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三十九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正文 第兩百三十九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大廳里氣氛頓時一冷,杜維手里端著酒杯就站在這個將軍面前,對方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著實讓杜維有些下不來台。只不過杜維卻並沒露出半點而惱火的樣子,不慌不忙的看了坐在上面的魯高一眼。

果然,魯高立刻假裝作色道:“史瑞克,公爵大人敬你酒,怎麼不飲?”

史瑞克?

好名字,好名字!杜維心里歎息,看著這個滿臉大胡子的家伙,不由得暗中歎息:他怎麼不是綠皮膚呢?要是綠皮膚就更妙了。

這史瑞克哼了一聲,昂起頭來看著魯高,理直氣壯道:“大人,喝酒先不忙,我久聞郁金香公爵大名,心中一直有幾個想法……如果不能讓我把心里這疙瘩解了,這酒也喝的沒什麼滋味!”

說完,這個大胡子史瑞克盯著杜維,甕聲甕氣道:“郁金香公爵,我聽古華多羅說,當日你在樓蘭城之上,射出一箭去,能射十里?我玩兒了一輩子弓箭了,卻也沒聽說什麼箭能射出十里去!哼,只怕是有些人用一些見不得人的魔法來糊弄人吧!”

來了!杜維心中暗笑,也不說話,就這麼笑眯眯的看著這個大胡子,又偷眼看了看場中的眾將,果然人人都是一臉似笑非笑的樣子,而就連上面的魯高。也是眉宇之間含著一絲古怪。

唉……想來一個下馬威啊。只不過……一定要弄這麼老套地戲份麼?

杜維歎了口氣:“這位史瑞克將軍,你的意思呢?”

“能射十里的箭,我是不信的!”史瑞克大聲道:“就怕是有人弄虛作假。郁金香公爵,當日你一箭就讓我們西北軍退了十里,這樣的作法,如果傳揚出去,只怕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為你郁金香公爵的神箭射退了數萬西北軍呢!我心中不服,就一心想討教討教郁金香公爵你的箭術!”

杜維笑了笑,他干脆把酒杯放了下去:“哦?你想怎麼討教?”

這個史瑞克哈哈一笑,然後大聲吼了一聲:“拿我的弓箭上來!”

一聲喝令之下。大廳地側門被推開了,隨即兩個雄壯的士兵昂首挺胸大步走了進來。先前一人雙手捧著一把長弓。這弓周身漆黑,一看就是用一把上好地鐵胎弓。而弓弦之上卻隱隱的翻出了一縷紅光,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制成地。

這一個雄壯的士兵拖著這麼一張弓來,卻仿佛甚為吃力的樣子,顯然這東西分量也不輕!

而後面的那個士兵,則雙手抱著一個皮質的箭袋,那箭袋里只放了十支箭。只不過這箭卻和普通的貨色完全不同。

普通的箭,大多都是木質。箭頭用金屬,箭尾用羽翎。可這十支箭,每一支都仿佛是金屬質地地,黑漆漆的箭身之上,泛著金屬的光澤,箭身比普通的箭要粗了一倍左右。而箭頭更是居然是金色的。

這樣的一支箭,分量恐怕也比普通地箭要重上一倍多了。

魯高這時候卻端起酒杯站了起來,假意笑道:“杜維……這位史瑞克將軍乃是我們西北軍中第一身神射手。他這一副‘黑金鐵胎弓,就算是在西北也都是赫赫有名的!曾經在外軍之中。兩件射斷對方的中軍旗杆!如果單論箭術地話,可算是我們西北軍的第一人了。”說著,他又對這個史瑞克道:“史瑞克將軍,郁金香公爵何等身份,豈能和你比箭?快快坐下,這是宴會之上,只談***,不談其他。”

杜維心中笑了笑,這戲可演的有些過啦。這個史瑞克一聲喝,就有士兵把弓箭送上來,顯然是事先早准備好了的。

他當即笑道:“魯高將軍,我倒是很願意見識一下史瑞克將軍的箭術。也算是酒宴之上的助興節目了吧。”

說著,他看著這個大胡子:“史瑞克將軍,你想怎麼比?”

