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四章 【不穿白袍的“大魔法師”】   
  
正文 第兩百四十四章 【不穿白袍的“大魔法師”】

天空一碧如洗,幾縷白云嫻淡不動,天空之下狂野無垠,更難得的是這瓦特要塞旁的郊野上綠草濃密如茵,連綿千頃。勁風從西北伏地掠過,吹動長草一波波向東滾動。那天幕之上的藍色越發濃重的像是要傾瀉下來,和那曠野上綠色混成一體,向東天際頭飛奔。

可惜,在這樣的美景之下,卻正在發生著讓人發指的,慘絕人寰的悲劇。

林中,一個嬌喘籲籲的身影正在奮力的奔跑,她的小腿上被林子里的經濟割的滿是傷痕,原本年輕漂亮的臉蛋上,充滿了驚駭和恐懼。耳中聽著後面漸漸逼近的馬蹄聲,這個女子忽然低聲驚呼了一聲,腳下被一枚石子絆倒,一下就撲到了地上。

這時候,身後的馬蹄聲已到跟前,兩邊兩個輕甲的西北騎兵面帶獰笑靠近了這個柔弱的獵物。忽然從兩邊拋出兩個套索來,就好似草原上人捆羊兒一樣,兩個套索一左一右,飛快的套在了女孩兒的兩只手腕上。兩邊騎兵用力一拉緊,隨著一聲驚呼,女孩已被拉到了半空,一雙小腿奮力的亂蹬,可是卻怎麼掙脫的開?

身後馬蹄聲又到,就聽見一個猶如悶雷一樣的聲音帶著猙獰的笑聲:“好,干的好。”

說著,一個身穿獵裝的巨漢,已經從後面縱馬奔馳而來,他人在馬上,卻高高的舉著騎槍,一馬當先對著這個被繩索套在半空的女孩兒沖了過來,長長的騎槍一揮,一聲淒厲的慘叫。已經刺穿了女孩兒的肩膀,隨機就聽見這個猙獰的漢子一聲狂笑。

那個可憐的獵物,卻已經被他手里的騎槍挑了起來,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啪的一聲悶響,眼看救不活了。

身後杜維和侯賽因兩人呢騎馬跟上,看見這一幕,侯賽因畢竟是神聖騎士出身。雖然現在成了神殿的叛徒,那也多半是因為信仰有了偏差,但是對于騎士的操守還是沒有全部丟掉。眼看這樣的慘劇發生在面前,這個聖騎士不由得心中大怒,看著先前的那個兀自狂笑的巨漢,不由得面露殺機。

杜維卻一把按住了侯賽因。默默的對他搖了搖頭。

“為什麼?侯賽因冷冷道。

“你救不了她們,我們都救不了她們。”杜維壓低聲音道:“這些女孩子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死,就算她們今天不死在這里,也會死在牢房里。”

話音剛落,就聽見身後遠遠的傳來一聲輕笑:“公爵大人走的好快。”

那個塞巴斯塔已經策馬跟了上來,拉住缰繩。笑道:“怎麼,公爵大人還是兩手空空麼?”

杜維一揚眉,道:“我是客人,不敢喧賓奪主。”

“大人不必客氣。”塞巴斯塔忽然側耳一聽,笑道:“前面有動靜,你我一起去看看。”

說完。他用力一踢馬肚,沖了出去。杜維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帶著侯賽因也跟了過去。

著拍你林子甚深,有事初夏的季節,草業頗為繁密,塞巴斯塔一馬當先,看著前面幽深的林子,忽然跳下馬來,仔細看看地上的足跡,笑道:“哼,這兩個獵物聰明了一點,倒是學會了隱藏。”

說完,他飛身上馬,吹了一聲口哨,立刻從四面八方跑來幾騎。

“仔細搜索草叢,這些小家伙躲在了草叢樹洞里啦,給我趕出來。”

