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兩百五十章 杜維的救命絕招   
  
正文 第兩百五十章 杜維的救命絕招


塔塔亞洛早已經沒有了堂堂的八級魔法師的風采了。

他全身的法師袍子已經破破爛爛,帽子也早已經丟掉。剛才險些被黃金巨龍的龍息噴了個正著,如果不是他鼓起死靈之氣拼命抵擋的話,早就化成灰燼了。

剛才一口氣召喚出了數柄黑暗長槍來,都被黃金巨龍一一化解。最後拼死之余,他甚至把自己所有煉制的死靈寵物全部多召喚了出來,只不過面對強大的黃金巨龍,那些所謂的死靈寵物,幾乎就一個照面就被全滅。黑色的死靈氣焰,在黃金龍的龍息面前毫無抵抗能力。

不過,塔塔亞洛的瘋狂拼命,也還是給黃金巨龍帶來了一定的傷害,至少連續噴了太多的龍息,讓強大的黃金巨龍也有些疲勞。那頭骨龍被自己打殘了之後,巨龍的怒氣已經稍稍平息了一些。這個卑微的人類魔法師,在它看來不過是一個小丑而已。只不過巨龍對于對方的死靈之氣還是有一點兒忌憚的……尤其是剛才被死亡鐮刀劈中的地方,脊背之上還隱隱做疼,雖然沒有受什麼傷害,但是死亡鐮刀罕有的亡靈氣息,依然讓巨龍感到了不舒服。

塔塔亞洛頭發散亂,魔力耗盡。而這時候,杜維卻已經落在了地上,把他的骨龍給悄悄干掉了。畢竟是自己的死靈寵物,骨龍消失,塔塔亞洛立刻就有感應,微微一愣之下。立刻反應過來是杜維干的好事。這一下只把他氣得吐血。顧不得身後的黃金巨龍地,狂吼一聲,對著地面的杜維直直沖了過來。

杜維剛收下了整副龍骨,抬頭就聽見了塔塔亞洛的怒吼叫聲,眼看塔塔亞洛一頭沖了下來,杜維還閑暇的對著對方冷笑了一聲:“多謝你的厚利了。”

說完,他已經笑著隱沒在了黑暗之中。

塔塔亞洛此刻已經勢若瘋虎,可是發瘋之余,卻忘記了身後還有一個可怕的大敵。黃金巨龍可不會放過這個“褻瀆”了它們龍族尊嚴的邪惡家伙。塔塔亞洛就聽見背後傳來一聲破空聲,隨後就感覺到後心一亮。撲的一聲,他的胸口爆出一團血花來。黃金巨龍冷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卑微地人類。膽敢褻瀆龍神的子孫,這就是你地下場!”

說完。一只巨爪子蓋了下來,凌空就把塔塔亞洛握在了掌心里。塔塔亞洛口中狂噴鮮血,臨死之前凶性激發,吼道:“那就一起死吧!”

說完,他用最後一絲力氣,捏爆了懷里的黑暗水晶球,就聽見砰地一聲。水晶球粉碎。這位八級大魔法師一輩子心血煉制出來的死靈之氣,陡然全部散發了出來!

這樣強烈的死靈之氣。也不知道是殘殺了多少生靈才煉制出來的!那濃烈的死靈之氣帶著強烈的吸附和腐蝕性,就連黃金巨龍的也無法承受。

龍族二王子痛叫了一聲,它感覺到了全身地鱗片都被這種黑色地死靈之氣狠狠的灼燒了一下!這樣地死靈之氣。傷害的不僅僅是肉體,更是一種痛徹靈魂的灼燒感!

它當然知道死靈之氣地厲害,縱然是巨龍,在這樣強烈的死靈之氣里,也是承受不起的。趕緊松開了這個塔塔亞洛的尸體,怒吼之中,飛快的振翅飛了出去。只是身上的金色氣焰,在那濃得猶如墨汁一樣的黑霧之中,依然被削弱了幾分,光芒黯淡了下去。

黃金巨龍逃一般的飛快離開了死靈之氣籠罩的范圍,不過那擴散出來的黑霧籠罩之下,周圍草木頓時就枯萎了下去!

