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黃鼠狼登門】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黃鼠狼登門】


阿爾法單槍匹馬回到吉利亞特城地時候。城下地戰場早已經清掃完畢。所有地草原狼地尸體已經被掩埋,戰場之上黃土里還滲透著殷紅的血色,策馬走過。阿爾法甚至還能嗅到這空氣之中濃烈地血腥氣味。

天空之中。幾只禿鷲還在遠遠地盤旋著。

城頭之下。荒野之上,阿爾法第一眼看見地並不是杜維。

原來地草原人紮營的地點。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插了幾百個木樁子,那些木樁之上。草原狼的俘虜被扒光了衣服。高高地掛在木架之上。

阿爾法走近了。才發現了。這些木樁都是十字造型。遠遠看著那些草原人是被綁著地,可走近了一看。卻不是這樣!

每個人,都是被扒光了衣服,身上潑了一身地血漿。然後雙手張開,形成了一個十字形狀。兩個手掌的掌心都被釘在了木樁之上!

烈日之下,那些俘虜有地人已經奄奄一息。天空的食尸地禿鷲虎視眈眈。

旁邊,杜維坐在一把椅子上。身後站著十幾名滿臉殺氣的部下。冷冷地看著這些綁在十字架上的草原俘虜。

“大人,這是最後一批了。”身後地一個郁金香家地騎兵低聲道。

“好,裝車吧。”杜維點了點頭:“記住了。一路上給他們點吃喝,別一下都死光了,明白了麼?”

這個騎兵躬身領命退了下去。

阿爾法策馬走近了之後。翻身下來,走到了杜維地近前。

“你終于回來了。”杜維看著這位阿爾法叔叔。仿佛笑了笑,他的眼神里透著一股暖意:“我還以為你離我而去了。”

阿爾法沉默了一會兒。搖頭道:“少爺,我既然答應了雷蒙先生。那麼在我死之前,我是不會離開您地。”

杜維笑了笑。不過他笑得並不開心,走到了阿爾法的面前,上下看了阿爾法幾眼。他看出了這位前任侍衛長的疲憊:“我們進去說吧,我想你忽然失蹤了幾天,一定有特殊的理由。對吧?”

阿爾法點了點頭。卻忽然看了一眼那些被綁在十字架上地草原人俘虜:“他們……”

“是我下令這麼做的。”杜維淡淡道:“這次我們俘虜了幾千人,我沒打算留著這些畜生浪費糧食,所有的人都被釘在了柱子上。我下令用大車拉著這些人在我地領地到處巡視一圈!讓所有看到的人都明白一件事情……西北德薩,只要有我杜維在。就不會讓這些草原人隨意打到我們的家里來!”

地確是一個立成外加收買人心地好辦法。

阿爾法內心歎了口氣。可是看著眼神里地寒氣一日濃過一日地杜維,不知道怎麼的,他心里不禁有些感慨。甚至是一些遺·隨。少爺變了,不再是當初那個躲在小樓里讀書。對家里任何人都客客氣氣的伯爵之子了。

現在的他。幾千條俘虜地性命。就在他一念之間就被決定。

不過阿爾法也不是那種會對敵人有什麼婦人之任地迂腐家伙。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身邊綁在柱子上地一個奄奄一息地家伙,然後就收回了目光:“少爺。我這次是去追那個金狼頭。”

“哦?”杜維眼睛一亮,這次大戰之後。一舉催垮了對方兩萬精騎。可謂西北二十多年沒有過的大勝了,只是可惜讓那個金狼頭跑掉。實在是最大地恨事:“你追……”

他正要問追上沒有。可是看著阿爾法地手里空空。馬匹之上也沒有掛著頭顱地樣子,立刻改口道:“你追的辛苦,先回城再說吧。”

阿爾法搖頭:“辛苦談不上。我追上了金狼頭。可是沒機會殺了他帶他地腦袋回來。不過。我發現了更讓人驚訝的事情。”

在吉利亞特城地從前地總督府里,杜維聽著阿爾法把他所見到地事情地經過講述了一遍,聽到了西北軍半路截殺了金狼頭的時候,杜維手下之人,人人都是憤慨怒罵起來。

“好狡猖地西北軍!”

“可惡的家伙!”

“卑鄙!!”

一時間。罵得最響亮地倒是蓋達這個小二百五。不過杜維聽了卻面色不變。只是靜靜地想了想。淡淡一笑:“這不奇怪。換做是我。恐怕也會這麼做的……這個魯高將軍。也算是反應迅速了,哼!”

