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三十八章 【西北魯高】   
  
正文 第兩百三十八章 【西北魯高】


車隊行到了努林行省的賀蘭城的時候,隨軍一路護送的博翰總督的守備軍就已經掉頭離去了。

這賀蘭城也算是努林行省的一座大城,背靠著一座賀蘭山,這賀蘭山算是乞力馬羅山脈邊緣的一個小山峰。偏偏這麼一個乞力馬羅山脈拖出來的小尾巴,卻不偏不倚,正好攔在了努林行省的中間,很巧合的,把一個努林行省一切為二。

一貫以來,博翰總督和西北軍雖然不明說,但是大家都保持了默契,雙方以賀蘭城為界限,努林行省境內賀蘭城以北是西北軍的地盤,南邊是博翰總督的。

賀蘭城是控制在西北軍的手里的。遠遠的距離城還有十幾里的時候,博翰總督派來的護送騎兵剛剛撤走,遠處賀蘭城的方向,就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一個舉起黑旗的西北軍騎兵千人隊跑了過來,這次卻是客氣了很多,這些騎兵在遠遠的停住了,不多時候,就有人來上報杜維,西北軍派來迎接公爵大人的一位將軍,想求見公爵大人。

杜維從馬車上下來一看,卻是老熟人了。

那個專門負責西北軍後勤軍資補給的多多羅將軍,這個胖子看上去臉上的油光有多了幾分,大概是趁著這次春季操演,沒少從博翰總督手里撈軍餉吧。

這個和杜維打過好幾交道的胖子,還是和杜維頗為熟悉的。之前幾次來找杜維要軍餉地時候,杜維也都沒有給他什麼臉色看,而且按照官場的慣例,他也頗拿了點兒好處。西北軍從上到下,這個猥瑣的胖子,大概是和杜維關系相對而言最為熟絡的一個人了。讓他領兵來迎接,也算是合適人選。

“公爵大人,好久不見。”多多羅下馬來到杜維的面前,行了一個禮,然後熱情的走了過來。拉著杜維的手笑道:“公爵大人,想不到您居然登門來拜訪。我奉軍團長大人的命令,已經在這賀蘭城里等了一天啦。”

既然這次是來上門當客人的。杜維雖然心里對西北軍恨的牙癢癢,可臉上還是堆積起來了笑容,笑著道:“我只擔心來得太魯莽,不請自來地客人,會不會讓魯高將軍覺得我失禮啊。”

兩人說了幾句沒有營養的話,杜維察言觀色,卻看著這個肥胖如豬地多多羅。使用眼珠亂轉,顯然是仔細打量杜維的車隊,眼神里不時閃過警惕地味道。

不過杜維也不怕他檢查,反正自己車隊里就沒有藏什麼東西,這次來,杜維是完全大搖大擺來拜碼頭的。順便……引禍。

心想:老子車隊里是沒帶什麼危險品。不過麼……過兩天,一頭龍就要空運到了!

多多羅看了一圈,杜維這車隊里人數不過兩三百。馬車不過三四輛,也沒什麼可看的。倒是看了半天,對杜維的車夫產生了一絲興趣。

“夷?公爵大人,想不到您也喜歡用這南洋的蠻子。”多多羅笑了笑,壓低聲音道:“我們魯高將軍也是喜歡,最近剛得了幾個來自南洋的漂亮女奴,公爵大人來的巧,正好有福氣可以見到啦。”

杜維笑著不說話,多多羅一拍腦袋,佯裝失言一樣,笑道:“該死該死!是我多嘴啦!聽聞公爵大人得到了李斯特侯爵夫人地青睞,有侯爵夫人這樣大陸第一美人,一般的庸枝俗粉,哪里能入得了您的眼睛。”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卻不住的觀察杜維的反應,杜維則笑了笑,也不解釋什麼,隨口道:“多多羅將軍說笑了,不過西北這里還能看到南洋地美女,看來魯高將軍也是我道中人啊!”

