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形勢逆轉】   
  
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形勢逆轉】


侯賽因皺眉:“那麼這樣說來,西北軍就沒辦法對付了?”

杜維笑了笑:“西北軍是要對付的,但是想把二十多萬西北軍都殺光?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魯高這個人,現在是不能死的……至少,也要等我在西北軍里釘下一枚自己的釘子……”

說著,他走到的窗戶邊上:“亂是肯定要亂的!但是什麼時候亂,亂的時候,我們怎麼能從中得到好處,這才是關鍵問題了。至少現在,我還希望西北能再有個三年左右的穩定時間,我需要有三年的時間好好的壯大自己的實力!到那個時候,就算大亂了,我也有能力收拾一切。但是現在……不行!”

侯賽因沉默了會兒,忽然道:“先不說這些了。剛才在宴會之上,你是怎麼把那把黑金鐵胎弓拉斷的?我都沒有看出來你使的什麼辦法!那個黑金鐵胎弓很強硬的,就算是我,要拉斷他,在不使用斗氣的情況下也是做不到!你是怎麼……”

杜維嘻嘻一笑,忽然轉身,走到了侯賽因的身邊,拔出了侯賽因的配劍來。

這是一把精鋼長劍,杜維輕輕彈了彈劍鋒,發出了清脆的聲音,然後伸手在上面來回撫摸了一會兒,笑道:“你看好了!”

說完,他故意握著劍柄,退後了一步。握著劍柄的手腕用力一抖!

嗡的一聲,拿劍鋒立刻端做了十幾截,寸寸斷劍落在了地地上,杜維的手里就只剩下了一個劍柄!

侯賽因變色道:“你……你的武技什麼時候練到這種地步了?”

杜維哈哈一笑:“你都沒看出來,看來我的這個本事也算沒有白練!”

說完,他扔掉了劍柄,然後伸出手掌張開,掌心里露出了一枚小小的,黑色的晶體。

“這個東西是我最近才配制出來的,我叫它‘腐鐵水晶,。嗯。名字是難聽了一些,不過用處可不小!”杜維嘻嘻一笑:“這東西的配方也不是我弄出來的。而是在帝都的時候,艾黎可法師教我地。那個老家伙的確夠瘋,你也知道那些飛天掃帚了,都是他想出來地。這個腐鐵的東西,是他寫地一個配方,用一種魔力水晶,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提煉出來的魔法藥劑來,最後合成出來這麼一個東西。你可別小看它哦……只要我握在手里。悄悄的在任何金屬的東西上來回摸上幾下,我可以悄悄的注入一丁點兒魔力,就能引發這個水晶的反應,它就會吸收接觸到地金屬物質里面的元素!”

隨後杜維解釋到:“按照艾黎可大師的研究成果。比如說一塊石頭里,蘊涵的很多土元素。土元素越多越密集,石頭就越發堅硬!而金屬的東西里。他說含有一種鐵元素,而這鐵元素如果被吸走了,金屬就會變得腐朽脆弱。輕輕一弄就可以折斷。”

他抬了抬手,笑道:“我只不過手掌里暗扣著這個東西,故意在那個黑金鐵胎弓上來回了摸了幾下,嘴里說一些不咸不淡的話,刻意拖了會兒時間,讓這個水晶吸取了里面地鐵元素,然後麼,什麼黑金鐵胎,自然一拉就斷啦!”

侯賽因瞪圓了眼睛:“這種東西,果然厲害!如果有了這種東西,世界上還有什麼武器在你眼前能發揮作用?”

杜維歎了口氣,忽然苦笑道:“也每那麼厲害。這東西看似神奇,其實也是一個華而不實的玩意兒。它有兩個弱點,第一個麼,就是它需要時間……如果不是我剛才拖延時間故意摸了好久的話,也是沒用地!你想啊,如果真的拼殺的時候,對方一劍砍來,我哪里有機會停下來在對方的劍鋒上摸上幾下?早被一劍砍死了!這第二麼……就是這個玩意兒,也算是繼承了艾黎可大師所有發明的重要的特質:昂貴!不是一般的昂貴!!配制出這麼小小的一塊,就花費了我價值幾十萬金幣的魔法藥劑和材料呢!!”

侯賽因拿了過來在手里仔細看了會兒,也歎了口氣:“這樣看來,的確沒有太大的用處,偶爾拿來嚇嚇人可以,實戰的時候,就等于廢物了。”

“呵呵。”杜維收起了這個東西,笑道:“而且,只有注入魔力才行,如果不注入魔力,就算把它放在什麼金屬物品旁邊放上一年,也是沒用處的。”

不過頓了一下,杜維笑道:“這東西當時弄出來的時候,艾黎可給我的配方里寫得很清楚,可不是用來毀壞別人武器的東西……恰恰相反,這個老天才,是想弄出來一種世界上最最堅固的金屬!想弄出來一種最最強悍的金屬,制造出一種最最堅硬鋒利的武器!可是他想來想去,都想不出怎麼弄出一種最堅固的材料……所以,最後就弄出了這麼一個東西。”

杜維笑道:“這個東西專門用來吸取‘鐵元素,,可如果等這麼小小的一塊東西,吸得越多,它本身就會越發的堅硬!你想啊……假如我拿著這麼一塊東西,吸上千兒八百的神兵利器之後,這里面得吸了多少鐵元素?世界上還有比我這小小的一枚晶體更堅固的東西了麼?”

