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月霜之歎息】   
  
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月霜之歎息】


阿爾法靠在山坡後,稍微回了會兒氣,恢複了一點體力,然後心中暗暗計算了敵我的實力對比。

金狼頭的身邊,肯定有一些武技不低的部將軍官之類的人,而那個金狼頭,雖然受傷了,不過以金狼頭衛將在草原的地位,勘比帝國的軍團長,這樣的人,必然武勇,正常情況下,武技恐怕不會比自己差多少。

這樣一來,自己一個人,要對付對方六百人,要在六百人之中取金狼頭的命,就需要好好盤算了。

阿爾法是不怕自己會有什麼危險的。對方不過是六百敗兵。當日帝都政變,阿爾法都敢和神聖騎士團對著沖鋒,區區草原人他還不放在眼里。他唯一的擔心是,假如自己一擊不中,讓對方有機會阻止抵抗,然後用部下糾纏拖住自己,那個金狼頭如果跑掉了的話,就前功盡棄了。

得找一個時機!

阿爾法侍衛長深深吸了口氣,然後摸下了山坡,翻身上馬,遠遠的吊在草原人的後面,跟了上去。

終于,吊在後面足足半天時間,阿爾法等到機會了!

前面的荒原路邊,出現了幾所廢棄的屋子,看來很是破落,想必很久無人居住了。

不過讓眾多草原人眼饞的,那廢棄的屋子旁邊,遠離大路地位置。居然有一口井!!!

看見了井,頓時草原人發瘋了一樣的,就連垂死的人都似乎重新煥發出了生命力,呼喊著縱馬朝著那口井撲了過去!

一時之間,草原人亂作了一團。

此刻阿爾法已經繞過了草原人,就伏在了旁邊的一堆亂石之後,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一動!

機會!

那些草原人已經蜂擁到了井邊,這些野蠻人,看見了水的希望。已經顧不得什麼身份尊卑了,早有人取搶奪那吊繩上的水桶。可是剛拿到手,就被後面的人一腳踢翻。手里的桶也被搶了去。

混亂之中,多日來憋在心中的怨氣,陡然發作起來,不少草原人為了搶奪這桶,忽然就嘩啦一聲拔出了彎刀,雙目赤紅,猶如豺狼一樣看著原本自己的同伴。

“一群混蛋!!”一個嘶啞地聲音從後面傳來。金狼頭衛將伏在馬上,痛心的看著自己地這群部下:“你們想干什麼!你們的彎刀是用來殺敵地,不是對著自己的兄弟的!給我放下刀!!”

雖然重傷,但是金狼頭衛將平日的余威仍在,眾多草原人只能默默的收起了彎刀。

只不過,最後當大家圍到井邊的時候。卻無奈的發現,這口井已經枯竭!

有不甘心地人,還讓人用吊桶把他放入井里仔細檢查。可卻絕望的發現,這枯井里能找到的只有干燥的沙土!

剛平息下來的怨氣,陡然再次發作起來,草原人們絕望之余,凶性被激發起來,又饑又渴多日,他們此刻真的就好像一群狼一樣!!

忽然之間,也不知道是哪個家伙先動地手,大概是餓得失去理智了,陡然一刀刺向了身邊同伴的戰馬,戰馬狂嘶起來,可是缰繩被這人拉住了,掙脫不開,這人滿臉凶惡,連連揮刀砍去,戰馬被砍倒之後,他早已經湊了過去,大口的吞下一口馬血。

可是還沒來及喝下第二口,身後傳來一聲怒罵,刀光已到,他地頭顱沖天而起,帶氣一片血光。

原來是這匹戰馬的主人看見自己的戰馬被殺,草原人最重視自己的戰馬,很多騎兵的戰馬都是自己從小喂養出來的,眼看愛馬被殺,如何不心疼?他痛不過上來報仇,趁著這個家伙飲馬血的時候,一刀就剁了這人的頭顱。

可這麼一來,就好像火藥桶里的火星,立刻就點燃了大火!

