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五章 賭注!   
  
正文 第兩百四十五章 賭注!


西北軍團首席魔法顧問?

這個名頭杜維倒並不意外。羅蘭帝國魔法師地位崇高,縱然有魔法師願意為軍隊效力,那也得看“大爺們”心情,簡單的說:你得伺候著,那些魔法師大爺們爽了,就幫你幾下,不爽了,任憑你兵敗如山倒,大爺們站在一旁看笑話,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但凡願意為軍隊效力的魔法師,也都沒有什麼固定的編制,人家根本就不會甘心當你的下屬,一個“顧問”的頭銜,聽上去既光鮮動聽,又有面子,同時要隱隱的標明了閑云野鶴不受拘管的意思。

至于西北軍有自己的魔法師……這點杜維也不奇怪。

試想,西北軍能和帝國中央分庭抗禮二十多年,帝都中央拿他們沒有辦法,單憑二十萬大軍,是不夠的。怎麼也有點兒殺手锏的。高價養幾個魔法師來撐撐台面也是正常。

不過唯一讓杜維意外的是……魯高將軍難道是瘋了?居然找了一個亡靈魔法師?

亡靈和死靈,雖然名字只差那麼一點兒,可區別就是天與地了!亡靈是合法的。是魔法工會承認地。但是死靈魔法師……那魔法工會絕對是見一個滅一個見一百殺一百的!

看這個黑魔法師的架勢……八級?亡靈魔法能修煉到八級,那基本不用問了……他根本就是一個死靈魔法師!死靈!!

也不知道靠屠殺了多少生靈才修練到這個地步的!絕對是足以引起魔法工會殺念的人物!這樣一個人物,就算他擁有八級的實力,值得招攬……也要想想後果!否則的話,招攬一個八級的死靈法師,卻引來了魔法工會的敵視!這就絕對得不償失了!

偷眼看了這個黑魔法師半天,杜維發現對方也一直在觀察自己。兩個魔法師的對峙,使得周圍地人都很自覺的退後了幾步。

“郁金香公爵。”黑魔法師塔塔亞洛低聲笑著,他地笑聲充滿了怪異,聲音艱澀刺兒。仿佛隨時都快斷氣一般:“久聞你的大名……不過你剛才打斷我施法,難道你是想按照魔法師地慣例。對我提出挑戰麼?”

杜維微微一笑,看了看不遠的賽巴斯塔。這個少將軍此刻卻一言不發,絲毫沒有要當和事佬的樣子,倒是好像有些幸災樂禍一般。杜維心里一沉,不過臉上卻冷冷一笑,看著這個黑魔法師:“閣下如果願意賜教的話,我杜維怎麼敢不拒絕您的好意呢?”

說著,杜維輕輕一踩馬鐙。身子從馬鞍上飄了起來,和那個魔法師平行的狀態,一雙手縮在了袖子里面,緊緊的盯著這個魔法師。

黑魔法師,無非就是召喚出什麼死靈生物?哼……

杜維可是記得,上一次自己遇到黑魔法師地時候。對方召喚出了一條骨龍來外加那麼多死靈黑騎士和骷髏兵,都被自己陰掉了!

現在麼……

看了看身邊,前後左右。全部都是大片大片的樹林。

老家伙,想動手就來吧!你趕召集死靈生物,老子就召喚樹人!看誰的炮灰多!

當初自己魔法低微的時候,都不怕死靈法師,現在杜維自持實力已經摸到六級的邊了,還怕什麼!

不過,西北軍在這時候,請出這麼一個魔法高手來,而且言語之中,分明是故意對自己挑釁,這樣的舉動,就值得深思了!

難道……杜維心里一動。

難道魯高對自己動了殺心了?

想到這里,今天地局面的迷惑,就霍然開朗了!

應該是這樣的!

魯高不想現在就造反,至少對他來說還沒有到造反地時機。所以自己就算送上門來,魯高也不會讓他的人殺了自己。

但是……魔法師就不同了!至少名義上,這個黑魔法師就算是魯高的幫手。但名義上來說,他不算西北軍的人!一個魔法顧問而已,是自由之身,他想殺自己,就算是真的做了,事後追究起來,只要往上面推說“是他們魔法師之間自己的決斗”,這樣一來,板子也打不到西北軍的身上!

而且……就算魯高不是想殺自己,派出這個黑魔法師,恐怕也有掂掂自己分量的意圖!

杜維今天沒有穿魔法師袍子,不過縮在袖子里的手,已經暗中扣住了儲物戒指,隨時都可以召喚出自己的魔杖,還有樹人族的生命號角來。只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個黑魔法師。對方的水晶球里,隱隱的一團黑氣繚繞,仿佛映照出一個一個黑色的漩渦,越發的洶湧……

就在這時候,終于,一旁的賽巴斯塔開口了。這個少將軍很悠閑的踢了踢馬肚子,往上走了幾步,故意橫在了兩人中間,笑道:“兩位!公爵大人是我們的貴客,塔塔亞洛法師也是我們的貴客,兩位在這里打起來,可實在是讓我們當主人的難辦啦……不如,給個面子?”