史瑞克單手一抓,就把那張黑金鐵胎弓抓在了手里,昂然道:“我這弓可算是軍中第一強弓了,最遠也不過能射出千米而已。但凡弓箭,弓弦越強,射得就越遠。我這弓雖然不算什麼神器,但是論強度來說,就算是走遍大陸也是少見的了!整個西北軍之中,能拉開我這弓的,最多不超過五個人。我史瑞克就是不信,有什麼弓能射出十里之遠去!如果有那樣的強弓,我倒是很想見識見識!”

原來在杜維到來之前,當日古華多羅帶兵包圍樓蘭城的時候,被杜維一箭之威,而不得不退兵十里,這件事情被古華多羅引為大恥。尤其是回到西北軍之後,將這件事情上報之後,無論是魯高也好還是其他人也好,都是不信!

能射出十里去……那得要多強的弓才行?要多強悍的臂力才行?這世界上絕無此事!!就是軍中史瑞克將軍這第一神射手,當初曾經在兩軍之中,兩箭射斷對方的中軍旗杆,這是何等的強弓了?要知道那旗杆有多粗!就是史瑞克的這黑金鐵胎弓,也不過是最多射出千米的射程了!

眾人立刻斷定,想來,是這個身為魔法師的杜維,一定是暗中下了手腳,用魔法的方式,才能辦到這點!

既然認定了這點,眾人就想著在這弓箭射出上,給這位郁金香公爵一個下馬威。

此刻史瑞克拿起弓箭來,讓人推開了大廳的大門,當先一步走到了門外,看著遠處,大聲道:“郁金香公爵。你我就比比箭術!”

杜維笑道:“怎麼比?”

史瑞克一指門外,對著魯高請示:“大帥,不如將宴會移至校場,也好讓我和郁金香公爵比個痛快!”

魯高仿佛看了杜維一眼,隨即朗聲笑道:“好!我們當兵打仗的,也不在乎這點兒禮節,各位,咱們就把宴會移到校場上去,一面看比箭,一面正好下酒!”

手下眾將早就預謀好的。此刻當然是轟然叫好,杜維也不戳穿。微微一笑,也是點頭了。•

隨後。一些士兵上來把大廳里地桌子和美酒美食全部搬了出去,眾人一起移步來到了大帥府的校場。

這魯高身為西北軍的軍團長,帥府里自然有一個規模不小的校場,足足有百十米寬,比杜維前世所看得體育場還要大了幾分。眾人移步來到校場之後,就把酒宴設在了帥台之上。

隨後這個史瑞克一聲令下,眾多士兵立刻搬出了一排箭靶來。這些箭靶就分放在遠處。有近有遠,最遠的足足有兩百米,最近的也有五十米,還有的錯列開來。

隨後史瑞克一聲長笑,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陡然一把抓起了自己的黑金鐵胎弓。翻身就從帥台上跳了下去,卻正好落在早已牽來停在下面的一匹戰馬之上。這個大胡子將軍也當真是有本事地人,人落在馬上。那馬匹立刻一聲長嘶,人立起來,隨即撒開蹄子飛奔,繞著校場跑了起來。這史瑞克人在馬上,身形矯健,忽而挽弓搭箭,就看見他動作靈敏之極,坐在馬鞍之上,手指如飛,咻咻咻咻聲不停,一道道黑光從他的弓下射了出去,就聽見遠處箭靶之上波波波地聲音不絕,箭箭中靶心,無一失手。

他一口氣射了九箭,最後一箭的時候,卻忽然人在馬上彎下腰去,將弓背在了身後,就這麼一個背拉弓地姿勢……

咻的一聲,最後一支箭飛了出去,卻一口氣連穿兩個箭靶,仿佛串葫蘆兒一樣,將兩個箭靶都射得飛了起來,最後落在地上!

帥台上眾人都是鼓掌喝彩起來,就連杜維也由衷的叫好。這個史瑞克大胡子,果然是有本事的,這一手箭術,的確厲害!

就在這時候,天空之上,北邊一只老鷹正在盤旋,這個大胡子哼哼一笑,忽然打馬沖到一個箭靶旁,一把將上面的箭拔了出來,就在馬上,挽弓搭箭!這黑金鐵胎弓被他拉得猶如滿月一般……隨後就聽見一聲弓弦的振蕩嗡鳴聲……對著天空盤旋地那只鷹就是一射……

咻的一聲,那箭破空而出,就聽見天空之上一聲哀鳴之聲,那只老鷹被箭射中,身子直直落了下來。

這一手彎弓射鷹,更是引起了眾人震天的喝彩!