呼啦一下,草原人們開始發瘋了。看著這匹戰馬反正已經倒斃死掉了,一些餓得眼睛都紅了的家伙,已經用力添著干裂的嘴唇,幾個人拔出了彎刀朝著那匹戰馬撲了過去,戰馬的主人要阻攔,卻立刻被旁人兩刀砍死,大家蜂擁而上,拼命的想用自己的刀割回一塊馬肉來。

事情有了開頭,後面就收不住了!搶到馬肉的人立刻就想跑開,但是旁邊早有人盯住了他們手里的食物,一時間乒乒乓乓打做了一團,堂堂草原王庭之下精銳的騎兵們,卻為了幾塊馬肉開始拼得雙目赤紅。

可是,一匹馬,哪里夠幾百人吃的?就算再怎麼搶,也是不夠!

這時候。終于有而更多人開始打起旁人戰馬的主意來!

更多人拿著武器砍向了原本的同伴。

搶馬!搶肉!

“夠了!!!”

金狼頭衛將怒不可遏,他忽然強打精神,陡然從馬上跳了下來,強忍著斷腿的劇痛,手里的馬刀一橫,已經當場斬殺了兩個發瘋厮打的草原騎兵。

刀鋒之上還滴著殷紅的血珠,兩個亂兵無頭的尸體倒在了地上。

“統統給我住手!放下武器!!”金狼頭衛將怒吼著。

看著重傷的將軍手里帶血的屠刀,這一下,非但沒有能壓下士兵的動亂,反而激發了更大的反彈!

金狼頭衛將忽然發現,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安靜了下來。那些士兵盯著自己的眼神,沒有了往日的敬畏,卻充滿了一種怨毒……和,貪婪!

“你們想干什麼!!”

一百個金狼頭衛將的忠心親衛立刻攔了上來,雙方拔刀相向。

“什麼狗屁金狼頭!”一個草原騎兵用力吐了口帶血的吐沫!大聲罵道:“這次打了敗仗。連薩滿巫師都死了,回去之後,你全家都要變做奴隸,現在還來對我們大呼小叫!”

其他人一聽,更是心動!是啊,什麼金狼頭衛將,回去之後,恐怕地位還不如自己一個小兵呢!

更有膽子大心腸狠地忍不住也想:這次回去吃了敗仗,懲罰肯定不輕,不如干脆殺了這個金狼頭。拿了他的頭顱去投奔羅蘭人!

眼看著雙方已經激出了火花,金狼頭衛將的忠心親衛和亂兵們涇渭分明的對峙著……

“內訌麼?”阿爾法躲在亂石的後面。臉上冷笑:“野蠻人果然是野蠻人。”

他握緊了手里的劍,正准備稱亂摸上去……

忽然。遠處的天邊,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密集的馬蹄聲,加上揚起的塵土,分明是有大隊地騎兵過來了!

原本還對峙的草原人,聽見這馬蹄聲,陡然人人變色。剛才還拔刀相向地人,此刻卻不自覺的轉過身來,重新站到了一起,緊張地看著來人。

“還愣著干什麼!所有人上馬!!!”金狼頭一聲令下,草原人還是執行了命令。

可此刻再跑已經來不及了!

對方是從西北方向來的,已經走出了兩步的阿爾法。立刻躲回了亂石的後面。

金狼頭衛將歎了口氣……是敵人的追兵麼?對方能追到這里來,那麼自己這次是死定了。現在自己一方人困馬乏,跑是跑不掉的了。

只不過。等距離近了,卻忽然看見,對方來的這一隊騎兵,隊列之中,高高舉著地,是一面黑幡!

黑旗軍?

是西北軍!!

來的這支西北軍人數足足有兩千余,只不過金狼頭卻看出了對方似乎不懷好意,因為對方到了面前,兩翼立刻分出了兩個百人隊,從兩邊包抄了過去,最後,卻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把自己一方人包圍在了里面!

這一支西北軍騎兵,人人都是一身純黑色的鎧甲,站定之後,人無聲,馬不叫,數千雙眼睛,卻冷冷的盯著場中的六百草原人,就好像看著六百待宰的羔羊。

這一支西北軍,隱隱地讓阿爾法侍衛長感覺到了一絲詭異。因為這些家伙,人人都是一身寒氣,就這麼整齊的坐在馬上,一聲不吭,幽冷幽冷的……

終于,就在氣勢壓得草原人快支持不住得時候,西北軍地陣列之中,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聲音。

“前面的,是尊敬的金狼頭衛將大人麼?”