手下騎兵領命去了,杜維和塞巴斯塔兩人一路向前,看著騎兵們揮動著騎槍,在草叢里拍拍打打,果然不多片刻,就聽見一聲痛呼,一個叫肉的身影從草叢里跑了出來,肩膀上滿是血跡。

塞巴斯塔嘴角含著冷笑,看著那個踉踉蹌蹌飛奔的女子,緩緩從身後摘下了弓,一箭射了出去,後面忽然一聲冷哼,就看見侯賽因忽然拔劍斬斷了弓箭。

侯賽因一言不發,忽然躍馬沖了出去,片刻就感到了那個女孩的身邊,微微一彎腰,就把那個女孩從地上一把抓了起來,不理會她的掙紮,橫著丟在了馬鞍之上,女孩還要驚呼,侯賽因已經輕輕一推,弄暈了這個可憐的獵物。

塞巴斯塔一箭被擊落,卻毫不惱怒,只是深深的看了侯賽因一眼,忽然對著杜維悠悠道:“公爵大人,您的這位隨從,好厲害的身手啊.”

杜維輕輕一笑:“少將軍,你的箭術也不差啊。”

兩人的眼神交錯,卻仿佛蹦出一連串的火星來,這個少將軍這才長笑一聲,不再理會杜維兩人,策馬遠去了。

杜維靜靜的看著這個家伙的背影,眉頭一皺,隨即低聲對侯賽因道:“你……”

“我忍不了。”侯賽因淡淡道:“能救一個是一個,騎士的武器,不是用來屠殺無辜的平民的。”

杜維無語,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止侯賽因。這個聖騎士如果一定要做什麼事情的話,恐怕自己是沒有什麼辦法阻止的。

林子里,魯高將軍手下的眾多武將早已經帶著騎兵沖了進來,四散分開,仔細的搜索那些“獵物”。林子里到處充滿了馬蹄聲和呼喝生。不時的還隱隱傳來那些沒有逃掉的女孩子的慘叫。

杜維面色越發的陰沉。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這樣暴虐的事情,他還是看不慣的,正要說什麼,陡然之間,杜維眼睛一亮!

就在前方遠處,那個少將軍剛才去的的方,陡然的傳來了一陣強大的魔法波動!那摩力的震動,帶著毫不掩飾的黑暗氣息。分明是……魔法師在做法?

遠遠的,幾聲淒厲的慘呼傳來,杜維看了侯賽因一眼:“過去看看!”

等杜維和侯賽因尋著聲音趕到的時候。面前是一個堪稱詭異的場面!

偌大的林子里,中間繚繞著一團濃烈的黑氣,這黑氣之中仿佛有著一股粘稠的東西在空氣之中漂浮,杜維一看之下,立刻就眉頭緊皺!這分明就是亡靈魔法師弄出來的死靈之氣!看著粘稠濃烈的程度,恐怕不知道煉制了多少生靈在其中了!

而在那一團濃烈的黑霧之中,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已經手腳被無數黑氣形成的氣索纏繞,就這麼懸在半空,身子呈現出一個誘人的“大”字形狀,少女嬌好的身子完全展示在杜維等人的眼皮底下,而她似乎已經暈了過去,腦袋無力地耷拉著,一頭黑發擋住了臉龐,只剩下了微弱的呼吸。

旁邊,遠遠的一襲黑色的身影立在一株大樹的樹枝之上,一身純黑色的魔法師式樣地長袍,尖頂帽子之下,露出一張慘白慘白地臉龐,嘴角含著一絲滲人的慘笑,一手平端著一枚黑色地水晶球,口中正念念有詞。

