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三十一章 【強援】   
  
正文 第兩百三十一章 【強援】


秘道里的一切被杜維重新封存了起來。不過那些尸體……帶著金屬色澤的尸骨,杜維卻強忍著惡心的感覺,把這些東西交給了格格巫。

“你負責把這些東西清洗乾淨……然後我們好好的研究研究。”

從秘道里出來之後,格格巫領著杜維去了儲備倉庫。

在吉利亞特城被改造成工廠之後,這里目前最主要的產品就是索爾斯克亞發明的純粹的火元素——“火藥”。

這是利用火磷草為主要原料提煉出來的東西。目前在城里杜維專門開辟出了一片密封的棚子,專門種植火磷草。幸好這種魔法植物生命力頑強,並且西北這個干旱的地方,也特別適合這種植物的生長。

在杜維的授意之下,索爾斯克亞把提煉火磷草的方法,分解成了幾個不同的程序,交給了下面的奴隸進行。這樣一來,大大提高了產量和效率,同時分解不同的程序步驟,也使得生產的秘密不會泄露,因為除非把所有的程序集中到一起……否則的話,單獨拿出來,就連這些動手操作的工人,都並不知道自己在制造什麼東西。

儲備倉庫埋在地下,因為提煉出來的火藥可是危險的東西,尤其是大批的高純度的火元素,雖然用陶罐密封了起來,可這個世界地火元素比杜維前世知道的火藥濃度更高。更危險,如果儲備不善的話,一點火星就會引發災難。所以,埋在地下,避免陽光爆曬,是最好的選擇了。

推開倉庫的門,地窖里堆滿了一個個陶罐,這些黑糊糊的陶罐子制造的很是粗陋,不過杜維並不在乎這些。他的表情很小心,略微有一點兒緊張。

如果在這里發生一點意外引起火的話……身處這數噸火藥之中。當真就算是大魔法師也會被炸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的!

“我按照你地要求,制造出了導線。”格格巫翻開了牆角的一個箱子:“試驗了很多次。墮落花地藤是最適合充當導線的,它天生干燥容易引火。而且,很穩定。我式過你說地棉線,但是那種東西容易受潮。可這個墮落花的花藤就不同了,就算你把它丟進水里,都不用擔心。”

格格巫笑道:“我可以想想……當這麼一個陶罐口插上花藤,然後點燃一頭,遠遠的扔到敵人的陣營之中。會是什麼場面了。”

不過格格巫皺眉道:“只是,這東西能扔多遠?除非是大力士……如果不用人來扔的話,你打算怎麼做?用投石器麼?可是投石器很不穩定,萬一在發射的過程里出了意外,那麼就會炸死自己人了!”

杜維笑了:“為什麼一定要投?就不能從天上往下扔麼?”

頓了一下,他看了看倉庫里堆得幾乎到了天花板的陶罐。然後道:“現在帶我去看那些……掃帚。”

飛天掃帚是目前吉利亞特城這個工場里,生產地最最昂貴的魔法裝備了!

因為老瘋子艾黎可的這個發明,雖然是具有顛覆性的意義……可實際上。依然繼承了這個老瘋子發明的一貫特點——華而不實!

說的簡單一點,這個家伙每次發明什麼東西要用作原來某種稀有物質地替代品……可是他發明的東西,往往比原品更加昂貴和稀少!

掃帚,也是如此。

雖然這種掃帚,可以不用任何魔法水晶儲存魔力……已經是具有劃時代的顛覆意義了。不過問題卻出在掃帚地本身!

這種飛天掃帚可不是隨便什麼枯樹枝紮一紮就能做的!必須用五十年的胡桃木!人人都知道,在羅蘭大陸之上,胡桃木是一種極為罕見的樹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某種潛在的生物規則作祟,杜維前世那個世界里,常見的胡桃樹,在這個世界卻極為罕見,而且培植也極為困難。

胡桃木,尤其是五十年樹齡的胡桃木,是除了魔力水晶之外,最好的儲存魔力的物質,所以這種東西通常都被用來制造優質的魔杖——就連富有的魔法師,都沒有幾個人能裝備得起這種純粹的胡桃木的魔杖!因為五十年樹齡的胡桃木,實在太稀少了!