隨著,西北軍的隊列無聲的分開,一匹黑色的駿馬之上,一個年輕的騎士緩緩的策馬走了出來。遠遠的,阿爾法看著這個家伙的臉龐,卻發現他的頭盔之下,卻帶著一副金屬的面罩!那金屬的鐵面罩,把他嘴唇之上的全部臉龐遮擋住了,只留下了一張嘴巴露在外面。

從他的聲音聽上去,這個人應該很年輕吧。

金狼頭衛將一看這個年輕騎士,他的眼神里立刻閃過一絲複雜的東西:“原來是少將軍!不知道魯高軍團長派少將軍來這里,是為了什麼?半路攔截我,留下我的命嗎?”

這個年輕的騎士坐在馬上,從鐵面之後,眼神里射出一縷寒光,只不過,那嘴唇卻在微笑。雖然看不到他的全部面容,不過從他笑起來,嘴角優美的弧線可以看出,這人應該是一個美男子了。只不過,那眼神里幽幽的寒光,實在是讓人心里極不舒服。

“金狼頭衛將閣下。”這個被稱做少將軍的騎士仿佛在微笑:“的確是我的父親派我來這里的,只不過……他給了我兩條截然不同的命令。”

金狼頭衛將感覺到了危險,他握緊了彎刀:“什麼?魯高軍團長想背叛我們的盟約嗎?”

“不要說的這麼難聽。”這個年輕地騎士搖頭:“我的父親一向告訴我,沒有什麼永遠的盟約,所謂的信義。不過只存在于利益的基礎之上。”

頓了一下,這人的聲音仿佛還帶著幾分悅耳,輕輕笑道:“父親給我兩個命令:第一個,如果你們這次取勝了,我的人將歡送您回到草原,同時順利接管吉利亞特城斬草除根!至于第二個命令麼……如果您不幸失敗了,那麼,不好意思了,擅自放入敵軍進入我國的領地,是我們西北軍的‘疏忽,。為了彌補罪責,西北軍將士們浴血奮戰。擊退了敵人,同時擊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金狼頭衛將。……尊敬地衛將大人,您看我對軍部的報告上這樣寫,是不是合適呢?這樣地結果,是不是能‘將功補過,呢?”

說到最後,他鐵面之下的雙目,已經迸發出了一束刺目地寒光!

金狼頭衛將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聽完這少將軍的話。心里已經料定自己此番必然無幸了,卻慘然一笑,挺起胸膛,盯著這個年輕的騎士,沉聲道:“弱肉強食!我早就知道你們羅蘭人都是狡猾卑鄙的豬,絕對不會守信用的。見勢頭不好。必定會倒戈一擊。”

“尊敬的金狼頭……我們羅蘭人是這樣,你們草原人又何嘗不是呢?”年輕地騎士對于金狼頭的話絲毫不動怒,依然端坐在馬上。靜靜的看著這個家伙:“不過,我自小就敬重勇士。你位列王庭之下的金狼頭衛將,也是草原上數得過來的勇士,我可以格外開恩,給你一個死在我劍下的榮耀。”

說完,這個年輕地騎士身子一躍,就已經從馬上跳了下來,緩緩的脫下了頭盔,然後按住劍柄,往前走了幾步:“金狼頭,我給你一個和我公平決斗的機會。如果你贏了,我就拼著讓父親責怪,放你們回去,也沒什麼。”

“當真?”金狼頭衛將地眼神里立刻爆發出了一絲生機。雖然已經做好了死的准備,可但凡是人,只要還有一絲生機,也還是會忍不住想去抓住的。

“當然!”年輕的騎士依然在微笑。他雖然脫去了頭盔,可是臉上依然帶著那幅鐵面,一頭栗紅色的頭發如火焰一樣,卻在腦袋後面輕松的紮了一個辮子。

說完,他單手一抬,圍在周圍的兩千西北軍精銳騎士,同時舉起騎槍來!明晃晃的槍尖就指著中間被圍的六百余草原狼。

“不用緊張。”這位少將軍看著惶恐不安的草原人,輕蔑一笑,手掌揮了揮,所有圍在周圍的西北軍騎兵,都默默的策動戰馬緩緩退後,把包圍圈擴大了一些,可是手里的騎槍依然平舉。

金狼頭衛將臉上的表情時而陰沉,時而疑惑,終于片刻之後,下定了決心!

