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四十六章 大雪山的詛咒   
  
正文 第兩百四十六章 大雪山的詛咒


那支松脂火把已經燃燒了一半,而剩下的還沒有被抓回來的“獵物”,還有五個。

這五名少女依然消失在林子里。杜維當然不會好心的認為魯高會真的饒了這些可憐的女孩。不過既然打了賭,那麼杜維自問,至少自己可以盡力的挽救多一點兒的生命。

“那麼……開始吧!”

身為主人的魯高將軍宣布了賭局的開始。手下的數十名西北軍的騎兵開始策馬分散進入了樹林里。

杜維看了看那個塔塔亞洛法師,微笑著欠了欠身子,他的動作優雅,口吻隨和:“塔塔亞洛法師,您先請。”

這個塔塔亞洛一對眼珠里白多黑少,冷冷的看了杜維一眼,也不客氣,身子輕輕飄了起來,一襲黑袍,猶如一個幽靈一般的飄起。隨著他從身上抽出了一柄白骨魔杖,在半空輕點數下,口中念念有詞之後,一團黑氣從魔杖之上散發出來,雖然距離甚遠,但是不少西北軍的將領,都隱隱的感覺到了那黑氣之中蘊涵的一種逼人的寒氣,還隱隱的帶著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味道。不由的人人都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

咔咔幾聲輕響,地面之上,幾只森然的鼓樓手臂破土而出,隨即幾個骷髏冰破土而出,從地下爬了出來。這些骷髏兵的成色相當不錯。以杜維的眼光看來,它們的骨骼大多都很完整。骨質堅硬而泛著金屬的色澤,身上套著的盔甲雖然不少都帶著裂紋,不過大多還算完整。顯然這個塔塔亞洛的家底頗為豐厚,;秒年這種低級的骷髏都能裝備這個樣的鎧甲。而隨後塔塔亞洛口中咒語連連,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他的白骨魔杖揮舞幾下,空氣之中驟然裂開了幾道裂縫,形成了一個一個黑洞。從黑色的空間裂縫之後。一聲聲淒厲的嘶吼傳來,隨後幾個騎著黑馬的死靈騎士其實從裂縫之中一躍而出!

這些死靈騎士一個個全身充滿了黑色的火焰,胯下的戰馬也都是死靈生物,充滿了凶性,尤其是身上散發的那種死氣,讓不少站的近的人,讀忍不住感覺帶一陣一陣的毛骨悚然,仿佛一股子涼氣。從腳後跟直沖到了後腦勺。

而靠近這種死靈生物,不少將領胯下的戰馬。立刻就仿佛充滿了畏懼的退後,更有的變的暴躁不安。即使馬上的騎士拼命安撫也沒有多大的效果。

塔塔亞洛森然的笑聲傳來,仿佛帶著一絲得意,隨即他用魔杖揮舞了幾下,把這些骷髏兵和死靈騎士都召喚到了身下,他口中發出了一種連杜維都聽不懂的古怪語言,仿佛是和這些死靈生物溝通一樣,最後用魔杖一指林子遠處,用力一揮……

所有的死靈生物仿佛就得到了命令一樣,五個死靈騎士立刻躍馬而出,朝著林字深處飛馳而去。而那些骷髏冰,也動作不慢,立刻四散潛入了林子里。

塔塔亞洛一臉冷笑,看了杜維一眼,用艱澀難聽的嗓音笑到:“公爵大人,我先走了!”

說完,他雙臂一振,身子猶如幽靈一般飄入了林中。

杜維看著這個黑魔法師進入林子里,他臉上閃過一絲陰霾,隨即又笑了笑,看了魯高將軍一眼:“將軍……您的這位首席魔法顧問果然實力非凡啊!”

魯高微微一笑:“杜維,不用客氣。你是帝都聞名遐邇的天才魔法師。就讓我們也見識見識你的神氣魔法吧。”

杜維沉吟了一會兒。那個黑魔法師能召喚諸多死靈生物出來,作為他的幫手。這麼大的一片林子,藏五個人,想要一寸一寸的搜索過來,的確頗費手腳,又不能傷害對方的性命,大規模的那種無差別的覆蓋性攻擊魔法,是不能用的。

只是……召喚樹人來幫助自己搜索?卻是不行!因為那些樹人都是最最低級的樹人同伴,沒有智慧和自我意識,只能按照杜維的指揮做一些簡單的力氣活兒,找人卻是不行的。

想到這里,杜維心思一定,臉上露出微笑來。

他刻意賣弄,卻不慌不忙的漂在半空,隨後口中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呼嘯聲去。

這呼嘯聲似乎隱隱的好像是某種召喚一般,忽然就從林子里傳來了嗡嗡的動靜!

那嗡嗡的聲音仿佛是一片一片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等到了近前,眾人才驚異的發現,這居然是無數只各種各樣棲息在樹林里的鳥兒!有西北的蜂鳥,有黃羽鳥,有布谷……居然還有幾只貓頭鷹!

