維回頭看了格格巫一眼,發現這只老鼠呆呆的樣子。

“格格巫。”杜維笑得好像有些滲人:“你知道我看著這些東西,想起了什麼?”

“什麼?”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

“還記得,我們在龍族把守地神山之上,看到的那些被龍族殺死地,妄圖闖過神山回到羅蘭大陸的……那些奇怪地生物麼?那些半人半獸的。據說是被上古神靈放逐的種族麼?”

格格巫說不出話了!

毫無疑問……面前這幾具骨架,分明就是那種東西!

這房間里一共有六具骨架,杜維一具一具的看完了之後,前兩具都是身材短小粗壯的……可能是矮人。後面的三具,則好像是某種半獸半人的怪物。

讓杜維吃驚地,是最後一具!

“天啊!格格巫。快來看!這是一個人類!一個純粹的人類!!”杜維驚呼了一聲,他彎腰跪在最後一具骨架的身邊。

從骨骼的形狀,輪廓。特征……這分明就是一具人類的骨架了!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怪物的里面,會有一個人類?

更奇怪地是,這個人類的骨骼卻遠離那些怪物,而是縮在牆角,從他的姿勢看來,是趴在那兒,面對牆角,他地手還保持著往前伸的姿勢。

杜維輕輕的撫摸這具骨架,他驚訝的發現,這個分明是人類的家伙,他的骨骼居然也好像那些怪物一樣……仿佛變成了金屬的質地,非常的堅硬!

如果說怪物天生骨骼就和人類不同,那還好理解……可這個人類,他怎麼做到的?

杜維心中滿是謎團,不由得呆了呆。忽然,格格巫走到了杜維的身後,仿佛發現了什麼一樣:“杜維!你看!牆壁上是什麼!”

“哦?”

杜維聞言朝著牆角上看去,果然,剛才自己激動之余,有了疏漏,此刻在手里魔法寶石光芒的照耀之下,牆角之上,赫然是一個用什麼尖銳的東西刻出來的圖案!

從這個死去的人類臨死的姿勢看來,很可能是他臨死之前刻上去的!

而且……圖案刻的很深,入石三分!這里沒有什麼工具,那麼可以解釋為……是他用自己的手指尖的骨頭硬刻的?

“這圖案……”格格巫忽然語氣變得異常古怪。

杜維仔細的盯著那個圖案,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了複雜的目光,有驚訝,有不信,甚至有恐懼,還有好奇……

因為,這圖案,赫然是一副飄揚的旗幟!

而旗幟的當中,一個猙獰的,瞪著空洞的雙眼的骷髏,仿佛正對著人獰笑!

血色骷髏旗?!!

草原上巫王的血色骷髏旗?!

這一刻,杜維的心跳猶如打鼓一樣。草原上的巫王的骷髏旗,怎麼會在帝國行省首府的總督府的地下秘室里出現?

難道這個死去的人類,是草原上的人?是薩滿巫師嗎??

還有,這些死去的怪物,如何解釋?!

羅蘭大陸之上,怎麼還會有這些被放逐的種族生物?

最後,一個線索。終于被杜維發現了!

他用力翻開了這個死去的人地尸骨,從他的身下,發現了,在堅固的石頭地板之上,刻畫著幾行小字!

這幾行字寫得極為潦草,更讓杜維感到郁悶的是,顯然寫下這幾行字的人,是臨終之前,神志有些不清楚了——字跡潦草也就算了,卻偏偏連文字都很混亂!一會兒是帝國的文字。一會兒卻夾雜著幾句自己看不懂的文字——想來是草原上的語言吧。這麼一篇東西,看得很是費勁。讓人看了更是沒頭沒腦。

這篇東西的內容如下:

“最後一次試驗成功了……可是結果卻證明了我的失敗,白河愁。我最優秀地弟子,你才是正確的。可惜我到了這一刻才明白了這點。雖然不甘心,但是最後一個試驗體也死去了……(這里插了一串杜維看不懂地文字)……人類的軀體無法承載,我已經證明了這點,用我地鮮血和生命……(又是一段看不懂的文字)……我終于明白,你奪去巫王的舉動是正確的,你才是最適合的統領大雪山的人選。我的確是一個瘋子……可血色骷髏旗之上,應該有我地名字!”