就算這個小子是騙我的又怎麼樣?大不了一死而已!不過既然他非要自己找死和我單挑,老子就臨死之前還拖一個墊背的!讓該死的西北軍團長,魯高那個老小子,失去一個兒子!我也算夠本了!

說完,金狼頭已經高高舉起了自己的彎刀,指著天空,陡然深吸了口氣,仰天長嘯起來。他這一聲長嘯,猶如狼嚎一般!原本重傷頹敗的臉龐之上,忽然就煥發出了一股子草原人特有的彪捍的豪氣來!

他雖然斷了小腿,咬牙站在了這個少將軍的面前。幸好,腿只是斷了一條,另外一條腿還能勉力支撐,金狼頭橫刀在面前,喝道:“來吧!毛兒都沒長齊的小子!想要我金狼頭的腦袋,看看你這小子夠不夠分量!”

他話音剛落下,身邊的眾多草原狼都紛紛呼喊助威,剛才還要生死互相拼殺得草原狼,此刻不得不再次團結起來,畢竟對方說了,只要金狼頭決斗贏了,就放自己這些人一條生路。

滋……滋……

面對金狼頭氣勢的上升,這個少將軍卻不急不躁,動作極為緩慢的拔出了自己隨身佩戴的長劍,他的動作仿佛慢吞吞的,劍出鞘的時候,劍鋒刮在吞口之上,發出滋滋的聲音,一雙眼睛的寒光,卻始終盯著金狼頭。

金狼頭被這小子盯得心中感到極為不舒服,忽然大叫一聲。雙手握刀,身子陡然就朝著少將軍撲了過去,雙手握住彎刀,當頭就是一劈!

能在草原上位列金狼頭,實力自然不容小覷,他這一刀劈出來,彎刀之上已經瞬間爆發出了一團赤紅的火焰,就猶如帝國騎士地斗氣一般!

轟的一聲,已經結結實實的斬落在了少將軍抬起的長劍之上。這少將軍的動作卻看似輕描淡寫,只是橫劍這麼一擋。金狼頭雷霆的一擊就被他接下了。

不過他也並不輕松,腳下就聽見咔咔幾聲響。干土碎裂,他的雙足已經深深的陷進了土里。

金狼頭狂吼聲中。他雙手握刀,一口氣連連斬落,這一氣呵成的攻擊,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在遠處偷看的阿爾法看在眼里,也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這個金狼頭,果然厲害!他一刀快似一刀!更是一刀狠過一刀!每一刀下去。斗仿佛帶著開山裂石地威力,尤其是刀鋒之上的那火焰一般地斗氣,幾乎照得人猶如一團火球一樣,刀鋒每一次斬落,都隱隱的仿佛帶著呼嘯地雷鳴一般!

這一口氣連續的十幾斬,這個少將軍果然節節退後。他依然雙手握著長劍,左右格擋,彎刀每一次砍在長劍之上。都能爆發出一連串耀眼的火花來!

和巨人一般的金狼頭相比,這個少將軍的身材就仿佛顯得淡薄了許多,可是任憑對方這樣狂風暴雨一般的猛攻,他卻守得極為嚴謹,雖然一口氣連連後退,但是這一連串得猛斬,卻被他盡數接下了!

金狼頭衛將開始喘息,他原本就是受傷的身體,加上多日地疲憊,這麼狂攻一氣,後繼乏力。只覺得手里的彎刀仿佛越來越沉重,這一口氣的猛攻已經是竭盡全力,可是這個年輕的小子,居然這麼毫不猶豫的全部擋下了?!

少將軍的呼吸也並不平穩,只是雖然剛才一口氣節節退後這麼遠,略微有些狼狽,只是他嘴角地那一次冷冷的微笑,卻始終沒有消失,敏銳的察覺到對方後繼乏力,他忽然身子一擰,再次退後幾步,和對方拉開距離。金狼頭腿上有傷,沒法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喘息回氣。

“你就這點本事麼?”

“廢話那麼多!”金狼頭忽然深深吸了口氣,他地雙眼瞬間變得赤紅,隨即陡然彎刀一舉,握刀的手臂陡然瞬間漲大了一倍,有原來的兩個那個粗,狂吼一聲,他的彎刀之上紅光大做,彎刀卻似乎承受不了這麼強的力量,發出了嗚嗚的嗡鳴聲。

金狼頭卻身子忽然從地上彈了起來,人在空中,朝著少將軍落了下去,就仿佛一頭獵食的雄鷹一樣!