那團黑氣之中,忽然就形成了一個黑色的肉眼可以分辨的觸角來。一頭鑽進了那個黑色少女的口鼻之中,隨後一縷一縷淡淡的有若透明狀態的東西,仿佛就被著黑氣勾了出來。

杜維立刻認出。這是這個亡靈魔法的魔法師,在抽取這個少年的生命力,練制成亡靈魔法師所需要的死靈之氣。

就在場外不遠處,少將軍賽巴斯塔立在馬上,冷冷的看著場中這個魔法師做法,雖然察覺到了杜維的到來,也不說話,只不過看了杜維一眼。

那個被黑氣繚繞包裹的赤裸少女,忽然痛苦的低吟了一聲,隨即可怕的是,肉眼能看見的速度,她原本青春飽滿奔放的身子,陡然干癟了下去!那原本充滿了血色的肌膚,一點一點的枯萎老化,仿佛肌膚之下的血肉都被抽取了,不多片刻,她那嬌豔的身子就已經幾乎被抽成了一個人干一樣!

杜維又驚又怒,忍不住喝道:“好大的膽子!難道你不知道擅自用亡靈魔法殺害生靈,是違反了魔法工會第一戒律嗎!”

說完,杜維冷笑一聲,他抬起手來,口中飛快的念動了一句咒語,兩個袖子里散發出了兩道聖潔光明的波紋來,立刻就驅散了一片黑氣。那個亡靈黑魔法師看了,忽然就傳來了一個陰滲滲的聲音:“既然同為魔法師,你難道不知道當別人施法的時候上前打擾,相當于決斗的邀請嗎!”

說完,這個黑魔法師忽然袖子一揮,更大更濃烈的黑氣散發出來,那個可憐的少女瞬間化作了一具紅粉骷髏,然後飄入了黑魔法師的袖子里,漫天的黑氣也被他吸入了掌心的黑色水晶球里。

杜維知道,這個可憐的少女,其實早在自己趕到的時候就已經死去了,此刻更是被抽干了全身的生命力……更可惡的是,這個黑魔法師居然手段毒辣到了極點,抽干了她的生命力不說,還不放過她的軀體,把殘留的骨骼都收了回去,顯然是打算煉制成骷髏兵之類的死靈生物。

黑魔法師收起了漫天的死靈之氣,身子飄然從樹枝上落了下來,站在杜維的不遠處,語氣里充滿了傲慢:“哼,你也是魔法師麼?為什麼打攪我施法!”

執法隊麼?

杜維哈哈一笑:“你擅自殘殺生靈煉制死靈之氣,難道不怕魔法師執法隊麼?難道你忘記了‘第一鐵律’!”

說到“魔法師執法隊”,那些身穿黑衣的怪物,可算是全大陸魔法師們最忌憚的東西了,這個黑魔法師也不禁身子一抖,隨即喝道:“胡說八道!我當然知道第一鐵律!不過我是魔法工會承認的亡靈法師!可不是你說的死靈法師!至于我吸的這個女子……哼,她的命是魯高將軍的,魯高將軍已經判了她的死刑,我吸不吸,魯高將軍只要不追究,也不算違背鐵律!”

旁邊賽巴斯塔卻忽然用不陰不陽的聲音淡淡笑道:“兩位法師不用誤會,讓我來介紹一下吧。”說完指著杜維,笑道:“這位就是目前名震大路的郁金香公爵,杜維--魯道夫閣下,大魔導師甘多夫的關門弟子,帝都政變之中大放異彩,魔法學院的委員,魔法學會委員,在西北三個月鑄造一座城市……以這些傳奇經曆來說,想必現在身為魔法師。都不回不知道這個名字吧。”

剛剛介紹完,這個黑魔法師忽然就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盯住了杜維:“你就是那個郁金香公爵?傳說你是大陸最強的藥劑師……哼哼,藥劑師?簡直就是笑話……”

杜維也沒有發火,只是看著賽巴斯塔:“少將軍,這位是?”

“這位是我們西北軍團聘請的首席魔法顧問,羅蘭大陸魔法工會八級魔法師,塔塔亞洛法師……他也是大lu上唯一的一名不穿白色袍子的‘大魔法師’哦!至于原因麼。公爵大人,您也看見了,塔塔亞洛法師,他是一名亡靈魔法師!”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狩獵”】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五章 賭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