杜維再次從黑暗之中顯現出來,他的身體周圍有一層乳白色的光芒,正是亡靈魔法師的天敵,光明系的法術。這個微弱的光明咒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對杜維卻已經足夠了。

他不慌不忙的掏出了水晶球來,貪婪的吸收了大量的死靈之氣。這樣,一個八級的亡靈法師,畢生修煉出來的死靈之氣,十成里有四五成都落入了杜維的囊中了。

看著手里的黑水晶球吸收的速度越來越滿,黑亮的色澤,幾乎已經要發出光來了。杜維歎了口氣,心道:畢竟這個水晶球還是品級差了點兒,只是可惜塔塔亞洛的那個水晶球是個好東西,卻被他捏碎了……

“這次你可算撈足了?”

身邊的賽梅爾滿含嘲弄的笑道。

杜維一本正經:“你看,這麼大片的死靈之氣,如果擴散開來,不知道城中有多少無辜要遭殃了,我收起來,也是造福一方嘛。”

賽梅爾冷笑:“你還是想想怎麼對付那頭龍吧。”

當杜維收起了水晶球之後,雖然還空氣里還殘留了不少死靈之氣,但是程度已經大大的弱了下來,隨著擴散開來,危害也微乎其微了。

郊外遠遠的狩獵大營那邊,早已經有馬蹄聲傳來。而瓦特城之上,在剛才的驚天動地的動靜之後,大批大批全副武裝的西北軍已經登上城樓,弓箭刀槍,全副武裝。就連城門都緊緊關閉了起來。

那頭站立在城下不遠之處的黃金巨龍,毫無疑問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龍啊!居然是真正的龍啊!

城牆之上的數千西北軍幾乎是用敬畏的眼神看著這只龐然大物!羅蘭大陸之上,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龍族的蹤跡了!甚至龍族的蹤跡,只有追述到上古的一些傳說才能找到。

可現在,一頭真正的巨龍,就伏在城邊,就在數千雙眼睛注視之下?

不少軍官也是心驚肉跳,畢竟在面對這麼一個龐大的怪物的時候,人類的渺小和脆弱顯露無疑,更加上低等生物面對高等生物那種近乎本能地恐懼。讓人實在心中勇氣大大的流失。

盡管軍官們奮力的吆喝著士兵們拿著起武器,就連弓箭都對准的那頭黃金巨龍,但是從士兵們臉上的緊張表情看來,他們此刻恐怕實在沒有多少戰斗的欲望。

黃金巨龍仿佛絲毫沒有把城頭的西北軍放在眼里,它龐大的身子落在地上之後,高高的昂起了腦袋,高度幾乎和城牆平行了,居高臨下的看著遠處地杜維,它的聲音如雷鳴一般。

“曾經地杜維羅林,給我們龍族帶來了羞辱的杜維!現在地杜維魯道夫。郁金香公爵,羅蘭魔法師……對麼?”

杜維聳聳肩膀。面對著這個可怕的生物,他卻搖頭笑道:“你說錯了一點。我可沒有給你們龍族帶來什麼羞辱。當初你的父親那個老家伙,和我打賭輸了,也是它自己活該而已。”

“牙尖嘴利!”巨龍不屑的咆哮:“父親說你很狡猾。可是在我的面前,你的嘴巴即使再能說出什麼天花亂墜的謊言,也是沒有用地!我會扭掉你地腦袋。”

“哦?是麼?”杜維嘲弄的笑道:“那麼你為什麼等到今天才出現?你大概早就來到這里了吧。”

“因為勇氣不代表魯莽。”巨龍仿佛很會給自己找借口:“你今晚做地很成功,你利用了我的憤怒,把我引了出來……不過你認為這樣我就沒辦法殺死了你麼?”它的腦袋一點一點地低了下來。碩大的眼睛瞪著杜維:“你聽好了……我只是按照父親的叮囑。不想在你們人類的世界制造太多的屠殺!否則的話,就算你躲在你們的帝都。我也一樣能把你殺死!現在,這座城市里的這些人類的軍隊,根本就阻攔不了我!如果你想靠他們來保護你。那麼你的計算已經落空了!”

杜維依然笑容不減:“我聽說龍族都是極驕傲的生物。想必你也不屑于干出暗中刺殺這樣不符合你身份的舉動。對吧?”