說著,就要拉多多羅上馬車。

多多羅原本身上就沒有太多真正的軍人氣質,在西北軍里,他更像是一個財政管家,既然有舒服的馬車乘坐,也就不會堅持騎馬了,笑著隨著杜維上了他地這輛華貴舒適的馬車,立刻就對里面的擺設稱贊不已。

等杜維拿出了放在座位下暗格里的美酒,這個家伙飲了兩倍,不由得舒服的歎了口氣:“好酒!西北這個窮困地方,這樣的美酒可是很少能喝到的啊。”

杜維微微一笑:“這酒也是用來自南洋的一種果子釀造的,多多羅將軍如果喜歡,我家里還有一些,回頭讓人給您送兩箱過來就是了。”

多多羅連連稱謝,杜維已經忽然輕飄飄道:“只不過,將軍是西北軍的大管家啊,掌管二十萬大軍的吃喝拉撒,我府里的那點東西,在別人看來是稀奇,在將軍看來,恐怕也不過如此了。”

“哪里哪里!”多多羅連連客氣,忽然低聲歎了口氣,搖頭苦笑:“公爵大人你可是笑話我啦,我這個位置看似風光,其實就是一個兩邊受氣的風箱老鼠,一面到處到您那里和博翰總督那里討錢,掉過臉來,還要應對軍團里各個師團的將軍們的伸手要錢要糧,我也是煩的很,這次能偷空跑出來迎接您,擺脫了營地里那些事情,也算是美差了。”

杜維忽然心里一動:“剛才您說的,魯高將軍最近買了幾個漂亮的女奴……想必也是您經手的吧?”

“可不是!”說起女人,多多羅兩眼放光,嘻嘻笑道:“南洋的女子雖然皮膚比咱們帝國人略黑了一些,不過那皮膚摸上去可真是又細又滑,就好像緞子一樣。難得的是聽話柔順,還有多般妙處……呵呵,公爵大人如果有興趣的話……啊。不不,是我失言了。公爵大人您連南洋的這樣地好酒都能弄到,聽說您在帝都的生意做得很大,南洋的女奴,恐怕對您來說也是小菜一碟了。”

杜維心里一動……看著這個胖子,難到是向我索要賄賂?

他不動聲色,笑道:“這的確不難。不過我麼……您也知道,我是魔法師身份,女色這東西,我現在還沒多大興趣。不過南洋的奴隸。我的確是要多少有多少。多多羅將軍,您如果有興趣的話。回頭我送幾個人過來,和這南洋美酒一並送到您的營地里。到時候品美酒,抱美人,也是一件樂事。”

多多羅眼睛笑成了一條縫,杜維卻又輕描淡寫加了一句:“對了,既然魯高將軍讓您買了一批漂亮女奴,想必您也一定分了幾個吧,只怕我送你的女奴。未必比得上將軍送的呢。”

多多羅當場臉色就微微一變,不過他瞬間就掩飾了過去,隨意自嘲笑道:“哪里地話!我多多羅是什麼身份,不過是一個管家罷了。那些女奴是將軍讓我買來犒勞幾位勞苦功高的大將地,我哪里有份兒。”

這人不像個軍人,倒是一個十足的市儈商人!杜維內心對這個多多羅地評價再次定論。

這樣的一個家伙。如果魯高真的造反,這樣的人未必就是鐵了心的跟著魯高反叛。說不定還能從他的身上下手,摸摸西北軍的底細。

不怕你貪婪。就怕不知道你貪什麼!

馬車前進,杜維下令不用在賀蘭城停留,直接往西北軍地大營去了。反正有西北軍的騎兵保護,一路上也不怕有什麼安全問題,連夜趕路,杜維想算這著日子差不多了,早點趕到西北軍營里,以防那條龍王二王子半路趕到。

短短的兩天時間,多多羅對杜維這輛華麗的馬車的享受贊不絕口。杜維這輛馬車是辰皇子贈送的,自然是華貴無比,尤其是杜維還不惜本錢在馬車地下面弄了一個風系的魔法陣,減輕的顛簸振蕩,舒適地程度更是大大增加。加上車內的東西,美酒美食,更是取之即來。

身在西北苦寒之地的多多羅,何曾有過這種享受?他雖然是趁著長官軍資,也是撈了不少,但是人在西北軍里,也不敢做得太過分,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小土財主而已了。

而且人在軍營里,雖然喜歡享受,但是礙于軍規,也不敢明目張膽。

一路之上,如果不是礙于杜維的身份,多多羅甚至想如果能再召幾個漂亮女子在這華貴的馬車里,到時候香車美人美酒佳肴,這麼一路走下去,在車里飲酒做樂,胡天胡地,那就真的快活了。

