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二章 【我高興!】   
  
正文 第兩百四十二章 【我高興!】

“你可真夠邪惡的。”腦子里傳來了塞梅爾戲虐的聲音:“你一定要這樣捉弄這個可憐的女孩子麼。我想,那個惡魔島上的老家伙,不是給了你一個“魅惑之眼”麼?這樣一個針對任何女人的武器,只要你看著她的眼睛,她恐怕就無力地看你的任何要求吧,所以你不需要這樣恐嚇她。”

杜維微微一笑,他的回答只有簡單的一句:

“我高興!”

“第一個問題。”杜維坐直了身體,然後一臉凜然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小俘虜:“告訴我。。。。。。你這麼棒的身體,是怎麼練出來的?”

“。。。。。。????”這個女刺客大概是楞住了,她沒想到面前的這個貴族少年第一個提出的居然是這麼一個無聊的問題。

杜維看著對方有些愣愣的摸樣,只是簡單一笑:“我的耐心並不太好,如果你再不回

答的話,我可以考慮立刻開始脫你的衣服。”

“。。。。。我修煉一種特殊的體術。”終于,這個女刺客還是屈服了,聽她的聲音,很明顯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說完之後,她瞪著眼睛緊張兮兮的看著杜維,雖然有一個金質的面罩。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眼神里的擔憂卻是無法掩飾的。

不過。。。。。

杜維故意歎了口氣:“抱歉。。。。。回答的太籠統,我不滿意。”

說完,在女刺客的一聲驚呼之中。杜維隨意的晃了晃手指。也不見他念什麼咒語。女刺客就感覺到全身一松,原來束縛住自己的魔法已經消失了,可是不等她回過神來。就感覺到自己上衣一松,吱的一聲衣衫碎裂的聲音,那原本就窄小的紅色(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的褂子。已經四分五裂,化作了片片的碎片,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杜維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女刺客驚呼。那胸前的一對而飽滿驕人的雙乳驟然脫離的束縛,這麼彈了出來,飽滿圓潤的輪廓。還有那充滿了彈性的堅挺,都毫無疑問的十足養眼。

嗯。。。。。。居然是稀有的竹筍型哦。。。。。

杜維笑得越發惡意,不過女刺客在短暫的驚呼之後,立刻雙臂緊緊的抱住了胸部,遮攔住了杜維大吃冰激凌的眼神。

“你!!卑鄙!!!”女刺客還要大叫,杜維已經打斷了她的話,談談道:“你可以叫。繼續大叫,這樣的話,我的部下聽見這里的動靜,就會沖進來。提醒你一點,我所有的部下都是男人,如果你不介意讓自己的這副摸樣讓兩百多個男人隨意觀賞的話,盡管叫就是了。”

果然,這句話比什麼恐嚇都要來得有效,這個女刺客一聽之下,卻趕緊閉上了嘴巴。身子已經縮到了牆角。貼著牆壁坐了下去。只是雙臂緊緊的抱在胸前。努力的遮擋自己泄露的春光。

不過可惜的是。。。。。她的“天賦本錢”實在太好

。而相比之下,兩條纖細的手臂卻太過渺小。

杜維忍著笑。端坐在椅子上,盡情的欣賞這個女刺客的“表演”。

“好吧,那麼我們繼續提問。相信有了之前的教訓,你應該明白怎麼回答我的問題了吧。”杜維咳嗽了一聲:“還是剛才那個問題,你所謂的體術,是哪里來的?”

“大。。。。。。大雪山!大雪山!!”女刺客壓抑著嗓子,對著杜維低聲吼叫。

“為什麼要刺殺魯高?”

“因為魯高殺了金狼頭,背叛了和我們草原的盟約”

“大雪山是什麼?你們的首領是誰?”

“大雪山就是巫師的聖地。。。。。。我們的首領是偉大的巫王”

女刺客已經全線潰敗。

“最後一個問題。”杜維笑了:“你的名字。”

“艾。。。。。。艾露,我叫艾露。”女刺客的聲音充滿了柔弱。

杜維哼哼笑了兩聲,他忽然站了起來,眼神里閃過一絲奇異的目光,輕輕抬起手指。對這女刺客晃了晃。

吱吱兩聲。女刺客身上最後的一條小短褲也撕裂開來,離開了她的身體。

伴隨著一聲尖叫,女刺客的聲音里已經帶著哭泣的腔調了。她一手拼命的抱著胸部,一手已經探下去遮擋住了自己的小腹下面,同時羞怒道:“我。。。。。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你為什麼。。。。。”

“因為我想看!”