文字寫到這里,忽然空出了一大片,這個人顯然是用自己尖銳的指尖的骨頭在石板上刻出來這些的,石板上還隱約有已經干涸的,殘留的血地痕跡。

下面是一道拖了很長很長的劃痕。大概是這人寫下這些的時候,處于極度痛苦之中,手指在石板上抓出了一道可怕地深深的指痕!

最後的這段文字。卻清晰得多了!

“如果有人能看到這些,那麼你將是我選定的人。我不知道多少年之後才有人能看到這些。無論你是羅蘭人,草原人,或者是獸人,精靈,矮人……我將贈送你最大的財富!房間里左邊牆角上四下五,石板下藏有我一生的巫術!不管你願意不願意,如果你學了它,你將成為我第四個弟子!

作為回報,我將賦予你一項重任……

有朝一日,上大雪山,告訴白河愁,雖然他擊敗了我,奪去了巫王的位置,但是我一生,從來沒有後悔過有他這麼一個徒弟!”

最後下面的署名:

“大雪山第三百六十四任巫王,古蘭修,絕筆!願神聖的血色骷髏旗,永佑我大雪山!”

杜維一口氣讀完這些,不由得大驚失色!!

巫王?居然是一個前任巫王?!

身邊的格格巫也看完了這一篇東西,抬起頭來瞪著杜維,一人一鼠就這麼互視了好久,兩人都是面色古怪之極。

兩人默然好久,同時長長歎息。杜維苦笑道:“還真的是好大的發現啊!!”

格格巫伸出爪子用力的撓自己的頭,苦笑道:“好吧,這篇東西是一個叫做古蘭修的家伙的遺言,他是一個前任的巫王……他被自己的弟子,一個叫做白河愁的家伙擊敗了,被奪去巫王的位置……來到了我們的羅蘭帝國……還有……”

“好了,格格巫。”杜維擺擺手,他的笑容很是詭異:“這篇遺言,可是帶來了好多好多的資料……也帶來了好多好多的問題啊!”

“可是一個巫王,怎麼會在羅蘭帝國?而且還是一個行省首府的總督府里?!還能花這麼大的手筆建造這麼一個地下迷宮?”格格巫疑惑道。

杜維卻眉毛一挑:“我倒是正好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他指著石板上最後的落款:“古蘭修這個名字,我恰好知道。”

隨後他慢悠悠道:“在我來到西北的時候,我仔細查閱過德薩行省之前幾十年的每一任總督和領主的姓名資料。而這個古蘭修他三十五年前就任德薩行省總督,在位十幾年……正好是在上一次帝國和西北的戰爭之後,他死去了!而他,是帝國曆史上,德薩行省的最後一任總督!之後德薩行省就變成了貴族的領地,然後就變成了博翰總督兼管,現在,成了我的地盤……我恰好看到過他的名字。”

看著老鼠奇異的表情,杜維道:“我是從帝國的官方資料里看到的……你知道的,我看書可是過目不忘。”

“救命啊……”老鼠格格巫呻吟了一聲:“一個前任的巫王,失勢之後流落到帝國來,還可以解釋……可是他怎麼能當上總督?”

“這個……我就沒法解釋了。”杜維搖頭。

他此刻還不知道的是……

一個大雪山的弟子藍海,可以在帝都成為連皇室都極為尊重優待的大學者。

那麼,身為一個前任巫王,雖然是倒了台的巫王,但是憑借著這樣強者的神通廣大,進入帝國隱瞞身份,混到一個邊緣的不毛之地當一個總督的位置,也似乎沒什麼奇怪的。更何況,德薩行省這種鬼地方的總督,原本就是一個人人躲避不及的燙手山芋,混這麼一個官職,對于一個強者來說,並不太困難。

兩人相視了一眼,老鼠格格巫立刻跳了起來:“快!石板下的那個東西!這個巫王不是說留下了他畢生所學的……巫術麼?我可以一向對草原人的薩滿巫師的巫術很感興趣的!”

可是,隨著兩人翻開了那塊石板之後,卻都愣住了。

這個叫古蘭修的巫王沒有說謊,他的確留下了自己的巫術,這是一本冊子,顯然用了某種藥物浸泡過的,並沒有腐爛或者毀壞。

但是……上面的文字,杜維和格格巫都是一個字都看不懂!

“是草原人的文字。”格格巫歎了口氣:“我們需要翻譯。”

杜維笑了,他笑容很陰險:“翻譯麼?別忘記了,現在就在城外,兩萬多草原騎兵……能當翻譯的人選,可是足足有余的!”

上篇: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賽梅爾的真身】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一章 【強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