這史瑞克十箭射中十一靶,最後還射落天空的鷹兒,更是叫人叫絕。

杜維身後的侯賽因看了也不由得動容。

如果說到武技的話,十個史瑞克也未必是侯賽因地對手,大陸之上能和侯賽因比的人,恐怕目前為止就只有羅德里格斯一個了。但這箭術,卻不是斗氣強就能練出來的!

史瑞克就在一片喝彩聲之中,翻身下馬,然後跳上了帥台來,傲然看著杜維:“郁金香公爵,該你了。”

杜維感覺到這西北軍地眾將都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他歎了口氣,然後道:“史瑞克將軍的射術果然厲害,不愧是西北軍中第一人!恐怕就算是最擅騎射的草原人里,也找不到這樣的神射手了吧。”

頓了一下,杜維看著眾人,心想:不給點厲害,倒真叫這些人小瞧了。

反正杜維心中料定了,對方最多想掃掃自己的面子,卻絕對不敢真的把自己怎麼樣的。西北軍現在不敢反叛,自己的安全就絕對沒有問題。

想到這里,杜維笑道:“史瑞克將軍,能讓我看看你的弓麼?”

史瑞克傲然一笑,大大方方的把弓遞了過去,笑道:“郁金香公爵也想試試我的弓嗎?嘿嘿!”

旁邊那個古華多羅已經笑道:“郁金香公爵,這史瑞克將軍的黑金鐵胎弓,可是咱們西北軍里有名地寶貝!除了他本人和魯高將軍。還有咱們少將軍之外,旁人別說拿來射了,就算是能拉開,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杜維微微一笑,接過這黑金鐵胎弓在手里,果然就感覺到手里一沉,分量著實不輕,他一手握住弓弦,一手仿佛細細的在上面來回撫摸,聽了古華多羅的話之後。微笑道:“哦?古華多羅將軍,這弓。你也拉不開麼?”

古華多羅臉色一紅,他在西北軍之中原本就是以行事謹慎做事沉穩聞名。說到武技,還真的排不上頂尖的行列。此刻也大大方方道:“這弓麼,我拉是能勉強拉開的,不過要說射,就絕對射不准了。郁金香公爵大人,說一句實話告訴你,這黑金鐵胎弓可是一件上等的好東西!一般的武士。如果武技沒有個三五級的,別想能拉開!如果能連續拉弓十次而還不力竭,就已經算是難得地猛將了!”

杜維聽了,一面輕輕撫摸弓胎,一面心不在焉道:“哦,連拉十次麼……”

說著。他一手輕輕勾住弓弦,然後暗中試了一下,果然異常堅硬。別說拉滿了,以自己的臂力,能勉強拉開三分之一,就以經很了不起了。

眼看杜維不自量力地試著拉弓,旁人無不笑了起來。

這個郁金香公爵這麼年輕,而且看上去也不太健壯,能有多大力氣?眾人認定了他之前在樓蘭城的那一箭是用魔法討巧,而這樣真地去拉一把強弓,如何能辣的動?況且這史瑞克的黑金鐵胎弓,在場不少將軍都是親手試過了,真的是強硬無比,不少人自己都拉不開,這個史瑞克天賦過人,才能使用這種東西,旁人很難用的了的!這種時候,純粹的臂力,用魔法可討不了巧地!

眼看杜維一拉沒拉起來,人人嘴角都是含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微笑,就等著杜維出丑了。

“果然是好弓。”杜維笑著看了看周圍的人,卻忽然眼里閃過一絲詭異的目光:“史瑞克將軍,你這弓雖然不錯……但在我看來,還是一般。這樣的弓也配叫做強弓……可笑啊可笑!”

史瑞克一聽大怒,叫道:“你說什麼!郁金香公爵,如果你能把我這弓拉滿十次,就算你贏了!”

杜維笑了笑,仿佛正要答應,卻又故意搖頭歎息:“還是算了吧……我遠來是客人,怎麼好意思贏了史瑞克將軍。”

史瑞克氣得臉色漲紅:“不要說大話!郁金香,如果你能贏了,老子……老子……”

他是一個魯莽之人,正要說出什麼下血本的賭注,就聽見魯高咳嗽了一聲,趕緊開口。魯高是何等心機,雖然也覺得這個郁金香公爵不太可能贏,畢竟這不是用魔法能討巧地。只不過萬一……郁金香真的贏了,而史瑞克此刻一怒之下說出真過分的賭注……

還是小心點兒為好!