更何況,用來制造飛天掃帚的胡桃木,也不是普通的胡桃木。根據老艾黎可的發明,他居然創造性的采用了合成和嫁接的種種技術……嫁接技術在杜維的前世很常見,但是在這個世界就稀少了。

老艾黎可利用嫁接種植的技術,弄出了一種胡桃樹的變異品種,杜維當初恰好從老艾黎可那里弄來了幾株幼苗。

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賽特,這個和杜維曾經談過關于培植複合品種胡桃樹的魔法天才,在魔法工會里沒有人賞識他,杜維卻一眼看出了他的寶貴!

因為杜維不可能把身份尊貴的艾黎可大師招攬到麾下來專門配制這種混合品種的變異胡桃樹,那麼賽特,就是唯一的一個最佳人選了!

從這方面來看,這個大腦袋天才,萬金難求!

這種變異品種的培植讓賽特傷透了腦筋,幼苗的難以存活是一個巨大的難題……甚至就在有了時光流逝泉水的情況下,每次培植起來,都是十有九死。可以說,杜維手里的時光流逝泉水,賽特這里絕對是一個消耗的最大黑洞。

在另外的一個儲備倉庫里,格格巫消除了設在外面地一個魔法陣,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帶杜維進去。

“這些東西可真的是用時光流逝泉水堆出來的!如果按照市面的價格來算的話……每一把掃帚。僅僅是本身的這種變異胡桃木,都至少在十萬金幣以上!見鬼……你弄這麼多飛天掃帚干什麼?還不如多弄幾件飛天斗篷好了。”

杜維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任何新技術,開發過程總是消耗最大的……不過現在就好多了,不是麼?”

格格巫沉默了會兒,才認同的杜維說法:“不錯,在開始地時候,培植這種變異植物是最頭疼的,不過試驗了多次之後,浪費了大量地泉水。我們終于找到了一個最微妙的平衡點,之後地效率就高了很多。以後再制造這個東西。花費就少得多了。”

“所以,平均算下來。飛天掃帚的成本還是比用魔力水晶制造的飛天斗篷要低了。”杜維歎了口氣。

房間里,牆壁是一排精美的架子,這架子上掛著一排一排的……掃帚。

暗紅色的胡桃木,在斗室里發著幽幽的光芒,每一把掃帚地柄都雕刻得極為精美和流暢,上面還刻畫了細細的花紋……這些是風系魔法陣的圖案。

“這些風系魔法陣是我親手制作出來的圖紙,然後交給了一批雕刻工匠。分步驟雕刻在柄上的,你放心,那些工匠拿到的只是一個掃帚柄,沒有人知道這個東西是……掃帚。”

最後,格格巫從懷里摸了半天,摸出了一張羊皮紙來。上面密密麻麻地記錄滿了各種數據,交給了杜維。

“這是這批產品最後試驗的最終數據,索爾斯克亞和賽特都試飛過了。效果不錯……只不過,索爾斯克亞那個小子是一個笨蛋,他的腦子很聰明,但是實際操作地本事太差,他差點兒就摔斷了脖子……其實這個東西擺弄起來很簡單,只要會騎馬,就能騎這個東西飛上天。”

杜維看了一眼手里的最終結果。

飛天掃帚的開發,讓杜維很滿意。目前看來,因為材料的有限,還有時光流逝泉水耗盡了,第一批最終只制造出了五十把掃帚。而根據試飛之後,每個掃帚上刻畫的風系魔法陣,都擁有很強的效率。掃帚的柄上的頭段,有一個小小的六芒星的圖案,只要你騎在掃帚之上,手掌握住六芒星的部分,然後注入魔力,就可以引發魔法陣。

目前的飛天掃帚,可以承載大約兩個成年男子的重量,速度方面,最大速度比馬匹快了幾乎一倍,而持續飛行的時間……就看你的魔力能堅持多久了。

“索爾斯克亞那個廢瘥,能堅持一盞飯的功夫。”

這就足夠了。

索爾斯克亞真正的實力只是一個魔法學徒。

“大人,您真的要這麼做?”站在城頭之上,羅伯特騎士臉色有些難看。

可面前的杜維表情堅定,絲毫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可是……您身上的傷……”

“親愛的羅伯特騎士,別忘記了,我是一名魔法師。”杜維隨意伸展了一下身體:“對于魔法師來說,這點兒傷並不難治療。而且……我必須出去!”

