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堂刺】   
  
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堂刺】


魯高淡淡一笑:“當然有!招待貴客,豈能簡慢了?”

說完,他拍了拍手。

掌聲剛落,就看見幾名士兵大步走了進來,合力搬著一個碩大的箱子。這箱子木質銅角,卻不是四方的,而是一個菱形。幾個士兵把箱子輕輕放下。

隨後魯高呵呵一笑,從帥台之下走上來一個身材短小的侏儒一樣的人。

這人身高恐怕比魯高還要矮了一截,手腳短細,一個腦袋卻大得很,身穿了一條可笑的花花綠綠的袍子,這袍子好像是用無數塊不同顏色的布拼湊起來的一般。腦袋後面還豎了條長長的大鞭,直拖到了地上。

看他的模樣也是滑稽,一張臉上中間一個碩大的鼻子,卻把眼睛嘴巴都擠到了一邊去,模樣極為古怪。肌膚的顏色黝黑,仿佛是南洋土著一般。隨即他對著坐在上面的魯高深深鞠躬,又對著周圍坐的一圈兒客人鞠了躬,這才用雙手比劃了一會兒 ̄ ̄原來卻是一個啞巴。

魯高點了點頭:“開始吧。”

這個侏儒撩起袍子,從屁股後面摘下一把掛在那兒的長笛,吹奏起來。

笛聲短促而詭異,調子更是忽上和忽下,每一個音符落在人的耳朵里 ̄ ̄原本應該是怪異刺耳的調子,卻偏偏讓人聽了就這麼舒服,一個音兒一個音兒的往上拔,層層推進。讓人聽了不由自主的就仿佛生出一股想隨著隱約扭動地沖動來。

杜維一聽見這個笛聲,眼睛里閃過一絲怪異的東西,隨即仔細打量了這個侏儒兩眼。

魔法?

杜維眼神里的東西一閃而過,眉頭卻不自覺的輕輕皺了起來。這侏儒吹奏的每一個音符,分明是帶著一縷奇異的魔法味道在里面,卻偏偏和杜維所知道的羅蘭大陸的魔法有些不同。

這笛聲調子詭異,仿佛是用人的精神力注入音符里吹奏出來,隱隱的就能激發聽眾地情緒波動。

就在這時候,正中的那個箱子無聲無息地打開了,隨著音符的跳動。一條滑膩猶如嫩藕一樣地手臂,從里面緩緩伸了出來。卻仿佛沒有關節一般,隨著音符柔軟的扭動著……

這一條手臂看來。肌膚膚色並不太白,甚至還帶著猶如巧克力一樣的黑色,卻亮得仿佛緞子一樣,這麼來回扭動,如靈蛇一樣。

隨後,一只腳也從箱子里抬了出來,腳背纖細。腳弓緊繃,每一根腳趾都是那麼的精致,讓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里一跳!

當一條小腿伸出來的時候,小腿肚滾圓而結實,又長又直。輕輕的探出箱子來,落在了地上,隨後里面的女子身子一挺。就從箱子里這麼背著腰身站了起來。

當她出來地時候,所有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還有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這個女子一身赤紅色的小短褂子,上身的這件小短褂,又緊又窄,裸露出了一截蜂腰,這小腰細得讓人驚歎,盈盈一握,當真好像水蛇一樣靈巧。

這個女子就這麼背弓在那兒,雙腳雙手撐著地面,身子隨著音符來回的扭動,絲毫不見笨拙,簡直輕盈地就好似個精靈一樣。

尤其是她的小腰,繃緊了來回扭動,充滿了爆發力和彈性,一雙長腿輕輕扭動,還不時的做出幾個勾人地動作來。

最後隨著音符的一陣拔高,這個女子陡然輕輕一躍,站在了地上,單腳落地,另外一只腿卻背在了身後,雙掌合在胸前,然後身子緩緩的下蹲。這個姿勢更是難到了極點了,可是偏偏她單腳站在地上,穩穩的猶如釘在那兒一樣,短短的小褂子下,飽滿的酥胸呼之欲出,而可以開得低低的上襟口,露出了深深的溝壑,還隨著呼吸上下起伏,更是勾人!

忽然之間,女子一個後空翻跳了出去,雙手瞬間在箱子里一抄,抄出了兩個金色的鈴鐺來,等她站好之後,左手手腕戴了一個,右腳的腳踝上也戴了一個。

這個女子身段好的讓人驚歎目眩,那細細的充滿了彈性的蜂腰,還有那胸前被窄小的褂子緊緊繃住的一對爆乳,都簡直猶如鉤子一樣,勾去了全場所有男人的眼神兒,偏偏這個一個身段幾乎完美的女子,臉蛋之上,卻戴了一個純金的面具!