杜維一聽這話,差點兒就笑了出來。

這少將軍果然奸詐,這話說的好聽,其實更是挑明了把自己往事情外面摘,這話說出來。那麼給這場決斗的定性,就變成了“客人打客人”,和他們“主人”就沒關系了。

這個賽巴斯塔越是這麼一臉坐山觀虎斗地樣子,杜維心中不由得惱火一來。猛然之間想起了這個少將軍的武技似乎是羅德里格斯一脈的,忽然心里一動,冒出了一個荒唐古怪的念頭來!

哼!裝麼?看你還裝不裝得住!

杜維想到就做,忽然輕笑一聲,右手從袖子里伸了出來,一道魔法的光芒之後,右手里已經攥住了一柄晶瑩剔透。籠罩著一層寒霜的長劍!

對面的黑魔法師眼看杜維拿出了武器,還以為杜維要召喚魔杖。卻沒想到居然拿出一把劍來,他臉色陰沉了一下。隨即冷笑道:“杜維法師閣下,魔法師的對決,你為什麼拿出一柄劍來?難道你已經不顧魔法師的榮譽了麼?”

杜維翻了個白眼:“本公爵是魔武雙修,難道不行麼?”

同時,卻悄悄的朝著賽巴斯塔看了過去。

果然!

賽巴斯塔在杜維忽然變出一把長劍來之後,眼神里露出一絲不以為然。不過瞬間,當他看清楚了這柄長劍地時候。陡然眼神就變得無比驚愕!

原本還含著笑意的嘴角,陡然緊緊地閉上,仿佛死死的咬著牙,才沒有驚呼出來!

杜維手里地這柄長劍,劍鋒細長,一柄透明的冰凌籠罩在上面。在林子里不強的陽光之下,隱然泛出七彩的光弧來,而一股森然的寒氣。也從劍上散發而出……

月下美人!

羅德里格斯的月下美人!

賽巴斯塔一看這長劍,眼睛就已經瞪圓了,短暫的驚愕之後,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氣,仿佛是努力地壓抑著內心的驚異和激動,不過杜維卻看出,他握著缰繩的手指都在隱隱的顫抖。

“兩位。”賽巴斯塔再次往前策馬走了幾步,忽然大聲笑道:“兩位都是我們的貴客,還是請先克制一下吧。不論是傷了誰,都是羅蘭大陸的巨大損失!此刻我父親也偕同眾將就在林子里,如果兩位一定有爭雄之意,不如換一個方式,也不傷和氣。”

分明地,他對那個黑魔法師投去了一個眼神,不易察覺的微微搖了搖頭。

說完,他好像反而怕杜維要動手一樣,陡然對身後的騎兵喝道:“快吹號!”

身後地騎兵立刻從馬上摘下一個號角吹了起來,不多時候,林子里四面八方傳來了呼喝的聲音,馬蹄陣陣,數百騎從四面八方圍攏了過來。

魯高將軍在幾個屬下的簇擁之下來到面前,看著杜維和對面的黑魔法師,這個矮子的臉上露出一絲陰沉,隨即朗聲笑道:“原來杜維和塔塔亞洛法師都在這里,兩位想必已經認識啦,那麼我也省得介紹了。”

隨後他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卻從兒子那里得到了一個複雜的眼神。魯高心知情況有變,忽然眼神也落在了杜維手里的“月下美人”之上。

這個矮子將軍的眼睛里,驟然爆發出一股神采來,就仿佛餓鬼見了食物,色魔見了美女一般,那眼神仿佛恨不得能把杜維手里的月下美人,連人帶劍都吞了下去一般!

這表情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不過卻盡數被敏銳的杜維捕捉到了。

嗯……這個魯高,也是認得這把劍的?

“父親。”賽巴斯塔清了清嗓子:“公爵大人似乎和塔塔亞洛法師,發生了一點兒小誤會,兩位似乎有意在這里來一場魔法師之間的比試。”

魯高張了張嘴巴,不過他反應極快,立刻就笑道:“何必呢?兩位都是我的貴客,如果傷了誰,都是我魯高的錯失了。看在我的面子上……”

賽巴斯塔深深吸了口氣,卻打斷了魯高的話,緩緩道:“父親,難得有兩位大魔法師在場能施展神奇的魔法,想必大家都很願意看到這樣的強者對決……既然兩位大魔法師有意比較,我們豈能違背了他們的意願?”