杜維板著臉,給對方這麼一個很無賴的回答。

這個回答差點讓這個名字叫艾露的女刺客氣得暈過去。

“你看看。。。。。。現在多好。”杜維笑道:“曾經有人告訴過我,女人光這身子的時候,通常說的才是真話。而且。。。。。你的身材太誘人,而你似乎也很懂得如何去展現你的魅力,今天在宴會上,你分明就是用身體刻意的去誘惑,既然這樣,我想看,就看了。”

艾露不再叫了,她恨恨的盯著杜維:“你。。。。。你看夠了沒有。”

“沒有。”杜維毫不掩飾的無賴回答讓艾露眼前一黑,險些沒氣得吐血。杜維很無恥的笑道:“你的身材很好。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好。我想這樣的誘人的身體,通常男人除了想看之外,還想做一點兒更多的事情哦。。。。。”

說著,杜維已經站了起來。

女刺客真的害怕了,她吃吃道:“你別過來。。。。。我,我可以自殺!”

杜維還真的不怕她會自殺,正要說什麼繼續戲弄這個女刺客,腦海里深處傳來了賽梅爾略帶不滿的聲音:“夠了,到這里就夠了。難道你真的要用這種手段對付一個女孩子?”

杜維沒有回答,他的眼神落在了艾露的一雙結實修長的腿上。

雖然房間里的光線並不很亮。但是這樣程度的光線之下,艾露那一雙充滿了彈力和野性的長腿。卻各位的凸現出了魅力。盡管她在杜維的眼神籠罩之下,恐慌的想盡力把一雙長腿卷縮起來,奈何她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很徒勞。因為她越發這樣扭動雙腿。在男人的眼神里。就越發的誘人。

忽然。杜維開口了,他盯著女刺客:“你會不會覺得我用這樣的手段對付你一個女孩子。很卑鄙無恥?”

“你。。。。。。”女刺客恨恨道:“你根本就是卑鄙無恥無賴之極!”

“哦。原來我利用你身為“女人”的特點對付你,就是卑鄙無恥。”杜維拖長了腔調,裝模作樣的冷笑。

隨後他指著這個女刺客。談談道:“你,今天宴會之上,不也是利用你“女人”的魅力當作籌碼來靠近刺殺對象行刺麼?”

之語塞。

杜維已經冷笑道:“你利用“女人”的特質去刺殺別人,就是理所當然?我利用“女人”的特質對付你,就是卑鄙無恥?我告訴你,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女人。。。。。。在我看來,你就連婊子都不如!婊子還知道不要臉面。。。。。可是你這種女人。明明是自己先利用了自己的“女人的身體”去達到你的目的,卻還要立牌坊。。。。。你給我聽好了!既然你用“女人”當作籌碼來對付別人。就要准備好比人用這點反過來對付你。因為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先這麼做了,就別罵別人無恥,明白了麼?”

說完之後,杜維指著女刺客身後的窗戶:“窗戶上有窗簾,你可以自己拉下來先裹上你的身體,放心好了,我對你沒有那種興趣。”

女刺客聽了之後,忽然眼睛一翻。直直的暈了過去。

杜維楞了一下,隨即笑了笑:“賽梅爾,你看。她還算有點兒羞恥

心,被我罵了也知道慚愧。所以才會氣暈過去。”

腦海里,賽梅爾仿佛歎了口氣:“你的思維方式。真的讓人費解。”

公爵房間利出現了刺客的事情,讓杜維的手下緊張了一會,不過杜維命令不許任何人泄露。隨後讓人把這個女刺客裝進了一口箱子里。

“不用給她吃喝,兩三天餓不死人的。”杜維似乎毫無憐香惜玉的心情:“只要留著出氣孔,別把她悶死就可以了。”

敵人就是敵人,不管是男的敵人還是女的敵人,都是一樣。杜維可不會有那種憐香惜玉的悠閑心情。至少,當這個女人拿著劇毒的銀梭頂著自己喉嚨的時候,她可沒有對杜維有一點心軟!!

“大雪山......有意思啊。”杜維歎了口氣,房間里只有侯賽因的時候。他對這個聖騎士道:“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侯賽因想了一會兒:“不知道。我們對這個草原上的大雪山,所知道的資料太少。”

“等回去之後,這個女刺客會給我們提供一些信息的。”杜維歎了口氣:“不過現在我開始覺得慶幸了,幸好阿爾法沒有殺了那個金狼頭。把金狼頭的腦袋讓給了西北軍。魯高給自己找了一個麻煩啊。”