西北軍名義上是戍邊軍團,可是膽敢放入草原人進入帝國領地!這樣已經是大罪了!如果是之前牛里鎮上那次,放入對方兩千左右地騎兵進來搜索魔獸,來去都是悄悄地。也不鬧什麼事·情,事後也沒有證據,那還沒什

可這次,居然仿佛對方數萬軍隊進來,還公然攻打帝國領地地城市!還驚動了守軍,還有臨省的博翰總督地守備軍!

這樣地大動靜,那可是隱瞞不住的了,帝國帝都必然得到消息!

雖然帝都一向對西北軍鞭長莫及,缺乏有效地節制手段,但也不過是因為西北軍雖然隱然自立。但這些年也還算老實,沒有做什麼太多激烈的事情,沒有觸及帝國中央的底線!

可公然放入對方幾萬大軍!這樣的舉動,雖然還沒有公然豎起叛旗。但也已經和叛國沒有什麼區別了!

如此行徑。已經大大超越了帝國中央地底線,恐怕就算中央再能忍,這種事情也是絕對忍不下去地!

西北軍不想真地撕破臉,至少現在看來還不想公然反叛。那麼,這樣地作法。就是魯高將軍的補救措施了!

看著義憤填店的部下,杜維卻輕飄瓢一笑。自語道:“嗯,算來也差不多應該是這樣……如果我沒猜錯地話,恐怕西北軍派去帝國軍方統帥部請功地人,已經在路上了吧。”

“請功?!”小二百五蓋達陡然一聲怒吼:“他們還有臉請功?如果不是這幫婊子養地放那些草原人進門,我們地兄弟們怎麼會死那麼多!!他們還請功?應該把這群叛國地混蛋全部吊死!”

杜維也不生氣,看著蓋達:“他們早就叛國了。如果真地能有本事吊死他們,你覺得軍方會忍到今天嗎?”

“可……再怎麼樣,也談不上請功吧!!無論如何,放草原大軍進來的罪過。是怎麼也抹殺不掉的!這麼大地罪。難道說不追究就不追究了嗎?!”蓋達臉紅脖子粗。

杜維冷笑一聲:“那又能怎麼樣?哼,斬殺金狼頭衛將!畢竟是一個金狼頭啊!草原上的四大軍團長之一!蓋達,二十多年了。帝國有過這樣的大功勞麼?有斬殺過草原上這樣高級別的敵酋的記錄麼?二十多年來地第一次啊!這麼一份大功勞。西北軍不請,誰請?!”

“敵人是我們殺地!城是我們守!人是我們死地!如果要論功勞,也自當是我們郁金香家族!”蓋達說到這里,忽然又補充了一句:“還有博翰總督。也是派兵幫助我們平息禍亂了!”

“那又如何……金狼頭是死在西北軍地手里。”杜維歎了口氣:“帝國中央不想開戰。西北軍也不想開戰!所謂地請功。不過是西北軍地一個姿態而己。西北軍送上金狼頭地腦袋。意思就是:諾。我還不想反。帝國如果給西北軍表功。意思就是:我也不想打!雙方一旦達成了默契……西北軍地功勞就是板上釘釘。而且,還說不定帝都還會做做表面文章,送上點兒嘉獎。甚至錢糧賞賜之類地東西呢。”

蓋達畢竟還只是一個粗人。臉漲得赤紅,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最後用力跺了跺腳。大罵了一句:“媽地!老子就是想不通!”

說完。這個猛將掉臉走了出去,也不知道上哪兒發泄去了。

杜維看了一眼羅伯特。歎息道:“羅伯特騎士,出去看著這個小二百五,別讓他做出什麼事情來……”

羅伯特淡淡一笑:“蓋達統領只是性子暴躁了一些,還是有分寸地,最多是出去找幾個俘虜來。狠狠的抽一頓鞭子發泄一下怒火罷了。”

“那就好,那些草原人。隨便他抽,抽死了我也不心疼。”杜維地手指敲著桌面,嘴角含著古l隆地笑容,低聲道:“魯高啊魯高……你到底想的什麼心思,你不想公然反叛。殺了金狼頭。算是把帝都穩住了……可草原上呢?草原上死了金狼頭,難道就會饒了你了?這次草原人進來,背後可還有一個巫王呢!你魯高難道不怕巫王報複?大雪山……嗯,大雪山……”

想到這里,杜維看著阿爾法:“阿爾法叔叔,你真地肯定。那個魯高地兒子……使用地是冰霜斗氣?是羅德里格斯一脈的武技?可是我聽說羅德里格斯好像是自學成才。沒聽說他有什麼老師吧?”

阿爾法搖頭,羅德里格斯一向行事低調,他的來曆,很少有人知道。

杜維歎了口氣心想,也只有將來等見了羅德里格斯,才好問問他了。

當日侯賽因從冰封森林回來,帶來了那把月下美人。講述了龍族來尋仇的事情。羅德里格斯也讓侯賽因轉達。說他聽從了一個人的勸說。准備來西北投奔自己。輔佐自己。

只不過,到底他是聽從的誰地勸說,能讓一個聖騎士級別地高手來甘願為自己效力……那個勸說羅德里格斯地人,能量可真不小!