“當然!”黃金巨龍傲然叫道:“我可以給你一個公平決斗的機會。不過機會只有一次……聽說你是一個不錯的魔法師。不過你應該明白,人類的魔法師是無法和我們龍族抗衡的!剛才的那個亡靈魔法師,就是你的榜樣。”

杜維看了看自己,仿佛很驚訝的笑道:“誰說我要自己和你打了?老天……我雖然是魔法師……但我只是一個魔法藥劑師。我的等級比剛才的那位大魔法師低了很多!”

話音剛落下,身後的道路之上,侯賽因已經飛馳而來,這位聖騎士沒有騎馬,但是他的身影依然猶如流星一般,身子在地上一彈,就輕易的躍出了十幾米來,幾起幾落,就已經趕到了杜維的身邊。

“事情辦妥當了麼?”杜維看了侯賽因一眼。

“所有的'獵物'都交道了大營了。”侯賽因回答的很平靜,不過下一句還是暴露了聖騎士的不滿:“你實在太冒險了。”

“風險越大,盈利越多。”杜維笑著,不動聲色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今晚的收獲的確讓人滿意了。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接下來的戲碼,能不能按照自己計劃之中的進行了。

侯賽因已經把注意力轉向了黃金巨龍,沉聲道:“讓我對付他吧……我先糾纏住它,然後我們盡量走得遠一點,拖到一個沒人的地方,你把那個魔獸召喚出來……”

“不不不。”杜維立刻搖頭:“聽我的話吧,老兄,今天打頭陣的絕對不會是你。”

黃金巨龍傲慢的看著杜維和侯賽因低聲交談,它終于有些不耐煩了:“你們商量好了麼?到底誰來和我決斗?杜維,不管如何,你的機會只有一次,而我,一定會帶著你的頭顱回去的!”

“呃……尊敬的黃金巨龍閣下,我們已經商量好了。”杜維的語氣絲毫不像是和生死大敵談話,而仿佛是在宴會之上敬酒一樣的輕松:“我們商量的結果麼……我很遺憾的發現,我和我的手下,仿佛都不可能是你的對手……”

黃金巨龍一怔:“哦?難道你決定主動放棄了麼?那麼就送上你的性命吧。”

“不不不……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杜維連連搖頭,一臉不屑的看著黃金巨龍:“在我們人類的習慣當中,就算遇到了強敵不能匹敵的話,也絕對很少有人願意主動放棄生存機會的。而這種時候麼……根據絕大多數人類的習慣,我們通常都會有一個選擇……”

“什麼?”巨龍果然忍不住問了出來。

杜維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微笑,隨後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城牆之上的數千西北軍,然後鼓足了全部的力氣,大聲扯開嗓子嚎叫了出來。

聽見他喊叫的內容,侯賽因立刻一臉古怪,就好像被人在臉上狠狠抽了一鞭子一樣!驕傲的聖騎士,差點兒忍不住去掐住杜維的脖子!

因為,杜維叫喊的內容是:

“救命啊!!!!”

“住手!!不得傷害公爵大人!!”一聲斷喝從遠處傳來,隨即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間沖到了面前,就看見一個身材修長的騎士,全身黑色的鎧甲,手里提著一柄長矛,腰間陪著一柄細長的劍,一頭長發濃密而卷曲,臉上帶著一個鐵面,鐵面之下裸露在外的嘴唇緊緊的抿著,顯出了主人幾分緊張和決然。

賽巴斯塔,終于按照杜維的預料之中出現了。這位少將軍抬起長矛,指著遠處的黃金巨龍,喝道:“不論你是來自哪里……尊敬的龍族閣下,想在西北軍的地盤上殺害我們的貴客,就請先問問我手里的長矛利劍吧!”

說完,賽巴斯塔對著城牆之上喝道:“傳將軍令,保護公爵大人!全體都有,弓箭手准備!!”

口中雖然這麼喝著,賽巴斯塔心里也是極度矛盾和緊張的。暗中咬牙:但願父親的決定沒有錯!

杜維悠閑的笑了笑,極力的忍耐之下,才終于沒有吹出口哨來。

果然……演出開始了。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九章 浪費是可恥的    下篇:正文 第兩百五十一章 退役的騎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