第二天,杜維起的很晚。當她起床之後,下面人來傳話,說魯高派來的人已經等了一個上午了。只是因為聽說郁金香公爵還沒有起床,所以不敢打攪,一直在外面等候。

來人不是別人,居然是那個肥胖的西北軍後勤總管多多羅。

多多羅的臉色並沒有前幾天哪麼輕松了,宴會上出現了刺殺的行為,而且那個漂亮的女刺客,還是她多多羅經受買來的女奴之一。這樣的事情,讓多多羅背負了很重壓力。

雖然大家相信多多羅絕對不會背叛魯高而勾結外人來刺殺。不過……一個“失職”的罪名已經足夠讓這個胖子吃點兒苦頭了。

“公爵大人!”一看見杜維走進了會客室,多多洛立刻站了起來。他穿了一件嶄新的軍方將軍制服,只不過肥胖臃腫的身子,即使穿上軍服,也絲毫沒有半點兒軍人的氣質,他的眉宇間藏了幾分焦慮:“公爵大人。魯高將軍派我來邀請您。如果您今天有空的話,他想請您一同去郊外狩獵。”

“哦?”杜維微微一怔。隨即笑道:“既然是魯高將軍地邀請,多多羅將軍。請您等一下,我先換一身衣服。”

頓了一下,忽然又壓低聲音問道:“昨天的事情……不知道那個女刺客搜捕到了沒有?昨晚我可是聽見外面街道上的馬蹄聲響了足足一個晚上啊!”

多多羅地臉色立刻又難看了幾分。他遲疑了一下。搖頭:“這個……還沒有。公爵大人,這件事情魯高將軍很是震怒。昨晚負責宴會上保衛工作的幾個侍衛。被狠狠的抽了一頓鞭子,還有我手下負責經手這次買來女奴地人。也都被抓了回去拷問……就連這次買來的十幾個女奴。聽說全部被將軍……唉,可惜了那十幾個漂亮的女奴。”

杜維吹了一聲口哨:“看來魯高將軍也不是一個惜花之人啊。辣手摧花這樣的事情,實在太煞風景啦。今天見了魯高將軍,我可一定要好好的勸勸他。”

多多羅這才笑道:“公爵大人,現在將軍心情不太好。我們這些他身邊的人。都不敢說什麼,唯一能勸勸他地人,也就只有你了。畢竟您是貴客,您說什麼,將軍總要給您幾分面子的。”

杜維忽然跳開了這個話題,笑道:“今天參加狩獵的有哪些將軍?昨天宴會上的諸位猛將,都在吧?”

多多羅笑道:“史瑞克將軍昨天冒犯了您,今天看來是不能參加了,他被罰給魯高將軍洗馬一個月。魯高將軍平日軍令嚴格。他說一個月就是一個月,少了半天都不行的。現在史瑞克將軍應該在馬棚里待著吧。”

杜維假意歎了口氣:“可惜了……史瑞克將軍一手箭術的確是出神入化,昨天我也並不是想冒犯他,只不過既然是打賭,總是有輸有贏。魯高將軍也未免……”

多多羅看著杜維的表情。心想:還不是因為你!現在卻裝好人.嘴上卻笑道:“公爵大人說的是.不過將軍平日里賞罰嚴明,下面的人也是心服口服的。”

隨後兩人寒暄了幾句,杜維進去換了一身精悍的獵裝,這才和多多羅一起出門,這次身邊只帶了侯賽因一個人。隨著多多羅一起出城去郊外找魯高去了。

瓦特軍事要塞旁不遠就有一片林場,在荒蕪的西北,能有這麼大一片林場。已經是非常少有的了。

在軍隊之中。嘻樂的項目很少。狩獵這種活動。既能放松,又能鍛煉馬術和射術,正式被軍中將領們喜愛的活動。

今天狩獵早就一早開始,魯高帶了一千衛騎兵,在林場外面設了一個大營,早有人進了林子里去驅趕里面的野獸。

杜維到達的林場外的狩獵大營的時候,魯高當人已經整裝待發,只等杜維的到來了。

魯高這個矮子將軍。卻騎了一頭極為雄駿的黑色戰馬,身上穿著一套上好的皮甲。背上背著長弓,馬上掛著騎槍和彎刀,一臉彪悍的摸樣,看著杜維和多多羅騎馬到來,遠遠的就用爽朗的大笑迎接杜維。

“杜維。昨晚休息的還好麼?”

杜維微微一笑,坐在馬上點了點頭:“還不錯……就是昨晚聽了一夜的馬蹄聲。”

魯高將軍微微一滯,不過瞬間就恢複了笑容。轉頭對身後的人道:“昨晚我讓你們抓捕刺客,卻沒有讓你們驚擾我的貴客吧!今天開始,巡邏的騎兵到了公爵大人的住地,必須繞路行走。不得驚擾了貴客的休息。”

後面的人立刻點頭領命。

杜維客氣了兩句,魯高已經笑著指著身後。道:“來,杜維,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兒子!他和你年紀相近,你們兩人多親近親近。”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形勢逆轉】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狩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