這麼近百只鳥兒飛到了跟前,卻仿佛全部都老老實實的落在了枝頭,圍繞在杜維的周圍。

在眾人驚疑的眼神之下,杜維口中呼哨聲抑揚頓挫,卻仿佛和這些鳥兒溝通一般,那些鳥兒仿佛也得了杜維的號令,嗡的一聲,百多只鳥振翅高飛,四面八方的潛入了林子里。

只聽說過魔法師能召喚魔法生物,或者收複魔獸充當自己的寵物當驅使……可沒聽說有什麼魔法可以召喚這麼多普通的自然生物吧?

而且還仿佛能和這些鳥兒溝通一樣?難不成這個公爵還會鳥語?

不過杜維給他們的驚訝還遠遠不止這些。

——————————————————————————

驅散了這些鳥兒之後,杜維已經哈哈一笑,落在了地上,徒然之間又仰天長嘯,這嘯聲卻仿佛狼嚎一樣!

不多片刻,林子深處就傳來了幾聲狼嚎呼應。隨即林子里點點灰影奔出,幾匹土狼奔跑而來,全部聚攏帶了杜維的面前。

魯高身邊的護衛立刻拿起了武器,攔在了將軍的身前,而那幾匹召喚而來的土狼,模樣健壯,卻仿佛對人類也相當的忌憚,雖然停在了杜維的身前,卻仿佛還有些暴躁不安的來回刨動著爪子,對著遠處的西北軍士兵齜牙咧嘴。

杜維卻已經蹲了下來,對著幾匹土狼呼呼咽咽的也不知道他用什麼語言和這些畜生溝通的。反正等杜維重新站立起來之後,舉手對著林子一指,幾匹土狼立刻就張開了爪子,朝林子里飛奔而入……

“哈哈哈哈……杜維,你可是讓我們開了眼界了!”魯高率先打破了沉默,周圍那些西北軍的將領一個個還都在大眼瞪小眼,而魯高眼神里已經閃過了一絲精芒,開口笑道:“杜維,你這是什麼魔法?居然連這些畜生都能聽從你的召喚?我只聽說過黑魔法師能召喚死靈生物,而魔法師大多也只能驅使自己的魔法寵物而已……你……”

杜維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卻繞開話題笑道:“將軍大人,塔塔亞洛法師能召喚出那麼多死靈生物,我為了不輸得太難看,也只好多召喚一些了,靠著數量取勝了。”頓了一下,又笑道:“好了,我可不敢在這里久久耽擱,否則的話,恐怕塔塔亞洛法師動手太快,我可就面子難看了。”

說完,杜維身子一閃,落在了馬上,一聲吆喝,策馬往林子里奔馳而去,而侯賽因,則緊緊的跟在身後。



當杜維的身影小時在林中之後,魯高的臉色才漸漸陰沉下去。賽巴斯塔緩緩來到魯高的身邊,低聲說了一句:“父親。”

魯高一抬手,隨即回頭看了一眼:“都先退下吧。”

身後眾將神色一凜,都遠遠的騎馬退開了。

“父親,你看……”賽巴斯塔的聲音低沉,語氣里充滿了憂慮。

“錯是沒錯的……的確是‘月下美人’,可這把劍不是一直都在那個羅德里格斯手里麼?羅德里格斯行蹤不明,我們也找不到那個家伙,而這把月下美人……”

賽巴斯塔冷冷一笑:“白河愁如果知道了月下美人在西北的話,他一定也會不顧一切的來搶奪的。哼……沒有這把雪山上的聖劍,他這個大雪山巫王的位置,就名不正言不順!”

魯高沉默了一會兒:“當年古蘭修下了雪山,帶走了這把劍……我一直擔心一件事情……就是藍海!這個家伙身在帝都,這些年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暗中布置!古蘭修原本一直想把巫王的位置傳給藍海的,白河愁雖然強絕,但是沒有了這把聖劍,雪山之上很多的秘密就開啟不得!我一直懷疑這把劍在藍海手里,可惜這些年明里暗里打探,都得不到消息……我甚至懷疑過……古蘭修這個老家伙不會又是詐死跑掉了,那個羅德里格斯會不會是古蘭修的弟子!不然的話,月下美人怎麼會落到一個外人的手里……可是今天看來,事情又變得複雜了!”

賽巴斯塔想了一想,道:“不管如何,這把劍現在在這個杜維手里,那麼這個杜維的身份……”

魯高漠然,眼神里充滿了複雜和矛盾,忽然開口道:“你看這個杜維會不會是古蘭修的弟子?”

賽巴斯塔笑了:“父親好糊塗!古蘭修那個家伙已經死了幾十年了,這個杜維才多大歲數?我看多半杜維是藍海的徒弟才對。這把月下美人,說不定一直就在藍海的手里,現在又傳給了這個杜維。”

“哼!”魯高冷哼一聲:“原本這月下美人,在羅德里格斯手里,那個家伙是聖騎士,又行蹤不定,找他不到,我們才沒辦法。現在麼……既然這把劍在西北,這次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再讓著把劍丟掉了!”