他既然這麼說,魯高就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必然有了主意了。立刻配合笑道:“不錯,只是魔法師的對決,難免有……”

“那麼我倒有一個不傷了和氣辦法。”賽巴斯塔飛快道:“咱們今天放出去地那些獵物,此刻大概還有四五個沒抓到吧。不如就以此為賭注……兩位魔法師分頭出擊,咱們定一個時間,誰先抓到最多的獵物,就算贏了。如何?”

這個提議也算討巧,雙方都說不出什麼話來。

杜維心中念頭飛轉:這個賽巴斯塔,看到月下美人之後,反而擔心我和這個黑魔法師真打起來?這打的是什麼主意?

是擔心我殺了這個黑魔法師?還是擔心黑魔法師殺了我?

那個塔塔亞洛黑法師。原本就是配合魯高一方行動的,雖然賽巴斯塔臨時改變了計劃。不過事情的細節,當眾也不好詳說。只是哼了一聲,點了點頭。

杜維也笑了笑:“這樣也好,既能領教塔塔亞洛法師的奧妙魔法,又能不傷了魯高將軍的面子,少將軍的法子果然很好。”

頓了一下,杜維故意放慢了語氣,淡淡道:“不過。既然是打賭,總是有贏有輸,不知道這個賭注該怎麼算呢?”

賽巴斯塔顯然已經想好了一切,他立刻毫不遲疑的接口笑道:“公爵大人說的沒錯,既然是打賭,自然是要有賭注地。只不過。在西北軍的地盤上,如果要讓兩位貴客自己掏腰包來支付賭注地話,那麼未免顯得我們西北軍太過小氣啦!這個賭注麼……如果塔塔亞洛法師贏了。父親,不如就把牢房里的那些死囚,全部送給塔塔亞洛法師好了!想必父親也不會吝嗇那區區百十個死囚吧。”

魯高立刻點頭。

“如果是塔塔亞洛法師輸了麼……父親,我想請塔塔亞洛法師指點我魔法一個月,就算是滿足我地一個請求啦。”

塔塔亞洛原本就是魯高的人,聽了之後也點頭了。

杜維歎了口氣,假意笑道:“這樣可多不好意思,我們的賭注,卻要西北軍來掏腰包。”

“這樣才顯得我父親對兩位貴客的重視。”賽巴斯塔答對如流,語氣從容。杜維聽了心中不禁一凜:這個小混蛋,不是個簡單好對付的人物!

“話說回來,如果公爵大人您贏了麼……那麼作為贏家的獎勵麼,我聽說公爵大人在之前被草原人騷擾的時候,麾下騎兵多有損傷,我就代我父親做主,如果公爵大人贏了,西北軍送上上等戰馬三千匹,外加騎兵鎧甲裝備三千套就是了!”

杜維心里盤算了一下,這個條件也算是誘人:“那麼,如果我輸了呢?”

賽巴斯塔笑得越發地讓杜維趕到不舒服,他輕輕道:“剛才看公爵大人自稱是魔武雙修……以公爵您的天資,想必造詣必定不凡!而且……我看您使用的武器,造型奇特,我見獵心喜,所以我的要求是……如果公爵大人您輸了,請您用您使用的這柄奇特的長劍,指點一下我地武技!為期麼……我知道公爵大人公務繁忙,不敢讓您在瓦特要塞逗留一個月之久。那麼我只好自己送上門啦!如果大人您輸了,我賽巴斯塔匹馬單槍隨您回樓蘭城去,之後的一個月,請您無比不吝賜教,點播我武技上的疑惑!”

這個賭注說了出來,不禁是杜維一愣,就連魯高將軍都明顯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單槍匹馬隨著杜維回去!

那麼……豈不是如果一旦有事情,杜維隨時可以扣留下這個少將軍當人質了?

杜維心中卻充滿了疑惑……這個少將軍,他的目標顯然是“月下美人”!!

難道這把劍,對他就這麼重要?!

此刻卻是不得不答應,杜維哈哈一笑:“好!我賭了!”

頓了一下,杜維忽然看到了身邊侯賽因的眼神,心里一動,又加了一句:“不過我另有一個要求……為了提高難度,追捕獵物的時候,不得傷害她們的性命,要抓活的!”說到這里,杜維故意打了個哈哈,笑道:“否則的話,亡靈法師一個‘黑暗吞噬,施展出來,籠罩住大半片樹林,瞬間就把獵物全部殺光了……我可就只能干瞪眼啦。”

顯然賽巴斯塔心中很是焦急,這次卻沒有等那個亡靈法師開口,自己已經搶先笑道:“好,就這樣!”

果然!杜維心里冷笑……為了這把月下美人,他可著急得很啊……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四章 【不穿白袍的“大魔法師”】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六章 大雪山的詛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