“這太危險!”羅伯特還是強烈反對:“您現在身負所有人的命運,您是我們的主帥,是旗幟,如果您遇到半點兒不測的話……我很難想象後果的!事實上,昨晚您單騎闖營的舉動,當時如果我在場的話,無論如何都會阻止您這麼做的!”

杜維歎了口氣,指著城下。

太陽已經高高升起,陽光之下,草原人連綿的帳篷看上去更加清楚,人喊馬嘶,杜維如果用鷹眼術的話,甚至能看見草原武士坐在營地里磨刀的樣子!

“昨晚我的偷襲起到了效果,干掉了一個薩滿巫師……使得他們的氣勢大落。但是草原人這次大軍偷襲前來,絕對不會輕易退去的。看著吧,最遲等吃過午飯的時候,他們恢複了元氣,就會卷土重來的。”杜維一臉地憂色:“羅伯特。我們有多少家底,你很清楚,我們全部的軍隊加起來也不過兩萬多人……而且絕大多數都散落在各地,我們的騎兵一共只有三千!三千人,你認為在正常的情況下,能沖垮兩萬草原狼麼?能沖垮這些天生的馬背上的家伙們嗎?我們需要奇兵!所以,我必須出去……才有辦法破敵。”

頓了一下,杜維笑道:“好了,你放心吧,他們的薩滿巫師昨晚已經被我干掉了。我出去的時候,高來高去。草原人攔不住我的。”

羅伯特卻道:“大人,我擔心的並不是您被攔截!我擔心地是您親自上陣!身為主帥。您不應該戰斗在第一線!這不是主帥的責任!我更希望您待在城里,待在總督府里!”

杜維沒有再和羅伯特爭論這個問題,他簡單地下了令:“最遲傍晚的時候,你必須在城頭點燃一堆火焰,我要在十里之外都能看見火堆和黑煙!記住了麼?傍晚地時候,只要你點燃烽火,我保證你會得到強力的支援!而你要做的。就是在傍晚之前,保證這座城市的城牆之上,還豎立著郁金香旗幟!”

說完,杜維的身子已經輕輕的飄了起來。

羅伯特歎了口氣,對著杜維做了一個騎士禮節,目送杜維飛上天空遠去。

杜維算的很准。當他從城頭飛起,越過草原人地營盤上空的時候,不少草原騎兵都發現了天空之中的杜維。不過經過了昨晚的偷襲,大白天的太陽之下,草原人有了防備,一些最精銳的強弓手立刻挽弓對著天空一輪急射。這些草原上地強弓手,號稱可以一箭射落雄鷹,箭術極為了得,就連杜維都不得提升了高度,趕緊飛過。

他昨晚耗盡了魔力,五彩石戒指里的魔力耗盡之後,不是這麼短的時間內能補充完畢地,此刻他恢複的魔力,只有自己本身的五六成而已。實在無力再發動大規模的雷霆召喚了。

向著城市相反的方向,杜維一路遠去。

“那個郁金香公爵干什麼去了?”

金狼頭衛將站在自己的帳篷之下,面色陰沉的看著杜維遠去,這個身材極高的巨人,站在地面上,比身邊的同伴都要高了兩個頭以上。

“衛將大人,或許他是逃跑了。”一個草原人冷笑道:“城里的人不多了,我們遲早能攻破城牆的。”

“蠢貨。”金狼頭衛將撇了撇嘴,陰鷺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絕然:“他一定是去搬援兵的!哼……派四個百人隊往後方搜索,加緊戒備。還有……立刻讓勇士們做好准備,天黑之前,今天必須攻破城門!!不管如何,薩滿巫師在我們的軍中已經死掉了……損失了一位高貴的薩滿巫師,你們想想,我們回去之後會得到什麼樣的懲罰?只有不顧一切的拿下這座城市,才能有機會請求大王開恩饒命!”