隨後,在那個侏儒的笛聲之下,這個女子開始了輕輕的跳躍舞蹈。她身體的柔韌性實在驚人,無數個常人無法想象的動作,被她輕易的一個一個的做了出來,行云流水一般,絲毫不見半點而滯澀,偏偏還充滿了一股子野性的美感,每一個動作,伴隨著她那驚人的小腰和充滿了彈性和力量的長腿,讓男人看了都不覺的想入非非 ̄ ̄這樣的一個女子,如果拉到床上歡好,當真是什麼高難度的動作都能做得出來呢……

她全身的骨頭仿佛都變得可以任意扭曲,那小腰不時的在一個又一個動作之中展現出驚人的柔韌來,在杜維看來,恐怕自己前世所看過的那些體操,還有瑜迦,都遠遠比不上這個女子的奇特體術!

旁邊的那些西北軍的眾將,已經有不少人都看得失了神,眼神死死的盯著場中這個女子,卻仿佛要把她吞下去一樣。魯高一臉的得意笑容,隨意對杜維笑道:“杜維,這個女子,還能入眼麼?”

杜維微微一笑:“魯高將軍,您的這個私人珍藏,可珍貴的很啊!這個女孩是從南洋弄來的吧?南洋土著地女孩子,身子天生就比咱們羅蘭大陸的人要柔軟的多,我聽說南洋土著之中。不少女孩子都會這種柔術,身子當真是練得柔若無骨一樣,和咱們羅蘭大陸的‘蛇女,都有一比!今天看來,恐怕比‘蛇女,更是勝過了一籌啦!”

魯高一臉得意:“這個女孩是我讓多多羅剛買來的一批南洋女奴里挑出來的,今兒也是第一次讓她出來獻技。如果杜維你看得滿意,我就送了你如何?”

杜維輕輕一笑:“不敢,既然是將軍的珍藏,我怎麼敢要?”

魯高假裝不快道:“什麼話!我和你父親是舊日戰友,就如同你叔叔一樣,況且這個女子我買來之後還沒有碰過。不算我的人,送了你也沒什麼!”

話音剛落下。這個女孩忽然身子輕輕往後一跳,雙臂猶如蛇一般的纏繞上了自己的腦後。輕輕一扯,就把腦袋後面盤好地頭發解開,頓時一襲黑色如緞子一般的長發潑灑下來。

笛聲更加急促,這個女孩聽見了音樂,忽然一個單足立地,隨後身子陡然原地飛快旋轉起來!她越轉越快,到了最後。幾乎讓人都看不清她地動作,只見偏偏手影發絲飄動,哪里還分得清真人?

就在眾人要叫好的時候,杜維忽然臉色一變,低聲道:“將軍小心!”

話音剛落,忽然就在飛快旋轉地這個女孩的身上。陡然兩道銀光射了出去,奔著魯高的面門去了!

這一下異變突然,沒有人能反應過來!

兩道銀光已經到了魯高的面前。魯高眼神一閃,忽然抓起面前的一個盤子就擋了過去,就聽見砰砰兩聲清脆的聲音,隨後兩道銀光彈開,狠狠的釘在了魯高身邊地桌子上!仔細看去,卻是兩根銀梭!

一聲嬌嫩的喝聲,那個女孩已經挺直了旋轉,身子陡然躍了起來,人在空中仿佛還弄了一個劈叉,朝著魯高躍了過去,她的手指之上,陡然藏了一枚尖銳的銀梭!

“刺客!!!”

轟然的一聲驚呼,坐在魯高身邊的兩個將軍已經撲了上去,魯高卻哼了一聲,身子長身而起,一把抓住了自己地桌子,呼的一聲,那桌子就朝著半空的女孩飛了過去,那女孩人在半空,躲閃不及,無奈之下只能用銀梭一劃……

喀嚓一聲,那桌子一分為二,每個人都聞到了一股子腐蝕地味道,再看那落在地上的兩半桌子,已經腐爛!

好厲害的毒藥!

杜維眉頭一挑!

再看那個蒙面的女孩,已經被十幾個手握利劍的武將包圍住了。

“殺!!”

一聲令下,十幾個武將同時長劍遞了出去,十幾把利劍幾乎是同時刺進了那個女孩的身里!可是奇異的是,這個女孩子身上卻沒有一滴鮮血滴落!就看見她柔韌的身子卻忽然原地一扭,忽然一道金光閃過,原本那個誘人的身子,卻陡然化作了一片金沙,落在了地上……

地面之上只剩下了一地金色的沙礫,哪里還有女孩的身影在?

這一突變,人人都是震驚,卻只有杜維面含冷笑,眼神里閃過一絲古怪。

侯賽因已經拔劍站在了杜維的身前。而那個吹笛子的侏儒,已經被蜂擁而上了一隊士兵拿下了,他慘叫了幾聲,咿咿呀呀的卻說不出什麼話來,魯高正要下令抓回去審問,忽然那個侏儒奮力掙紮了幾下,腦袋一歪,嘴角流出一縷鮮血來。

“將軍……”一個士兵看了一眼,驚訝的回報:“他……死了。”

魯高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此刻全場的武將也都是人人變色。

一時之間,場中安靜到了極點!