終于兩天之後,到了西北軍的大本營“瓦特要塞”。

這是一座永久式的軍事要塞,一座完全按照帝國中等城市標准建造的軍用城市。城牆按照帝國軍制的一等要塞,應該是十二米高,可杜維一眼看去,這城牆至少也有十五米以上。看來這西北軍打造自己的大本營,倒是不惜成本的。

城牆是用西北最堅固的巨石建造的,高大胸圍的圓形城牆,防禦力極強。而遠遠看去,城牆之上居然還擺放著一些小型的投石器。

至于弓箭弩炮,就更不用說了。

這瓦特要塞的城牆之外,周圍有幾個大的軍營,平日里軍隊都在這里操演,還有騎兵的訓練場,喂養馬匹的大規模的馬場,草料場。而城中,則完全像是一個純軍事化的城市了。

西北軍在這里經營多年,城里的居民,大多都是西北軍魯高將軍嫡系部隊的家屬。魯高為了保持嫡系軍隊的忠心度,往往把士兵的全家都遷徙到了瓦特要塞來,這樣一來,嫡系軍隊都變成了他眼皮地下的子弟兵了。

而處在這個軍事化的城市之中,可以看見來來往往的人,大多都是西北軍的士兵,都是輪休外出,雖然穿著便裝,但是走路的樣子一看就是充滿了軍隊里的殺伐之氣。

就連城里的那些軍人的家屬女子,也都穿著樸素,來往匆忙。城市之中秩序井然。來往還有西北軍地騎兵巡邏,馬蹄錚錚,馬上的騎兵昂首挺胸,氣勢逼人。

杜維的車隊剛到城門口的時候,就主動的下了馬車。他這次是高姿態的上門拜訪,也不在乎這些架子上的事情。讓人把那面錦旗高高豎立起來。豎著旗杆的馬車,被杜維下令走到車隊的最前面。

杜維和多多羅也改騎了馬,兩人並肩而行,坐在馬上,多多羅不時的對杜維介紹這座軍事要塞。

忽然。杜維看見了遠處地一條比較寬闊的街道之上,居然有一個圓頂地建築。那建築之上,高高懸掛著一個標志。而建築的牆壁之上,那彩色花紋地玻璃窗,還有掛下來的充滿了神聖味道的布蔓……

“夷?”杜維微微一怔,笑道:“這里也有神殿的宗教所麼?”

“公爵大人說笑了。”多多羅神色凜然,涉及到神殿的事情,他可不敢開玩笑:“神殿是帝國的國教,我們西北軍之中自然也有大批軍士信仰神殿。就連軍中不少大將也是神殿的信徒。帝國之內,但凡身居高位者,有誰不信神靈地?”

杜維點了點頭,心里卻想:老子就不信。

當隊伍前進到城中,前面傳來了馬蹄的聲音,杜維在西北待久了。也學會了從馬蹄聲辨認一些信息,一聽就知道,來得必然是精銳的騎士!這馬蹄聲雖然密集。卻帶著整齊的節奏,顯然對方在奔馳之中依然保持了整齊的隊列和節奏。

果然,遠處街道之上,一隊黑甲騎兵一路奔來,路上所有的行人遠遠看到,離開就退後避開,還有人站在路邊,卻對著那遠道而來地騎兵深深的彎腰鞠躬,顯得極為尊敬。

這一隊黑甲騎兵的裝備,顯然和杜維看到地西北軍的騎兵都不同,他們的裝備更加精良,而身上的黑甲一看就是防禦力極強的品質不凡的貨色,所騎的馬匹,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優良戰馬,遠遠看去,馬上的騎士人人都是充滿了彪捍的氣息,顯然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人人都隱然散發出了一種只有真正的經曆過尸山血海才能洗煉出來的那種真正的殺氣和寒意!

杜維一看這些騎士的打扮,立刻就想起了阿爾法對自己的彙報。那半路截殺了金狼頭的西北軍黑甲騎兵,不正是這些人麼?

眼看這一隊騎兵就已經沖到了面前,距離杜維車隊不到五十米的時候,才驟然停頓下來。為首的一個年輕騎士,面上罩著一副鐵面,傲然立在馬上,杜維立刻就感覺到,一束冷冷的目光朝著自己掃來,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良久。

“多多羅將軍,聽說你去迎接貴客,想必你身邊的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郁金香公爵大人了吧。”這個年輕的騎士擁有一副很悅耳的嗓音。只不過,杜維卻心里一突!