賽巴斯塔嘴角冷笑著:“父親,當年你對巫王的位置不屑一顧,才任憑他白河愁做了雪山之主,這把月下美人,為什麼您又看得這麼重呢?”

“你懂什麼!”魯高淡淡道:“我現在身為羅蘭帝國西北軍團之主,坐擁二十萬大軍,在西北稱王稱霸,誰能管我?這是如何的自在!比他白河愁坐困雪山絕頂,終年苦寒,還要苦苦守著那個可笑的雪山使命,要強得多了!我雖然對那個所謂的雪山的使命不屑一顧,但是大雪山之上,終究還是有很多讓我看重的東西!不說別的……光是藏在雪山之上的那些東西,難道我和你說了之後,你不心動嗎!?哼……”

賽巴斯塔歎了口氣:“只是可恨……古蘭修這個老家伙,當年一心寵愛藍海和白河愁,卻對您……”

“閉嘴!!!”魯高忽然大怒,徒然對著自己的兒子低聲吼叫了一聲,他的聲音森然,狠狠道:“你聽好了!我已經提醒過你很多次了!我可以對古蘭修出言不遜,但是你不可以!任何人都不可以在我面前對古蘭修出言不敬!你記住了嗎?!”

賽巴斯塔默然,他緩緩退後了幾步,躬身道:“是……父親!”

魯高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仰面看著天空,幽幽歎了口氣:“畢竟……古蘭修這個老家伙……是我的……老師啊!”

他仰面看著天空。旁邊的賽巴斯塔卻垂頭而立,眼神里卻閃過一絲隱隱的凌厲,隨即隱沒不見了。

過了良久,魯高悠悠道:“你看杜維那個家伙……施展的是什麼魔法?象不象是……”

賽巴斯塔這才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父親:“我也正懷疑著……他剛才居然能驅使那麼多自然生物,倒很象是父親您所說過的雪山上的巫術的一種……‘獸語術’。不過能修煉獸語術而成為‘獸語者’,這樣的天賦恐怕大陸上已經幾百年沒出現過了!這個杜維……”

“這才是我擔心的!”魯高咬牙:“這個杜維天賦很不錯。他小小年紀就在帝都博得了那麼大的名氣,魔法實力麼……肯定不會低的!如果他拿了月下美人的話,不知道他有沒有學到大雪山的武技……如果他學了大雪山的武技的話,又學會了雪山的巫術……那,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不如……”賽巴斯塔眼神里閃過了一絲狠厲:“把他的命留在瓦特城,那柄劍自然……”

“不能殺!”魯高忽然眼神里閃過一絲恐懼:“你不是大雪山出身的人,不懂得其中的奧秘!大雪山上有一種奇異的詛咒,凡是學會了大雪山巫術的人,不能殺死同樣會雪山巫術的同伴!否則的話……就會被詛咒纏身,終身淒慘!”

賽巴斯塔明顯有些不以為然:“父親,這樣的虛無縹緲的說法您也信麼?”

“閉嘴!”魯高冷冷道:“你自然不信!可是你看看白河愁那個家伙!我雖然自負,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大雪山數百年都沒見過的天賦絕頂的人物!不論是巫術還是大雪山的武技,他修煉的程度都遠在我等之上,就連我們的老師古蘭修都被他輕易擊敗!可就是因為他當年不信這個詛咒,為了奪取巫王的位置在雪山之上開了殺戒……結果,你看!這麼強絕的人物,卻一生困守雪山之上,不得下雪山一步!否則的話,以白河愁的本事,如果他能下山入世的話,大陸上什麼魔導師也好,聖騎士也好,又有哪個是他的對手?就因為他妄開殺戒,殺了雪山之上同習巫術的同伴,這才落得今天的下場!你給我牢牢記住……那個杜維,如果他沒有學過雪山巫術,奪劍殺人,也不算什麼!雖然我原本也知道現在不能殺他,但是為了月下美人……冒險也值得了!可是……如果他真的學了雪山巫術的話,那麼這個人,就絕對不能殺!”

賽巴斯塔咬牙:“這樣的話……那個杜維剛才施展的分明就是獸語術……”

“那麼……就只能另想辦法。”魯高仔細思索了一會:“萬不得已的話……咱們對他低低頭,也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就算咱們不能殺他……他現在在我們的地盤之上,父親您麾下數十萬大軍,還怕他能跑了麼?就算他是魔導師也好,聖騎士也好,總不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西北軍,只要他不是父親您親手所殺,就不算違背了那個詛咒誓言。”

“不行就是不行!”魯高忽然焦躁起來:“賽巴斯塔!你是不懂的!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對你說!總之……你給我聽好了!杜維這個家伙,在沒有確定他到底回不會巫術之前,絕對動不得!就連他少了一根汗毛,我都要唯你事問!!今天開始,你就負責‘保護’他的安全!任何情況下,不得讓他受到損傷!”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五章 賭注!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七章 亡靈黑魔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