侯賽因這才變色!

不過杜維看著侯賽因的表情,笑道:“你先不要忙著驚歎……我可以告訴你,老瘋子艾黎可大師的這個發明,是一個失敗的東西!想靠著拿這個東西去吸取別的金屬的鐵元素,然後讓它自己變得越來越堅硬……我告訴你,那是妄想了!”杜維說完。苦笑道:“你知道麼,我弄出來這麼一小塊之後,自己躲在吉利亞特城里,也不知道吸了多少把刀劍,最後我弄了一房子的鐵塊……弄到最後,卻發現這個東西也沒多堅硬,我自己拿著劍砍了幾下,還是砍下了幾塊碎片來。按理說,吸了那麼多金屬,它自身卻沒有增加多少堅硬的程度。讓我很失望啊。如果要等它變得堅硬起來,恐怕……哼哼。現在看來。這個東西拿出來嚇唬嚇唬別人還行,想讓它變成一塊世界上最堅硬地東西。還遙遙無期呢。”

晚上的時候,杜維下令讓人把院子門關了,可是依然能聽見外面時不時的有西北軍的騎兵跑過,看來全城的搜索還在進行當中。

今天魯高在自己的面前大大的失了面子。居然當著自己的面被人行刺,這樣的事情,大概讓這個矮子將軍很是惱火吧。

魯高送給杜維的這個宅子面積頗為不小,內外幾進幾出。杜維地兩百多人住進來,都綽綽有余。

杜維和侯賽因談到了半夜,這才回了臥室里休息,可是剛走進臥室的門,杜維忽然就站住了,皺起眉來。看著臥室里……

這個臥室不算小了,畢竟是這座軍事化地城里,擺設也頗為簡單。沒有太多的奢華地東西。其實魯高倒是本來打算給杜維送幾個女奴來伺候,只是被行刺的事情一亂,大概也忘記了。

只不過,讓杜維皺眉的並不是這房間里擺設的簡陋……而是……

喉嚨下頂著一個尖銳的明晃晃的銀梭,杜維歎了口氣:“何必呢?你想躲在我這里,盡管躲就是了,這個宅子里那麼大,你隨便找個馬房啊,草堆里,躺上幾天,也不會有人找到我的宅子里來……”

旁邊地陰暗里,一個憂人到了極點的身影緩緩的顯露了出來,拿短短的緊繃的小褂子,把她驕人的胸部更是凸現得格外迷人,尤其是那盈盈一握地小蠻腰,此刻近在咫尺看來,比白天的時候在宴會上遠處看得更加真切……

媽的,果然夠細啊!杜維心中歎了口氣。

這個女子在陰影里一點一點地走了出來,手里握著銀梭,就這麼抵在杜維的喉嚨下,忽然用一個嬌嫩而虛弱的聲音,壓低了聲音道:“不許出聲……進來,關上門!”

杜維歎了口氣,臉上絲毫沒有半點兒畏懼的表情,一步一步的走了進來,然後反手關上了門。

“你……坐下!”

這個女人雖然臉上帶著一個金面具,但是從聲音聽上去,可還嫩得很。杜維歎了口氣,自己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這個女孩也緊緊的貼著他,手里的銀梭時刻不離開杜維的喉嚨。

“何苦呢?”杜維笑了笑,低聲道:“刺殺可是一個技術活兒。既然一擊不中,就該遠遠的跑掉,卻還跑到這里來惹我……你就那麼有把握?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你是郁金香公爵!”這個女子的聲音有些喘息,杜維皺眉:“你受傷了?”

這個女子身子微微一晃,原本她全身上下,就穿的極少。上身的一條小褂子,只能勉強遮擋住胸部,而下面一條極斷的小短裙……倒是和杜維前世看到的那種小熱褲差不多。

“不許多問!”這個女子緩緩的退開兩步,坐在了杜維的身邊,依然把手里的銀梭頂著杜維的喉嚨:“我知道你的身份,你是郁金香公爵。整個西北,能和魯高作對的人,只有你!”

“那又怎麼樣?”杜維翻了翻眼睛:“你想找我幫你?”

“我要你帶我出城!”

杜維故意笑了笑:“開什麼玩笑!你隨隨便便一動,身子就能變成沙子,然後消失……這麼神奇的法術,你再用一次好了!”

“我……我的法術不能多用,而且……也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這個身材火爆的女子苦笑道:“你白天看到的那個是我用法術弄出來的假身,我只是弄出了一個假身去行刺,可是我並不能用我的法術。把我自己的真身變到城外去。明白了麼?”