少將軍的眼神里這才露出了真正的驚訝,他嘴角的冷笑也變成了興奮,再次退了一步,看著從天而落的金狼頭,卻忽然單膝跪了下去,雙手橫劍抬起一擋……

鏗!!

一聲清脆的聲音,卻仿佛刺破了人的耳膜那樣的尖銳,不少站得近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而彎刀和長劍得交接之處,忽然爆發出了一團光芒,強烈得氣浪四處翻滾而出。

紅光之中,就聽見喀嚓臆一聲清脆的聲音,金狼頭的彎刀之上,忽然無數裂縫出現,隨即裂縫蔓延起來,終于砰的一聲,彎刀化作了碎片,四散疾射而出,金狼頭噴了口鮮血,身子倒著飛了出去。

這個少將軍卻已經緩緩的站了起來,他喘息也很是急促,看著這個金狼頭,冷笑道:“的確厲害……可惜,如果你身上沒傷的話,還能在我的劍下多堅持一會兒。”

說完,這個少將軍看著兩手空空的金狼頭,詭異一笑,長劍抬起,劍鋒指著對方。這細細的長劍之上,陡然出現了一絲銀色的光芒,一股寒氣瞬間從劍鋒之上爆發出來。

好好的一柄長劍,卻仿佛帶氣了一團冰雪漩渦一樣,那漩渦越流越洶湧,越來越龐大,陡然呼嘯一聲,朝著金狼頭席卷而去!

站在亂石後面的阿爾法看在眼里,忽然心里一動,差點沒驚訝的叫出來!!

這夾雜這冰凌的寒氣席卷而去,卻依然帶著那一團銀色的華麗光芒,遠遠看去,猶如月下之霜一般!

那一團寒氣已經變成了一片風暴,陡然之間就已經把金狼頭包裹住了,瞬間,把這個巨人武士凍結成了一個冰柱!

冰霜退散而去,少將軍單手提劍走到了被凍結在了冰凌里的金狼頭身邊,冷冷的看了一眼,已經化作了冰雕的這個對手,輕輕一笑,忽然原地一個轉身,手里的劍鋒帶氣一道妖異的圓弧,無聲無息的,就把這冰雕的頭顱輕輕割了下來!

全身被凍僵的金狼頭,沒有流出半點血液,頭顱被少將軍輕輕提起,仔細的看了兩眼,滿是嘲弄:“真讓我失望,堂堂的草原金狼頭,原來也就是這種水准,不過是羅蘭騎士七級左右的實力罷了……哼,名不副實啊。”

說完,他輕輕把頭顱一拋,周圍的一個西北軍騎士趕緊單手接住,立刻抖開一個包袱,把頭顱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藏好。

少將軍已經翻身上馬,看了一眼這些已經目瞪口呆的草原狼。這群家伙,饑渴之余,又親眼看著將軍被人格殺,外面還有兩千多全副鎧甲的鐵騎,長矛對著自己。這些人眼神里閃動著絕望,卻已經失去了草原狼的勇氣了。

“殺了,一個……不留。”

輕輕留下了一句,這個少將軍已經掉轉馬頭,冷笑離去。

身後,喊殺震天!

站在亂石之後,阿爾法侍衛長小心翼翼的隱藏了自己全部的氣息,眼前已經變成了一片純粹的屠殺場。可是他的眼神卻忍不住追著那已經騎馬遠去的西北軍少將軍的背影!

這個年輕的騎士……好強!真的好強!

那個金狼頭,怎麼說也有七級的實力吧!和自己也算是差不多了。

可是這個年輕的騎士……他是幾級?

尤其是他最後使出的那一招!

阿爾法侍衛長猛然心里一沉!

因為,他分明認得那一招!而且親眼見過那一招!!!

就在帝都政變當日!那個橫空出現的已經晉級聖階的羅德里格斯!!用他的月下美人,施展出了他的獨門絕技!

月霜之歎息!!

毫無疑問!這個年輕的少將軍,使用的是冰霜斗氣!而且居然還是和羅德里格斯一模一樣的武技!!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四章 【大捷!阿爾法的決斷!】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黃鼠狼登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