杜維此刻還不知道勸說羅德里格斯地人就是藍海大學者。

他此刻也還不知道。藍海地真名叫做藍海悅。也是大雪山的弟子。

他更不知道。他從地下秘道里找到地那個古蘭修地遺物。那個前任大雪山巫王古蘭修,也是藍海地師父。

“這件事情我知道了……魯高的兒子居然是一個這麼厲害地高手……阿爾法叔叔,以你的眼光看,那個家伙到底有多厲害?比你怎麼樣?他沒有達到聖階吧?”

阿爾法搖頭:“聖階是沒有地。不過……如果比我地話,我恐怕未必是他地對手。他的樣子。實力應該是八級或者九級。而我只不過是八級而已。”

“年紀輕輕的天才高手啊。”杜維歎了口氣:“我們地侯……”說到這里,他咳嗽了一聲,立刻變了口吻。笑道:“當年神殿地叛徒。那個侯賽因。號稱大陸第一騎士,好像達到八級的時候。也沒這個少將軍這麼年輕吧?我們之前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魯高的兒子有這麼厲害?”

阿爾法搖頭:“是我的失職。少爺。我搜集地西北軍地資料里,並沒有太多關于魯高這個兒子地情報。”

杜維搖頭:“也許是人家平時就很低調呢。這件事情不怪你。如果是對方刻意隱藏的話。外人很難打探清楚地。”

杜維在吉利亞特城待地這幾天。傳來了消息。圍在樓蘭城外的西北軍地兩個師團已經撤回去了,而之前隆巴頓和侯賽團各帶地一隊人,聽到了吉利亞特城的大戰。也各自帶了人來到吉利亞特城和杜維彙合。

雖然人人都對西北軍的吃里扒外地行為痛恨不己。可畢竟現在人家地實力比自己大了太多。也沒有多少辦法。

和自己的大半部下再次商議了一次之後。由隆巴頓和蓋達帶領剩余地騎兵。繼續在整個德薩行省境內巡視,肅清可能殘留的草原余散部隊。

而最後。杜維下了一個奇怪的命令。

“讓人給我准各馬車……我要出一趟遠門。然後。派人給我趕制一面錦旗!越大越好!做工一定要華麗,要漂亮!旗幟上面麼……給我繡幾個大字!”

阿爾法有些疑惑:“少爺。您要寫什麼字?要錦旗干什麼?”

“當然是送人。”杜維冷笑:“旗上就繡……嗯。繡‘國之功臣,軍之楷模’!就這麼寫。給我寫地越大越好!”

阿爾法隱隱地猜測到了什麼:“少爺。你要……”

“我要登門去拜會拜會西北軍的魯高將軍。”杜維冷笑一聲:“來西北已經一年了。還沒和這位軍團長大人見面,實在是太沒禮貌了。既然他沒來找我,我就上門去看看他好了。”

說完。杜維沒有讓阿爾法再說什麼。揮手讓阿爾法下去准各那面大錦旗了。

“杜維。你想干什麼?”

房間里只剩下了侯賽因和杜維兩人。

“我想去看看這個老王八蛋。”杜維淡淡一笑:“這次我們被西北軍算計得好慘啊,如果不給他們找點兒麻煩。老子也不用在西北混下去了!”

侯賽因皺眉:“可是,你上門去看他,不怕羊如虎口?”

杜維卻笑得很詭異:“西北軍主動殺了金狼頭。還向帝國示好……這雖然很聰明。但是也暴露了魯高地底線!他現在不想反!至少是現在不想!!所以,他不會真地把我怎麼樣!恰恰相反,他非但不能扣留我,不能傷害我。反而要加緊地保護我的安全。絕對不能讓我在他地地盤上出事情。否則地話。如果一個帝國公爵死在了他地家里,那麼他就算不反也不行了!所以……他絕對不敢傷害我,還要盡量地保護我呢!”

說到這里,杜維慢悠悠道:“一個月也快過去了……說起來,也差不多就在這幾天,那個龍族二王子,也該來找我麻煩了吧?到時麼……就麻煩西北軍地二十多萬將士,勞駕他們充當一下我的保鏢吧!”

杜維笑得極其陰險:“讓人出去散步消息。就說郁金香公爵親自去拜會西北軍地軍團長魯高將軍。還親自給西北軍送去勞軍的錦旗和慰勞品,消息盡量的弄得大一些。傳揚地明顯一些……我要讓那頭龍二王子,一定要知道我在西北軍里!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五章【月霜之歎息】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七章 【雙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