嗚嗚的號角吹響,草原武士們聽見號令,紛紛列隊出戰!陽光之下,站在城頭的羅伯特騎士,看著城下密密麻麻如螞蟻一般的草原人,那一片一片的彎刀,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泛出刺目的寒光!

“堅持到傍晚!”羅伯特忽然拔出長劍,斬落在面前的城垛之上,大聲喝道:“死守!!”

身邊的親兵和副將都拔出長劍,眾人同時高呼道:“郁金香萬歲!!人在城在!!”

杜維朝著自己來時的方向一路疾飛出了七八里地,這才降低了高度,仔細的尋找自己的隊伍。

終于,在一片低矮疏松的樹林旁,有人看見了天空之上的杜維,立刻跑了出來,對著天空的杜維用力揮動雙手。杜維降低了高度,才看清了,是魔法學員的隊長齊格。

杜維帶來的那八百人都在這片樹林里隱藏著,他們聽了杜維的命令,一路退後到這里,以防止被草原人的狼騎兵斥候發現。

杜維落在了地面,齊格看著杜維完好無損,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氣:“院長大人!看到您安全實在太好了!只是您不是讓我們在這里等候吉利亞特城方向的火焰訊號麼?怎麼您親自到來了?”

杜維拍了拍齊格的肩膀:“沒時間解釋了!”

說著,杜維隨著他走進了樹林里。

樹林里,郁金香家的騎兵都下馬坐在地上,不過大家都戒備得很好,還有人爬上了樹遙遙的觀察著遠處。這片樹林雖然比較疏松,不過隱藏個千兒八百的人,足夠了。

杜維看見了蓋達這個小二百五,這個家伙一臉的風塵,看見杜維立刻撲了上來,一把就抱住了杜維,大聲叫道:“大人!大人!您在這里太好了!見鬼!我剛才真的想殺了這些家伙!居然膽敢放您一個人進城!這實在太冒險了!!”

身邊是蓋達的副將,蓋達奉命去搬援兵的時候,這個副將負責帶領隊伍,不過看他的樣子,嘴角還有血跡,顯然被蓋達狠狠的教訓過了。

“好了蓋達!是我自己要進去的,和他們沒關系。”杜維笑了笑:“你的部下都是優秀的戰士,他們有功無過。而且……我並不是沒有收獲,我干掉了一個薩滿巫師。”

說著,杜維立刻問道:“你呢?你什麼時候到的?我們的人全部帶來了麼?”

“沒有,大人。”蓋達一臉的羞愧:“我只找到了阿爾法大人帶領的八百人……其他的兩隊,隆巴頓將軍他們,我沒有找到……時間太緊迫了,我沒法跑得更遠,而且……您要求我必須在今天到達這里。所以……”

蓋達忽然就單膝跪了下去:“我沒有完成您的命令,請您責罰吧!”

杜維搖頭:“是我下令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實際情況,你能帶回來一隊人,已經很難得了。阿爾法騎士麼?”

杜維四下里尋找阿爾法侍衛長的時候,卻沒有發現阿爾法。

“他……聽說您自己一個人進城的事情,暴跳如雷,一個人脫離的大部隊,到前面去打探消息了。”

杜維心里一動,阿爾法叔叔……他果然還是擔心自己的啊。不過以阿爾法的實力,去打探消息,應該不會有危險的。

時間緊迫,杜維剛要說什麼,蓋達卻忽然低聲道:“大人……雖然我沒有找到另外兩隊人,不過我帶來了一些……客人。”

“客人?”

蓋達使了個眼色,杜維立刻往林子的深處看去,果然看見了一群穿著不同鎧甲的士兵,這些也是騎兵,不過和郁金香家的軍隊的鎧甲不同,這些人穿的卻是帝國的地方守備軍的鎧甲,胸前繡的也是荊棘花的圖案。

事實上,杜維的軍隊不過是家族的私軍,而這些人,才是真正的帝國官軍。

“怎麼回事?”杜維有些意外,因為這些家伙看上去人數還不少,大略的看上去足足有五六百那麼多。

“他們是努林行省博翰總督手下的隊伍。”蓋達低聲回答了一句。

杜維挑了挑眉毛。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章【吉利亞特城里的秘密!】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二章 【出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