本能的,精神力里的反應,讓杜維對這個年輕的騎士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對方的聲音雖然平和,但是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寒意。

“我就是杜維魯道夫。”杜維微微一笑,策馬走上了一步看著這個年輕的騎士:“閣下是?”

多多羅趕緊大聲道:“公爵大人,這位是我們魯高將軍的公子……”

“我叫賽巴斯塔。”年輕的騎士自己報出了名字,他的眼神盯著杜維,嘴角浮現著仿佛當初割下金狼頭腦袋時候的那種詭異笑容,坐在馬上微微欠了欠身子:“公爵大人,恕我軍令在身,不能下馬行禮了。我對公爵大人敬仰已久,您是被譽為大陸上年輕一代的第一強者,來到西北之後更是連創奇跡,我對您已經是心中仰慕已久,無時無刻不想著能得到您的指教。”

杜維客氣了兩句,這個年輕的騎士卻忽然笑道:“這次您來到瓦特城,一定要多住幾日,讓我有機會好好想您討教,其實……我對神奇的魔法,也是非常有興趣的,能有您這樣大陸聞名的魔法師到來,我怎麼能放過這樣難得機會呢?還請您不要把我拒之門外啊。”

杜維笑了笑,他沒說什麼,賽巴斯塔已經在馬上對杜維做了一個騎士禮。然後轉身道:“繼續前進。天黑之前感到賀蘭城,掉隊的人,斬!”

說完,他帶著人和杜維的車隊擦身而過,飛快離去。

多多羅擦了擦汗,苦笑道:“公爵大人請別見怪,我們地這位少將軍,性子一向如此,就算是見到了魯高將軍本人,也是這個態度……”

杜維客氣了兩句。

隨後多多羅把杜維帶到了城中的帥府。這帥府修建的極為氣派。不過卻不是那種奢華的味道,而是充滿了一種古樸和雄壯。沒有花哨的雕刻妝飾,所有的建築都是用巨石建造。充滿了一種粗獷的味道。

多多羅飛快的派人進去稟告,看著多多羅遠去,杜維忽然和站在身後的一個侍衛騎兵低聲道:“喂,我說,通緝犯……剛才那個小子,可比當初我遇到你的時候,還要傲氣哦。”

身後地這個騎士。一頭棕色卷發,臉上帶著一個眼罩,正是獨眼的侯賽因假扮地,他聽了杜維的話,輕輕地哼了一聲。

“你不服氣麼?我說人家才多大,聽說實力至少是八級了!你當年達到八級的時候。可沒他這麼年輕吧。你這大陸第一騎士的名頭,恐怕就不穩得很了。”

侯賽因也不生氣,只是淡淡道:“什麼大陸第一的名頭。我從來不在意……不過這個小子,聽說會羅德里格斯的絕技,我倒是很想見識見識。”

兩人說到這里,帥府里傳來了一個洪亮的聲音。

“郁金香公爵大人到訪,實在是我魯高的榮幸啊!”說著,一個身影快步地走了出來,帶著粗獷的大笑之聲。

杜維剛剛翻身下馬,正要客氣兩句,來人卻已經上來,熱情的一把抱住了杜維,用力拍了拍杜維的後背,同時大聲笑道:“我早年和你父親是好友,二十多年前在西北打仗的時候,老雷蒙可是我的老相識了。一直聽說他有個出色地兒子,今天可終于見到你了!”

說完,這人才松開了杜維,推開半步,仔細的看了看杜維,一張四方臉上滿是笑容:“很好!很英俊的小子,不愧是羅林家族地人。”

杜維也打量著這個禍害了西北二十多年的老軍閥。

這個魯高的臉上相貌,實在看不出半點而奸相,一張四方臉,看上去算是相貌堂堂,滿臉的正氣,加上他說話洪亮的大嗓門,一身的粗獷氣質,不知道的人恐怕真的會把他看成是那種粗獷豪邁的純粹的軍人了。

不過越發是這種表面上看上去無害的家伙,就越發的危險。

杜維深深明白這一點。

當然,這位魯高將軍,也還是有一些特別之處的。

因為,他站在杜維的面前,身高卻比年僅十五歲的杜維,還要矮了小半個腦袋!