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看著魯高將軍。這個矮子將軍站在那兒,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然後忽然一甩袖子,冷冷道:“古華多羅……這件事情交給你!這個女子從哪里買來的,誰人經的手……一個一個給我查清楚了!”

古華多羅趕緊領命。

隨後魯高看了杜維一眼,臉上勉強一笑:“杜維,讓你看笑話了。”

杜維微微一笑。道:“將軍不用客氣……您鎮守西北,是帝國重臣,自然有一些卑鄙小人看您為眼中之釘。不過將軍您武技高強,也不會怕了這些卑鄙之輩。只不過……”頓了一下,杜維低聲道:“我看剛才這個女子,還有那個吹弟子的侏儒,好像是會一點兒特殊的本事地。這東西和我們羅蘭帝國的魔法有些不同,說不定是……大雪山……”

說到這里,杜維閉上了嘴巴,抬眼去看魯高的表情。

果然。魯高臉色微微一變,隨即掩飾了過去。笑道:“管他什麼,我魯高縱橫西北二十多年。難道怕了這些家伙嗎!哼!只是今天被人攪亂了我們的興致……來人,先請郁金香公爵下去休息,咱們明日再設宴痛飲。”•

宴會不歡而散,杜維和侯賽因被魯高手下的人送到了瓦特城中的一個宅子里。這宅子不大,距離魯高的帥府卻頗遠。杜維對這地點很是滿意。

杜維帶來的兩百多人也都安置在了這個宅子里。想必魯高也不擔心杜維在自己的大本營里能弄出什麼鬼來。

讓手下人把手了院子的前前後後,關閉了大門,杜維和侯賽因在房間里細細地談了起來。

“那個刺客真的是大雪山地?”侯賽因看著杜維。

“我不知道。”杜維老老實實道:“我又不是主使。哪里知道那麼多?只是猜測而已。那個侏儒吹的笛子,隱隱地好像是一種魔法,能讓人在音樂之中失神,反應減弱。而且……那個女子……”

杜維忽然一皺眉:“她的身子柔韌性和協調性也未免太好了吧。”

侯賽因揚了揚眉毛,沒說什麼。

杜維看著侯賽因的表情,笑道:“別誤會。我可沒有和你討論女人的意思……哼,你這個木頭一樣的家伙,對女人沒有興趣。這我是知道的。我的意思是……那個女人地身子能練的那麼古怪……你不覺得很像……”

侯賽因這才明白了杜維的意思,他臉色一變:“星空斗氣?”

杜維點了點頭,沉聲道:“你教我的星空斗氣的入門那套動作,也都全是這種個高難度的,讓自己地身子來回扭曲的動作,鍛煉身體的柔韌性和爆發力還有協調性。這些日子以來,我練地很勤,可是今天看到這個女人,我練的程度,卻遠遠比不過這個家伙……”

侯賽因立刻搖頭:“絕對不可能是我教你的這種星空斗氣的東西。這個世界上,會星空斗氣的只有我一個人!你也不過只會一點兒入門的動作而已。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我沒說一定是星空斗氣。只是覺得有些古怪罷了。”

一會兒,下面的人進來彙報。只說是西北軍城中調動,全城戒嚴,騎兵上街巡邏,挨家挨戶的搜查。

杜維聽了之後,讓人下去,對著侯賽因笑道:“看來魯高有的忙了……我也奇怪。那個女刺客最後居然身子化作一片金沙,就能消失,這樣的法術,連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大陸之上的魔法,就算有我不會的,但是卻也沒有聽說過這種。多半是草原上的巫術了。”頓了一下,杜維笑道:“他魯高為了向帝都表示自己沒有反意,殺了金狼頭邀功,但是卻得罪了草原人,這點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多半是草原人來報仇呢。”

“有得就有失。”侯賽因點頭:“如果是草原人來尋仇的話……說不定……”

“我們絕不能插手!”杜維歎了口氣:“雖然我也很討厭魯高,我甚至希望魯高死……但是你要明白一點,至少在現在階段,魯高不能死!”

侯賽因有些不解。

杜維搖搖頭:“侯賽因,很多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西北軍這麼大的一個軍團,二十多萬人馬,下面十幾個將軍。魯高是他們的頭兒!有魯高在,西北軍雖然團結,但是卻不會亂!可如果魯高沒了……西北軍下面二十多萬人,十幾個將軍,亂了起來……在西北可就是一場災難了!的確,如果西北軍內亂了,甚至打了起來,內訌起來,對于帝國來說,或許正是一個收服西北軍的好機會,但是對我們來說,就是大大的不妙了!這二十多萬人,就會變成二十多萬叛軍,而且各自為戰,誰也不會聽誰的,倒是亂打一團,遭殃的是我們!假如草原人再趁機從背後捅刀子的話……”

上篇:正文 第兩百三十九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形勢逆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