此刻趕緊說道:“史瑞克!如果郁金香公爵贏了,你就罰酒吧!哈哈哈哈……”

罰酒?

杜維冷笑一聲,指著擺放在中間地一個碩大的酒甕。這西北之地盛酒的酒甕,個頭有一米多高,里面至少能裝上百十斤酒了。此刻里面還有一半,也得有個三五十斤的樣子。

“如果我贏了,請將軍滿飲此甕!”

說完,看著史瑞克點頭了,杜維冷笑一聲,雙手拉弓,就看見他雙臂輕輕一使力……

喀嚓!!

就這麼一聲,他手里這把西北軍里著名的寶貝強弓,就連不少軍中將軍都拉不開的黑金鐵胎弓,在杜維的手里卻好像是腐爛的木頭一樣,輕輕一拉,弓弦斷裂,而弓胎也輕易折斷!!!

這一聲動靜,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杜維隨手把這已經拉斷了的寶弓扔在了地上,轉身對著魯高將軍笑道:“不好意思……我用的力氣太大,這弓卻也太不經拉了……我毀了這位史瑞克將軍的寶弓,以後一定賠他一把好的。”

史瑞克卻死死的盯著地上的那毀掉的寶弓,癡癡的說不出一個字來!

黑金鐵胎弓啊!這可是自己的黑金鐵胎弓啊!!西北軍上下,能拉開的就已經算是好漢了!滿帳里的猛將,能拉滿十次的,無一不是頂尖的猛將!

可在這個小小的少年手里,就好像是紙紮的一樣,一拉就斷了?!

幻覺!一定是幻覺!

史瑞克用力揉了揉眼睛,可依然無奈的看著地上已經變成了破爛的寶弓。

杜維卻冷笑了一聲,看著這個史瑞克,聲音冷冷的傳來:“史瑞克將軍,想賴帳麼?”

史瑞克臉色漲紅,紅得發姿,陡然一聲怒吼,轉身走到了那個碩大的酒甕旁,雙臂抱起了那個酒甕,大口大口往嘴巴里灌……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杜維一聲冷哼,仿佛是自言自語一樣,又仿佛是故意一樣,這句話偏偏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可憐這個史瑞克,奮力抱著這麼一個碩大的酒甕,拼命灌了幾十口之後,就已經有些站立不住了!

這麼大的一個酒甕,里面還剩下一半,也足足有三五十斤了!而且還都是西北的烈酒!哪里是一個人能喝的完的?

就算是三十五斤水,也能把人撐得半死了,何況是烈酒?

這個史瑞克奮力灌了幾十口之後,已經站立不住了,腳下一歪,咣的一聲,酒甕滑落在地上,他自己已經歪歪的趴在了酒甕之上,仿佛站都站不住了。

旁邊有的將軍要上來幫忙,可是看著魯高一臉陰沉,眼神里閃動著火星,卻沒有一個人敢上來。

“來人。”魯高深深吸了口氣,指著已經醉的一塌糊塗的史瑞克:“把他抬下去!用水潑醒!貴客在此,不要在這里給我丟人了!!史瑞克宴席之上失態,罰他給老子洗馬一個月!!”

幾個雄壯的士兵走了上來,抬腦袋的抬腦袋,抬腳的抬腳,把爛醉的史瑞克抬了下去。

杜維自己卻拿起了酒杯,走到了第二個將軍的面前,一臉從容的微笑:“這位將軍,第二杯,我敬你……嗯……您不會也要和我打個賭才喝吧?”

這第二個將軍不是別人,正是古華多羅,古華多羅一聽杜維的話,臉色不由得一變,咳嗽了一聲,趕緊端起杯子和杜維砰了一下,一口飲了下去。

杜維微微一笑,斟滿了一杯酒水,這次不等他走到第三個將軍面前,那個人已經自己主動站了起來,端起了酒杯。

可杜維卻不看他了,徑自轉身走回了自己的桌子,反而把這個家伙晾在了當場。這個將軍立在那兒,滿臉怒色,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眼睜睜的看著魯高將軍一臉陰沉,他這才咬了咬牙齒,憤憤的坐了回去。

“魯高將軍。”杜維端著酒杯坐在那兒,微笑道:“這十幾個大老爺們坐在這里光喝酒,也實在沒意思的很,難道就沒有點兒助興的節目嗎?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八章 【西北魯高】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堂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