這個聞名西北殺人無算,居心叵測,還勾結異族,讓帝都對他無可奈何的老軍閥,居然是一個身高比杜維還低的……矮子。

不過,在西北這個地方,恐怕沒有人會敢小看這個矮子的!

杜維雖然沒有見過這位魯高將軍,但是對方的相貌也是聽說過了,此刻看到真人,才心里歎息,這家伙比自己想象之中的還要矮了一些。

杜維自己就還沒有真正的成年,身高按照前世的計算,不過一百六十幾公分而已。而這個魯高的個頭,卻只到自己的鼻子部位。

而這個矮子的臉上,還有一個大的鷹勾鼻子,使得他原本正氣凜然的一張四方臉,多了幾分讓人畏懼的威嚴和森然。

“魯高將軍。”杜維輕輕吐了口氣,微笑道:“我的父親也時常提起過您。我來到西北已經一年有余,今天才有機會上門拜見,實在是我的失禮了。”

“不用客氣!”魯高豪邁的一揮手:“我和你父親一起打過仗,也算是共同生死的兄弟了。咱們也算是一家人,來來來,快和我進去說話!”

說著,拉著杜維就往里面走。

杜維心里卻想:和你這個勾結異族的賣國賊一家人,老子才要倒黴呢!

隨著魯高走進了帥府,來到一個大廳里,卻看見了廳里早站了好幾個穿著全身將軍鎧甲的騎士,其中就有杜維在樓蘭城見過的,那個帶著軍隊包圍樓蘭城的古華多羅。

而此外的幾個騎士,都是大約三四十歲的樣子,人人都是充滿了彪捍的氣息,胸口佩帶的騎士徽章,也至少都是六級以上。

只不過,人人看著杜維的眼神里,都毫不掩飾的,充滿了一種赤裸裸的不友好。

大廳里,已經設好了宴席,只不過卻不是按照羅蘭帝國的傳統那種大桌同宴。

而是卻仿照了草原人的習俗,是分席制的。

一張一張的小桌子在大廳里拜訪成了一圈,魯高就拉著杜維和自己一起坐在了最上面。杜維所有的帶來的人自然有多多羅去照顧帶下去休息,唯一陪著杜維走進大廳的,就只有侯賽因一個人。

杜維被魯高拉著就坐在了他的身邊的一張小桌旁,還學著草原人的樣子,不設椅子,只是地上鋪設了一塊墊子,大家席地而坐。

“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咱們帝國聞名的少年天才了!郁金香公爵大人!呵呵,羅林家族雷蒙伯爵的兒子。”魯高的這一句介紹,落在杜維的耳朵里,心里立刻就感到了一絲不快。

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諷刺我麼?羅林家族的兒子,卻變成了郁金香公爵……這不是諷刺是什麼?

可是看著魯高一臉的豪邁笑容……杜維歎了口氣,這個家伙真的很能裝!

“杜維,你看,這在場的,都是我西北軍軍中的勇將!古華多羅將軍你是見過的了,我再給你一一介紹一下吧!來來來,兄弟們,咱們軍中不用貴族的那一套,一個個給我端了酒來敬這位貴客,自己介紹自己!今天誰不喝醉,老子酒打他屁股!”

聽著魯高將軍“豪邁”的嗓音,杜維心中思索。

這個魯高,他到底是哪種類型的人呢?

吳三桂?石敬塘?還是……安祿山?

想到這里,杜維哈哈一笑,主動端了一個酒杯站了起來:“魯高將軍客氣了,我一個剛成年的小子,哪里當得起眾位軍中猛將的敬酒?還是我來敬吧!”

說完,他拿著杯子,朝著自己身邊下首坐的第一個將軍走了過去。這個將軍一臉的大胡子,從眉宇的旗幟上看,倒是和那個二百五隆巴頓頗有幾分相似。

杜維對著他一舉杯,笑道:“這杯酒,是我杜維魯道夫敬西北軍的豪傑的!”

說完,杜維端著杯子看著這個家伙。誰知道這個將軍卻冷冷一笑,重重的哼了一聲,眼睛看著面前的酒杯,卻不伸手。

氣氛,頓時僵了下來。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七章 【雙贏】    下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九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