杜維依然在笑:“那麼現在算什麼?算是威脅麼?”他用憐憫地眼神看著這個女人:“你以為用這麼一把破東西,就能威脅我?”

“我的銀梭上有劇毒。”這個女人的聲音冷了下去:“你或許能躲開不被我刺死,但只要劃破一點兒皮,我保證你就算是一個很出色的魔法師,也逃不過這毒藥的威力。”

杜維笑得很開心:“哦?還有這種毒藥?”

他忽然垂下頭去,故意湊近了那個銀梭嗅了嗅,搖頭道:“哼,不錯不錯。綺麗花的花粉的香氣掩飾掉了斷尾榛的刺鼻味道……啊,對了,里面還加入了一點兒亞麻羅菇的粉末。對吧?嗯,從威力上來說的確很猛了。你說地不錯,劃破一點兒皮就能殺死我……別說我了。就連一匹馬也能殺死。”

這個女子仿佛被杜維的言語所震撼,她雖然帶著面具,但是眼神里地滿是不可思議的目光:“你……你能聞得出來?”

杜維傲然一笑,看了一眼這個女孩:“哼,你多大年紀了?看你得身子倒是發育地很成熟啊……不過聲音就嫩得很了,你到底多大?十六歲?十八歲?告訴你,你還穿開襠褲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學習藥劑學了。”

這個女子不由得怒道:“胡說八道……你,你才多大年紀!”

杜維笑了笑,也不說話。他三歲開始就學習各種藥劑學的書的,這樣算來,說自己學藥劑學的時候,對方還穿開襠褲。也不算什麼大話。

“廢話少說,你到底答應不答應!”

杜維感覺到脖子下的銀梭又緊了一些,他嘴角撇了撇。故意用一種毫不掩飾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打量這個女刺客,尤其是肆無忌憚地目光,故意在對方驕人的胸部和小蠻腰上停留了很久。

這個女刺客早習慣了被男人如此打量,不過杜維的這種詭異的目光,卻讓她生出了幾分不自在來,仿佛在對方的眼神之下,自己就好像赤裸裸的站在對方面前一般。忍不住扭了扭身子,變了一個姿勢:“你……看什麼!”

“我告訴你幾件事情吧。”杜維歎了口氣,他從容地伸出三根手指:“第一,老子我從來不受威脅!如果你不是威脅我,而是跪下來求我……或者是你脫光了衣服,用美人計來勾引我,說不定我還有可能答應你的要求。畢竟我見得女人雖然多,但是你這樣的好身材,還是很少見地。第二點,做錯事情可以原諒,但是不可原諒的是‘愚蠢,,恰好在我看來,你是後者。都說女人是胸大無腦,我看你真的是很合適這個詞語!你的胸的確夠大,但是腦子看來也的確夠愚蠢!至于第三點麼……你覺得,如果我這樣容易就能被你制住,我還配當郁金香公爵麼?”

這個女子被他氣得仿佛語塞,正要發怒,杜維已經歎了口氣,看著天花板,慢悠悠的笑道:“喂,我說賽梅爾,人家就快要了我的命了!要知道,我死就等于你死,你還不出手,等著看好戲麼?”

話音剛落,這個女刺客就感覺到自己的手里一麻,一聲燈~火.書>城清脆的動靜,原本頂在杜維脖子下面的銀梭已經沖天飛了出去,奪的一聲,釘在了天花板之上!

杜維拍了拍袖子,輕輕松松的站了起來,看著面前的女刺客,搖頭道:“我真燈!火.書>(城手打懷疑,你這樣的智商,也出來行刺……”

女刺客正要撲上去,卻忽然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軟,仿佛全身都被一種無形的繩索困住了。

杜維卻看著女刺客的身後,女刺客的身後,紅衣白發的賽梅爾對著杜維一臉古怪的笑容:“你是因為知道我在,所以才有恃無恐的麼?”

杜維笑了笑:“你我的命是聯系在一起的,如果我死了,可就是一尸兩命啊!”

賽梅爾哼了一聲,身子憑空消失。

“你……你和誰說話!這里還有人嗎?”女刺客全身不得動彈,忍不住聲音露出幾分驚駭來,而且她根本看不見賽梅爾的身影,也更聽不見賽梅爾說話。只看著杜維對著自己身後的空氣說笑,努力回頭看去,卻哪里有半個人影?

“別掙紮了。”杜維笑了笑:“被一個中級的束縛術捆住,就算是我,也未必能掙脫的。”

隨後杜維往椅子上一靠,看著這個女刺客,慢悠悠笑道:“現在,換我問你問題了……記住別說謊哦!我可是魔法師,你說的話是真是假,我能看透的!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的話,我可以考慮饒了你,否則的話……”

杜維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惡意的笑容:“你說一次假話,我就脫你一件衣服!你說兩次,我就脫兩件!”說著,他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這個女孩的身上來回打量:“你身上穿的衣服可不多哦!”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堂刺】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二章 【我高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